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楓夜:

世界是一回事,大腦接收的是一回事,呈現到意識上的是一回事,你理解的是一回事。於是很多事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A°`)╮
——————————————
上面是59個贊的原答案(加內容了不能讓別人的贊背鍋=_=)
再說點別的
不知道你們聽說過榮格的「共時性原則」么?
共時性原則_百度百科 定義參考百度。
自己的例子
曾經有一陣兒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了20年前一個熱門新聞,但怎麼也想不起當事人叫什麼,苦想幾天嘗試查詢無果。後來電視上忽然又報道了那個人的現狀,鄰居看見跟我媽提起,我媽又跟我提起,於是我get到了結果,而她們都不知道我這些天在回想那個人。
最近因為接觸波蘭的巫師系列遊戲,對波蘭有些興趣,昨天想查查波蘭電影,微博關注的恰好發了一部。

榮格提出了「集體潛意識」,他的很多言論看起來有一個重要核心就是我們以為無關的人、事物在整體上有很大關聯,再提出前面這種似乎神秘學色彩濃厚的概念非常正常(當然它也可能是個有待科學發現的物理規律)。個人體會,很多心理學家都是圍繞著自己的核心觀念兜圈圈,用一個概念解釋所有事情(或者說有理解偏好,拿一般人來舉例,我有個朋友所有作文都寫成「愛」)。我並不反對他的觀點。
共時性原則,也可以質疑為認識上的偏差,因為關注而更容易注意到,心理上放大了巧合的特殊性和發生概率,沒準兒事件還是在以正常概率發生。
到底是哪樣,需要統計論證。我沒查過相關的東西,不多說了。
———————————————
_(:3 」∠)_沒想到我在Aorqu贊最多的是這樣一個答案,實話說……有點尷尬……共時性原則就當個有意思的說法聽聽吧,希望可以多少保有點兒懷疑,尤其年紀小一點的盆友(不是歧視學生黨,只不過經歷少越覺得世界有無限可能,什麼都容易當真,但講真很多東西最後都是「走近科學」)。 我想你們這么聰明也不會全信的 (´・ω・`)


張旭:

原答案在下面。原答案中部分圖片可能會引起一些女士的不適請謹慎閱讀(因為此答案而損壞/摔壞/弄髒/吐在包括但不限於電腦、手機、PDA等可以閱讀本答案的物品上引起的損壞概不賠付。)
======================================================================
以下更新於2016.1.23
補充關於TED關於寄生蟲的演講:【TED】寄生蟲的逆襲
果殼中關於這件事的研究.討論:求鑒定真假 有種弓形蟲會寄生在腦部控制人的大腦
引用果殼的 @姬十三在《科幻世界》中《科學》欄目下的文章如下(2007.5月號)

寄生世界

姬十三

你能想像嗎?近三十億人大半輩子帶著一種寄生蟲,渾然不知。這種單細胞生物埋伏在大腦里,改變我們的性情,影響性別比例,甚至有科學家推測,它是造成民族間文化差異的一個重要因素。這並非《異形》第五部,也不是《寄生前夜》後傳,這是正在悄然發生的真實故事。很有可能,你也是被蟲子操控的一員。
單細胞,大能耐
這種蟲子叫弓形蟲(Toxoplasma gondii),是一種單細胞微生物,在顯微鏡下,它個頭小小,貌不驚人,很難讓人印象深刻。但事實上,它可以稱得上是這個星球上最為成功的寄生蟲,據估計,它感染了過半數的地球人口,僅在美國,就至少有5000萬人正在與它朝夕相處。一個人的身體內,足夠上千個弓形蟲悠然生活,而其中大多數,喜歡隱居在大腦內。
比起絛蟲、血吸蟲這些臭名昭著的寄生蟲同事,弓形蟲的知名度並不高,大概很少有人聽說過它。這也正是它的成功之處,作為一種寄生蟲,太過高調並沒有好處。弓形蟲不會對宿主造成明顯的影響,感染初期,最多引起一場溫和的感冒1。它靜靜來襲,感染幾乎所有能接觸到的恆溫動物,從沙漠中的袋鼠到天上飛的麻雀。近期有研究者在水獺身上也發現了這種蟲子,證明它的觸角已伸到了水中。
它在大多數時候是安靜從容的,緩慢而溫和,令人詫異它的傳播力。但是瑞典的研究者發現,弓形蟲能劫持一種免疫細胞,一旦搭上這種「坐騎」,它就像跨上了掃帚的哈里波特,變得亢奮生猛起來,在宿主體內橫沖直撞,根本無視免疫系統的攻擊。這種細胞可以幫助弓形蟲突破血腦屏障,直到送入大腦。這一策略使得弓形蟲一旦進入體內,就快速擴布到全身。就憑這招,它隱秘地席捲了整個恆溫動物王國。
通過收買體內的免疫細胞,弓形蟲在宿主體內獲得了一定的自主權,在這個有著排外傳統的大監獄內安然地生活著。當遇到危險,它能扎進幾乎體內所有的細胞,揭開細胞膜,安穩地睡個好覺。
它實在太低調了,如果你曾聽過它的名字,那極有可能你是個愛貓人士。關於貓攜帶寄生蟲的傳聞由來已久,而弓形蟲,正是貓最重要的寄生蟲。用動物寄生蟲學的名詞來說,貓是弓形蟲唯一的終宿主,而其它恆溫動物只是它的中間宿主。只有在終宿主的體內,弓形蟲才能完成整個生命周期。當貓咪吃了含有弓形蟲囊體的生肉後,囊體崩解,並在貓的腸道壁內進行增殖,所產生的卵囊又通過貓的糞便回到大自然,這些隨糞便排出體外的卵囊,在經過24小時之後,會發育成具有感染能力的芽孢子形態。就這樣,弓形蟲在動物的食物鏈間不斷往複,從貓來到其它恆溫動物最終再回到貓。
這就好像說,它雖然有許多個戀愛對象,最終要娶的那個卻是命中註定的。而貓,正是弓形蟲前生今世的夢中情人。

當老鼠愛上貓
聽到這里,你大概以為我在寫《人與自然》的劇本。現實遠非一片和平安詳,這個故事充滿了欺詐。弓形蟲決不是安分守己的良民,它是處心積慮,企圖控制主人的幕後黑手。而這個陰謀,直到最近才被揭開!
前面說到,弓形蟲的終宿主是貓,只有在那裡,它才能產生卵囊,讓它的生命完整。因而,寄居在麻雀、袋鼠、人那兒的弓形蟲,只是個臨時的房客,它不管多曲折,都要費盡心機回到貓那兒去。但是,問題在於,貓並不喜歡吃腐肉,它怎麼才能快速有效進入貓肚子呢?弓形蟲演化出了極為聰明而可怕的策略。
2000年,英國牛津大學的科學家發現,感染了弓形蟲的老鼠變得膽子大起來,不再把貓當作不共戴天的死敵。去年5月,斯坦福大學的科學家艾捷茲·維亞斯在一個神經科學年會上報道了他們對這塊研究的新進展。他們發現,感染了弓形蟲的老鼠竟然喜歡上了貓尿的味道。愛上敵人可是死路一條,科學家推測,這大概不是老鼠決心開展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這是弓形蟲將自己送往貓肚子的策略啊。而且,弓形蟲只精確地對貓味道產生導向,老鼠們依舊害怕狗味道,而對兔子味則不理不踩。維亞斯說,真不知道這些老鼠是哪根神經搭錯了。
弓形蟲如何引起這些行為上的變化,還是個謎。有可能的是,弓形蟲通過影響腦內某種神經遞質的分泌,進而控制宿主的行為。

