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有什麼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看到有很多答案會被提問限制住 特改成人類
, ,
陳青兒:

有一次,大年初一出車禍,下午的時候被撞飛,肇事者跑了,然後暈在國道邊上,離家不遠。後來被幾個男孩子撿到拿了我的手機給我家裡打電話。

然後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被家裡人送回去的,意識清醒的時候就在家裡客廳。客廳里好多人,都是鄰居。在講什麼聽不清楚,就覺得很嘈雜。

我看見我爸被我嚇哭了,很想安慰他,給他擦擦眼淚,可是我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幹嘛,完全以一種第三視角看著一切,卻什麼都做不了,也沒什麼感覺。

然後晚上的時候整個人算真正清醒了。因為全身都是皮外傷,一動就疼。我問我媽,我是怎麼回來的,回來的時候在幹嘛。關於怎麼回來的,我是真的暈過去不知道了。但是回來以後,也就是我意識剛清醒的時候,我媽說我一直在哭,誰講話都聽不懂。

我也不記得是怎麼從客廳回到樓上房間的,但是一直記得當時我爸被我嚇哭時那種特別無力的感覺。可能當時魂被嚇飛了,當時真的意識很清醒卻什麼都做不了,現在想想也是很神奇的一種體驗。


胖子鄧:

人類所擁有的「智能」,真的能稱得上「智能」么?

高中畢業時,你在兩個差不多的大學之間選擇,最終因為看上了某校的食堂去了那裡。但你可能卻沒有意識到,這個決定暗中註定了你在接下來極寶貴的四年裡遇見的一切的人,你的室友,你的初戀,你的第一份實習,你認識的老師和老闆。而當時你的決定,只考慮也只能考慮哪家食堂強。

大學畢業時,你在兩份offer的比較中,選擇了那份薪資多一千的工作,卻沒有意識到這個決定甚至註定了你待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城市,以後遇見一個完全不同的伴侶,你的孩子,而你在當時,只考慮也只能考慮薪資的高低。

而這樣的選擇和決定,對於當事人來說,只是無數日夜中的平凡一天。你不會意識到當時這一個決定有那樣重大,只是從事後才知道,當初的一步竟然冥冥中註定了以後悠長的人生,甚至改寫了歷史的進程。

歷史上有一位不算出名的人物,卡洛·波拿巴。他曾喜歡一個女子,但在其叔叔的勸服下,才和另一位女子萊迪西亞結婚。

無論是他還是他的叔叔,都不會知道,萊迪西亞會和他生下一位改變歐洲進程的人——拿破崙。

而這,對於卡洛·波拿巴可能只是被迫相親出於家族聯姻目的的一天罷了。

我們每一天都在做著決定,盡管每一個決定我們都在盡力考慮讓這個選擇最好,但人生就像一個混沌系統,一點點變動足以讓以前所以為的」最優「崩塌。

從事後看,我們當時做出的決定實際上是近乎隨機決策,盡管我們以為我們在最優化。

如果我們有機會看到人生的完整地圖,看到每個岔路口接下來的分支,大概很複選擇都會有所不同吧。

曾經有一個實驗,是讓小白鼠走迷宮,小白鼠大概要碰上十幾次電極可能會找到正確的方向。研究人員觀察小白鼠的時候,認為小白鼠前十幾次都只是隨機決策罷了,沒有形成記憶和條件反射。

如果有一個智慧遠高於我們的種族來觀察我們的行蹤,在他們看來,我們是不是也在和小白鼠一樣走迷宮?

我們碰上了無數次的電極,自以為從失敗中得到了經驗和教訓,自以為已經在最優化,這一次工作失敗,下一次工作總結教訓,這一次婚姻不幸,下一次更好地處理情感,這在他們看來——甚至只需我們自己回過頭去看,何嘗不是隨機決策而已?何嘗不是又跑到了電極的錯誤方向去?

如果這樣,當我們用大腦進行選擇,依賴我們引以為傲的「智慧」的時候,我們所擁有的「智能」,真的能稱得上「智能」么?

—————–

答評論區:

Q: 當時普通的一天,未來回顧的時候發現已經完全改變了人生。但可笑的是,這是無法避免的事!怎麼才能解決這個現象?

