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孤獨?

問題描述:什麼是孤獨?
, , , ,
ursocute:

他們叫我學霸,在網上膜拜我,可當我拼盡全力好不容易得了第一,卻沒有一個人當面祝賀我;他們叫我土豪,總叫我請他們去瀟灑,可當我拿著一千母音樂會的票時,卻找不到一個與我同去的人;他們說我會彈琴,在我個人空間的鋼琴視訊下頻頻點贊,卻沒一個人給我機會讓我當面為Ta演奏;他們說我上台能講,在台下紛紛鼓掌,卻沒有一個人意識到,下台後的我始終窩在角落。他們說我的生活品質高,但在我一個人上課,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練琴,一個人去咖啡廳,一個人奔波著的路上,卻始終找不到那個與我同行的人。


匿名用戶:
世界的心已經換了好幾個四季,我蹦蹦跳跳還站在那個夏天。


張鳳聖:

每一個回答,都有人點贊,我以為是題主,想添加答案,
才想起,原來不久前,我回答過這個問題。沒人理會。孤獨的問題,靜靜的躺著,三個月了,回首往事,感謝左岸凡塵。
###333####
本人在外工作,出差時間較多,公司同事很少(外企大陸辦事處),真的很少,兩個,都是領導,對於孤獨,最大的感受,就是,找不到人來說話,周末沒有什麼伴,排名第二的圖片完全同感,剛開始會不停主動聯系原來的小夥伴,後面慢慢主動累了,也就罷了,平時最多聯系的還是工作上的人,但基本上都是出差的客戶們,就算是本市的,也不會說要出來見面談。可能還是社交圈太小。回住處,自己做飯洗衣,出去一個人跑步,還有一點就是做飯,都不敢多買一點菜,吃不完下周出差了,就餿了。一盤蔬菜一個肉就是一天的菜。別說去外面餐館了,,,(東北菜真實在)
我所處的孤獨,就是找不到存在感。謝謝您觀看我說那麼多廢話。


暮艿易:

時常看到有朋友在談論孤獨,雖然不記得具體的內容,但給我的印象也是無奈加自嘲,悲哀。看完他們的吐槽,我必定會感到難受,不管是基於對對方的同情,還是映射到自身的相同或相似的孤獨,或長或短罷了。我不能說我討厭這種情緒,也不能說喜歡,孤獨,在我眼裡和愛沒什麼兩樣,常常被牽扯到宿命說中,宛若扎在毛線團上的一根長針,纖細是孤獨,筆直是孤獨,就連背後的紛亂,也是孤獨。

天上落下我不怎麼喜歡的雨,打濕了我最喜歡的襯衫,還有染色的發梢。我默默地擠在五顏六色的傘堆里,想起昨晚吃的那個四塊錢的蘋果,真心貴啊,還有那碗拌面的辣放得有點多了,挺嗆的。想著想著,突然發現已經走了好遠,於是我往回走,看看街景,路是濕的,車是濕的,房子是濕的,傘是濕的,我是濕的。我可能有些惱怒,因為鞋子也濕了,黏黏的真難受。不想走了,站在奶茶店門口,我手裡拿著傘,傘沿滑著水,落在了經過的女生的帆布鞋上,她沒有發現,這讓我有些愧疚,但想到這滴水,隨即釋然。然後我看向那個女生,看她提著奶茶,沒入人海,隱入雨幕,就像沒出現過一樣。水還滴著,店員百無聊賴地看著我,我尷尬地一笑,走進雨中,腦海里卻是那地板上那個可愛的腳印。茫茫的,走著,雨就停了。

真的,我寫的每句話都是孤獨。

如果你是孤獨,請記得,

我。。。也。。。是。。。

Aorqu新人 求贊求關注。。。

如欲轉載請私信


格里茲曼的小皮靴:

