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低智商的善良」?

問題描述:不要只是列舉「低智商」。
, , ,
凡爾禮:

【1】沒有知識水準的善良。

  • 為生病的人推薦各種未加驗證的「偏方」。
  • 把陸龜放生到水裡,把毒蛇放生到公園。

《法證先鋒1》里,高彥博(歐陽震華飾)的妻子古澤瑤(劉錦玲飾),癱瘓且患上癌症,被好心的玉姐餵了十天的民間偏方,因此「斑蝥素」中毒導致心臟衰竭而死。

【2】道德綁架,強迫對方付出或是退讓。

  • 馬雲這么富有,他應該為天津爆炸事故捐上幾億!
  • 不過就是撞壞他的豪車嗎?他這么有錢就不應該讓窮人賠錢。
  • 不就吵醒你睡覺么?小孩子吵吵鬧鬧是天性,你這么大人還跟小孩子一般計較嗎?
  • 雖然這個老太太在無理取鬧撒潑,但你怎麼不能讓著點,你家沒老人么?


【3】善惡不分,不去同情受害方,反而同情起了作惡方。

  • 周立波在節目上逼迫女孩原諒當年拋棄她的生父生母。
  • 白冰冰在綜藝節目里談到,在女兒白曉燕被殺害後,有人來勸她原諒綁匪陳進興。
  • 作家白小帆有一個從不做家務亂丟垃圾的室友,在白小帆忍無可忍發飆後,有人反認為白小帆對室友不寬容。

回看視訊,發現周立波多次使用「善良」這個詞,真是諷刺。

【4】和稀泥式的調解方式。

  • 雖然你丈夫又賭博又喝酒又家暴,但好歹夫妻一場,你還是原諒他吧。
  • 雖然他搶了你客戶,但好歹是一個部門的同事,就算了算了吧。

【5】自虐式的善良:對惡人善良,甚至是對害過自己的人善良。

  • 新聞「初三女生扶老太被訛後不計前嫌反資助其千元」
  • 在韓國電影《今天》里,女主角多惠的未婚夫在雨夜裡被少年開機車撞傷,肇事少年怕承擔責任,乾脆將多惠的未婚夫撞死。多惠選擇原諒肇事少年,替對方寫了請願書向法官求情。但多惠後來得知,她的善良沒有感化肇事少年,肇事少年在學校里再次因嫉妒殺害了同班同學。多惠因此陷入沉重的痛苦中。

【6】無節制的幫助有時會起到反效果。

  • 《儒林外史》里的杜少卿對誰都慷慨,久而久之,周圍人什麼事都找他要錢。杜少卿最終散盡家財,一無所有。
  • 百度「升米恩,斗米仇」或「斗米恩,擔米仇」或是「養仇人」等關鍵詞,可以看到很多個反映自己一心一意幫助親戚朋友,最後親戚朋友卻跟他反目成仇的帖子。

【7】表達同情心,有時也不恰當。

對窮人、殘疾人表示出強烈的同情,其實會讓他們內心很不舒服。

王小波在《我看老三屆》一文里,提到自己有一個先天殘疾但很自強的老師。文中王小波提出了一個觀點: 對殘疾人的最大尊重,就是不把他當殘疾人。

法國電影《觸不可及》里,癱瘓在床的白人富翁菲利普炒掉了多位「同情他」的看護,唯獨留下了做事毫不細心的黑人德希斯,因為德希斯常常忘記他是個殘疾人。


貓尾巴被踩:

我認為低智、偏執、思想貧乏是最大的邪惡。當然我不想把這個標准推薦給別人,但我認為,聰明、達觀、多知的人,比之別樣的人更堪信任。

——王小波

我想說:去你他喵的善良,活得越久越覺得善良讓我沒安全感,即使不是騙子,也是豬隊友,偏偏眾多凡夫俗子愛聽好話,就愛被騙被豬拱


源源大葛格:

抵制玉林狗肉節


M3小蘑菇:

1 不合時宜的誠實。 「老師,您忘了布置作業」「別聽他們瞎說,實際上你得了絕症,沒幾天可活了」

2 導致價格體系崩潰的付出,比如孔子的一個弟子贖回魯國奴隸沒有找魯國朝廷報銷,贏得了美名,之後其他魯國人在外國贖回魯國奴隸,如果要求報銷就會挨道德大棒,也只能不報銷,久而久之魯國人就不願意贖回魯國奴隸了。這種事在現代也可能發生,比如一個部門每天工作量是生產100件產品,有個員工非常勤奮,每天都生產120件,領導一看原來一天可以生產120件啊,就把標准提高到120件

3 把自己的三觀硬施加給別人,包括各種善意的傳教,以及「兔兔這么可愛你怎麼能吃兔兔」

4 盲目地接盤。「老婆,今天我在外面撿到一對被拋棄的雙胞胎男嬰,我帶回來了,我們一起養吧,我們生孩子的事先緩緩再說。」


隰有荷華:

就是當年我去廣州白馬的地下通道,手裡握著十幾張一塊的。從這頭給到那頭,然後折返給一個來回。

記得大學時候口語課,還聲情並茂地論述了為什麼要幫助乞討人員,理由是如果萬一真的有人需要幫助呢?

後來知道他們都是組織好的,化妝的,專門要錢的。想想當年給錢時候心裡澎湃的小自豪,真是個白痴。


飛翔的和道一文字:

農夫與蛇


隔壁大叔愛彩繪:

忍不住祭出這篇文——————————————————
摘自《我的朋友是怪咖,不許笑》 作者怪物不二
原標題:「聖母」來了

曾經我以為現實中是不存在「聖母」的,我以為網路上一些過度善良而模糊了是非觀念的「聖母」形象都是塑造出的。直到我親眼看見。
我的朋友阿正去年交過一個女朋友,本來感情很好,可後來出現了一些矛盾,雙方鬧得很不愉快。原因在於女朋友有一個大自己一歲的姐姐,這姐姐可不平凡,是個大明星公主。她叫席珠,畢業於某影視學校,人長得漂亮,據說拍過微電影,當過平面模特,在微博上擁有不少粉絲,一呼百應。她家庭條件很好,生活充滿陽光,父母都很寵她,對她有求必應。由此可見她既是大明星,又是小公主。這個姑娘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與我們相左,同時她的某些行為也引起了我們的反感。
第一件事我稱其為「說教門」事件。事件發生於幾個月前,那個秋天的午後。阿正到女朋友家玩,恰逢席珠姐姐也在場,三個人就坐在一起聊天。阿正隨口抱怨說爸媽在家裡因為一點小事吵架了,真讓人心煩。本只是一句無心之詞,不料卻引起了席珠姐姐的注意。她追問阿正為什麼認為爸媽「讓人心煩」。阿正就說哎,父母都是老觀念,管得太嚴,又不理解我。席珠姐姐開口說,你怎麼能這樣想呢?他們這樣做,都是因為愛你啊……