A:人能做的是最優化期望收益,但方差卻近乎不收斂。無解。

「人吶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預料。一個人的命運啊,當然要靠自我奮斗,但是也考慮到歷史的行程。」

——————

最近在Aorqu舉辦的一場live:提升專注力的四個方法,歡迎大家參加:-D

我們的大腦每天都在思考,但我們很少思考「到底我們應該如何思考」,實際上,很多時候我們思考並做決定,都是基於慣性:這種慣性正是思維模式。但是未經訓練的思維模式往往很難做出正確的判斷,很難從新鮮資訊中提煉出有價值資訊,快速思考時往往無從著手。

應該如何訓練自己的思維模式?在這場 Live 中,我願意分享我的經驗。


Aorqu用戶:

好像一生都身不由己。

————————————————————————

Aorqu專欄:成為更強大的自己 有些技巧,只被少數人掌握,從未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之中

新浪微博:秘傳心理學 Sina Visitor System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公眾號「秘傳哲學」

秘傳哲學、心理學,為你解讀世界的元規則


Aorqu用戶:

我要拋出的觀點是與你平行的人,我和兩個女生同月同日生,她們兩個同年同月同日生,我與其中一個女生同月同日同時生,相同劇情是大家買了同一個小區。那個與我同月同日同時出生的女生是我老婆,也就意味著我與她同年同月同日同時認識,談戀愛,結婚。這特么的也太巧合了,我與她學歷一致,專業相似,學習的技能一致,性格不一致,但愛好一致。

再說另外認識的兩個女的,只是某些出生資訊一致,結果她們身上的痣都在同一個位置,同在國企工作,從事相似的專業,好神奇。

我與一個大學老師生日相差三天,我比他大,我這邊發生什麼事他隔三天左右就會碰到一樣的劇情。當然這個不是100%精準,但是可以大多數可以碰上。

那麼我們來假設一下,如果以時間為尺度,在某一個時間段吹出一批泡泡,這些泡泡的命運是否相似,如下圖:

基於時空維度看,所有的泡泡在同一個空間坐標點誕生,但是不在同一個時間坐標點,那麼這些泡泡的命運是否相似?

我覺得這些泡泡的命運是由出生時的外部環境決定的,比如在10秒鐘時間內吹出的泡泡受到風的影響是相似的,或者是一致的,這也導致這些泡泡朝著一個方向運動,被同一個小朋友抓破了。回到人類身上,一批人在同一個時代(10年)出生,時代的浪潮其實也是席捲到每個人的身上,比如我們這個時代的大家都在用手機,只不過有人用蘋果有人用小米。但是我們的命運在這個點是很相似,大家都在使用手機,都在從事使用電腦來完成工作。其中有的人喜歡玩Aorqu,有的人喜歡抖音,更多的人都在玩微信,這些人其實也有很多的共性。如果時間尺度再細分會不會遇到更多相似的事情呢?比如當前的假疫苗事件,再細分三氯氰胺毒奶粉事件,再細分到到某年某月某日,那麼就從汶川地震和唐山地震來說,是不是當時的人所經歷的事情也是一樣的呢?所以不幸的家庭或者人其實是一樣的,無非是災難、病痛、黃賭毒、事故、被騙、投資失敗。而幸福的家庭其實也是一樣的,事業有成、家庭和美、順風順水或者苦盡甘來。放到個人身上其實也一一對應,其實我們都很相似。

外部環境的變化是否存在規律,人類的成長路線是否存在規律,人與人在環境中相遇所導致的事件是否存在規律,大家所遇到的這些規律是否存在很大的共同性與相似性。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同一個小區,同一個地方工作,同一個地方結婚,同一個醫院生孩子,小的時候同一所學校學習,玩同樣的玩具,暗戀同一個女生,長大了命運開始發生微妙的變化。而影響這些變化的核心是什麼呢?

腦子里的想法,這就是思維軟體,硬體就是我們外部的軀體。硬體所遇到的外部環境是一致的或者相似的,而腦袋裡產生或者學習的知識和所經歷的一切是否相似?

思想是否相似取決於我們的需求點是否相似,大多數人追求技藝、金錢、正妹、豪車、豪宅、社會地位、權利、榮譽、這些是不是共性?那麼以此目標為出發點是不是誕生了現在的你(性格)。

再來說說約束你的東西,當你遇到了困難和挫折是不是打擊了你的心和行動力,有些困難是來自外部的,有些困難是來自內部的,幸運也是一樣的。

由此可見我們生活在一個極度相似的地方,大家同在一個地球;同在一個時代;同在一個國家;同在一個城市;同在一個小區;同在一個學校;同在一個班級;同在一個課桌;同一個老師。

那麼廢話這么多意義是什麼呢?

你我之間其實各自平行,時空一致劇情相似,區分你我的標識是唯有意識或者靈魂,都是性格決定命運其實大家的性格也是相似的。去發現那些與你命運極其相似的平行人,他們能預報一些你即將到來的事件。

去發現你的平行人,從同年同月同日同時上去尋找。然後也歡迎大家在評論區反饋!


