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支撐著北歐的高福利?

問題描述:什麼支撐著北歐的高福利?
, , , ,
海王星:

我在中學時學到古希臘的民主時,心中曾有過疑惑,是什麼支撐他們的美好生活?
為什麼幾萬人的小城邦可以人人在城市裡自由泡澡,談哲學,投票選執政官,懶洋洋曬太陽看戲劇?
不過那時候還是從心底里崇拜,為什麼西方這么先進?因為人家從幾千年前就這么先進,幾千年前這么重視民主和人權。

過了好些年才了解到,原來那幾十萬的奴隸根本不算人。

————

有不少人問這和北歐有什麼關系,那回到本題

現代西方發達國家建立的體系本質上就是古希臘那一套。北歐是西方發達國家一員,如同雅典之於古希臘

我們來看現代體系,沙特、澳洲、巴西等地方的能源和資源運往開發中國家(現在主要是中國);中國將資源製造為各類產品,最好的送往歐美,次等的送往資源國,最差的留給自己;歐美(日)將產品鍛造和附魔為最高端產品,同時依靠產權專利獲得這條鏈條的最大利益。

在這個體系中,

歐美乾的是鍛造附魔這些技術活,享受最好的產品,同時有最好的環境;

資源國享受的產品沒發達國家多,但是不用干苦力,又不用破壞環境,只需躺著收錢;

中國出最多的苦力,拿最低的利潤,得到幾乎所有的污染,卻只能使用最差的產品。

(再細分析,能源和資源大多其實是被發達國家掌握的)

即便如此,中國還是感恩能夠進入這個體系,因為之前是一無所有的赤貧。

如同奴隸從原始部落進入奴隸社會里一樣,在主人的田地莊園里幹活,把勞動成果都奉獻給主人。主人的殘羹剩飯還是比生魚野果子好吃得多。

如此,體系中的每個成員都很滿意,真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

對於西方發達國家來說,牢牢掌控這個鏈條,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公民,人人平等,享受高福利,豈不美哉?

————

評論里爭起來了,為了不讓回答看起來像「純感性」,我解釋幾點看法吧

1.全球產業鏈對於開發中國家是造福與剝削同時存在,不可只看其一面。

2.這對於發達國家同樣是雙刃劍,你把別人納入這條鏈條里,就要做好別人爬上來的準備。如同奴隸主的奴隸越多,他享受的就越多,被替代或推翻的幾率也越大。

3.鏈條中間的國家(現階段主要指中國)並非是不可缺少的。實際上,即便沒有全球化,發達國家也早就能享受豐富的物質生活。只需付出首都充滿黑色的煙霧,12歲的孩子在工廠工作12小時這些小小代價。

4.是高收入支撐了北歐的高福利。高收入的主要原因是科技發達,處於全球產業鏈上游。稅收、反腐之類只是福利的調節器。

5.先發展起來的國家不可能一勞永逸的永遠掌控產業鏈上游,因此個人認為北歐目前的高福利體系是不可持續的。


天涯明月刀:

北歐國家維持高稅率的基礎是高人力資本或者高技術水準。根據政治經濟學來看長期經濟增長最根本的因素是人力資本。而根據發展經濟學來說,長期經濟增長大部分來自於勞動生產率增長——大部分勞動生產率是來源於技術進步。這兩項因素都是有內生性的,很難排除。

北歐國家的人力資本一直維持在比較高的水準,同時技術進步速率很快。這導致北歐國家技術進步是在歐洲發達國家或者整個發達國家中處於中游水準,而不是逐漸落後的。

不管是人力資本,還是長期的技術進步,都是通過勞動市場(labor market)來作用的。高福利國家導致的經濟增長過低往往被認為是增加了競爭成本,但是北歐國家相對於歐洲主要發達國家的優勢在於其彈性較高的勞動力市場,高度彈性的勞動力市場和勞動增長率的增長是高度相關的。這是導致福利國家盛行的歐洲整體經濟不振,但是勞動法改革後的西班牙、德國和北歐等勞動市場靈活性更強的國家,經濟維持較好的根本原因,以上是日本中央銀行的研究結論。