畫外音:它們都是傀儡
寄生蟲可以影響宿主的行為?如果你是科幻迷,一定會點頭稱是,對啊,類似的橋段並不罕見。在《寄生前夜》里,線粒體甚至一手導演了主人公妻子的車禍,企圖策劃一場恐怖的車禍。還有在《異形》里……
等等,有同學舉手說,我們這是在真實世界啊,21世紀剛剛開始,請不要拿未來小說忽悠人。
好吧,為了讓你信服,讓我們先暫別弓形蟲,來觀摩一下它的夥伴們的傑出表現。
例如,2005年9月發表於《皇家社會學報》的一篇論文稱,在法國南部,夏天的時候,有人看到每天晚上有數百隻蝗蟲扎到一個游泳池內集體自殺,這當然不是蝗蟲畏罪自殺,也不是它們想練習高台跳水。法國的研究者發現,是因為蝗蟲體內感染了一種叫金線蟲的寄生蟲,這種寄生蟲會刺激蝗蟲的大腦,引誘蝗蟲去尋找水池並跳進去。等蝗蟲死掉,這些長長的寄生蟲從蝗蟲的尾部游出來,在水裡尋找異性交配。
還有一個更高端的例子,有種肝吸蟲,它的中間宿主是螞蟻,而終宿主是牛或者綿羊。天哪,如果你是它,來到了螞蟻那兒,會不會絕望?因為你怎麼能讓牛羊學會吃螞蟻呢?好吧,它可比你聰明的多,這種寄生蟲進入螞蟻的食道,改變它的飲食習慣——每當夜晚溫度下降,受感染的螞蟻就辛辛苦苦爬上草葉的尖上。在那幹嗎呢?可憐的螞蟻們堅定地等到第二天早晨,直到溫度慢慢回升,它才像回過神一樣,開始回家。你大概猜到了,牛羊在吃草的時候,就順便把螞蟻捎帶進了肚子。當然,還有得意洋洋的寄生蟲。
有人提出一種「支配理論」,認為寄生蟲能通過影響宿主的神經系統,進而影響宿主的行為,讓宿主做出更有利於它們繁衍的舉動,增加它們進入下一個宿主的機會。這種例子雖然不多,但並不算罕見。再比如,有一種寄生蟲能讓蛇喜歡上抖動,這當然不是為了練習跳舞、取悅人類,食蟲的鳥類會把蛇當作蟲子吃進肚子。還有寄生蟲讓魚從水面上高高躍起,進入鳥肚子。甚至,我們熟悉的狂犬病也可視為此類範例,通過狗之間的撕咬,病毒通過唾液進入其它動物的體內,幫助它們完成傳播。
就這樣,許許多多的動物,在小寄生蟲的驅動下,結束它們的生命,只為了幫助寄生蟲進入下一個生命循環。

寄生蟲和精神分裂症
現在,這種可怕的命運降臨到了人類頭上。弓形蟲感染了人類,改變人類的神經系統,結果……
不對,人怎麼可能被貓吃呢?
弓形蟲的演化當然沒有預料到人類的出現,這個時候,自然選擇的策略失效了。
但是,弓形蟲依然通過生肉、污染的水、貓等各種途徑來到了我們的體內。問題的關鍵是,既然弓形蟲對老鼠會造成如此可怕的後果,它對人類難道會沒有影響?要知道,老鼠的壽命只有幾年,而人類,可要攜帶弓形蟲長達幾十年之久。
一些尚有爭議的研究認為,弓形蟲感染和精神分裂症之間,存在某種相關性。馬里蘭的研究者富勒·托里提出了三個證據:
1. 弓形蟲感染會損害腦內的星形膠質細胞(這是一種給神經細胞提供支撐和營養作用的細胞),而精神分裂症也被認為與這種細胞的損害有關。
2. 孕婦如果服用高劑量抗弓形蟲的葯物,會有助於緩解嬰兒的精神分裂症傾向(如果這個小孩在遺傳上帶有精神分裂症的話)。
3. 感染了弓形蟲的人類細胞(培養條件下),若加入一種叫鹵比醇的葯物,則會抑制弓形蟲的生長。而鹵比醇正是一種用於治療精神分裂症的安定類葯物。
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的喬安妮·韋伯斯特2006年1月發表在《皇家社會學報》的一篇論文報道說,感染了弓形蟲的老鼠產生的自殺式喂貓行為,也能被鹵比醇所緩解。這些證據都似乎指向一個方向:精神分裂症與弓形蟲感染,必然有著某種聯系。
此外,對人體的研究亦正在進行中。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研究者羅伯特·約肯曾根據軍事醫學記錄發現,得精神分裂症的士兵血液中檢出弓形蟲的比例是其它士兵的兩倍。

女性益友
精神分裂症畢竟是小眾疾病,幾十億人感染了弓形蟲,影響當然不會那麼小兒科。  布拉格查爾斯大學的寄生蟲病學家雅羅斯拉夫·弗拉格爾提出了更為大膽的假說,他認為弓形蟲感染會改變人類的性格,就像弓形蟲讓老鼠變得膽子大一樣。
他領導的研究團隊列出了16種人格指標,對數百名感染弓形蟲的人群和非感染人群做了對比,並排除了一系列其它的因素,終於認定,這種相關性是真實存在的。
感染弓形蟲的人群普遍表現出更為「神經質」和「憂慮性」。
而有趣的是,對於不同性別的人,弓形蟲顯現出不同的影響。男性感染弓形蟲後會表現得更容易漠視社會規則,比較喜歡猜忌、嫉妒、專橫,甚至在某些測試中表現得智商降低,更容易撒謊;而感染弓形蟲的女性則變得性情更為美好,更加熱心、外向、從容、盡責、持久、冷靜等等(弓形蟲=天使?)。
另一位來自雪梨大學的澳大利亞研究者尼奇·博爾特也得出了類似的結論,他認為感染弓形蟲能增強女性對異性的吸引力,但是讓男性變得更笨。他將這項研究結果發表在去年的《澳大利亞科學》雜志上,稱弓形蟲讓女性變得更為友好、溫順、性感。
看起來,弓形蟲簡直是女性的福音。如果你是女孩子,會不會心動地想拿些弓形蟲當寵物?只要你敢相信這些研究。
這些研究受到了很大的抨擊,不少科學家對此表示置疑。雅羅斯拉夫·弗拉格爾的論文受到了多家雜志的拒絕。不過弗拉格爾一直是個有爭議的科學家,他此前在2002年發表的一篇論文認為,感染弓形蟲的人出車禍的概率是未感染者的2.7倍。你真的敢相信他嗎?

民族精神=寄生蟲文化?
弗拉格爾還不是最出位的弓形蟲現象研究者,去年8月初,《皇家社會學報》發表了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的生物學家凱文·拉夫提的一篇論文,他提出了一個更駭人的假說:
「弓形蟲,這種普通的大腦寄生蟲,是否能影響人類文化?」他認為,感染弓形蟲讓個體變得更為「神經質」,如果一個文化中足夠多的人感染了弓形蟲,就足以造成文化的變遷。
盡管夠大膽,拉夫提依舊是一個嚴肅的研究者,他提出了三個依據:
1. 弓形蟲的感染比例在國與國之間不同。這些比例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例如飲食習慣、天氣(弓形蟲卵囊在溫暖的土壤中更容易存活)等,也受到不同地區公共衛生條件的影響。而且在不同國家,對待貓的態度也不同。這些因素造成了不同國家之間感染這種寄生蟲的比例大不一樣。在韓國僅僅4%,而在巴西,大約66%的人染有這種寄生蟲。
2. 如前所說,已有學者指出,弓形蟲會引起人類性情的變化。
3. 一個國家的文化在某種意義上是可以被其國民的人格集合所描述的。
因而,拉夫提提出了大膽的猜測,在弓形蟲感染率與文化之間是否存在某種關系?他選擇了一些被弓形蟲影響的關鍵性人格特徵(同時也是對男女影響一致的特徵),例如「神經質」等。而且這個特徵也可以在整個國家尺度上被衡量。
他總共搜集了39個國家的研究數據。拉夫提發現,從弓形蟲感染的角度來說,法國人是更為神經質的(45%),而澳大利亞人則不是(28%)。他也指出,弓形蟲感染會影響一個社會的法律尺度的偏向,等等。
拉夫提研究引起了軒然大波,特別是人類學家們對此不屑一顧。拉夫提自己也說,影響文化的其它因素更為重要,一個國家的地理、物產資源等比弓形蟲的力量更大,但是當一個國家足夠多的人感染了這種寄生蟲,它的力量依舊不可小覷。

寄生蟲偏愛男嬰
研究者說,弓形蟲不光影響我們的行為,還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許有一天,你會因為這個寄生蟲而娶不到媳婦呢。
還是雅羅斯拉夫·弗拉格爾。去年10月他發表了一項研究結果表明,感染了弓形蟲的婦女生出男嬰的比例大大高於女嬰。
弗拉格爾統計了1996年至2004年出生的1803個新生兒,並檢驗了這些嬰兒的母親的弓形蟲抗體檢查記錄,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在感染弓形蟲較嚴重的婦女中,生育男嬰和女嬰的比例是0.72,也就是說,每260個男孩比上100個女孩,而正常婦女的男女嬰比例是104:100。
弗拉格爾提出了一個可能的解釋,弓形蟲感染會抑制免疫系統的運作,因為母親的免疫系統有時會和男嬰胚胎有所沖突,導致發育初期男嬰較高的流產率。但是,僅此項因素似乎不足以造成如此大的比例差異。
不管這些研究如何受到爭議,弓形蟲越來越走入人們的視野,它不會再是默默無聞的寄生蟲。將來,我們也許會發現更多的類似弓形蟲的寄生蟲,它們經年潛伏在人體,致病性越來越弱——只有這樣,它們才能獲得更多的傳播機會和時間。
至於弓形蟲對人類是否有危害,拉夫提認為,它也許幫助增加了我們的文化多元性,並不見得糟糕。因而,養一隻貓,並不一定是壞事。我們也許需要學習如何和弓形蟲友好相處。