阿正心不在焉地應和了一聲,隨即喝口水決定進行下一話題。那時他還不知道席珠姐姐蓄力已滿,接下來就要正式開啟嘴炮模式。在此後長達接近四十分鐘的時間內,席珠姐姐不知疲倦地批評了阿正的態度與思想。她義正辭嚴地指出,阿正這種不理解父母的行為是十分可怕的,簡直與中國的「孝」道相違背,斷送了中華文明的傳統靈魂。同時阿正提到父母時語氣極其不恭敬,沒有絲毫尊重可言,再不改正必然後患無窮。說到慷慨激昂之處,席珠姐姐更是拿出手機,現場搜索「人為何要孝敬父母」、「如何孝順父母」、「怎樣與父母正確溝通」、「中華親情故事五十則」等文章強制要求阿正閱讀。阿正很反感,屢次想要打斷她的長篇大論,表示她誤解了自己的意思,抗議她硬扣給自己的幾項罪名。然而一旁的女朋友不斷使眼色,暗示阿正虛心接受教誨,這讓阿正無可奈何,只好硬著頭皮忍耐。
就在阿正諾諾連聲,反覆表示自己領會了席珠姐姐所講述的全部社會基本道德規范後,席珠姐姐滿意地笑了。她悠然自得地捋了捋頭發,又開口問,可是我還有一件事情不懂,你的爸爸跟媽媽為什麼會吵架呢?
起先阿正以為她問這話是因為還沒說教夠,於是沒有作答。後來才知道由於席珠姐姐自身的家庭太過幸福美滿,她根本不理解為什麼家庭之中會發生爭吵,在她看來吵架也是不道德的行為,因為「所有矛盾的根源,都是愛啊!」她這個理論讓阿正渾身難受,阿正把這話告訴我,我很震驚。我已經許久沒見過這樣天真善良的人了。

也許是為了滿足我這個願望,不久我見到了席珠姐姐本人。
以下這件事情,我將其稱為「熊孩子門」事件。剛剛放寒假,阿正約我出來玩,我欣然赴約。到達集合地點後才得知有機會一睹大明星公主的風采,這令我的好奇心不斷膨脹。很快席珠姐姐姍姍而來,她果然高挑漂亮,寒暄時體貼周到,渾身散發著甜蜜的氣息。因為吃飯的地方有一定距離,我提出搭公交去,就這樣,我們一起開始了奇幻巴士之旅。
當時車上的人不算擁擠,可所有的座位都已經坐滿了人。我跟席珠姐姐並排而立,我們面前的座位上起先坐著個大概七八歲的小男孩。可同我們一起上車的有個孕婦,也站在我們旁邊。那小男孩的媽媽看見後就要求孩子給孕婦讓座,孩子很不情願,咧著嘴假哭了幾聲,可還是拗不過媽媽,只好慢吞吞地站起身來,孕婦道著謝坐了下來。這一幕的發生顯然令席珠姐姐感受到了世間的純潔與善良,她深吸一口氣轉過臉來,笑盈盈地對我說,你看到了嗎?真好!
我在一瞬間沒能準確理解她這兩句話中的邏輯,不過看她的眼神,慈愛地在小男孩與孕婦之間遊盪,我就明白了幾分。我坦白地說,讓座是很好。之後不予置評。因為我眼睜睜地看見小男孩在被剝奪了座位後,立即處於整個人生都被奪走了一般的滿腔憤慨之中。他始終在瞪視著那位孕婦,用充滿孩子氣的不友善行為頻頻進攻,讓孕婦尷尬地別過了臉去。如果席珠姐姐能夠看明白這些,我真希望她能對那孩子施展「諄諄教導」的技能,化解這場讓座引發的不愉快。可惜席珠姐姐渾然不覺,她始終對我感嘆著,真好,真好!我很想問好從何來,但是我沒有。如果我問了,那麼我一定很煩人。

