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你眼睛長了星星嘞:

沒有用的,任何一件事要分析它,它都會無比復雜,也許它裡面又隱藏了一個巨大的未知的秘密,我們所看到的是它無關緊要的部分,只限於我們那可憐的智力能理解的塵埃,人類用科技進行的探索只會讓人類文明更加豐富,更早衰落。科學是人類創造的,真的客觀地表達宇宙么。沒有可能找到,「大統一理論」,沒有人可以理解世界的存在,演化的真相!它無邊無際,人類難以理解的,人類再發展一萬年也難有文明通曉它的存在。

再多的新理論也不過是那簡陋的生物邏輯憑幾個微小的事實臆想出來的「世界的規律」,無論是物理,化學,生物,數學………的概念理論都是人類在滿足吃喝玩樂,名譽,金錢,地位驅使幻想,臆想出來的規律。

他們,普通的人在這些細碎生活中受生物本能驅使活下去,從外物攝取感情與能量,在時間的陪伴下一日日衰老,與單純的化學反應多了什麼?情感?靈魂?思想?

他們又開始炫耀自己的個性,那些藝術,文學,美術,音樂,舞蹈…設計中的人在感受到歡樂之後,大言不慚地賣弄,提倡X理論,Y理論,z理論,說挖掘了人類xxx情感,用作品創想了yyy概念,人們為滿足虛榮心與富裕的願望一個個的故作高深,裝高境界或暗示自己憂郁,裝腔作勢地發表言論,又有一群投合之眾甘願成為他們的追隨者,以為自己覓到了知音,以為自己能夠領悟到xxx情感。在這莫名其妙的文明中,那些人,這些人不停地「誕生新思想」來書寫低價的文明史。

當然,還有一些很勵志的人,他們普遍又不甘於自己沒錢沒權沒勢,學些愛顯擺的「成功人士」,以為自己終有一日也會這樣,有資格寫傳記臭擺。刻著「發奮圖強」,「有志者事竟成」,之類的話在腦子里,被故事催眠控制的全是生物慾望的腦子,又愛不時的耍個性體現自身的「不俗」,「不屈」「堅韌」,彷彿世界都在看他,連衣著,走路也要裝腔作勢…扮演著以為的人格。

人性到底希求著什麼?在自然的眼裡,如果人類的文明不重要,我們不去感性的世界挖掘情感與藝術的美,也不去理性的世界探尋規律與公式,那麼,人類的特殊在何。為了找一個理由去努力,探尋知識或情感的意義,去冠以神聖不可侵犯的完全服從的信仰?


阿秋:

前幾天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感覺有點滲人,所以和大家分享記錄一下。
走在路上經常會看到很多小螞蟻,有的是單獨一個去尋找食物,有的聚在一起開會,生物學家通過做各種各樣的實驗,來分辨螞蟻的各項需求。由此來看,人類對螞蟻的觀察,可以說細致入微。
通常來說,螞蟻作為一個物種,它們比人類要低級些,或者說它們察覺不到人類這個物種的存在,所以人類即使做出傷害到螞蟻的事情時,它們心裡或許只認為這是一個天災。
據科學家分析,人類是目前發現的高級物種,但是宇宙中應該有人類沒發現的更高級的物種。對我們而言,「他們」就像是螞蟻沒意識到人類存在一樣,我們沒意識到「他們」的存在。「他們」觀察人類的行為,就像人類觀察螞蟻的生活作息一樣。
那麼我們的一舉一動是不是都被那些更高級的物種所監視呢?
我們平常所遭遇過的不尋常現象,是不是「他們」給我們出的考驗呢?
想想就覺得很奇怪,腦洞大開一下。


帶上他的眼鏡:

這么靠後的答案怕是沒有人看了。

這件事可能僅在我自己身上發生,發生的頻率還不低:
就是比如你剛剛做了一件事,或是說了一句話,或是遇到了一個什麼情景,就在這個事件發生的一瞬間,潛意識里你會感覺這個動作或者場景在之前好像經歷過,很熟悉,但就是記不得什麼時候發生了,而且你越去回憶就越記不得。我不負責任地開了個腦洞:會不會這是自己在另一個維度的「我」所真實發生過的經歷?

其實還有一個,就是有時候會夢到之前做過的夢的情節和場景,而且夢里的自己能清楚地意識到自己之前做過。於是就會恍然大悟,但還是無法改變這次的情節


Aorqu用戶:
新幾內亞曾經流行過一種疾病,名叫庫魯症,也叫震顫證,人得了這種病以後會面帶詭異的笑容,渾身顫抖,最後失去吞咽能力餓死,之所以會有這種病是因為當地食人部落在吃人時有小孩吃了沒煮熟的人腦感染了朊病毒,而今天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人體內都是有這種病毒的抗體的,也就是說,我們是被歷史選拔出來的人,在遙遠的過去,沒有朊病毒抗體的人吃了人以後都病死了,有抗體的人吃了人以後沒事,生下了他們的孩子,一代一代延續到今天上網刷Aorqu,我們很多人都是食人魔的後代


殷偉傑:

謝邀。
有個朋友回答是左眼失明,在七歲的時候才自己意識到,之前都不知道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
我自身是到23歲以前,我都不知道眼睛裡看的東西經常會變小,變遠並不是普遍現象。直到那天,感覺從來沒有人和我說過這事,問了下朋友,才意識到,好像只有我有這個情況。
有時候盯著東西看後,會發現眼睛裡所有東西都變小、變遠了? – 心理學