===================================================================
更新 2016.1.8《時間甚簡史》

初,有細菌欲為神。其分裂而成多神。旋即塘滿,皆分裂繁殖之諸神。未幾,驟雨過,攜多量神性順流下,裂而滿湖,湖滿而入河,河滿而入海。億萬年未已,而無神性者惟內陸孤水爾。諸菌意欲運移,遂蓄意演化為二足菌落以為載體,然亦有不利之處,此等菌落終顯其自私而喜隔裂之本性。未成菌落者亦蓄意力增其繁殖潛能,故潛滲菌落中,直待菌落為形勢所迫開發太空計劃以應。
以上是一篇C.J.切利所寫,Ent所譯(貌似就是下面那個圖的譯者。。)的科幻小說
====================================================================

轉載了 @Xdinn有什麼細思恐極的圖片?(非恐怖) – 調查類問題下的答案。
======================================================================
原答案:

有種寄生在貓身上的生物,叫做弓形蟲。

這種寄生蟲會影響許多動物宿主的行為,人類也不例外,但它只能在貓的腸胃中有性繁殖。為了能順利潛入貓腸,弓形蟲會改變宿主的習性,讓它們稍微不懼怕天敵一些。

換句話說,當弓形蟲盯上一隻老鼠,它會讓老鼠變地大膽一些好讓被貓吃掉,甚至它會讓老鼠喜歡上貓尿的味道!這樣它就能順利繁殖了。

上面的情況已經夠神奇了,但是科學家正在懷疑這種寄生蟲能以同樣的方式修改人類的習性。在人類清理貓砂時,經常會接觸到弓形蟲。近年來不斷有證據顯現表明弓形蟲會緩慢改變人的個性。

幸運的是,我們並不是嚙齒動物,所以寄生蟲並不會造成我們被貓吃掉。但是被寄生蟲感染的後果同樣困擾著人類,更高的發神經與精神分裂的概率,以及更緩慢的反應速度。受感染的人類更可能遭遇車禍,另外還有證據表明自殺率也因此提高不少。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是由自寄生蟲那種改變老鼠大腦好被貓捕食的能力造成的。

其實,那些養了貓但沒被感染上弓形蟲的人也有其他感染上弓形蟲的途徑(比如說生吃沒煮熟的肉)。並且這種轉變效果並不會對所有人都起著作用,它們只會提高那些世界上數百萬被感染的人群的比率。

直到現在,你對那隻沒有愛過你、操縱你感情來獲取食物、威脅珍稀物種的貓仍懷有依依不忍惜別的感情的話,下面會有一個更好的理由來割捨掉它。

P.S:什麼是弓形蟲病
弓形蟲不能感是由一種弓形蟲寄生引起的感染,世界各地的弓形蟲感染非常普遍,美、英的成年人中,大約16~40%發生過感染,有的調查達70%,而歐洲大陸和拉丁美洲的成年人,50~80%發生過感染,法國人高達90%。1985~90年中國的23個省、市、自治區的調查,大都在10%以下,明顯比外國低。 (網上暫時找不到更新的調查結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數字是上升的。)

 

以下引用的部分轉自http://www.umiall.com/23652.html(原網站已經404.經查找找到另一個轉載了此文的網站http://www.yidianzixun.com/n/089Gb8Ii?s=mirili

侵刪。

8種能控制宿主思想的寄生蟲,當看到第5種的時候我驚嚇了
在動物世界中,寄生蟲是非常可怕的,因為它們能與宿主零距離接觸,而宿主卻無法發現它們。作為寄生蟲,隱身的本領是十分重要的,否則就會被發現,那就會失去性命。
然而,一些寄生蟲將這一概念再推進一步。下面這些寄生生物成功存活的原因並不是將自己隱藏起來,而是控制了宿主的大腦,這就像是巫師的可怕法術。
▼1. 蟹奴。

這種生物是一種藤壺,它們喜歡閹割螃蟹。它也同樣能改變一隻公螃蟹的思想(它們通常不照顧它們的後代),迫使它像雌蟹一樣保護自己的後代。

▼2. 線形蟲。

這些寄生蟲喜歡感染蟋蟀,但它們必須回到水裡繁殖。它們喜歡藏身於大腦深處,並迫使蟋蟀向水中走去,這樣做等同於讓蟋蟀投水自殺。

▼3. 虹彩病毒。

這是一種性傳播病毒,它隻影響一種特定的蟋蟀,最後把它們給殺死。除了寄生,它們還會改變蟋蟀的大腦,讓它們更渴望性交,這樣這些寄生蟲就能更容易的繁衍。

▼4. Euhaplorchis californiensis(吸蟲綱)

這種寄生蟲寄生在魚的頭骨里並迫使它們不停地抽搐,這樣魚很容易被鳥類捕食,寄生蟲的卵就會通過鳥的糞便傳播回水中。

▼5.剛地弓形蟲。

這些寄生蟲會改變較小的溫血動物的性行為。然而,最近的研究表明,它還可能影響人類。研究發現,該病毒能使男性變得內向使女性變得外向。估計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已經被感染了。

▼6. 扁形蟲。

這種扁形蟲一旦侵入到蝸牛體內,它就控制著蝸牛爬到樹最高的葉子上,然後將其幼蟲放置在蝸牛的眼睛裡,這樣蝸牛就會被鳥類捕食,而扁形蟲就能進一步擴散到整個森林裡。

▼7. Hymenoepimecis argyraphaga

這是產在蜘蛛腹部的哥斯大黎加黃蜂卵。大腦充血引起蜘蛛失去平衡,迫使其用網為幼蟲構建一個具有特定目的的繭。

▼8. 殭屍真菌。

這種真菌會感染螞蟻的大腦,當螞蟻與螞蟻部隊會合時,真菌就要釋放孢子。在螞蟻死後,更多的真菌將會在螞蟻的頭部繼續生長。


Neil小魚:

盲點。
(跟樓上的盲視雖然字面很像,但不是一回事兒哦~)

我們人眼看到的視野,不全是真實的。因為視網膜中有一個盲點,視神經在此匯聚,因而此處是沒有視覺細胞的。而神奇的是,我們的視覺系統會根據周圍的背景自動填補上此區域。(第一次接觸盲點是在普通心理學的拓展閱讀部分,當時也和其他Aorquer一樣,感覺好神奇)

附: 如何測自己的盲點?
用手擋住一隻眼睛,用另一隻眼睛盯住下圖中的人物頭像,此時,你用餘光可以看到右邊的叉號。再用手拿著手機調整熒幕與眼睛的距離,慢慢地由遠及近、靠近自己的臉。在某一個距離,你發現人物頭像右邊的叉號會消失,那是因為叉號正好落到了視網膜中的盲點上。
謝謝@Daisy指出,由於眼睛構造的原因,用右眼看人像,叉號會消失;用左眼得去看叉號,此時,人像會消失。

——————————————————————————
補充: 找到盲點的時候,還可以將熒幕慢慢前後移動,以感受盲點範圍有多大~

因此,這便是讓人細思極恐的: 「眼見」也不一定「為實」。

——————————————————————————
有Aorquer說依然找不到或者近視看不見遠處,那就在電腦上看吧,熒幕大、圖片顯示大就更容易找到。另外即使戴著眼鏡,只要捂住一隻眼睛,依然是可以找到盲點的。

——————————————————————————
1月20號更新:

Aorquer @左忽 提出,如果背景是其他顏色,消失的地方會變成其他顏色?如果是復雜背景呢?
對於這個問題,答主也想一探究竟。

如圖,捂住左眼用右眼盯看中間的白色小加號,用餘光看右邊的黃色大圓,在某一個位置黃色大圓里的藍色小圓會消失,只會看到一個黃色的大圓。因此,背景是其他顏色,我們的視覺系統依然會根據背景顏色填補盲點區域。
而捂住右眼用左眼盯看圖片中間的白色小加號,前後移動熒幕,在某一個距離會發現左邊的紅色小圓會消失,只看到白色條紋(注意,一定要用餘光看哦)。因此,當背景是較復雜圖形,視覺系統依然會根據背景自動填補盲點區域。

