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孤独?

问题描述:什么是孤独?
, , , ,
ursocute:

他们叫我学霸,在网上膜拜我,可当我拼尽全力好不容易得了第一,却没有一个人当面祝贺我;他们叫我土豪,总叫我请他们去潇洒,可当我拿着一千母音乐会的票时,却找不到一个与我同去的人;他们说我会弹琴,在我个人空间的钢琴视讯下频频点赞,却没一个人给我机会让我当面为Ta演奏;他们说我上台能讲,在台下纷纷鼓掌,却没有一个人意识到,下台后的我始终窝在角落。他们说我的生活品质高,但在我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练琴,一个人去咖啡厅,一个人奔波著的路上,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与我同行的人。


匿名用户:
世界的心已经换了好几个四季,我蹦蹦跳跳还站在那个夏天。


张凤圣:

每一个回答,都有人点赞,我以为是题主,想添加答案,
才想起,原来不久前,我回答过这个问题。没人理会。孤独的问题,静静的躺着,三个月了,回首往事,感谢左岸凡尘。
###333####
本人在外工作,出差时间较多,公司同事很少(外企大陆办事处),真的很少,两个,都是领导,对于孤独,最大的感受,就是,找不到人来说话,周末没有什么伴,排名第二的图片完全同感,刚开始会不停主动联系原来的小伙伴,后面慢慢主动累了,也就罢了,平时最多联系的还是工作上的人,但基本上都是出差的客户们,就算是本市的,也不会说要出来见面谈。可能还是社交圈太小。回住处,自己做饭洗衣,出去一个人跑步,还有一点就是做饭,都不敢多买一点菜,吃不完下周出差了,就馊了。一盘蔬菜一个肉就是一天的菜。别说去外面餐馆了,,,(东北菜真实在)
我所处的孤独,就是找不到存在感。谢谢您观看我说那么多废话。


暮艿易:

时常看到有朋友在谈论孤独,虽然不记得具体的内容,但给我的印象也是无奈加自嘲,悲哀。看完他们的吐槽,我必定会感到难受,不管是基于对对方的同情,还是映射到自身的相同或相似的孤独,或长或短罢了。我不能说我讨厌这种情绪,也不能说喜欢,孤独,在我眼里和爱没什么两样,常常被牵扯到宿命说中,宛若扎在毛线团上的一根长针,纤细是孤独,笔直是孤独,就连背后的纷乱,也是孤独。

天上落下我不怎么喜欢的雨,打湿了我最喜欢的衬衫,还有染色的发梢。我默默地挤在五颜六色的伞堆里,想起昨晚吃的那个四块钱的苹果,真心贵啊,还有那碗拌面的辣放得有点多了,挺呛的。想着想着,突然发现已经走了好远,于是我往回走,看看街景,路是湿的,车是湿的,房子是湿的,伞是湿的,我是湿的。我可能有些恼怒,因为鞋子也湿了,黏黏的真难受。不想走了,站在奶茶店门口,我手里拿着伞,伞沿滑著水,落在了经过的女生的帆布鞋上,她没有发现,这让我有些愧疚,但想到这滴水,随即释然。然后我看向那个女生,看她提着奶茶,没入人海,隐入雨幕,就像没出现过一样。水还滴著,店员百无聊赖地看着我,我尴尬地一笑,走进雨中,脑海里却是那地板上那个可爱的脚印。茫茫的,走着,雨就停了。

真的,我写的每句话都是孤独。

如果你是孤独,请记得,

我。。。也。。。是。。。

Aorqu新人 求赞求关注。。。

如欲转载请私信


格里兹曼的小皮靴:

我的孤独,虽败犹荣。
16岁,上高一,在重点班。第一次期中考试成绩全班倒数,差点滚动出去。班导找我训话说这次算你命大要不然搬桌子滚楼下去。那年头,重点班里的孩子多少有点被妖魔化,楼下班级的学生大都看笑话似的打量我们以何种狼狈的姿势落水。不想自己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我知道一但下去了就很难翻身。于是开始了奔袭,那会儿的孤独里隐藏着恐惧,洗澡的时候都要问好基友化学题。期末考,全年级第24,坐在教室后边倒数第二排,头顶白潦潦的灯光,我破天荒的开起来了身旁扑克脸女学委的玩笑。从此认为孤独没什么不好,让我慢慢强大到支撑脚不打滑,立足脚不疲软奔跑在青春初始的年岁里一望无际。
17岁高二,11月17号有了初恋,似乎是去小卖店买包薯条的功夫就追上了,第一次以“爱情”的名义牵一个姑娘的手,软软的。她小时候,妈妈就离去了,我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息让单亲家庭的孩子彼此靠近。她弹钢琴,十级,爱吃喜之郎大果冻,课间我总会钻进人山人海的小卖店买一个,跑回教室的路上的发现忘了拿小勺,挤回去重来。26号,分手了,初恋只有十一天。看着她在后面和男生嬉戏打闹心里生疼,独自跑到楼后车棚哭,另一个好基友看见了过来抱着我,大冬天,孤独是眼里的漫天飘雪,一世界恍惚与荒芜。我还是很喜欢她,下晚自习偷偷跟在后面送她回家。为了不让爸妈发现回家晚,没钱打车就跑回家疯狂的做仰卧起坐就为了下次跑快一点点。这样坚持到她又找了男票,我模糊着眼睛写了一封信,液体打在纸上晕开了墨水的痕迹:“我真想陪伴你走到维也纳的街头,聆听肖邦的不朽。”后来我们还是好朋友,她读音乐的研打算结婚了,也许已经忘记牵手的街,果冻的滋味,讲给她的数学题和信纸里的一行行。孤独是她家门口,凛冽中一身火红羽绒服的我背后一抹夕阳缓缓葬下对面山岗,永夜未央……
18岁高三,文科班,认识了新的基友对我很好,每天早上固定两包奶油玉米味道的干脆面。文科生,背年代记地图画杜甫很忙,考试时很熟练地把小灵通藏口袋里单手发简讯传答案。两节课过完一本历史书无论字体大小,把自己关在家中最大的屋子里学习熄灯时对面楼已经几乎没有了光亮,我想这就是王国维说的人生第一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熬过了上百包雀巢速溶看着窗外不定阴晴终于走到了六月,考前一周自由复习,习惯性的选了一间没人的教室做题,日高人渴漫思茶的午后,昏昏欲睡的我把手贴向玻璃窗,红红的光线透过指缝笔直的印在脸上,那一刻的孤独很安静。回班里收拾东西,看见最后一天黑板上的名言警句只有五个字“明天会更好”,三年的回忆汹涌而至,带上考场的朱古力落在桌洞里未吃一口。领成绩那天抬头看天,壮阔的日晕下自己那样渺小,仿佛晕光上有天空之城。怔怔出神后,青春散场。
19岁,去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上大学,饭菜很便宜,蓝天大日头。花掉半个月时间完成第一幅水彩画,在琴房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听我弹《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班里开联欢会采购员的我一人扛着六十斤苹果穿过两个红绿灯返回学校,作为报复第二天不碰花生瓜子干掉七个苹果。调色盘没了颜料,琴房锁楼门要从铁栅栏间选一个空隙大的钻出来,再也吃不到那么甜的苹果。冬天里喜欢走很长一段到中心广场坐在高高的阶梯上看夕阳碎落成一面湖,打量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也能感到温暖。给一个叫晓琳的姑娘打电话,一开始每次都是语音信箱提示留言,直到最终那头传出了声音,她弟弟接的,问过了姐姐的号码,打过去人在深圳,当年一起考试传纸条听《七里香》的可爱姑娘已经爱上了一个离婚后带着女儿的香港男人。放假回家要坐二十多个小时火车,窗外平原连着山峦,思念随路轨蔓延。喜欢闻推开房门那一刻,旅馆里的味道,坐在窗台上歪著头,不断在哈气上写晓琳的名字。我想到的孤独是“远离地面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思念像粘著身体的引力”这句歌词,越夜越美丽。


桔了个仔:

孤独就是:
我在这里抖了一个机灵,却没人赞我TAT


陈灼:

前些天和我要好的老师送了我两张电影券,翻了一圈手机,然后随手给了另一个实习生。
后来我懊悔不已,明明可以一个人看两次的。
至于我为什么不和那个实习生一起去。要知道,无人分享是孤独,而分享的对象不是期望的人,就是寂寞。
我宁愿孤独,绝不寂寞,绝不。


Aorqu用户:
就刚刚,公车上,车上十多个人,每个人都低头玩着手机,很静的车厢,突然感觉好像司机拉了一车的僵尸,虽然我人在繁华的深圳,但不知为何我却感觉我在一个孤岛上。我发现我不善于交朋友,不懂得处事之道。只有在网路上才会肆无忌惮的聊天。目前的工作以及生活有点让我找不到方向,甚至怀疑当初毅然决然辞职来深圳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个人在街边小餐馆吃吃饭,发现泪竟然无声的留了下来,擦干,继续吃。路是自己走的,那么矫情给谁看。很多时候我不喜欢一个人,所以去热闹的的地方,即使周边人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就感觉我没有那么孤独。
当回到空荡的屋子,又会发现,世界只是我一个人。


武小姐的酒途人生:

Yates在《十一种孤独》中说:我想所谓孤独,就是面对面地两个人,他的情绪和你的情绪,不在一个频率上。


至尊宝:

等一个不喜欢你的人。


不告诉你:

现在大学部大四。

孤独应该就是,高二一次晚上六点多背著书包去学校上晚自习,到了教室坐着,拿出书本,看了会儿还是班里一个人都没有来。我开始慌了,继续等,天黑了,我回家了。第二天老师说了才知道昨晚没有晚自习。
也许看起来没什么的经历,我只觉得细思极恐,那个点空荡荡的校园,只有我一个人去低着头去找自己的座位,开灯,坐着,安静得可怕。
而且从此以后,也一直这么一个人了。

10月最后一天,更新一下。好几年了,我的手机里只有自拍和风景。

没有他拍。


野合菌:

永生是一种孤独。


江南的故事酒馆:

关掉软体,关掉电脑,揉了揉眼睛,小坐了一下,再慢慢起身。收拾好背包,然后巡视空荡荡的办公室,关好门窗、列印机、饮水机,还有所有的灯,最后锁上门,背上包离开。走到电梯口,不放心,又走回检检视门是否锁好,仔细确认后再乘电梯离开。已经是深夜,一楼的保安都睡了,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写字楼,走到路边打车。

虽然已是凌晨一点,但鸿福路口并未睡去,而是被街灯照得通亮。我拦下一辆开得飞快的出租车,一上车就瘫在后座说不出话来。车子在空荡荡的路上疾驰,很快送我到了住处。我下了车,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老长,然后我和我的影子一起走回了家。

走到公寓门口,把钱包放到门禁上刷一下,机器发出嘀的一声之后,我推开门走了进去。保安照例已经在大堂的沙发上睡着,经过的时候还能听到他的鼾声。我走进电梯,上了八楼,走到自家门口,把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然后打开门,按下开关,灯管“呜”的一声亮了起来。公寓里依然是出门时的样子,只是我的耳边似乎还飘荡著早上听的那首歌的尾音。

我在这套旧公寓里已经住了好几年了,几年前从城中村搬到了这里。公寓大概四十平,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厨房卫生间阳台,以及基本的家电。搬进来的第一天,我细细地打量著这套小公寓,地板有轻微的刮痕,屋子里还残留着上一任租客的生活气息。我仔细地清洁了房间之后,去超市添置了一些日用品,然后就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

周一到周六是工作时间,我会搭公车去南城的写字楼上班。早上,经常会在站台遇到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住这附近,然后也都是在鸿福路口上班。但有些人过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不见了。我想也许是搬了家,或者调换了工作,甚至是离开东莞了吧。周日通常会睡一个懒觉,然后十点左右起床,会先叫外卖,然后打开电脑看电影或是综艺节目。外卖到了以后,就著热闹的声音吃完这顿早午饭。天气晴好的周末下午,会带上一块野餐布去旗峰公园或绿色世界晒太阳。把野餐布铺在地上,然后打开KINDLE看书,最近一直在看各种小说,最新的一本是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心情郁闷或者身体疲乏的日子,会在下班后去公园跑步,一直跑到精疲力尽再回家冲凉睡觉。

每个月底都会去超市和大扫除。购物前,会事先列好清单,然后一项一项买回来,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是,基本的日用品一定要备足。

从来没有带朋友回来过,始终认为留有自我的空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套旧公寓包容我所有的缺点,也知道我所有的秘密。我在这几十平米的空间里,吃饭、睡觉、看书、上网、码字、打扫,听歌、看电影以及做白日梦。也是会有失控的时刻,比如失眠。这样的夜晚会让我产生一种无力感。实在睡不着的时候我会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站在阳台上发呆,远处的高楼如同怪兽一样沉默著,城市也早已入睡。这一刻,觉得自己比尘埃还要渺小。

但是,尘埃却从来不孤独。


小小海洋:

刚成年那几年天天在阳台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家的阳台上看书,太阳的余晖在我的头顶散落,我想起许多事,拿起手机给好友发简讯,那是我感受到孤独的时刻,让我觉得我和这个宇宙发生关联,我想我不再是这个孤独星球的仅有的孤独者,我爱死了这种孤独。


北极:


王仙客:

世间游遍,发觉没有此人。


Aorqu用户:
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我独自在家的第六十天。

今天我要考GRE,七点钟起床天才蒙蒙亮,给自己熬一碗麦片粥削一个苹果,最后过一遍高频单词然后出门打车去考场,北京今天风好大的。但出租车上的暖气开得很慷慨,我眯上眼,在后座上迷糊了一小会儿。