接下來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孕婦準備下車,從座位上起身走到車子的後門那裡。就在她小心翼翼地站起來,轉身離開座位,向前邁步的一剎那,剛剛那個小孩子猛地沖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而就在他沖來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他用那一雙小手猛推了孕婦一下。那位孕婦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周圍許多人都跟我一樣看到了這一幕,許多人同時倒吸了口涼氣,紛紛議論起來。有人指責小孩子太不懂事,有人說讓孩子媽媽趕快好好管管。我想這是席珠姐姐登場教化眾人、普度眾生的大好時機,只等著看她作何反應。出乎我意料的是,席珠姐姐並沒有公開發表意見。她轉向我,低聲說,那些人真是太過分了,那還只是個孩子啊。
一陣恐懼襲上了我的心頭。起先我僅僅以為席珠姐姐為人好說教,動不動就拿道德說事,沒想到的是她的想法從本質上來說跟我就是不同的。我主張就事論事,錯了就是錯了,對了就是對了,不能因為一個人的身份而改變是非判斷。而席珠姐姐的這句話,顯然是徹底的以人為本。她用大愛無疆的廣博胸懷包容了剛剛那個錯誤的行為,原因就在於「那還只是個孩子」。在我來看簡直可笑。
於是我忍不住說,可也不能因為那是個孩子,就忽略掉這個錯誤啊。
席珠姐姐擔憂地看了我一眼,她說教育孩子要以一顆愛心開始,愛是包容與諒解,愛是不苛求,你這個人太過刻板了,沒有愛心。
在我擔憂的目光下,席珠姐姐拿出了手機。我毫不懷疑她立刻就要當面為我搜索「如何正確教育孩子」、「愛與包容—教育的良藥」以及「愛的教育」等一系列相關文檔了。幸好此時車到站了,我慌裡慌張地下車。阿正走過來問我,那位的功力你見識到了嗎?我連忙點頭稱是,我甚至有點懷疑她來自某個以「愛」為名的邪教組織。

很顯然,「熊孩子門」事件令席珠姐姐對我的印象一落千丈。在此後的聚會過程中,她離我很遠,並且拒絕與我互動。阿正開玩笑似的問是不是我這個人性格強勢不太好相處,我也打算趁這個機會緩和一下氣氛。不料席珠姐姐露出了一個無比純潔的笑容,她溫柔地說,不是她不好相處,是我的原因,我很害怕她生氣,她好像很容易就會生氣了。
我剋制著說,哪有,我不容易生氣的。
席珠姐姐說,公車上你不就因為那個可愛的孩子生氣了嗎?請你原諒,我這個人不喜歡跟心胸狹隘的人交朋友。
她這么直白地說出口來,可實在讓人尷尬。幸好她聲音動聽,笑容得體,倒讓人像聽了一陣耳旁風一樣不會在意。可我會在意,她指責了我心胸狹隘,我甚至不知道這項指責從何而來。不過為了證明我的確是好脾氣,我微笑著原諒了她。
如果說前兩件事情僅僅是個人意見上的小沖突,完全可以忽略,那麼此後發生的事看起來就是無法避免的了。

為了將自己的大愛遍灑世界,席珠姐姐決定投身於一項轟轟烈烈的活動中去—放生。她聲稱動物與人類是平等的,是人類最好的朋友,食用自己的朋友是極其不道德的行為,必須懸崖勒馬。她決定身體力行,四處參與放生活動,放飛鳥兒,放生魚兒,放生烏龜。從而力圖向所有動物證明,人類有真情,人類有真愛,食用它們是一時間誤入歧途,不侵害所有生命才是人類的最高道德標准。
聽說有些放生活動是在騙錢之後,席珠姐姐決定獨自行動。當她在飯店裡發現了活的動物後,就會選擇買下而後放生。席珠姐姐自己沒有工作,金錢來源自然都是父母,因此能力也有限。目前為止她僅僅買下過兩只鴿子,一隻兔子,一隻狗而已,同時盡量避免去海鮮酒樓吃飯,不然水箱里那麼多的龍蝦、大螃蟹等著她去拯救,也怪麻煩的。
一次阿正跟女朋友還有席珠姐姐一起吃飯,他們發現對門的飯店外拴了一隻狗。席珠姐姐立刻大呼小叫,說那隻狗狗一定會被殺掉來吃,一定要救它。她火速趕到那裡,提出買狗,不料被老闆拒絕。老闆是個急性子,為人很粗獷,根本不聽席珠姐姐關於「愛」的那番言辭,言簡意賅地表示,要吃飯裡邊進,不吃飯滾。
席珠姐姐的眼睛裡噙滿了淚花,她哭著說一定要救狗狗,就算用強也要去救,一邊說一邊看向了阿正。阿正很不情願,席珠姐姐要求他鼓起勇氣沖過去把狗繩解開,還狗狗一條生路,這顯然會引來許多麻煩。阿正的女朋友大概是受到了自己姐姐的感染,眼中也噙滿了淚花,當即表示,如果阿正這么沒愛心,連條小狗狗都不願救,那麼就要跟阿正立刻分手。阿正沒辦法,只好答應了。
他盡量快速地走上前去,準備解開狗繩。可就在那一刻,狗忽然發起狠來,猛地向阿正撲來,還張開口,眼看就要咬下去。阿正下意識地大叫一聲,出於自衛就胡亂向前踢了一下,並沒有踢到狗。但這一幕還是被席珠姐姐看在眼裡,她哭著對阿正說,狗狗已經那麼可憐了,你居然還踢它!
阿正覺得自己也快哭了,他說姐姐你的腦子可以正常一點嗎?這狗剛才差點咬了我啊。
席珠姐姐哭著說,這不怪它,它被拴在這里,一定是太害怕了!你這個人為什麼這么冷血,這么沒有愛心……