通過衡量短期失業率變動占人口比例的勞動流動性,可以看到北歐國家在歐洲內部,屬於勞動力市場高度有效的國家。所以高福利的北歐模式,其實並不顯著影響北歐國家的競爭力,因為一定程度上北歐國家犧牲了勞動市場的保護。

類似的是,C Dustmann (2014 )將德國從歐洲病夫到經濟明星的關鍵歸因於導致極大彈性的勞動市場的改革。而其他歐洲大陸國家沒有做出類似德國的改革,可能因為他們並沒有遭受德國在90年代遭遇的困難情景——包括合併東德使得德國更早接受東歐劇變帶來的低價勞動力沖擊;也因為他們不具備和德國一樣的產業關系,例如義大利和法國的工會談判是基於全國的,導致勞動市場過於僵硬並要求更艱難的政治改革。所以我們看到大量歐洲發達國家陷入持續性經濟危機,這些問題在勞動市場相對靈活的北歐國家是不存在的,北歐國家的經濟危機更多是周期性的。

以上都是為什麼北歐國家能維持領先國家地位並提供高福利,但是相當多的富裕國家是不提高福利的,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國。實際上早在90年代瑞典的勞動生產率增速已經和美國收斂了,2000年左右芬蘭等「後發國家」也收斂了,即使依舊和美國保持了20%的效率差距。在過去100年,美國一直代表技術領先國家,但是始終沒有發展出與歐洲相似的福利系統,這才是最關鍵的問題。

A Alesina (2001)的結論是相似經濟水準下北歐傾向於高福利社會分配模式與利他行為高度相關。利他行為與種族有很大關聯,一個可能的解釋人類在基因上具有「內外分組」(in-group-out-group)的傾向,這得到大量心理學和經濟學的研究支持。從這種解釋來看,美國人更傾向於認為窮人屬於其他種族,而歐洲人更傾向於屬於本種族。

而貧窮者和非貧窮者的種族差異傾向於創造出一種「他者」的認知,地理上的種族隔離也有這種傾向,導致美國人對貧窮者缺少同情。

根據Luttmer, E. F. P. (2001),如果他周圍的福利接受者更多的為同種族的人,那麼他更傾向於支持福利分配;相反,如果他周圍更多為其他種族的福利接受者,則有更低比例支持福利分配。這說明了人們對於其他種族的福利接受者更傾向於表現敵意,而對本種族的福利接受者更多表現出的是同情。

根據這種理論,美國比歐洲擁有更低比例的福利分配,更多歸因於美國社會的異質性更高,同時少數民族不成比例的擁有遠高平均的貧窮水準。後者同樣重要,因為這排除了比利時、瑞士這種民族同樣高度分化的國家,因為荷蘭語比利時人和法語比利時人的經濟水準高度接近,幾乎沒有歐洲國家存在美國黑人這種遠高出比例貧窮的民族,從而導致福利分配不成比例流入到了美國黑人、西裔等群體。

其他原因可能是包括互惠利他主義(Reciprocal altruism),意思為人們對對他們好的人表現出利他主義,對利用他們的人表現出負面態度。在福利系統中,互惠利他主義表現為,如果人們相信福利系統會幫助他們,他們會更可能支持福利系統;如果他們相信窮人在利用福利系統得利,則會反對。

由於美國人普遍擁有一種收入是來源於努力工作的信念等等,貧窮更大程度是個人問題等等,所以導致美國人並不願意接受互惠的行為。

另一方面可能也包含政治制度的問題,例如北歐有長達百年的社民黨統治基礎,歐洲其他國家社民黨時間也十分長久。而美國則由於選舉人制度和獨特的法院系統,從來沒有誕生社會主義黨派。然而,政治制度很大程度是內生性的,由其他因素所解釋。

根據Lee & Roemer(2016),美國獨特的種族社會環境極大影響了美國提高稅率。主要是通過兩種方式,一種是反聯合(anti-solidarity):窮人以黑人和西裔為主,白人選民不願意提高稅率支持系統性偏向其他族裔的福利系統;一種是捆綁政策(policy-bundle):民主黨支持再分配並且對黑人、西裔很寬容,共和黨不支持再分配但是對黑人、西裔很嚴厲,一部分支持再分配但是反對寬容政策的人就分流了。

這兩點導致美國的稅率水準損失了11-15%,所以美國本應該實現和歐洲相近的福利水準,但是由於種族等問題而流失了,政治制度實際上只是代理變量。

參考:Japan's Way toward Strong, Sustainable, and Balanced Growth: Assessment of the potential of the Japanese economy suggests the sun also risesSpeech at meeting hosted by the Japan Society and the 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 in London

Dustmann, Christian, Bernd Fitzenberger, Uta Schönberg, and Alexandra Spitz-Oener. 2014. "From Sick Man of Europe to Economic Superstar: Germany's Resurgent Economy."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 (1): 167-88.

