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

問題描述: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
, , , ,
青銅拂塵:

這就是人性的真善美。(雞汁的我關掉了評論區)
圖片有點點血腥,但不嚴重,介意慎點




新聞來源:https://m.toutiao.com/group/6364494300331901185/?iid=4612964516&app=news_article&tt_from=android_share&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utm_campaign=client_share

雖然我並不是新聞工作者,但我真的被這種善意感動了!


粉紅豹:

鄙人曾經跟一個當地有名的小提琴老師,學了9年私塾式小提琴。他是個怪人。每天躲在舊式別墅里,深入簡出。像個穴居動物,住在昏暗的影子里。

老師具有藝術家一切應有的氣質——沉默寡言的像一尊石膏雕塑,一頭桀驁不馴的波浪捲髮,沉浸在自己的領域里癲狂瘋魔。

每當我在樓上練琴的時候,總會聽到樓下客廳里傳來幽怨而沉鬱的樂曲,那是他在練琴。有時是流浪者之歌,有時是門德爾松,有時是沉思。而只有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睛才是放光的。他會沖你擠眉弄眼,會嬉皮笑臉地把你逗樂,會大聲踱步,會故意大幅度撥弦,好像他站在一座孤島一樣的演奏台上,台上的他就是絕對的男主角,酣暢淋漓,淋漓盡致,盡管台下沒有觀眾。

因為是私塾制教育,所以每次去他那裡練琴,我都覺得是一種煎熬——按錯了一個音符,他會用收音機的天線來抽我們的手;偷懶了。會挨踢;連在院子里跑步也不允許:如果戳到手指就不好了。

藝術家往往同行相輕,他也不例外——他會破口大罵同城裡的另一位小提琴老師,罵轉投到他門下的學生,罵市裡的樂團琴手。

所以,他大抵是一個脾氣古怪暴躁,又不好接觸的怪人。

但這位怪人,卻對他的妻子畢恭畢敬,像一個小孩子看到彩虹般虔誠。他的妻子是一個與他氣質截然不同的女人。灰白的短頭發,簡朴的素衣,每次出現總系著圍裙,一臉局促,手不知道往哪擱,搓來搓去,煙火氣十足。完全不像一個遺世獨立藝術家的另一半。可縱使這樣,老師也是滿臉溫柔。所以我們每次犯錯,都是祈禱師母突然出現的,這樣老師就不會發火了。

我好奇師母的身份,更好奇老師為何對師母沒有脾氣。

那年我考級結束後,父母請他來吃飯。師母推說要在院子里種菜沒有來。酒過三巡,老師告訴了我們他的過往。

那時候老師18歲,在中央音樂學院,師從教授學習小提琴。那時候的他意氣風發,浪漫多情。而他的目標很單純也很理想化——「我就是想當世界第一!就想當世界第一!」當時所有的人都看好他,覺得他一定會走出國門。

後來他父母給他安排了婚事,就是師母——一個只有國小學歷的鄉下女人。老師說他曾經痛恨師母,因為那時候他已經有了一個歌劇專業的戀人。師母的出現,打破了他的愛情。兩個人沒有任何共同語言,「你們想不到,我1年裡,跟她說過的話不超過10句。」師母備受他冷落,卻一直默默承受。

22歲那年,老師出了車禍,左小臂粉碎性骨折。這對一個小提琴專業的人來說,是毀滅性的打擊。他每天想到的只有自殺。身邊的老師朋友都來探望,說的卻只有象徵性安慰的話。漸漸的也就門客稀。只有師母,在老師出車禍那天,一夜白頭。不離不棄,在病床前陪了老師整整一年。

老師養病養了一年,這期間師母在外面賺錢養他。在他傷好後,師母又去求他過去的老師和同學——給老師謀條出路。「你們能想像嗎?一個只有國小文化的俗女人,去跟教授們講道理!」老師說著說著激動起來。
老師曾經有巨大的愧疚,不想拖累師母,想要離婚。師母卻只是說,天無絕人之路。有人讓老師去干別的行業。師母卻一直堅持讓他干小提琴,說老師一輩子就喜歡這個,就讓他做這個。再苦再累也要堅持。「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內蒙古,在市裡的樂團當了小提琴手,現在教琴。」老師眼睛紅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怪人眼圈紅。

我始終相信他們二人是有「愛情」的。我只是覺得,當別人都是象徵性的安慰和同情時,只有師母真正為老師前後奔走,四處求人,找有實際用途的辦法。當老師從光鮮處跌落,她不計前嫌地給他尋找光明。當他當起教師,她又重回角落,安心做一個給他做西紅柿雞蛋面的女人。

讓愛的人去做愛做的,用實際行動為他人做真正有用的,用今天的懷抱去化解昨天的冷落,我想這都是真正的善良。


Mr李家興:

你以為一無所有的人就不會去幫助其他人?但他卻惦念著別他更需要幫助的人,真正懂得苦難,真正心地善良,什麼是真正的善良?這就是真正的善良!

那是我今年看過的一個視訊,是從YouTube上轉過來的,非常非常的有意義,我覺得對這個問題回答非常的貼切,甚至這段視訊就應該用這個問題來做片名的。什麼才是真正的善良?它引起了我對真正的善良的思考,對人性的思考,對社會風氣的思考和反思。讓我想起孔老夫子的教誨:人之初,性本善……

YouTube上經常有很多惡搞視訊,也有很多很有意義的測試視訊,當然都是在當事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我看到的這一段就是測試視訊,被測試的對象就是在街邊發現的一名流浪漢。

視訊的製作者,我們就叫他A,英文名字我記不住了,流浪漢就叫他S吧。

時近中午,A在一家酒店門口的躺椅上發現了一名流浪者,他正在午睡,頭上蓋著一張幾天前的《The Wall Street Journal》(華爾街日報),睡得很熟。於是A就打算測試測試流浪漢S。

A拿出$200,然後放在流浪漢肚子上,緊接著戳了一下S,接著就迅速的跑進了酒店。

S被弄醒了,將頭上的報紙拿開,不情願的睜開了眼睛,坐了起來。突然瞥見他肚子部位有200美元!這對他來說可是一筆巨款!S突然緊張了起來,他拿著錢,迅速的站了起來,左顧右盼,巡查了好久,他以為是誰搞得惡作劇!

