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問題描述: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 , ,
糯咩咩:

可怕惡毒變態的人這世上有很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中國人有外國人,但給人以最大傷害的卻是冷漠的圍觀者,而最惡的則是揣著惡意圍觀叫好的那群人。

最近我住在巴黎的房子被入室盜竊了,室友丟了現金和首飾,是housekeeping的人偷的(具體如何知道的不細說,另一個故事,並不重要。)我們去了警察局報案,警察讓我們錄完口供就說c’est fini, au revoir. (It’s finished, goodbye) 我和室友都哭著求他讓我們看一下監控,讓我們指控出犯人但他們也依舊沒有任何錶情地讓我們走。我當時的心真的比發現被偷的時候還涼。我個人在異鄉遇到搶劫盜竊陌生人辱罵其實並不算那麼可怖,但當你遭遇之後一回望身後,才發現一個人都沒有。真正愛你的人天高皇帝遠,這時候才最最寂寥。

然而最惡的事當然不是這個——

回家的當天我看到了一則新聞,德國女留學生被姦殺事件,諷刺異常的不是殺人凶手的惡毒,而是民粹之可畏。看到這則問題就立即想起這件事,於是我在這事發後快一個月的現在重新翻找各大網站新聞稿及報道之下的評論,依舊惡心得想吐。
根本無言以對吧,不是嗎?無論是媒體曖昧的寫法還是評論里令人心寒的字眼。我總在想如果入室盜竊時我剛好在家發展成入室搶劫或者強姦殺害,是不是第二天微博里的評論也充滿了這些污言穢語。

這又讓我想起了去年一留正妹學生開車被槍殺的事件,當然毫無疑問下邊的評論離不開富二代豪車活該的詞語,彷彿那不是一條生命的逝去,而是一個用來調侃的npc,彷彿這些惡意滿滿的人們用這樣惡毒的心意來揣測他人能為他們帶來無盡的愉悅,這樣肆無忌憚。當時的我也剛好在美國留學,深深理解為何要「作為留學生不用功學習,天天花爸媽的錢,竟然還買車」——因為車子價格便宜而且買來開個幾年再轉手賣掉損失遠遠小於想像,如果沒有車我連去超市都要來回快兩小時,不如攢下時間好好學習。

仇富?愛國?且不論這些詞語本身就有歧義,但是啊——如果這些也能成為【惡意猜測並詆毀死者並惡意傳播】的理由的話,我無言以對。


方槍槍的槍:

損人而不利己
是為最惡


勿忘初心不殤離別:

我是個對人很寬容,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什麼冷漠,歧視,損人利己我都能夠接受,被人說過聖母病,何不食肉糜。甚至別人刻意針對我,我都會想她那樣是因為不幸福,過得好誰不是善良可愛的呢,這就是她最大的不幸。只有一次,我一個人在逛商場,因為近視眼走到一個台階時感覺那裡很暗,小心翼翼得走,聽到一個人很響亮的笑聲,那是台階下一個穿商場制服的清潔工,她像看有趣的玩意兒一樣看著我。

我想我不會忘記這件事,雖然只是件小事,惡真的是件不能理解不可思議的事。尼采說過,這世界上有兩樣東西不可直視,一是太陽,一是人心。


橙工科技:

前段時間看到Aorqu里有個什麼是低智商的善良的問題?其中有一個回答是:街頭求婚現場,旁邊吃瓜民眾拍著手喊:「嫁給他,嫁給他!」當時無感。
晚上看一拯救愛情節目,一渣男推一單車上台,說自己幾年前販酒賺到點錢後買車買醉,接連劈腿,橫看豎看前共苦女友不順眼,為了趕走她故意把劈腿過的幾個女的帶回家過夜,為了甩掉前女友暴打辱罵趕出門無所不用其極,看著前女友割脈八刀瀕臨死亡也不管。今天終於把錢敗光,狐朋炮友作鳥獸散。孤苦伶仃之際想起前女友端茶煮飯洗衣鋪床精心服侍的種種好處,覺得愧疚無比。所以推著以前一起騎的單車上節目,希望動之以情挽回前女友。節目組請來了前女友,渣男見到女孩鞠躬連連哀求原諒,女孩貌似心有不忍只是哭訴男孩過往種種令其哀傷之事,渣男則是一味低頭哀求告饒,我也正在忿忿女孩態度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之時,這時候!這時候!這時候!明知整件事來龍去脈的台下觀眾——居然熱烈鼓掌鼓勵,請女孩原諒渣男!
看到這里,我突然一陣惡心,想起什麼是低智商的善良里的回答:「嫁給他嫁給他」。但這些鼓掌的觀眾不是求婚現場的吃瓜民眾,所以他們的鼓掌撮合讓我想起這個問題,於是我有答案了——這些鼓掌觀眾就是真正的惡!


