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雪也蒙塵:

人類進化的趨勢。

眾所周知,人類社會早期是依靠體力延續的,因而自然選擇導致早期的人類體格強健,四肢發達,卻智力愚鈍。

然後隨著人類學會用火,開始吃熟食,腦容量開始變大,走進文明時代。這時候,體力越發顯得不那麼重要,智力地位愈加提升,人的肢體開始退化,不如野蠻時代迅猛了。

假使未來真的出現人工智慧,機器人承擔了所有體力勞動,人類只需要負責設計程序,開發技術。

到那時,智力成了唯一需求,體力幾乎無用。那麼人的大腦就會變得無比龐大,頭部為了儲存這么大的腦袋自然要膨脹個幾圈。而與之相對的則是人類四肢會縮小,甚至看起來如同嬰兒般。

未來世界還有可能因為夜晚時間增長或者為了應對輻射,眼睛持續擴大。最後眼睛變得有燈泡那麼大。

鼻子因為審美趨勢,逐漸變得細小。嘴巴由於人不需要進食,而是直接注射營養液而變成真正的櫻桃小嘴。

最後,未來人類的外形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養的貓叫狗子:

一、

有次身體上有塊地方非常癢,我伸手抓了一下,我原以為會很舒服,結果我感覺一陣疼痛,癢根本沒有得到任何緩解,而撓的那一塊地方卻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紅,沒有紫,但在抓一下還是很疼。

二、

有次手被壓麻了,但是突然有點癢,用另一個手抓臉一下,結果當然是抓不到那個點,抓不到!!!

三、

還是癢,裡面癢!抓不到!抓不到!賊氣!癢的難受!有時候是耳朵,不過不是耳朵裡面,是肉裡面,肉往下。

不知道為啥會癢,普通的癢都能抓到,為啥會在皮以下,肉裡面癢,抓不到,絕望。

四、

有時候頭上就有一塊非常疼,針扎一樣的感覺,疼一陣就好了。

五、手指上的倒刺。

六、奇怪的小癖好,嗜臭、啃手指等。

七、沒由來的暴躁,突然感覺到心煩意燥,一咬牙捶一下牆,或者打點什麼東西就好了。

八、身體不可控,有時候你想哭,沒由來的想哭,但是哭不出來,有時候和別人打架被人一吼,突然一慫,你的心告訴你不能輸陣,但你的身體缺控制不住自己哭了出來。


Asdoran:

曾經看到的一個段子,侵刪

都說人死了後會有回馬燈,那回馬燈的時間與你的意識時間比是幾比幾?萬一是一比一呢,也就是說回馬燈的一分鐘就是你意識中的一分鐘

我們經常有「這種場景好熟悉,我好像經歷過」的感覺,甚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其實我們都已經死了,而現在不過是回馬燈罷了

突然中二


莫暖:

我一直在想,人的意識是什麼?

有時候我看著身邊的人都不太確定他們是不是真實存在的。某天我甚至有一個很恐怖的想法:我會不會是被創造出來的,甚至呆在某個很大的實驗室,身邊的一切都是虛擬的?

生而為人,我能控制的只有我自己的意識和行動,其他的一切彷彿都於我沒什麼關系。甚至我的思想和認知都是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所賦予我的。

那麼,我順著我的思路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人死了以後,意識究竟去了哪裡?


趙梓鈞:

我作為一個國小老師,我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首先聲明,我真的沒有臉盲症。因為我發現好多國小生長的很像,一開始我以為是雙胞胎,後來教了很多年級,我發現長的一樣的小孩簡直太多了,我現在甚至懷疑上帝給人捏臉的時候,覺得小孩捏臉太麻煩了,所以有好多重複的。


微瀾的小魚:

大概一年以前的事情了。

有一天睡醒發現自己在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里,周圍有好多人在聊天,還有一些趴在不遠處的落地窗上向外看,才發現我在一艘宇宙飛船上。

