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問題描述: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 , , ,
哥不穿內褲:

海龜鼻子裡面是一根廢棄的塑料吸管,就是因為人類亂丟垃圾,海龜誤吸入鼻子裡面造成的


小虎鯨受困後搶救無效死亡,胃裡掏出18個塑料袋


一位英國潛水員在巴厘島拍攝的海洋垃圾,讓人觸目驚心。
當地球某處雨林消失,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我們都將被影響 看完麻煩點個贊,不要讓這個答案沉了
歡迎關注@哥不穿內褲

來看看我的30K贊回答吧!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530159/answer/381967521


Yi Yang:

我們有很多話來形容同一個現象,比如說煙消雲散,或者灰飛煙滅。我們會覺得,不管我們污染空氣到什麼程度,一陣風吹過,我們對空氣的影響就消失了。就連我們說霧霾爆發的成因的時候,都會說因為擴散條件差,彷彿只要擴散條件好,排放一些污染物也沒什麼。

然而這並不是實際情況。

下面這段視訊是NASA根據2006年至2007年的觀測數據做的大氣污染物可視化展示。其中紅色系代表揚塵,綠色系代表有機碳或炭黑顆粒,白色代表硫酸鹽,藍色系代表海鹽顆粒。其中揚塵和海鹽與人類活動關系不大,有機碳和炭黑顆粒以及硫酸鹽則與人類活動息息相關。

從視訊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污染物並不會隨著一陣風就消失了,而是進入大氣循環,飄來飄去。

最終的結果就是,污染物會逐漸擴散到全球的每一個角落。

比如說鉛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Joe McConnell 的研究團隊在南極的冰川上鑽井採集冰芯,越深則年代越久遠。這樣就可以通過檢測冰芯樣品來追蹤南極洲大氣成分的歷史變化。

他們發現,自工業革命以來,鉛含量就開始暴漲,而在這之前,鉛的主要來源則是火山爆發等地質活動。

圖片來源:https://www.nasa.gov/content/goddard/lead-pollution-beat-explorers-to-south-pole-persists-today/

有趣的是,兩次世界大戰導致的人類活動停滯,也同樣在鉛含量中體現出來,在南極冰川中被忠實地記錄了下來。

而最近幾十年來的顯著下降,則是含鉛汽油的禁用帶來的影響。

因為大氣循環的存在,即便人類聚集區只佔地球表面很小的部分,但是人類活動產生的影響卻是全球性的。

用McConnell博士的話說,人類活動釋放的鉛,比探險家Amundsen還要早幾十年就到了南極。

人類活動必然會對大氣產生影響,而這個影響的速度又遠大於人類甚至絕大部分生物的進化速度。雖說適者生存,但是我們尚未準備好,變化已經迅速地發生了。這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空氣質量對人影響的原因。

我們無法停止人類活動,但是我們可以降低影響,我們至少可以在這個變化過程中保護自己。也許有一天,空氣質量無法對進化後的人類造成太大的影響,但是這一天顯然尚未到來,這也是為什麼WHO對於PM2.5有一個非常嚴苛的推薦值:年均10微克/立方米,並且告訴大家,只要年均值超過這個推薦值,就會對人體有負面影響。

經過我們的努力與陣痛,大陸的空氣質量在過去幾年有了比較明顯的改善。但是這些改善遠遠不夠。

下面這張圖是從2014年底開始,每個月為節點,前12個月的PM2.5濃度均值的變化。選取12個月均值的目的是抵消季節變化帶來的影響。這里我選擇了有代表性的六座城市: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石家莊、和海口。

整體趨勢的確是下降的,而去年冬天的大風天氣也實實在在地反應在數據中,北方城市都經歷了非常明顯的一輪下降。而進入2018年,大風天氣一過,這個下降的勢頭馬上開始反彈。

數據來源:https://www.aqistudy.cn

必須承認的是,我們在空氣治理上投入了大量的資源。

然而治理過程是緩慢的,而且會越來越慢。比如海口市,作為中國「大城市」裡面最乾淨的城市,過去一段時間一直徘徊在20微克/立方米左右,並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而這個數值仍然是WHO推薦值的兩倍。