我的孤獨,雖敗猶榮。
16歲,上高一,在重點班。第一次期中考試成績全班倒數,差點滾動出去。班導找我訓話說這次算你命大要不然搬桌子滾樓下去。那年頭,重點班裡的孩子多少有點被妖魔化,樓下班級的學生大都看笑話似的打量我們以何種狼狽的姿勢落水。不想自己白沙在涅與之俱黑,我知道一但下去了就很難翻身。於是開始了奔襲,那會兒的孤獨里隱藏著恐懼,洗澡的時候都要問好基友化學題。期末考,全年級第24,坐在教室後邊倒數第二排,頭頂白潦潦的燈光,我破天荒的開起來了身旁撲克臉女學委的玩笑。從此認為孤獨沒什麼不好,讓我慢慢強大到支撐腳不打滑,立足腳不疲軟奔跑在青春初始的年歲里一望無際。
17歲高二,11月17號有了初戀,似乎是去小賣店買包薯條的功夫就追上了,第一次以「愛情」的名義牽一個姑娘的手,軟軟的。她小時候,媽媽就離去了,我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氣息讓單親家庭的孩子彼此靠近。她彈鋼琴,十級,愛吃喜之郎大果凍,課間我總會鑽進人山人海的小賣店買一個,跑回教室的路上的發現忘了拿小勺,擠回去重來。26號,分手了,初戀只有十一天。看著她在後面和男生嬉戲打鬧心裡生疼,獨自跑到樓後車棚哭,另一個好基友看見了過來抱著我,大冬天,孤獨是眼裡的漫天飄雪,一世界恍惚與荒蕪。我還是很喜歡她,下晚自習偷偷跟在後面送她回家。為了不讓爸媽發現回家晚,沒錢打車就跑回家瘋狂的做仰卧起坐就為了下次跑快一點點。這樣堅持到她又找了男票,我模糊著眼睛寫了一封信,液體打在紙上暈開了墨水的痕跡:「我真想陪伴你走到維也納的街頭,聆聽肖邦的不朽。」後來我們還是好朋友,她讀音樂的研打算結婚了,也許已經忘記牽手的街,果凍的滋味,講給她的數學題和信紙里的一行行。孤獨是她家門口,凜冽中一身火紅羽絨服的我背後一抹夕陽緩緩葬下對面山崗,永夜未央……
18歲高三,文科班,認識了新的基友對我很好,每天早上固定兩包奶油玉米味道的乾脆面。文科生,背年代記地圖畫杜甫很忙,考試時很熟練地把小靈通藏口袋裡單手發簡訊傳答案。兩節課過完一本歷史書無論字體大小,把自己關在家中最大的屋子裡學習熄燈時對面樓已經幾乎沒有了光亮,我想這就是王國維說的人生第一種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西樓,望盡天涯路。」熬過了上百包雀巢速溶看著窗外不定陰晴終於走到了六月,考前一周自由復習,習慣性的選了一間沒人的教室做題,日高人渴漫思茶的午後,昏昏欲睡的我把手貼向玻璃窗,紅紅的光線透過指縫筆直的印在臉上,那一刻的孤獨很安靜。回班裡收拾東西,看見最後一天黑板上的名言警句只有五個字「明天會更好」,三年的回憶洶涌而至,帶上考場的朱古力落在桌洞里未吃一口。領成績那天抬頭看天,壯闊的日暈下自己那樣渺小,彷彿暈光上有天空之城。怔怔出神後,青春散場。
19歲,去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上大學,飯菜很便宜,藍天大日頭。花掉半個月時間完成第一幅水彩畫,在琴房給媽媽打電話讓她聽我彈《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班裡開聯歡會採購員的我一人扛著六十斤蘋果穿過兩個紅綠燈返回學校,作為報復第二天不碰花生瓜子幹掉七個蘋果。調色盤沒了顏料,琴房鎖樓門要從鐵柵欄間選一個空隙大的鑽出來,再也吃不到那麼甜的蘋果。冬天裡喜歡走很長一段到中心廣場坐在高高的階梯上看夕陽碎落成一面湖,打量這個陌生的城市,我也能感到溫暖。給一個叫曉琳的姑娘打電話,一開始每次都是語音信箱提示留言,直到最終那頭傳出了聲音,她弟弟接的,問過了姐姐的號碼,打過去人在深圳,當年一起考試傳紙條聽《七里香》的可愛姑娘已經愛上了一個離婚後帶著女兒的香港男人。放假回家要坐二十多個小時火車,窗外平原連著山巒,思念隨路軌蔓延。喜歡聞推開房門那一刻,旅館里的味道,坐在窗檯上歪著頭,不斷在哈氣上寫曉琳的名字。我想到的孤獨是「遠離地面快接近三萬英尺的距離,思念像粘著身體的引力」這句歌詞,越夜越美麗。