慢慢回憶起來,我並不是第一次到這里,腦海中出現了前兩次來的場景。這個時候船倉打開,一群人下了飛船,來到一個山頂的瞭望台,周圍是一片火紅的楓葉林,遠處居然是富士山。

跟旁邊的人聊了一會才明白這是復刻的地球上的一些著名景點。

原來地球的資源耗盡,我們是僅存的人類,這是新的空間站,模擬地球生存環境建成的,我們是通過玩兒一種直播軟體被選中留在這里的。

除了富士山還有別的景點,就在附近可以隨意走動,但是天黑之前必須要回到飛船里。

到了晚上,7.8個人睡在一個狹小的房間,房間里都是上下鋪,並且房間里禁止講話禁止走動,如果不聽話就會被抓起來。

於是我只好閉上眼睛睡覺,就在我進入睡眠開始要做夢的那一刻,我在我家的雙人床上醒了過來……

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有些片段記不清了寫了個大概。

嗯,醒來開始懷疑人生。

我經常做夢,基本上每天睡覺都會做夢,就算是午睡,或者打盹都會做夢的那種人。


大頭釘部隊:

時隔幾年又做了一個相同的夢(不算是噩夢,但還是有點恐怖的夢)。整個夢一模一樣,絲毫不差,並且夢的長度不多不少,上次夢醒的時候和這次夢醒的時候,故事發展的程度一樣(就像進度條一樣,都在2分40秒的時候停了)。


都算:

會不會地球上就我們一個人 然後身邊的人身邊的物和事包括現在包括地球這個定義都是我們自己想像出來的

這個想法從我會思考的時候就有了

嗯 現在我遇到一些爛七八糟的事兒的時候我就想 它們都是我想像出來的 不怕不怕


匿名用戶:

想在這里說個現在還記憶猶新的事情

畢竟是自己第一次頭部縫針

那時好像是五六歲吧,阿么和媽媽在屋子一邊忙,我在躺椅上爬,打算走到頭部卧著的躺椅的最高端,然後就是整個人翻過去了,奇怪的是我只是感覺有點疼,媽媽一看到就尖叫了,起來後我往後一看地上都是血,原來是後腦勺磕破了。

之後我便被媽媽和阿么一人撐肩膀一人撐腳扛到了離我們只有大約100米遠的赤腳醫生那裡,當時那裡有一個男的在打屁股上的針,我就又站著等在外面,頭還在流血,但沒有感覺,只是知道頭破了蠻嚴重的,回頭望過去那條小路上一片紅色的坑坑窪窪的血跡,最後好像是縫了六針吧。

就是感覺挺神奇的,流了那麼多血我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還有小時候的自己真的是淡定啊,要是現在的自己肯定嚇到不行了。

另外說一句,回憶過去一直用第三視角,每想起小時候做過的一些事和一些話都覺得那根本就不是我。


Pluto:

有個問題,在交通不便的古代大多是近親結婚結婚的,(拼個人記憶)而近親結婚大多會生出不正常的人 。是不是不正常的人多了就成了正常人了?


高橋昊:

我在想人的意識,記憶是如何產生的?

人最根本的構成物,是一些化合物,分子,離子可能還有極個別的原子。從微觀上看,這個人體內的這些分子,離子和別的地方的同一種元素的,同價的分子離子是一樣的,不同的地方,是這些粒子的排列組合方式,相對的空間位置,和運動方式不一樣。假如有一天,科技足夠發達了,能測出我這一刻構成身體的所有微觀粒子的排列組合方式和相對位置和運動方式。然後,用新的粒子進行同樣的排列組合,賦予一樣的性質。那麼,新創造出來的這個東西有沒有生命?有沒有意識?有沒有我的全部記憶?


YANG清北:

當人類將所面臨的所有科學問題研究透了

當人類終於知道他們自己是誰了,從哪來,到哪去

當人類得到一切了

……

創造我們的「人」的目的達到了。

也許他是要寫一篇論文?

