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 ,
鳳冠挽頭發:

你這一刻頭腦中的任何一個思想,
都有可能是經過古今無數人想過的。


豆沙:

吃了好幾千斤飯就胖了幾十斤


Aorqu用戶:
沃卓斯基兄弟剛把這個世界的秘密通過三部偉大的影片告訴我們,其中一個就被系統刷新成了女人,另一個在多年東躲西藏拍完神作之後,也被刷新成了女人……


黃傑森:

我小時候做過一個夢

應該稱做是「夢」吧

我夢到自己把一個電池放在嘴裏咬,然後一用力「砰」的一聲電池爆炸了,把我的腦袋炸開,只聽到腦袋裡有「嗡……」的聲音

然後我就在床上醒過來了

但是這個夢很真實,像真的發生過一樣

我就在想

是不是在平行世界裏有很多個我們都在活着,其中一個身體因為自然或者非自然死掉之後意識就會在另一個平行世界的身體裏面蘇醒

細思恐極……


循環插隊:

我死了之後的時間是無限長的 就算地球宇宙都滅亡了 我仍然是「死」的狀態 宇宙滅亡了後 又誕生了新的宇宙 新的世界 但這些都關我屁事 我還是」死「的狀態 」死「有盡頭嗎?


匿名用戶:
雙胞胎中較強的一個會吞噬掉較弱的一個,誰能知道我是不是吃掉了自己的姐妹,我的身體是否還存在着另一個靈魂?還是我的雙重性格根本就是我和她兩個人的性格的表現?


Teagantian:

我一直有一個解不開的腦洞,就是我們每個人看到的世界是一樣的嗎?

我們一直用共同的形容詞形容我們看到的世界,所以我們一直以為自己看到的和其他人是一樣的。

但是,我們對形容詞的理解也是在我們看到這個事物之後。舉個例子:我們只有看到天空後,別人告訴你這是藍色,這個時候我們才會記住這是藍色。沒有人天生知道藍色是什麼,除非有一天有個人指著天告訴你這就是藍色,於是我們就記住了。

但是我們看到的藍色是一樣的嗎?


z子路:

做夢夢到會飛,而且真的有失重的感覺


周暖南:

給人一雙鞋 不告訴真假 他判斷不出來

給人一雙真鞋 告訴他是假的 他能說出哪裡是假的


穿花衣的吹笛手:

已經1w多的回答了,不知道還能不能被看見

1.為什麼英語和漢語中都有abcdfeg這26個字母…(好吧我修改下答案)

2.為什麼米飯叫做米飯,西瓜叫西瓜,給他們起名的人是誰,為啥起這個名字

3.如果一個同性戀去澡堂子給人搓澡,那麼ta豈不是很爽? ??

4.我覺得我們可以選擇遺忘

比如一次我給別人描述一件幾個小時前的事情,在說到具體細節的時候,腦海里就告訴自己「你忘了,你不記得」然後就真的說不上來了…

5.小時候發現之前的襪子自己已經穿不下了,就感覺它在越變越小,進而感覺世界上所有東西都在越變越小..然後就很悲傷,父母變小怎麼辦,地球變小怎麼辦(我是個傻子哈哈哈)

6.盯着一個人看久了 會發現ta周圍有一層光…(都是以前開班會一直看着老師看出來的,所以離遠一點應該能看出來)《查理九世》中提過類似的,說是叫做「人體輝光」…光層越大活的越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確實能看見。


陳小胖胖:

不知道算不算,每次做夢的時候遇見的事情或遇見的人都會在第二天非常巧合的碰見與之相關的東西。

例如,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把《董小姐》唱火了的那個左立,有天晚上不知怎的就夢見他了,然後第二天就在手機上看到他要結婚了的新聞。

諸如此類的還有很多,例如夢見了一個國中同學,畢業之後就再沒有聯系過的那種,然後第二天在別人的婚禮上就遇見了,事先真的不知道她會來。

還有一些就是書面上的詞,或者句子,平常也不會用到的那種,晚上做夢。有的話,第二天就會很「偶然」的出現。

不知道我這算不算是一種超能力啊,未卜先知,哈哈哈!


Alossom:

我有一條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同感。

大家沒試過的可以親試。

取一支鉛筆,頭削減,放在桌子上(尖朝上),閉着眼慢慢把額頭靠向筆尖。

如果各位和我一樣,這時會感到額頭隱隱發麻作痛,微酸。(感覺很難形容,這個感覺真的很微妙)試的次數多了感覺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強。

我也不知道這個有什麼用,畢竟離危險那麼近了才發出這么一點點危險信號,對求生基本是毫無幫助。


補充一個~

大前天我看到一個同學的QQ空間,有個人QQ名很眼熟,是他自己的姓加自己起的名組成的網名。這個人我不是很熟但是經常聽同學說起。當時死活就是想不起來,想了幾分鐘就放棄了。

然後昨天晚上,我突然毫無理由,毫無徵兆地把上面那件事情的全過程回憶了一遍,像過了一遍電影。最後記憶落在了「這個人是誰?」上。然後我的大腦不假思索地給出了答案。

整個過程很離奇,好像是大腦主動提醒我,向我炫耀它自己的記憶搜索和讀取能力一樣……彷彿他是我體內的另一個人格……或者說大腦像一個小孩,我像他的家長,我隨口一問他一句古詩,他當時沒有答上來,事後他冥思苦想想出來了就硬要向我展示一番。