等了一段時間,沒有等到來前來取錢的人,他基本斷定這是哪位不知名的好心人施捨給他的。而他不知道的事,他在這段時間里的一舉一動都被對面隱藏好的攝像機拍攝了下來。

他十分的興奮,嘴巴不自覺的裂開了縫,怎麼都合不攏。他雙手合十,向著上帝禱告了一番,然後帶著巨款高興的走了。

他走進與酒店相隔幾個街道的一家賣場,後面有視訊的拍攝者一直跟蹤著他。進入賣場之後,A怕S發現被拍攝,所以沒有繼續跟蹤,過了30分鐘左右,S懷抱著一袋物品走了出來,高高興興的滿載而歸。他買了一些日用品和食物。

他帶著他購買的東西又回到了躺椅上,悠閑的坐著,準備享受他的午餐。這時A出現了,在街邊看到行人就上前攀談,然後被別人推開又回來,一直哭喪著臉。(路人是找好的群演)

這一幕幕引起了S的好奇,他走近A與A交談起來。

S:兄弟,你怎麼了?沒有吃午飯嗎?我這里有,我們可以一起分享。

A:哦~謝謝你的好意,我吃過了。我的女兒今年3歲,她是多麼可愛的公主,但是她現在得了白血病,我的積蓄已經花光了,我是來尋求社會的幫助的。(A邊說邊哭起來)

A:她是多麼可愛的公主啊!她最愛笑了,她是我們的天使,真不敢想像她遭遇了這種事!我必須要救她,她是我們的全部!

S一直在認真的聽A講,眼睛一直看著他,有點濕潤,可能是被A的情緒所感染。

緊接著,S:兄弟,你能夠稍微等我一會嗎?我去取點東西,或許能夠對你有一點點幫助。

A:真的嗎?那太感謝你了,我真是是走投無路了。

S:我待會就回來!

說完,抱著他滿滿的還沒動過的從超市買回來的東西就跑了。

十分鐘!僅僅十分鐘後,S回來了,不過他之前抱著的一大袋東西全部沒了。

S遞給A200美元,說:兄弟,我並沒有多少錢,這筆錢是今天一位好心人留給我的,但我覺得你比我更需要它,拿著吧,雖然並不能產生很大的作用,但是我衷心的祈禱您的女兒早日康復!

不知道看到這里,此時此刻的你是什麼感受,我依舊還記得我當初的感受,心裡翻騰起陣陣暖流。

A此時此刻也深受感動,告知了S實情,然後又拿出500美元,連同剛剛的200美元一起遞給S。

S激動的說不出話,流淚了。

然後一直都在說:謝謝!謝謝!謝謝你!

A對他說:不不,兄弟,是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讓我看到了愛。

我從S身上看到了愛,美和真正的善良,他沒有華麗的外表,甚至連飯都吃不飽,可是他有一顆愛人的心,一顆善良的心。在他那種處境下,他的做法真的很令我動容,令我感受到了純潔的善良。

人之初,性本善。現在社會上對待流浪者通常是鄙夷的,當然,有很多都是騙子。但也有很多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我們希望社會上的騙子能夠多出一份良知,自食其力,讓社會少一份欺詐和冷漠,也希望我們對待流浪者能夠更寬容一些,他們中的許多可能真的是走投無路,就像S一樣,雖然是流浪者,卻擁有比太多華服還要純潔善良的心。

————————————
歡迎評論點贊,別忘關注喲~

會很認真的回答問題和Aorquer們分享,希望能夠一起發現更好的自己,也希望能夠對Aorquer們有所幫助

————————————————微博@Mr李家興


花獨一枝:

真正的善良就是做一個發光發熱的人。

未必要蓋萬間廣廈,未必要救死扶傷,只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就夠了。

我有一個朋友,很喜歡貓,總是隨身帶著點貓糧,看到流浪貓喂一下。和她出去逛街,遇到發傳單的,她總是會接。

遇到地推要求掃碼加微信的,她也從不拒絕,她說人家創業很辛苦,或者有KPI,早點弄完他們就能早點下班。

看到路邊殘疾或拉二胡賣藝的老人,她都會給零錢。但是我朋友也是個有原則的人,直接上來要錢的她就不會給,她說四肢齊全的為什麼要乞討。

還有一次周末下午,和她微信聊天,她說快餓死了,我問她你怎麼不叫外賣,她說外面大風大雨的,就不叫外賣了,外賣小哥也是人。而且夏天的時候她都會把點外賣送的飲料送給外賣小哥。

淘寶,京東,美團,大眾點評,滴滴……全部給好評。

扔垃圾的時候,朋友都會把紙盒,飲料品整理出來,放垃圾桶旁邊,她說隔壁的老阿么喜歡收集廢品,扔垃圾桶里了她還要再撿出來。

而且她水果蔬菜基本都去路邊攤買,她說照顧一下底層人民,而且路邊攤的東西比超市新鮮便宜。

……

我一直覺得,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塊像海綿一樣的地方,會吸收到你散發的美好的能量,然後繼續傳遞下去。

光和熱是不會用完的,越發光發熱,就越明亮越溫暖。

要做一個有溫度的人啊。

哦,那個我朋友就是我。


黃裳:

我覺得我是一個善良的人。

幾年前陌陌剛剛開始流行的時候,當時我正好在戈壁灘上無聊,所以無聊的時候就在陌陌群里瞎聊。

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和一個群里的勺女人吵架,她說不過我,就罵人,而且,關鍵是,她認識群主,她通過群主把我踢了。

好吧,這實在不是什麼大事,但當時我相當憤怒。於是我組織了自己的群當群主,這樣起碼沒人能踢了我,就是這么簡單。

很快,我就把群變成了幾百人的大群,而且組織了幾次活動,群里活躍的人就算都是認識了。有一次還被他們灌了很多白酒,難得的醉了一次。

以上都是背景。

有一次一個在群里很久但很少發言也沒有見過的姑娘說,她上學職中,假期在一家服裝店打工,還沒有領到工資,但是,她懷孕了,男朋友知道就嚇傻了,不接電話了,她不敢讓家裡知道,問群里誰能夠借給她200塊錢,她需要做手術。還說領到工資就一定還。

陌陌群里的人看起來熟悉熱鬧,其實大家都是玩的,其實本質上真的還是不熟悉的陌生人,最多見過兩次而已。看見這個消息大家竟然都裝沒有看到。

好吧,我覺得我是群主,既然找上門來了,也不是啥大事,就幫幫忙吧,就算不還錢也不算什麼,200塊錢我還損失的起。

我給她私信,然後問了是哪家服裝店,她的手機號。覺得不像是騙人的。

關鍵是她說第二天要處理,說越快越好,而我當時還在戈壁灘上獃著。

於是我給一個朋友打電話,說你先給姑娘200塊,回頭我給你。

結果朋友說,姑娘懷孕需要手術?不是你小子乾的吧。我說了不管我的事,就是看人可憐幫一忙。

結果他把我消遣了一頓,才說他也不在城裡,還說要不要打電話要別人幫忙啊。

我一想還是算了,這事知道的人多了,以後還真說不清了。

沒辦法,我只有開車幾十公里回城一趟,反正要幫人,就幫到底了。

我回到城裡的時候已經晚上9點多了,正好是服裝店下班的時候,而且看著那個姑娘從哪家店裡出來的。更加覺得不會騙人了。

接著,然後,我就在車上把小姑娘教訓了幾句,給了200塊錢。然後送到了她家小區門口。是一個不到20歲的小姑娘,長得也不漂亮。很普通,今天我已經不記得長什麼樣子了。

她再三說發了工資一定還。我說好的好的。

然後我又開車幾十公里,回到戈壁灘。過程還是蠻辛苦的。

再後來,我對陌陌群慢慢就不感興趣了。把群轉給了別人。後來就很少登陸陌陌了,有一次登陸,發現那個群已經被解散了,我還把解散群的人罵了幾句。辜負我的心血,畢竟我當初組織一個幾百人的大群還是挺不容易的。