王瑞恩:

構成我們身體的基本元素,可能來自一個很久以前已經死去的人。有可能,當凱撒或者孔夫子逝去後,他們身體里的碳原子,骨骼中的鈣原子,血液中的氮原子,融入土壤與流水,隨水跨過大洋流過江河湖海,流進千里沃野,被植物化為己用,植物又被我們吃掉,於是成為了我們身體的一部分。

或者,用一個不這么藝文的說法,你身體里的元素,也可能來自於別人的一泡尿。


棄水:

你認為甜,不是因為這種食物甜,而是因為你認為它甜。這不是唯心主義,這是最唯物的唯物主義。

根據生物進化的理論,你現在具有的器官、行為方式以及「潛意識」,都是因為你作為「人」這種生物所需要(或者曾經需要)的。

作為一種運動能力較強的陸生動物,我們能夠挑選食物。種種條件使我們的祖先選擇了糖類 脂肪 蛋白雜食,所以發自基因的意識要求我們去尋找能夠提供這些物質的食物。

因此,基因為我們創造了味覺/嗅覺感受器,將果糖、蔗糖等「定義」為「甜」,將油脂定義為「香」,將蛋白質/氨基酸定義為「鮮」;同時,我們將草木共同擁有的葉酸、木質素等物質的味道定義為「澀」「苦」,將腐爛的味道定義為「臭」。

從另一個角度說,我們將糖 脂肪 蛋白質定義為愉快的味道是因為我們需要(或者說能夠)以這些物質為食。那麼不需要(或者說不能夠)以這些食物為食的物種就不會這樣定義:對於植食性動物,葉酸的味道或許就是甜,肉的味道就是苦;對於腐食動物,腐爛的味道或許就是鮮,而新鮮食物就是臭。

所以我們認為的美味不是因為食物本身美味,而是因為我們能夠以它為食,所以基因將它定義為了美味,來引導我們攝取。

這是最唯物的唯物主義。

========分割線 2018.8.21更新========

評論區近兩個評論的理解方向似乎有偏差,所以補充這么一段:

這篇回答的核心是:

基因將自身可獲取的食物定義好的味道,而將有害的食物定義壞的味道

此處已經將「甜、香、鮮」等同於「令人愉悅的味道」,進而討論大腦如何對味道定義,而不是「命名」。換句話說,蔗糖的味道中國人叫「甜」,英國人叫「sweet」,命名不同,但它們的定義都是一種愉快的味道,對吧?我的回答討論的問題是,對於食性與人類不同的動物,對一個味道「愉悅與否」的定義是不同的。比如說腐爛的肉使人類「不愉悅」,中國人說「臭」,英國人說「smelly」,但都是不愉悅的;而對於禿鷲,這種味道應該是定義成愉悅的,至於禿鷲將它命名成了什麼,那就沒人知道了。


広末真央:

有一種病看綠色會是藍色 看藍色會是綠色 只不過從小就被洗腦說綠色是藍色 藍色是綠色 就像你看天空是綠色的 但你的概念里綠色就叫藍色 所以你會說啊天真藍 看草是藍色但你會說啊 草真綠。 你無法證明你沒有患上這種病。

⋯⋯⋯⋯⋯⋯⋯⋯⋯⋯⋯⋯⋯⋯⋯⋯⋯
看到很多人評論說畫畫之類的可以解決,我想說這個可以看成是一種病,你讓他畫藍色他也會畫出藍色,只不過他看到的是綠色,把綠色叫藍色,所以畫畫是解決不了的。而所謂的色盲是把兩種顏色弄混,看到藍色其實是綠色,但他看到草會說啊草真藍,這種病和色盲不是一個概念,色盲是對顏色的名稱還能對號入座,而這種病是你天生就把藍色綠色的名稱混淆了,並且是色盲。

⋯⋯⋯⋯⋯⋯⋯⋯⋯⋯⋯⋯⋯⋯⋯⋯
又有人在評論里搞不清楚,我再說一遍吧,這個和色盲不一樣,色盲是看紅色是綠色但他會說是綠色 他對於顏色的定義還是正確的,而有這種病的人看紅色是綠色但還是叫紅色,天生對顏色的定義就錯了,所以評論里所說什麼光譜什麼色盲表都是沒用的。


InvoKer:

原來見過的一個。。
如果人在死前會有人生的走馬燈一樣的東西快速回顧自己的一生。
那麼如何證明你現在不是在走馬燈之中呢?
你是不是曾經有過,這件事情好像已經發生過了的感覺?

—————————————————

昨晚通關了一款名字叫 To The Moon的遊戲。裡面有一個公司,專門通過更改記憶,來補全快要死亡的老人生命中的遺憾,讓老人在臨死前有一個雖然是虛構但是美好的回憶。

通關後我就在想,你又如何去證明你之前的記憶是真實的呢?

