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問題描述: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 , ,
我妹把你得罪了:

不邀自來!今年感謝上天賜我一寶寶,媳婦順產。母子平安,家裡一片喜慶。媳婦身體好,寶寶剛出生就有母乳可吃,但也沒少讓媳婦受累,心疼。
護士、醫生每天兢兢業業,頗是感激。量體溫,給媳婦搽藥,幫指導照顧寶寶。產科醫生每天一大早就跑來觀察孩子生長,並指導我們,並用一種儀器,量什麼指,只見一扇燈就出個數值。因為第一個小孩,我倆都不懂,幫忙的父母更是不知道。但是也沒說啥,每天三次兢兢業業。內心那個感激啊!還送點水果表示感謝。
第三天早上那個產科李大夫,如期量完,但這次卻說黃疸值14,較高!膚色較黃。下午再看看,不行的轉兒科。趕緊問了下黃疸的後果,越聽越怕。「智力、發育、後遺症」等。當時就懵了,感覺小生命好脆弱。內心是就自責,趕緊私底下找人諮詢。媳婦哭的梨花帶雨。我媽第一個孫子,那是一個急呀,較趕緊勸我聽醫生的不要為錢發愁,趕緊給寶寶治療。
下午看後,指還是較高,醫生就讓轉兒科,盡快進行藍光照射治療。並讓另外一個姓周的大夫下來會診,勸說。周大夫各種勸告,開始媳婦和我都不同意住兒科,誰知道她住院單子一摔,耽誤孩子的治療,你們自己負責。並讓簽什麼保證書。我媽著急呀,為了孫子多錢都得花。媳婦不同意去,我孩子吃睡都好,又吃這母乳,不可能的。經過醫生的多次勸說後,考慮到寶寶身體,我們最終還是不情願的轉到了兒科。
早上剛轉上去,護士就開始給寶寶扎針,扎了三次才成功,寶寶那個哭聲,響徹整個樓道。初為人父,哪能看下去,立刻就和護士吵了起來,這也是到醫院是和醫生第一次吵架。這才發現有了孩子,孩子便成了你的軟肋。
寶寶頭上扎的是固定針,又有個固定針管的設備,看到著媳婦又哭了。因為著急都忘了問打的啥液體。護士讓找主治醫生。主治醫生說「能量針」,不打著晚上孩子烤藍光就脫水了。能量針從早上10點打到晚上八點。足足打了10個小時。8點時護士推了個車車,上邊透明的箱子,下邊是主機,銘牌是寧波一個廠子造的,設備較舊,此時心裡就有了不詳的預感。8點30護士讓我取眼罩,紙尿褲。讓給寶寶吃飽。
於是我們分兩路,我取烤藍光的其他東西。媳婦在給孩子吃奶。取眼罩這些東西時讓我先刷就診卡,我急著給孩子治療,趕緊遞給人家。
「沒錢了!」
「怎麼可能,住院剛充的1000呀,我們也是剛上來」
「真沒了趕緊去前樓充值」。
「讓護士給寶寶先做,我趕緊跑去充值處。」充完便趕緊去孩子和老婆哪兒。這時孩子已經被放到透明箱子里,藍色的光照在寶寶身上,寶寶開始一個勁的哭。摸摸寶寶的身體,確實有點炙熱。我能想到一個正常人被放到烤箱是啥感覺,何況是剛出生的孩子。趕緊去叫護士,護士說讓在給孩子餵奶,寶寶沒飽,餵了會寶寶睡了。這樣才把寶寶又放了進去。媳婦累的七葷八素的,我讓她趕緊眯會,為了確保孩子的安全,我是一眨不眨的看著烤箱,一夜未睡。寶寶也鬧騰的一夜未睡。找了幾次醫生,醫生卻說值這么高了必須給充足的時間照射。不行吃點安靜的葯。啥「安眠藥」去你大爺的。又和這個醫生大吵一架,恨不得扇她。
寶寶在藍光下孤零零的,時不時的哭。我能感覺到他不舒服,在掙扎,而我卻無動於衷。心在滴血呀!!就這樣我倆悶悶不樂了一晚,未說一句話。
住進兒科第二天。一個年齡很的老婦,帶著一群醫生開始查病房。量我寶寶的黃疸值12、12、11(頭、胸、腹)。那個周大夫就說控制住了。但是剛照射晚完指會下來,但是還會反覆的。問了下還的幾天能下來。周大夫說照5天正常的能下來。一聽這,我和媳婦一合計,覺得寶寶吃喝拉撒正正常常的。並且值也不高,不治療了!
這時我又有點擔心,雖然嘴上說不治,這時挖空心思想辦法,終於找到了一個產科大夫同學。有10年沒聯系,但中學時的友誼還在。我把寶寶的情況一說。她立馬讓我回去,給寶寶把陰枝口服液喝著。黃疸是3天後發現,4-5高峰期,7天消退,正常15天可以完全消退。有的可能有1個月。這是嬰兒的正常生理。現在過度醫療我們這兒,兒科藍光室都排不上隊。孩子照著就是受罪。這時才恍然大悟。
「兒子!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爸媽把你抱回去好好照看,比待這里強不知好多少倍。
媳婦咱回家。於是讓護士給寶寶把針拔了,周大夫還各種嚇唬,並且讓簽,和醫院沒有責任的聲明。一天時間花了1000大洋。走了!去尼瑪!老子走定了!
和寶寶媳婦回了家,感覺幸福又溫馨,還是家好。經過對寶寶的精心呵護,寶寶現在2個月了,黃疸7天左右就沒了。臉白白胖胖的的,剛出生像我,現在像他媽。的虧像他媽,像我媳婦都不好找。