阿正的女朋友大概是個脆弱的人,一看見男朋友跟姐姐發生了爭執,自己先脆弱地躲遠了。正在阿正無可奈何之時,飯店老闆終於忍耐不住走了出來,說你們鬧什麼鬧,那條狗是朋友的寵物,拴在這里,你們想偷走嗎?
當時的情況真尷尬,阿正感到無地自容,連連道歉。沒想到席珠姐姐卻完全沒有表示歉意的意思,而是徑自拿出手機對著狗拍起照片來。她的行為令阿正非常生氣,於是阿正跟女朋友說了幾句,就獨自回家了。當天晚上女朋友打來電話,說希望阿正能跟姐姐和好。阿正氣憤地回絕。女朋友說,我姐都發朋友圈跟你道歉了,你趕緊看看。阿正急忙檢視,只見九張狗的照片之上,席珠姐姐傾情配文:也許,是瑣碎的生活蒙蔽了你愛的眼睛;也許,是生存的壓力阻斷了你愛的源泉;今天你對這代表著真善美的小寶貝暴力相向,令我傷心,令我心寒。然而世界終究充滿美麗,我相信人心本善,我已經原諒你了。明天一起吃晚飯吧。
阿正想了很久,這段話里的「你」究竟是指自己還是指狗。比如他作為「代表真善美的小寶貝」遭到了狗的暴力相向,情理上也說得通。不過顯然不是的,在席珠姐姐心中,阿正就彷彿一個惡魔,她的大愛無疆里先容納下了這只狗,然後才原諒了可憐的阿正。這令阿正無比憤慨,找我抱怨。我認為那條朋友圈的文案寫得還算不錯,當然,如果把「暴力相向」換成「飛起一腳」,顯然會令指向更加明確。阿正白了我一眼,他表示,他已經忍受不了女朋友的這個姐姐了。

姐姐終究是姐姐,並不是女朋友本人。阿正想要跟女友開誠布公地談一次,聲明自己的立場,別讓席珠姐姐再影響二人的關系。可是他悲哀地發覺,女友已經逐漸被姐姐同化了。也許在她眼裡,自己的姐姐實在太完美了,姐姐是不會有錯誤的,只要向她學習就好,因此也走上了以「愛」為名的邪路。我漸漸察覺到這點,是在某天我隨口吐槽了一句某綜藝節目里一個明星的行為,並被阿正的女友知道後,她竟給我發來長長的微信,好傢夥足有四五百字。內容大概如下:親,聽到你這樣指責別人我真的感到很難過,我希望你能以一顆充滿愛的心來理解別人,而不是那樣詆毀,況且他們都還是孩子……
以下的內容我讀不下去了,我感到一種由心而發的無力感。更可怕的是結尾還有好幾個笑臉的符號!這才是聖母最強的精神攻擊,她站在道德高峰上攻擊別人,同時還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副雲淡風輕感動中國的模樣,絕非我輩所能抵擋。之前阿正憂心忡忡地對我說,我女朋友好像跟她姐一樣了。我還一直勸他。現在我不能勸了,我只能告訴他,是的,沒錯,你的女友好像已經淪陷了。

