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 ,
梁金銀:

或許你只有一個大腦而已。


塵心:

腦洞一:我們的世界是夢的形態之一

人在做夢的時候感覺很真實,只有醒來後才會知道自己在做夢,總是突然身處夢境中,從不記得夢的準確開頭。

想想我們剛開始來到這世界上是什麼樣子,有誰能記起自己出現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幕呢?

我們根本記不起自己是如何來到這個世界的,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有了所謂的記憶,糊裡糊塗被周圍的人類教授了交流和生存方式,灌輸了各種思想,然後遵照這些思想去麻木地生活。

所以,我們現在伸手就可以觸摸到的世界,會不會也是夢的一種形態?

(emm這個腦洞好像和黑客帝國重了,哎…)

腦洞二:人類這么精妙的結構,會不會是造物主(即創造世界的物種)創造的生化人?

友情提示:不要看完這個答案後試圖探索所謂的真理,也不要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來發現或打破這個世界。:-D不然會被當成小瘋子噠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一個————

我們現在了解到的歷史,尤其是近代史,會不會人為地被篡改過!!!畢竟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和記載,很難保證其客觀性【逃】


Gregory:

人類這個詞語代表的是一個屬類,但是到了目前,只剩下了一種人類,那就是我們這個種類的人類:智人。
驢、馬、騾,獅、虎、豹,這些相近的生物都還在。可是人就只剩下智人了。
智人是地球上發展水準最高的物種。但是倒退回遙遠的過去,那時候有包括智人在內的很多人類,比如尼安德特人、直立人等等。生活在東南亞叢林里的人類身高不到一米,體重不到25公斤。而生活在歐洲寒冷地區的尼安德特人則有非常魁梧巨大的身材。
最終,這林林總總的幾十個人類物種全部毀滅了,只剩下了智人。
其他人類為什麼滅絕了?
可能是被殘忍的智人給吃掉了,也可能是跟智人融合了。
考古和生物學的研究發現,歐洲人和非洲人和亞洲人和東南亞島國的人的基因存在著細微的差異,可能就是智人分別與當地的人類融合替代產生的。
這其實就是種族歧視的生物根源。
不同地域的人種,往上數並不是一個源頭,而是不同種類的人類與同一個種類的人類交融的產物。為什麼北歐人高大健壯而東南亞人瘦小如猴,不僅僅是營養的區別,他們的祖先就不是一個物種。
有人是獅的後代,有人是虎的後代,有人是豹的後代。


日留前輩阿信學長:

人體最細思極恐的事情,就是不同年齡的人,對時間的感知是不一樣的。

人造時鍾可以精確地測量時間,但從人類的角度來看,時間的流逝是非常流動的。當你在不開心的時候,它會拖後腿,但當你玩得開心的時候,它真的會飛起來。把你自己與時間的任何標記(日夜、手錶或時鍾)隔離開來,你會感到時間過得比實際時間少,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大腦會壓縮時間。
隨著年齡的增長,時間過得也越來越快,顯然是因為我們的大腦只編碼新的經歷,而不是我們已經熟悉的經歷。童年時代的一切都是嶄新的、不同的,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經歷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所以新奇的事情越來越少。
大腦如何確定我們經歷的事件的時間取決於情景記憶。無論何時,當你回憶起過去的重要事件時,你都是在利用情景記憶,它對發生的事情、發生的地點和發生的時間進行編碼,把我們記憶中的所有經歷都記錄下來。神經科學家知道大腦必須有某種內部時鍾或起搏器來幫助它追蹤這些經歷並將其記錄為記憶。
在《自然》雜志的一篇新論文中,挪威Kavli系統神經科學研究所(kis)的研究人員報告說,他們已經找到了一組相互連接的腦細胞,它們提供了這個時鍾。它恰好位於大腦區域的右側,大腦區域負責追蹤我們在太空中的位置。

