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問題描述:什麼才是真正的惡?
, , ,
Dr Why:

是無知和矇昧。

大把大把人其實都活在一種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狀態里。他們的行為大多不出自於認知和思考,而來源於本能的應激反應,說難聽點就是動物的本能。

具體的體現就是沒有同理心,可以為了自己的樂趣肆無忌憚地傷害別人。聽到不同的意見就開始問候對方父母;把自己的意願強加給親近的人;莫名其妙地騷擾異性;毫無緣由地呵斥服務員。。。這些都可以歸納為殺和草的原始慾望。

我覺得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惡意,我每天都在感受。


Aorqu用戶:
我覺得真正的惡是愚蠢且懶惰的善良!

說說我自己,從來不會給任何街頭上乞討的人一分錢,從不在黃牛手上買票,也不會因為同情誰的遭遇傾自己所有去幫助誰。

分析一下:關於乞討,只要你中國人,政府不會不給你活命的機會,各種救助站慈善機構都可以幫你讀過難關,為什麼很多人不去?我看過這樣的電視節目,跟蹤調查了一批乞討的人,很多都是被警察送進救助站呆幾天,又跑到街上乞討去,為什麼?因為不夠爽,僅僅只能吃飽喝足還沒自由。(除了一些精神失常的流浪漢,我覺得正經八百的乞丐十不存一)給他們錢就是助長這種我弱我有理的歪風邪氣,有手有腳能養活自己卻來乞討的本身就不是什麼好東西。(這里不針對街頭賣藝之類需要手藝的活路,特此聲明)

關於黃牛,「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說實話大家都按規矩來,錢用的更少,社會秩序也會更規范,佔便宜鑽空子走後門,實在不是什麼值得稱道的事。

最後,傾其所有,你覺得你是誰的子女?誰的丈夫?誰的父母?自己的本位找不到世界和平需要你來操心?每次在電視上看到這種把一家人整的苦哈哈做了多少貢獻捐了多少錢的人,我都感覺不齒,連家庭都照顧不好的孬種有什麼資格立牌坊。修身、養性、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是有順序的,真有驚世之大才,有得是為社會做貢獻的機會。
——————————————————————————————————————————
接下來講一個自己的親身經歷:

20歲出頭的時候在北京打工,等朋友的過程中遇到一對老夫婦,跟我搭訕問我借點吃飯的錢,說是從外地來找親戚,現在找不著也沒錢回去餓了好幾頓了,聽完我琢磨了一下,帶這對夫婦去超市買了些熟食和飲料,然後讓他們稍微等我一下,出超市我幾步跑到一位交警叔叔旁邊,詳細講述了一下事情得始末,等我準備領著他去找老人的時候,他們腿腳利索的跑掉了。(如果我是個蠢善的人我會直接給錢,相對來說也能省事,這是大部分人的心理,要麼乾脆不管不理錢擔心受騙。)

這樣的事情我遇到過幾次,所以後來也就不相信大街上搭訕求幫助的人了,畢竟,不是騙子第一個反應是有困難找警察,而不是到處亂借錢。
——————————————————————————————————————————
我不是什麼聖人,但我知道,做人做事要考慮後果,當你認為你在日行一善的時候可能只是一廂情願,包括高票答案裡面的各種騙取同情心,我的建議是,要麼別管,要麼就把事情琢磨透徹找到真正能幫上忙的解決方法。


匿名用戶:
三四歲的時候 爸爸和一幫社會上的朋友喝完酒就回家發酒瘋 媽媽給他洗臉倒茶他卻突然一拳一拳捶向媽媽的肚子 看著媽媽渾身淤青 抱著我小聲啜泣的時候 我覺得 爸爸就是惡

五六歲的時候 爸爸媽媽離婚了 媽媽凈身出戶 爸爸獨自佔有了一家店 一套房 一筆財產 我被丟在阿公阿么家 爸爸每天酗酒 醉得不省人事 阿么把所有錯誤推到我媽媽身上 一刻不停地咒罵我的媽媽 不斷地摧毀我的精神支柱 那時候 我覺得阿么就是惡

