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張家·二粽:

夢吧,很奇妙的東西,就像是靈魂在你睡著的時候跑出去旅行了。

我小時候有一次做夢,夢到一件事,夢里有很多人,我們圍在一起做遊戲,但是關於遊戲的玩法我們都不太清楚,這時候我覺得和我幼稚園 玩過的一個遊戲很相似,我就跑上去說是這個樣子玩的,然後我在地上打了個滾,結果發現這樣玩不對!而且超級丟人!我跑回座位,回頭發現很多人在看著我,我就捂著臉說了句:「這么多人都在看著,我不活了。」 醒了之後才發現是做夢,安慰了下自己,這么丟臉的事還好是做夢。

一年後,我軍訓,坐我們隔壁的一個班,他們玩遊戲,有一個女孩子跑上去做了和我夢里一模一樣的事,回來後也說了那句話。我當時腦子里一片空白,反應過來以後想去認識她,但又不敢,,,

很讓我奇怪的是:我在夢里做的所有事都是我自己想這么做的,沒有被人控制的感覺,那麼那個女孩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嗎?還是一瞬間腦子空白的沖動呢?

這件事真的讓我覺得這個世界有些地方不對勁


超人不會飛:

小時候去三姑家玩、坐到老式沙發放手那個梆上、拿著白紗巾玩洗衣服、然後玩著玩著一個沒坐著、就往後仰了。再一睜眼、能蹦能玩、嘴角多個疤痕。始終記得自己睜不開眼的時候覺得全身很暖和,有人一直叫著我的名字、整個人飄飄的好舒服、比任何睡姿都舒服的感覺。


以鴆止渴:

就在一個月前剛開學的時候 住在學校宿舍很平常的晚上準備睡覺 當時記得是不到十二點吧

然後

上鋪 因為是側著睡 兩只手都耷拉在防止掉下去的欄桿上 如下圖昂

過了一會我好像是睡著了又好像沒有 迷迷糊糊的 突然感覺到有人在拉我的手 想把我從床上拉下去但是我的身體動不了 然後眼前馬上就要一片漆黑 腦子里好像有人說 不能閉眼! 啪一下子我就醒了

然後就睡不著了 抽根煙壓壓驚

為什麼不讓我閉眼呢?


性感安哥線上蹦迪:

  • 在小的時候做過一個夢,直到現在晚上睡覺有時還會夢見,做夢的時候自己記得很清楚我幹了什麼,甚至感到自己在用一種旁觀者的視角在觀察,直到對外界的聲音、光亮有感覺了還在做夢,但是我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改變夢中的劇情。完全醒了之後大腦一片混亂,根本想不起來什麼東西
  • 還有就是以前我睡覺如果睡不著,會自己編造一個像夢一樣的場景,編著編著就睡著了(對我來說治療失眠賊管用)

曉談曉語:

讓我來說個恐怖的。

所有的人都是第一視角,都是「我」的視角,你不會跑到別人的腦子里看別人是怎麼想的,所以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其他所有都是在我腦中形成的映像。想一想,孤不孤獨。

細思極恐。


Aorqu用戶:

睡前覺得沒想尿尿,但是躺下之後剛迷迷糊糊快入睡了,竟然被尿憋醒了……

(其實當人覺得膀胱就要憋炸了的時候,膀胱其實才裝了1/3左右的容量。所以別擔心…… You can hold on a second and a second more…)


清子的城:

總在夢境最精彩的時候被尿憋醒,或者被凍醒,或者四肢被麻醒。


masa:

人類的大腦為什麼只能開發這么低,跟多科學上的問題為什麼一直無法解決,

到底是人類思考不出來答案,還是大腦根本在阻止人類尋求結果


相交的電場線:


皮蛋皮蛋粥:

我來說一個腦洞比較大的事情吧。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像過。整個宇宙或許只是某一個未知生物身上的一塊肉。

而地球只不過是肉里的一個微不足道的細胞

即便是地球爆炸了。那塊肉(宇宙)也不會有什麼損傷。

試著想像一下,人臉上的痘痘。會不會正是某一個未知的領域(其’他更小的宇宙)。若是你這個痘(宇宙)被感染了,變成了白色,你會去下意識的擠掉他(宇宙大霹靂)。

但是過了不久後。你那個痘痘本身的地方又會恢復成原來的皮膚。(宇宙大霹靂後的重生)

說不定。我們現在所在的宇宙。正是某一個「人」臉上的一小塊肉而已。

只是他已經沒有長痘了。


馮華華:

l二的時候打籃球,接球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指頭弄斷了。

如圖

中指在接球時直接碰到球的中心,由於球的運動速度實在太快,我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中指指甲直接從後面斷開插在肉里,

如圖

血流不止,趕緊去學校旁邊的醫院,走到校門時門衛攔住了我不讓我出去,我說我手指流血了,地上流了一路,能不能讓我先出去包紮?