至於那個小姑娘,我再也沒有見過,也沒有聯系過。

這件事,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一個人講過。沒有人知道,除了消遣了我幾句沒有能幫忙的那個朋友之外沒有任何人知道。

我覺得,我還算是一個善良的人吧。


馮仕潔:

曾經參與辦理一起命案,嫌疑人反偵查能力較強,連續奮戰十多天都沒有摸到他的行蹤,最後在外地一家醫院發現他登記了身份資訊,當我們趕到醫院的時候,這貨正在病房裡照顧一個老人,當他從病房出來看見我們的時候,只說了一句話,「能讓我給她打了飯再跟你們走嗎?」
後來得知那位老人只是他租房的鄰居,患有心臟病,孩子在外邊打工,他僅跟她做了一星期鄰居,在發現她犯病之後,付出了自己僅有的積蓄和自由換得老人一線生機。


暑假:

宜家超市門口,總有個中年人正襟危坐,像一尊黑色的雕像,拉著手裡的二胡。

曲子時而高亢,時而低沉,就像是一種神秘的儀式。

幾年以來,每個周末的下午,他都風雨無阻地出現在這條路上。衣冠整潔,面帶微笑,引起路人無限的遐想。

沒人知道他的職業,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里。

除了超市的胖嬸。

胖嬸說,店裡洗衣液大折扣,我有活動任務,多買幾箱就告訴你們。

後來每人給家裡搬了快兩年的用量,胖嬸看著手裡的單子,笑嘻嘻地說,這個人呀,就是我們的老闆。

原來那個男人,就是這家超市的老闆。不僅如此,方圓幾公里內的很多加盟店鋪都是他的產業。

胖嬸說,許多年前,老闆還是個毛頭小伙。創業失敗後,凌晨四五點鍾爬過子母河的大橋,說是吹吹江風。

這事還上了當年的小報,小報並不隱晦,標題很大:「子母河跳江的青年」

但很顯然,他當時並沒有跳成,那是因為碰到了一個貴人。

此貴人衣衫襤褸,蓬頭垢面,正在大橋上睡覺。醒來時點了一根煙,發現坐在護欄上的人影。然後波瀾不驚地請他下來,摸摸身上也拿不出什麼東西,就把隨身的二胡送給了老闆。

從打扮來看,這人若不是流浪漢,就該是一位街頭藝術家。

藝術家話不多說,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了。嘟囔著換個地方就寢,橋上的風太大,吹得腦殼疼。

老闆悻悻地拎著二胡,站了一會,也一聲不吭走了回去。

直到後來發家致富,成了真正的老闆,就到處尋找當時在橋上遇見的那個人。

但當時黑乎乎的,除了許多從他嘴裡噴出的香煙,啥也看不清楚。就算是以上的細節,也是由老闆後來的回憶,一點點拼湊出來。

沒人知道那人的職業,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在這里。

除了這座城市。

幾年前老闆突發奇想,開始學習二胡演奏。此後一有空閑,就在幾個超市門口拉弦,這就是所謂的秘密。

秘密就是,希望有一天藝術家歸來的時候,聽見二胡的聲音,能認出那個在護欄上坐了很久,淚流滿面的少年。

街上的人群川流不息,生活也不緊不慢的過著,那把老式二胡的水準愈加地高明起來。

曲子時而歡快,時而嚴肅,是一種善良又清澈的旋律。

彷彿對著每位偶然駐足的路人說起,這世界很好,希望你也一樣。


姜毅:

我不要臉的說幾件自己的小事。
1,我有一個哥們兒,09年時候離婚。他是個典型的重情的東北漢子,那時候我有一個屁大的酒吧,我們找了好幾個朋友,在酒吧喝酒,唱歌,後半夜去擼串,天亮我們幾個人都跟著他回家,第二天又是如此,然後是第三天。
三天內,我們誰都沒說他離婚這件事,就當這事兒沒發生,大家都不知道。
但是我們都能看出來哥們兒不好受。
凌晨的時候看見這哥們兒在陽台偷偷掉眼淚。

我們善良么?差不多吧,但是更多的是友誼吧。他是我的純鐵哥們兒,我父親去世的時候,我不在身邊,哥們兒替我在殯儀館守夜,戴孝,半夜我到殯儀館的時候,他陪著我燒紙錢,聊天,守靈。也從來不說安慰我的話。

我覺得我倆都算善良了吧。

現在這哥們兒定居威海去啦!創業好幾年,在東北有一個門市,在威海三套房子,前不久剛換了一台車!

擦!

2,
說點小事兒。我相信大家都干過。不過,可能都不好意思說,我臉皮厚。
在公車上讓座,好多次,被讓座的人都不好意思說謝謝,我都特別小聲的說我馬上下車,然後從前面挪到後面,有幾次甚至都假戲真做的提前好幾站下車。
關於讓座,有兩件事我記得特別清楚,一次是在長春288路,早高峰,一個男人抱著一個昏睡的孩子,那孩子大概四五歲左右,男人身上還背著兩個背包,早高峰嘛,人多,車慢,半個多小時後,男人抱孩子的手都哆嗦了。初冬(或者是深秋?記不太清楚了,反正挺冷的),男人汗流滿面。
我跟一個不認識的女孩說,麻煩你讓個坐吧,女孩的男朋友問我為啥,我說不為啥,女孩男朋友說我多管閑事,我說你讓不讓?要不咱們一塊下車唄?
後來女孩讓坐了,我們幾個也一塊下的車……沒打架,都忙著上班。
那個抱孩子的哥們兒一個勁兒說謝謝,我受不了,又是提前下的車。
另一件讓座,是給個年輕姑娘,在長春,晚上下班,同樣是高峰,8路車。夏天。
女孩被色狼咸豬手,都快哭了。
我把坐讓給這個姑娘,然後現在她身邊了。
色狼比我壯,比我高。
但是我不怕他,如果他真敢得瑟,我相信我能五分鐘之內打得他叫爹!