桔了個仔:

孤獨就是:
我在這里抖了一個機靈,卻沒人贊我TAT


陳灼:

前些天和我要好的老師送了我兩張電影券,翻了一圈手機,然後隨手給了另一個實習生。
後來我懊悔不已,明明可以一個人看兩次的。
至於我為什麼不和那個實習生一起去。要知道,無人分享是孤獨,而分享的對象不是期望的人,就是寂寞。
我寧願孤獨,絕不寂寞,絕不。


Aorqu用戶:
就剛剛,公車上,車上十多個人,每個人都低頭玩著手機,很靜的車廂,突然感覺好像司機拉了一車的殭屍,雖然我人在繁華的深圳,但不知為何我卻感覺我在一個孤島上。我發現我不善於交朋友,不懂得處事之道。只有在網路上才會肆無忌憚的聊天。目前的工作以及生活有點讓我找不到方向,甚至懷疑當初毅然決然辭職來深圳是否是一個正確的決定。一個人在街邊小餐館吃吃飯,發現淚竟然無聲的留了下來,擦乾,繼續吃。路是自己走的,那麼矯情給誰看。很多時候我不喜歡一個人,所以去熱鬧的的地方,即使周邊人做著他們自己的事,我只是靜靜的看著,就感覺我沒有那麼孤獨。
當回到空蕩的屋子,又會發現,世界只是我一個人。


武小姐的酒途人生:

Yates在《十一種孤獨》中說:我想所謂孤獨,就是面對面地兩個人,他的情緒和你的情緒,不在一個頻率上。


至尊寶:

等一個不喜歡你的人。


不告訴你:

現在大學部大四。

孤獨應該就是,高二一次晚上六點多背著書包去學校上晚自習,到了教室坐著,拿出書本,看了會兒還是班裡一個人都沒有來。我開始慌了,繼續等,天黑了,我回家了。第二天老師說了才知道昨晚沒有晚自習。
也許看起來沒什麼的經歷,我只覺得細思極恐,那個點空蕩盪的校園,只有我一個人去低著頭去找自己的座位,開燈,坐著,安靜得可怕。
而且從此以後,也一直這么一個人了。

10月最後一天,更新一下。好幾年了,我的手機里只有自拍和風景。

沒有他拍。


野合菌:

永生是一種孤獨。


江南的故事酒館:

關掉軟體,關掉電腦,揉了揉眼睛,小坐了一下,再慢慢起身。收拾好背包,然後巡視空蕩盪的辦公室,關好門窗、列印機、飲水機,還有所有的燈,最後鎖上門,背上包離開。走到電梯口,不放心,又走回檢檢視門是否鎖好,仔細確認後再乘電梯離開。已經是深夜,一樓的保安都睡了,輕手輕腳的離開了寫字樓,走到路邊打車。

雖然已是凌晨一點,但鴻福路口並未睡去,而是被街燈照得通亮。我攔下一輛開得飛快的出租車,一上車就癱在後座說不出話來。車子在空蕩盪的路上疾馳,很快送我到了住處。我下了車,路燈把我的影子拉得老長,然後我和我的影子一起走回了家。

走到公寓門口,把錢包放到門禁上刷一下,機器發出嘀的一聲之後,我推開門走了進去。保安照例已經在大堂的沙發上睡著,經過的時候還能聽到他的鼾聲。我走進電梯,上了八樓,走到自家門口,把鑰匙插進鎖孔轉動然後打開門,按下開關,燈管「嗚」的一聲亮了起來。公寓里依然是出門時的樣子,只是我的耳邊似乎還飄盪著早上聽的那首歌的尾音。

