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讓你覺得自己從男孩變成男人?

問題描述:樓主大四畢業,找到了工作。大學也還好,一直活的挺逗逼的,也蠻希望每天開開心心沒有心機。 如果從男孩變成男人工作上需要成熟和城府,生活上要對對自己認真,感情上對愛的人有擔當有未來,這樣的道理我也明白。 那麼,什麼事情讓你突然發覺自己的轉變?並且,請說明轉變之後,你的變化有哪些,比如性格,事業,感情上,還有請你回答你對男人這個詞的不同理解,謝謝。
, ,
匿名用戶:
涉及家人,原諒匿名。
如果說人生一定有什麼刻骨銘心的人生際遇的話,我自己的就發生在十年前了,兩件事。
高中的女朋友分手是第一件。
懵懵懂懂三年都混在一起,她是學生會主席,我是技術部部長。
依稀記得那天是聯考前的某個宣誓儀式,作為發言代表的她和作為技術執行的我窩在禮堂邊上的控制室里等著教務主任冗長的講話結束,莫名地,在我反應過來的之前,我和她就已經十指相扣,還能記得那時候的心跳的聲音,「不要害怕。」她手心略微濕潤,呢喃一樣的吐出了這樣一句話,自仔細想想,不知是說給我聽的還是說給她自己聽的。「……(我那時候嘴笨)」。
一瞬之間,三年的點點滴滴都滲出來了,即便是遲鈍如我也感覺到了:每晚熬夜做題時候的不時會響起的鼓勵,晚自習結束時會出現在桌肚裡的麵包和留言,她叫我「大樹」(實際上是大叔,原諒我長得很著急,不過或許是個性使然,她曾說過這樣叫我是因為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她很自由不用偽裝什麼)時候的聲音和模樣,本能一樣為了能跟她般配而拚命學習的日子(高中是升學向和藝術向的雙料王牌高中,聯考大學部(二本及以上)升學率是100%,高一玩遊戲過渡,年級排名掉到了300名開外,高一下的時候才意識到這樣搞下去說不定沒法去同一所大學,高三跟她一起畢業的時候,聯考成績全省609,那年全省有50萬人聯考。)
確定關系的時候已經是高三那年的暑假了,當時我在九寨溝,她在一個咖啡廳打工,說來很不好意思,遲鈍如我在告白的時候還是讓她哭了出來,她說我欠她一個說法,她第一次為了一個男生哭了一晚,我相信她說的話,在我第一次見到她對拖延活動進度的學長拍桌子的時候,我就知道,她不會掉眼淚。告白的細節容我略下不表,那是我最幸福的私家記憶之一。
烈火烹油,鮮花似錦的日子總是過不長的,聯考成績下來了,我成功去了北京,一本校,她發揮失常,呆在了家鄉的二本學校,在軍訓完的九月份,分手了,那天晚上我認識到了兩件事,第一,我很無能,守不住這段感情;第二,啤酒也能喝醉。
而就在我與女友分手之後,可以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家中出現變故,父親因事入獄,家中塌掉了半邊天。從小到大,雖然不敢說自己是什麼二代,但是至少家中衣食無憂,現在看來,社會地位也屬於中上,而就在一瞬之間,小康之家分崩離析,為了補償損失,家中還背上了債務,自己知道的時候幾乎發瘋,那是那時候的我認為一輩子都還不上的天文數字,直到挨了母親的耳光才冷靜下來,自以為為家裡負責的退學或者休學打算又換來了第二個耳光,「都陷在井裡有什麼用?你先跳出去我們家才有救。」母親打我的時候用了全力,打完她自己踉蹌了兩步(後來聽家裡人說,母親那段時間經常暈倒,一向身體健康的母親從此之後身體就開始變差了)這是從小到大印象中少數幾次挨母親的打,軍人世家,一向是嚴父慈母,小時候一挨打我就躲在母親身後;也是我更深的認識到了自己的無力,你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改變不了,沒有力量,守不住你喜歡的姑娘,也保護不了你的家人。
現在想來,或許那個夏天,男孩的時光就結束了。
大學四年,我是全班技術最好的,八個假期,其中六個假期我在各種地方實習。
拍過國慶閱兵,做過社團,也辦過展會。
過著每月600元生活費的日子(學校食堂吃頓好點的大概十元左右,學校附近的小餐館吃頓飯大約一百左右),不苦,很充實。
沒有談戀愛,因為忘不了她,因為知道自己目前啥都沒有,守不住那個姑娘,因為沒有錢。
大學部畢業被三大衛視之一錄取,而我選擇了考研,一方面是因為有一群兄弟,希望能在一起做點事,自己需要留在北京,一方面,讀研有宿舍和獎學金,不用家裡給錢。
研究所時期的創業經歷都是很青澀的,經驗不少,教訓良多,經歷過一個月接單接到手軟,也經歷過公司加自己,賬戶上一共只有三千元。哭過,笑過,經歷過,足矣。
無論如何,至少從那時起,我就不用家裡再貼補我,我一個人也可以在這個離家一千公里以上的大城市活下來。
研究所期間母親曾經病倒,醫生說可能需要心臟手術,我從帝都趕回家鄉的時候,身上有十萬元,從公司借了一部分,剩餘的都是我自己的錢,到了醫院我跟醫生說的第一句話是:「用最好的葯,最好的器材,救我母親,我能賺錢。」(一根支架是三萬,準備了三根的錢)記得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咬牙切齒,彷彿是對著敵人一樣,又好像想要證明什麼一樣。
幸好,母親平安無事。
一周前,我第三次畢業了。母親不遠千里來參加了我的畢業典禮,鬢角白髮蒼蒼,但是很開心,兒子長大了,她說,像小時候一樣。
記不得已經多久沒掉過眼淚了,莫斯科不相信,母親不相信,她不相信,我也不相信。
只是這次,容我信一次。
泣不成聲。