有一個觀點我非常認同:空氣污染治理在大眾認知覺醒後有一個非常短的窗口期,在這個窗口期內,大家非常願意投入資源去做這件事。窗口期一過,如果問題沒有從根本上扭轉,就會導致治理進程一拖再拖,陷入死循環。

這個窗口期正在過去。

過去兩年,由於極端霧霾爆發的反覆出現,大家對於空氣質量這件事的神經越來越粗,只要不爆表,就是好天氣。媒體的導向也從暴露問題轉向了空氣質量顯著改善。統一口徑在說優良天數達到了80%以上,感覺100%優良指日可待。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國標的優良標准之低,非常符合我們開發中國家的國情。在這種標准下,每年仍然有超過兩個月的時間不達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空氣質量改善的過程一定是痛苦的,也一定伴隨著巨量資源的投入。但是長期來看,這事非做不可,為了我們自己。

利益相關:筆者供職於Blueair


一個男人在流浪:

【本回答共3041字,圖片7張,預計閱讀時間7-10分鐘,請盡量連接WIFI,歡迎閱讀,提前感謝】

怎麼說呢,首先我要強調的是,地球的自然環境 (包括人類在內的)生物所依賴的生存環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尺度的概念。

從地球的角度來看,確實是像那個演講所說一樣——「什麼二氧化碳濃度比現在高幾十倍,什麼遍地火山熔岩,什麼海平面上漲下跌幾十米,這樣的大風大浪,地球見的多了,它根本不在乎,生物大滅絕都發生了5次,地球現在還是萬物昌隆鬱郁蔥蔥。」

但人類和許多生物可不行,這樣劇烈的環境波動,我們是抵擋不住的,海平面上漲個幾十米,對人類文明來說基本就是滅頂之災了。所以同學們一定要樹立一個正確的觀點:保護環境,並不是為了地球,而是實實在在為了保護我們自己。

毫無疑問,在滄海桑田的自然變遷面前,人類的影響是渺小的,但渺小並不等於無,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對地球來說無關痛癢,但往往會對我們自己和其他生物造成明顯的影響。為了證明這個理論,我在本回答中會列舉人類的3個活動對環境造成的影響,這3個故事並不像溫室效應那麼引人關注,但造成的影響也是足以引人深思的。

我要舉的第一個例子和上圖這些龐然大物有關。進入全球一體化以來,航運——尤其是海運,對繁榮世界貿易發揮了越來越大的作用,看看我們身邊的一切吧——我們開著墨西哥工廠生產的大眾甲殼蟲汽車,加著伊朗和委內瑞拉石油提煉的汽油,車皮由來自巴西和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加工而成,我們的午餐使用了阿根廷大豆壓榨的豆油,吃著美國小麥做成的饅頭,而我們日日夜夜加班生產的鞋子和衣服,一個月之後就會被擺放在西雅圖、紐約、巴黎的貨架上。

然而這些巨輪運來的並非只有貨物,一些出人意料的訪客搭乘了「順風船」,藉助人類的商業航線,來到了它們以前從不可能到達的地方,繼而產生了許多無法預料的影響。

對航運船隻來說,維持船身的穩定和平衡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有的時候船卸載了貨物,它的吃水會變淺,螺旋槳會露出水面,導致船隻動力大打折扣;有的時候,船隻不得不直面風暴,它的重心太高可能會被海浪拍翻;還有的時候船隻不得不通過橋洞,而有的船上層建築太高無法通過。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在巨輪里會有許多個壓載水艙,通過使用水泵吸入和排出水來改變船的吃水深度:在空載的時候,吸入海水讓船身下沉,使得螺旋槳可以完全沒入水中;在遇到風暴的時候,吸入海水讓船身重心降低,提高船隻的穩定性;在經過橋洞的時候,吸入水讓船隻吃水變深,得以順利通過橋洞。一般來說,一艘船吸入的壓載水可以達到貨物載重的30%-40%,也就是說,一艘30萬噸的VLCC油輪,往往可以吸入10萬噸的壓載水!

