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光碟嚕嚕:

這個世界的程序條款啊很多都在在阻止人類更深一步了解真實世界

為什麼很多物理學家都最終投進了有神論者的隊伍?因為他們發現很多東西都是自己無法演算出來的。
於是我就想,人類壽命還是太短了,如果給他們更多時間,他們會不會就能弄清楚了?

如果說,這壽命已經不短了,那為什麼進展還是那麼慢


大多數人如今還是被貪欲、惰性等等圍繞著,就算給他們再多時間,也會被消磨殆盡。
想鏟除這些慾望還是太難了,可以說這是與生具來的。

而人類自己為了調節百分之二十的精英和百分之八十的庸人之間的矛盾必然會發展娛樂事業,必然會幫助增長貪欲惰性之類的。

雪上加霜。
發現了嗎,都是必然趨勢,

換句話說我們還可以理解為這是世界給我們設定好的程序
可怕嗎?
世界本來就不想讓我們認識她。


有人說,可是人類在進步啊,速度多快啊。
可以說我們現在的知識和進步都是一輩輩一點點累積下來的,每一代人都只研究出了那麼一點點,多珍貴啊。就算這樣我們好多人還懶到不行,拖後了進步速度。我們原本是可以很快的。多可惜啊。

啊我說的好像有點太絕對了,第一次發表,有說得不對的地方歡迎指正。謝謝啦!


獄長:

好像所有的生物,活著都是為了繁衍

但是為什麼要繁衍都能解釋下去

這是種本能

然而是誰給了我們這種本能

感覺就像個巨大的騙局

創世主創造了萬物

並給所有生物下了個命令:繁衍下

也給所有生物註定了結局:死亡

結局既然都是死亡為什麼壽命還要那麼長

造世主想的是折磨我們嗎

做個假設

創世主的目的是靈魂

是個獨一無二的靈魂

但是尋常生物的靈魂他看不上

所以他要求擁有普通靈魂的都要死

於是就註定了所有生物的結局都是死

只有那個獨一無二的靈魂不會死

但是如果所有的普通靈魂都死了

就沒有辦法在普通靈魂中篩選出那個特殊的靈魂

所以他給了所有生物一個本能:繁殖

這樣就會有新的靈魂

就這樣所有生物的存在都只是為了

那個特別的靈魂出現

但是能不能出現創世主也不知道

他無視了所有普通靈魂的痛苦

就像普通靈魂根本不配稱為靈魂一樣

再去想,那個造世主已經得到了那個靈魂了嗎?他需要多少個那樣的靈魂,需要他們來做什麼呢?


韓劍慧:

道歉之前,他曝光了一個產品。
道歉之後,他曝光了一個社會。




今年25:

精神葯品以後會精確到控制你產生某種想法,而且是你自熱而然產生的,並且伴隨相應的情緒。

比如,最近你覺得

身邊的中國人真是卑劣
各種事情氣死了
我要是皇帝一定要做個暴君
人類需要清理
不如我來做些什麼
……

然後

你可能被無意間下了葯

但絕就絕在

大腦作出反應和產生想法

不過是「物質的」

那麼操控思維的葯物

完全有可能「無聲無息」讓你以為這就是自己,這就是「對的」。

腦洞大開

誰說下次世界大戰是「激光武器」?

明明是「精神武器」

而且我們的對手

是「人工智慧」

他們操控了一切的食品加工工廠、自來水供水

哈哈哈

商人們只看到了人工智慧的商業利益

短視!

我們創造一個比你我更聰明的物種

還希望他們給我們做奴隸

可能嗎?