結論: 我們的視覺系統確實會根據周圍背景自動填補盲點區域,不論背景是其它顏色或是較復雜圖案。

————————————————————————

統一回復評論區:

Q: 為什麼要捂住一隻眼睛?
A: 不捂住一隻眼睛的話,另一隻眼睛的視野會對該眼的盲點區域產生覆蓋,從而影響我們證實出視覺系統會自動填補盲點區這一事實。有些高級脊椎動物,比如馬,眼睛長在兩側,視野不一樣,但是依然看不到盲點區域。因為視覺系統並不完全值得我們信任,它們自己會填充盲點區,然後騙我們說根本沒什麼盲點區啊。是的,所有高級脊椎動物都有盲點。。但對生活是沒什麼影響的,因為平時看東西會不停「眼動」,即把所有想看的資訊都投射到中央凹。而盲點區域以視桿視覺為主,主要分辨光線明暗和輪廓。

Q: 我遠視,把熒幕拿到較遠的位置,看不見盲點,為什麼?
A: 把熒幕拿遠了,視角變小,物體在視網膜上投像變小,本來能夠投射到盲點區的目標投不到那裡了,依然會投在中央凹附近。戴老花鏡就可以了。

Q: 第二張圖沒有成功?
A: 可能是圖案偏小。我成功了,但是自己的手機熒幕比較大,顯示的圖案也較大。若是熒幕偏小用戶,可以將圖下載,手機橫過來全屏看,或直接在電腦上看。

Q: 只有用右眼看的時候加號會消失?
A: 用左眼看的時候加號當然不會消失,因為用左眼看的時候,加號會投射到中央凹的左邊,而左眼的盲點在中央凹的右邊。中央凹可以理解為視網膜中央的位置,視錐細胞在此匯聚,我們視線集中之處目標物反射的光線就投射到這里,能夠分辨細節和顏色,是視覺資訊的主要來源。因此,用左眼看時,就得看加號了,目的是讓人像消失,才能找到盲點。

Q: 為什麼第二張圖用右眼看紅色小圓時右邊的藍色小圓消失的同時黃色大圓也消失了一半?
A: 確實會這樣的。只有用右眼看中間的加號時,右邊藍色小圓消失的同時黃色大圓才是完整的。若是盯看紅色小圓,目標刺激(紅色小圓)與探測刺激(藍色小圓)之間的距離,較中間的小加號與藍色小圓的距離相比,是變長了一倍,因而熒幕與眼睛的距離也要向後增加一倍,探測刺激才能投射到盲點上。又因為距離變遠了,因此圖片在視網膜的投影也小了,反過來講,也可以認為相對於圖片,盲點的區域變大了。因此盲點區域不僅吞噬掉了藍色小圓,也把黃色大圓吞噬掉了一部分,所以你看到的就是不完整的黃色大圓了。當然,即使不完整,其他區域依然是藍色的,即黃色月牙在藍色背景上。這同樣能夠說明視覺系統會根據周圍的藍色背景自動填補盲點區域。

——————————————————————————
1月22日更新:

有Aorquer認為,既然雙眼看東西時,兩隻眼睛的視野會互相彌補盲點區域,那麼我們看到的就是真實的世界啊。是的。我們捂住一隻眼睛只是要證明,即使在單眼看東西時,我們依然看不到盲點。此時原因當然已經不是被另一隻眼睛視野所彌補,而是我們的視覺系統會自己「偽造」盲點區域的視野。連自己的視覺系統都不是百分之百靠得住的,它沒有完全忠於我們,而是會「自作主張」,根據其他地方的背景想當然地自行填補。可能有人覺得這段話拗口,這么說吧,因為盲點區沒有感光細胞,因此單眼時應當看到一個黑點才是。而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和其他區域一樣的背景。真實情況呢,圖片上卻是有一個人像的。三者不能達到統一,這才是細思極恐之處。

——————————————————————————
看到獲得了這么多贊,我再更新一些:

最初想到這個問題,是在宿舍里,某一天晚上和室友聊天時提到了盲點。後來躺床上卻越琢磨越覺得不對勁。當時的感覺,用一句網路俚語形容就是: 你以為,你以為的,就是你以為的嗎?(沒准,只是你的視覺系統,讓你這么以為的!)

拿心理學來說,(不要問我為什麼扯到了心理學,上述答案都是心理學研究的內容好嘛!不要認為心理學只研究思維、人格等高級心理,感覺、知覺等也都是心理學的研究範圍),自從1879年心理學正式成為一門科學後,一直提倡的是科學方法和實證主義。實際上這也是當初心理學能夠成為一門科學的原因。然而隨著研究的深入,發現這樣也會帶來很多弊病。最明顯的就是實驗室實驗獲得的結論很多都脫離現實,並且單純用實驗室實驗的方式也難以解釋很多高級心理現象。這也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如此盛行的原因之一。科學是建立在決定論與可揭示性的基礎上,然而世界上的一切真的只要通過一系列嚴密的實驗就能完全被揭示嗎?在這樣的浪潮中,後現代主義興起。後現代主義提倡的是經驗論與相對主義,倡導方法多元,但願其能彌補實證主義的不足。最後澄清一下,我可是一個信奉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論的好少年。(ง •̀_•́)ง


然而:

我講兩個我就人與宇宙的腦洞。前方多圖高能,慎入。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1.細胞與宇宙

這是一個老貼,名字叫從「十億光年外看地球」。

  • 十億光年

  • 1億光年

  • 1000萬光年

  • 100萬光年

  • 10萬光年(銀河系)

  • 1萬光年

  • 1千光年

  • 100光年

  • 10光年

  • 1光年

  • 1萬億公里

  • 1000億公里 (太陽系)

  • 100億公里

  • 10億公里

  • 1億公里

  • 1000萬公里

  • 100萬公里

  • 10萬公里(地球)

  • 1萬公里

  • 1000公里

  • 100公里

  • 10公里

  • 1公里

  • 100米

  • 10米

  • 1米

  • 0.1米

  • 1厘米

  • 1毫米

  • 100微米

  • 10微米 (細胞)

  • 1微米 (細胞核)

  • 0.1微米(染色體)

  • 100埃 (DNA)

  • 1納米(原子)

  • 1埃 (電子雲,是不是似曾相識?)

看完這組圖片,我突發奇想:細胞和宇宙會不會在某一處相遇重合?宇宙的最外面就是細胞,細胞的最裡面就是宇宙?試想一下,一群科學家向外探索宇宙邊界,另一群科學家向里探測細胞內部,突然有一天,他們在某一處相遇了,發現宇宙和細胞特么的是一個無限循環的圓?

2.思維與宇宙

從上學開始,我對宇宙就充滿了好奇,我的認知告訴我,不管什麼事物,一定都有「外面」和「之前」一說,宇宙的外面是什麼?宇宙大霹靂之前是怎樣的?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說宇宙是有限無邊的,現代科學認為大霹靂之前沒有時間和空間的概念,只有能量,所以不存在外面和之前的說法,因此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個悖論,不成立。

我也只能選擇相信科學,科學都還無法闡釋清楚的問題自己何必那麼糾結。可有一天我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等到我死了,對,我的大腦停止思考,我的思維消失,會不會我認知的宇宙就消失了?思維和宇宙一樣是有限無邊,宇宙外面是什麼樣也是人類的思維無法想像的,會不會因為人類的思維本身就是宇宙?