如果你本來是另一個人,被人篡改了記憶。成為現在的你。。。甚至前一秒


於雙海:

其實你每次睡眠的時候都死了,醒來的是繼承了儲存在大腦記憶里的新意識。

所以你永遠不能指望把記憶數字化來獲得永生,那隻是復制出來一個新的「你」罷了。

而這一切,都與此時此刻的你無關了。


多羅羅: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很皮。玩一個小玻璃瓶,捏爆了,右手食指關節處切進去了,血流不止。教室在3樓,被同學陪著往醫務室趕。到一樓大廳處人就暈過去了。沒有任何感覺,直突然之間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大廳,世界靜的可怕,處找不到人。突然某個時刻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坐在椅子上了,手也已經簡單包紮了一下。死亡也是否是這樣,整個世界停留在那一刻。

平時也經常受傷流血什麼的,沒暈過。可能是那次流太多了,縫了4針吧好像。拆線的時候又暈了一次,傻乎乎的看著醫生拆,線先用剪刀剪開再用鉗子拽出來,最後一根拽了三次才拽出來,當時沒什麼感覺,過了幾分鐘,人就躺地上了


魚昆:

1.就我而言,思考的速度永遠不會超過默念文字的最快速度。

2.人的思維其實是不連續的,任意兩步思維之間都會有可以被察覺的間隔。

3.這意味著,在兩段思維的間隔之中,如果自己被某種東西「掉包」了——比如正常進程是A思維→B思維,結果被干預成了A思維→C思維——你很難發現問題的存在。

4.陰謀論的講,我們的思維可能已經被「牆」了,只是自己發現不了。(類似HP里麻瓜屏蔽咒的設定,靠近指定區域後思維突然被引開,意識到其它的事情而改變方向)

5.有機體實在是太弱雞了,還是復制者好啊…


Aorqu用戶:
世上所有生物都以自身的生存為最高追求,只有人類會主動自殺。

人類會自殺根本原因是因為精神上的崩潰,而精神的存在是因為自我意識的存在,也就是一個人能清晰地認知到自己是自己,可是,這種認知真的是人自身所產生的嗎?

想想吧,一輛正在路上行駛的汽車,是它自己在行駛嗎?不,是汽車里的司機在駕駛它。它的前進、後退、起步、停止,一切的動作都得按照司機的意志來。

但有時,汽車也是會出故障的,或者發動機壞了,或者四個輪子哪出了問題,總之,即使它外表看上去還是嶄新的,但實際上它已經不堪用了,它開始變得顛簸、發出噪音,甚至於冒起黑煙來,這時,作為駕駛著它的司機,最本能的會想到什麼呢?——棄車。

人的身體,會不會也是這樣的一輛車呢?所謂的自我其實只不過是這身體的司機而已。其實,自我意識對身體的貢獻其實是非常小的,要維持一具人體生存的種種必要條件——呼吸、心跳,器官的運行,全身的新陳代謝、生長和萎縮,通通不需要也根本就不受所謂自我意識的控制,人體本身就已經是一架極其精密的機器,而自我意識所能做的,也是在絕大部分的時間里它正在做的,只是操縱著這架機器去實現自身的慾望,遠遠超乎於一種生物想要生存所必需的慾望。

對於其他的生物,生存和繁殖,就是它全部的慾望,而對於人類——或者說是自我意識——世間的一切都可以成為他慾望的緣起,只要他想要,他就會不顧一切、想法設法地去實現,去得到它,乃至於喪身殞命都不悔改,這簡直是違反著自然規律的。

看過賽車的人都知道,在賽場上的賽車手們往往會不惜冒著生命危險去加速,去過彎,去超車,一個微小的錯誤可能就會導致車毀人亡,但為了最終的勝利,車手們別無選擇。那麼,存在於我們腦海里的自我意識,是否也是在為了獲得某種並不為我們所知的勝利才會如此瘋狂呢?而我們的身體,其實只是這些「賽車手」們隨時可以更換替代的消耗品而已。


詹姆斯艾倫:

在Aorqu問題:作為身障人士,是種怎樣的體驗?下,題主的一句每13個中國人里就會有一個身障人士,讓我想起了很多東西。

中國有三億多的高血壓患者,也就是每四五個人中就有一個高血壓患者;

中國大概有一億左右的糖尿病患者,也就是說每十二三個人中就有一個糖尿病患者;

中國慢性腎病發病率10.8%,這意味著每十個人中就有一個慢性腎病患者;

2017年的報告顯示:每天約1萬人確診癌症,平均每分鐘就有7人確診,我們很難說中國有多少癌症患者,因為癌症治不好就要死人的,還不比上面提到的那些慢性病;

中國約有一億多的心臟病患者,也就是說每十三個人中可能就有一個心臟病患者;

中國大約有一億多的乙肝攜帶者,各種各樣的肝病的話可能比這個數據還要大,這也就是說每十來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是有肝病的;

中國腸胃病人患者大概也在一億多人,也就是說每十三個人左右就有一個人是有腸胃疾病的;

中國約有1.73億的精神疾病患者,也就是不到十個人中就有一個精神疾病患者;

如果說到皮膚病的話,這個比率就更大了,僅僅是脫發這一個皮膚病在成年男性中的概率就能達到30%左右,加上其他皮膚病的話這個概率會有多大呢?

