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阿潘:

看著魚池想到的

魚池裡有幾條魚,以浮游為食,可以自由自在的遊玩,到了季節就交配產魚仔,再過幾天或幾年生病了或著到了年限就死了,而我在魚池旁邊就這樣看著魚兒們。

想著隨便動動手就能讓它們的生活變得混亂無比

是不是也有這樣觀察著我們的


喬安:

關於紅綠色盲的問題。

這里高二文科生一枚,理科渣渣。

生物講過紅綠色盲的遺傳問題,先天遺傳的色盲是不能治癒的。

那小孩子剛生下來還沒有認知的時候,家長開始教他辨別顏色,告訴他哪個是紅色,哪個是綠色。如果這個孩子是紅綠色盲,看的顏色是相反的,那麼在他眼裡的紅色其實是綠色,我們會告訴他那叫做紅色,他就會形成一種認知,那個顏色是紅色。所以以後我們說那個顏色是紅色的時候,雖然他看見的顏色跟我們不一樣,但他仍然管那個顏色叫紅色。顏色只不過是一個稱呼而已。

所以……我可能是個色盲…….

至於說的對不對,我不知道。文科生只知道色盲的遺傳圖譜怎麼畫,並不知道理論知識。請多包涵 。


希望在田野:

1.上國小那會.睡覺的時候突然尿急,然後就起來去廁所撒尿,經常尿到一半就醒了,原來在床上,哈哈 ,尿床了。

2.長大了在外面上班,晚上睡著了,經常夢到很奇怪的東西,有時候連續好幾天都做同一個夢,不好解釋,我大概描述一下,就好像一張很褶皺的紙,一直想把它旅平,越著急越弄不平,然後就心靜下來,慢慢的旅就平了。醒來後這個夢還會記得,最後我想了想,應該是最近壓力太大了,需要舒緩下。

你們說是不是這樣呢?

不過現在壓力比以前更大了,也不會做夢了,佔到枕頭不到兩分鐘就睡著了。

我老婆說我這是啥事都不操心,沒有壓力,所以睡眠才這么好, 哈哈,而且睡覺還大呼嚕。


公孫啟明:

你明明只是一個大腦,卻自以為是整個軀體。


沙漠你愛嗎: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的。

人類因為有眼睛,所以能看到東西,感受色彩,擁有視覺。

人類因為有鼻子,所以能聞到各種味道,擁有嗅覺。

人類因為有皮膚,所以產生觸感。

人類有相應的器官,所以才有了相應的感覺。

會不會人類身邊還存在很多東西,只是因為人類沒有相應的器官,才沒有對那種東西的感觸?


Peninsula:

我們大多認為宇宙學說、牛一定律、進化論、男女平等、自由戀愛、文理兼修、民主法治是正確的。

就像人們曾經認為天圓地方、力維持運動、神創論、男尊女卑、包辦婚姻、八股經綸、皇權專制是正確的一樣。

興許人類奉為真理的一切,都只是在種種限制中產生的謬論。

我無意推翻這些眼前的真理,但有時想想簡直可怕。如果我們打小接受並相信著的知識其實全是錯的?當我們打擊不著邊際的民科民哲時,我們是否又在扼殺一位改變時代的布魯諾?在未來的人類看來,我們又會有多愚昧?


梁金銀:

或許你只有一個大腦而已。


Aorqu用戶:

我是做夢,清楚夢見,或者是出現發呆,產生幾秒鐘幻覺,會看到我做了什麼,和誰。而這個幻覺變成現實的出現時間沒有規律,短的幾周,長的幾個月,半年。而且我基本只能同時預見一次。

我覺得既視感好像不能完全說明我的情況啊。既視感是遇到某事會突然感覺到這一幕好像曾經遇見,這種感覺我也有過。

但是我明確先確認,我有過提前幻視過那個場景,然後重現成為現實,這有一個先後順序。比如上上次,幾個月前出現的。我記得很清楚,我們公司這邊只有A便利店,我夢見在公司樓下另一家B配色的便利店,B裝修和A不一樣。我熟悉的拿出手機付款,買了什麼也不記得。後面過幾天公司樓下真的出現了B配色的便利店,櫃台的位置和貨架的位置一模一樣。我買東西和挑選的順序和好像是和夢中相似,但是我記不清,付款的那一個畫面和走去付款時的身邊的場景,貨架的位置是完全一致的。只有那一個畫面我記得最深刻。我沒有辦法的一步一步的走向付款,和自己的夢完全相似。不過很奇怪,我從來沒有違背過我的夢,當時我有想過把東西放一邊,換家店買。每次都是懶得這樣操作。