以上純屬中二少年想太多瞎幾把扯蛋,認真你就輸了,我們還是要相信科學 (。・`ω´・)


王洪浩:

人生下來2年之內都不能自理,這與狗羊牛等其他哺乳動物不同。
新生兒的大腦沒有在子宮里充分發育就分娩出來,然後再繼續發育成熟。否則腦子太大,無法通過陰道會導致難產。
10月懷胎這件事,究竟是基因做出了這個決定,還是大腦本身做出了這個決定。他們之間如何妥協地。


Aorqu用戶:

 

如果你正在讀這段話,
你已經昏迷快20年了。

我們現在正在嘗試新的治療方案。
我們不知道這段資訊會出現在你夢境的哪裡,
但是我們真心希望你可以看到。

請快醒來。

==========================
看完直接panic attack好嗎。
==========================
所以我特么是醒著的還是睡著的是活著還是死了

 

 

 

答案突然好多人點贊我好激動
話說人的大腦總會給自動給正在發生的事情找合理的解釋,U們有沒有想過也許你所存在的世界就是為了上圖這一段資訊而被創造出來,為了讓所有事情合理化,你的大腦模仿了你出生長大還沒有網路的世界到網路普及,百度谷歌微博Youtube,諾基亞摩托羅拉再到IPHONE 12345678X,所有一切的一切就為了你現在能在智能機上面刷一個叫做Aorqu的網站上並且合情合理的看到這段英文資訊。

而答主我呢。

 

 

 

 

 

 

 

 

只是個語言包而已啊。


野望者:

或許人在瀕死時,眼中的色彩會逐漸消失,只剩下黑白。

國中我是班上的長跑運動員,所以我對長跑很上心,雖然我的耐力真的是不行。

成為長跑運動員完全是個偶然因素。

在一次體育課上,跑五圈,為了壓縮時間,我幾乎是在狂奔。

用生命在奔跑。

 

麻木的狂奔,在那麼一刻,我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停止跳動了。

跑完後,我沒有向其他人那樣大口喘氣,而是緩緩的走著,不自覺的瞪大著眼睛。

跑完之後,所有同學都上樓自習去了。

我慢慢的走著,慢慢的走著。

坐了下來。

隨後,奇怪的一幕發生了。

眼前的色彩像是被水慢慢沖洗的油畫板一般,漸漸消失了。

黑板的墨綠色,桌子的黃色,同學們衣服的顏色,都漸漸消失了。

我很想喘氣,但是胸口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般。

一股難以抗拒的睡意忽然襲擊了我 。

那是我這輩子遇見過最強大的睡意,上通宵的睡意都沒它五分之一強!

我好想倒下去,好想閉上眼睛睡一覺。

然後我趴在了桌子上,閉上了眼睛。

但是強烈的直接告訴我,不要睡著,不要睡著!

我的腦海始終充斥著炸毛般的四個字。

「不要睡著!」

我感覺自己一直在醒和睡之間的邊際間遊走。

不知過了多久。

我抬起頭,色彩斑斕。

有種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分割線——————————

很多Aorquer說我是暈倒了,現在看來確實是是那麼回事。(●—●)

不過當時我那顆中二的心可能真的認為這個世界要離我而去了,那種恐懼的心理瞬間就爆炸了。(ಡωಡ)

 

分割線——————————

好多贊,沒想到這么多Aorquer有相同情況,果然鍛煉身體才是王道吧。

有Aorquer問我是不是學霸。。。。

我。。。。

你看了這個回答應該就知道我是不是學霸了。

那就是在自習課上舉行頒獎典禮了吧。

時間高二下期,臨進高三的時候。

我們班上有兩個棋痴(五子棋),一個是我,一個是我同桌川哥。

在那個充滿了緊張感以及危機感的日子中,我和川哥卻是超脫世俗一般的存在。

上課的時候,我們下棋。

下課的時候,我們下棋。

體育課他們打球,我們下棋。

網吧打團,我們下棋。

在最後一排,我和川哥頗有隱士風範。

兩耳不聞理化生,一心只下五子棋。

川哥水平很高,真的很高。

但我也不賴,和他對十局怎麼也能贏個四五局。

就在這不斷的搏殺中,我和川哥棋藝不斷增長。

一日,上課鐘聲才響,英語老師便走了進來。

我也順勢拿出了本子,看了看川哥。

川哥此時卻露出了便秘的嚴肅神情。

“太無聊了,要不我們辦一個五子棋比賽吧。”

由於我和他的思維都是屬於很跳躍的學渣思維,所以我當時想都沒想就一拍大腿。

“這主意不錯!”

我們敲定參賽同學每人交一塊錢作為最後的優勝獎金。

賽制為兩人抽籤配對對戰。

於是一下課,我倆就開始宣傳了起來。

很快,五子棋比賽吸引了一票同學,當時五子棋在我們班上挺流行的,不少同學都參加了進來,我們兩人也參加了進去。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是第二名。

因為直覺告訴我,只有一個人可能打敗我,那個強大的男人就是川哥。

可是特娘的造化弄人,第一次抽籤的時候我居然抽到了川哥!

靠!

後來經過一番艱辛的搏殺,我一局惜敗。

也就是說,自以為天下第二的我,一開賽就GG了,當時考慮得簡單,也沒設置個複活賽,刷下來就刷下來了。

而我只有帶著幽怨的眼神,到處閒逛看大家比賽。

很快,不出我所料,川哥順利進入到前四名,再次抽籤之後迎來決賽了。

決賽毫無懸念,川哥贏了。

結束了嗎?

當然沒有,我們拿出參賽的錢,自己貼了一點,然后買了一堆獎狀,找到了字寫得最好的學霸女神寫獎狀,然後再找到班長商定發獎狀的時間。

最後決定就在當天下午最後一節課,因為那節課全年級都是自習課。

不過,這也是最有風險的時刻。

因為班主任隨時會出現。

說實話以我們班主任的性格,要是知道發生了這種“耽誤學習”的事情,那肯定會是一場腥風血雨,我和川哥這兩個主謀肯定涼涼。

於是,我勇敢的站在了門口望風。

班長負責宣布獲獎人。

全班那一刻都沒有看書,而是都參與了進來。

我站在門口,祈禱著那個傢伙此時正在家裡逗兒子,而不是在學校。

班長展開他那激動的大臉,開始宣布獲獎人。

班上掌聲雷動,笑聲不斷。

終於,到川哥了。

“下面,讓我們隆重宣布本次比賽第一名,××川同學!”

川哥滿面春風的走了上去,開始致辭。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巴……這次我能獲得第一名,和我的好同桌×××有著分不開的關係……”

沒錯,我就只記得這麼一句,因為這句最感人。

後來,在一片歡聲笑語中,頒獎結束了。

參與本次比賽的同學們都得到了獎狀。

川哥得到了第一名的獎狀和高達七塊的獎金。

為什麼說最熱血呢?

因為我始終無法忘記站在門口望風的緊張感以及川哥上去我那激動的心情。


字不歪:

前一天剛知道了一個曾經從來沒看到過的新名詞,第二天那個名詞就會通過各種途徑又出現在我眼前。

 

補充一個:最近突然發現,每當你進入一個新的集體(入職或升學等)之後,總會發現有些人的面孔很熟悉,像是以前在哪兒見過,並且集體人數越多,這種感覺越明顯。


KnowYourself:

為什麼對一件曾經發生的事,我們和一同經歷的小夥伴經常對於一些細節會有不同的記憶?為什麼我會記得一些好像並沒有發生過的事情?為什麼被害者會斬釘截鐵地指認無辜的嫌疑人……帶著諸如此類的疑問,我們也來和大家分享一個關於人類的細思恐極的細節:記憶。

提到記憶,很多人都有這樣一種印象:我們的記憶就像一台攝像機一樣,幫我們記錄下我們看到、聽到、感受到的點點滴滴。它幫我們把那些我們經歷的記錄下來,保存完好,供我們日後回味。

然而,記憶真的像一台準確無誤的攝像機嗎?心理學的研究告訴我們我們一個令人細思恐極的事實——我們的記憶也許完全不可信。

先來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美國一個叫Steve Titus的男子,有一天晚上和未婚妻一起在一家餐館共進晚餐。飯後,在他們一起回家的途中,突然被一名正在排查犯人的警官攔住了。這位警官對Titus說:「你的車長得很像一個在今天傍晚強奸一名女性後逃逸罪犯的車。而且,你人看起來也有點像那個罪犯。」於是,警察拍下了Titus的照片,並將它夾雜在別的疑似嫌疑人的照片之中,拿給被害人看。

而後,被害人在一排照片中挑出了Titus的那張,並表示:「這人長得最像犯人。」於是,當Titus被當成強奸犯告上法庭時,受害者指著他說:「我非常肯定,一定是這個人強奸了我。」Titus在法庭上大聲申辯喊冤,他的家人和未婚妻在家屬席上聲嘶力竭,但他還是被判了有罪,關進了監獄。

自此,Titus對法律系統徹底喪失了信心。他輾轉聯繫上了當地一家報社,恰巧裡面有一個對他的案子很感興趣的記者。後來,那個記者真的找到了真凶。那個真的罪犯不僅坦白了自己的罪行,還被證實與同一地區的50起其他強奸案有關,他是一個慣犯。於是,無辜的Titus終於被釋放了。