3
坐標長春,卓展後身美食城。
有一次中午在美食城檔口吃餃子,一個看起來五十左右歲的女人一直就在我身邊,她頭發整齊,穿著利落,一看就是特別有教養的樣子。我一邊吃一邊玩手機,好半天那個女人特別小聲說,您吃完了么?我問大姐您什麼事?她說,我兩天沒吃飯了。
我說,我沒吃完,我朋友本來要跟我一塊吃的,結果他沒來。您要是不嫌棄,就跟我一塊吃吧。
我喊老闆,把剩下的一斤餃子都上來吧。老闆看看我沒說話,又給上了一斤。
我沒問這位大姐遇到了什麼難處。我相信她如果不是到了特別困難的地步,不能落到去美食城檔口吃剩飯。
當時我兜里只有一百塊多塊錢,我給那位大姐留下了,用餐巾紙包著,連同我的名片。大姐說,老弟,謝謝你,但是我不是乞丐,我不要錢。我說大姐,這是我借給你的,名片上有我電話,微信。你要是不夠,可以跟我回公司取。不多說,吃飯吧。
結賬的時候,老闆說後來那一斤餃子算他的,我說你滾蛋,我有錢,憑啥算你的。當然,我倆說話是背著那位大姐的。
後來這位大姐給我轉了200塊錢紅包,我又給退回去98,我跟那位大姐說,兩塊錢算利息了。
我至始至終都沒問這位來自松原的大姐到底遭遇了什麼樣的災難。

那時候我的工作性質並不好,見過太多悲慘,也做過很多惡。我一直覺得我是行走在陽光下陰影里的人,我安慰自己:我的本質並不壞,做惡也是為了生活。還好一年前已經辭職。

我做這些小事,並不是為了買我的心安,而是我相信,即使混蛋如我,也是心有薔薇的。

我喜歡不動聲色的小善良,這輩子也沒有機會成為大英雄,但是積德行善的小事,多做一點,我相信這個世界就會變的好一點,比如我從來不亂穿馬路,永遠看紅綠燈,走斑馬線。

我心中平凡人的善良,是盡量不給別人找麻煩,不給人添堵,力所能及的小忙,能幫就悄悄伸把手,別圖著回報。

好吧,我就是為了別人能在心裡謝謝我,讓他們覺得,這個世界還不算太壞。

以上,都是真事兒。

~我更一下!
評論區不少朋友都在說讓別人讓座這件事,好,我承認方法欠妥,但是我也不打算把這一段刪除了。我再說一遍,當時是早高峰,車上人特別多,我目力所及之處,座位上都是女生,我也並無要挾之意,只是這姑娘離的是最近的,那孩子的腳丫都快挨上她的頭了,她在低頭玩手機。當時的情況是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這個抱孩子的哥們兒需要幫助。說我威脅人家的,你不在現場,你怎麼知道我是威脅的語氣?再說當時別說問別人,就是下車都得提前一站往門口挪,人擠人的,沒那時間和空間問別人,但是她男朋友那個語氣,呵呵,好像我勾搭他女朋友似的,那個態度好像馬上就要揍我。我也是挺來氣,也沒太客氣。
這事吧,確實欠妥,但是有朋友說我是站在道德高地,跟那些公路上攔車救狗的人相提並論,我也是醉了,這是人,不是肉狗,還有人說讓我拿打車錢的,先不說人家會不會以為我是騙子,真要那麼做的話,小事就變成大事了吧,全車人都看著,不就真成了一場秀了?何況有簡單直接的方法能達到目的,我為何要大費周章?

還有人說這種小事不應該拿出來炫耀,我也覺得炫耀不對。不過如果這是炫耀的話,我倒是希望有更多的人都來炫耀!什麼時候幫助他人成了見不得光的事了么?這社會上本來冷漠之人就多,如果這種事再藏著,那這個社會會不會慢慢變得越來越冷?所以,我雖然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力所能及的事,我還是會做,我也哆哆嗦嗦的扶過老人,我都想好了,那老人若是訛我,我就揍他個丫的!但是沒有,老人家裡人來了之後對我千恩萬謝,後來還給我介紹過客戶!我也給那些要錢的乞丐們錢,我明知道他們大多數是騙子,但是我如果不施捨,那些真正的乞討者,誰來給他們錢?我不怕別人說我傻,也不怕別人說我是放高利貸的壞人,也不怕別人不理解,我既做了這些事,也不怕人家評頭論足!我最心酸的,是說我作秀,說我站在道德高地!

道德高地這四個字,足以能殺死我了!

不過無所謂,這個社會上作秀的人多了去了,假如人人都做這種秀而被聲討,我覺得,都沖我來好了,我就當這個代表了!

我不怕讓人知道,也不怕別人說我,畢竟說起來比做起來要簡單的多,我說過,我可能一輩子都不能成為拯救他人的英雄,我可能平庸,可能怕老婆,可能還會作惡,但是請不要妄自菲薄的詆毀我。

………………更一下,統一回復一下吧……

評區啊,請不要再對讓別人讓座的事情聲討了。我都要懷疑人生了。你們說的對,欠妥,確實欠妥。但是我不知道你們注意到沒有,我說過,車上幾十人,站著的坐著的,上班的買菜的,都選擇視而不見,沒人說話,沒人讓座,沒人幫忙!你們可以說我的做法欠妥,但是誰來說車上的其他人呢?道德正確也很容易,我知道讓座是義務不讓是權利,(如果這個世界人人都講權利,講規則,而不是講道義,甚至有一天把讓座寫進法律法規,誰之悲哀?)甚至在網路上評論對錯也很容易!我錯了么?也許吧,確實不太好。但你們所有人都想到了道德的正確,你們有人想到當時的我了么?車上那幾十個人怎麼看我怎麼議論我你們能想到么?我不是訴苦,咱是爺們兒,個子不高滴酒不沾也是爺們兒,我敢說話,敢承擔挨揍或者被人罵一頓的風險去幫助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這個「方法欠妥」的錯,我能承擔。你們呢?贈人玫瑰,手有餘香,與人方便,心內自安吧。

假如時光倒流,我想我還會這么做。小事一件,不足掛齒。請不要在評論區撕了。謝謝。

以上,再次謝謝。

12月12日,心酸。
關評論了。


拯救無知少女專員:

大年初四,我去王老師家拜年。席上,我們談到了這個問題。

王老師首先問我,什麼才是真正的善?

我說,我認為善是一個人應該具備的品質的延伸。父母希望孩子長大成人。並不是說小孩子小時候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他的所作所為還達不到一個真正的人的標准。一個真正的人的標准,應該包含很多方面。比如說,對父母孝,對領導忠,對朋友義等等等等。我認為一個人應該具備的品質我們的老祖宗已經總結的十分詳細,在這個基礎之上,再加以延伸,則可稱之為善。比如,對待父母很好是應該的,但是對待別人的父母也很好則是善。對自己的領導忠是應該的,對於別人的領導忠則是善。對自己的朋友義是應該的,但是對於陌生人義則是善。這就是一個人應具備的品質的延伸,我將它稱之為善。

王老師沒有直接發表對我的想法的意見,他反問我。

你對於前段時間網上熱議的北大畢業生十幾年不回家發長文批父母這件事怎麼看?

這件事我倒是也知道,之前Aorqu上大家對於此事也討論的比較多。

我說,按照我的標准,他並不具備孝的品德。

王老師問,那更是稱不上善嘍?