Alesina, Alberto, Edward Glaeser and Bruce Sacerdote. 「Why Doesn』t the United States Have a European-Style Welfare State?」 Brookings Paper on Economics Activity (Fall 2001): 187-278.

Luttmer, E. F. P. (2001). Group loyalty and the taste for redistributio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09, 500-528. doi:10.1086/321019

Lee, Woojin & Roemer, John E., 2006. "Racism and redistrib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Elsevier, vol. 90(6-7), pages 1027-1052, August.


劉鎮銳:

謝邀……

本答案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簡述,更細節方面的內容因為與問題關聯性不是那麼強所以並不包含在本答案範圍內,有需要的各位讀者可以移步:是什麼支撐北歐的高福利? – Aorqu @Manolo 在這里講解得很清晰……

因為看到太多很奇葩的反對言論了,所以就在一開始增加這么一個強調,重要的事情要強調三遍: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負擔,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樣可以是對於創造的激勵!……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負擔,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樣可以是對於創造的激勵!……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負擔,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樣可以是對於創造的激勵!……

1. 高稅收以及低逃稅率(受到收稅方式和文化等因素影響的低逃稅率,福利分配方式和政府廉潔程度也對於低逃稅率產生了影響)

2. 福利分配方式(實際上北歐是以鼓勵人們參與勞動的方式來分配福利的。一部分福利的設置傾斜到讓在女性不必在家庭和工作間二選一,這種情況下女性出來工作的會更多,同時也更少地會影響到生育率等家庭方面的因素。實際上北歐的生育率並不比其他發達國家低,與韓日這樣的國家相比,北歐的生育率是高的,而勞動力參與率又比英美這樣的國家高,這就是這部分北歐福利分配的作用所在。還有一部分福利的設置傾斜向著教育,獲得了更多教育的人們擁有更高的人力資本,因此勞動生產率更高。如果分配的福利導致人們更多地去投入生產,那麼這個福利就更容易得到維持,但如果分配的福利導致人們更少的去生產,那麼這個福利就更難得到維持。)

3. 政府廉潔程度(廉潔程度較高)

4. 文化(文化影響其實反而是最弱的,實際上在我讀到的一篇論文中,只佔據了對於高稅收的可行性因素影響的百分之十幾,北歐的高福利高稅收沒有引發大量的逃稅和養懶人現象,主要並不是依靠文化,而更主要是依靠設計合理的福利分配方式,以及合理的稅收徵收方式,而這些都是制度層面而非文化層面的內容,是需要增加福利支出的國家可以重點學習的)

PS:北歐的這個系統其實我感覺是很嚴密的,在運轉正常的時候應該狀態會比大多數國家都要好,甚至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好的也不為過,但是我有點擔心這個系統接受各種外部沖擊的抗風險能力是不是會比英法美這樣的系統要弱不少(當然,能影響到這種地步的外部沖擊,一般來說還是很難見到的,如果真的出現的話,其他國家肯定也是傷筋動骨,像是南歐那一片國家可能直接玩完),因為需要的政府核算能力比較強,一旦出現較大的外部波動,可能政府難以準確調整政策( @白衣卿相 我並沒有質疑北歐的政策本身是不是好政策,但是再好的政策,在執行的時候也經常需要微調,而過大的外部波動很可能會影響到政府微調政策控制狀況以維持福利的能力,不能用執行正常的時候的情況有多麼好,來推知在失去正常環境的時候的崩潰會有多麼快或者多麼慢),以及,以政府核算能力來看的話,中美這個體量使用北歐政策,是很有可能執行不下去的……

=========================================================

別再問我「錢從哪裡來」這個問題了,看了這么半天,還看不出來前三點就是用來解決「錢從哪裡來」這個問題的嗎?……

錢來自北歐較高的勞動力參與率和較高的勞動力貭素啊……你當生產增加不賺錢嗎?……而北歐的福利系統在福利分配上就是在鼓勵生產啊……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負擔,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樣可以是對於創造的激勵……

