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支撑著北欧的高福利?

问题描述:什么支撑著北欧的高福利?
, , , ,
海王星:

我在中学时学到古希腊的民主时,心中曾有过疑惑,是什么支撑他们的美好生活?
为什么几万人的小城邦可以人人在城市里自由泡澡,谈哲学,投票选执政官,懒洋洋晒太阳看戏剧?
不过那时候还是从心底里崇拜,为什么西方这么先进?因为人家从几千年前就这么先进,几千年前这么重视民主和人权。

过了好些年才了解到,原来那几十万的奴隶根本不算人。

————

有不少人问这和北欧有什么关系,那回到本题

现代西方发达国家建立的体系本质上就是古希腊那一套。北欧是西方发达国家一员,如同雅典之于古希腊

我们来看现代体系,沙特、澳洲、巴西等地方的能源和资源运往开发中国家(现在主要是中国);中国将资源制造为各类产品,最好的送往欧美,次等的送往资源国,最差的留给自己;欧美(日)将产品锻造和附魔为最高端产品,同时依靠产权专利获得这条链条的最大利益。

在这个体系中,

欧美干的是锻造附魔这些技术活,享受最好的产品,同时有最好的环境;

资源国享受的产品没发达国家多,但是不用干苦力,又不用破坏环境,只需躺着收钱;

中国出最多的苦力,拿最低的利润,得到几乎所有的污染,却只能使用最差的产品。

(再细分析,能源和资源大多其实是被发达国家掌握的)

即便如此,中国还是感恩能够进入这个体系,因为之前是一无所有的赤贫。

如同奴隶从原始部落进入奴隶社会里一样,在主人的田地庄园里干活,把劳动成果都奉献给主人。主人的残羹剩饭还是比生鱼野果子好吃得多。

如此,体系中的每个成员都很满意,真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

对于西方发达国家来说,牢牢掌控这个链条,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公民,人人平等,享受高福利,岂不美哉?

————

评论里争起来了,为了不让回答看起来像“纯感性”,我解释几点看法吧

1.全球产业链对于开发中国家是造福与剥削同时存在,不可只看其一面。

2.这对于发达国家同样是双刃剑,你把别人纳入这条链条里,就要做好别人爬上来的准备。如同奴隶主的奴隶越多,他享受的就越多,被替代或推翻的几率也越大。

3.链条中间的国家(现阶段主要指中国)并非是不可缺少的。实际上,即便没有全球化,发达国家也早就能享受丰富的物质生活。只需付出首都充满黑色的烟雾,12岁的孩子在工厂工作12小时这些小小代价。

4.是高收入支撑了北欧的高福利。高收入的主要原因是科技发达,处于全球产业链上游。税收、反腐之类只是福利的调节器。

5.先发展起来的国家不可能一劳永逸的永远掌控产业链上游,因此个人认为北欧目前的高福利体系是不可持续的。


天涯明月刀:

北欧国家维持高税率的基础是高人力资本或者高技术水准。根据政治经济学来看长期经济增长最根本的因素是人力资本。而根据发展经济学来说,长期经济增长大部分来自于劳动生产率增长——大部分劳动生产率是来源于技术进步。这两项因素都是有内生性的,很难排除。

北欧国家的人力资本一直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准,同时技术进步速率很快。这导致北欧国家技术进步是在欧洲发达国家或者整个发达国家中处于中游水准,而不是逐渐落后的。

不管是人力资本,还是长期的技术进步,都是通过劳动市场(labor market)来作用的。高福利国家导致的经济增长过低往往被认为是增加了竞争成本,但是北欧国家相对于欧洲主要发达国家的优势在于其弹性较高的劳动力市场,高度弹性的劳动力市场和劳动增长率的增长是高度相关的。这是导致福利国家盛行的欧洲整体经济不振,但是劳动法改革后的西班牙、德国和北欧等劳动市场灵活性更强的国家,经济维持较好的根本原因,以上是日本中央银行的研究结论。