這就是我親生體會到的惡,她們明知道不用治療,但非給你開一大堆的單子。為啥醫患關系這么嚴重。患者也有關系,但是醫生難道就沒做惡的事情。現在醫保有了,但是過度醫療多了。以前發燒感冒吃幾片葯就沒事了,現在起步就是吊瓶。沒各科室都有銷售指標。在辦出院時,當天出院的多,感覺醫生著急的,趕緊在產科聯系病床。
可能有些人問:為何不問下其他生孩子的?
答:問了,黃疸高於9的都得照藍光,並覺得效果不錯,有一個朋友孩子是9,醫生就沒讓照。
可能有些人問:為何不百度下?
答:你覺得能回答Aorqu的不會用百度,至少百度的資訊各種說法都有,而我們個小白啥都不知道,只能跟著醫生的建議。初為人父,太想去愛!
可能有人會問:為何不在醫院鬧事讓更對人知道?
答:確實你沒有準確的證據,有寶寶壓力大嘍,上班掙錢是頭等大事,再說小地方,婦幼保健院都是地方政府的財政來源。你今天去鬧明天就會被抓。


匿名用戶:
小時候我家的保姆說我死去的媽媽的壞話教我罵我爸爸的妹妹 我7歲。
她兒子當時大學,經常問我和姐姐要錢花。我9歲。

我爸去世後 她有幾天對我和我姐特別好 然後讓我們在借款同意書上籤了名。我11歲。
她本是我家的保姆,後來成了我的監護人。我11歲。
後來他們全家都住進我們家。我13歲。

我國中自閉傾向,只發呆畫畫和偷偷打遊戲。她說我有神經病,和我姐不能比。我14歲。

我姐後因種種原因得了抑鬱,在我身旁割腕,我醒來發現立刻打電話叫救護車。他們說不要,小區的人會知道。我15歲。
我姐結婚要錢,他們不肯拿我爸的遺產出來。背地裡說她不是親生的,沒資格。我18歲。

此後我一個人生活。昨天過了21歲的生日。

我愛我姐。
我不恨他們。
前20年都在抵抗「惡」,讓我更明白「善」的可貴。
大家也要加油。
再咬咬牙。
人生是選擇。


豬大喵:

國中時班上一個女生說我壞話,散播我和一男生的謠言,實在忍無可忍,課後跟那女生大打一架,班導知道後叫了雙方家長,晚上回家後我父母輪番揍了我一個多小時,那次正好來例假,被揍得渾身青腫,例假來了十多天才止住。好巧不巧,第二天那個女生來學校,到處跟人說她父母頭天晚上回去帶她下館子,還給她買了新衣服壓驚,我呵呵呵呵,十幾年過去了,我記憶猶新,並且會記著一輩子。那些說我父母這么做也是為了我好的,願你們將來子女天天被這么對待,不接受反駁


筆下命:

我很小的時候,覺得世界很美好。周圍鄰居安居樂業,真真是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的感覺。
我家有一條狗,它有點凶,但它真的很好。
當它被人毒死,而鄰居都漠視、幸災樂禍的時候,我才發現,他們都是幫凶。
這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


匿名用戶:
反對樓上大部分回答
這個問題充分證明了現代人閱讀能力障礙,即使是Aorqu用戶(用戶群貭素略好於貼吧微博)也不例外。

什麼是真正的惡?