寫於一個本應該趕緊休息卻臨時有感的晚上,28歲。

——————————————End——————————————


春雨驚春清谷天:
大學沉迷遊戲沒有正常畢業,延畢一年讀了大五。
大五的寒假回家,發現爸媽老了。


TomWmy:
前幾年,有一次阿公腳摔斷,當時特別心疼他,80多歲的人,聽阿么說晚上都睡不著覺,疼的齜牙倒吸氣。醫院檢查回來,回到家,我執意我來背阿公上樓,我一口氣把快一米八的阿公背了上了三樓,中間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怕阿公聽見,覺得自己是個負擔。


慕容翠花:
看了好多答案,都是一個女生的離開能夠讓男孩變成男人,我是女生,我希望我未來的男朋友是因為我的溫柔陪伴善解人意而從男孩變成男人。用我的擁抱,磨平他的稜角。

十指不沾陽春水,今來為君做湯羹。


有所思:
看了阿宇的答案,真的很想要個哥哥。
可是我現在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我只有一個弟弟,同母異父。
很多人說有兄弟姐妹多好啊。
其實很多時候,我都很討厭我的弟弟。

因為我知道,他和我是不同的。

他可以輕而易舉俘獲全家人的關心。
他想要的東西都會有人買,而我從來不敢說其實我也很想要玩具。
他考試可以在全班排三十幾名不被責罵,而我僅因為比同桌低了兩分就被撕了試卷。
他在外面玩耍到凌晨十二點回來被責罰的卻是我。

你叫我怎麼喜歡的起他來。

但是更多的時候卻是忍不住的對他好,雖然經常罵他笨蛋卻不允許別人欺負他。

有可能這就是一種被稱為親情的東西吧。
今天我拿了大學畢業證回來,他剛好拿了國小四年級期末的成績。
行李箱很重,我站在四樓的樓梯上叫他的名字,兩秒後他開門沖出來跑到我面前一把抱住了箱子。
我不放心他,擔心他砸了腳,一隻手一直提著箱子。
短短的七格樓梯他說了五次:「沒事,你把手拿開吧。」
我終於膽戰心驚的放開了手,那個小小的身體抱著的箱子卻是穩穩的。