桃子醬:

辦什麼事都只想著要托關系,開後門,活該被人欺


蜂蜜餡餅:

支教啊。
要開啟同學姐姐的模式。
我同學姐姐去支教本來一年就可以回來結果在村子裡呆了三年,表示要紮根農村。我同學家裡不允許所以姐姐斷了聯系,後來他們去找人的時候才知道根本不是姐姐不想回來,而是村子裡的人,為了留著姐姐,根本走不掉。哦對了,他們把姐姐扣到村子裡也不是為了教學,而是希望姐姐留在村子裡繁衍後代順便教書。
好惡心啊。


David Dong:

答案大多都是舉生活中的一些「惡」的例子,我想更深入的介紹一下「惡」的概念。

這里我們把一切「壞」的事情分為兩種,悲劇和惡。

總的來說:悲劇是無法人為避免的,而惡則是人為故意的。

惡,就是故意的讓他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比如,如果我不小心出了車禍,撞死了一個人,那麼這是一個悲劇。但是如果我故意殺死了一個人,這就是惡。

我所介紹的觀點,是來自於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Jordan Peterson. Youtube 上有他一部視訊,解釋的非常清晰Jordan Peterson: Tragedy vs Evil。


舞雩:

言峰綺禮
對,就是fate裡面的麻婆神父
有人說這種變態只存在於文字和電視裡面
但現實生活中的麻婆比比皆是
肆無忌憚地將惡意灌入人體內,以其他人的悲哀和絕望為樂
將他人心中的痛苦視為美味佳餚
這種人少嗎?
不少,
任何一個對小孩子說「你爸爸媽媽不要你了」的人都是
任何一個在背後造謠生事的人都是
他們和受害者真的有不共戴天之仇?
不,他們只是看到一張張疼痛絕望無助的臉就會感到發自心底的愉悅而已
可悲的是
這樣的渣滓
總是會被我們碰到


莊稼:

說一個耶穌基督眼中的最「惡」。

很多人包括很多基督徒都以為最惡不過褻瀆上帝,但當一個虔誠的富人問基督自己能不能得永生,基督答道:「How hard it is for the rich to enter the kingdom of God」。出自馬可福音10:23

這句話的意思是富人進不了天堂。

當時連他的徒弟都覺得基督說得太誇張了,於是又問了一遍,可基督還是這么說「Again I tell you, it is easier for a camel to go through the eye of a needle than for someone who is rich to enter the kingdom of God”。

大意翻譯:富人想要成為上帝的子民,比一隻駱駝穿過針眼還難。

是的,你沒看錯,耶穌認為:一個富人,不管再怎麼虔誠,也不可能得到上帝的寬恕。


Charles:

在大城市上班的各位應該都有擠公交的經歷 我要說一件上班路上發生的事情,現在想起來還是瑟瑟發抖,越發想不通為何人要有如此之大的惡意 我上班搭乘的公車是一輛雙層公車,上下兩層都有座位,相比於其他公車高出很多,大概如圖

曾經和司機師傅聊過,師傅說這么高的車一般司機駕馭不了,更何況還在無比擁堵,路況極其差的G市市區了平穩駕駛。

我沒有駕照,也感嘆這么高大的公交要在擁堵的車流里穿梭,實在是不容易 一周前,我一如既往地擠上這班公交,車上擠滿了上班的人,上下兩層擠得滿滿的,像個沙丁魚罐頭。

公交一路駕駛到KC大橋,這座大橋剛修整過,看起來比較新,橫跨著一條大江,但就是有點,橋邊的欄桿特別矮,一個成年人撐著欄桿可以輕松跨越。

因為上班早高峰,交通擁堵,整座橋車貼著車堵了一路,所有車都在等綠燈。我搭乘的雙層公交前面是一架銀色小轎車(簡稱銀車),綠燈亮了,車流也活了,當前面的幾輛車都開走了,銀車一動不動,就這樣停了10多秒,後面的車一直在瘋狂按喇叭,可是銀車依然置身後無數車主不顧,就這樣停著。