十歲的時候 媽媽重組家庭 和新爸爸即將剩下一個弟弟 我仍然住在阿么家 嬸嬸也住在阿么家 一旦有好吃的好玩的 她都先給她自己的女兒而故意忽略我 甚至讓我去找媽媽要生活費 嬸嬸恐嚇我 譏諷我 說媽媽只要弟弟 我再也沒人要了 我忍著眼淚不說話 一鑽進被窩 眼淚就全出來了 那時候 我覺得嬸嬸就是惡

十三四歲的時候 新爸爸的前妻進入我的QQ空間 在我的每一條說說下評論我 是騷貨的女兒 婊子的女兒 還搶別人的爸爸
所有同學和朋友都看見了 我刪也刪不及 那好像就是一個晚上她的傑作 結果許許多多的人來關心我爸爸媽媽離婚的事情 我恨不得殺了那個女人 那時候我覺得 那個女人就是惡

十六歲的時候 我一點點克服自卑 鼓起所有勇氣給喜歡的人告白了 結果自尊被踐踏得七零八碎 背後也跟上一堆議論和嘲笑 那時候 那個我曾經最喜歡的男孩子 就是惡

二十多歲的時候 我陷入很深的一場戀愛突然中斷 我再一次被傷得遍體鱗傷 我陷入抑鬱 每天暴飲暴食自暴自棄 我在短時間內經歷失戀抑鬱休學 生活真的好難熬 死了不什麼都解決了嗎 這時候 我覺得 整個世界都是惡

所有人都認為給社會帶來危害就是惡
殺人放火就是惡
性侵強奸就是惡
搶劫偷錢就是惡
下毒害人就是惡
確實 那的確是惡
但其實 你一直在經歷惡
我活到現在 處處有惡

問題問 什麼是真正的惡
我覺得
惡不分什麼真正的惡 虛假的惡
惡一直都是真的 一直都存在
惡 是人性的一部分 是世界的一部分 是你我成長過程中的一部分
對我來說
惡 就是那個成長階段 對我傷害最大的東西
但也是令我強大 令我成長的東西

不必消滅惡 它一直存在
但別被惡困住 別被惡佔據 別向惡低頭
即使處處有惡 也要人心向善
都會過去的 都會好起來的


feng che:

那些試圖堵住人民的嘴的行為。


Aorqu用戶:

我我真的沒有答錯題,你們把事情反過來想,那個小偷是不是真正的惡!?

——對對對———————————分哥——-

轉自人民日報,自發廣告(廣而告之)。侵刪。

在這個資訊轟炸的年代,太多人把事故當成故事,而真正去幫助的人,讓人心暖,將心比心,要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情,也許也會義不容辭吧。

這里一條新聞足矣可以說明什麼是善良,什麼是惡。

祝好人一生平安。當然也不會忘記,祝福壞人原地爆炸。


Vicky:

都說醫院是最能看出人性的地方。

前兩天高燒不斷在醫院輸液大廳等著挨扎的時候,闖進來一個大哥,氣勢洶洶,橫眉怒目。

橫眉大哥指著護士就開始吼:「我一月四號晚上輸液走的時候,你只給我了病歷本,沒有給我掛號條!我掛號條呢!你把掛號條給我找來!」。 護士跟他解釋,那晚不是她值班,她不知道有沒有掛號條的事情。 橫眉大哥便更生氣,此處省略罵人話兩千字。另一個護士說,那天晚上她在,並沒看到掛號條。然後 關鍵來了。 橫眉大哥:你怎麼tm長了張人嘴就不說那人話呢?啊?#&*?\… 然後 手推護士,旁邊的護士說,你說話就說話 別推她啊她還懷著孕呢。 然後這逼,就又推了一把。