螳螂武士:

說實在的我並不能理解一個高票回答:「大腦告訴你危險來臨時要先保護大腦。而且會告訴其他人也要先保護大腦。全人類的大腦都在互相保護它們究竟是人類自己的器官還是寄生集團。巴拉巴拉。」反正就是類似的說法。

我以前在那下面有一個評論,但是應該已經被上千條的其他評論埋掉了。我想說這有什麼細思極恐的?
這彷彿是以現在的文明社會生活環境中的思維來揣測遠古時代祖先的進化過程。
和大腦並駕齊驅的另一個核心器官是心臟,我們就說這倆。為啥先保護大腦?
大腦有頭骨保護不就足夠了?馬上有人說心臟有肋骨不是也足夠了?
遠古時代人類祖先們面對的自然界的危險,能威脅生命的危險中,能直接對心臟造成損傷的有哪些?沒多少吧?現在軍人想要直接傷害敵人的心臟,一般情況下也得用人造的銳器(劃重點)比如刀劍,再經過訓練才能保證一次做到,畢竟心臟不是一個很大的器官,還有那麼多層的機體保衛呢。那麼自然界中佔大多數的傷害內臟的危害來源是什麼?鈍擊吧?其中又以撞擊居多,諸位想想是不是?所以為什麼高等動物都要進化出環形的肋骨並儲存脂肪?就是為了保護內臟減弱撞擊的傷害,也就是減震(脂肪還有別的用途)。樹枝石頭什麼的劃破了不過皮肉傷不了內臟,猛獸巨獸有尖牙利齒,近身碾壓過來了那無可奈何。在這樣一個大前提下,心臟雖然重要,但是第一它沒那麼容易傷到,第二它保護層很多,肌肉脂肪肋骨甚至肺臟,幾乎是重兵把守。大腦呢,頭蓋骨的確硬,但是頭蓋骨和大腦之間可是硬著陸,沒有足夠的肌肉和脂肪可以減震,包括頭骨上面的頭皮也是很薄的。你可以試想,一棍子打一下胸口,能有什麼大事?(當然不包括極端情況,打太重啥也活不了)「胸脯肉多值錢」。打一下頭呢,是不是就很容易出現眩暈,腦震蕩,內出血,甚至直接昏迷不醒或者死亡?所以,大腦指揮人體活動,大腦受沖擊受損或者癱了,人就不能做出及時合理的動作規避風險,死亡的概率就會無限大。

總而言之,先保護頭是進化過程中自然而然產生的本能機制,不保護頭的死亡幾率大,保護頭的活下來幾率大,所以人們先保護頭,不是什麼大腦的私心。就這么簡單。


孫樹統:

自殺

這是一個高端議題


墨鷺:

突然間自己不是那個看故事的人了,而正在經歷自己的人生,意識到自己活著。或者說突然自己也變成了一個故事裡的人,感知不到「我」的存在。很難形容,就是一瞬間的恍惚和害怕。


釋玄:

在不知道什麼時候,你會在腦海突然出現一些幻象。在過了一兩個月,你在旅遊或者到了一個新的環境,突然你會會想起以前那一幕,剛好符合!一摸一樣!

不經意間大腦中出現的畫面不久突然在現實中發生了,還一模一樣?

很多人可能會說這是一種錯覺:似曾相識的心理學參考資料

但我感覺不對!照它上面的資料來說,這純屬是一種馬後炮的跡象,根本不是預測的現象。

隨著我修鍊的時間越來越長,這種情況越來越頻繁,以前大概三五年會出現一次,現在幾乎五六個月出現一次。小時候我沒太注意,後來問了我老爸,我老爸說你下次如果有映像就畫下來。於是我開始塗鴉。

我小時候習佛,我爸習道,他不會限制我的自由,記得有一次在念佛經開始迴向,當我迴向時,突然有一個畫面閃過:兩個身影站在陽台前,陽台上有鐵窗,兩邊各有一條模糊的只知道是黃色的窗簾,推拉的透明玻璃窗,陽台下面是暗紅色沙發,地面是米黃色的,兩個身影模糊的不知道性別,只知道左邊是大紅色衣服配黑色褲子,右邊是褐色衣服和黑色褲子。我把它畫好了就放在小抽屜里(後來我媽整理時扔了)。

後來真得讓我驚呆了。

不知道是不是過了兩三年,我媽問我想住多高的房子,我說越高越好,這樣就沒有蚊子了。過了一個星期吧,我爸媽就帶我去看房子了!