通过衡量短期失业率变动占人口比例的劳动流动性,可以看到北欧国家在欧洲内部,属于劳动力市场高度有效的国家。所以高福利的北欧模式,其实并不显著影响北欧国家的竞争力,因为一定程度上北欧国家牺牲了劳动市场的保护。

类似的是,C Dustmann (2014 )将德国从欧洲病夫到经济明星的关键归因于导致极大弹性的劳动市场的改革。而其他欧洲大陆国家没有做出类似德国的改革,可能因为他们并没有遭受德国在90年代遭遇的困难情景——包括合并东德使得德国更早接受东欧剧变带来的低价劳动力冲击;也因为他们不具备和德国一样的产业关系,例如义大利和法国的工会谈判是基于全国的,导致劳动市场过于僵硬并要求更艰难的政治改革。所以我们看到大量欧洲发达国家陷入持续性经济危机,这些问题在劳动市场相对灵活的北欧国家是不存在的,北欧国家的经济危机更多是周期性的。

以上都是为什么北欧国家能维持领先国家地位并提供高福利,但是相当多的富裕国家是不提高福利的,最典型的例子是美国。实际上早在90年代瑞典的劳动生产率增速已经和美国收敛了,2000年左右芬兰等“后发国家”也收敛了,即使依旧和美国保持了20%的效率差距。在过去100年,美国一直代表技术领先国家,但是始终没有发展出与欧洲相似的福利系统,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A Alesina (2001)的结论是相似经济水准下北欧倾向于高福利社会分配模式与利他行为高度相关。利他行为与种族有很大关联,一个可能的解释人类在基因上具有“内外分组”(in-group-out-group)的倾向,这得到大量心理学和经济学的研究支持。从这种解释来看,美国人更倾向于认为穷人属于其他种族,而欧洲人更倾向于属于本种族。

而贫穷者和非贫穷者的种族差异倾向于创造出一种“他者”的认知,地理上的种族隔离也有这种倾向,导致美国人对贫穷者缺少同情。

根据Luttmer, E. F. P. (2001),如果他周围的福利接受者更多的为同种族的人,那么他更倾向于支持福利分配;相反,如果他周围更多为其他种族的福利接受者,则有更低比例支持福利分配。这说明了人们对于其他种族的福利接受者更倾向于表现敌意,而对本种族的福利接受者更多表现出的是同情。

根据这种理论,美国比欧洲拥有更低比例的福利分配,更多归因于美国社会的异质性更高,同时少数民族不成比例的拥有远高平均的贫穷水准。后者同样重要,因为这排除了比利时、瑞士这种民族同样高度分化的国家,因为荷兰语比利时人和法语比利时人的经济水准高度接近,几乎没有欧洲国家存在美国黑人这种远高出比例贫穷的民族,从而导致福利分配不成比例流入到了美国黑人、西裔等群体。

其他原因可能是包括互惠利他主义(Reciprocal altruism),意思为人们对对他们好的人表现出利他主义,对利用他们的人表现出负面态度。在福利系统中,互惠利他主义表现为,如果人们相信福利系统会帮助他们,他们会更可能支持福利系统;如果他们相信穷人在利用福利系统得利,则会反对。

由于美国人普遍拥有一种收入是来源于努力工作的信念等等,贫穷更大程度是个人问题等等,所以导致美国人并不愿意接受互惠的行为。

另一方面可能也包含政治制度的问题,例如北欧有长达百年的社民党统治基础,欧洲其他国家社民党时间也十分长久。而美国则由于选举人制度和独特的法院系统,从来没有诞生社会主义党派。然而,政治制度很大程度是内生性的,由其他因素所解释。

根据Lee & Roemer(2016),美国独特的种族社会环境极大影响了美国提高税率。主要是通过两种方式,一种是反联合(anti-solidarity):穷人以黑人和西裔为主,白人选民不愿意提高税率支持系统性偏向其他族裔的福利系统;一种是捆绑政策(policy-bundle):民主党支持再分配并且对黑人、西裔很宽容,共和党不支持再分配但是对黑人、西裔很严厉,一部分支持再分配但是反对宽容政策的人就分流了。

这两点导致美国的税率水准损失了11-15%,所以美国本应该实现和欧洲相近的福利水准,但是由于种族等问题而流失了,政治制度实际上只是代理变量。

参考:Japan's Way toward Strong, Sustainable, and Balanced Growth: Assessment of the potential of the Japanese economy suggests the sun also risesSpeech at meeting hosted by the Japan Society and the 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 in London

Dustmann, Christian, Bernd Fitzenberger, Uta Schönberg, and Alexandra Spitz-Oener. 2014. "From Sick Man of Europe to Economic Superstar: Germany's Resurgent Economy."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 (1): 167-88.