懷孕護士踉蹌了幾步,被幾個好心病人扶住了,護士委屈的有點要哭的意思,背過身來給等候輸液的病人扎針,一句話也沒說。 後面的橫眉大哥還在叫嚷著 要砸醫院 呵呵。

嗯 然後我瞬間就想到了這個Aorqu問題,什麼才是真正的惡,見識了。


7077220:

12.13
三十萬
也許可以原諒,但絕不忘記。


呂大:

我國中父母離異,三年後我父親去世,我姑拿著我家房產證說「十萬塊錢來換」並前往我父親生前單位領走喪葬費和撫恤金,我母親堅持不要將親情弄得太僵,以八萬現金換回我家房產證。在我心中,我姑這種為了錢,手段下作,罔顧親情的行為,即為「惡」。


匿名用戶:

憋在心裡好久了,寫出來給自己看。

小孩子的惡才是真正的惡

因為父母工作的原因,獨生子

家裡的其他人也是,叔叔大爺,舅舅大姨的孩子都是獨生子。

也不知道怎麼了,可能捅了女人窩了吧,我們這輩全是女孩。

我們從小生活在城市裡,萬丈高樓平地起的那種,沒有任何有意義的童年,爬牆上樹根本不存在。

我媽媽從小家庭環境比較好,姥爺是軍人,姥姥算是一個小小小小幹部鐵飯碗。

我媽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就是我大姨和我舅舅。可能因為姥姥姥爺從小教育的好吧,大姨現在當官官還不小,舅舅是高中教師,我媽現在當官,但是脾氣耿直註定不會一路高升。

我爸爸行二,上有一個哥哥下有一個弟弟,可以說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

阿公當官當了一輩子,大男子主義,官僚氣十足。動輒破口大罵。阿么年輕時是藝文骨幹。

可能因為從小教育的好吧,大爺現在當官官還不小,除了不孝順沒別的毛病。叔叔現在當官官還不小,除了不孝順沒別的毛病。我爸現在當官官還不小,除了太孝順沒別的毛病,愚孝。

我隨我媽,正直,善良,皮膚白,腿長。脾氣也隨了我媽,爆。

我媽從三歲讓我背書,三字經弟子規千字文論語道德經老子孟子莊子中庸禮儀。雖然現在就著饅頭吃了,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那種思想是根深蒂固的。

我說話早,我媽教我說繞口令,所以培養了我現在伶牙俐齒???

我從小老實,不會拍馬屁,有個當了一輩子官的阿公嘴甜是多麼重要。我二堂姐會呀。

國小時候寒暑假我們會一起在阿么家住一段時間,期間發生過一系列的事情。

比如我害怕蟲子,她就拿螞蚱,螳螂,知了猴,蜻蜓,蚯蚓往我身上扔。我害怕魚,她就從浴缸里抓起一隻魚直接甩我身上。我害怕放鞭炮,她就點燃了往我身上扔,記得羽絨服都炸了一個洞。這些都無所謂,小孩子的惡作劇可能無關人的品質。

接下來的幾年裡又陸陸續續發生了好多事。

我們跟阿公阿么回老家,阿公阿么的老家在農村,北方農村。小孩子都凍的臉紅紅的,掛著鼻涕。媽媽每次都會帶回很多衣服給他們。說實話從小我爸爸媽媽沒告訴我農村和城市不一樣,我不知道什麼是嫌棄什麼是瞧不起什麼是自詡高人一等。

她知道。

她把黃箭(當年有種黃色包裝的)口香糖吃了,把錫紙和外包裝又放回到一起,就跟沒打開過一樣。讓我給一個老家的妹妹,我當時太小,什麼也不知道,不知道這么做是帶有侮辱性質的。妹妹打開一看什麼也沒有,當時就哭了。妹妹的媽媽當時就不高興了,跟我阿么說了,阿么說小孩子鬧著玩的。我媽知道了,回家狠狠的打了我一頓,屁股都紫了,一穿褲子就會疼的哭。我不會說,只會哭著說不是我。