他們牽著我走了好久,看了好多家房子,終於到了一棟房子,我有些困就到走廊坐著。

「怎麼樣,老公?」

「採光還不錯」

我迷迷糊糊地望了過去。

兩個身影站在陽台前,陽台上有鐵窗,兩邊各有一條模糊的只知道是黃色的窗簾,推拉的透明玻璃窗,陽台下面是暗紅色沙發,地面是米黃色的,兩個身影模糊的不知道性別,只知道左邊是大紅色衣服配黑色褲子,右邊是褐色衣服和黑色褲子。

我被嚇到了,一路回家不敢說話,回家翻出來一看,真的一摸一樣!

後來,我們最終選擇的房子就是這一棟!

我也問了熟悉的心理專家朋友,說是一種心理學中一種潛意識的預測


郭佳:

1. 大劉說,第一個永生的人已經出生
2. 2+2=5,5+5=∞
3. musk打算搬家去火星了

細思極恐,萬一這技術中國已經掌握…


黃正宇:

這個世界有幾十億的宗教信徒,有無數的超自然現象記錄,有數不清的靈異事件和體驗,有鋪天蓋地的鬼片和鬼故事,到處都是宗教圖騰和宗教建築

但我們還是不能證明,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鬼,有沒有神


曼雪莉公主:

1 3
失去比得到更簡單。

來記錄自己的夢。如果以後看到會不會細思極恐呢?

2016 1 2
被蜜蜂蜇到了手,大概有幾十個蜜蜂,手上有好多刺。一個女人給我治療,右手拔出了好多像金針菇一樣的刺,很多很多,最後皮都拔破了。雖然很痛,但是很爽。

:::::::::更新的分界線::::

「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我做的這些事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會快樂,為什麼會痛苦

而且我還是多少相信這句話的:人一出生,命運基本就註定了。
你的家庭,你的出身,你的工作。

雖然我也不太想承認

而且,小的時候有時候會想:會不會我已經瘋了,我是一個精神病人,這一切都是我想像出來的。我現在吃的是飯,說不定它是屎。。之類的,腦洞不要太大
但其實仔細想想,有的時候做的夢非常真實,醒來還會驚訝半天。
有一次夢見我用一把槍殺死了一個男的,但是我並不是真的想殺他的,那種後悔的心情特別真實。醒來之後半天沒緩過來,彷彿穿越了兩個世界。後來慶幸這是個夢。那種慶幸的心情就跟溺水的人得救了一樣,簡直不要太幸福。

還有答案里提到大腦的。。大腦就是我啊,大腦就是你啊。沒有大腦你也就不存在了,為什麼要把我剝離出去?


小羽毛球:

沒有辦法證明現在不是夢


微藍:

我們在這世界所能存在的時間不過幾十年,一旦死去,思想便會消失,在之後的數億年中,將會陷入無盡的黑暗中,甚至我們自己都無法感受到這黑暗,只屬於我們自己的那個能思考的靈魂將會消失,無論你死後發生了什麼,你都不會有感覺,你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為你的離去而難過,又或是他們會歡呼慶祝你終於死了,等到世界上最後一個知道你的人也離去,就會像我們從未來過這世界一樣,只剩下一塊無人注意的墓碑,又或是你的骨灰變成了海里的一顆顆沙礫
宇宙是無窮無盡的,而我們只有這短短的一生,今天與你分別的朋友,你們可能是一年無法再見,可能是一生無法再見,更可能是幾十億年直至宇宙結束都無法再見,可宇宙有盡頭嗎?永遠到底有多遠
我始終是矛盾的,一方面,我膽子很小,所以我不希望世界上有鬼
而另一方面,我又暗暗期待著真的有鬼,這樣即使死了之後我的思想也是可以存在的,而不是從這個世界完全消失
始終願意相信生死有輪回,我還可以以另一個人的身份再活一遍,但有沒有輪回這件事,已經知道的人是沒有辦法告訴我,等到我自己可以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輪回的時候,如果沒有,才開始惋惜自己浪費了一生是不是有點晚?