現在,一艘遠洋貨輪從上海港出發了,它在上海海域吸入了一些壓載水,這些海水中有大量的浮游生物,比如微小的水母、魚蝦蟹貝的幼苗。經過25天的航行,它終於抵達了目的地——德國漢堡,這艘船釋放了它的壓艙水,水裡的浮游生物也隨之進入了德國的海洋中。大閘蟹這種中國特有的甲殼動物很快的適應了德國的海洋環境,並且在發育成熟後,遵循著天性,從海洋中向淡水水域進發,它們沿易北河而上,在德國的河流、湖泊中安家。這里水質清澈,食物繁多,而且沒有什麼天敵,大閘蟹很快就泛濫成災,它們大量捕食當地小魚,在水壩上挖洞,讓德國政府大為頭疼。

或許在中國人看來,德國的大閘蟹入侵更像是一個笑話,但接下來的這些壓載水生物入侵就沒那麼好玩了:亞洲沿海的脈紅螺通過壓載水來到黑海,把黑海的牡蠣吃了個一乾二淨;來自日本的有毒甲藻通過壓載水來到澳大利亞,引發了大規模的赤潮;來自北美的梳妝水母把黑海的鳳尾魚養殖業摧毀殆盡;來自歐洲的斑馬貝入侵了北美五大湖40%的水域;更有甚至,在一些美國港口,還在壓艙水中發現了能傳播霍亂的霍亂弧菌……

目前,每年都有超過100億噸的壓載水被各類船舶在世界各地來回搬運,超過1萬種生物通過壓載水在世界各地肆意入侵。為了遏制這一勢頭,主要的航運國家對壓載水制定了非常嚴格的規定,有的要求船隻壓載水艙必須加裝過濾系統,有的要求在壓載水艙中使用紫外線滅活,還有的國家要求船隻在進入本國200海里之外必須更換壓載水,更有甚至,要求船隻經過一段海域之後就必須更換壓載水,把當地海水留在當地。但還有許多海水未經過任何處理就被排放在異地,壓載水造成的生態入侵依然在持續產生。

我要講的第二個故事依然和船有關。為了縮短從歐洲到亞洲的航線,從拿破崙時代開始,人們就希望打通紅海和地中海的溝通,1854年,法國駐埃及大使費迪南.德.雷塞布主持開始挖掘運河,最終於1869年挖通了蘇伊士運河,雷塞布也由此被稱為蘇伊士運河之父。

由於地中海和紅海之間沒有高差(好吧,也不是完全沒有,僅為25cm),蘇伊士運河是沒有船閘的,這條運河也就成了紅海和地中海生物遷徙的高速公路。因為紅海周圍都是沙漠,沒有河流的匯入且日照更強烈,紅海的鹽度係數比地中海略高,地中海的生物是很難進入紅海生活的,但紅海的生物來到地中海之後,卻彷彿來到了天堂,目前,已經發現有至少300種紅海(及印度洋)生物通過蘇伊士運河進入了地中海,而且強勢的搶奪了地中海本土生物的生態位置。而隨著蘇伊士運河的水體交換,紅海的鹽度逐漸和下降到了和地中海持平,一些地中海生物也開始反方向的入侵到了紅海。這種通過運河進行的生物遷徙和入侵,被稱為「雷塞布遷徙」。

類似的通過人工水利設施進行生物遷徙的過程不僅發生在蘇伊士運河,巴拿馬運河、中國的南水北調都會引發類似的遷徙,而針對雷塞布遷徙,目前尚沒有可行的方式進行預防和治理。