終於過了大概30秒,銀車發動了,它彷彿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前耽誤了其他車,開始加速趕上空出來的那段路,而且越開越快。 公交師傅無奈嘆了口氣,也隨著銀車一起加速。

我們跟著銀車從橋中段行駛到橋後段,看眼就要下橋了,銀車突然在路中間來了個急剎車,很明顯可以聽到剎車輪胎「吱」的聲音。公車本來後面跟著銀車,司機師傅聽到剎車聲,喊了句「卧槽」一下子用力踩住剎車,這時整輛車的人全都往前傾,再加上車身重量,這輛塞滿人的雙層巴士動能太大,不僅剎不住車,車身還在左右顛簸,而前面提到橋邊的護欄非常矮,如果車倒下極其有可能直接翻到橋下幾十米的江中,後果不堪設想。

在這短短不到十秒的時間,我第一次因為坐公車而感到害怕,司機師傅死死抓住方向盤,身體後坐力掀起,但雙腳還是瞪直了踩著剎車,站著的人也東倒西歪,我和身後的大叔撞到一起,車廂瞬間變成一個翻騰的胃。 幸好司機師傅是個技術高超,巴士硬生生得剎停了。車頭緊貼著銀車,也許差幾厘米就撞上了。全車人重重舒了一口氣,司機師傅可能要發作了,他坐穩後伸手開沒來得及打開窗戶開噴,前面的銀車響了兩下喇叭從駕駛位旁的窗戶緩緩伸出一隻手,手掌上豎著中指,還炫耀似得晃了晃,款款地開走了。

比王志文的行為還要惡劣 我不知道銀車出於何種惡意做出的行為,幾乎危及全車50人的性命,最後還自鳴得意。 也許最初銀車沒注意到綠燈,但幾聲喇叭響便能勾起一個人的惡意,看來荀子說得「人性本惡」有一定的道理。

PS 認識了一位在香港攻讀犯罪心理的學生兼作家,我發了封Gmail過去和他說說這件事。第二天我打開189郵箱便收到他回復的Gmail:

你經歷的事情使我不禁想起了阿爾貝.加繆在《局外人》里描寫的一個情節: 你為什麼要殺人,還在屍體上連射四槍? 只因當天的陽光太刺眼。

這才是真生的惡啊 倍感惡寒。


Aorqu用戶:
什麼是真正的惡。實在是太多了。不知道大家記得被詐騙丟掉了學費的大學生么?徐玉玉,蔡淑妍,山東臨沂的考生。一個又一個的年輕生命選擇離開,因為詐騙行為,丟掉了他,甚至他們一家人的希望,一家人僅存的金錢。

他們真的傻么?為什麼要選擇輕生么?不,我想他們並不傻。因為他們知道:錢,被騙走,就真的要不回來了。中國人那麼多,金額在其他人眼裡,又是那麼微不足道。整個社會,沒有能夠傾聽他們,解決他們問題的場所。求助無門,甚至內心不抱有一絲希望。

那麼,這些詐騙犯,是惡吧?但是,只有他們么?倒賣個人資訊的人,覺著與他無關,不過是賣了個資訊。不貪心,如何受騙?所有見過類似行騙的人,不相信的,看過一眼就算了。如果你去報案,恐怕警察也不會待見你。對,未形成的事件,怎會有人關注呢?那麼我們這些冷漠的普通民眾,那些嫌金額小、追查麻煩的公幹人員,就不存在惡么?

徐玉玉事件,所體現出來的,並不僅僅是詐騙犯的可惡、相關部門的職責缺失。這恰恰證明了,這個社會最大的惡:令人髮指的冷漠、麻木。最大的惡,是整個社會價值觀的偏航,是整個民族冷漠基因的延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一向是中國人的行事準則。事情不發生在自己身上,永遠體驗不到切膚之痛。

但是,我們能去責怪誰呢?每一個人冷漠麻木的內心?缺乏相關事件舉報、追查行為職責的職能部門?從扶老人被訛事件開始,整個社會的惡,就在愈演愈烈。法務公正的缺失,個人公民認知的缺失。老百姓無疑是聰明的,他們知道即使行善,在這個社會也不一定會受到公正的對待,反而會讓自己陷入兩難境地。趨利避害是所有生物的共同點。

語言有些凌亂,但是,能不能,我們不管別人如何去做。先去做好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正直的人。不一定要路見不平,卻可以在別人需要幫助、證明的時候,挺身而出,未無辜者證明清白,洗刷冤屈。而不是默默的蒙上自己的雙眼,當做什麼都沒看見,任憑好人蒙冤,壞人作惡。能不能看見詐騙資訊的時候,一個隨手的舉報。雖行為微小、效果甚微,但,也許我們會引發一起新的蝴蝶效應,增加一些社會的正氣?