我在這套舊公寓里已經住了好幾年了,幾年前從城中村搬到了這里。公寓大概四十平,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有廚房衛生間陽台,以及基本的家電。搬進來的第一天,我細細地打量著這套小公寓,地板有輕微的刮痕,屋子裡還殘留著上一任租客的生活氣息。我仔細地清潔了房間之後,去超市添置了一些日用品,然後就在這里開始了新的生活。

周一到周六是工作時間,我會搭公車去南城的寫字樓上班。早上,經常會在站台遇到幾張熟悉的面孔。都是住這附近,然後也都是在鴻福路口上班。但有些人過了一段時間,就消失不見了。我想也許是搬了家,或者調換了工作,甚至是離開東莞了吧。周日通常會睡一個懶覺,然後十點左右起床,會先叫外賣,然後打開電腦看電影或是綜藝節目。外賣到了以後,就著熱鬧的聲音吃完這頓早午飯。天氣晴好的周末下午,會帶上一塊野餐布去旗峰公園或綠色世界曬太陽。把野餐布鋪在地上,然後打開KINDLE看書,最近一直在看各種小說,最新的一本是東野圭吾的《解憂雜貨店》。心情鬱悶或者身體疲乏的日子,會在下班後去公園跑步,一直跑到精疲力盡再回家沖涼睡覺。

每個月底都會去超市和大掃除。購物前,會事先列好清單,然後一項一項買回來,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是,基本的日用品一定要備足。

從來沒有帶朋友回來過,始終認為留有自我的空間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套舊公寓包容我所有的缺點,也知道我所有的秘密。我在這幾十平米的空間里,吃飯、睡覺、看書、上網、碼字、打掃,聽歌、看電影以及做白日夢。也是會有失控的時刻,比如失眠。這樣的夜晚會讓我產生一種無力感。實在睡不著的時候我會從床上爬起來,打開門站在陽台上發呆,遠處的高樓如同怪獸一樣沉默著,城市也早已入睡。這一刻,覺得自己比塵埃還要渺小。

但是,塵埃卻從來不孤獨。


小小海洋:

剛成年那幾年天天在陽台夕陽西下的時候,坐在家的陽台上看書,太陽的餘暉在我的頭頂散落,我想起許多事,拿起手機給好友發簡訊,那是我感受到孤獨的時刻,讓我覺得我和這個宇宙發生關聯,我想我不再是這個孤獨星球的僅有的孤獨者,我愛死了這種孤獨。


北極:


王仙客:

世間游遍,發覺沒有此人。


Aorqu用戶:
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後一天,我獨自在家的第六十天。

今天我要考GRE,七點鍾起床天才蒙蒙亮,給自己熬一碗麥片粥削一個蘋果,最後過一遍高頻單詞然後出門打車去考場,北京今天風好大的。但出租車上的暖氣開得很慷慨,我眯上眼,在後座上迷糊了一小會兒。

考試到下午兩點鍾,成績還不錯,從考場門口打車回家。去超市買了牛奶和薯片,回到家把沙發上的衣服挪開,打開視訊網站找一部電影看。選的是《她》。風真的特別大,看電影的時候風就在捶打著窗戶。感恩節的那一天我用箱子做了兩個給夜貓過冬用的貓窩,已經被風掀翻了,貓糧灑在草地上。

後來看著看著電影就睡著了,不曉得睡了多久,我以為很久。我以為連續兩周的挑燈夜讀,今天終於輕松下來大概可以睡到八九點鍾,拿起手機看看,才睡了半個小時吶。

才睡了半個小時,才五點多,天竟然黑成這個樣子。果然已經是冬天了。風的聲音好像小了一些。我想了想是不是該做點晚飯,可薯片和牛奶還在肚子里沒消化,並不餓。要不要出去走走化化食——查了一下AQI還是兩百多,算了。天又冷。