Albert Tsao和同事相信,他們所發現的正是在經驗中追蹤時間的神經時鍾。通過記錄大量腦細胞,研究人員識別出了大腦深處一種編碼時間的強烈信號。
Tsao說:「我們的研究揭示了當我們經歷一個事件時,大腦是如何感知時間的。腦細胞網路並不會明確地編碼時間。我們測量的是從持續進行的經驗的流動中獲得的主觀時間。」
神經時鍾就是通過將經驗的流動組織為有序的事件序列來運轉的。這項活動使大腦的生物鐘產生了主觀時間。因此,經驗,以及經驗中的一連串事件是大腦生成並測量主觀時間的物質基礎。

引用自:科學家發現大腦內部的時鍾影響我們感知時間

其實上面的內容,翻譯過來,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時間過得也越來越快,因為大腦負責編碼時間的細胞只對新的編碼時間會產生反應。

也就是說。你6歲時的一年,和40歲的一年,從事實狀態下都是一年,但從真正心理狀態下。

40歲時的一年心理經歷時間只有你6歲時的一年的六分之一左右。

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家會覺得時間越過越快的原因,因為你所能接觸到刺激大腦時間編程的資訊越來越少,所以感知時間就會越來越快。

這個是無法人力改變的事情。

實際上細想起來真的很恐怖。

我的阿公是重度的老年痴症。

現在慢慢已經開始記不得我,而且一年總是只能記得年初的事情。

有的時候我就在想,在80歲的老人眼中,他的一年,會不會只相當於我的一天呢?


一葉知秋:

我六歲的女兒晚上洗澡時突然對我說:媽媽,每一天都在重複,每一天都一樣,人生就是天上的小天使做的一個夢吧?人死了,就是小天使睡醒了,就回到天上去了。我們覺得人生很長,其實只是感覺很長,就是小天使的一個夢而已。
我…細思極恐,第二天跟她好好談了談生命和人生。
反過來想,把人生當成天使的一個夢,是不是對人生所有的遭遇都會淡定很多。
我小時候讀書,對遭遇極壞的事情跟命運拚命搏鬥的人,是有些不理解,活著那麼痛苦,死了豈非很容易?長大後知道我們活著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多是為了家人。


1xing:

從小就有個類似黑客帝國的想法,就是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被創造出來陪我玩兒的,他們都並沒有獨立生活的意義的。

一個經常抑制不住的沖動就是,要不要做一些極端的事情測試一下他們的底線,看看他們的程序會不會亂掉。


羽辰:

那麼多科學家 那麼多統治者都瘋狂的研究如何長壽如何不死 為什麼現在對養生的辦法還停留在健康生活

會不會是科學家或者統治者為了防止人類數量過多 而刻意隱瞞……


大頭:

每時每刻都在給自己洗腦,就是所說的思考與判斷


央古:

如果有一天,大自然對人類的包容也到了極限,人類會不會真的走向滅絕。

也是這個想法,大自然在進化中孕育高智慧生命體,高智慧生命體繁殖進化,像人類一樣做出傷害大自然的舉動,然後再被大自然所毀滅,這樣一輪又一輪。

每個星球上都有適宜那個星球生存的生物,也這樣一輪又一輪。

那麼這樣的輪回的意義是什麼呢,是否真的存在類似上帝的人物呢,那我們人類,或者其他的高智慧生命體對他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或者說什麼都沒有意義,那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現狀呢?宇宙是怎樣出現的呢?人類的思想是通往真相還是被引入已定的道路的呢?

只是一個腦洞(˶‾᷄ꈊ‾᷅˵ )


離日塵呈:

那天我路過一條走廊時,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覺得很有趣,過後就忘記了。第二天我再次路過時,到了同樣的地方看到了同樣的布置,這個想法突然又在腦子里冒了出來,但過了一會兒,我又不記得了。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思考,我當時到底想到了什麼,可是一點也想不起來,只記得我路過了走廊,思考了什麼。第三天再次路過時那個想法又一次在同樣的地方冒了出來,我開始覺得很有趣。同樣,離開那裡後我再次忘了我之前所想的東西。

那裡的場景是觸發我記憶的開關嗎?