我看到這個問題,心中還是略為觸動,期待著能看到不同的人從不同的角度論證什麼是真正的惡,什麼才是惡的本源,惡的實質。

結果…

硬生生把這道題變成了:「你見過什麼可以稱為’惡’的事情」

「真正的」三個大字被你吃啦!啊?

說無知是真正的惡,然後講故事講了一個無知的人好邪惡好可恨啊,然後罵了一頓,罵得酣暢淋漓,狗血噴頭。

就沒了?嗯?無知是挺可怕的,那怎麼就是真正的惡了?

還有說傲慢是惡,偏見是惡的,也都一個路數。

目前最高贊答案,開頭四個大字就是:「什麼是惡?」然後說「我認為……」

不是,審題啊!

以上就算了,至少還概括了一下。

還有人把自己七大姑八大姨做過的事情、走在路上看見的事情、某個報紙上報的新聞,概括都不概括一下,直接就扔上來,說那些是「真正的惡」

更好笑的是,有的人竟然把Aorqu的評論掛上來,說那就是「真正的惡」

[???.jpg]

你們啊,不要總是想搞個大新聞。有切題的話就講,沒有能說的就換別的問題答嘛,生搬硬套上來就講故事,完全答非所問瘋狂灌水,有意思嗎。

辯論賽拿道題目首先得挨個詞查意思,雖說Aorqu只是個社交平台,但最起碼的嚴謹精神要有吧。二話不說上來就跑題,給你灌一堆雞湯,用動人的故事撩撥你心中脆弱的內核,但是扯的文不對題。

這不太好吧?

雖說如此,最高票我還是點了贊的,因為他的確是提到了大家(至少是我)之前沒有關注到的事情,很有意義。

發這些牢騷,只是不希望Aorqu變成一群人圍著篝火互相點贊哭泣的鬧劇舞台罷了。

無良公眾號文不對題的答案越來越多,閱讀能力有問題的灌水答案也隨處可見,我只是挑了一個放眼望去沒有一個正常答案的題來磨嘰磨嘰……

唉。
這是麥麗素,不是葯丸

—-更—-
評論區里又有人用智商在證明我的觀點了,閱讀理解能力真的太差了,太差了。

居然噴我,我沒在回答問題?我在答案里都明說了,我只是來發牢騷,磨嘰磨嘰。

這和偏題有本質的區別好嗎,這都理解不上去?

比如說,你跟王二麻子說你想吃肉包子(提出問題),王二麻子說:「我有啊!」(回答問題)。但是你買回來一看,是菜包子(講的故事偏題了)你生不生氣?

第二天,李狗蛋說他想吃肉包子,你跟他說:「我也想吃肉包子
(我對這個問題很好奇)
但是給你提個醒啊,王二麻子雖然說他買的是肉包子,但實際上我昨天買了,他賣的是菜包子,你可千萬別去買。
(我看了很多答案,發現他們都跑題了。)」

然後李狗蛋反手給你一巴掌:「你他媽不也沒有肉包子!你和王二麻子有什麼區別!」

???什麼邏輯

連「反駁其他回答」和「惡意偏題騙贊」都分不清,就別來丟人現眼了。


曹小穎:

(圖片來自網路,侵刪)
我對釋迦牟尼,耶穌基督發四,我以前一直是個看見有需要必定讓座的孩子,直到那一次。

高四學校放假,學習了半個月沒有好好睡一覺,坐公車上馬上就六根清凈,旁邊多嘈雜我都沒感覺。
突然一隻手推了我一下,我的頭直接撞在窗戶上,站在旁邊的一個中年婦女說:沒看見你後面有個孕婦嗎?讓座!
你大爺的,特么的站我後面,看尼瑪嗶。
這是我心裡想的,但我還是站起來到一邊去了。然後就聽這中年婦女跟那個孕婦說了一路的,現在的學生貭素真差。
差尼瑪嗶。對不起,我給學生抹黑了。
自此,一上公車我就跑到最後一排。後面沒坐了,我坐到前面也會把頭轉向窗戶,假裝什麼也沒看見。你有本事把我頭摁在地上呀。沒錯,開頭圖中那個人就是我。

去踏馬的讓座。

人之初,性本善。大概電視或者現實中的反派都是這么來的吧?創建


趙公平:

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人來人往:

2018.6.10我在陝西省人民醫院做引產(胎膜早破醫生會診建議引產),早上7點宮縮頻繁進了產房觀察室待產,後來待產室進來不少孕婦,其中在我旁邊的那個大姐給我的印象深刻。

我在裡面床上肚子疼的受不了給接生醫生說給我打無痛,醫生說開四指五指的時候才能打讓我在等等(好像是4.5指才能打我記不太清了),隨後醫生去給我旁邊的大姐內檢,大姐問醫生打了無痛是不是就不疼了?醫生說 不是但是會好很多 大姐問無痛多少錢?醫生說1500 大姐沉默了一會說 那就算了吧,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挺替她心酸的。

隨後我倆一起進了產房躺在老虎凳?上,麻醉師給我吊瓶里打了一針,還給我的留置針上插了一個這個玩意

產房裡大姐就在我旁邊,我倆大概隔了兩三米,中間有一些架子啊 還有新生兒的類似小床的東西,醫生就問她的基本情況,大姐是咸陽人老公打工還是務農來著,這是她生的第四胎,終於是個男孩了,大姐天天就在家帶孩子,今年都快50歲了,因為重男輕女可能就會賠上大姐的性命,聽說我婆婆說大姐老公好像對自己女兒也淡淡的沒什麼感情,為了所謂的後繼有人,就置自己的妻子性命不顧的人,我覺得應該就是惡。

文筆不好見諒


大白胖:

在公安部門工作過的人估計更有體會,什麼是真正的惡?我覺得真正的惡是一個人失去了人性,像動物一樣的對待身邊其他的人類甚至至親骨肉。我親自經歷過幾件案子,第一件是一個30多歲的男人,從小就不務正業好吃懶做,他曾經聯系人販子要把自己的親姐姐給賣掉,還因為自己的老母親不給他錢花,然後把自己的母親從家裡打跑,村裡的人對他都是躲得遠遠的,他本人也因為盜竊搶劫等罪行三次入獄,在他第三次入獄期間,他的父親中風生活不能自理,他六十多歲的老母親只能外出打工掙錢,然後把錢用來請鄰居幫忙照看他父親,等他出獄以後,發現他年邁的老父親不僅不能給他錢花,還成了他的「累贅」,於是在他出獄的第一個星期,他就活活把他父親給打死了,是的你沒看錯,就是活活打死的,這個人是我親手抓到的,當我們訊問他為什麼打死自己的父親的時候,他的回答就是這樣「因為他不僅沒錢,還不能動,會拖累我」。還有一件是一個50多歲的人,過年的時候賭錢輸了,然後去本村的小賣部借錢,但是小賣部的老闆沒有借給他,這個人懷恨在心就在晚上偷偷潛入小賣部老闆的家裡,把老闆夫妻給殺害了,他殺死這對夫妻僅僅是因為人家沒有借給他800塊錢,除此之外兩家沒有任何恩怨矛盾,然後還把人家的屍體藏到了村裡新建的一個墳頭上。還有一個女人,因為對自己的婆婆和妯娌有意見,然後在炒菜的醬油里下毒鼠強,居然把自己的四五歲侄子侄女毒死了,類似的事情在公安局裡每年都會發生很多,所以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公安警察對人不友善,我猜可能也是因為他們見過太多人性最陰暗最惡毒的一面了吧。所以說,當大家在抱怨人生不如意或者遇到不喜歡的人或者事情的時候,還是抱有一顆寬松的心吧,你覺得人家占你點便宜或者騙了你一些錢財感情就覺得那人十惡不赦應該千刀萬剮,其實這都是有緣由的愛恨情仇,真正的惡是無緣無故的恨和無緣無故的殺戮!(大家也可以參照一下楊新海案,更是惡人作案殺人的典型)