Alesina, Alberto, Edward Glaeser and Bruce Sacerdote. “Why Doesn’t the United States Have a European-Style Welfare State?” Brookings Paper on Economics Activity (Fall 2001): 187-278.

Luttmer, E. F. P. (2001). Group loyalty and the taste for redistribution.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109, 500-528. doi:10.1086/321019

Lee, Woojin & Roemer, John E., 2006. "Racism and redistribu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 solution to the problem of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Elsevier, vol. 90(6-7), pages 1027-1052, August.


刘镇锐:

谢邀……

本答案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简述,更细节方面的内容因为与问题关联性不是那么强所以并不包含在本答案范围内,有需要的各位读者可以移步:是什么支撑北欧的高福利? – Aorqu @Manolo 在这里讲解得很清晰……

因为看到太多很奇葩的反对言论了,所以就在一开始增加这么一个强调,重要的事情要强调三遍: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负担,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样可以是对于创造的激励!……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负担,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样可以是对于创造的激励!……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负担,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样可以是对于创造的激励!……

1. 高税收以及低逃税率(受到收税方式和文化等因素影响的低逃税率,福利分配方式和政府廉洁程度也对于低逃税率产生了影响)

2. 福利分配方式(实际上北欧是以鼓励人们参与劳动的方式来分配福利的。一部分福利的设置倾斜到让在女性不必在家庭和工作间二选一,这种情况下女性出来工作的会更多,同时也更少地会影响到生育率等家庭方面的因素。实际上北欧的生育率并不比其他发达国家低,与韩日这样的国家相比,北欧的生育率是高的,而劳动力参与率又比英美这样的国家高,这就是这部分北欧福利分配的作用所在。还有一部分福利的设置倾斜向着教育,获得了更多教育的人们拥有更高的人力资本,因此劳动生产率更高。如果分配的福利导致人们更多地去投入生产,那么这个福利就更容易得到维持,但如果分配的福利导致人们更少的去生产,那么这个福利就更难得到维持。)

3. 政府廉洁程度(廉洁程度较高)

4. 文化(文化影响其实反而是最弱的,实际上在我读到的一篇论文中,只占据了对于高税收的可行性因素影响的百分之十几,北欧的高福利高税收没有引发大量的逃税和养懒人现象,主要并不是依靠文化,而更主要是依靠设计合理的福利分配方式,以及合理的税收征收方式,而这些都是制度层面而非文化层面的内容,是需要增加福利支出的国家可以重点学习的)

PS:北欧的这个系统其实我感觉是很严密的,在运转正常的时候应该状态会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好,甚至可以说是地球上最好的也不为过,但是我有点担心这个系统接受各种外部冲击的抗风险能力是不是会比英法美这样的系统要弱不少(当然,能影响到这种地步的外部冲击,一般来说还是很难见到的,如果真的出现的话,其他国家肯定也是伤筋动骨,像是南欧那一片国家可能直接玩完),因为需要的政府核算能力比较强,一旦出现较大的外部波动,可能政府难以准确调整政策( @白衣卿相 我并没有质疑北欧的政策本身是不是好政策,但是再好的政策,在执行的时候也经常需要微调,而过大的外部波动很可能会影响到政府微调政策控制状况以维持福利的能力,不能用执行正常的时候的情况有多么好,来推知在失去正常环境的时候的崩溃会有多么快或者多么慢),以及,以政府核算能力来看的话,中美这个体量使用北欧政策,是很有可能执行不下去的……

=========================================================

别再问我“钱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了,看了这么半天,还看不出来前三点就是用来解决“钱从哪里来”这个问题的吗?……