純屬個人見解,不當之處,予以見諒。


萬江:

國中住宿,才12,3歲的孩子嘛。幾乎就還都是國小生的心理狀態。有個女生非想要當我們宿舍的老大,這里簡稱她為母老虎,成天欺負一個看起來很小丫鬟的女孩子,那就簡稱她為小丫鬟吧。我當時佐羅上身,非要替小丫鬟討回公道,為此跟母老虎結怨。我跟小丫鬟受到了她們無情的排擠。so,等到下一周,我突然發現小丫鬟倒戈了,自願投入到了母老虎的陣營之中,諂媚地把她媽從韓國帶回來的咖啡上貢給了母老虎。我當時就斯巴達了。從那以後母老虎帶領著小丫鬟一起孤立我。這是我最初認識的人性之惡,到現在都還記得。
十幾年過去了,我輾轉後來聽到一些小丫鬟的現狀。說是嫁了個老公,未婚先孕生了個女兒,但婆媳關系很差,小丫鬟變成了全家人的丫鬟。照顧老照顧小,據說老公也是不管的,一不願意伺候家人了老公還跟吵架說娶她有什麼用。冥冥之中因果必有報。作惡多了,業障也就找來了。
一個禪師行至河邊,發現一個蠍子馬上要掉水中淹死,伸手將蠍子提上岸,每提必被咬。但還是提起它。旁人問,為何蠍子如此作惡,你還這樣對它,禪師說不可以因為它的惡,我就失掉我自己的善啊。而這碗雞湯的後半口是,蠍子最終沒有落水而死。它爬上岸,立刻將一個嬰兒蟄死了。其實因果,也並不只存在於你我二人之間。


紅菽:

難以言喻。
來自利益的惡不是最純粹的惡意。為了娛己的惡意才是最純粹的惡意,這種惡意往往來自於兒童,青少年。
比如校園霸凌。
人是有獸性的,在青少年時期很容易表現為欺軟怕硬,強出風頭,甚至是各種小混混間的搶奪地盤,都是獸性。其實這也不是純粹的惡意。
果然還是從我國中說起吧。
初一那年我在發育期氣球一樣的胖了起來,一個油膩的胖子很快就悶了一臉痘,我成為了一個自信的胖子。而由於劃區上學,在劃區的臨時變動之下,我在國中錯過了基本上所有的國小同學,當時我的國中同學們,一個班裡,二十多個女生,十幾個是曾經的同學,形成了一個幫派,互相叫師姐師妹的那種(只要微笑就好.JPG)
同學A呢,來自另外一個國小,處於和我一樣類似孤立的處境,自然而然的抱團。
以上是背景。
「事件」發生之前,我也經歷過文具被拿,被「借錢不還」諸如此類的事情,這些在消磨我的自尊,別問我為什麼不告訴老師,因為這些事情拆開看都無比細小。
「事件」之後,對我的欺凌彷彿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即使我沒有做錯什麼,我也,成為了弱勢者。不僅女生,男生也加入其中,我的書桌是凌亂的,我的眼鏡規律性的丟失,後座的男生覺得打我是一件日常的消遣,女生們可以在走廊的嬉鬧中把路過的我上衣扒掉,可以把我的書在遊戲里撕成碎片,而我要賠償書費時,說出了全班一人一角的賠償方法 甚至真的有人把那一角錢摔在我臉上。
而「事件」本身,是這樣的。
某節課後,幫派里的某女生對A說,A「借給」她的書她看完了,讓A去她座位上自己拿,我和A去了。第二節課後,那女生就說自己的手機丟了。
我和A,成為了頭號嫌疑人。
即使我們任由她們搜查,任由她們掏空桌兜,把書包里最隱秘的衛生巾扔了一地,她們什麼都沒有找到的情況下,依然咬定不放。
最後在視訊監控下,發現我只是站在座位前排等待而僥幸洗脫,A卻沒有辦法。
一場鬧劇是怎麼結尾的呢,
A被幫派的人要求賠償,A真的賠了。
那些人依然不滿足,想讓A「長記性」,A被圍住的時候,那些幫派的人還在苦思冥想,而,後來,旁邊圍觀的,也是幫派之外的,常常被「借錢」的女孩子B說
「打耳光吧」
丟手機的那個,打了兩巴掌,然後讓A跪下自己打。
A打了自己十巴掌。
然後女生們讓她站了起來,彷彿是賞了天大的恩賜
「那這事就過去了」