曉梓梓:

說一件小事吧,高中時可能是因為壓力大,心情也總是緊張,臉上長了好多泡,大概有一周是需要天天去醫院換葯的。

因為怕耽誤課,那時也慫,也不敢請假,跟班導說好一放學馬上走,正好能趕在醫院下班之前把葯換上。班導也答應和最後一堂課的任課老師都打好招呼,讓我提前收拾書包,趕得及去醫院。

前半周都很順利,倒數第二次換葯那天,是地理課,我和之前一樣,提前幾分鐘收拾好書包,等著放學。沒想到的是,下課鈴一響,我拿著書包剛要站起來時,被地理老師攔下了。我舉手向她示意,她看我一眼然後把頭扭向別處,裝作看不見我,然後說什麼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守學校規矩等等不著四六的話,但是我聽得出來是說給我聽的。

等她磨嘰了半天終於下課了,我趕到醫院時,醫院門診關了,急診換不了葯,我耽誤了一天的治療。

這位地理老師是我們的年級組長,平時一直是和藹可親平易近人的人設。我是文科生,地理成績還是可以的,聯考時文綜考了237分,也不是很丟她的臉,也沒有很給班級拉分。就我慫得連假都不敢請那樣兒,平時的紀律也算是可以的,上課在底下說話都是不敢的。況且我一周都是整個半張臉上呼著紗布,再瞎的人也應該看出不妥吧,不知道為什麼那樣對我。

老師,您那樣欺負人,算不算作惡啊?


早衰少女:

從一個小姐姐那裡聽聞的。

小姐姐本人長得有點像台灣藝人陳匡怡,就是當時號稱台大五姬之一,後來出演「我可能不會愛你」裡面的瑪姬一角的女藝人。
此為背景。

當時國中生時期,交友圈廣,身邊追求者眾。不可不謂校園風雲人物。
然而,這樣的她身邊的女性朋友卻少的可憐,又或者是說真心相交的好友。

有一天初二時候,新轉來一名女同學,和她變成同桌。
日子推移,和她漸漸打成一片,無話不說。
一起上下學,一起逃早自習吃早餐,一起寫作業打掃衛生,一起相約逛街吃飯,一起插科打諢,一起共撐一把傘送對方回家。

女同學也會時不時被其他男生套近乎,獻殷勤,事後更多地原來只為得到小姐姐的最新資訊動態,三句話離不開小姐姐。
有時候被委託送早餐零食,書信禮物更是家常便飯。
這好像是和一個美貌女生交友的一種特權和資源,就仿若與之伴隨的課間一起去小賣部買小零嘴,永遠會有人幫忙買單或者搭訕一樣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小姐姐什麼心事都會跟她講,事無巨細。
她更多時候是一個傾聽者,就好像相聲小品里的捧哏。

事件發生在某年,或者說是幾年前的燥暑季。
就這么愉快地匆匆地翻到了國中的末篇。
中考在即,她倆約著去海邊散散心。
聽聽海哭的呻吟……聲音。。手滑

在海邊漫步,感受浪花呲地一下,嘩啦啦地漫推到腳下,像白花花的啤酒花氣泡一樣漫溢開來。
聊著聊著,就玩興大發。
也不知道是誰先開的頭,撩起一腿就是濺起水波無數,猝不及防地拍擊在對方身上。
她這邊不甘示弱地回血反擊,加強攻勢。
你潑我躲,競相逐走。
一時間難辨孰強孰弱。

小姐姐好不快活,一邊不亦樂乎地高聲嬉笑著,一邊低頭閃身躲避著來自對手強大的進攻趨勢,並不服氣地想要發起奇襲,挽回頹勢。
卻發現對方根本停不下來,並且絲毫不打算給她任何翻身的機會。
猛浪一波揭過一波,小姐姐嗆了些水,被腥鹹的海水打濕的眼睫,有點被迷花了眼睛,一時澀得有些睜不開,伴隨著太陽暴曬下水分蒸發作用下,體力消耗帶來的些許眩暈感。
有些不支。
水勢漸漸有所減弱。
此時她想偃旗息鼓,抬頭直起身子,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何時已經離海岸中心愈來愈遠。
並且,隨著海水奔流不休的運動關系,她正時刻往更遠的海平面推波而去。