我答道,正是如此。

王老師又問。

你認為做子女的虧欠父母的嗎?

我一時難以回答。常理上來說,大家都認為虧欠,所以我們長大了要對父母孝順。但是如果真的是虧欠,王老師問這個問題的意義在哪呢?我試探著說,不虧欠?

王老師說,你心裡想的答案是虧欠。但是我想告訴你,做子女的並不虧欠父母。父母的確對你投入了很多,但是父母所有的投入都已經在你成長的過程中獲得了回報。你想一想,你媽媽花了很長時間,教你說媽媽兩個字。從你第一次開口說媽媽的時候,她收穫的喜悅就已經彌補了她的付出。你的第一次說話,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奔跑,第一次上學,以及你後來每一次的考試成績,都已經給予了他們付出的反饋。

既然如此,你欠父母什麼?

王老師繼續說,你之所以認為人應該具備孝忠信禮義,認為這是應該的,因為做子女的虧欠做父母的所以要孝。歸根結底,只不過是受中國傳統思想的限制和束縛。中國古代帝王為什麼要倡導這種美德,因為中國古代是封建社會,帝王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他們必須要樹立一種觀念,就是做子女的虧欠父母,做臣子的虧欠帝王。他們必須宣傳子女的一切來源於父母,臣子的一切來源於帝王。

我聽了之後想了想,如果孝真的是一個人必須具備的品質,那麼在歐美國家沒有孝文化的地方,那裡的人不算人嗎?

很顯然我錯了。

王老師說,回到那個北大畢業生的話題,你認為他連孝都不具備,我卻認為他的所作所為才能稱之為善。

我問,何善之有?

王老師說,按照一般人的標准,他們會對這個北大畢業生嗤之以鼻,認為這人不過如此,連做人基本的品質都不具備。但是正是因為他的舉動,經媒體曝光後,讓全中國的父母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反思自己的教育理念,這難道不正是大善嗎?

王老師繼續說,你肯定早就聽說過子貢贖人的故事。子貢贖了一個魯國的奴隸,按照魯國的法律,可以獲得獎賞。子貢道德高尚,拒絕了國家的獎賞。孔子批評了他,說你這么做,後來再贖回奴隸的人一旦接受獎賞,就會被別人批評他不如你道德高尚。久而久之,就沒有人願意再贖回做奴隸的魯國人了。子貢看似品德高尚,其所作所為卻完全稱不上是善,而與惡無異。

與之相對地,子路救了一個溺水的人,那人送了子路一頭牛作為答謝,子路接受了。孔子很高興地說,從此以後人們一定樂於施救落水者了。

王老師說,常人評價子路和子貢,一定認為子路不如子貢品德高尚。但是只有孔子這種聖人,才知道子路的所作所為才是真正的善啊。

我一時很有感觸。善並非是道德的延伸,甚至有時候善根本就是與所謂的道德相違背。

我之前也讀過論語,也知道這兩個故事,為什麼我對於善的總結就不夠?說到底,是格局和層次不夠。局限於一人一事,而達不到王老師的這種境界,他是站在全人類全社會的影響上來考慮問題。

我說,確是如此。

我又道,前段時間,我發願要行三千件善事,故我常常思考什麼是善。就目前來看,我的結論很不成熟,請老師指教,什麼才是真正的善?

王老師說,你知道康德嗎?

我說,略有所聞。

王老師道,康德被譽為是哲學史上的蓄水池是有道理的。在他之前所有的哲學思想在他這融會貫通,在他之後所有的哲學流派都受他影響。康德曾經說過一句話,知識即為善。

王老師話語一轉,說,但是我認為,翻譯成知識即為善是翻譯家的失誤,是對於這句話的核心思想理解不到位。所以將knowledge譯成了知識。實際上在英語中,這個詞含有理性的意思。康德真正想表達的,正是理性即是善。

理性即是善。這五個字,如同醍醐灌頂,讓我瞬間打通了思維上的禁錮,讓我的境界達到了新的層次。真正是與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什麼是理性?必須有足夠的智慧和知識支撐,一個人才能達到理性的程度。很早以前我在Aorqu上看過一個小故事。公司里的清潔老太太十分熱心腸,常給大家分點水果。有一次她給大家帶了一些香蕉,分給一個女同事的時候,女同事說我不能吃香蕉,過敏。老太太天真的以為水果吃了肯定是對人有好處的,過敏只是心理作用,多吃幾次就好了。於是為了讓女同事克服這種不好的心理作用,她把香蕉切成片,夾在女同事的麵包里。女同事吃了麵包,頓時出現急劇的過敏反應,還沒送到醫院人就沒了。

老太太至始至終都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導致了這場悲劇。

我一向認為,無知即是最大的罪惡。因為這種罪惡,連被改正的機會都沒有。因為無知,罪惡者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罪惡。連知道都不曾知道,怎麼可能會改正呢?

如果老太太稍微懂一點點過敏的知識,她的好心分享,也絕不會造成這種悲劇。

因為缺乏理性。

有一個關於賈詡的小故事。說他和朋友乘船,有一個人落水了,朋友不會游泳,而賈詡會。朋友就不斷催促賈詡救人。賈詡卻一直在船上觀望,沒有救的意思。直到落水者在水裡徹底不動了,連撲騰都不撲騰了。賈詡才跳下去把他拉上來。朋友斥責他冷血,賈詡卻說,如果立即下水,有可能被落水者纏住反而連自己都喪命。只有這時候救他,才能保證一定能保全自己。

平常人看來,賈詡確實冷血,道德層次很低,落水者在水裡拚死掙扎,只有他會游泳卻不去施救,眼睜睜地看著落水者在水裡撲騰。可是因為一腔沖動跳下水救人最後被落水者死死抱住兩個人一起溺死的事確實發生過很多次。救人者固然一片大好心腸,可是他們的所作所為真的能稱之為善嗎?不僅沒有救人,反而把自己都搭了進去。後人再遇到落水者,就更不敢施救了。

因為達到賈詡這樣的理性的人並不多。

理性才是真正的善。盡管有時候這樣的善不被人理解,甚至與常人認為的道德修養背道而馳。因為擁有站在全人類和全社會層次看問題的人本就不多,這種格調太難達到。但是長遠來看,綜合來看,它一定能給全人類帶來進步,帶來美好。

所以對於我們來說,認真學習,認真思考,積累自己的知識和智慧,讓自己變得更加理性,已經是難得的大善了。

感謝認真閱讀至此的各位。


元宿:

小時候做閱讀題,看過一篇文章,說一群紅領巾小朋友從老師那裡學到了在公車上給老人讓座的禮儀,於是當天上了公車後,就爭著給一位剛上來的老人讓座。

老人嘴裡一直說著:
“不用不用,我現在就想站著,我坐著會不舒服呢。”