原來那個以前在我後背上撒尿的小傢伙已經長大了啊。

如果以後有一天弟弟你註冊了Aorqu,關注了我,從我那麼多沒有營養的答案里恰好翻出了這篇,恩,一定要看完奧。

寫給我的弟弟:
有可能你已經記不得在老房子的那條泥路上的蹣跚學步,但是我還記得我穿著一身醜醜的明黃色衣服去看在醫院里醜醜的你。奧,對了,看你的頭天下午我還去我同學後面的魚塘去撈魚準備給媽媽補身子來著。結果被誤以為貪玩差點被打了一頓,第二天回來的時候魚還被倒進了臭水溝。偷偷告訴你,其實只有兩只小小小蝦米而已。
有可能你已經不記得在老房子的那條泥路上蹣跚學步時,被家裡養的兔子一頭撞倒在路邊,但是我還記得路邊的野草極溫柔的摟著了你,可惜你卻不領情,哇的一聲嚇飛了林間的小鳥。偷偷告訴你,我們家唯一的那隻兔子是媽媽撿來的,它叫白雪公主,喜歡睡在我的肚子上。
有可能你已經不記得在老房子的那條泥路上蹣跚學步時,被家裡養的兔子一頭撞倒在路邊哇哇大哭,是我抱起了你抖啊抖,然後你眨巴眨巴眼睛扁扁嘴不哭了。你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抱著抖啊抖,還是很使勁的那種。我現在嚴重懷疑你現在不聰明有可能就是那個時候腦花被我抖散了。偷偷告訴你,我現在還是覺得你小時候一抖就不哭,也有可能是被我抖暈了。
你看,很多事情你都不記得了,但是我還記得。
時間真的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一天一天看不出來你有什麼變化,但是確確實實是長大了。這一生我已過了近三分之一了,我和爸媽都不會是能陪伴你一生的人。然而這一生我對你別無所求,願你剛正堅強,幸福快樂,處事圓滑但不失尖銳,對待感情勇敢去愛,勇敢去恨。不求轟轟烈烈榮華富貴,但求平平安安幸福圓滿。
對了,還要告訴你,葉明耀那個小公舉太高傲,不適合你。恩,下次你和多多去約會的時候我不會給媽媽打小報告的!

會一直以你為驕傲的姐姐;
馮妍

寫在最後。最近諸事不暢。和大V互動竟然把他逼的匿名了。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寫在這里你看不見,但是我還是很真誠的道歉,對不起。

今天下午筆試有一題答偏題了,很有可能進不了面試。
心情很糟糕,繼父就著這道題教育了我一下,我聽著很難受,都快哭出來了。
沒說話拿著手機進了房間,媽媽進來又批評了我。
真的感覺很委屈。
答偏題的是我,沒工作的是我,心裡難受的是我,受批評的還是我。
人生真的如此艱難嗎。

是的,一直都會如此艱難。

願看到這里的讀者們,一切順心安康。


范閑:
題主說成熟,成熟的中文釋義是

指人的思想觀念的轉變,從幼稚向更高一級的轉變,並且這一過程中往往伴隨著周圍環境的改變而發生,也包括其他人的影響。

這樣看來好像題主的確是成熟了,然而你覺得成熟就是這么簡單么?如果你想,你可以知道你任何想知道的道理,但你以為你知道了就是真的懂了?真的能做到?
你讀遍上下五千年,博覽群書,縱觀八荒,橫望四海,你就敢說你認識了這個世界?
你認為你知道了工作上需要成熟和城府,生活上要對對自己認真,感情上對愛的人有擔當有未來這就是成熟了?那請你隨便問一個陌生人只要讀過書誰說不出這樣的話?
成熟是個動詞,他是一個過程,一個蛻變的過程。而不是一種狀態!
然而蛻變怎麼能不伴隨著痛苦?十月懷胎,化繭成蝶,金蟬脫殼,每一次新生都是需要極大的痛苦,極大的努力。成熟也一樣,只有你經歷風風雨雨,坎坎坷坷,諸般不順,萬般艱險,砍荊斬棘,滿身傷痛,頭破血流之後站在山頂,舉起大劍,你才有資格說你成熟了。成熟應該是份戰利品,屬於勝利的人!
為什麼說「待富者家的孩子早當家」,因為他們吃苦吃的早,他們餓過肚子,他們看得到父母努力辛苦賺錢養家,他們小小年紀就知道一粥一飯,一針一線得來不易,所以他們懂的多,成熟的早!
我就是待富者家的孩子,所以經歷過很多別人沒經歷過的事,當然我不絕不敢大言不慚說這就是成熟,因為這些東西在成熟面前毫不起眼。
我的成熟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和摯愛的初戀分道揚鑣,漸漸認識到生活原來可以這樣殘酷,自己去承受傷痛,直到去感恩傷痛。工作也是磕磕絆絆,各種第一次,各種「趕鴨子上架」,各種離職換工作,各種和同事不合,慢慢變的內斂,平靜,開始變的熱愛生活,開始尊敬周圍的人和事,開始去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能做什麼,自己想要做什麼;自己直面孤獨,慢慢變的自信,謙和;開始多讀書,多去鼓勵別人,多去感受當下人和事;也知道生活不僅是當下的苟且還有遠方和詩,知道所有道理都要去身體力行,所有人都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為了自由和真愛而活,所有感情面前親情永遠最重要;和父母說的最多的一句話是,別擔心我,我一切都好;知道一個男人就代表一個世界,自己要去吃很多苦,然後擔起很多的責任。知道生命苦短,及時行樂。等等等等~
但知道這些,我也覺得自己可能還沒成熟,成熟好像也應該有程度,我這估計也就6分熟吧。
所以題主,我冒昧的說一句,我覺得我們還沒資格說成熟~