她慌忙地想要抓住點什麼,卻發現女同學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了岸邊。
而她們的距離正在漸漸拉開。
她急促地呼吸起來,向她呼喊著救命,不安地拍打著水面,之前踩在綿軟細沙的雙腳,蔓延至身體大半慢慢一點點地懸空起來,泡漲在海潮之下。

而不遠處的女同學此刻充耳未聞,如同失聰一般,甚至面上沒任何波瀾起伏,只是動也不動地默然站在原地,定睛將她望著。

無論她怎麼哭求。
沒有動作。
只有那種奇怪而幽暗的目光,由遠及近地向她
的方向逼來。
似乎是鐵了心讓她去死。

眼前瀚海天霽,水光瀲灧。
遠目而望,氤氳煙光溟朦。

一瞬間,小姐姐突然將想起剛才的不對勁,對方招手即來,飛撲向自己的海水,一茬又一茬有意識地步步緊逼……
一切似乎指向了一個恐怖的猜想。

心漸漸在洶涌波濤浸沉下,淹得透涼。
隱約聽到自己重濁的呼吸聲不絕襲來。

過程最後小姐姐說她那天不管如何還是自己撲騰劃回岸上去了,永遠忘不了那天那一幕的驚魂未定,以及對人性叵測的驚疑不定。

總之從那一天開始,也行許應該是從上岸那一時起,小姐姐再也沒有和這個女同學交集了。

這件事她也沒有作過多傳播,而我為什麼突然想說這件事。
因為我覺得真正的惡是沒來由的。
不是一言不合,惡言相對、

不是你與我口角兩句交惡,便伺機報復

不是情成全自己,惡心別人……

而是你朝夕相對的好朋友,自問親密無間,相處融洽。
你卻不知道對方不知道出自於什麼動機,對你早已起了殺心。
最可怕的是,她面上還裝作與你交好,如果不是一次契機,你可能永遠看不穿原形。


銀河系英雄指南:

翻翻新聞,那個送孕婦回家,遭孕婦夫婦姦殺的女孩遭遇了真正的惡。之後女孩父母被網上有些所謂聖母逼著收養凶手的孩子,同樣也是惡。
那個國中女孩偷了超市的東西,超市為縮小影響叫了家長,家長一路打罵侮辱自己女兒是惡。女兒自殺後,夥同不知道為什麼群情激憤的觀眾打砸超市,要求賠償幾百萬也是惡。同樣通過調解默許了這種不合理髮生的有關部門也是惡。
一言不合對醫生提刀就砍,甚至得了絕症,追到醫生家把年幼的孩子砍死更是惡。討論里聲稱他們態度不好可以理解,活該被砍的也是惡狗,
復旦著名的十八驢事件體現了有文化的高級惡,白銀連環殺人案凶手隻字不提對受害者和家屬的愧疚和歉意是泯滅人性的低級惡。家裡幾百上千萬動產不動產卻詐捐騙錢的文人是把臉一摔吃著親骨肉人血饅頭的惡……

最可怕的是,這些惡雖然是少數,小概率,但是它們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把一整個社會的善都冰凍了。你還敢扶老人么?你還敢送孕婦么?你還敢隨便捐款么?


似雲般飄散:

三原色事件里 大多數人在指責政府 刻意忽略其民營私立的身份

———————————-

如何看待全網刪紅藍黃幼稚園 事件?

如何看待新浪微博刪熱搜?Aorqu也刪?