她把大堂姐書包里的零食放進我書包里,然後跟姐姐和阿么說我偷東西,我媽知道了又是一頓毒打。

她跟阿么說,我教唆她去打阿么,扒阿么褲子。我媽知道了,一頓毒打。

她把超市裡的糖放到我口袋裡讓我裝著,回頭跟我媽說我偷東西。一頓毒打。

諸如此類,數不勝數。

後來我開始害怕放假,我害怕和她在一起,我寧願讓我媽給我報很多很多補習班也不願意在放假時去阿么家住,我寧願讓我媽給我報名魔鬼夏令營也不願意在放假時去阿么家住,我找各種理由,我說要學書法,素描,英語,舞蹈。還好我媽捨得給我花錢,也支持我去學任何東西。

不得不說的是,我媽的教育方式確實有問題,所以造成了我的偏激,固執,敏感。但還好教會了我什麼是善良,什麼是一身正氣。

我挺記恨我媽的,其實我心裡一點也不記恨,我需要一個理由原諒,需要一個合適的理由。後來我跟我大學同學一起聊天,說起這事

她說

「父母也會犯錯,為什麼要原諒,他們就不會道歉認錯嗎」

「我媽偏心我妹妹,我很難受,可我跟我妹妹差十幾歲,我沒辦法從我妹妹身上找補回來,於是,我和我媽的矛盾越來越多,從不說話到一說話就吵架,有一次我問她,我妹妹給你打個電話說不想在阿么家待著了,你可以放下手裡一切事情去接她,我小時候怎麼就沒有這樣對我」

她媽媽哭著對她說「那個時候我也小,我也是第一次當媽媽,很多事我也不知道」

她沉默了。

我也沉默了。

我想,我終於有個理由可以原諒我媽媽了,她也是第一次當媽媽,很多事情她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給別人當孩子,所以互相體諒吧,理解萬歲吧。

我爸是寵妻狂魔,他寵著我媽也要我寵著我媽,我都21了,我媽到現在還不會做飯。我在家的時候,我媽會喊餓,會跟我撒嬌讓我做飯。

從小我是個主見很強的人,從一年級就有自己的想法,那時候不知道怎麼表達,現在我大了,漸漸意識到和阿公阿么他們一家人不是一個世界的,我也把我媽的脾氣磨的好了很多,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又輕松又搞笑。拋開物質不論,不論是從家長的性格還是從孩子的性格,我們家都是最幸福的一家。

後來長大了,回想起小時候。

大娘給我和二堂姐一人買了一件衣服,款式一模一樣,一件橘黃色,一件紅色。都知道我從小就討厭橘黃色。 大娘說我小讓我先挑,我挑了橘黃色。

問我為什麼選橘黃色。

我說「因為紅色好看」

那怎麼不選紅色。

我說「好看的給姐姐」

說起來高風亮節啊!孔融讓梨啊!

但是,我就是蠢,除了蠢我想不到任何一個詞一個字去形容小時候的自己。

小時候有零食,我一定會給二堂姐留著。如果零食很少,我寧願不吃也會給她。

可是呢,我始終沒有感化她。

換來的,是她變本加厲。

幾年前,我開始改變,變得不再那麼逆來順受,變得嘴不饒人,變得對他們越來越冷淡,同坐一個沙發一天我可以不跟她說一句話。變得我現在可以罵人不帶臟字但句句戳人痛處,變得可以一句話把人噎死,我爸說我現在怎麼脾氣這么差得理不饒人。