預見不固定,長度不一致,一般是幾秒或幾段話的畫面。產生預見的時候當時就會有反應,會覺得將來可能會在某地發生。

再比如上一次,我在電梯里按電梯,我外地的哥哥等一下,他也進來了,然後他按了一下關門和3樓,這一幕我夢見的時候我也有一種會發生的感覺。結果前兩周我接到電話,他女兒做一百天的酒,過去喝酒,坐動車過去,後面上樓的時候這一幕出現了。我的夢都是第一人稱視角,我看不到我自己。我是一個從來倒頭就睡,幾乎不失眠的人。所以出現這種場景,極其短暫的夢的時候,會特別留意。有的夢就是夢,但是我是基本不做夢的。長夢更少,超過十五秒的短視訊的資訊量的夢都算長的了。我短夢也很少,普通夢醒了就不記得了,唯獨這種預見型夢能記住。

可能違背了提問的細思極恐,我個人不覺得恐怖,我覺得非常神奇。


梵燁:

會不會我們每個人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但卻因為同一種代號讓我們覺得那是同種物質。就比如我們自身,我看到的是這樣的,可別人看到的可能完全不同,卻因為眼睛,鼻子,胳膊……等相同代號,所以認為別人眼中看到的和自己看到的一樣
哦,我腦洞有點大~( ̄▽ ̄~)~


Rafael:

威爾史密斯主演的電影 黑衣人 第一部中他們與蟑螂怪搶銀河掛墜,影片最後那個鏡頭,我們地球所在的銀河系在鏡頭無限拉遠後也是在一個玻璃球里,這個玻璃球在一個外星人手中把玩著。也許,宇宙真的是另一種生命體所創造的玩具或事試驗品


楊美味:

人類一直繁殖,其實就是傳遞自己DNA

那我們一代代傳遞下去的DNA,會不會是時間這頭的某個高級物種寫給時間那頭的某個高級物種的信啊?

一直挺好奇我們是不是信差


小咕咚:

雅思口語考官對你說
see you next time……


Aorqu用戶:
人類為了維護社會秩序發明了道德,但是各種道德問題的解決從來都不能依靠道德本身。(好吧我本人是道德懷疑論者,否認道德的本質性)

舉個例子,以前做出租車,是按照里程收費。於是司機各種繞遠、拒載等現象頻出,無法解決。這時候該怎麼辦,天天給司機上思想教育課嗎?誰家沒有老婆孩子,都要辛辛苦苦賺錢,能多賺點就多賺點。無視現實矛盾,而妄圖用一些道德伎倆來解決這個問題可謂是以卵擊石。而 Uber 嘗試給出了一個解決方案。Uber 改變了司機獲取收益的模式,從以前的按照每單的里程算錢,改為按照每個月司機跑的單數賺錢。也就是說,每次人們坐車,車費不直接給司機,而是從支付寶扣費直接給Uber, 然後 Uber 再按照司機每個月的表現(我與司機交流獲取的資訊是一個月要跑滿220單,大概是這樣,具體數字記不清了)來給予薪資和獎金。由於司機不再按里程算錢而是單數,因此司機務必要盡快地跑完每一單,這樣每日能夠完成的單數才能大大增加,解決了繞遠問題。如果你問,這樣的制度下,如果一個顧客想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司機拒載怎麼辦?Uber 又設計了一個拒載率和好評率,使得司機如果拒載次數過多就拿不到每月的幾千元獎金。因此司機為了獲取更多利益勢必要給每一位乘客提供更好的服務。我在與司機交談的過程中,留給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司機念念不休的 「好幾千快錢(的獎金)呢」。