與君共勉~


九九:
大學部結束,研究所剛開始,面臨8000的學費,和60+的雙親,以及上有老下有小的老哥和姐姐,以及毫無生活收入且花家裡錢的自己,從來沒有如此強烈的覺得自己如此愧疚。
過年回去,家裡那些親戚們在一起聊天的時候,上學的事情,有一個哥是這么說:
最大的現實,就是咱是農村的,窮,沒別的了。
且不深度分析這句話的內涵,我就覺得有些事情,有些責任,必須試著擔起來,哪怕此刻做不到,心裡也要時刻記著,感恩的心一定要時刻放在心裡。


敏銳的洞察力:
看見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心中一跳。
沒錯,很沉重地一跳。
我確實突然間在某些層面變成了男人,但不是一個問題,而是幾個問題。
1.膚淺層面:同學會,前任女朋友也出席,同是高校出身,已是mini在手,金融界指點江山,笑傲半個城市了。那時候我在想,為何我不能。我是男人,我應該去奮斗,而不是廝混。
2.親情層面:母親生病手術。我沒有閑錢。姐姐接了母親去杭城。那時候我在想,萬年自稱孝子,碌碌無為,什麼都幫不上,身為男人不覺羞愧?
3.現任遠在他鄉念書,一逢休息,不辭辛勞飛機直達,看著自己那點微薄收入,身無一技之長,瞬間有剖腹自殺的感受。
——————————————————————————————————————————————

其實男人無所謂男人不男人,以前有一句廣告詞,男人,要有兩面。其實我覺得兩面不夠。
事業上,我們要像一個鬥士,去爭取,去奮斗,也要學會在不利局面去掩護,去退縮。
父母親人面前,我們還是要保持童真,像個孩子一樣去打鬧,去嬉笑。
我還沒有孩子。
所以我不知道在孩子面前,我會變成一個嚴厲的父親,還是跟他一起搗蛋的大孩子。
我只希望我們都活得開心。
今天,明天,後天……
你,他,她…….


Wynfred:
在想到自己時會想到父母


Todd Wu:
已經有了135個回答,不知題主是否還能看到。

大概的背景資料:
高中畢業出國開始
社區學院的申請是自己
搬家是自己
與正式大學的銜接課程完成是自己
轉學開450公里直至爆缸在荒無人煙的山區找拖車是自己
學生會副會長是自己
找實習找工作投共計77份簡歷60份Cov Letter到畢業後的第二天終於接到offer是自己

你看 寥寥幾句話 竟然就概括了我從昨天到六年前的昨天的全部經歷
我可以用不到100個字的排列組合來說明所有喜怒哀樂的情緒

但這些體驗最後升華的只是三個瞬間

是去年在拿不到任何offer臨近絕望時寫給弟弟的生日賀卡:
從他的10 歲就開始沒有參與他的人生的
我寫
To 軒軒:
時間過的太快 居然又這么過了一年
去年給你寫的信的照片還一直被翻到 今年又來照了
你哥現在的心情其實不夠好 有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要走了
時間過的太快 居然又有東西要不見了
是因為覺得你可以開始看懂這些才會寫下給你
我現在坐在辦公室 呈現一種完全不積極向上的狀態
看你的朋友圈 蛋糕一定味道很贊
時間過的太快 居然你才初二
去揮霍大把的時間吧少年
你哥是一個很執著於存在感的人
換句話說
你哥就是賤人 而賤人比較矯情
所以覺得如果你能從文字看懂我想表達的就太好
又或者用直白的方式翻譯給你 我所希望的
時間過的太快 擁抱長大的具體:
情智 心富 體強 人獨立 人自由 人進步
你哥(是抄少年中國說的啊)和老爸老媽和所有人都在追求你也在追求的這些
所有絕對 絕對在活在當下
活在每天都在吃蛋糕的那一樣的心情
生日快樂

文風低沉的哥哥上

他回
「謝謝哥哥」

又是今年過年給老爸老媽弟弟紅包後:
滿頭白髮的老爸笨拙的在桌子上把他們的紅包集在一起說要拍的藝術一點然後兩天後他們飛回去了
點贊王的我發現自己居然漏了老爸的更新
他寫
「兒子長大了」