我知道我是在彌補小時候的自己,我是在救贖我自己。

當一個人自己對自己都有罪惡感的時候該怎麼。

當一個人自己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時候又該怎麼辦。

於是我變得不再讓自己受一點委屈。

聯考,她落榜,復讀,我一本。我開心我打心眼兒里開心。不知道因為她還是因為我。

她惡語相向,我充耳不聞。

她作威作福,我視若無睹。

她凄入肝脾,我欣喜若狂。

她悒悒不樂,我囅然而笑。

她怙勢凌弱,我沖冠眥裂。

她惡貫滿盈,我拂袖而去。

她噤若寒蟬,我人莫予毒。

真正翻臉還是因為我家狗,我撿回來的流浪狗。

我和我爸媽都稀罕的不行,不可否認我從小就喜歡狗,我很愛很愛我家狗,我恨不得把我這輩子所有溫柔都給它。

沒錯,二堂姐嫌它不是名貴犬,二堂姐的爸爸我叔叔,我大爺,我阿公阿么也都是這么認為的,阿公卧床不起的一段時間住在我家,他們來探望的時候,說要把我家狗宰了,踢它。

那天吃飯,它在我身下趴著,二堂姐踩它尾巴,它吃痛回頭張了張嘴但是沒咬。我嬸嬸一腳把它踢出去那麼老遠。我的火蹭一下就上來了,把筷子摔了,把盤子碗都掃到地下,想掀桌子但是桌子是實木的掀不動。我把她拽進卧室鎖上門就開始打她,捶她,踹她,我扯著她頭發問她疼不疼。哭一聲我扇一下,再哭再扇,我瘋了。

我聽見我家狗慘叫那一瞬間我就瘋了,我恨不得,恨不得把她的頭擰下來,我恨不得把這么多年來受得委屈全都還給她。

我一晃神的功夫,她一腳踢我胸上。疼的我打晃兒。

我們又重新扭打在一起,我個高,最後還是我佔上風,我沒命的踢她,瘋了似的用拳頭,肘部捶她。她臉上全是血,鼻血,嘴裡的血都混在一起。我紅了眼,抓著她頭發往地上磕,我扭著她胳膊踹她。

我爸破門而入把我們分開,叔叔嬸嬸看她滿臉血,上來就要打我,我爸擋在我前面說誰敢動我閨女一下就要誰命。我媽也擋在我前面。

要去醫院,我不肯,我抱著狗到她面前,讓她給它道歉,讓我嬸嬸給它道歉。

然後我們去了醫院,我小拇指骨折,半月板縱向撕裂。

她脛骨骨折,軟組織受損,口腔內部縫了兩針,腳踝骨裂,牙齒有顆鬆動。

我們又帶著狗去了醫院,沒事。

真解氣啊,哈哈哈哈哈哈,那次以後她就怕我,她指桑罵槐的時候我看她一眼她老老實實的閉嘴,她陰陽怪氣的時候我一抬頭她就偃旗息鼓。買生日蛋糕小心翼翼的問我要不要水果的,看電視問我想看什麼。

無言便是我對她的回答。

所有人讓我大度,讓我饒恕,所有人認為動手之後我們扯平了。

她用一頓打換來了一句扯平,她用一頓打換來了所有人對她的同情。

我呢?我這十幾年是怎麼過來的。我三四年級就聽相聲,我聽不懂,但是觀眾們笑我也跟著笑。最難的時候只有相聲能救我。

七星的佛說里喊的的好啊

「佛說眾生平等

我等了五百年整

五百年的風霜雪雨

五百年的寒冷

佛說放下屠刀

成佛便不再是妖

那花果山上烈火焚燒

難道一筆勾銷」

我們每個人都有罪,犯著不同的罪

我們不能決定誰對,誰又該要沉睡

從Aorqu上看到的一句話,覺得很有道理

人性本惡,後天的教育、學習就是在抑制這種惡。

於是

又變成了

一個被儒家道家渲染過的人。

一個只能執筆一書憤慨,溫和謙卑的文人。


霖澈:

高三下半年,姥爺去世。

因為每天都有和媽媽打電話的習慣,所以當天中午發現媽媽的電話是別人接的時候就有意識到不對勁,隨後給爸爸打電話,他說我姥爺走了。

中午哭了一中午,求著媽媽來接我,說動了她,下午可以讓我回家。

下午剛上課的時候找班導請假,不在,隨後找了隔壁班的班導幫忙開假條。

「你姥爺死了跟你有啥關系啊」

「你是能給辦後事么,這是你爸媽該乾的事啊」

「你又不是你姥爺的閨女」

「這事沒你就辦不成了咋的」

「你媽她們也不懂事,啥都告訴你」

在她的辦公室,一眾老師。她坐著,我站著。我哭的不能自已,她抱著手臂冷眼看我。

我可能這輩子也忘不了那天,也忘不了她當時的嘴臉。

這是一。

我們班和她們班有一對小情侶,女生是我們班的,學習很好,可以上我們專業最好的大學,男生是他們班的學習有些差。這是前提。

也是高三下半年。

學校里的班導開始勸學習不好的學生走單招,於是她開始說服那個男生。男生放學後和女生說了班導的談話內容,女生說不可以,想讓男生跟她在一個地方上大學。於是,女生每天中午午休時間都會拉著男生在班裡加點學習,她幫他輔導,給他規定背書內容,明天中午再檢查。總之男生拒絕了班導的建議。

有一天是男生的生日,女生瞞著他給他訂了一塊生日蛋糕,中午拿到班上想給他讓他回宿舍吃掉。中午他們在教室看書,而班導看到了他們,威脅他們停課。女生說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在背書。班導不聽,甚至去找來年級校長,讓男生停課回家。

班導跟那個男生說「要麼你自己單招/退學,她留下。要麼你們兩個人全都回家反省」。

女生說不可以,於是兩人全部回家。

後來女生家裡拖人找那個班導道歉才算勉強回來上課,男生被迫休學/單招。

但是,那位班導的班裡卻有幾對情侶,他們沒有彼此督促,卻依舊在她的眼皮子下快活。她不管不問,就當做從不知道一樣。

我不明白,身為一位教師怎麼可以如此惡毒,對,是惡毒沒錯。

「補充:在當時的我們看來,單招就意味著丟人以後沒有出路」


緣圓園元媛:

這是此問題下面一個答主的回答

下面是評論這個答主的所有回答裡面最最奇葩的兩個人,他們的鬼三觀讓人不寒而慄……

我就一句話,什麼是真正的惡?阻人行善者為大惡!!!

這位答主救人還要被人說答主阻礙了他朋友行使自己的權利?還要被人罵偽君子?!

這兩個評論的混蛋自我看了才是真真正正的惡!向眾人傳遞著冷漠和陰暗,簡直可怕。


萊布尼茲之夢:

善惡的定義是人規定的,人以外的所有生命都是本能。其實人也是本能。

真正的惡是那些不符合規定又符合本能的事,人們也不願意承認。而戰勝這些惡的難度又最大。

舉幾個例子,
重男輕女是惡,群居動物強者擁有話語權是本能。
校園霸凌是惡,強大的個體優先佔有資源是本能。
侵略戰爭是惡,為本族群佔據更大生存空間是本能。

然而我們之所以有今天的文明,就是因為我們在克服本能。

不要怨恨熊孩子,他們才是人這種動物的本來面目。


不接受商務合作:

自私。


鍾大佛爺:

今天又看到百度作惡了,為什麼搜索推廣部門這種著陸頁都能審核過呢?
大家請看圖:搜索「月經不調」,其中發現兩個搜索結果是同一個公司的,頁面做的和微信公眾號文章差不多。
點擊進去是這樣的:
這些還沒有問題,但是底部的評論大家看看:

這些評論都是他們自己寫的,完全不是用戶評價的,用評價來騙人,百度還能讓他們上推廣?

這里爆料只對我的言論負責,沒有任何詆毀百度的意思,截圖的都是事實,大家看看這不是是真正的作惡?萬一不懂的人信了這些評論呢?還以為是微信騙了他們!建議百度搜索推廣部門把控力度應該加強,疾病不是鬧著玩的!