小朋友們覺得老人是在客氣,又看老人手上拿著標著醫院的葯袋,更加堅持要求老人坐自己的位置。老人沒辦法,就笑呵呵地坐了他們的位置,並誇這些小朋友真是優秀的紅領巾啊,車上的人也紛紛拍手鼓掌,小朋友們也覺得自己胸前的紅領巾更加鮮艷了,此後更熱心地幫助更多的人。

我當時看到這里的時候,有點不屑一顧,我想我也可以讓座啊,這事我早就知道。但繼續看下去,裡面說: 但是當小朋友下車後,老人馬上站了起來。

我納悶有什麼不對勁,仔細文章的下一句:

小朋友下車後,老人按著疼痛難忍的臀部又馬上站了起來,車上的人,誰也不知道,其實那天,老人剛剛去醫院看了痔瘡。

這個故事給了我很深刻的印象,特別是我在學醫的時候,了解的痔瘡給人的痛苦後,更加深刻地回憶起這個故事。從淺一點層面來說,成全別人的善良也是一種善良,但於我的思考之中,我認為有些人在春風得意的時候幫助點普通人沒什麼,但在最痛苦的時候,還想著幫助別人,真的很難得。

因為長大之後,我也看到很多類似那些紅領巾的人,他們熱愛正能量,善於表現,甚至”不顧一切”地關心他人。

但可不可以說,他們只是在做他們認為對的事情,他們所定義的善良?

前陣子我一個朋友和他女朋友本來好好的,打算去旅遊,去旅遊之前為了能夠連休調假成功,拚命的加班,疲憊不堪,他的女朋友看他很辛苦,就把去旅遊前的準備工作偷偷包攬了。

這時候女友的閨蜜不知道在哪裡看到了我朋友很早以前和前女友出去旅遊後回來寫的攻略,特地轉發給她看,說,你看他以前都會寫攻略,你何苦為他做這么多呢。

朋友的女友聽了後,雖然為我朋友解釋, 也信任他確實是在忙,但想到他的過去,心裡還是不不由得難受。那幾天相處不僅有加班的壓力,還有心裡的悶悶不樂。由於情緒的問題,搞得準備期間一度想放棄旅遊。

從朋友的角度,我當然知道這個閨蜜是善良地為他朋友著想,但是事實上因為她以為的善良,是不合時宜的問題帶入他們之間生活,她什麼都不了解,卻讓本來就有點疲倦的兩個人更加受挫。就算真的有問題,也該選在兩個人狀態都正常的時候說,如果真的為對方著想,應該調查清楚了再說,而不是拋給對方一個問題。

善良最基本的表現是不打擾別人的幸福,善良的前提是同理心,不是同情心。

好心做壞事,這樣的例子很多。

再如有些人在分手,總覺得過意不去,明明已經不愛對方了,但是依舊在分手之後,偶爾還以朋友之名關心對方,更有甚者,願意打個分手炮,美名其曰:我也捨不得你,祝你幸福。搞得對方以為你們還有可能,更加難以割捨。誰都不敢在分手的時候當個壞人。

有時候他們讓我覺得有些善良是盲目或者說只是為了讓自己安心。

那些善良說偽善又太過,說善良卻又像只是一種行為準則。

這世間對於善良的定義太多,懶的人也太多,大多人只不過是在遵循著體面的規則。真正的善良不是一種慣性或者榮耀,更多時候,它是無聲無息的自然存在,又是有意無意的窩心互動,所謂上善若水,利萬物而不爭。

老人不僅能看輕自己的感受,還能用心地去理解這外界的善惡好壞,並給予全力的幫助。這才是一種真正的善良。


力銘:

真正的善良是一種以其他人或物的真正共情(又叫同理心)為基礎,以它自身為目的的意志。它應該同時滿足以下幾點:

一、不是外部道德灌輸的結果。否則就像是給機器人輸入善的程序,然後機器人依照程序做出善的行為一樣,它並不真的理解這種善,實質上還是無善無惡的。

舉例:引用下我在小孩子們虐殺小動物、撒潑要東西、濫用特權虐待其他小孩、撒謊告密等惡劣行為是反映了「人性的陰暗面」嗎? – 力銘的回答里所寫的:我見過許許多多這類人,他們既能去支教,又能為日本地震而高興。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去支教只是因為這是社會公認的善舉,而非真有同理心,如果殺人也是社會公認的善舉的話,這種人也很有可能會去殺人的。

二、不是為了得到好處或避免懲罰。這里說的好處和懲罰除了有形的外,還包括社會名聲的損益等各種無形的。但是要舉出完全避免「得到好處」的嫌疑的例子很難,因為哪怕是實現了自己的道德滿足感,也是一種好處。所以我就僅討論「相對較少得到好處或懲罰」的情況來說明怎樣的行為更接近真正的善良。

1、一個人對待自己人的態度,相比於他對待外人的態度,更能體現真正的善良。因為人在面對自己人時,是最去社會面具的。對外人的態度會影響他的社會評價和關系,從而使他從社會中得到利益,或者遭受懲罰。而對自己人的態度,帶來的利益和懲罰相對來說都沒前者那麼明顯。

2、正如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中所寫:「真正的人類美德,寓含在它所有的純凈和自由之中,只有在它的接受者毫無權力的時候它才展現出來。」一個人對待動物、孩子、乞丐等弱者的態度,更能體現真正的善良。因為弱者缺乏權力,難以因你對他的態度而給你好處或懲罰。但是這里又要排除一種情況,就是有另外的有權力的人在旁觀。這時對弱者的態度,就可能是取決於旁觀的那個有權力的人的。

三、以有自由選擇的能力為前提。具體地說是,當一個人既可以選擇善良的A行為,又可以選擇不善良的B行為時,他選擇了A行為,我們才能說這是真正的善良;反之,如果這個人只有A行為一個選擇,就不能說是真正的善良。

舉例:如果一個人是因為不敢拒絕而幫助別人,那麼這就不是真正的善良。因為他其實是被迫的,看似有自由選擇的能力,但實質上是沒有的。這個例子其實也可以歸類到二,因為這個人害怕拒絕別人而帶來的懲罰。

四、以對資訊有足夠的掌握為前提。如果僅僅因為無知而善良,那麼這其實類似於被欺瞞情況下的選擇,不能算是真正的選擇。見識過黑暗,了解過殘酷,而仍舊善良,才是真正的善良。


喵喵一百分:

為了救人,他冒著生命危險,用雙手一次次砸開冰層將老人從刺骨的冰水中救出來,為英雄點贊!