你以為人家在養懶漢,但實際上人家是在激勵勞動者努力工作……錢,是被努力工作的高貭素勞動者創造出來的……

還有別再跟我扯軍費了……跟我扯軍費的全都回去看看北宋是怎麼把軍費作為福利的一部分的……一個擁有高貭素勞動力的現代政府在這方面只會做得更好,不會做得更差……

說剝削第三世界的能不能看看北歐主要的對外貿易和對外投資是在哪些國家?……裡面有幾個第三世界國家?……人家都沒怎麼跟第三世界國家做過多少生意好不好……原來不跟人打交道也是一種剝削的方法了……

居然還有人說「發達國家是剝削第三世界賺的錢,你跟發達國家做生意就是剝削第三世界」……那看起來有技術有資本的人想不剝削第三世界真是難啊……

居然還有人說北歐是一群懶鬼靠著更早的工業原始資本積累壟斷高技術剝削第三世界來實施福利的……請問你們知不知道現代技術更新換代有多快?一群懶鬼在現代能壟斷高技術?……就更不要說北歐的工業積累問題了(您是在夢里去的北歐吧)……

最後,「親自去過北歐的」那批請不要來帶節奏了,去過北歐就能知道勞動力參與率和就業率數據的真假的您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如果您在春節期間來中國一趟,恐怕您會得出「中國人就業率為0,說中國人勤奮的那世界上就沒有懶人了,而且中國人還總喜歡到處製造爆炸」的結論吧……

參考資料:

Kleven, H. J. (2014). How can Scandinavians tax so much?.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4), 77-98.


額額額:

有些私信回復我的人真是讓人笑尿,一群人各種諷刺我揭露抗癌藥暴利的事實,還用沒錢就別買這樣的話語惡心我。大致看了一下都是一些自以為是的關注著「淘寶物美價廉的物品」之類話題的「小資產階級」。真是讓人笑尿,我建議你們往下看,看看全球百位腫瘤專家給《Blood》寫的那篇建議抗癌藥降價的paper,再看看呼籲的都是什麼人,順便看看大陸的那兩位:北大教授、協和醫院主治醫師。收入估計能把這些「小資」們甩800條街;人家作為專業精英,一語點破暴利本質,醫者良心,呼籲葯品降價。反倒是一群整天吃著打折外賣的「小資」們,既不了解事實又不了解真相的人,跳的最高,真是讓人笑尿。

以下為原答案:

今年34歲的小李七年前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醫生告訴他,治療慢粒白血病最好的葯是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長期服用可以有效控制病情。「一盒葯2.4萬元,一個月吃一盒,平均每天就要吃800塊錢,這是絕大多數人都無法承受的。」

  因此,不少人選擇了價格相差近百倍的印度仿製葯。同為慢粒白血病患者的陸勇就是因為幫助病友購買印度葯而被起訴。「進口格列衛一盒兩萬,印度葯只要200多元,而且我自己一直吃印度葯,身體各項指標都控製得不錯。」陸勇說。

最新查出來中國此類有自主智慧產權的葯,賣價多少呢?3000。

北歐國家除了瑞典其他不太了解,就說說與此國情人口相仿的瑞士,世界五百強企業裡面佔有12家,比如說諾華羅氏這類高科技醫葯公司,一盒抗癌藥賣2萬4,一粒葯製造成本1美分,即使算上研發過程算上產量造價連500元都不到,一年售葯所賺取的錢足以把研發過程所有的開支抵消,這些抗癌藥足以使羅氏這種世界500強企業利潤率暴增40%,這些錢哪裡去了?當然是滾到瑞士去了啊。

這些利潤幹了什麼了?肯定有一大部分被投入了瑞士的福利體系建設,這還有疑問?

再說瑞士的歷峰沃琪斯之類旗下著名的手錶品牌,隨便一款機械表拿出來都是幾十萬,這些手錶利潤率有多高想想就知道,那更是站在吸血鏈頂端的企業。

而且瑞士還有一些在電氣工程自動化方向著名的頂級企業,那也是吸血鏈裡面快上天的一部分,隨便一個零件就能以幾百倍的造價賣出去。

隨便一個閥門就是百萬級別的價格,造價才特么不到2000元。

就像諾華,市值2400億美金,瑞士才多大個國家?