中國約有1.58億人有頸椎疾病,也就是每是個人中可能就有一個人有頸椎問題;

還有好多好多各種各樣的疾病糾纏著我們人類。。。。

你要是把所有的這些疾病都避開,都躲開,真的很不容易啊。

這個概率是把25歲之前的那些年輕人人和兒童(他們這群人一般是比較健康的)也算進去了的,如果你算25歲以上的成年人的話這個比例還會進一步的提高,而且年齡越大這個比例越高,我這里列舉的疾病只是各種各樣疾病中很少的一部分,仔細想一下真的很恐怖。隨著我們年齡一天天變大,我們和各種各樣疾病接觸的概率會逐漸變大的。

想想真的可怕,不過羅曼·羅蘭曾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後還依然熱愛它,我想我們這些依舊熱愛生活的人都是真正的英雄主義吧!

注意:回答中的這些數據都是一個約數,並不保證權威性和準確性,具體數據大家可以查一下。

詹姆斯艾倫:Aorqu有哪些令人細思極恐的地方?


視光師金鑫:

弱視是一種3歲-5歲兒童常見的眼部視力問題,定義為非器質性病變引起的視力問題,大多與較大的屈光不正(大遠視),屈光參差(雙眼度數不同,視力不同)大散光、斜視等引起,一般是在孩子嬰兒發育期就會慢慢出現,出生時如果有先天性白內障或者上瞼下垂,或者斜視,那麼就很大可能會引起弱視,當然發現越早,治療效果越好,視力恢復也就越好,同時視功能恢復也就更接近於正常人。

之前回答相關問題的時候,就有很多同學反映自己小的時候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導致現在成人了依然是弱視,而且再也無法提高了,所以弱視是越早治療,效果會越好,一般6歲前是一個節點,最起碼保證視力要提高,然後盡可能在12歲以前可以把視功能也恢復好,這樣可以盡最大可能保證未來孩子的雙眼視是正常的。

一般治療方式就是,先解除引起弱視的原因,如果是白內障、上瞼下垂這類問題,那麼該做手術就得做手術,最好是隨著年齡發展及時調整處方。

如果是斜視,那麼要考慮是否需要先提高視力再手術,以防止後期復發

如果是屈光不正或者屈光參差,那麼最簡單,就是配鏡,堅持帶,堅持復查,注意遮蓋,中國目前還是使用框架鏡進行矯正,美國已經針對弱視兒童進行定製類的適合兒童佩戴的接處鏡進行治療。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啊!

但是太多的人失去了這個機會,因為過去的種種原因。

好了,上面是關於弱視的一些話題。下面要說的是一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之前遇到過一個弱視兒童,孩子4歲,視力很差,只有0.2,訓練戴鏡了半年也沒有太大提升,我們都覺得這個孩子是因為旁中心注視導致的視力提升難度極大。很有挫敗感,但是孩子母親和我們說了一個她的發現,她說孩子之前沒有來配鏡訓練的時候,她每次去接孩子,孩子都沒有主動認出來過她,但是自從訓練了一段時間以後,她好幾次發現她還沒有發現孩子,她的孩子已經自己找到她了,雖然我們給孩子檢查視力並沒有明顯提升,但是孩子自己表示比以前看的清楚了,能夠看到自己的媽媽和學校的老師小朋友了。

後來接觸到更深入的關於弱視的學習,我們發現,視力僅僅是作為我們判斷一個人眼好壞的標准,但是不能作為我們評判一個人是否能看的清的標准,可能我們給兩個人同樣檢查視力,是一樣的結果,但是對於不同的事物認知,有可能就會呈現出不同的形式。

這個孩子視力雖然沒有提高,但是他對於自己熟悉的人的感知與認識得到了提高,當然這也是和這段時間我們的處方與訓練是離不開關系的,也就是說,我們給與孩子的雖然不是視力的提高,但是我們教會了孩子如何去看東西,去認識東西,雖然他只有0.2的視力,但是我們教會了他如何利用0.2的視力去認識身邊的事物,而這一點對於弱視的兒童來說十分的重要。