而後,阿正和另外幾個朋友,都曾想辦法跟女友甚至席珠姐姐進行溝通。他們首先採取了「直面溝通法」,直截了當地指出對方的哪些行為會影響雙方的感情,但這立即遭到了席珠姐姐的駁斥。席珠姐姐指出,這些指責都是對愛心的抨擊,都是對道德的歪曲,更可怕的是,阿正「一個男生,居然指責一個弱女子」,這簡直是以強欺弱的反面典型,這簡直是人神共憤的道德災難!面對這樣的攻勢,阿正敗下陣來,與此同時,他的女友也拒絕了阿正關於「少跟姐姐來往」的要求,令阿正苦不堪言。
但是阿正不放棄,愛情果然是給人力量的靈葯。他再度採取苦肉計,既然席珠姐姐這么有愛心,不如就利用她的愛心!阿正將自己之前遭遇過的挫折統統講述了一遍,力求在席珠姐姐面前樹立起一個悲情形象,希望以此來促成關系的緩和。沒想到的是,對於阿正過往的苦難,席珠姐姐並未點贊,反倒進行了更加猛烈的批評。她苦口婆心地教育阿正,苦難是人生最巨大的財富,誰要是傷害了你,你不應該仇恨他,而應該感激他,否則就是你的心胸太過狹隘。
阿正把這話告訴我,他向我求證,自己是否真的很狹隘。
我說誰知道呢,總之我太難感激傷害我的人了,我一定會生氣的。
不久前,阿正跟女友分手了。他們分手是女友提出的,以「性格不合」為由,我想這也很有道理。隨著女友不斷向席珠姐姐的「愛」教靠攏,恐怕也就真的跟阿正不太合適了。阿正也沒有覺得太傷心,只是反覆跟我強調,戀愛中三觀合適真的挺重要。

我從不否認,善良是最珍貴的美德。可我深以為善良的底線很重要,不能無節制地善良,不能無是非觀地善良,不能以「善良」為名去給別人製造麻煩。我害怕過分善良的人。特別是當那些過分善良的人試圖佔據道德制高點,並大肆抨擊他人的「醜惡嘴臉」時,世界就像爛掉的橘子一樣令人作嘔。
席珠姐姐無法成為我的朋友了,她身上也有令我佩服的地方。為了實現自己的大愛無疆,她的確在身體力行地做著一些事,盡管有些是徒勞的,但畢竟精神可嘉。她「以愛為名」的世界觀盡管有點扭曲,可多多少少也是有正確意義的。她對小孩子、小動物的愛也是許多人缺少的。我只能偷偷想像,如果能讓席珠姐姐的善良縮小一些就好了,因為她的出發點是好的,我就不會去指責她。我希望她能再現實一些,再世故一些,等她不再把人間大愛與社會道德掛在嘴邊,那麼她一定會可愛許多。


葉星期五:

我這邊有個反例,是高智商的善良,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下。

1995年,杭州一家電視台做了個測試,到馬路上去撬窨井蓋,看有沒有人會站出來制止。那天唯一一個站出來的屌絲模樣的青年,他騎車來迴繞了好幾圈,找不到警察,就指著他們說「給我抬回去」,一邊跨在單車上隨時準備逃跑。

  那天他騎單車去上班,看見馬路邊五六個大漢在抬窨井蓋,似乎是要偷去賣。

  青年想起,幾天前報紙都在報道一個孩子掉進沒有蓋的窨井裡淹死了,便起了制止的念頭。但他又顧慮「五六個人我怎麼打得過」,於是騎車跑到四五百米遠去找幫手。不料沒找到警察,也沒有旁人願意出手幫忙。