而實際上
那女孩的手機
被自己
賣掉了

幫派女生的惡意其實遠不如B的惡意
受害者 成為 凶手
這種惡意,應該夠純粹了。

這件事對我的影響深遠的讓我惡心。
從此不怕鬼神,因為鬼神在就有天道,所為冤有頭債有主,一切總有原因,無妄之災也會被天道矯正。那又有什麼好怕。人心不一樣,比妖魔更可怕,比鬼神更無良。

不匿,耿耿於懷至今。
胖子逆襲,不比她們任何一個人差。


Bonita:

看了所有高票答案,我來總結一下:貧窮是真正的惡。它是所有罪惡的起源。


陳仙貝:

我覺得很多人說的都不算惡。

他們只是作惡,而作惡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愚昧,比如(心裡、物質、身體)能力不足,等等有很多。

但有一種作惡的原因,是他就是想作惡,不是他不知道這樣做可能帶了惡的後果,也不是他沒有能力阻止惡的後果,他就是想傷害別人,他就是想作惡——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惡

比如,明明知道別人很在乎的弱點,故意要惡語相向、出口傷人,就是想看對方難過的樣子。
比如,明明知道別人很想要一個東西,自己有也不在乎,但就是不給,就是要看對方得不到的樣子。
比如,有人在精心畫一張畫,一個人故意亂塗亂畫把畫毀掉。
再比如,明明知道別人在找一個東西,自己知道在哪裡,但就是不說,或者故意藏起來,就是想看對方著急的樣子。

你跟我說這是在開玩笑?我不同意,這就是在作惡,還是明知自己在作惡的作惡。想來讓人心寒。

我記得上大學有一年新年聚會很多,人人上有一篇文,說大家吃完燒烤扔竹籤的時候,把尖頭朝下,這樣撿竹籤的老阿么就不會扎到手。大家紛紛轉發,一時間大家都會留心把竹籤的尖頭朝下扔進垃圾桶,但是我有一個朋友,故意把尖頭朝上扔,還再三確認是不是尖頭朝上。我提醒他,這樣做老阿么會扎到手,他說我知道啊,我就是想讓她扎手。

那一刻真的是不寒而慄,心下感慨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么純粹的、毫不掩飾的惡意。

真正的惡就是明知那是惡,還要作惡。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嘿嘿嘿:

某些大V,藉助自己瀏覽量,傳播謠言


李狗蛋:

彭宇案,南京老太沒有碰瓷,確實是被他撞的,哪怕五年後彭宇案翻案,社會也不再關注,媒體也不願意關注,說到不敢扶老人都要提到彭宇案,這個老太到死都得背著這個栽贓冤枉的包袱沒法洗刷,遲來的正義根本就不是正義。惡的不只是彭宇,還有顛倒黑白不求真相只求博眼球的媒體。


我的:

混亂邪惡:不管他人的利益也不管自己的利益,純粹的為了自己的愉悅而行動,常常美其名曰人類觀察。
守序邪惡:恪守江湖規矩的黑社會,經常干一些符合黑社會江湖規矩的行為如果上天在給他一次回頭的機會他可能會回頭,但是他更多的是為自己的環境所迫才走上邪惡的道路的,一切的目標都是為了自己甚至是周邊人的安全生活,並為此犧牲,所以回頭的概率並不大。常常按照江湖規矩肆無忌憚的犧牲侵害他人的利益,並認為這也是一種正義。但是午夜夢回,他也會做點好事,例如慈善捐款架橋修路之類的。
中立邪惡:認為人類是有原罪的,會認為人類應當受到一定的懲罰所以毫無憐憫之心,但是他也沒有任何為人類贖罪的願望,一切單純只是為了自己,他們打心底厭惡紀律法律,認為這些不過是虛偽的自私自利的幫凶,甚至會把破壞秩序之類的邪惡行為視為自己的理想,但是完全沒有榮譽感和對象限制。
世界上的壞人大抵是分這三種,多少也就是程度上的差別,有些壞人會有三類混合的情況。也存在並不屬於這三種而被某些個人認為是壞人的道德上的壞人的類型,這些就不怎麼屬於壞人了,不過是做了壞事的人或者做了事結果事變成了壞事結果就成了壞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