像這樣一粒1美分造價的抗癌藥,算上研發成本拿銷售量攤下來也不超過500元,售價2萬4,你說誰給了瑞士的高福利?當然是第三世界的奴隸啊。

而諾華也是世界500強企業中少有的凈利率能達到17%的公司,要知道一大票世界五百強企業凈利率在2-5%左右。

一粒造價不到1美分的葯,算上研發費用與產量在500元級別,動輒賣2萬多,這裡面利潤率有多高?要麼人家拿什麼玩高福利?拿富士康?拿血汗工廠?制度性的因素固然也很重要,但是你給我舉個第三世界玩高福利的例子?粥就那麼點,再怎麼分都玩不起來。

北歐小國也一樣,都是這種,在產業鏈頂端扣下一兩個吸血的產業,然後躺在床上就能吸第三世界的血。當然人家是合法吸血,我從沒說研發一款頂級葯品過程不復雜,也沒說這有多大風險,在這里我只是想說明此類葯品的暴利而已。

說北歐這類小國高福利的原因是因為人家勤勞勇敢自強不息、聰明上進有國際視野的可以歇菜了,雞湯文少讀點,多睜眼看看世界。

資本滿身都是鮮血,這些鮮血大多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奴隸的,被用來滋養頂級發達國家。

搞高福利的國家,拉出來看看都是站在產業鏈頂端的發達國家,這些國家的造金能力強的驚人,靠著大陸高技術壟斷部分產業鏈,變成生金蛋的母雞。而賣資源和搞血汗工廠的,連一點可能性都沒有。

有人總是在我評論區惡心人,那我就給你po出來格列衛給諾華帶來的收入:

03、05、07、10年收入:

13與14年如下:

15與16年銷售收入如下:(伊馬替尼即格列衛)

近些年格列衛帶來的營收:2003年11.28億美元,2004年無數據,2005年21.70億美元,2006年無數據,2007年30.50億美元,0809年無數據,2010年42.65億美元,2011年41億美元,2012年47億美元,2013年46.93億美元,2014年47.46億美元,2015年46.58億美元,2016年33.23億美元(16年專利到期)。01年上市,僅我查到的數據總和就有368.33億美元,就這還差4年的數據。

之後我也在《Blood》中查到這款葯研發投入大約有10多億美金,銷售收入超過10億美金之後絕大部分銷售收入都是利潤。
這是一篇全球數百位腫瘤專家發在《Blood》上的paper,呼籲跨國葯企降低抗癌藥葯價。
名稱:calling for a reduction in the price of cancer drugs
2016年這款葯專利保護期到期。

嗯,研發投入10億美金,就按有些人說的頂破天把推廣等費用算上30億美金;一粒葯成本價不到1美分,售出的數量加上研發成本攤下來每盒成本連500元都不到,僅僅2013年給諾華帶來收入46.93億美金,可以把所有的研發費用,投資費用與推廣費用全部賺回來,從01年開始就這一款葯全周期內收入400多億美金,給諾華帶來利潤的30%,你自己說說是不是暴利?有些人趕快閉上嘴吧,精神資本家們的屁股快歪到天上去了。

第一個,我文中說的很清楚了,北歐我只了解瑞典,除此之外不太了解,所以拿瑞士舉例子,因為這些超小型發達國家都有高度相似性。

第二個,文中利潤率之類的我都說清了,這些葯物本來賣的就是巨額利潤,沒看到這個就別煞風景了。

第三個,三無用戶就別上來就開嘲諷模式的我都拉黑了。

最後,與此相似的北歐五國人口大概2500萬左右,世界五百強企業有多少呢?17個,與其人口類似的屬於發達地區的台灣,世界500強僅有2個。而更為重要的是這五個國家很多中等企業實力十分強勁(資料整理中待填),在全球產業分工中也佔據上層,所以搞福利有的是錢玩。


babyquant:

高生產力+高稅收支撐的高福利。

北歐是按照標准美國左翼自由派那套理念建立的國家,只是比美國更左罷了,一個國家左到這種程度其實邏輯上也是自洽的。

有人說私人比政府花錢更有效率,市場優化配置之類的,那請問:一個都是國中學歷的私人經濟很牛逼的稅收很低的國家,和一個都是斯坦福博士、稅收很高的國家哪個更牛逼?私營企業只能說更有責任感、更小心地花錢,但如果科技實力、國民貭素被完爆,那還是沒用的;

有人說民主容易有矛盾不容易集中力量,那是因為美國1/3自由派1/3保守派1/3中間派所以才會吵得不可開交,北歐90%都是左派(美國標准)壓根沒那麼多矛盾;那是因為北歐都是公立學校,從小接受的都是同一套價值觀;

有人說高福利會養懶漢,那是因為那些人太沒知識太沒技能太沒追求,只有待在家裡啥都幹不了,北歐那種環境教育出來的,基本上音樂藝術還是懂的,各種基本技能也有,再說閑在家也會憋出病;很多人不想上班是因為工作太無聊,領導苛刻,同事關繫緊張,隨時被裁員,而不是神馬稅收高;北歐大家活的爽,人人開心,沒什麼人整你,高高興興去上班;

有人說高福利壓垮政府,但其實北歐的福利一直動態調整。經濟好福利多,經濟不好福利少,民主社會資訊溝通順暢反而政策制定更為高效;

有人說稅收太高人民沒有工作動力。其實稅收就像保險,每個人都有得意和失意的時候,得意的時候存多點,失意的時候就好過一些;而且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人民願意;

有人說活的太好不願意生小孩,其實這個也可以通過福利條件的,比如480天帶薪產假和生育福利。

高額遺產稅也增加了代際流動促進社會公平。

其實北歐就是那種科技實力、社會生產力、制度完善性遠超其他發達國家的經濟體,早已超越了美國那種低級趣味的左右之爭。美國公司競爭很殘酷,遠沒有北歐和諧。


劉建平:

我來強答一下。
身處電力行業,以前許多東西只能購買國外的,這兩年我們自己慢慢有了技術積累,可以製造一些配件或設備,原來我們花1個億買的東西,成本可能就幾百萬,多出來的那九千多萬就是他們高福利的源水。
第三世界幾十億人養著這幾億人,這就是支撐。


匿名用戶:

地廣人稀。

要是瑞典人口多到必須進口三文魚而不是出口三文魚。你們猜他們能不能維持高福利?

要知道,中國吃掉世界大半的豬。一半的蔬菜。


一顆糖七種味:

感謝美國自己都沒全民醫保保護你們。

軍費自古以來就是吞金巨獸,特別是二戰後, 我記得相比二戰時期轟炸機的價格漲價200倍,戰斗機是100倍,航空母艦是20倍,主戰坦克是二戰的15倍,這還是80年代的價格。

沒有美國,光靠歐洲自己的軍費不要說高福利了,基本的福利都會少很多。

有人說北歐人均GDP很高,世界排名前十不少,比如挪威世界第一,但是總量呢。

造個四代機,中美俄還行先來50架,挪威造完自主研發的50架四代機家底空了吧,這還是戰斗機單獨一項,還有彈道導彈,轟炸機,運輸機,單兵生存裝備,主戰坦克,衛星,潛艇,防空驅逐艦,自行火炮,我還不算大殺器核武和航母+艦載機。

全部自己來或者購買,別說挪威了,北歐加一起也不夠,半個歐洲聯合製造差不多了。

現在的武器越來越先進,價格也是越來越貴,除了三大國,英法都吃不消。

還有人說,高福利本來就是先進社會應該有的東西。

這個確實是對的,但是問題是總有那麼些個流氓政權不先進,非要用大炮換黃油,你拿他毫無辦法,除了把自己福利降低下來生產武器保護自己別無他策。

PS:美國在歐巴馬醫保前沒有全民醫保。


Aorqu用戶:

翻了暫時還沒被摺疊的答案,我個人還是比較認同有同學已經提過的『剪刀差』理論。這個理論國人應該都不陌生,就是課本上講的『發達國家佔據產業鏈上游,通過國際貿易向開發中國家進口原材料及初級製成品,出口高附加值產品及服務,靠剪刀差賺取盈餘、積累財富』。