「我在xxx年創造了一種生物,經過xxx年他們進化到……在幾小時前,他們終於認識了自己……」

很可怕啊。


Peter:

看到這個問題,我想到了前幾天看到的一個關於墨菲定律的視訊。

墨菲定律通俗點來說就是你越覺得一件你不希望的事情發生,它發生的概率性可能就越大,可以把它理解為立flag。想具體了解的可以看這個維基百科的解釋Murphy’s law – Wikipedia

我接下來就說一下我自己本人的經歷

1 我現在是一個大學生,大學每周都會有一些課是要點名的。 我一周可能有6-8節課左右,在去年第一年大學的時候,我一開始每周都會去上課,從不缺課,奇怪的是我本以為大學會至少點2-3次名一周,但是大學在我去的那些課里沒有一節課是點名的。後來我開始慢慢的一周缺課1-2節左右,因為家住的太遠,有時候就不想去上課,然而每次我抱著僥幸心理逃課覺得今天總不會點名吧的時候,偏偏就點名了(大家應該都有過這種經歷吧。。。)

2 我在英國高中放假獨自旅遊的時候,一次在賓館收拾行李的時候,發現行李箱很重,當時我的想法是總不會被行李箱壓到手掌骨折吧(因為我當時只能拉著行李箱走,但是行李箱太重,我從樓上搬下去的時候覺得我手可能承受不了那麼大的重量,再加上英國上下樓梯很小很窄,而且我住的那個賓館沒有電梯,所以全得靠自己把行李箱從樓上搬下去)結果在我剛準備搬行李下樓的第一節台階,我的手就因為承受不了重量被倒下的行李箱壓骨折了(現在想想自己也是作死。。。)康復後,現在我的右手只要握拳就能清楚的看到靠近小拇指手掌那一塊是有個凸起的。。。

有時候自己一個人想到這些事情,真的覺得可能這個世界是存在一些我們看不見摸不著的規律存在。而且我們可能天天在過的生活里可能就夾雜了這些看不見的規律,導致很多時候發生的事情很讓人費解。

後續如果我想到還會繼續更新,第一次寫東西,文筆不好。大家有什麼想說的請盡情在評論區留言。


嚕嚕:

人類和螞蟻的關系。。。。其實人類也像螞蟻一樣,這個世界有我們太多未知的東西,也許我們正是宇宙的一個螞蟻窩,這個螞蟻窩有我們所需要的物質,我們創造了自己的世界。

地球這個螞蟻窩現在還埋在宇宙的深處,如果一旦被發現了,被「人類」發現了,將摧毀我們的一切,就像我們去摧毀一個螞蟻窩這么簡單。

人類對宇宙的認知還很少很少,我們以為的太陽也許不是太陽,以為的月亮也可能並不是月亮,這些都是科學家說的,但科學家說的是否一定正確?


Aorqu用戶:

小時候經歷的一些不可思議的事,當時覺得很正常,但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不可思議,但又確定絕對發生過,不是夢。

1.

以前我媽同事家的貓在我家寄養了幾天。

記得特別清楚,那隻貓會說人話,連它說話聲音我都記得。

給它喂火腿腸吃,我就問他要不要吃,它說,要,我要吃火腿腸。

有次給它喂火腿腸餵了一半,它不吃了,我阿么在旁邊說了一句,它可能吃不下了,然後我就聽見小貓應了一句,我吃不下了。

然後每次我爸問它要不要吃火腿腸,它都會說要。我爸還經常跟它說話,它也都會答覆。

當時真的覺得沒有什麼不對,以為小貓就是會說話的。現在想想確實有可能是因為當時年紀小把貓叫的喵喵聲通過想像聽成了詞句。但還是覺得它當時說的話無比真實……

2.

小時候,有一天看見一隻魚在天上飛,一開始以為是風箏,但怎麼看都覺得這只魚太真實了,不像風箏。

我就問阿么,魚怎麼在天上飛。

阿么還跟我解釋了一番。說那是水蒸氣蒸發出來的,由小水滴變成大水滴,由大水滴變成了魚,那樣的魚就會在天上飛。

那番理論我聽的津津有味,記得特別清楚。

可是長大以後,怎麼想都覺得不對。第一魚怎麼可能會飛到天上,第二身為生物老師的阿么,怎麼可能會扯出這么一番理論。

我後來也問過,阿么說沒有講過這種話。

我自己覺得記得挺清晰的,搞不懂記憶哪裡出了問題

3.