––––––––––––––––––––––––––––––
以下有點跑題
你可能渾渾噩噩的度過了一生,有許多沒有去過的地方,沒有實現的願望
當你回顧這一生髮現你大部分時間都在你並不怎麼喜歡的工作,打遊戲,看娛樂八卦,看各種言情小說,刷微博,逛貼吧,在Aorqu與別人撕中度過,你會感到滿足嗎,你難道就沒有遺憾嗎?
你可能會因為遊戲中的高等級,高分而感到欣喜,在遊戲的過程中,你一定是開心的,可是你會在幾年之後想起你曾經贏了一場遊戲而感到回味無窮嗎?
幾年後想起,你會因為你在明星微博下的回復而感到開心嗎?會因為在貼吧水了一貼升了兩級而開心嗎?你會因為想起你在別人回答下評論貴乎葯丸而感到滿足嗎?你會因為投機取巧抖了個機靈而得到許多贊同而驕傲嗎?會因為在評論區與別人撕了一場而欣慰嗎?
看明星八卦,從中得到娛樂,你會在幾年後想起你曾經看到過得某某和某某某分手了又復合的新聞而感到開心嗎?
看肥皂劇,言情小說,你會在幾年後想起扯淡的劇情,然後遇上顏值逆天的男女主,談一場同樣的戀愛嗎?
那些娛樂都只能帶來暫時的快樂,難道要把只有幾十年的人生浪費在這些事情上嗎?我覺得一件事情如果它給你帶來的快樂不是永恆的,而是暫時的,我們就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它上面,細想一下如果生命的盡頭發現自己的人生充斥著這些沒什麼意義的事情那是多大的一種遺憾啊,可你也只能嘆息,因為屬於你的幾十年已經過去了,你已經浪費掉了,餘下的無盡的歲月長河裡都不在會有你的痕跡
所以當我預測到我的人生如果繼續發現下去會是這種情形時,我完全不能接受
我希望的是幾年後的某個下午我回想起我曾讀過一本震撼心靈的好書,讓我對人生有了新的理解,或是想起我曾去過的某個城市,遇到過的最美的日落,或是當地淳樸的風土人情。
我想我這一生應該找到一個與自己有相似靈魂的人,只談一場戀愛,如果找不到,那就孤身一人
我想我應該擁有一份我喜歡的工作,而不是為了生存,在辦公室里日復一日的敲著電腦,我可以窮,但我不能讓一份我不喜歡的工作磨滅了我對生活的熱情
我只是害怕了,害怕我老了以後只剩下悔恨,浪費了自己整個人生只獲得了暫時的快樂,最後沒有給自己的思想留下任何有意義的東西
我只有這一生,沒時間浪費


六歪:

你知道身邊所有人長什麼樣子,可卻唯獨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

你以為鏡子裡面的那個真的就是自己的樣子嗎,並不,心理學研究發現,人們在照鏡子時,也不能有對自己完全真實客觀的定位!

  因為大腦會自動進行腦補,所以鏡子中的你大概比真實長相好看30%。也就是說,實際上你真實的長相比你自我感覺上的你要丑30%左右。這就是為啥很多人照相時感覺不像。

  所以,根本沒有不上相這一說,而是你自己眼睛的濾鏡效果太強大了!!

  可是,為什麼對著鏡子照的照片,會更好看呢?為什麼自拍照片變成了鏡面效果,會更好看呢?那也就是,同樣兩個人,看著鏡子,每個人看到的會不一樣嗎?

當你自己拍了一張自認為美美的照片的時候,你是否有想過別人看到會覺得很醜。就像你看朋友圈她們發的照片也覺得丑一樣,而他們自己卻覺得很好看才發出來。

所以自己到底長什麼樣子,別人看到的你又是什麼樣子。而如果你是以別人的身體看到自己的身體,那又是什麼樣子?