所以對於弱視的人群來說,我們矯正的目的不完全是提高視力,而是教會弱視的人如何用弱視力的眼睛去看東西。而說到底,看東西的任務其實是大腦,如果說大腦本身的視覺接受沒有問題的話,僅僅是因為屈光出現問題,不會有那麼大的影響。所以未來對於弱視訓練和視力恢復的認識,需要更有針對性的方法出來。

如果從上面的想法繼續往後推倒,那麼成人弱視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提高視覺能力,注意這里寫的是視覺能力,而不是視力。

第二個故事是聽我們老師說的,也是關於弱視的,醫院里曾經接到過一個弱視患者,一隻眼是好的,一隻眼弱視,從小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所以耽誤了。後來這個患者出了車禍,好的那隻眼睛受到了沖擊,漸漸失去了光感,最後只能靠以前的弱視眼看東西了,大家都很為這個人的生活擔心。於是給這個人配了相應光度的眼鏡就走了。一年以後,這個人又來調換鏡片,結果驗光師發現,原本弱視的眼竟然視力提高了,調取記錄看發現的確是提高了視力。大家都覺得非常神奇,老師說這與弱視眼沒有學會看東西是有關系的,長期被好眼壓抑,無法正常工作導致的。這次車禍讓他失去了優勢視力眼,他的弱視眼得到了獨有的視覺地位,通過不斷的使用,重新恢復了良好的視力。這可能是人體代償機制發揮了作用,也可能是失去了競爭後,弱視眼得以了恢復。想想真是覺得好神奇。

所以,對於如何看東西,對於視力,對於眼睛,我們還是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不然就不會對近視、弱視、斜視、視功能紊亂等問題充滿疑惑。雖然我們在嘗試新的方法來幫助成人弱視患者提高視力,但是目前效果依然不是很理想,雖然新的研究表示成人弱視是可以提高的,但是相關有效數據還是太少,其他未來能夠有更好的方法幫助成人弱視提高視力。幫助更多的弱視兒童盡早恢復視力。


快樂一生:

高中時一個生物題 胃液不是體液 (不屬於身體內部)

我才突然意識到 我其實從嘴巴到肛門就是一個大管子 只不過管子壁比較厚 還長出了手腳眼耳 可以看聽走 然後取到吃的塞進管子里

當時霎那間覺得一陣發涼


入流:

我們的所有定理、規律,事實,概念,都只是依據這幾百年的數據觀察總結推導出來的。而這些看似永恆的東西,放在大的時間尺度下,很可能只是偶然,說不靈隨時不靈。

我們關於可能不可能,偶然必然的概念、定義細想常會嚇到自己。

我們人類只有幾千年的文明史,有正兒八經、明白無誤的文字和數據支撐的歷史可能只有幾百年。

我們和世界的種種存在,其實是很有可能是基於脆弱的巧合,而且是巧合的疊加。我們認為牢不可破的永恆、定理、邏輯、物質等等,包括我們自己的存在,實際上可能都極為脆弱。

先看看我們自己。

我們存在,能是我們而不是我們的兄弟姐妹是怎樣脆弱的巧合疊加?

男性一次射精量精子數量在5億左右,平均射精次數7200次,自慰次數2000次,一生累積產生精子數達萬億級別。(百度的)女性一出生,兩側卵巢內就已經儲存了數百萬未發育的「卵泡」,到成年後剩下10萬多個。但一生中大約只有400個左右能真正發育成熟,被卵巢釋放出來,扮演創造生命的角色。其餘的便自行退化(還是百度的)。

單是選中你這顆精子,概率就已經是萬億分之1級別的了。再選中卵子這邊,又是百萬級別。這兩個一選,百萬億分之一的概率。多麼巧的巧合。雖然受精總會產生生命,但是只有這對精子和卵子是你,其他的全是別人不是嗎?

這還沒算你爸是你爸而不是你大爺的概率。你媽是你媽而不是你大姨媽的概率。你媽你爸相遇結婚的概率。再往上的先人我就不細數了。這巧合多麼脆弱。

這還只算了人,你再順著達爾文的進化論往前推。我們的猿爸,猿媽阿公阿么,哺乳動物爹媽,兩棲一直到單細胞爹媽。,而且還有一點,好多不夠強或是長得丑的動物個體是沒有交配權的,而我們是恰巧優秀強者的後代的,多麼幸運。

你再往往前推,推出現適宜生存的環境的概率,推地球、太陽產生的概率,一直可以推到宇宙盡頭、初始。這又是怎樣的巧合?我數學不好,算不了這么大的數,你們自己算算。

這個概率的疊加,使得你出現的這個概率無限接近於無限小,小到我們人類把這叫不可能,而忽略這種可能性。這么多個脆弱的巧合的得加,就好像豎起一片片撲克牌,累成摩天大樓的高度,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你,就那麼自然的出現了,不但受精,還長到這么大,在這里看我扯淡。偶然和不可能真的有那麼偶然和不可能嗎?
以上內容多數來自我的公眾號:求索交易(qiusuojiaoyi)里的文章《腦洞 | 世界是有規律的嗎?規律靠得住嗎?》,歡迎關注交流,讀新文章。