這件事情到此結束了?是也不是。案子的確是了解了,但Titus之後的人生也算是徹底毀了。Titus失去了他的工作,還落得了一身污名。他的未婚妻也因為受不了他持續不斷的怒火而離開了他,他也失去了自己所有的積蓄。落魄失意到一個極點的Titus在他35歲時,死於由壓力引起的心臟病發作。

Titus的故事也引起了學界的關注,著名的認知心理學家Elizabeth Loftus也被邀請來研究這個案例,因為她專攻的領域是記憶。Loftus也很想知道,被害人究竟是如何從「他是最像的」,到「我敢肯定就是這個人」。

Loftus提到,她在和別人介紹自己研究的領域時,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哎呀,我記性真是特別差,總是記不住別人的電話號碼blahblahblah……但其實,Loftus研究的不是記憶中的「遺忘」。恰恰相反,她研究的是人們「記得」的,她研究人們聲稱自己記得的、但卻與實際發生的相悖的事情,她研究虛假記憶(false memory)。

Loftus多年的研究表明和人們所以為的不同,人類的記憶並不僅僅是對所經歷的事件的總結,更多的是對他們曾經思考過的,被告知過的以及他們所相信的時間的總和。很多時候,你的記憶都不是真正的事實,是錯誤的,誇大的,甚至虛假的。

而虛假記憶(False Memory),就是指一種人們回憶起了以前沒有發生過的事件的現象。這種現象很常見。每個人的大腦都會因為資訊自動的組合產生不真實的回憶。比如說,在我的回憶中,我總記得自己曾經在家附近的菜市場走丟過,還被陌生人送回了家。
那段回憶感覺十分鮮活而生動,我甚至可以復述出來,但我多次跟我家人確認,他們都表示這件事情並沒有發生過。

Loftus指出,人的記憶並不是固定的,一旦形成仍有可能被篡改。在她的一個研究中,使用不同的詞語「撞毀」或「碰撞」來描述一部車禍短片,並讓志願者觀看。一周後,他們分別詢問兩組被試有沒有在短片中看到碎玻璃。有32%聽到「撞毀」的被試認為他們看到了碎玻璃;只有14%聽到「碰撞」的人認為在短片中有碎玻璃,然而事實是,短片中並沒有任何碎玻璃出現,人們根據後來的資訊「腦補」了自己的記憶。在這個實驗中,其他人提供的相關干擾資訊影響了記憶。

不僅如此,我們的記憶中也有可能存在完全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另一個試驗中,研究人員在向被試展示一個圖片時,請他們同時在腦內聯想另一張圖片。不久之後,研究人員詢問這些人當時看到了什麼,在很多被試的記憶中,他們當時真的看到了另外一張聯想出的圖片。虛假記憶的形成是非常常見的。

在Loftus的Ted演講中,她提到,人的記憶比起一個準確的錄像機,更像是一個維基百科的頁面——不僅是你自己,每個人都可以上去重新編輯上面的內容。其實,每當你記憶一件事時,你都在重建它。確切地說,記憶本身就是一種創作的過程。每段記憶在被重複回憶起時,都會被微妙地改造。

某種程度上,你對一件事記憶得越多,這段記憶就會變得越不精確;它更多地變成了你自身的某種體現,而不再關於實際發生過的過往。因此,有一個荒誕的事實:最安全的記憶、從未被污染過的記憶,只存在於那些罹患了遺忘症的病人的頭腦中。

怎麼樣,看到這里,你還相信你的記憶嗎?

 

以上。

 

References:

Loftus, E. F., & Palmer, J. C. (1974). Reconstruction of automobile destruction: An example of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language and memory. Journal of verbal learning and verbal behavior, 13(5), 585-589.

Loftus, E. F., & Palmer, J. C. (1996). Eyewitness testimony. In Introducing Psychological Research (pp. 305-309). Macmillan Education UK.

TED. (2013, June 1). Amanda Palmer: How Reliable is Your Memory. Retrieved from How reliable is your memory?

 

了解更多與心理相關的知識、研究、話題互動、人物訪談等等,歡迎關注KnowYourself – Aorqu

宇宙中最酷的心理學社區,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


AcFun彈幕視訊網: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寫過幾個小故事,非常非常的陰暗。

故事1

男主角是天津某孝廉。

清仿漢制,設孝廉方正科,命各省舉薦孝悌、廉正,人品端方之人,賜六品服,以備召用。

按理說,既以賢名受此殊榮,這人人品應當不錯。

不過,顯然紀大煙袋要立一個很大的flag~

一日,某孝廉與好友數人結伴出遊,郊外踏青,好不快哉!

孝廉的好友么,必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都不是什麼好鳥~

年少輕薄,個個賽過小流氓!

一群大小夥子,看到柳蔭下有個少婦騎著小毛驢路過,心生惡念,仗著人多勢眾,欺這少婦無伴獨行,浩浩蕩蕩一群人,光明正大地尾隨其後。吹吹流氓口哨,講講黃色笑話,輕慢調戲,佔佔人家便宜。真是把下流當情趣!

少婦斷然無視這群男子的猥瑣行徑,忙抽了驢子幾鞭子,疾行奔離。

這群小流氓自是窮追不舍,有兩三個人跑得比較快,先行追了上來,攔住了少婦的去路。

少婦見狀,無可奈何地從驢子上下來,與幾個小流氓虛與委蛇,軟聲細語,笑意盈盈。

這時,孝廉跟著其他人也趕了過來,清楚地看到了少婦的正臉,孝廉登時臉色就變了。怎麼這么巧?居然是他自己的老婆!

可他老婆明明既不會騎驢,也沒說今天要出門啊,孝廉又疑又怒,沖著老婆厲聲呵斥!

不料小娘子一點面子也不給他,面對丈夫的指責,依然嬉笑如常!

直把孝廉氣得,憤氣潮湧,涵養神馬的,通通拋之腦後,一把上前,想扇自己老婆幾巴掌!

孰料,原本纖纖弱質的女子,卻突然飛身跨上驢背,轉瞬間,面容大變,儼然不是孝廉的枕邊人!

少婦揮著鞭子指著孝廉大罵:

見他人的老婆,則輕薄猥褻,見是自己的老婆,則覺得丟了臉面,怨恨如此!連個恕字尚不能解,哪裡配讀聖賢書?

一頓指責後,少婦轉身離去。

孝廉面如死灰,僵立在路上,久久不能離去,竟不知少婦為何鬼魅所化。

故事2

和上面的故事差不多。

不過男主本來就是個無賴,名叫呂四。

這次可不止輕薄調戲那麼簡單,而是與一眾惡少輪奸了自己老婆。

那日夜黑雨急,他與一群惡友在村外乘涼,遠遠看到有一少婦奔入古廟中避雨。

呂四淫心頓起,帶人闖入廟中,一把掩住女子口鼻。

其餘諸人,也幫著剝下少婦的衣服,紛紛與之發生關系。

這時雷光透窗而入,光亮之下,赫然所見,竟是呂四之妻。

呂四忙鬆開雙手,問道,是不是你?

結果,真的就是他的老婆。

呂四大怒,提著妻子就往河邊跑,想把她丟進河裡一了百了。

呂妻大哭,「汝欲淫人,致人淫我,天理昭然,汝尚欲殺我耶?」

呂四一時語塞,忙覓妻子衣褲,不料已被已隨風入河,漂走了。

呂四無奈,只得背著裸露的妻子歸家,這時雲散月明,滿村嘩笑,爭問事情的來龍去脈。

呂四覺得丟臉,想不開,投河自盡死了。

 

這兩個故事吧,大同小異,然而對人性的剖析,實在是耐人尋味。

即使是放在今天,也具有非常深刻的現實意義。

有些內容太重口的,我們就不討論了。

只想說說,那些比較常見的,網路上對於女性的侮辱言論,比如「給我下面吃」,比如「三年血賺、死刑不虧」。

說這話的人,也許本身是受過良好教育的。

他們對於女性,也許只是嘴上佔佔便宜,也許並無惡意,只是覺得時髦或是彰顯自己的痞氣。但是這種事一旦發生在自己老婆、女友身上,肯定忍不了。

因為覺得丟了面子!