钱来自北欧较高的劳动力参与率和较高的劳动力貭素啊……你当生产增加不赚钱吗?……而北欧的福利系统在福利分配上就是在鼓励生产啊……

高福利不一定是享受和负担,如果福利分配合理,它也一样可以是对于创造的激励……

你以为人家在养懒汉,但实际上人家是在激励劳动者努力工作……钱,是被努力工作的高貭素劳动者创造出来的……

还有别再跟我扯军费了……跟我扯军费的全都回去看看北宋是怎么把军费作为福利的一部分的……一个拥有高貭素劳动力的现代政府在这方面只会做得更好,不会做得更差……

说剥削第三世界的能不能看看北欧主要的对外贸易和对外投资是在哪些国家?……里面有几个第三世界国家?……人家都没怎么跟第三世界国家做过多少生意好不好……原来不跟人打交道也是一种剥削的方法了……

居然还有人说“发达国家是剥削第三世界赚的钱,你跟发达国家做生意就是剥削第三世界”……那看起来有技术有资本的人想不剥削第三世界真是难啊……

居然还有人说北欧是一群懒鬼靠着更早的工业原始资本积累垄断高技术剥削第三世界来实施福利的……请问你们知不知道现代技术更新换代有多快?一群懒鬼在现代能垄断高技术?……就更不要说北欧的工业积累问题了(您是在梦里去的北欧吧)……

最后,“亲自去过北欧的”那批请不要来带节奏了,去过北欧就能知道劳动力参与率和就业率数据的真假的您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如果您在春节期间来中国一趟,恐怕您会得出“中国人就业率为0,说中国人勤奋的那世界上就没有懒人了,而且中国人还总喜欢到处制造爆炸”的结论吧……

参考资料:

Kleven, H. J. (2014). How can Scandinavians tax so much?.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8(4), 77-98.


额额额:

有些私信回复我的人真是让人笑尿,一群人各种讽刺我揭露抗癌药暴利的事实,还用没钱就别买这样的话语恶心我。大致看了一下都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关注著“淘宝物美价廉的物品”之类话题的“小资产阶级”。真是让人笑尿,我建议你们往下看,看看全球百位肿瘤专家给《Blood》写的那篇建议抗癌药降价的paper,再看看呼吁的都是什么人,顺便看看大陆的那两位:北大教授、协和医院主治医师。收入估计能把这些“小资”们甩800条街;人家作为专业精英,一语点破暴利本质,医者良心,呼吁药品降价。反倒是一群整天吃着打折外卖的“小资”们,既不了解事实又不了解真相的人,跳的最高,真是让人笑尿。

以下为原答案:

今年34岁的小李七年前被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医生告诉他,治疗慢粒白血病最好的药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长期服用可以有效控制病情。“一盒药2.4万元,一个月吃一盒,平均每天就要吃800块钱,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承受的。”

  因此,不少人选择了价格相差近百倍的印度仿制药。同为慢粒白血病患者的陆勇就是因为帮助病友购买印度药而被起诉。“进口格列卫一盒两万,印度药只要200多元,而且我自己一直吃印度药,身体各项指标都控制得不错。”陆勇说。

最新查出来中国此类有自主智慧产权的药,卖价多少呢?3000。

北欧国家除了瑞典其他不太了解,就说说与此国情人口相仿的瑞士,世界五百强企业里面占有12家,比如说诺华罗氏这类高科技医药公司,一盒抗癌药卖2万4,一粒药制造成本1美分,即使算上研发过程算上产量造价连500元都不到,一年售药所赚取的钱足以把研发过程所有的开支抵消,这些抗癌药足以使罗氏这种世界500强企业利润率暴增40%,这些钱哪里去了?当然是滚到瑞士去了啊。

这些利润干了什么了?肯定有一大部分被投入了瑞士的福利体系建设,这还有疑问?