我就這樣,窩在床上斷斷續續地想,時間過得特別慢。我家住在一樓,隔著窗外的冬青籬笆就是小區的小路,不開燈,能看到有人提著籃子走來走去。夏天是看不到的,夏天冬青更茂盛,夏天月季開得也熱鬧,夏天野貓的皮毛是油光水滑的,眼睛是亮亮的,不像冬天——籬笆稀疏得完全失去了保護私密性的作用,野貓也沒精打採的,眼神黯淡。

好在不開燈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家裡的樣子,也看不到我。我就坐起來,坐在床邊上。近處是冬青籬笆,籬笆外面是枯掉得柿子樹,枝椏支棱著刺破夜幕。再往遠處是對面樓的燈光,一層層亮了起來,我眼睛還是朦朧的,那邊的燈光暈成一個一個,離散的光斑。

好孤獨啊。

原來我也可以孤獨成這個樣子。

我先前,只以為自己是習慣一個人。一個人完成諸多的事情,好好打理生活,也不讓遠方的父母和男朋友擔心。我以為自己只是喜歡清凈,喜歡無人打擾的時候花七八個小時專注地做一件事情。可是這個時候我被那些光斑和樹杈嚇到了,我居然孤獨成這個樣子,雙眼空洞的,獨自一個人坐在黑洞洞的房間里看別人家廚房的燈光。

一瞬間潰不成軍。

那些尖細得深黑色的樹枝,和樹枝縫隙里透過來的燈光,我看到它們的時候好像是看到了梵高的《星空》,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梵高在星空下看到得是什麼樣的圖景,只不過絲柏變成了冬天的柿子樹,星月變成了萬家燈火,而他變成了我,抱著膝頭坐在床邊,一會兒又慢慢躺下,一會兒又慢慢坐起來。獨自面對面前很長很長的時間,過去很長很長的時間,未來很長很長的時間。都是我,一個人。

一個人放水洗澡,安安靜靜得淹沒下去,又安安靜靜地起身把水滴擦乾;
一個人開火做飯,做了一個大阪燒,好像是夏天和朋友去台灣時吃的味道,一個人把它吃完;
一個人出門喝粥,須帶一本有看頭的雜志,免得飯菜沒上來的時候,對手機獨坐,還傷眼睛;
一個人掌燈學習,燈怎麼開也不夠亮,開一圈大的,一盞小的,還得加一盞檯燈,獨吞下看不懂的單詞和句子,惴惴不安;
一個人聽歌,聽到感動的時候哭一會兒,然後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做事;聽到激動的時候把音響開到最大,我旋轉跳躍還閉著眼,窗簾要拉好,免得鄰居看見。

我昨晚,在家反覆聽So Young那首歌,跟著一起「號」出”Let’s chase the dragon”那一句,我想站在攢動的人群中,雙手高舉過頭頂,肆無忌憚地放聲唱出來,想喝酒,想和朋友大笑,想畢業典禮上大家一起唱著校歌哭成傻逼,想秋天伊始的某一天在男朋友的懷里安然得醒來,想揮灑我的時間而有人給我喝彩。可是沒有啊,我關上音響,隨機四下寂靜無聲,我第二天還有考試,我縮回自己獨自旋轉的那個小小星球。

我想起啊,那次去看《地心引力》的時候,女主角被甩到宇宙深處,變成巨幕上一個白色的小點。而我不能自已的,因為這一幕,在座位上淚眼朦朧。我想起自己做過一個夢,夢里我坐在高塔的頂尖,下面是深黑色的無垠的大海,而我手中拽著一根絲線,釣海中的一條鯨魚。

什麼是孤獨?

」我的星球,自行旋轉,將離你遠去。」


止疼片:

最開始我覺得我應該養只狗,後來想想烏龜也行,再後來覺得只要是個動物都可以,它在旁邊獃著至少我有個地方說說話,雖然它沒辦法表示贊同…


Coolguy:

入職第一天,HR讓發一張生活照

打開手機相冊,發現自己的照片都是自拍

才想起來,已經很久沒別人拍過我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