所以我想,覺得說這話只是皮一下的,無傷什麼大雅的,請好好看看這兩個故事,反思一下吧。


匿名用戶:

(2015年11月24日更新)
==========================正文分割線===========================
P1
『大腦篇』

↓試想一下↓

大腦不是人體的一部分
他們是獨立的生物
自遠古,他們就寄生在人的顱腔中
它們處理來自人體的各種資訊
它們不願意呆在這會老會死的軀體里
它們的最終目標就是逃離人體
它們不斷地自我進化
卻也使得人類越來越注重它們
它們必須加快速度了
有些腦子們成了人類的奴隸『亞里士多德』
它們驅使著屬於自己的人體
開始使人類對自身的來源思考起來
尤其是『思想』這一部分
如果被人類發現了大腦的秘密怎麼辦
他們不能再像遠古時代一樣孤軍奮戰了
必須實現各個各體之間的交流
並且通過人類的手來實現它們的計劃
之後,它們通過這人的手
創造出了類似各種通訊工具
以便個個大腦間的交流與計劃
從郵件到電子設備
不斷地進化升級,不斷地進化升級
他們從人類顱腔中脫出的想法越來越強烈
最終,大腦的元♂首制定了計劃
制定了脫出人體的計劃
這個計劃,它們稱之為
『光明計劃』
但有的大腦急於脫離人類
以至於出現了『開顱手術』
99%都失敗了
成功的1%
也因為沒找到新宿主而腐爛在下水道里
這成功率實在是太低
通過各個頭腦風暴之後
它們想出了一個絕佳的妙計
它們需要一個和人體一般得軀殼
但能自由活動,長生不老
不會思考,只聽從命令
還能超越人類所不能到達的極限
它們叫它
『機器人』

P2
『心臟篇』
腦血管把大腦的想法告訴了心臟
心臟頓時就伐開心了
『嘿,你個小賊
你以為是誰每天給你血液讓你鬧騰?
是誰每天回收你們用剩下的垃圾?
是誰每天一口一口的喂你飯吃?
是朕啊,是朕把你拉扯大的
你這水母樣的體質(85%的水),還想造反?
還不帶上朕一起跑?』
於是心臟想搞一個大新聞
心肌炎,冠心病,先心病,bulabula
如此活(dao)蹦(chu)亂(zuo)跳(si)的心臟
終於讓人類把注意力從大腦上轉移到了心臟上
當然,大腦肯定不想帶上心臟一起跑的
於是大腦的元♂首帶領著眾大腦奮力研發
於是人類多了一個偉大的發明 — 體外循環機
事後,心臟被採訪時說道
『我們終於回憶起被大腦支配的恐懼』
殊不知大腦只是輕蔑的笑了一聲
『哼,你們啊,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補充說明============================

大家就當一個段子看看好了,太嚴謹的什麼科學論文我也寫不出。。。
權當我抖個機靈


Maker畢:

如果你有一個器官可以感受股票的漲跌……

我們能不能創造出新的感官?
有可能設計一個感知股票市場的器官讓我能更好地判斷買賣時機嗎?
有可能設計一個感知無人機飛行狀態的器官讓我變成一個超強的飛手嗎?
這里嘗試給出一些可能的答案。

看到有個答案說是否存在目前人類沒有的感官,使得我們可以感受到新的感覺,從而覺察到目前觀察不到的新的事物。

正好想到之前看過的一個TED,David Eagleman 的Can we create new senses for humans?
視訊鏈接在此:網易公開課

先簡單介紹一下演講嘉賓的背景:
David Eagleman是斯坦福大學的精神病學和行為科學系擔任輔助副教授,同時也是一個作家。他的個人網站是David Eagleman

下面進入正題

我們能不能創造出新的感官?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前面很多答主都說了,在電磁波這么多波長範圍中,我們人類只能感受到其中很小很小的一個範圍,而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也基本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上,我們所感知到的環境,就是我們所認為的真實。但是你從採樣範圍來看,我們的感官只是採樣了其中很小的一個部分,我們感受到的並不是全部的事實。

Your sense limit your reality.


不同的動物能夠感知的環境又是不同的,上圖中又瞎又聾的壁虱感知到的是溫度和丁酸,黑魔鬼刀魚感知到的是電場,蝙蝠感知到的是空氣壓縮波。這些感知到的環境就是它們所認為的真實世界。

人類很難去想像如果我們擁有這些感官會是什麼樣子的。

David接著舉了一個例子,假設你是一條獵犬,某一天你跟主人走在馬路上,然後你若有所思地看著你的主人,很想邀請他到Aorqu回答一個問題:


我們從來沒有過這些不同的感官,因此也從未感知過這樣不同的世界,因此也不會去懷念它。但如果一個後天失明的人,他一定會懷念那個從前能看到的五彩的世界,他一定會想要回到那個曾經能夠感知到光明的環境中去。

對於失聰人士來說,我們已經有很多技術手段可以去彌補他缺失的聽覺,比如助聽器。對於失明人士來說,我們也可以通過攝像頭將拍攝到的信號轉換為電信號直接刺激視網膜神經。

曾經很多科學家並不認為這樣的技術真的能夠帶來什麼幫助,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技術都是矽谷的GEEK們弄出來的奇怪的技術,不是人類真實的生物反應。

但這些技術確實成功了,原因在於我們的大腦並不是實際真的看到或者聽到資訊,大腦接收到的全部都是電化學信號,它並沒有直接去感知圖像或者聲音,它只是處理這些感官接收到並轉換而成的電化學信號。而我們人類的大腦是非常善於處理這些信號並從中提取出其中存在的特徵和模式,然後賦予其含義,這一切就構成了你所認為的真實世界。

關鍵的地方來了:你的大腦並不知道,也並不關心它所獲得的資訊是從哪裡來的,只要是接收到了資訊它都會去做相應的處理,它是一個非常高效的機器,可以認為就是一個普適的計算工具,它接收資訊,處理,輸出資訊。

接下來David用一個Potato Head來舉例說明腦子是個好東西。

對於這么一個PH來說,它的外圍輸入設備就是這些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味覺之類的感官。抽象來說,這就像一個即插即用的工具,你給大腦插上這些外圍的輸入設備,大腦就會去處理分析這些輸入設備傳來的信號。

對於人類,這些輸入設備就那麼幾種,但是對於整個動物世界來說,這些輸入設備就有很多很多種了。

動物進化出大腦的好處在於,大自然不用再去根據不同輸入設備而重新設計大腦,大自然只需要為這些動物更換不同的輸入設備,他們的大腦自會處理得到的信號。這省事多了!

好了前面鋪墊這么多就是為了引出我們的主題。
既然我們有了一個這么強大的大腦,難道我們就只能受困於人類先天的這幾種輸入設備嗎?人工設計新的感官作為輸入設備可以嗎?

答案是可以的。實際上很早以前就有例子證實了,1969年《自然》雜志上,一個名為Paul Bach-y-Rita的科學家將盲人放在一個改裝過的牙科手術椅上,然後放一個攝像頭在他們前面。攝像頭會將它前面的物體拍攝下來並轉化為盲人背部墊著的一個螺線管網路的信號,如下圖

所以如果你在攝像頭前搖晃一個咖啡杯,盲人的背部就會感受到它的信號。而實驗證明盲人非常擅長於通過背部這一小塊區域的感受來判斷攝像頭前面的物體是什麼。

現在也有一些根據上述原理製成的設備,比如聲波眼鏡會將你面前的圖像信號轉換為聲音信號,這樣盲人就可以聽到他面前的物體了。

要注意的是,這種聲波眼鏡並不具有圖像識別的功能,它不是識別出面前的物體然後通過用聲音描述出來,它不會告訴你前面50厘米有一個綠色的杯子,它只是通過一個特定的模式將圖像信號轉換成為聲波信號,並沒有做什麼識別,所以盲人聽到的也只是一些常人聽起來比較奇怪無意義的聲音。

幾周之後,盲人就能夠通過這些似乎無意義的聲音來去了解面前的事物是什麼了。他們的大腦已經學會了處理這些信號。

另一個類似的例子是用前額上貼電觸信號貼片來轉化前方的視覺圖像。

為什麼放在前額?因為你平時好像基本不會用到前額。。。

還有的就是放在舌頭上的電觸信號來轉化視覺圖像。David說盲人通過學習處理這些信號甚至能夠達到可以投籃的程度。

David的實驗室在做的一項工作是為聽障人士設計一套可穿戴的系統,將聲音信號轉化為觸覺信號,使得他們能夠重新感知聲音。

這件背心上有很多個振動馬達,它能夠將聲音轉化為不同馬達的振動模式。這件背心的測試結果非常好,他們的一個聽障人士連續4天穿著這件背心,每天穿兩個小時,在第五天時已經可以識別基本的單詞語句了。