ZAYN:

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兩件事,不能算細思極恐,但是挺奇特的:

① 我從小就有沙眼,打哈欠會流淚,因為我不大喜歡揉眼,所以眼淚就會留在眼眶裡,量少就不會流出來,後來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微微眯眼的時候,眼睛裏有眼淚,對着光的時候就可以看見一些奇怪的東西,不好形容,上圖:

橘色部分為半透明狀,其他部分為透明色(與橘色無關,只是用橘色畫的),外面的環和裏面的圈都是規則的圓形。數量有很多,有圓的,還有長條形的,密密麻麻,大小統一,並且會不斷下落,像水裡的泡泡一樣,但是如果我把目光向上看,它們就會立刻轉移到我目光所在的位置,因為數量很多,體積很小,所以不容易看清,見諒,只能描述這么多了。

②陽光充足的時候,我會對着太陽看,直視,剛開始會不適應,通過不斷的眨眼就能夠適應,可以一直盯着,看的時間長了,閉上眼,眼前就會出現光斑,形狀不一,主要看眼鏡看太陽時是否有移動,沒動的話就是看到的太陽大小的光斑,移動的話就像用畫畫軟件的筆,在畫板上移動一樣。在看到光斑的一段時間內看其他東西會模糊,但光斑會比較清晰,通過不斷眨眼就可以在任何目光的焦點看見光斑,大概幾分鐘之後就會消失。(補充:看太陽一段時間的時候太陽會變得非常明亮,一個光球,周圍的陽光都會被屏蔽,就是一個很漂亮的光球,我很喜歡那種感覺。。。。)

emmmm

我是不是瘋了?

補充一點,我從高中開始帶眼鏡,三年下來度數就沒變過,貌似我從來都沒注意保護眼睛(手動滑稽),高中有段時間還天天熬夜打遊戲,燈關掉的那種。那段時間還怕的要死,害怕度數加深,害怕青光眼。現在不熬夜了,貌似什麼都沒有發生。。

感謝那些耐心看完我bb的朋友,相信我的話可以試試,沒看到輕噴。。。

謝謝!


白茶:

小時候做夢,夢見自己坐在一個縣級城市小醫院的二樓陽台的木長椅上坐着。

自己貌似是在等人,看見下面正在舉行鄉村宴席,一個穿着紅色羽絨服的女人端著幾蒸籠南瓜蒸肉正準備上菜,正當我驚嘆她的臂力時夢就醒了,這是2010年的夢。

2011年,父親開車帶我去一個叫做冷家的縣城見自己的戰友,在一個轉彎處爆胎,汽車失去控制,父親減速,開車門,把我踢出去然後自己跳車,我摔在馬路中間並無大礙,他的左眼旁邊被一塊石頭刮出一條挺長的口子,不停地流血,他就這么暈過去了,謝謝後面開機車的農民兄弟把我和我父親載去醫院。當我坐在陽台外面小聲啜泣的時候,我看見一個女人端著幾蒸籠南瓜蒸肉走上了台階準備上菜,雖然時間有所差異,但至今仍然記得這個夢。

同時也感謝我的父親,他的冷靜與沉着救了我們兩個人的命,他是一個好軍人,好父親,也是我從小到大除了我阿公以外唯一認可的男人。

這是我爹,今年43,健身大佬輕噴,他才開始健身兩個月…


葦汀:

說一個有趣的事:20年前我和阿公阿么一起睡,我睡中間,正對窗戶,沒有窗簾。睡前阿么說:「天黑了,睡覺了。」我就睜眼看着窗外,結果窗外的天色就像電影里的晝夜交替一樣,由晚上迅速在十秒左右的時間內變到清晨了,然後我剛睡下的阿么就爬起來說:「天亮了,起。」我在中間驚訝地問阿么,這個晚上為什麼一下到白天了?阿么的回答記不清了,總之就當小孩胡說,瞎應付我。至今很想時光倒流,甚至做個深度催眠回到當時搞清楚到底怎麼回事,發誓絕不是夢。


你的神明:

為什麼有的時候做夢醒來,當我再次睡着,還能延續剛才的夢?


我不是吳亦凡:

我覺得世界主宰是酶

當你吃了酶喜歡的東西,它會分泌激素告訴你這個東西好吃。

當你吃了酶不喜歡的東西,它會讓你難受。

當你爽的時候,也不過是酶分泌的激素讓你爽。

我覺得人只是容器或者載體


軒的嘉:

有時候做的夢 忽然就忘記了

醒了已經不記得什麼

已經很模糊

只是現實生活中忽然一個剎那

你忽然想起了

你似乎在夢中經歷過

一個微小的念頭

你彷彿知道了

不知道你們理不理解我說的

有沒有經歷過

❤❤❤

分割線

有時候睡覺

你覺得睡了很久

做了一個長的夢

你知道自己要醒來

你彷彿是有意識的

夢中彷彿有魔力的

你不能醒來

很久很久

。。。

你醒來了發現

不過是過了幾分鐘十幾分鐘而已。


Tutity:

男生的丁丁的皮膚總是比其他地方要黑很多,感覺就像後來裝上去的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