再说瑞士的历峰沃琪斯之类旗下著名的手表品牌,随便一款机械表拿出来都是几十万,这些手表利润率有多高想想就知道,那更是站在吸血链顶端的企业。

而且瑞士还有一些在电气工程自动化方向著名的顶级企业,那也是吸血链里面快上天的一部分,随便一个零件就能以几百倍的造价卖出去。

随便一个阀门就是百万级别的价格,造价才特么不到2000元。

就像诺华,市值2400亿美金,瑞士才多大个国家?

像这样一粒1美分造价的抗癌药,算上研发成本拿销售量摊下来也不超过500元,售价2万4,你说谁给了瑞士的高福利?当然是第三世界的奴隶啊。

而诺华也是世界500强企业中少有的净利率能达到17%的公司,要知道一大票世界五百强企业净利率在2-5%左右。

一粒造价不到1美分的药,算上研发费用与产量在500元级别,动辄卖2万多,这里面利润率有多高?要么人家拿什么玩高福利?拿富士康?拿血汗工厂?制度性的因素固然也很重要,但是你给我举个第三世界玩高福利的例子?粥就那么点,再怎么分都玩不起来。

北欧小国也一样,都是这种,在产业链顶端扣下一两个吸血的产业,然后躺在床上就能吸第三世界的血。当然人家是合法吸血,我从没说研发一款顶级药品过程不复杂,也没说这有多大风险,在这里我只是想说明此类药品的暴利而已。

说北欧这类小国高福利的原因是因为人家勤劳勇敢自强不息、聪明上进有国际视野的可以歇菜了,鸡汤文少读点,多睁眼看看世界。

资本满身都是鲜血,这些鲜血大多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奴隶的,被用来滋养顶级发达国家。

搞高福利的国家,拉出来看看都是站在产业链顶端的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造金能力强的惊人,靠着大陆高技术垄断部分产业链,变成生金蛋的母鸡。而卖资源和搞血汗工厂的,连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有人总是在我评论区恶心人,那我就给你po出来格列卫给诺华带来的收入:

03、05、07、10年收入:

13与14年如下:

15与16年销售收入如下:(伊马替尼即格列卫)

近些年格列卫带来的营收:2003年11.28亿美元,2004年无数据,2005年21.70亿美元,2006年无数据,2007年30.50亿美元,0809年无数据,2010年42.65亿美元,2011年41亿美元,2012年47亿美元,2013年46.93亿美元,2014年47.46亿美元,2015年46.58亿美元,2016年33.23亿美元(16年专利到期)。01年上市,仅我查到的数据总和就有368.33亿美元,就这还差4年的数据。

之后我也在《Blood》中查到这款药研发投入大约有10多亿美金,销售收入超过10亿美金之后绝大部分销售收入都是利润。
这是一篇全球数百位肿瘤专家发在《Blood》上的paper,呼吁跨国药企降低抗癌药药价。
名称:calling for a reduction in the price of cancer drugs
2016年这款药专利保护期到期。

嗯,研发投入10亿美金,就按有些人说的顶破天把推广等费用算上30亿美金;一粒药成本价不到1美分,售出的数量加上研发成本摊下来每盒成本连500元都不到,仅仅2013年给诺华带来收入46.93亿美金,可以把所有的研发费用,投资费用与推广费用全部赚回来,从01年开始就这一款药全周期内收入400多亿美金,给诺华带来利润的30%,你自己说说是不是暴利?有些人赶快闭上嘴吧,精神资本家们的屁股快歪到天上去了。

第一个,我文中说的很清楚了,北欧我只了解瑞典,除此之外不太了解,所以拿瑞士举例子,因为这些超小型发达国家都有高度相似性。

第二个,文中利润率之类的我都说清了,这些药物本来卖的就是巨额利润,没看到这个就别煞风景了。

第三个,三无用户就别上来就开嘲讽模式的我都拉黑了。

最后,与此相似的北欧五国人口大概2500万左右,世界五百强企业有多少呢?17个,与其人口类似的属于发达地区的台湾,世界500强仅有2个。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五个国家很多中等企业实力十分强劲(资料整理中待填),在全球产业分工中也占据上层,所以搞福利有的是钱玩。


babyquant:

高生产力+高税收支撑的高福利。

北欧是按照标准美国左翼自由派那套理念建立的国家,只是比美国更左罢了,一个国家左到这种程度其实逻辑上也是自洽的。

有人说私人比政府花钱更有效率,市场优化配置之类的,那请问:一个都是国中学历的私人经济很牛逼的税收很低的国家,和一个都是斯坦福博士、税收很高的国家哪个更牛逼?私营企业只能说更有责任感、更小心地花钱,但如果科技实力、国民貭素被完爆,那还是没用的;

有人说民主容易有矛盾不容易集中力量,那是因为美国1/3自由派1/3保守派1/3中间派所以才会吵得不可开交,北欧90%都是左派(美国标准)压根没那么多矛盾;那是因为北欧都是公立学校,从小接受的都是同一套价值观;

有人说高福利会养懒汉,那是因为那些人太没知识太没技能太没追求,只有待在家里啥都干不了,北欧那种环境教育出来的,基本上音乐艺术还是懂的,各种基本技能也有,再说闲在家也会憋出病;很多人不想上班是因为工作太无聊,领导苛刻,同事关系紧张,随时被裁员,而不是神马税收高;北欧大家活的爽,人人开心,没什么人整你,高高兴兴去上班;

有人说高福利压垮政府,但其实北欧的福利一直动态调整。经济好福利多,经济不好福利少,民主社会资讯沟通顺畅反而政策制定更为高效;

有人说税收太高人民没有工作动力。其实税收就像保险,每个人都有得意和失意的时候,得意的时候存多点,失意的时候就好过一些;而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人民愿意;

有人说活的太好不愿意生小孩,其实这个也可以通过福利条件的,比如480天带薪产假和生育福利。

高额遗产税也增加了代际流动促进社会公平。

其实北欧就是那种科技实力、社会生产力、制度完善性远超其他发达国家的经济体,早已超越了美国那种低级趣味的左右之争。美国公司竞争很残酷,远没有北欧和谐。


刘建平:

我来强答一下。
身处电力行业,以前许多东西只能购买国外的,这两年我们自己慢慢有了技术积累,可以制造一些配件或设备,原来我们花1个亿买的东西,成本可能就几百万,多出来的那九千多万就是他们高福利的源水。
第三世界几十亿人养著这几亿人,这就是支撑。


匿名用户:

地广人稀。

要是瑞典人口多到必须进口三文鱼而不是出口三文鱼。你们猜他们能不能维持高福利?

要知道,中国吃掉世界大半的猪。一半的蔬菜。


一颗糖七种味:

感谢美国自己都没全民医保保护你们。

军费自古以来就是吞金巨兽,特别是二战后, 我记得相比二战时期轰炸机的价格涨价200倍,战斗机是100倍,航空母舰是20倍,主战坦克是二战的15倍,这还是80年代的价格。

没有美国,光靠欧洲自己的军费不要说高福利了,基本的福利都会少很多。

有人说北欧人均GDP很高,世界排名前十不少,比如挪威世界第一,但是总量呢。

造个四代机,中美俄还行先来50架,挪威造完自主研发的50架四代机家底空了吧,这还是战斗机单独一项,还有弹道导弹,轰炸机,运输机,单兵生存装备,主战坦克,卫星,潜艇,防空驱逐舰,自行火炮,我还不算大杀器核武和航母+舰载机。

全部自己来或者购买,别说挪威了,北欧加一起也不够,半个欧洲联合制造差不多了。

现在的武器越来越先进,价格也是越来越贵,除了三大国,英法都吃不消。

还有人说,高福利本来就是先进社会应该有的东西。

这个确实是对的,但是问题是总有那么些个流氓政权不先进,非要用大炮换黄油,你拿他毫无办法,除了把自己福利降低下来生产武器保护自己别无他策。

PS:美国在欧巴马医保前没有全民医保。


Aorqu用户:

翻了暂时还没被折叠的答案,我个人还是比较认同有同学已经提过的‘剪刀差’理论。这个理论国人应该都不陌生,就是课本上讲的‘发达国家占据产业链上游,通过国际贸易向开发中国家进口原材料及初级制成品,出口高附加值产品及服务,靠剪刀差赚取盈余、积累财富’。