最後是上個月大哥大嫂來這里玩累死累活的當了三天司機分別時:
我那從小在LA長大在到現在中文還是朦朦朧朧的大哥啊
他說
「take care man, 回上海帶你喝酒」

我在這三個瞬間
心臟被猛的抽空又填滿
男人的我在辦公室跑進廁所
男人的我在公寓里趴在地上
男人的我在回家的高速上緊緊握住方向盤保持方向

男孩的我在這同時咬牙不出聲但是

哭的發抖


Aorqu用戶:
[能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其實很簡單,不給別人添麻煩,有錯認錯且改,會思考。


劉老六:
在許多年以前,大概是去年吧。我和一個姑娘也探討過這個問題,我苦惱的對她說:你說為什麼同齡人都顯得成熟穩重,我還是這么猥瑣下流。姑娘溫柔的看著我:洋哥,我覺得大家都挺猥瑣下流的,只不過你猥瑣的比較明顯,下流的不加以掩飾。還有洋哥,你敢把你手從我腿上拿下來嗎?你說的太對了,真讓我情不自禁的擁抱你。我順勢抱住了她。
我覺得我必須得說兩句了,我跟姑娘抱完以後,我們就繼續談結核桿菌小分子熱休克蛋白Hsp16.3的分子伴侶作用機制。根本就沒有啪啪啪。


Aorqu用戶:


艾維昂:
同意 @緊緊以及 @蔣小蛤的答案,這兩個答案都贊了,雖然他們的答案沒有回答題目,但都是一個男人應該有的心態,另外再多說幾句,我個人認為,因為一件事就從男孩變成男人有點把成長想的太過於簡單了,人不是寵物小精靈,事情也不是進化石,不是說扔過來一個事情,皮卡丘就變成雷丘,傑尼龜就變成卡妙龜,小火龍就變成噴火龍,男人就嗖地一下變成男人了.這頂多是第一步,讓男孩發現自己的不足.而如果扔過來一個事情,一個男的只是覺得自己變成男人了,覺得懂了這個世界了,那他還只是一個男孩.

我不知道女人是怎麼覺得什麼樣的男生是男人,在我看來,除了上面兩位的心態之外,一個男的,專心致志的做好當下每一件事情的時候,他就是男人,用Aorqu我最喜歡的一個大V張公子在某個回答下說過的話,就是萬事各得其所,專心在此時此刻,做每一件事.如此而已.

以上~


李圖樣:
從我領到第一份薪資開始…


冬青:
自殺後,被救活。不再拒絕成長。


Aorqu用戶:
1.大一過年跟老爸出去走親戚,替他擋酒的時候。

2.發覺並且認知自己是個基佬的時候。

3.立志擁有一個能讓我男朋友依靠的肩膀的時候。

4.出野外在我們組女生中暑體力不支扶著她走完當天路線的時候。


Aorqu用戶:

背影

朱自清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禍不單行的日子。我從北京到徐州,打算跟著父親奔喪回家。到徐州見著父親,看見滿院狼藉的東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天無絕人之路!」

回家變賣典質,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辦了喪事。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喪事,一半為了父親賦閑。喪事完畢,父親要到南京謀事,我也要回北京念書,我們便同行。

到南京時,有朋友約去遊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車北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旅館里一個熟識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囑咐茶房,甚是仔細。但他終於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二十歲,北京已來往過兩三次,是沒有什麼要緊的了。他躊躇了一會,終於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勸他不必去;他只說,「不要緊,他們去不好!」

我們過了江,進了車站。我買票,他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腳夫行些小費才可過去。他便又忙著和他們講價錢。我那時真是聰明過分,總覺他說話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終於講定了價錢;就送我上車。他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他給我做的紫毛大衣鋪好坐位。他囑我路上小心,夜裡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托茶房好好照應我。我心裡暗笑他的迂;他們只認得錢,托他們只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聰明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他望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個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台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台,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父親是一個胖子,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讓他去。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橘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於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裡很輕松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裡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里,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謀生,獨力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老境卻如此頹唐!他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於中,自然要發之於外;家庭瑣屑便往往觸他之怒。他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的不見,他終於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惦記著我的兒子。我北來後,他寫了一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膀子疼痛厲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時再能與他相見!


Aorqu用戶:
某一次父親送我去車站,看到他半頭白髮的時候。

當時我就想,這個家該輪到我來撐了,即使現在撐不住,也該努力開始撐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