小時候覺得空氣中到處都是彩色的圖案,周圍環境越黑,圖案就越明顯。

這些圖案在不停變幻,有時十分有規則,變得很有規律,圖案也很好看,排列特別清晰。有時毫無規則,能變成人的形狀,以及各種可怖的圖案。睜眼閉眼都能看到,滿滿的全是。

我以為這種情況每個人都有,我提起卻沒有人知道。活到這么大沒有人跟我提到過有類似的情況。

4.

我小時候能看出每個字的顏色。

不知道是按什麼規律定的,就是看到那個字,腦海就自然而然浮現出一種顏色。

我現在還有這個技能的餘韻。真的不懂,莫名其妙的,毫無道理。當時就覺得某個字就該是某個顏色。

比如「小」字,我小時候就覺得是大紅色,莫名其妙。


MoMo Moya:

說一個剛剛發生的讓我很恐懼的事情

emmmm……由於長期飲食不規律,又愛吃辣和肉,所以導致了便秘。。。。

然後就去小紅書了解各位神通廣大的博主的各種秘方,有一個呼聲比較高的方法是火麻油➕蜂蜜

我就用手機去萬能的某寶搜索了一下火麻油,然後隨便加了購物車

結果。。。。。。

下午我的電腦上就出現了火麻油的推送,而且是公司的電腦,登陸的是公司的淘寶賬號!!!

真的好可怕……
感覺自己在被什麼監視一樣……雖然無法控制我的行為,但是我做的一切他都能看到!

細思極恐。。。。。。


浮木:

第一次發帖

有時候會想世界上會不會所有人都是我

每個不同的存在 不同的模樣 都是我的前世今生

或善與惡 我只是在扮演今生的這個角色

好的壞的 都是最好的安排

像是一場遊戲一樣 過完這一生

開始另外一段經歷

所有人都是一個人 不同的面罷了

又或者我們的人生故事 是某個生物眼中的電視劇情節罷了 一如我們觀看別人的人生故事

所以 「塑造」自己的人生故事的時候想想 或許人家都看得一清二楚呢

我們所在的世界只是一個渺小的存在

可能是某個植物上的一片葉子

可能是某個動物上的一根毛髮

可能是宇宙之外的一粒塵埃

一花一世界

我們的世界也可能是朵「花」罷了


Atracty:

難道你們看眼前的事物時(不需要集中精神)是不是有無數個點,或許不能夠稱之為點,不是丁達爾效應也不是什麼飛蚊症,是更細小的顆粒一樣的存在,所有東西都是由這種東西構成(肉眼能看到的最小的東西)或許真是我的眼睛出了毛病,但我個人並不覺得這像是病,我覺得每個人都能看見 只不過沒有人願意細心看,久置其中不知其味,或許是從小就接受這樣的環境所以意識不到。

或許真是我自身的問題但我在網上並沒有找到一個科學的解釋,所以希望有人能給出個回答。


城南:

我國小有一次走在學校旁邊一排各種各樣的店門口

當時是夏天,很熱,店都敞開著門

就是內種玻璃門,我邊走邊看漫畫

哆啦A夢(嘻嘻嘻回憶)

然後突然我就自動停下了

但是我大腦還沒反應過來,想了大概幾秒為什麼身體不走了

然後猛的一抬頭,發現玻璃門就在我眼前幾公分的地方

如果不停下來就直接撞上去了

還有類似的情況是國小有一次站隊,有一個小夥伴想要從後面襲擊我(打鬧著玩)

我完全沒有任何機會看到身後

結果身體自動防禦到了背後的突襲,完事我還是沒反應過來,過了十幾秒才後知後覺

不知道這種情況別人有沒有,反正我到現在大二為止再也沒有過小時候的那種感受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