所以我认为北欧的高福利基础,归根结底四个字:外部资源。

这不是说拥有外部资源就会有北欧一样高福利社会模式,但丰富的外部资源盈余是这种福利模式的基础。正是这种基础,根本上支撑著北欧高福利。

如果你问为什么很多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基础却没有形成高福利社会模式,那是另一个Aorqu问题才能解答的。答案可能是相应的历史惯性、社会环境,人口资源比,税收、财政政策与意识形态,文化等因素。对,就是你在这个问题下看到的很多回答。我觉得这些答案就有点答非所问、文不对题,因为这类答案没有直接回应这个问题,‘支撑北欧高福利的是什么?’

说税收政策,财政管控模式,美军保护,人少资源多等等理论的同学也没错,但私以为没说到根上。题主问的是‘支撑北欧高福利的是什么’,而不是哪些因素或措施手段让北欧建立并维系高福利模式。

税收政策直接支撑著北欧高福利所需的资源,但不是根本的源头。靠高税率只能改变这个社会的财富分配模式,让分配更公平乃至平均,不能根本上‘做大蛋糕’以支撑高福利模式。

就好比古代有个村子常出状元,大家问支撑这个村子出状元的是什么?有人回答说这个村子家教传统好,书香世家,人杰地灵,甚至可能形成了‘教育产业’,但根本上是这个村子有足够的剩余粮食支撑大批地主以及它们的随从的后代不从事直接农业生产,而去‘一心只读圣贤书’。没有这个物质基础,再有才华也不可持续。

人少资源多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我总觉得不确切,隔靴搔痒。资源的源头在哪里?如果没有国际贸易,挪威的石油有什么经济价值?以挪威五百万的人口,自己一年的石油消耗量比照它的石油储量是‘杯水车薪’。但有了全球化和国际贸易就不一样了,挪威可以把多余的石油资源置换出去,换成自己需要的东西。同理,挪威以及北欧国家的高科技高附加值产业可以像石油一样,给它们带来的额外的外部资源——支撑北欧高福利社会实验。至于挪威没有陷入资源诅咒,成功发展高科技产业那也是另一个问题下才能回答的,为什么挪威没有陷入中东国家那种资源诅咒?

北欧国家国际化动力的表现

关于北欧各国的对国际贸易的依赖和动力,只举一个例子。虽然规模制约加上非英语国家因素导致知名度及影响力有限,北欧国家可能是世界上国际化动力最强的地区,当然它们也有足够强的竞争力和底气去参与国际贸易竞争。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推广机构,促进本国对外出口、对内投资以及旅游等。

芬兰Finpro, 名字取Promote Finland 的意思。全球有三十多个办事处负责推广芬兰企业的国际化,吸引国际投资以及旅游,中国就有北京上海广州三处办公室。而Finpro 还只是Team Finland 也就是说‘芬兰队’的一个组成部分, Team Finland 作为总理办公室下的一个机构,其活动有经济就业部、外交部等政府部门、半政府投资贸易协会参与协作。经整合,‘芬兰队’的国际化突围战队成员现在还包括Tekes (促进创新为主),Finnvera (出口信用贷款机构) 等等。

最近一条新闻就是关于Finpro 帮助芬兰本地商户对接支付宝的消息: Over 100 Finnish businesses show interest in Alipay payment solution

挪威Innovation Norway. 这是一个促进创新与增长的机构,同时是挪威政府在海外的官方贸易代表,协助挪威企业国际拓张。一个小型公司可能没有跨国公司的规模和眼光,但技术产品和服务却可能拿到海外订单。可是没有自己的国外联络办公室怎么办,不了解新兴市场环境,交易成本怎么控制,中小企业未必有意愿或能力冒这个风险。但Innovation Norway 这样的机构就可以提供咨询,地接服务,甚至可能提供贷款。

下图是它们的海外办公室分布图,发达国家和主要新兴市场基本都没落下的。

瑞典商会 Business Sweden, 首页就有这样的文章链接教你怎么进行国际拓张,总结瑞典出口形势。总之这些机构会手把手教你怎样拓展国际市场,一条龙服务。因为政府性质,很多服务项目甚至是不收费的。