所以我認為北歐的高福利基礎,歸根結底四個字:外部資源。

這不是說擁有外部資源就會有北歐一樣高福利社會模式,但豐富的外部資源盈餘是這種福利模式的基礎。正是這種基礎,根本上支撐著北歐高福利。

如果你問為什麼很多其他國家也有這樣的基礎卻沒有形成高福利社會模式,那是另一個Aorqu問題才能解答的。答案可能是相應的歷史慣性、社會環境,人口資源比,稅收、財政政策與意識形態,文化等因素。對,就是你在這個問題下看到的很多回答。我覺得這些答案就有點答非所問、文不對題,因為這類答案沒有直接回應這個問題,『支撐北歐高福利的是什麼?』

說稅收政策,財政管控模式,美軍保護,人少資源多等等理論的同學也沒錯,但私以為沒說到根上。題主問的是『支撐北歐高福利的是什麼』,而不是哪些因素或措施手段讓北歐建立並維系高福利模式。

稅收政策直接支撐著北歐高福利所需的資源,但不是根本的源頭。靠高稅率只能改變這個社會的財富分配模式,讓分配更公平乃至平均,不能根本上『做大蛋糕』以支撐高福利模式。

就好比古代有個村子常出狀元,大家問支撐這個村子出狀元的是什麼?有人回答說這個村子家教傳統好,書香世家,人傑地靈,甚至可能形成了『教育產業』,但根本上是這個村子有足夠的剩餘糧食支撐大批地主以及它們的隨從的後代不從事直接農業生產,而去『一心只讀聖賢書』。沒有這個物質基礎,再有才華也不可持續。

人少資源多的說法有一定道理,但我總覺得不確切,隔靴搔癢。資源的源頭在哪裡?如果沒有國際貿易,挪威的石油有什麼經濟價值?以挪威五百萬的人口,自己一年的石油消耗量比照它的石油儲量是『杯水車薪』。但有了全球化和國際貿易就不一樣了,挪威可以把多餘的石油資源置換出去,換成自己需要的東西。同理,挪威以及北歐國家的高科技高附加值產業可以像石油一樣,給它們帶來的額外的外部資源——支撐北歐高福利社會實驗。至於挪威沒有陷入資源詛咒,成功發展高科技產業那也是另一個問題下才能回答的,為什麼挪威沒有陷入中東國家那種資源詛咒?

北歐國家國際化動力的表現

關於北歐各國的對國際貿易的依賴和動力,只舉一個例子。雖然規模製約加上非英語國家因素導致知名度及影響力有限,北歐國家可能是世界上國際化動力最強的地區,當然它們也有足夠強的競爭力和底氣去參與國際貿易競爭。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國家推廣機構,促進本國對外出口、對內投資以及旅遊等。

芬蘭Finpro, 名字取Promote Finland 的意思。全球有三十多個辦事處負責推廣芬蘭企業的國際化,吸引國際投資以及旅遊,中國就有北京上海廣州三處辦公室。而Finpro 還只是Team Finland 也就是說『芬蘭隊』的一個組成部分, Team Finland 作為總理辦公室下的一個機構,其活動有經濟就業部、外交部等政府部門、半政府投資貿易協會參與協作。經整合,『芬蘭隊』的國際化突圍戰隊成員現在還包括Tekes (促進創新為主),Finnvera (出口信用貸款機構) 等等。

最近一條新聞就是關於Finpro 幫助芬蘭本地商戶對接支付寶的消息: Over 100 Finnish businesses show interest in Alipay payment solution

挪威Innovation Norway. 這是一個促進創新與增長的機構,同時是挪威政府在海外的官方貿易代表,協助挪威企業國際拓張。一個小型公司可能沒有跨國公司的規模和眼光,但技術產品和服務卻可能拿到海外訂單。可是沒有自己的國外聯絡辦公室怎麼辦,不了解新興市場環境,交易成本怎麼控制,中小企業未必有意願或能力冒這個風險。但Innovation Norway 這樣的機構就可以提供諮詢,地接服務,甚至可能提供貸款。

下圖是它們的海外辦公室分布圖,發達國家和主要新興市場基本都沒落下的。

瑞典商會 Business Sweden, 首頁就有這樣的文章鏈接教你怎麼進行國際拓張,總結瑞典出口形勢。總之這些機構會手把手教你怎樣拓展國際市場,一條龍服務。因為政府性質,很多服務項目甚至是不收費的。