附上作惡的網站:堅決抵制這種騙平民百姓的推廣方式!
http://pc.hzkjcbz.com/#
http://pcwx.hzkjba.com/


莞爾:

大惡大家都能分得清楚,我想說說,小惡。
什麼是小惡,大概是,行事之人根本意識不到的惡行吧。
我曾經是個愛好娛樂八卦星聞的少女,每每看完所謂圈內人士爆料,便同朋友津津樂道,像是分享著不為人知的寶貴真相一般。某某有個私生子,某某被包養,某某人品奇差……..所幸我並不熱衷於評論,只偶爾點個贊……
一直到自己經歷過一次被人惡意中傷吧,氣憤之餘開始反思。道聽途說來的消息被當成自以為是的真相,然後肆意散播諷刺,實在是很不光彩的行為。
沒有親眼看到的事情,永遠別以為它是事實。
網路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事事精通的知情人,和代表正義的某某圈紀檢委。語言之惡毒,往往更甚於行為。
以己度人,慎言多思。


可能是邪門的神:

個人認為真正的惡是不出於滿足物慾肉慾的情況下發自內心的為他人他物帶來災害的思想與行為


飯團兒:

我六七歲的時候村裡來過一個乞丐,是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兒,手腳健全,聲音洪亮,眼神犀利(說這么多隻是想說他完全不需要乞討自食其力也不缺條件)。 白天去別人家門口休息,也不說討飯,讓你自己出去給他,不然就不走,他晚上會回到村口的麥秸垛那裡睡覺。村裡人看他可憐,給他拿了兩個饅頭,乞丐奪過去一把扔掉,憤憤地說:連口菜都不給。給他拿包子,還要抱怨幾句:包子多干啊,你們想噎死我,連口粥都不給。我有個小夥伴想做點好事,就偷偷從家拿了幾根油條,她吃一根,剩下的全給乞丐,沒想到那個乞丐接過油條連聲謝謝也不說就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的把油條全塞進了嘴裡,然後指著我小夥伴厲聲喝到: 你把手裡的那根也給我吧,給我拿的你吃什麼吃!!!〒_〒 那”義正言辭,居高臨下,面不改色,五官扭曲”的言行舉止當時差點沒把我那才七歲半的小夥伴嚇哭。

後來村裡人都知道了老頭兒是這副德行,便不再給他送飯了,他看到在我們村待不下去了,就又跑到隔壁村故技重施,後來在隔壁村也待不下去了,就又去了其他村,就這樣,幾天換一個地方,他把我們周圍的村子待了個遍,也把所有他待過的村子以及村民都咒罵了一遍,然後好像又去了別的鄉繼續重複他的生活。。。我再也沒見過這老頭兒了,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個省,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準備好出國的費用,從他奪饅頭時矯健的身手來看,我真替他擔心,萬一他活得很長很長很長,而我們還沒有找到一顆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怎麼辦?


夜光:

嘲笑叛徒最厲害的

是那些連槍都不敢摸的懦夫

貴乎自以為是的精英

不知多少只是一個笑話罷了


聯考後,去同學家的路上,碰到一群人打砸店鋪。停下拍照報警,被那群人圍攻。警察過來後指責我妨礙公務,要求刪除照片。後來從同學處得知,打我的,也有警察的人。

我不知道一個剛剛走出聯考考場的青年遇到這種事正確的反應是什麼。我只知道,我對這個群體有了很偏激的偏見。因此被群攻不知多少次。

什麼是真正的惡?我不知道。是把棍棒揮向自己的衣食父母?還是路上熟視無睹,上網卻站在道德制高點對他人說盡冷言惡語來尋找自己那點可憐的存在感,向大家展示早已腐爛的良心的某些網友?

我知道自己於此事上偏激,但是我想,在這個網路上,最少九成的人,沒有資格,也不配,對我進行指責或者居高臨下的教訓我。

說話一向扎心。如果某些人認為我未曾把我的話裹上一層糖衣來照顧你那脆弱不堪的弱小心靈,我道歉。


老蔣:

消失的夫妻。
自認冷靜的我,看完案情後好幾天睡不好吃不好,非常難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