這倆題目我想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到誰才是政治敏感吧 一個是可以說是在帶節奏 一個是在真正客觀的討論一個問題 結果是第二個被以政治敏感為由刪除

大寫的魔幻現實主義 不由得讓我想起去年某女演員事件 這是何等相似啊 就差直接去刪除人民網 新華網 CCTV等政府官媒的文章了


匿名用戶:

樂清滴滴事件 /罪犯對女孩進行搶劫 強奸 殺害並且拋屍山崖 這個罪犯殺人前後的微信簽名

搶劫姦殺拋屍一系列舉動後 還可以寫出 大難不死 總會出頭 這種 「激勵自己」(有誤)的話

最終判決是如何 他會不會死 即使他判處死刑 那個女孩子也不會活過來 她的雙親家人失去她的傷痛也是無法彌補

惡人不知自惡


大黃:

大概就是輕蔑的給人以絕望吧…
本人留學黨,出門在外理應朋友間互相扶持的
結果差點被高二就認識的同學弄回去讓我再也回不來(原文大意如此)
(萬幸的是…我還不用滾蛋….)
ps我家只是一個三線城市的普通家庭,家裡就一套拆遷安置的房子,沒車。爸媽真的是傾家盪產供我出來讀書。我在學校也得打工賺點飯錢。連住的公寓都是沒空調,總之就是一個普通學生。不讓我畢業,把我趕回去,大概真的是想讓我死吧….

btw,那位同學是軍二代,他爹的上級捏死個中校團長應該都不是個事…..只要他說開心,絕對能讓我在大陸也過不下去….

有人想聽故事的告訴我(點贊,點沒有幫助,留言,感謝,回復10086都可以)明天考完期末再更


Dr.Walt:

給排名第一的答主點贊!莆田系+百度,TMD坑了多少患者,我送它們四個字:謀財害命!!!現在打開百度搜索還是一大堆的莆田系廣告!該治的不會治,不該治的瞎治,亂治!!!每每看到被莆田系坑完的患者來就診,我心裡真是五味雜陳,一方面覺得患者可憐,一方面又覺得真TMD的窩囊,學了這么多年,憑什麼幫這幫不學無術的騙子擦屁股!我就想問問,你李彥宏最起碼也是留美回來的高技術人才,就任憑你的公司連最起碼的道德都不講,在你的地盤里坑不會科學上網的民眾?!掙了這么多虧心錢,晚上就真TMD的能心安理得睡得著覺?!Aorqu里現在還有一堆給百度洗地背書的。我就問一句,要是你的親人和朋友,因為相信了百度的搜索結果,去了莆田系醫院,被坑了錢,耽誤了治療,搞不好還丟了性命,你還能大言不慚的寫下那些給百度歌功頌德的文章嗎?!

最後提醒一句各位Aorquer,莆田系開始進駐Aorqu,也開始答醫學類問題了。。。


匿名用戶:

背景

我尚未出生之前,婆婆帶著兩個孩子,一個是我大姨的,一個是舅舅的,工作太忙,孩子丟給婆婆,婆婆那時不過50開頭,倒也過得去。兩個孩子直到需要到戶籍地上幼稚園 了才回家鄉接受教育,婆婆根本沒有收到一份來自他們父母的一份錢,伙食零食生活衣服全靠婆婆的退休金,但舅舅沒有收入,退休金也需要分一羹給舅舅。

爸媽年輕時為生活所迫,我出生後由婆婆拉扯帶大。吃得上三餐,婆婆也從不會讓我餓著,夏天在大榕樹下吃涼粉,冬天在校門口吃烤番薯。直到我6歲上國小才由媽媽帶。那時候我媽開始不滿婆婆了,「一身老人味,動作又慢」這是媽媽私下裡的抱怨,我不敢反駁,我怕挨罵,但晶瑩的淚水不停的流,我覺得婆婆不該受這樣的委屈,但我真的懦弱怕事。婆婆也承受不住媽媽的連番炮轟,7旬老人自己坐車,自己拿行李,自己買票,就這樣回老家去了。

親人?

婆婆在家鄉染病,治不好,坐車來我們當地看,醫療水準不一樣,診斷結果立馬就出來了,「肺結核+艾滋病」,我媽知道後很震驚,但她第一件事不是安慰婆婆,也不是處理婆婆住院的事,直驅車從學校強行把我接走,帶我去傳染病醫院驗血,全家人都驗了,都沒傳染上。我媽:「真的好險啊!」

因家裡有個出生3月的妹妹,沒有很強免疫力,婆婆也只能回家鄉休養,婆婆被舅舅趕上三樓的平台小房間,沒有電視沒有人上來,飯菜自己煮,一切自己解決,說句難聽的,死了都不會有人知曉,我不敢想像她每天是如何度過,晚上又是如何入眠的。在床上呆坐一日,望著天花板,從天亮等到天黑。我無能無力,我不過是個國中生,我也只能隔三差五打電話給婆婆,藉此提醒親人,還有一個這樣的存在。

舅舅不會開車,帶婆婆去看病的人就是大姨和她丈夫,兩個人上車之後帶著三層的口罩,全程2小時車程不講話,有服務站立馬停車透氣,不願和老人多呆一分鐘。醫葯費不出一分!「你都沒幫過我,我憑什麼給錢?」我心寒。原來你的兒子是自己長大的,沒有婆婆,何來你兒子?