不是爺的小爺:

我過得好,我不嘲笑你。

我過得不好,我不拖累你。

你過得好,我不羨慕你。

你過得不好,我不欺負你。

沒有最大的善良,也沒有最小的惡念。

這個平衡點拿捏看自己的內心。


Aorqu用戶:
沃爾特《中央車站》選角的背後的故事。

導演沃爾特在選角的時候,挑選了很多藝校里的學生,但都不夠滿意。

一天,為此一籌莫展的沃爾特到城市西郊辦事,在火車站的站前廣場上遇到了一個十多歲的擦鞋小男孩。小男孩問道:「先生,您需要擦鞋嗎?」沃爾特低頭看看自己腳上剛剛擦過不久的皮鞋,搖搖頭拒絕了。就在沃爾特轉身走出十幾步之際,忽然見到那個小男孩紅著臉追上來,眸子里現出祈求的光:「先生,我整整一天沒吃東西了,您能借給我幾個錢嗎?我從明天開始多多努力擦鞋,保證一周後把錢還給您!」 沃爾特看著面前這個衣衫襤褸、肚子乾癟的小男孩,不由的動了憐憫之心,就掏出幾枚硬幣遞到小男孩手裡。小男孩感激的道了一聲「謝謝」後,一溜煙的小跑著離開了。沃爾特搖了搖頭,因為這樣的街頭小騙子他已經司空見慣了。

半個月後,沃爾特已經將借錢給小男孩的事忘的一乾二淨。不料,在他又一次經過西郊火車站時,突然看到一個瘦小的身影離的老遠就向他招手喊道:「先生,請等一等!」等到對方滿頭大汗的跑過來把幾枚硬幣交給他時,沃爾特才認出這是上次向他借錢的那個擦鞋小男孩。小男孩氣喘吁吁的說:「先生,我在這里等您很久了,今天總算把錢還給您了!」沃爾特看著自己手裡被汗水濡濕的硬幣,心頭陡然盪漾起一股暖暖的熱流。

沃爾特再次端詳面前的小男孩,忽然發現他很符合自己腦海中構想的小男孩主人公的角色形象。沃爾特把幾枚硬幣塞進小男孩衣兜里:「這點零錢是我誠心誠意給你的,就不用還了。」沃爾特神秘的一笑,又說,「明天你到市中心的影業公司導演辦公室來找我,我會給你一個很大的驚喜。」

第二天一大早,門衛就告訴沃爾特,說外面來了一大群孩子。他詫異的出去一看,就見那個小男孩興奮的跑過來,一臉天真的說:「先生,這些孩子都是同我一樣沒有父母的流浪孩子,他們也渴望有驚喜!」

沃爾特真沒想到一個窮困流浪的孩子竟會有一顆如此善良的心!通過反覆觀察和篩選,沃爾特發現在這些孩子中,確實有幾個比小男孩更機靈,更適合出演劇本中的小主人公,但他最後還是只把小男孩留了下來,並且在錄用契約的免試原因一欄中只寫了這樣幾個字:善良無須考核!因為他覺的他很善良,在自己面臨困境的時候,卻把本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希望,無私的分享給別人,這是怎樣的一種善良啊!而電影中的孩子,正是這樣一個善良、博大、無私的人。

這個小男孩叫文尼斯基。在沃爾特的執導下,文尼斯基在劇中成功扮演了小男孩主人公的角色,《中央車站》也獲得柏林國際電影節金熊獎等諸多桂冠。

若干年後,已成為一家影視文化公司董事長的文尼斯基寫了一部自傳體《我的演藝生涯》。在書的扉頁上面,是沃爾特的親筆題字:善良無須考核。下面則是他給予文尼斯基的評價:「是善良,曾經讓他把機遇讓給別的孩子;同樣也是善良,讓人生的機遇不曾錯過他!」

對,就是這位小鮮肉。


呂學平:

有一次去外面和朋友吃牛排自助餐,其中一個因為從來沒在大城市吃過,所以連刀叉都不會用。

但在場的所有人都沒特意去糾正說:你應該左手拿叉子,右手拿刀。

我想真正的善良和修養是時時刻刻為別人著想,不讓對方感到自卑和不適。

不要時時刻刻想著去糾正,有的時候指出別人錯誤的你,真的很LOW

————————————北緯45℃黃金奶源線

看到評論區的質疑,覺得有必要說明一下。

一個人在第一次用刀叉的時候一定會下意識的看看周圍人,所以他在意識到自己拿錯之後很快就糾正了。平時沒吃慣,所以誠惶誠恐。雖然我們其他人就只是當做平常晚飯而已,但他可能十分在意。

所以沒必要用語言說明, 平添煩惱。
很多時候還有別的方法。

我覺得一個人的素養不在於吃飯不漏湯,而在於別人漏湯的時候,別看著他。

多一份包容會好一點,你覺得平常的事情可能別人卻認真對待。

善良不是居高臨下的同情,而是發自內心的去維護他人的尊嚴。

好像很多人都在關注怎麼吃牛排這回事……我在家一般煮麵條,牛排當澆頭,直接啃,可爽了!!

……………………………………………………………………………

評論區的論點已經被帶偏了,關於怎麼吃牛排的事情我就不繼續說明了,具體看上面。

有些小夥伴們說看到不對的就應該糾正,這無關善良,沒錯,這其實就是理解而已。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別人能夠意識到自己的用法不妥,能夠意識到自己不知所措,能夠意識到自己格格不入,能夠意識到自己是小地方來的。

不用你提醒!!

有一次暑假在飯店兼職,一個小姑娘獨自一人坐在角落裡哭,旁邊那個服務員遞了一張紙巾過去,聲音和動作很大,旁邊人都看到了。回來他還洋洋得意,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但不知道那個舉動讓周圍的人都看到了哭花妝的女孩,並且小聲議論,讓她十分不自在。

這是善良嗎?這是傻!!

那個服務生只是喜歡沉浸在這種自我感動當中而已,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但完全沒沒有想到這件事給女孩帶來的尷尬。

當做沒看到就好了!讓她哭就好了!或者偷偷了遞過去就好了!!這種時候什麼都不做才是最大的理解!

我朋友誠惶誠恐,生怕自己做錯了,在高級餐廳里丟人(其實根本沒什麼丟人的),坐在位子上完全不自在,不用提醒他改怎麼做,放開吃就好了啊!就算抓起來也無所謂。我拿起來一小塊牛排就往嘴裡塞,就是告訴他,來呀!吃起來啊!管他什麼刀叉!

逼乎上的你們都是高端人士,你們知道什麼叫落差嗎?你們體驗過第一次到餐廳吃飯的緊張生怕露怯的那種感覺嗎?你們知道攢了好幾個月去零花錢在遊樂場門口遲遲不敢進去的尷尬嗎?你們明白進第一次進電影院都不知道幹什麼的尷尬嗎?

沒錯啊!看到錯誤就去糾正,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自己不說別人也會說的吧!

但看到他們難道你說的出口嗎?

「甜點呢?你去飯店不點甜點的?」

「你是第一次來吧!這個項目沒什麼好玩的。」

「3D眼睛帶上,你沒看過3D電影嗎?啊?你第一次進電影院啊!」

這些話很簡單吧!好像沒什麼,但你難道難道不知道聽這些話的人心裡會咯噔一下嗎?他們會臉紅,會慌張,會怕露怯。人就是這么脆弱,生怕讓別人覺得自己和他們不同,想要融入這個圈子裡。

人與人的交往難道不該注重這些嗎?這些善意很微小,但真的不需要嗎?