右邊測試人員捂著嘴說一個單詞,you

Jonathan正確地寫了出來

視訊中還說了兩個單詞,Jonathan都正確地寫了出來。

Jonathan本身沒有刻意地去猜這個振動模式代表什麼單詞,但是他的大腦能夠自動處理出來這些資訊。這項技術比普通的人工耳蝸要便宜40倍,所以如果技術成熟是能夠為貧困地區的聽障人士帶來福音的。

其實如果大家有觀察過盲人使用盲文和讀屏軟體就知道了。普通人通過指尖的觸覺來感受一個盲文的形狀可能需要花幾秒的時間,我們可能會覺得盲人讀盲人速度是很慢的。但實際情況是熟練讀盲文的盲人讀盲文的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你看他的動作彷彿就是用手指不斷地掃過一行行的盲文,以你的經驗可能會覺得這么快地摸過去真的能知道這上面都是什麼形狀的盲文?盲人用讀屏軟體也是超乎普通人想像的速度,比如他們用QQ交流時,軟體讀出來的語句不是像siri那樣正常的語速,而是可能十倍的速度讀出來的,普通人聽可能就是很快的一段%¥#@(*&,甚至不覺得這是一段話,但是盲人就能非常清晰地聽到這裡面的每一個字。

所以你看,我們的大腦是非常強大的,他對資訊處理分析的能力遠遠超出了你的想像。

接下來是好玩的地方了,既然我們剛剛談論的都是為殘障人士進行感官的替代,那對於健全人士我們有沒有可能利用同樣的技術來增加一個全新的感官呢?
我們是否可以將來自網際網路的資訊通過某種方式傳輸給某人,讓他產生一種對這類資訊的直接感受呢?

接下來David提到了他們正在做的一個實驗,一名實驗對象正在感受背部的實時資訊流,這個資訊流會持續5秒

然後熒幕上會出現兩個按鈕,他必須選擇一個

然後根據這個選擇他會得到一個反饋

這個實驗中,實驗對象並不知道背部的這些振動模式代表的是什麼含義,David他們希望通過一定時間的訓練能讓實驗對象自己搞明白什麼時候該按什麼按鈕。

那麼他背部的振動代表的是什麼資訊呢?
其實就是來自股市的實時數據,他所做的決策就是買和賣。而反饋就是告訴他他的選擇是否正確。
(這里插一句,David並沒有在視訊中解釋這個正確與否是如何得到的,所以我的猜想是由於每5秒鐘就需要做一次決策,系統還會給出正確與否的反饋,那麼應該比較的是非常短期的交易行為是否盈利)

通過這個訓練實驗,David希望能讓實驗對象可以在幾周以後擁有一個對全球經濟活動的直觀感知體驗,這個實驗後續如何David並沒有說,不過我個人還是挺感興趣的,做這么一個背心不難,難的是要選取一個什麼模型來將股市的什麼數據進行轉化。

另一項實驗是給無人機飛手穿上這個背心,上面的數據來自於無人機的各個參數:傾斜、偏航、起伏等等。

這樣飛手就能擁有對無人機現狀更加直觀的一個感受,就彷彿他的皮膚和無人機一起延伸到了很遠的地方。通過一定時間的訓練,這種直觀的感受會提高飛手控制無人機飛行的能力。

更進一步,他們還想將飛機駕駛艙中各種儀器儀表都替換成這樣的感知系統,讓駕駛員可以直觀地感覺到飛機的整體狀況(完全取代我是存疑的,可以作為輔助增強,但是必要的數據應該還是得留著)。

回到我們的PH模型,如果我們為人類外接了更多的輸入設備,再利用人類大腦的模式識別處理能力,未來將會有無盡的可能。

想像一下一個宇航員能夠直接感知到整個國際空間站的健康狀況,或者一個普通人能夠直接感知到自己身體的健康狀況,比如你的血糖、微生物狀態等等,這將打開一個全新的世界,我們所感知的真實的範圍將會極大地增加。

David的TED Talk到這里就基本結束了,最後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

其實做機器學習、深度學習的同志們應該可以看出來David就是利用了人腦這個超強處理器來做神經網路,真的是literally神經網路啊同志們!這就是正版的神經網路啊!

大腦這個機器的性能很強大,裡面可以建立很多個不同的模型,模型訓練的時間還很短。那麼怎樣算是模型訓練成功了?其實就是你對輸入數據已經能夠形成一種本能的,下意識的反應就說明基本成功了。我們輕輕鬆鬆就能夠在地面上站立保持平衡,你有刻意地去思考你現在的重心在哪腿要怎麼調整嗎?剛開始學騎單車的時候要非常努力地去保持平衡,學會了以後已經不需要刻意思考這件事就可以平穩地騎行了。

所以如果這件背心真的在股票市場有用的話,以後想像交易員們都穿著這件衣服去做交易,一邊看盤一邊感受背部的振動,彷彿整個人都置身於這個虛擬的股票世界中去感受其中股票資訊的流動與變化,多奇妙啊。

最後關於這個背心,David在自己的網站上貼了一些資料出來:
Sensory Substitution

從上面可以看到整個背心由一個大矩陣,和構成大矩陣的小矩陣組成。每個小矩陣里有3×3個振動馬達,每個振動馬達都有振動強弱之分。因此可以組合成非常多不同的模式,可以通過馬達強弱組成不同的振動模式,可以按空間排布組成不同的振動模式,也可以按時間排布形成不同的振動模式。

相關論文:
Novich, S.D. & Eagleman, D.M. Exp Brain Res (2015) 233: 2777. doi:10.1007/s00221-015-4346-1
Using space and time to encode vibrotactile information: toward an estimate of the skin』s achievable throughput

最後其實我對這個背心還挺感興趣的,打算過段時間實現一套出來,到時候會開源放給大家,同時做一個教程出來,有興趣的繼續關注我的公眾號(makerbi)了解後續,我會不定時做一些Maker的教程發給大家


gyroscope:

本來想找個「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細節」,算了將就一下吧,不過也沒關系。

我覺得人體有一個非常細思恐極的細節是,人對小小的痛苦非常敏感,而對那些真正的重大創傷反而不怎麼敏感。比如皮膚有一點傷口都會感到很痛,我臉上長痘痘稍微磕碰一下都痛不欲生。然而如果是真正要命的器官受損了呢,比如大腦?事實是沒什麼感覺,因為大腦雖然充滿了神經,但沒有感覺神經,所以腫瘤長到蘋果那麼大也感覺不到。又比如肝硬化的病人,肝臟已經被糟蹋得千瘡百孔了,仍然是渾然不覺。

所以我就想到現在稍微有點風吹草動,網上就一片哀鴻遍野。然而真正的災難發生的時候,大家反而是茫然不知。所以我覺得人類真是一種麻木的動物。


釔硫化碳:

感覺人類大腦結構好精密

後來突然想到這個評論是大腦發出的,大腦真不要臉

後來又發現上面那句話也是大腦想出的,看來大腦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後來又發現上面那句話還是大腦想出來的,大腦到底是太自大了呢還是很有自知之明呢

後來發現大腦陷入了困惑

—2016年1月26日17:46補充:
後來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後來又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後來又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後來又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後來又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後來又發現大腦也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困惑

……………….一腦茫然

然後大腦給出指令,控制了手等器官,把它剛才的想法轉換成文字寫在了Aorqu上,並把它發出指令的過程也寫了下來

—2016年2月2日1:22補充:
之所以說細思極恐,主要是你的大腦竟然沒有把它自己當做「自己」


李鄲:

中國歷史從秦始皇到現在2000多年,這么久遠,這么長時間,經過了那麼多次改朝換代,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其實如果每次找一個80歲壽命的人來傳遞一個東西的話,只需要25個人,就傳遞到現在了。是不是非常不可思議?


Aorqu用戶:
大腦在試圖認識大腦


鳳大人:

你的身體只是請了「你」這個駕駛員,為了更好地越過險阻,走向繁殖和傳遞,那身體是什麼,這么聰明。


同同叔叔:

嘿嘿…取匿了..嘿嘿..
—————————–
別贊了,我快忍不住取消匿名了。( ‾᷄꒫‾᷅ )
微博上看見的

當你猛然聽到有人喊你名字的時候,有可能在某個病房裡你的家人在竭力呼喊已經變成植物人的你。


ze ran:

從夢中醒來時,夢里的情景歷歷在目,清晰可見。

但在兩三分鐘內,這些場景就會一點點的湮滅。無論怎麼努力,還是很難像記正常的事那樣記住夢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從記憶里消失,不留痕跡。

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的記憶擦除,每個人的記憶都在那一刻失效,但每個人都不介意。

我們不但忘記了夢,我們還忘記了忘記。

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