考试到下午两点钟,成绩还不错,从考场门口打车回家。去超市买了牛奶和薯片,回到家把沙发上的衣服挪开,打开视讯网站找一部电影看。选的是《她》。风真的特别大,看电影的时候风就在捶打着窗户。感恩节的那一天我用箱子做了两个给夜猫过冬用的猫窝,已经被风掀翻了,猫粮洒在草地上。

后来看着看着电影就睡着了,不晓得睡了多久,我以为很久。我以为连续两周的挑灯夜读,今天终于轻松下来大概可以睡到八九点钟,拿起手机看看,才睡了半个小时呐。

才睡了半个小时,才五点多,天竟然黑成这个样子。果然已经是冬天了。风的声音好像小了一些。我想了想是不是该做点晚饭,可薯片和牛奶还在肚子里没消化,并不饿。要不要出去走走化化食——查了一下AQI还是两百多,算了。天又冷。

我就这样,窝在床上断断续续地想,时间过得特别慢。我家住在一楼,隔着窗外的冬青篱笆就是小区的小路,不开灯,能看到有人提着篮子走来走去。夏天是看不到的,夏天冬青更茂盛,夏天月季开得也热闹,夏天野猫的皮毛是油光水滑的,眼睛是亮亮的,不像冬天——篱笆稀疏得完全失去了保护私密性的作用,野猫也没精打采的,眼神黯淡。

好在不开灯外面的人也看不到家里的样子,也看不到我。我就坐起来,坐在床边上。近处是冬青篱笆,篱笆外面是枯掉得柿子树,枝桠支棱著刺破夜幕。再往远处是对面楼的灯光,一层层亮了起来,我眼睛还是朦胧的,那边的灯光晕成一个一个,离散的光斑。

好孤独啊。

原来我也可以孤独成这个样子。

我先前,只以为自己是习惯一个人。一个人完成诸多的事情,好好打理生活,也不让远方的父母和男朋友担心。我以为自己只是喜欢清净,喜欢无人打扰的时候花七八个小时专注地做一件事情。可是这个时候我被那些光斑和树杈吓到了,我居然孤独成这个样子,双眼空洞的,独自一个人坐在黑洞洞的房间里看别人家厨房的灯光。

一瞬间溃不成军。

那些尖细得深黑色的树枝,和树枝缝隙里透过来的灯光,我看到它们的时候好像是看到了梵高的《星空》,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梵高在星空下看到得是什么样的图景,只不过丝柏变成了冬天的柿子树,星月变成了万家灯火,而他变成了我,抱着膝头坐在床边,一会儿又慢慢躺下,一会儿又慢慢坐起来。独自面对面前很长很长的时间,过去很长很长的时间,未来很长很长的时间。都是我,一个人。

一个人放水洗澡,安安静静得淹没下去,又安安静静地起身把水滴擦干;
一个人开火做饭,做了一个大阪烧,好像是夏天和朋友去台湾时吃的味道,一个人把它吃完;
一个人出门喝粥,须带一本有看头的杂志,免得饭菜没上来的时候,对手机独坐,还伤眼睛;
一个人掌灯学习,灯怎么开也不够亮,开一圈大的,一盏小的,还得加一盏台灯,独吞下看不懂的单词和句子,惴惴不安;
一个人听歌,听到感动的时候哭一会儿,然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做事;听到激动的时候把音响开到最大,我旋转跳跃还闭着眼,窗帘要拉好,免得邻居看见。

我昨晚,在家反复听So Young那首歌,跟着一起“号”出”Let’s chase the dragon”那一句,我想站在攒动的人群中,双手高举过头顶,肆无忌惮地放声唱出来,想喝酒,想和朋友大笑,想毕业典礼上大家一起唱着校歌哭成傻逼,想秋天伊始的某一天在男朋友的怀里安然得醒来,想挥洒我的时间而有人给我喝彩。可是没有啊,我关上音响,随机四下寂静无声,我第二天还有考试,我缩回自己独自旋转的那个小小星球。

我想起啊,那次去看《地心引力》的时候,女主角被甩到宇宙深处,变成巨幕上一个白色的小点。而我不能自已的,因为这一幕,在座位上泪眼朦胧。我想起自己做过一个梦,梦里我坐在高塔的顶尖,下面是深黑色的无垠的大海,而我手中拽著一根丝线,钓海中的一条鲸鱼。

什么是孤独?

”我的星球,自行旋转,将离你远去。”


止疼片:

最开始我觉得我应该养只狗,后来想想乌龟也行,再后来觉得只要是个动物都可以,它在旁边呆著至少我有个地方说说话,虽然它没办法表示赞同…


Coolguy:

入职第一天,HR让发一张生活照

打开手机相册,发现自己的照片都是自拍

才想起来,已经很久没别人拍过我了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