然而,我再一次路過時,那裡的布置已經完全不同了,牆上的掛畫被摘掉了,還堆了雜物,原本損壞的地板也被換了,我站在那裡,卻什麼也想不起來。那個被我儲存在這里的念頭,那一段記憶里接二連三出現過的想法,被我永遠的丟失了。


呂騁:

之前寫了一篇文章 「

It』s a binary world – 你的大腦正在退化

」,正好適合來回答這個問題。文長慎點。新浪微博@呂騁Jesse

前一段把Project Flow里的音樂功能單獨拿出來做了Music Flow(樂流)這個app,本來樂流並不被設計用來根據場景識別音樂,但是通過後台數據顯示大量用戶一開始就已經「假設」樂流可以聽懂並「應該」推送所有場景下的相關音樂。於是花了一些時間思考和設計最極致的聽歌場景應該是什麼。

在開始寫樂流之前,我曾經和我們工程師有過一次深入討論-最極致的情況下,音樂應該做成什麼樣:

他說:「假設耳機還存在,最極致的情況應該是前段無硬體,無軟體,無交互。只要我把耳機插入任何一個耳機口,就自動播我喜歡的歌。」

我說:「再進一步,無音樂。因為音質無法控制和保證。接電極,用電信號給神經元模擬音樂,無耳機。」

他說:「未來最極端情況下,演算法要能牛逼到此時此刻此情此景能夠懂我最想聽的,我們只需要說我要聽歌,就ok了。沒有任何功能,一個按鈕,play & pause」

我說:「如果這樣,不只是聽歌,任何場景最極致留給用戶的只需要判斷「要」或「不要」。可是這樣做真的好么,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么?」

隨後我們陷入了思考。我曾經說過,現在是一個「trending era」(趨勢時代)。資訊過於發達和透明帶來的負面效果之一就是平均每個人單位時間內接收的資訊已經遠遠大於獨立產出的資訊,因此第一時間內不能迅速被廣泛傳播的資訊內容往往即刻湮滅了,剩下的就變成了熱門話題(hot trend)。這一點上,從twitter和微博的原創數遠小於轉發數來看,也進一步得到印證。每天用戶所關注的熱門話題也不足20個。(推薦閱讀一篇相關論文:<<新浪微博網資訊傳播分析與預測>> link: http://cjc.ict.ac.cn/online/onlinepaper/cjx-2014415113515.pdf)從樂流的數據來看,「隨便來一首」占整個用戶語音指令的40%以上。然而從實際情況來看,當用戶說「隨便來一首」的時候,並不是真的能夠接收「隨便」。我們曾經做過一個有趣的測試,當用戶說「後搖「的時候,推送了一些毫不相關的流行音樂和郭德綱的相聲,結果意料之中的是這些用戶馬上退出了樂流。

因此,當用戶說隨便來一首」的時候,真正想要表達的是,「我不知道我想要聽啥,但我很清楚我不想聽啥,請你在我想聽的這些裡面隨機播放」。要想實現這樣的效果,需要大量的模型訓練(豆瓣音樂很早引入紅心的垃圾箱的訓練模型,但實際效果並不盡人意)。一個人的音樂審美偏好受諸多因素影響。從機器學習的角度來說,僅通過現有的訓練模型是遠遠不夠智能的,從根本上來說硬體的sensor就不夠(只能記錄觸碰,語音,加速度,位置)。從歷史的角度來說,生活在趨勢時代的我們似乎已經越來越喪失審美了。因此樂流的後台更多的數據貢獻,除了隨便以外,是和當下的趨勢歌曲高度吻合的(小蘋果,我的滑板鞋,一百塊都不給我等等)。

讓我們來假設,假設在很遠的未來,sensor已經非常牛逼,可以感受到你所有細微的參數變化,那麼從理論上來說,我和我們工程師在一開始討論的極致的音樂場景是可以通過大量數據和復雜演算法實現的。那時的樂流將會只有一個按鈕:播/停。從用戶的角度上,這確實做到了最極致的傻瓜化,可是從每個人腦的視角看,我認為我們的大腦發生了某種程度的退化。