我們的所謂定理、規律、常識就更是細思極恐。

我們人類只有幾千年的文明史,有正兒八經、明白無誤的文字和數據支撐的歷史可能只有幾百年。而我們的所有定理、規律,事實,概念,都只是依據這幾百年的數據觀察總結推導出來的。

也許,在更大的時間尺度下,我們現在的所謂定理規律,都只是千百年的偶然,而在億萬億萬(接近無限大,前文你出現概率的倒數)年的整體視角下看,都不是這樣,我們現在這千百年是現在這樣是個例外,是我們定義為不可能的偶然。不巧的是,我們很有可能把偶然當成了必然。

也許無常乃常,意外才是意內,偶然才是必然。也需我們說的異常點並不異常;測不準其實也測得極准。

不明白我說什麼?看看這個例子。

金融圈裡的一個比較有意思的例子,具體叫什麼我忘了,姑且叫他農夫和雞的故事吧。

大意說農場里有一群小雞,被圍在圍欄里,每天農場主會早晚各一次來餵食。最開始雞們常常擔心餓肚子,天什麼時候亮,和種種未知。大概過了1個月左右,小雞們長的比較大了,比較聰明了,並總結出三大定理或常識:

一:公雞打鳴是太陽升起的必要條件,是天亮的充分必要條件。公雞叫天必須亮。美好的一天需要公雞開始。

二:天亮必然導致一棵二腿可移動植物從洞中移動過來,並結出果實或食物,掉到我們碗里來。

三:天黑對此二腿植物來說與天亮類似,會重複二中動作。

總結出上述三個定理後,不斷被驗證屬實,雞們覺得世界再無疑惑,都是可推論的,世界再不是可怕不可知的世界,雞們覺得幸福極了。

每次二腿植物過來,雞們都嘰嘰嘰嘰興奮的一起叫個不停:到碗里來~!到碗里來~!到碗里來~~!!!你丫倒是快點兒啊~~!

轉眼又過了三個月,無所不知的雞們,在無憂無慮的情況下長的特別快,終於,他們可以出欄了。

這天,天又被公雞們叫亮了,二腿植物也一如既往的從洞里移向他們,雞們又嘰嘰嘰嘰興奮的一起叫個不停:到碗里來~!到碗里來~!到碗里來~~!!!你丫倒是快點兒啊~~!。只是他們沒注意,這次二腿植物沒提裝果實的桶裝物,而是一個冒著寒氣,片狀發亮的東西。走到近前雞們才看到,他們憤怒了:孫子,幹嘛呢?我們的吃的呢?沒等他們問完,二腿植物已經進圍欄了,他抓起一隻雞,手起刀落:讓你叫!又抓起一隻:讓你叫。轉眼間,十幾只雞變成無頭屍。

轉眼間,雞們基於長時間總結的客觀真理不靈了。它們眼中可知的,有序的,完美的世界,瞬間崩塌,世界重回混沌。

你猜我們人類有沒有可能和這些雞一樣,基於「長期」的觀察數據,得出「普遍適用」的規律,驕狂得以為我們知道了一切?

以上就是那時的想法。

還有前面的一對數據看的背後發涼,男性平均一生射精次數7200次,自慰2000次。媽的,我們還未成我們,就乾死在衛生紙里或其他什麼地方的概率的可能性接近三分之一。細思極恐。

以上內容多數來自我的公眾號:求索交易(qiusuojiaoyi)里的文章《腦洞 | 世界是有規律的嗎?規律靠得住嗎?》,歡迎關注交流,讀新文章。

評論區裡面有幾位強調,受精那部分,就算我那顆精子沒成功,總有成功的。是我沒表達清楚,你說的對,受精總會產生一個生命,但不能否認,只有其中的一對是你,其他全是別人。
最開始寫的是你是你,而不是你兄弟姐妹的概率,後來覺得啰嗦就刪了,還是加上吧。
感謝提出,已完善。


何健:

現代人類社會,有一個細思極恐的現象,那就是技術越來越先進、工作生活的效率越來越高,我們一個小時也許可以做之前幾個月的事情,但是大部分人並沒有變得越來越愜意,反而卻越來越忙碌和焦慮。