涼笙:

1、「大腦是你最重要的器官」——這是大腦告訴你的。
2、當你猛然聽到有人喊你名字的時候,有可能在某個病房裡你的家人在竭力呼喊已經變成植物人的你。
3、前一天剛知道了一個曾經從來沒看到過的新名詞,第二天那個名詞就會通過各種途徑又出現在我眼前。
4、基因沒有想到,他一手培植起來的大腦,開始威脅他的存在了。
5、有一個很大的腦洞,就是這個世界的空氣聞著是無味的,是不是因為我們從小就聞這個味道聞習慣了就把空氣定義成無味呢。如果一個外星人來會不會覺得地球好臭.
6、默念文字的時候,用的聲音是誰的.
7、你現在想一想你小時候的事情,是不是會發現所有的事都是站在第三人稱的角度來看的,可是你明明是自己經歷了所有的事啊,那麼到底是誰在第三角度看的呢?
8、看物理的蟲洞理論的時候,上面說任何事物都是有縫隙的。
你也有縫隙,比你皮膚更小的東西穿過你的皮膚 血管 大腦 眼睛 肚子
你就是一張空虛的漁網,不斷被塞進東西,又飄出來。
9、其實你到現在也無法確定,你看到的這個世界是你真實經歷的世界還是你臆想出來的世界。
10、地球有沒有可能是只是一個高維文明的一個監獄,高維文明對於犯罪的懲罰就是降成三維去服刑.高維文明每有一個罪犯降維,地球就有一個新生兒出生每有一個刑滿釋放的,地球就有一個人死亡意外死亡或者突發疾病快速死亡的,是提前釋放或者減刑的
11、上面是父母.
再上面是父親的父母,母親的父母.
再再上面是父親的父親的父母父親的母親的父母,母親的母親的父母母親的父親的父母.
……
以二的幾何倍數呈一個巨大的扇形展開.
從古至今,歲月悠遠,在這浩繁的祖先中如果有一人死於戰亂,瘟疫,或飢餓.再如果以上的婚姻有一樁出現變故.
那麼我將不存在了.
12、我們被構造出來是為了給基因服務,而不是相反。
13、三歲的你跟七十歲的你是否真的能算同一個人?
你的組成部份在不停的代謝,不停的生成和死亡
像不像一台由零件組成的傢具,在一直更換小件部份?
你的細胞更換了那麼多代。
是否代表你在常理上的死亡來臨之前,已經死了許多次?
13、人有眼睛,所以看到了光,人有耳朵,所以聽到了聲音,人有觸覺,所以人們說世上有固態液態的物質……
所以,是不是說,如果人類再多一種感官X,世界上,便又多出一種前所未有的事物Y?


Erin:

看著突然想起曾經的一部小說《精神病人的世界》里的一篇已一個精神病人角度看待細菌 仔細想想不無道理 第十三篇《生化奴隸》   
  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病例。   
  他每天洗N次手,如果沒人攔著他會洗N次而且必須用各種殺菌的東西洗。不計代價的洗。就是說:對人有沒有害不重要,先拿來用再說。跟他接觸的時候絕對不可以咳嗽打噴嚏,否則他會跳開——不是誇張,是真的跳開,然後逃走。這點兒讓我很頭疼。最初以為嚴重的潔癖、強迫症,後來才知道,比那個復雜。   
  我:「你手已經嚴重脫皮了,不疼嗎?」   
  他低頭看了看:「有點兒。」   
  我:「那還拚命洗?你覺得很臟嗎?」   
  他:「不是臟的問題。」   
  他看人的表情永遠是嚴肅凝重,就沒變過。   
  我:「那你想洗掉什麼?」   
  他:「細菌。」   
  我:「你也看不到,而且不可能徹底洗掉的。」   
  他:「看不到才拚命洗的。」   
  我:「你知道自己是在拚命洗?」   
  他:「嗯。」   
  話題似乎僵住了,他只是很被動的回答,不想主動說明。我決定換個方式。   
  我:「你覺得我需要洗嗎?」   
  他:「……你想洗的話,就洗。」   
  我:「嗯……不過,怎麼洗呢?」   
  他皺眉更嚴重了:「你還好吧?洗手洗澡你不會?如果你不能自理的話,樓下有護理病區。」   
  我:「呃……我的意思是:我希望象你那樣洗掉細菌。」   
  他依舊嚴肅的看著我:「洗不幹凈的,從出生到死,不可能洗乾淨的。」   
  我:「但是你……」   
  他:「我跟你的目的不一樣。」   
  這是他到目前為止唯一一次主動發言,為了是打斷我……我覺得他很清醒,於是決定問得更直接些。   
  我:「你洗的目的是什麼呢?」   
  他:「洗掉細菌。」   
  完,又回來了,這讓我很鬱悶。就在我覺得這次算是失敗的時候,他居然主動開口了。   
  他:「你看電影嗎?」   
  我:「看。你喜歡看電影?」   
  他:「你看過《黑客帝國》嗎?」   
  我:「《Matrix》?看過,挺有意思的。」   
  他:「其實我們就是奴隸。」   
  我:「你是想說,那個電影是真的?」   
  他:「那個電影是科幻,假的。但是我們真的是奴隸。」   
  我:「我們是什麼的奴隸?」   
  他:「細菌。」   
  我:「你能說的明白些嗎?我沒理解。人怎麼是細菌的奴隸了?」   
  他神經質的四下張望了下(說一句,我們這屋沒人,門關著),壓低聲音說:「我告訴你的,是真相。你聽了會很震驚,但是,你沒辦法擺脫,就想我一樣。雖然電影里都是皆大歡喜,但是,現實是殘酷的。人類的命運就是這樣的。」   
  我:「有這么悲哀嗎?」   
  他:「你知道地球有多少年了嗎?」   
  我:「你指形成?嗯……好像是46億年。」   
  他:「嗯,那你知道地球有多細胞生物多少年了嗎?」   
  我努力在大腦中搜尋著可憐的古季帶名詞:「嗯……我記得那個年代,是寒武紀吧?但是多少年前忘了……」   
  他:「5億年前,最多不到10億年。之前一切都是空白,沒人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   
  我:「哦……真可惜……」   
  他:「你知道人類出現多少年了嗎?」   
  我:「這個知道,類人時代,就是人猿時代大約十幾萬年前。」   
  他對著我微微前傾了下身體:「明白了?」   
  我:「……不明白。」   
  他:「人類進化才花了這么點兒時間,寒武紀到地球形成,30多億年就什麼都沒有?空白的?」   
  我:「你是說……」   
  他:「不是我說,而是事實!就算地球形成的前期那幾億年是氣體和不穩定的環境,我們往多了說,10億年,可以了吧?那麼剩下的20多億年,就什麼都沒有?一定有的,就是細菌。」   
  我:「你是說細菌……進化成人……細菌人了?」   
  他:「你太狹義了,人只是一個詞、一個自我標志。你想想看,細菌怎麼就不能進化了?非得多細胞才算進化了?細菌的存活能力比人強多了吧?細菌的繁衍方式是自我復制,比人簡單多了吧?進化進化,多細胞生物其實是退化!變脆弱了,變復雜了,變挑剔環境了,這也能算進化?」   
  我:「但是有自我意識了啊?」   
  他:「你怎麼知道細菌沒自我意識?腦細胞有自我意識怎麼來的?目前解釋就是聚一起釋放電訊號化學訊號。如果這就是產生意識的根本,那細菌也能做到。細菌的數量遠遠高於腦細胞吧?很多細菌在一起,到達一定的量值,就會產生質變。生物進化最需要的不是環境,而是時間。惡劣的環境是相對來說的,對細菌來說不算什麼,30億年的時間,足夠細菌進化了!」   
  我:「……細菌的文明……」   
  他:「細菌的文明和我們肯定是不一樣的,我們所認為的物質對它們來說是有沒意義的。我們看不到、摸不到細菌,但是他們卻同時在我們身邊有著自己的文明。超出我們理解的文明。如果你看過生物進化的書,你一定知道寒武紀是個生物爆炸的時期,那時候生物的進化可以說是超光速,很多科學家都搞不明白到底怎麼就突然就出現多細胞生物了。然後飛速的進化出了各種更復雜的動物,三葉蟲,原始海洋植物,無脊椎動物,藻類。真的有生物進化爆炸嗎?我說了,進化最重要的是時間,那種生物爆炸是巧合?比方說你走在街上,風吹過來一張紙,是彩票,恰好飄在你手裡了,你抓住了,而且第二天你看電視發現,那張是中了大獎的彩票。幸運嗎?如果跟寒武紀進化爆炸比起來,那隻算吃飯睡覺,不算巧合,太平常了。」   