我要講的第三個故事還是離不開水(媽呀我這個水產的標簽算是去不掉了)。上圖這個不知道大家認得出來不?其實就是三峽大壩,只不過是從背面拍攝的。

過去的一百年裡,在世界各地的大江大河中,人們修建了無數的水壩,尤其以美國為甚,截止到今天,美國共修建了八萬多座水壩,它們有的是為了推動磨坊,有的是為了發電,而在建國之後,中國也開始大規模的水利建設,「水利是農業的命脈」,太祖如是說,今天的神州大地上,除了怒江之外,幾乎所有的天然河流都被修建了水壩。

其實水壩並不是一堵牆,它除了蓄水發電之外,也考慮過如何讓船隻和魚群通過。按理說,可以在大壩上設計「魚道」,但三峽的落差高達一百多米,如果要修建能讓魚類順利通過的水道,它的坡度必須要緩,長度必須要長,而且即便修建了水道,魚群也不一定會乖乖的通過,所以三峽和葛洲壩這類大壩其實都沒有「魚道」(感謝 @孫天任 老師指正)。這就讓一些需要洄遊產卵的魚類被阻隔在大壩兩側,著名的中國特有魚種中華鱘就被葛洲壩擋住而無法回到傳統的繁殖地金沙江,中華鱘的急劇減少與這些大型水利工程有直接的關系。(當然,也與長江水質惡化、濫捕濫撈、過度航運開發密不可分)

而在水壩大國美國,由於許多水壩已經超期運行,從安全的角度出發,過去的半個世紀里,美國人一直在拆除水壩,在一些河流里,拆除水壩之後,出乎意料的發生了明顯的生態恢復:一些河流里早已絕跡的鮭魚、灰西鯡又逆流而上產卵繁殖,由於魚群增多,消失多年的魚鷹和棕熊也回來了。這也鼓舞了美國的環保主義者,現在,美國人拆除水壩蔚然成風,對環保的需求首次勝過了對電力的需求。但在中國和許多有迫切的能源需求的國家,一個又一個的水壩正在逐步從圖紙走進現實。

船運、運河以及水壩,只是人類生活中的三個小小片段,就已經對自然產生了如此深刻又難以修復的影響。雖然這三個故事貌似沒有對我們人類造成直接的負面影響,但我們對環境的干涉有何止這三件呢?題主問道:人類活動對環境的影響到底有多深,我無法作答,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一天,這種清算真的降臨到我們頭上,我們又何去何從呢?


匿名用戶:

某地質狗出野外取水樣時候拍的,沒錯這是地下水,電導率>3999(儀器已爆表),ph在2左右


龍牙:

中國污染最大的三大行業是什麼?

第一名是鋼鐵行業;

第二名是煤炭行業;

第三名是什麼?你猜猜?

畜牧業

當今地球上,人類極其附生動物種群生物量,是陸地動物毫無疑問的冠軍。

僅就中國而言,2016年咱們人均吃掉了半頭豬,0.2頭羊,0.08頭牛。此外中國還是吃雞大國,幹掉了4隻雞(2.5公斤一隻),總共吃掉了3000萬噸雞蛋,每個人吃了超過400顆雞蛋(含雞蛋製品)。此外還有不用於食用的種群,例如你家的汪星人,喵星人。

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個種群

不要說獅子老虎大象這種大型哺乳動物,就是生物量普遍比較大的昆蟲都相形見絀。這么大的一個種群,要吃喝拉撒,要消耗能量,要污染環境,稍有不慎就是天文數字的污染。

吃素拯救世界,胖子毀滅未來!減肥是不是更有動力了

可是不吃肉我活特么不下去啊!世界沒有了羊腰子、粉蒸肉、烤大串,人類存在的意義在哪裡呢?

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勞累大腦,愉悅腸胃了。通過動腦子,還是可以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的。

首先,畜牧業污染從何而來?

以前,畜牧業污染並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任何一丁點牲畜糞便,我們都會細心收集拿去當做農田肥料。可是後來,一方面人工合成氨的出現,極大的解決了農田肥料不足的問題,不再需要辛辛苦苦的用牲畜糞便做肥料了,另一方面是集中規模化養殖的出現,牲畜糞便量出現了驚人的增長。

未經處理的牲畜糞便、沖洗圈舍的廢水、氣體污染物一下子就出現了堆積如山的狀況。

然後,怎麼辦?