我想這些國際化努力以及贏取的外部資源就是北歐高福利模式的基礎所在。福利是哪來的啊,一定不是憑空來的,要麼是科技進步帶來的,要麼就是靠地球另一端的『奴隸』剝削來的。奴隸貿易時期是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既有蒸汽機科技進步,也有實打實的一部分被當做奴隸販賣,強迫勞動。今天那種資本主義原始積累式的奴隸形式已經退出歷史舞台了,對『奴隸』的剝削變成了抽象意義的『主僕關系』。

科技碾壓和現代生活方式、意識形態讓你不得不接受現存秩序及國際體系,讓你主動要求獲得做『奴隸』的資格並被納入這個體系。有個國家曾經堅持『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貨物以通無有』,最後因為科技落後被強迫納入體系。一億件襯衫換飛機的段子還記得嗎?沒人強迫你換,但你想要現代化的飛機,自己又造不出,只好拿血汗工廠里的一億件襯衫換了。『奴隸』們如果有志氣,有天或許會造出自己的飛機,再去欺負別的奴隸甚至把以前的主人變成奴隸,這些私貨就扯得太遠了。

再補充一句,這個回答的視角是為了回答本問題,所以側重根源。當然直接原因也可以很有趣、值得探討,比如北歐怎樣利用這種盈餘的外部資源,通過哪些稅收、財政手段、經過哪些大陸政治博弈建立這種高福利社會模式。在這一點上,北歐的社會探索領先全球,而且是前無古人的探索,極為可貴。能夠建立起這樣的比較成功的社會保障模式,絕不是靠壓榨亞非拉就可以做到的。但既然題主在這個頁面問的是『支撐』,這種可貴社會探索的具體價值和方式你就不要怪我在這個題目下『無可奉告』了。

如果對這些手段以及福利社會模式形成的歷史軌跡感興趣,我推薦一本 The Three Worlds of Welfare by Gøsta Esping-Andersen (1990). 書主要介紹的是歐洲三種主要福利模式,北歐只是其中一股。如有興趣,可以順藤摸瓜找更直接的介紹北歐模式的專著閱讀。

以上是敝人一點微小的觀察。文末廣告時間: Aorqu專欄 – 北歐半月談 Since 2013

沒有公眾號


深海:

這就是海權論的好處

大英帝國到處殖民,大家自然也會把殖民地化為大英帝國的一部分,於是乎,這么一看,貧富懸殊真尼瑪大。大家分鍋的時候,大英自然也分了大部分鍋,誰讓你是帝國主義,誰讓你殖民啊。

等到二戰結束,再看美國,那多雞賊啊。直接海權論,根本不佔領你的國家,只佔領重要的咽喉要道,然後扶持傀儡政權。最直觀的好處,就是大家把廣大亞非拉第三世界的國家直接開除出資本主義序列了,「貧窮不是資本主義!!!」

轉而用一些很「文明」,很省錢的辦法,比如石油美元,比如《廣場協議》,這多好啊,出了問題的話就是這些國家太「毒菜」。反正說你毒菜,你就是選舉上去的也是毒菜,說你民主你就是民主,就算你是世襲的皇帝,那也是民主的皇帝。

歐洲同理。

當然,不排除有一些人實在笨的扣腳,我再給個例子,假如啊,我是說假如, 把北上廣深單獨拿出來,提個問,是什麼支持了北上廣深有戶口的人的高福利?好好想一想。


真是服了,非得讓人把話挑明了說。

北歐是二戰以後搭著歐盟與北約的車,吸全球的血,同時在冷戰背景下搞資本主義改良,才產生現在的北歐,所以東歐小國瘋了一樣想要加入歐盟,就是這個原因,加入歐盟等於國際地位上升一個檔次,可以跟著一起吸血,蘇聯解體後,加入歐盟的東歐國家,明顯比沒有加入的要舒服多了。

其實就是吸血,比如吸中國的,二十年前的幾萬塊一個的大哥大,十年前的有七八千塊錢的諾基亞,這些都是暴利吸血的產品。所以中國加入後,迅速白菜化。

其他答案說國際分工是沒問題的,但是這說的太含蓄了,其實就是世界的分配體系的問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