門衛叔叔也是十分可憐我,親切的給了我問候然後問了我班導是誰,緊接著就給班導打電話了,我說我手指打籃球時受傷 ️,現在想趕緊去醫院,班導沉默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放我走了,不過有個附加條件就是只允許我一個人出去,其他人在學校不準出去。

這學校離醫院最多五百米的路程,我趕緊加快腳步 向前推進,結果才走出校門不到一百米,感覺周圍突然太陽大了很多,樹葉也變白了不少,就連我黑色的短褲都冒著白光,走不動了,我一下就癱坐在地上,心裡只有一個想法,

希望有好心人能從旁邊經過,把我送去醫院。

閉上了眼睛,感覺不到任何東西,不知道過了多久,彈指一揮間,睜開眼睛,心裡特別輕松,感覺像是大腦重啟了一下,沒有任何煩惱和憂慮,馬上又跳起來去了醫院

醫生給我包紮止血消毒,那三個月我的手指只能這樣

每次上班導的課時我都舉的高高的

後來仔細一想,小時候也有類似的事情,流血後運動會短暫的眩暈。

但是流血後不應該是盡快趕到醫院避免流血過多嗎?

要是慢慢的移動到醫院,rng都奪冠了


兔子:

翻回答突然想到一個,小說迷一個,看小說的時候偶爾突然感覺某個情節似曾相識,甚至很篤定的知道接下來的發展,然而細思極恐的是絞盡腦汁也想不到哪裡見過,雖然看的小說時間長了會忘記書名豬腳,但是情節是不會忘的,那麼又是哪來的迷之熟悉感呢?


琉璃:

你們有沒有過,在夢里有一個場景,醒了以後就再也記不起來了,但是在未來的某一天,你會突然發現現在這個場景和你之前夢里的一樣,而且夢也突然清晰了。

我有一次夢到自己在看小說,醒了以後就忘了小說內容,但是我最近看小說的時候突然感覺這頁就是我在夢里看到的那頁,我敢發誓這小說我第一次看啊。

所以說,不會真的有前世吧?我現在經歷的一切以前都已經經歷過了!

還有身為一個充滿想像力的雙魚座,我總有些奇怪的想法。比如我們都是在以自己的視角生活,同一個時間,不同的的人在做不同的事,有不同的圈子,就像平行世界一樣。所以平行世界真的有可能存在?


KARMA:

其實你根本不認識你自己。


請風送一程:

沒人邀但是我想說一下。

有沒有什麼時候,夜深人靜,睡在床上,睡著了的,你能聽到周圍的聲音,能感覺到溫暖寒冷,但是無法醒來無法活動,你不在自己床上,在一條水流之上,隨水漂流,沒有水的觸覺,但是就感覺自己隨著什麼在漂流。

我有一段時間晚上常常有這種感覺。

還有在壓力很大的時段會夢到的追趕劇情,被什麼東西追著在巷道內逃竄,鑽窗破門,在別人吃飯的時候踩過桌子跑過去,吃飯的人都盯著我不說話也不動,厲害的話能跑一晚上。

然後當我去上大學的時候在大學所在的城市,上大學之前我連本市都沒出過,但是就在離學校兩條街的地方,看見了夢中一模一樣的巷道,當場背後涼颼颼,沒敢進去,就怕看見夢里見過的人,盯著我看。

我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這種情況,但是我覺得很瘮人,為什麼總是在睡覺之後有這種感覺?有什麼能夠令人信服的解釋嗎?


吳miss:

喜歡一個人,就會一個勁的給別人說他(或她)


奎奎熊:

學習就是我們給眼前的事物加上我們我們語言系統里的名稱

科學就是用我們自己的語言去解釋大自然

數學就是讓一個符號包含更多的資訊,然後尋找資訊之間的關聯

總而言之,我們用自己的語言與認知系統理解著世界欺騙著自己好好活下去


世有公子:

emmmm…

以前在哪裡看過這樣一句話,人體最聰明的地方是大腦,然而這是大腦告訴你的。


suzy:

19歲時候第一眼見到他,我感覺渾身陷入一團黑霧中,渾身警鈴大響,就好像遇見前世仇家尋仇的感覺,下意識要躲著他。我還把當時的感受告訴室友和同學們,她們都笑話我,不當回事。後來這人追求我,4、5年斷斷續續的。一直關注我。後來熟悉了之後覺得他很不錯,以為是真愛,便戀愛走入婚姻。

戀愛中婚後一直不停在做一個夢,夢的內容是他冷漠的丟下我獨身走了。每次夢醒我都會用拳頭揍他一下,那股怨憤從夢里走到現實,當然他覺得自己很無辜也很好笑。再後來我自己消化了這些從夢裡帶出來的壞情緒,雖然依然在做一樣的夢,醒來不再怨他。因為我也算是新世紀無神論的知識分子。

懷孕後不再做這種夢了。生完孩子又開始了這種夢,但是我們不再就這個夢交流了。

我與他十年,期間經歷離婚、復婚再到離婚。只有在孕期和離婚期間不會做這個夢。

前陣子與大學同學見面,她們依然記得我給她們描述過第一次見這個男人的感覺,她們說當時覺得很不可思議。

我本來是堅定的無神論者,理工科女,堅定相信物理相信科學。但是現在我不得不思考起佛學哲學。

再講一個。小時候讀書時候就在思考我以後要做什麼職業,有天夢見我成為市裡某某單位的職員,醒來告訴爸媽,爸媽笑話我說那種好單位普通人進不去的。長大後校招進了這個單位。後來才想起來這件事。

再說一個最近發生的,前幾天上快速路時候想兒子自己在家,萬一我現在遇上車禍,兒子可怎麼辦?然後自己馬上又想千萬不要遇上,我要用自己最大運氣扭轉它。然後呢,我下了快速橋等紅綠燈時聽到身後傳來三聲砰砰砰,剛好綠燈亮我準備起步,結果被一股力量沖到前面去。下車後發現,是酒駕司機連撞6車,我的最後撞上最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