無論道德好壞,趨利的司機還是那些司機,然而合理的制度使整個環節變得更美好。

中國被稱之為幾千年的文明古國。然而考慮到以往各個朝代的文盲率就能意識到,那些「文明」不過是狀元宰相的文明罷了。唐代公認算是橫向比較下,中國非常強盛的朝代了,然而唐朝下國人的平均壽命不過27,人民均生活在貧困和飢餓之中,而上層階級還在弘揚士大夫的道德。縱觀歷史,高舉仁義孝悌的中華文明不過在一次又一次的痛苦中循環,能夠讓我們跳出循環的只有發展先進的科技和生產力。

我不覺得現代人比古代人道德更加優秀,但是確實大家生活的更好了。這樣看來,那些不斷被拿在口頭上弘揚的東西有多麼的可笑。


山未杳:

你的愛恨其實不是你的情緒,不過是神經遞質作用的表象。

一點點多巴胺,讓你情難自禁;
過量乙醯膽鹼,讓你終日惶惶。

說到底:
人其實就是種傀儡,一直被看不見的絲線操縱著生命中的喜怒哀樂、貪嗔痴欲乃至所有的表情動作。


璩然:

關注色盲的疑問:
我們每個人看東西都有固定的顏色。
假如一個人出生就是色盲,但周圍人都不知道,包括他自己。
【假定他會把紅色看成綠色,綠色看成黃色,黃色認為是紅色】
但是他從小就被教育著,給他一個紅色的東西,他視覺里是綠色,但是大人們又教育他這個顏色名字叫紅色,那麼在他眼裡的綠色的這個物體,名字就是叫做紅色
那麼他以後辨別顏色時就體會把他視覺里的綠認為是紅色
同理,其他顏色也是如此
那麼!他就能和我們正常人一樣辨別出同樣的顏色!
那麼!他還是色盲嗎!!
再延伸一下!
是不是很多人其實都是色盲!只是後天教育所導致我們不是色盲?






專業人士輕噴


酸甜大番茄:

你無法想像一個全新,你從沒見過的顏色。
當你需要方便的時候你的膀胱會發送信號到大腦讓你去上廁所


皇叔:

人類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生物嗎?
畫中人無法感知畫外的世界。
而三維空間的生物也一樣。
那些從四維五維乃至更高維空間注視著我們的存在,也許就是神吧。
無論凡人如何想像神的存在,都只能限於三維空間的想像,因此我們想像中的神不可能接近他們。
假如二維空間有「生物」,它們一定不知道三維空間的生物可以吃東西並且消化——一旦二維生物真的吃了什麼東西,它將被徹底撕裂(這段話似乎是霍金寫的,具體出處不記得了)。
所以,我們無法知道高維空間的「神」有什麼功能。
也許我們的宇宙是他們的流水線上生產的無數個宇宙的其中一個。
也不知道神會不會無聊到在我們的宇宙中畫一個小人說這是他的化身什麼的。
如果真的有「神跡」,神會一時粗心讓人類發現嗎?
也許神「吃東西」的方式是把一個個三維宇宙按他們的意願扭曲,破碎,重組,變成另一種形式拉出來。而我們的世界沒有被他們吃掉,大概是因為他們覺得我們太可愛了,想多看一會兒?
或者說,我們的世界對他們來說毫無價值,反正都是一眼看穿的玩意兒。他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忙。


卯木留山:

從一開始就是優勝劣汰。上億顆精子中最強壯的那個被賦予了傳播基因的任務。不是生就是死。
男性花了上億顆精子,而女性只用了一顆卵子。
上億顆精子中的你用盡了體力智力心力奪得了第一,本以為來世可以登上人生巔峰了,卻發現你可能得在喉嚨里等待死亡;上億顆精子中的你用盡體力智力心力奪得了第一,本以為來世可以登上人生巔峰了,卻發現對面的卵子只有一顆,沒有選擇,她也不是靠競爭留下的。也許從一開始你就不喜歡她,但為了任務,你們必須結合。
卵子也是這么想的。


牛頓稱象:

你用手中的人民幣
可能經手不法交易的犯罪分子、生命垂危的老人、得了傳染病的病人、你的愛豆、甚至是幾年前的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