越是生活在底層的人越是想要和別人一樣,越是生活在高層的人越是想要和別人不一樣。

朋友來自五湖四海,給他們一點善意吧!

在他們想要一個人哭的時候別去遞紙巾,而是給她一個安靜的空間。

在他們第一次進電影院的時候自己默默地把眼睛帶上就可以了,裝作沒看到他們的手足無措。

去遊樂場的時候拉著她一塊玩耍。

生活之中無處不在這樣細微的善意。

每個人都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露怯的樣子,你以為給他幫助就是善良?那得看人看事。

我想很多人都看過一篇文章,一個流浪漢在肯德基吃別人的殘食,那個裝作沒看到並留下一個咬過的漢堡的小孩,其實要帥的多。


安靜的丫頭:


Aorqu里看到的,侵刪,
一僧人剛看到去世的狗,為其超度


山羊月:

談談個人看法,也許有些偏激。

一言以蔽之,我反對討論任何關於人類美好品質「真實性」的話題,因為這樣的討論,除了給這些美好的品質和擁有這些品質的人套上時間恆久遠和道德無污點兩個無謂而巨大的枷鎖外,沒有任何額外的好處。

中國文化中有一個源遠流長且殺人不見血的傳統,就是先給別人的行為強行帶上一個「道德」的頭銜,然後通過增加這個頭銜的分量讓它一點點壓死一個人。我們已經見識過太多這樣的案例了,魯迅筆下吃人的道德,如今仍然在網際網路的餐桌上大快朵頤。

善良就是善良,哪怕是一瞬間的善良。給他帶上什麼狗屁「真正的」,「真實的」,「發自內心的」之類的緊箍咒,實際上僅僅只是方便了周圍的看客們的指指點點「這個是真的」,「這個是假的」,「這個是作秀」,「這個是虛偽」……這一句句,就如同刀子一樣,將種種撐不住的小善良虐殺於搖籃,將種種強撐著的大善良暴打於市井。

那些做了一件好事的人,從此通通和善良無緣,因為他們做的不夠真;那些做了一輩子好事的人,哪怕做了一件壞事,也從此通通和善良無緣,因為他們做的不夠真。一句真正的善良套在頭上,一個人的生活從此都要於任何「不善良」絕緣,一個人的德行從此就要被任何看客品頭論足的檢驗,一句真正的善良,讓善良從行為固化為一種貼在每個人腦門上的保質期為永遠的標簽,讓原本鮮活的充滿各種可能性的生活變成了道德的監獄。

我敬重每一個行善的人,無論他們過去是誰,現在是誰,之後又會是誰。善良如我而言就是海洋,每個人的善行就是一滴匯入其中的水滴。它也許有其色澤,有其雜質,甚至有其毒性,但與其在入水口人工加一成道德的濾膜,不如去相信自然的自凈作用。一個充滿了生機的海洋,遠比一灘「純凈」的池塘更加有益於人類。更進一步,老祖宗早就說過「水至清則無魚」,這里我也想說一句——

人至善則無善!


老八:

真正的善良,是上善若水,大愛無疆。
例如,
1914年,洛克菲勒基金會派出考察團,尋求在中國建立優質醫學院的機會。
在四個月的時間內,考察團遍訪中國十幾個城市的學校和88家醫院。

考察結束後,有兩種意見:
第一種:主張標准低一些,以適應目前需要;
另一種:則主張從長遠利益出發,辦高標准學校,培養頂尖人才,將來占重要的領導位置,發揮更大的影響和作用。

洛克菲勒最終同意了後一種主張,建立了協和醫院。

多年以後,嚴苛的高標准教育,終於沒有辜負洛克菲勒的期望。
協和醫院,成為中國最早、最現代化的醫學院和醫院。教學上,培養了如林巧稚、吳階平、諸福堂等一批頂尖名醫,並且在中國建立起了培養現代醫學人才的體系。
這些中國現代醫學精英,一人往往可開辦一所甚至多所醫院或學校,為日後中國現代醫學發展打下了基礎。

協和醫學院成立之初,中國沒有一所綜合性大學能夠達到協和期望的醫預系水準。為此,洛克菲勒基金會斥資捐助13所綜合性大學,以提高其教學水準,過程整整持續八年。這其中最大的資助對象是當時中國的世界級一流大學——燕京大學。
在中國高等學校1952年院系調整中,燕京大學被撤消,在香港被並入香港中文大學的崇基學院。在中國大陸,其資產由中央人民政府接管後被整並,文科、理科多並入北京大學,工科並入清華大學,法學院、社會學系並入北京政法學院(今中國政法大學)。校舍由北京大學接收,現在其建築仍為燕京大學古跡。

協和醫院在科研方面亦成績斐然,比如從中藥大黃中成功提煉麻黃素,成為研究中草藥成功的典範,此外還有對中國常見寄生蟲病、黑熱病和斑疹傷寒的研究等。這一時期,協和成為了亞洲醫學和研究方法的最高標准,對日本和印度的高等醫學院都產生了重大影響。最重要的是,它使中國的西醫從高起點出發,而不是跟著一些單以治病為目的的教會醫院緩慢前進。

洛克菲勒基金會對中國的貢獻,並不僅僅是金錢上的資助,這種高瞻遠矚的慈善行為比金錢更有價值。

隨意而生的一絲善念還不夠,
真正的善良,是用智慧與愛心,採用最科學的方法,成體系、一勞永逸地鏟除痛苦之源,造福社會與子孫後代。

.


賣房雇保姆:

十幾年前,我在中午的《今日說法》欄目看到的一期。
一個流浪的乞討人員,被附近村裡的幾個青年活活打死。當時他在拚命的跑拚命的逃,但那些青年越打越上癮,追著他打,最終在他的哭嚎慘叫聲中將他活活打死。
他們打他的理由是,他們那個村被評為了文明村,那個來他們村乞討的乞丐給他們村丟臉影響了他們村形象。
這些人被判了四到五年。
畢竟,乞丐沒有家人,法官也犯不著判太重得罪人。
村裡的一個婦女,在接受《今日說法》欄目採訪的時候,抱怨判決太重,因為被打死的那個乞丐不算正常的人。她一直在抱怨為什麼判的這么重。
我看了這個節目後,心裡憋悶了很久。很難受很難受。
我當天下午出門的時候,在路邊上看到一個乞丐,比較老了,他的一隻腳沒有了,綁了塊木頭代替。在他躺著的地方放著個塑料袋,裡面是一些發餿的食物,是一些麵條之類的東西。
我看著他,想起中午的那個期節目,心裡一陣難受。一時沖動,走到他的面前,將我錢包里的所有錢,大概幾百塊,連零的帶整的一起放到他的面前。他抬起頭來,無神的雙眼有些詫異的看著我,我在他詫異的目光中轉身而去。

有惻隱之心的人,是至善的。
那一刻的我,是最善良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