  「繞了兩圈,看他們還在抬,我實在忍不住了。」青年笑稱,自己便一腳踩地,一腳踩在單車腳踏上,做好了隨時逃竄的準備,然後一手指著對方喝道:「你給我抬回去!」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青年始料未及,攝影機與記者一起沖出來對青年做了一通採訪。原來,這是當天杭州某個電視台做的測試節目,通過製造一個偷窨井蓋的現場,來測試路過市民對這一行為的反應。

  在這段18年前的新聞視訊資料中,其貌不揚且一頭亂發的青年扶著單車出鏡,表示自己跑了四趟去找人。而當天,他也是唯一一個通過這個測試的路人。

這個青年,叫做馬雲。

  這段視訊在微博上逗樂了不少網友。有人調侃說,原來馬雲第一次出現在大眾的視野里「竟然是為了維護人類的正義」,還有人稱馬雲的表現「蠢萌蠢萌」。

但是我覺得這才是高智商的善良,不是灌雞湯,但是「成功沒有偶然」在這里,其實是可以看到的。

視訊鏈接:馬雲談第一次上電視 稱員工要有正義感

(部分文字援引自 金羊網-新快報


二大王:

慈悲多禍害,方便出下流。
不能搭配「智慧」和「力量」的善良,做不出善良的事。


覃圈圈:

接前任電話


焦興旭:

一部分NGO做的公益項目,絕大部分非NGO做的公益活動

輔導那些真心善意但是對解決問題沒卵用公益項目絕對是個折磨


Lisa:

丁仲禮與柴靜的這次訪談,很好的詮釋了什麼叫「高智商的善良」與「低智商的善良」,
以及「低智商的善良」咄咄逼人的優越感。
如何評價 2010 年柴靜對丁仲禮的採訪? – 你如何評價 X


鬼木知:

Aorqu評論區下——

「XXX滾出Aorqu,還Aorqu一片凈土!」

「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整天抖機靈、裝逼的人,Aorqu才會淪落成現在這樣,這是葯丸啊!」

「灌水無乾貨,已舉報不謝!」


清蒸魚頭:



匿名用戶:
去年我高一的時候去超市買東西,然後看到一個侏儒症的小女孩在我後面排隊,我跟她說你先付吧 。然後我自以為她會感謝我,結果換來的是冷眼相向。當時我還沒覺得什麼,剛看了諸位大神的評論我明白我當時應該正常的排隊而不是用這種低智商的善良對待一個女孩兒。


Aorqu用戶:
蠢的另一張面孔


Aorqu用戶:
夏天坐月子的時候要蓋棉被!不能開空調!不能洗澡!不能下床!
嬰兒夏天出生也要裹起來!
我們就是這么過來的,你不聽話肯定是要吃虧的。以後生病了不要後悔。


夢見遠野:

一個朋友,家裡放了個籠子抓老鼠,一天早上發現,抓住一隻大老鼠,一隻小老鼠。
他想了想說:大的可以打死,小的太可憐了,放了吧。
然後就把小的放了……


羅輯:

程心,我怎麼會把劍給了你呢?


許明亮ins:

沒人說程心么?

程心在三體中就是個見仁見智的人物。大多數網友對她的感覺就是個坑:坑了雲天明,坑了維德,坑了整個地球文明。因為她,三體人打破黑暗森林威懾,幾乎成功地在到達前就佔領地球。因為她,光速曲率飛船的研究被停滯,只有一艘曲率飛船研製出來,只救了程心和A艾艾。但作者給她的定位是代表了人類人性的一面。因為維德說的那句: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獸性,失去一切。維德就是獸性的代表,不顧一切、不擇手段地前進!而人類終於還是在人性的光輝面前選擇了拋棄獸性,保留人性。雖然犧牲了絕大多數太陽系內的人類,但還是保留住了人性的存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