原始人面對黑暗時,通過反覆的摸索和經驗繼承,逐漸學會了生火。所以他們大腦面對黑暗的解決方案是:這里太黑了,我需要亮一點 – 火是亮的,所以我需要生火 – 要生火要有木頭 – 要知道這些木頭在哪裡 – 去找 – 鑽 – 火點著了 -不能讓火滅 – 亮了。可見對於原始人來說,僅僅是」要有光「這一任務,就必須經過這一系列充滿挑戰的思索和實踐過程。大量的發明和創新正是在一個又一個如此復雜困難的行為鏈條下通過大量實踐產生的。而對於今天的你和我來說,房間里要有光,那麼電燈開關在哪兒?打開它就是了。你並不需要了解什麼是小孔成像,黃斑對焦,透視取景,欠曝或過曝,打開iPhone按一下那個圓按鈕,照片就在那兒了。至於HDR的全稱是什麼,好像也並不需要知道,HDR的天更藍就是了。科技的發展進步使我們的思維決策流程大大簡化,需要我們做的慢慢地從一系列的關聯行為流程逐漸過渡成了最終決斷 – 要或不要。

大腦是生物器官,人類的思維方式也是生物反映。但電腦是二進制的函數基運算。我認為,隨著推薦演算法,機器學習以及真人工智慧的進步,我們人類正在通過一個又一個號稱」更懂你「的應用程式,逐漸把絕大多數用戶的生物大腦轉化為機械開關:你就說你要還是不要,剩下的你不用管,怎麼做你更不用管。換句話說,我們逐漸貢獻我們的各種數據給機器,以換來在每一個場景下的」傻瓜化「。如果真人工智慧得以實現,那麼彼時我們大腦所要做的,只是在要和不要之間做決斷而已 – 這不就像今天的電燈開關么?換句話說,我們是不是在逐漸訓練我們的大腦,從基於神經元的生物思維方式逐漸轉變成0/1(要/不要)的二進制思維了?現在在回到本文當初我和工程師的對話之中,如果樂流有一天足夠懂你,以至於只剩下播放和暫停一個按鈕,這是我們想要的未來么?

其實回到初衷,人類在科技上做出的所有努力的終極目的都是自我解放,而在這個漫長流程中又不斷出現了新的枷鎖。從推動這股力量茫茫眾生的微不足道的一員的渡鴉來看,我們不希望培養只會0和1的二進制大腦,我們也無法接受越來越多的獨立個體淪為整個社會機器下的」庸眾「。既然現在點火只需幾秒鐘,我們應該利用好科技為我們省下來的數個小時,去吸收新的知識,探索新的未知。We need to creating new trends, not be part of the existing one


陸溫舒:

根據道金斯《自私的基因》理論,基因『驅使』我們將其傳播延續,但……


當然基因仍然流傳了下來,像忒休斯之船一樣的方式。


小白大學生:

做夢的時候,千萬不要找到廁所!!!


Vans坦克:

人類有了眼睛所以有視覺
有了鼻子所以有嗅覺
有了耳朵所以有聽覺
有了舌頭所以有味覺
那有沒有可能有鬼魂之類的東西在我們周圍,我們卻沒有可以感知他們的器官


Aorqu用戶:
如果我們用小麥的觀點來看看農業革命這件事,在1萬年前,小麥也不過就是許多野草當中的一種,只出現在中東一個很小的地區。但就在短短1000年內,小麥突然就傳遍了世界各地。生存和繁衍正是最基本的演化標准,而根據這個標准,小麥可以說是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以大平原為例,1萬年前完全沒有小麥的身影,但現在卻有大片麥田波浪起伏,幾百公里內完全沒有其他植物。小麥在全球總共佔據大約225萬平方公里的地表面積,快有英國的10倍大小。究竟,這種野草是怎麼從無足輕重變成無所不在?
小麥的秘訣就在於操縱人類、為其所用。人類這種猿類,原本靠著狩獵和採集過著頗為舒適的生活,直到大約1萬年前,才開始投入越來越多的精力來培育小麥。而在接下來的幾千年間,全球許多地方的人類都開始種起小麥,從早到晚只忙這件事就已經焦頭爛額。種小麥可不容易,照顧起來處處麻煩。第一,小麥不喜歡大小石頭,所以智人得把田地里的石頭撿乾淨搬出去,搞得腰酸背痛。第二,小麥不喜歡與其他植物分享空間、水和養分,所以我們看到男男女女在烈日下整天除草。第三,小麥會得病,所以智人得幫忙驅蟲防病。第四,不論是蝗蟲還是兔子,都不排斥飽嘗一頓小麥大餐,但小麥完全無力抵抗,所以農民又不得不守衛保護。最後,小麥會渴,所以人類得從湧泉或溪流大老遠把水引來,為它止渴;小麥也會餓,所以智人甚至得收集動物糞便,用來滋養小麥生長的土地。
人類的身體演化目的並不是為了從事這些活動,我們適應的活動是爬爬果樹、追追瞪羚,而不是彎腰清石塊、努力挑水桶。於是,人類的脊椎、膝蓋、脖子和腳底就得付出代價。研究古代骨骼發現,人類進到農業時代後出現了大量疾病,例如椎間盤突出、關節炎和疝氣。此外,新的農業活動得花上大把時間,人類就只能被迫永久定居在麥田旁邊。這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其實不是我們馴化了小麥,而是小麥馴化了我們。「馴化」(domesticate)一詞來自「domus」,意思就是「房子」。但現在關在房子里的可不是小麥,而是智人。
小麥究竟做了什麼,才讓智人放棄了本來很不錯的生活,換成另一種悲慘的生活方式?它提供了什麼報酬?就智人的飲食來說,其實並沒有更好。別忘了,人類原本就是種雜食的猿類,吃的是各式各樣的食物。在農業革命之前,穀物不過是人類飲食的一小部分罷了。而且,以穀物為主的食物不僅礦物質和維生素含量不足、難以消化,還對牙齒和牙齦大大有害。
而就民生經濟而言,小麥也並未帶來經濟安全。比起狩獵採集者,農民的生活其實比較沒保障。採集者有幾十種不同的食物能夠維生,就算沒有存糧,遇到荒年也不用擔心餓死。即使某物種數量減少,只要其他物種多采一點、多獵一些,就能補足所需的量。然而,一直到最近為止農業社會絕大多數飲食靠的還是寥寥無幾的少數幾種農業作物,很多地區甚至只有一種主食,例如小麥、馬鈴薯或稻米。所以,如果缺水、來了蝗災又或是爆發真菌感染,貧農死亡人數甚至有可能達到百萬。
所以人類是被植物馴化的,細思及恐。
摘自《人類簡史》


Think來:

開個腦洞

世界各國軍隊人數排名
(除天朝其餘為13年數據)
(僅限於10萬人以上的國家或地區)
排名 國家 軍隊人數 (現役)
1.中國 約200萬
2.美國 140萬
3.俄羅斯124萬人
4.印度總兵力:117.5萬人。
5.北韓:約105.5
6.韓國 總兵力:67.2萬人。
7.土耳其 總兵力:63.9萬人。
8.巴基斯坦: 總兵力:58.7萬人。
9.伊朗總兵力:約54~54.56萬人。
10.越南 總兵力:約48.4萬人。
11.埃及總兵力:45萬人。
12.緬甸 總兵力:約43.48萬人(含准軍事部隊)
13.法國總兵力:35.88萬人
14.烏克蘭總兵力:34.64萬人
15.德國總兵力:33.35萬人
16.敘利亞 總兵力:32萬人
17.巴西總兵力31.325萬人
18.泰國 總兵力:30.6萬人
19.印度尼西亞總兵力:29.9
20.義大利總兵力:29.84萬人
21.日本:27.3751萬人
22.波蘭總兵力:24.065萬人
23.羅馬尼亞總兵力:21.965萬
24.英國總兵力:21.094萬人
25.摩洛哥總兵力:19.63萬人
26.西班牙 總兵力:19.395萬人
27.墨西哥總兵力:17.5萬人
28.以色列 總兵力:17.5萬人
29.希臘 總兵力: 16.85萬人
30.高棉 總兵力:約13.9萬人
31.秘魯 總兵力:12.5萬人
32.阿爾及利亞總兵力:12.2
33.孟加拉國 總兵力:12. 1萬
34.衣索比亞 總兵力:約12萬人
35.菲律賓 總兵力:約11.78萬人
36.斯里蘭卡 總兵力: 11~11.5萬人
37.安哥拉總兵力:11.4萬人
38.馬來西亞總兵力:約11萬人
39.沙烏地阿拉伯 總兵力:約10.55萬人
40.約旦 總兵力:10.405萬人
41.保加利亞 總兵力:約10.15萬人