記得我們曾經85分就可以在班級領先了,現在的國小生95分只能是平庸的分數了。從小孩子到成年人,大家都活得越來越累。

為什麼效率越來越高的同時,我們越來越沒有時間?除了慾望膨脹速度超越效率提升速度之外,主要的原因是競爭導致的囚徒困境——每個個體的最優選擇卻造成了集體福利的共同損失。街上看熱鬧時,如果別人踮起腳尖,每個人都得踮起腳尖,效果等同於每個人都不這么做。同樣,對於一個公司、個人來說,社會效率的提高對每個人都是共同的,你只能更加努力,才能獲得一個好的盈利、位置和機會。現在我們一天接受和處理的資訊量是100年前一個人幾年時間的資訊量,但你是博學還是無知,是跟現在的人相比而言的。所以,囚徒困境導致每個人都很累,而且根本停不下來。效率越來越高,我們要處理的事情也會越來越多,負載量越來越大。

似乎只有少數人可以走出這個「老鼠賽跑 rat-race」邏輯。


枕水:

所有和潛意識相關的事實都有點糝人,比如科學家發現有一張人臉被所有人都夢到過。
我的上一輩子很可能是三體星人,因為從很小的時候(剛開始記事的時候,那時還不會說話)我就發現一個可怕的事實,人們竟然不知道別人心裡在想什麼。
我曾經見過一個類似的問題,從回答上可以看到,Aorqu上和我抱同樣疑問的人也有很多,那就是我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感知不到別人的想法?
後來我學會寫部落格,就把這個想法寫到部落格里,那是11年前,現在看文筆略中二了一點,但意思算是說出來了。

有沒有出現過這種感覺:就是在想為什麼我只能感覺到我自己,只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只感覺到自己的感官接受到的資訊,只控制自己的器官。而不是感覺到別人的,這種感覺很微妙,就好象一個靈魂在審視自己的軀殼,審視自己的靈魂,又懷疑別的軀殼里是不是也有這么一個靈魂,為什麼自己的這個靈魂不是別人的而偏偏是自己的?有時又好象在一個旁觀的位置,就像科學家考察獵豹的野外行為一樣,在想人類如此可笑,無聊,狹隘,簡單,愚蠢,冷眼瞅著一群生物(包括自己)就那麼活動著,進行著一系列化學反應和物理活動,覺得這個世界就好象一個精心設計的程序在運行著?

這種感觸在我看黑衣人的時候馬上就被回想起來了,《黑衣人》里有個情節,就是很平常的一個人,你把他的偽裝撕下來,會發現他是一個外星人。我想的是,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不能知道他人心中所想。
笛卡爾說過我思故我在,我知道自己是存在的,但我怎麼知道我身邊這一切是真的?也許我是楚門,我接觸的一切人類都是構造出來的,我上的Aorqu是假的,其他用戶也都是假的。因為我們不能知道他人心中所想,不能確定對方和你一樣真實。
黑客帝國,缸中之腦,庄生夢蝶都是表達同樣的意思,但我覺得這個意思細思極恐。


阿爾卑斯山脈少女:

對著你很愛的一個人(包括愛人朋友家人)在某個瞬間會毫無道理的心出惡念,就那麼一閃念。而且毫無道理。也不會做些什麼。

對著新生兒光滑白嫩一節節的胳膊,母親會不會有想要掰斷或者咬一口的想法?你說她愛孩子嗎,她當然是愛的,甚至可以用生命去愛。

那這說明了什麼?人性中本能的惡?
還是什麼都說明不了?

加一個。
害怕死亡,卻又對生命缺乏敬意。
想要男孩兒生下來發現是女嬰,以前是悶死,現在是丟棄。
走投無路無法生存就惡從心中起,搶劫,被發現後搶劫殺人。
曾經看過一個案件,一個男人窮困潦倒,帶著自己的老婆,餓得撐不住了就去一家麵館點了一碗面。結賬的時候發現兜里的錢連一碗面都支付不起。不敢給家裡人打電話,因為害怕家裡人知道自己現在的境況,死要面子活受罪。結果這對夫妻竟然選擇了殺害這家麵館的老闆,老闆娘,兩個人。
一碗面的錢,兩條活生生的人命。

又想到一個,銀行門口持刀搶劫。受害人報案後聯網搜查,牽扯出數起同樣的案件。最終發現作案者是同一人,一個不到二十歲的沉迷於網路遊戲的男孩子。
被捕後審訊,無任何悔意。只是一直在強調自己不知道有這么嚴重。自己只是沒錢吃飯上網,就覺得這是拿錢最快的方法。也並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其實最大的危險,往往是因為,無知。
無知而無畏。
而這種無畏,最令人生畏。

不管怎麼樣,起碼我們還是成長了,變成了一個追求善良和美好的人吖。
^ ^ 別怕別怕別怕。也是說給自己聽kk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