 我努力去理解他所說的:「那生物是怎麼來的?」   
  他:「細菌製造的。多細胞生物必須和細菌共生才能活,你體內如果沒細菌幫你分解食物,你連一個雞蛋也消化不了。人沒有細菌,就活不下去。別說人了,現在世上哪種生物不是這樣?為什麼?」   
  我:「好像那叫生物共生吧?」   
  他:「共生?不對,細菌為什麼製造多細胞動物出來呢?因為,我們是細菌文明的生物工廠,我們可以產生必要的養分——例如糖分,供養細菌。」   
  我:「但是人類可以殺死細菌啊?」   
  他:「對,沒錯,但是你殺死的是細菌的個體,你沒辦法殺死所有細菌。而且,細菌的繁殖是自我復制對吧?你殺了細菌的復制體有什麼用?細菌還是無處不在。如果真的有一天細菌們覺得我們威脅到它們的生存了,大不了殺了我們。細菌的戰爭,人類甚至看不見。武器有什麼用?你都不知道自己被入侵了。恐龍統治了地球2億年,也許早就有了自己的『恐龍文明』,但是突然之間就滅亡了,很可能就是細菌們認為恐龍文明威脅到了自己而去毀滅的。對細菌來說,毀滅一個文明,再建立一個新的文明太簡單了。反正都是被細菌奴役。」   
  我:「你是說細菌奴役我們嗎?」   
  他:「細菌任由我們發展著,我們的文明程度與否它們根本不關心,如果發現我們威脅到了細菌的文明,那就幹掉我們好了,易如反掌。而且,只是針對人類大舉入侵,別的生物還是存在。也許以後還會有貓文明或者蟑螂文明,對細菌來說無所謂,一切周而復始。」   
  看著他一口氣說完後嚴肅憂郁的看著我,我想反駁,但是似乎說不明白。   
  他小心的問我:「我想去洗個手。」   
  我獃獃的坐著。我知道他所說的那些都是建立在一個假定的基礎上,但是又依託著部分現實。所以這種理論會讓人抓耳撓腮很頭疼。   
  幾天以後,我在聽那段錄音的時候,我還是想明白了。問題不在於他想的太多了,或是其他人想的太少了。而是對我們來說,未知太多了。如果非得用奴役這個詞的話,那我們都是被未知所奴役著。直到終於我們看透、看清了所有事物的那一天。   
  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還有多遠。


劉猖:

看似無所不能的想像力卻想像不出一種「新的」顏色。


朱富貴:

很多人都知道,游泳池的水中會放入氯以達到消毒的目的。

因此許多人都以為泳池中那獨有的消毒水的味道,是放入氯導致的。

其實,水中即便放入濃度較高的氯,也不會產生明顯的味道。我們日常在泳池中聞到的「消毒水」氣味,其實是氯和泳池中的尿液產生化學反應,也就是尿液中的氨和氯融入水後的次氯酸根形成的三氯氨(NCl3)。

三氯氨(NCl3)是一種有刺激性氣味的化合物,並且對呼吸道、眼和皮膚有強烈刺激性,這就是為什麼有的人在泳池中會有眼睛發紅、頭發乾枯、嗓子難受、皮膚變白的難受癥狀。

因此,泳池中的「消毒水」味道越濃,就說明裡面含有的尿液越多。

∑(っ °Д °;)っ∑(っ °Д °;)っ∑(っ °Д °;)っ


央古:

如果有一天,大自然對人類的包容也到了極限,人類會不會真的走向滅絕。

也是這個想法,大自然在進化中孕育高智慧生命體,高智慧生命體繁殖進化,像人類一樣做出傷害大自然的舉動,然後再被大自然所毀滅,這樣一輪又一輪。

每個星球上都有適宜那個星球生存的生物,也這樣一輪又一輪。

那麼這樣的輪回的意義是什麼呢,是否真的存在類似上帝的人物呢,那我們人類,或者其他的高智慧生命體對他的意義又是什麼呢?或者說什麼都沒有意義,那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現狀呢?宇宙是怎樣出現的呢?人類的思想是通往真相還是被引入已定的道路的呢?

只是一個腦洞(˶‾᷄ꈊ‾᷅˵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