今天春節,我去醫院看望婆婆(肺結核被隔離治療),我站在樓下喊她,媽媽不允許我上樓,有口罩也不允許。看到五樓的婆婆眼眶深陷,她一邊哭一邊向我招手,「快回去,你快走,我很好,以後不要來看我。」我離開時,走出將近100米,回頭看,她單薄身影在那裡,我走出醫院大門時,她單薄的身影還在那裡,駐足不肯離去。

我媽算是這個家庭的一股「清流」了,醫葯費全給,舅舅大姨沒出一分。住院兩年,只有我去看過她(即上文提到的那次)。

婆婆的下場不言而喻,孤獨終老,無子陪伴。

我欲養,而親不待。

我不知道真正的惡是什麼,但我知道人心真真是最可怕的東西。


Aorqu用戶:

看到這個話題很有感觸 想到小時候發生的一件事。

我一年級,臨近暑假的一天,學校舉行歌唱比賽,老師要求同學們每個女生都帶頭花,那時候的我,性格安靜,成績也不好,家境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我告訴媽媽,老師要求我們每個人都準備頭花,媽媽二話不說,給我買了一個很漂亮,很貴的頭花。

誰知第二天早上,走的匆忙,媽媽忘記給我把頭花戴上,到了學校以後才發現,我心裡當時緊張急了,因為不得老師喜歡,害怕挨罵。中午 我發現班上最得老師喜歡的同學頭上的頭花和媽媽給我買的一模一樣,也許當時年紀小,就當是買的一樣的了。

下午比賽過後,同班的一個女生把那個頭花給我 說這是你的,旁邊的同學都說 這不是XX戴的嘛,我也說是,我的在家裡,忘記拿了,這個女生一直說:是老師讓我給你的,說是你的。媽媽 從小就教育我,不是我的東西絕對不能拿,我一直不要。後來放學路上,她扔給我,我也扔掉了,因為不是我的東西。

學校門口,我最親愛的媽媽一直在等我,她笑著對我:中午我從單位出來跑回家,給你把頭花送過來了,你怎麼沒有戴,我心裡難過極了,我說沒有人和我說 這是我的,我雖然年紀小,但是我知道我媽媽工作很辛苦,爸爸工作忙,早出晚歸,是媽媽把我一手帶大的。我說 媽媽 我以為不是我的,我就扔了。媽媽說 沒關系,下次等我發了工資,我再給你買一個。

我那個時候只有7歲,現在我23歲,15年中 包括四年異國求學,遇見過很多難受的事情,但是我再也沒有那麼難過過。我不是說 這個老師有多惡,只是你做的一些事情,哪怕只是一件小小的惡事,帶給別人的傷害,你自己永遠不知。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切記切記。

最後的最後 祝大家都幸福


Painkiller:

不邀自來
其實看這個問題覺得好像是很宏觀的是吧?一定要牽扯至生死存亡?
不是的
最真實的惡藏在每個人的日常生活里。
拿幾天前的事情來說,中午一個人在圖書館自修刷閱讀,一個平時大大咧咧的同學走過來,在安靜的自習室猛地撲過來勾住我,0.38的針管差一點戳進眼睛,幸好只是在眼下劃了道痕跡,我趕緊跑去洗手間檢視情況,藍色墨水劃過的地方一片紅,現在只有兩個小血點。回來時見她已和一同來的其他幾個女生聊得暢快,仍是後怕,不知你何意圖。
說實話,我惜命,所以平時秉持做人低調的準則。
但是,依然碰上這些事。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覺得是我多想了
那倒也好,祝我們都不再遇到這樣的事,。
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