我農場旁邊以前有個非常具有傳奇性的人物——陳胖子,陳胖子的豐功偉績,關注我比較久的朋友已經有所耳聞,關於他打老婆,他日他老婆日得殺聲震天,這些都是小事情。我今天要講的是他在我圍牆邊上堆的那一堆豬糞。

陳胖子養豬,講究一個「道法自然」,通俗一點說,就是讓豬糞自己堆成一座山,讓污水自己去找出路,我猜測他的初衷是無為而治,是養大豬如烹小鮮。天長日久,他家的豬糞就逐漸顯現出驚人的體量——堆成了一座小山,高度迅速的超越了我的大棚。

雪山作證,我可沒有一丁點興趣去拍攝那一堆東西,大家腦補一下吧。

因為那座豬糞山實際上跟我們農場住人的地方隔了很遠,我們雖然感覺奇葩,但是並沒有撕破臉去找陳胖子。直到有一天,龍牙君像個真正的上等人一樣優雅的磨了一壺咖啡,用純正的虹吸壺煮出來,加上奶和真正的方糖,喝了一口。

豬糞味。

我以為是咖啡豆出了問題,然後泡了一杯雀巢速溶。

還是二師兄的味道。

二師兄的味道肯定不是來自於咖啡,我理科生那邏輯縝密的頭腦立刻反應過來:這個味道來自於陳胖子那座人造小山。

然後就開啟了跟陳胖子撕扯的漫長過程,陳胖子表示他的豬糞小山並不在我的農場里關我屁事,我認為他是個王八蛋,我們agree & disagree,撕扯了很久也沒有個定論。最終在秋天的某一天,我看到外面的水開始結冰的時候,計上心來。

我叫人趁著陳胖子日他老婆日得嗷嗷叫的時候,指揮一群人拖著水管往豬糞小山上面澆水。第二天晚上,豬糞小山在水結冰的作用下,膨脹了,把我的圍牆頂倒了好長一截。

撕破臉的理由就非常的充分了,我連打人的理由都非常充分。在我一腳把陳胖子踢進泔水桶以後,陳胖子終於認了慫,開始面對這個環境污染問題。真理就是這么簡單而有效——如果飛進泔水桶的是我,豬糞山就會繼續存在下去,《京都議定書》等等國際環境保護條文一樣是這個道理。

美國總統川普敢於說全球變暖就是扯犢子,是因為沒有人能夠把他踢進泔水桶。

陳胖子進了泔水桶,所以他在打老婆、日老婆的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清理了豬糞山,維修了我的圍牆。我也請他參觀了我的豬圈,向他傳授了解決豬糞山的兩個辦法:

一是生態化養殖。用細菌、真菌菌群自己降解豬糞,還能節約飼料。這種方法適用於氣候乾燥涼爽的地方,前期投資大點但是省人工。我的豬圈就是這樣的。

二師兄們心情也要愉悅得多,它們也不喜歡臭烘烘臟兮兮的。

二是糞便集中處理。也是用細菌、真菌降解,不過事先要集中清理。這種適用於氣候潮濕炎熱的地方,先把豬糞收集起來,拌和上作物秸稈渣渣,發酵幾天功夫就好了。天氣炎熱的地方好使,發酵快。

經過處理的豬糞其實相當的值錢,5公斤一袋的處理好的豬糞,能夠賣到25塊錢一袋,供種花、種多肉使用,也可以用於農業上的無土栽培。

陳胖子最終接受了我的建議,並且認為飛進泔水桶是件好事情。但是他最終沒有落實這個方案,因為他有一天早上揍他家生病起不來吃食的豬的時候,在溜滑的冰上面來了個屁股向後平沙落雁式,摔成了骨裂,關了養豬場回家養病去了,從此與我相忘於江湖。

世上本沒有垃圾,用對了都是寶。陳胖子雖然是個活寶,但是要是真的能夠用對地方,他也能是個寶,可惜廢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