我想这些国际化努力以及赢取的外部资源就是北欧高福利模式的基础所在。福利是哪来的啊,一定不是凭空来的,要么是科技进步带来的,要么就是靠地球另一端的‘奴隶’剥削来的。奴隶贸易时期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既有蒸汽机科技进步,也有实打实的一部分被当做奴隶贩卖,强迫劳动。今天那种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式的奴隶形式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对‘奴隶’的剥削变成了抽象意义的‘主仆关系’。

科技碾压和现代生活方式、意识形态让你不得不接受现存秩序及国际体系,让你主动要求获得做‘奴隶’的资格并被纳入这个体系。有个国家曾经坚持‘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籍外夷货物以通无有’,最后因为科技落后被强迫纳入体系。一亿件衬衫换飞机的段子还记得吗?没人强迫你换,但你想要现代化的飞机,自己又造不出,只好拿血汗工厂里的一亿件衬衫换了。‘奴隶’们如果有志气,有天或许会造出自己的飞机,再去欺负别的奴隶甚至把以前的主人变成奴隶,这些私货就扯得太远了。

再补充一句,这个回答的视角是为了回答本问题,所以侧重根源。当然直接原因也可以很有趣、值得探讨,比如北欧怎样利用这种盈余的外部资源,通过哪些税收、财政手段、经过哪些大陆政治博弈建立这种高福利社会模式。在这一点上,北欧的社会探索领先全球,而且是前无古人的探索,极为可贵。能够建立起这样的比较成功的社会保障模式,绝不是靠压榨亚非拉就可以做到的。但既然题主在这个页面问的是‘支撑’,这种可贵社会探索的具体价值和方式你就不要怪我在这个题目下‘无可奉告’了。

如果对这些手段以及福利社会模式形成的历史轨迹感兴趣,我推荐一本 The Three Worlds of Welfare by Gøsta Esping-Andersen (1990). 书主要介绍的是欧洲三种主要福利模式,北欧只是其中一股。如有兴趣,可以顺藤摸瓜找更直接的介绍北欧模式的专著阅读。

以上是敝人一点微小的观察。文末广告时间: Aorqu专栏 – 北欧半月谈 Since 2013

没有公众号


深海:

这就是海权论的好处

大英帝国到处殖民,大家自然也会把殖民地化为大英帝国的一部分,于是乎,这么一看,贫富悬殊真尼玛大。大家分锅的时候,大英自然也分了大部分锅,谁让你是帝国主义,谁让你殖民啊。

等到二战结束,再看美国,那多鸡贼啊。直接海权论,根本不占领你的国家,只占领重要的咽喉要道,然后扶持傀儡政权。最直观的好处,就是大家把广大亚非拉第三世界的国家直接开除出资本主义序列了,“贫穷不是资本主义!!!”

转而用一些很“文明”,很省钱的办法,比如石油美元,比如《广场协议》,这多好啊,出了问题的话就是这些国家太“毒菜”。反正说你毒菜,你就是选举上去的也是毒菜,说你民主你就是民主,就算你是世袭的皇帝,那也是民主的皇帝。

欧洲同理。

当然,不排除有一些人实在笨的扣脚,我再给个例子,假如啊,我是说假如, 把北上广深单独拿出来,提个问,是什么支持了北上广深有户口的人的高福利?好好想一想。


真是服了,非得让人把话挑明了说。

北欧是二战以后搭著欧盟与北约的车,吸全球的血,同时在冷战背景下搞资本主义改良,才产生现在的北欧,所以东欧小国疯了一样想要加入欧盟,就是这个原因,加入欧盟等于国际地位上升一个档次,可以跟着一起吸血,苏联解体后,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明显比没有加入的要舒服多了。

其实就是吸血,比如吸中国的,二十年前的几万块一个的大哥大,十年前的有七八千块钱的诺基亚,这些都是暴利吸血的产品。所以中国加入后,迅速白菜化。

其他答案说国际分工是没问题的,但是这说的太含蓄了,其实就是世界的分配体系的问题。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