補充一個。
很多人似乎對疼痛有一種依賴,比如說動不動就去按有創傷的地方,疼得齜牙咧嘴還爽爽的。


張建強:

人類細思極恐的細節是,人類的身體離進化得完美還差一些距離。為了公平起見,男女各說一點。

男性的尿道不偏不倚從前列腺上面過,鑒於前列腺的功能,這就像是一個下水道正好穿過一個娛樂場所。大部分男性在三十歲以後前列腺會增生,從而擠壓尿道,在小便時會帶來劇痛。在史前時代,大部分男性都不會超過三十歲,所以這不是個問題。

女性卵巢和輸卵管之間有一個空隙,卵子必須成功得從卵巢跳躍到輸卵管才能完成後續的生命過程。所以如果每個精子都是長跑運動員的話,一個成功的卵子就是跳遠運動員。這就是為什麼田徑比賽是人類最基本的比賽形式。


豬小熊同志:

剛剛看七宗罪,警察在指紋庫里搜尋比對嫌疑人指紋的時候,突然想起一件可怕的事兒!
整個世界iphone5s以上級別的用戶,你的指紋數據已經在蘋果的數據庫里了 !
蘋果的數據庫里的中國人指紋數量怕是甚至比我們國家自己政府安全機構所保有的數量還龐大吧!


一磅布丁:

我們未來沒有發明時光機,不然為什麼他們還不來找我們


久酒:

你是真正地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你們是不是有時候做過的夢

第二天或者一段時間後
在現實中重演了一遍?

或者說在你夢中的場景
又在現實中出現?

讓我們推理一下:
眾所周知,一個結果總是會受到各方面細節的影響。就像蝴蝶效應。
那麼什麼我的夢裡面會提前出現一些未知的事情或者陌生的環境

這是不是說明了我們的命運已經被固定好了??
一點點細節都已經被固定好了。就連樹上的落葉就往哪裡飄,水中的漣漪會怎樣泛起…

讓我們再拓展一下
如果命運真的被固定好了
那我們所愛的每一個人,也只是順理成章地轉動命運的齒輪?
是不是我們的思維乃至感情,都被這個世界的「規則」固定好了。由大腦分泌的物質來悄然間控制你的情緒,你的想法……

這樣的話
人都是機械地按著軌跡走完這一生

我覺得命運也會決定這是一篇少贊的文章
似乎有點能理解有些哲學家想要自殺了


賞味不足:

其實我一直在思考,如果一個人的過去都換掉,那我還是我嗎?

但過去的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別人注入的,無從考證


韓子桓:

你永遠找不到你存在的意義!


迷失的二十幾歲:

我的人生是否一直都是命運早就安排好的,包括任何變故,包括我現在在Aorqu回答這個問題。


匿名用戶:
雙胞胎中較強的一個會吞噬掉較弱的一個,誰能知道我是不是吃掉了自己的姐妹,我的身體是否還存在著另一個靈魂?還是我的雙重性格根本就是我和她兩個人的性格的表現?


宴桃園:

每次做過的的決定,都是在創造一個平行世界。

從你出生開始,你就不停的在創造平行世界,即便是再微小的決定。

不只是單純的做與不做,做動作的數量更是創造的條件,一次,兩次,三次…差一次都是完全不同的選擇,完全不同的世界…


匿名用戶:
不知道大家發現沒有,我們在夢中時候是預見不到我們所對話人物的下一句所說的話的,但是夢明明是我們大腦形成的,那又是誰在替夢中的人物說話和思考呢?

————————————————————

還有,其實很多人也和我們大家回答的想的差不多
後來他們有了統一的名字

唯心主義……

————————————————————

小透明求贊……

————————————————————


張移:

我們是殘忍的肉食性動物,烤肉的味道讓我們食指大動,只要足夠新鮮我們也吃生食。孩子們從小聽著大灰狼吃小羊和小豬的故事長大,有一天他們會猛然意識到,我們一直把自己代入小羊和小豬錯的離譜,我們從來都是大灰狼的角色。


野蠻生長:

你們以為國家經濟繁榮是國家人民辛勤勞動,政府高效管理,企業家與科學家努力創新的結果嗎?然而好像不是這樣的呢。在20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與經濟滯脹中,當時的人們意識到其實如果沒有了廉價的石油,什麼市場經濟理論,科學技術的進步,民主自由等等全都靠不住。
一切沒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張靜年:

人類三個世界劃分法的依據是建立在秩序類型學基礎上的。第三世界講究一個競爭秩序,物竟天擇,適者生存。第二世界講究一個因果秩序,有因有果,善惡有報。第一世界講究一個初始秩序。你悔改,我寬恕。第三世界秩序適者以降,其他爾等皆物理毀滅,是故種群越來越少。第二世界秩序下因果循環,二分法以降,爾等皆為趨利避害,最終導致種群流失。只有第一世界秩序種群數量能越做越大。所以第一世界才能在第三世界生存競爭中勝出,在第二世界的因果關系中得到因果。


李子奇:

有時候覺得眼前的事情絕對發生過一次。
自己是第二次經歷了。
場景里所有人物對話動作都似曾相識。

很多人證實的真實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