合計約1600萬。

我們粗略計算一下,地球上共有國家195個(台灣等地區不算),除了上面還有154個,往少了說平均一個國家2萬軍隊,那麼還有300萬。

也就是說全球軍隊總數大約1900萬人。

—————————————————————

另,2015各國軍費

合計約16,000億美元。

如果所有這些人組成一個國家,那麼人均GDP 將是160000000萬/1900萬≈84210.5,刀。

—————————————————————
再看
2015年世界各國人均GDP排名(前十)
排名 國家名稱 人均GDP(美元)
1 盧森堡$103,186.99
2 瑞士$82,177.60
3 卡達$78,829.24
4 挪威$76,266.46
5 美國$55,904.30
6 新加坡$53,224.27
7 澳大利亞$51,641.63
8 丹麥$51,423.61
9 冰島$51,068.20
10 聖馬利諾$49,139.01

=================================
意思是,世界上所有軍人組成一個國家,這個超級強國的人均GDP 將有$84210.5,是世界第二富,第一強的國家(不服來戰?)◑▂◐ヾ(o・ω・)ノ┗(・ω・;)┛Σ(・ω・`|||)

機智的你一定猜到了,我要說的不是經濟學。

軍隊存在的意義無非為了保護女人和錢,,,是誰要搶?外星人嗎?


迷失的二十幾歲:

我的人生是否一直都是命運早就安排好的,包括任何變故,包括我現在在Aorqu回答這個問題。


沈凌歌:

男孩子能發出女孩子的聲音,女孩子能發出男孩子的聲音。這一切都只是變換了發音技巧。

所以有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最開始,男性代代傳下來的發音就是偽聲女音那樣而女性反之,會是什麼樣。


alonglhui:

關於死亡。由於小時候看多了很多中國式的電視劇,大都有所謂輪回投胎鬼魂什麼的,導致我從小對死亡並不怎麼感冒,也不怕死,想著死了就會復活,就會投胎。其中便也產生了很多有趣又無知的想像,想像下輩子投胎到哪裡哪裡什麼的,當時覺得很是有趣,這種想像便也成了每天晚上閉眼到睡著前腦子的運動。直到有一天,可能是高中還是國中的某一天睡覺前,我忽然想到,我之前腦子里關於輪回的這一套都是不成立的,都是假的,人只有一次生命,死了就沒有了,是那種「永遠的」沒有,你不能投胎,你不能來世做人,你死了就是死了,你死了之後這個世界還在運轉,你的子孫後代還在活著,那麼你現在正在經歷的是你最重要的一生,絕無僅有且只有一次的生命。過了就沒了,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是「什麼」都沒有,一切。當時想到這個我久久不能入睡,直接出了冷汗。而後,經過無數次臨睡前的這種想像,我愈發害怕死亡。怕死要命。但是,經過這么一想,我便也學會了珍惜,想著什麼都不做豈不浪費。現在,對於死亡沒有那麼強烈的感覺了。嗯。以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