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情懷?

問題描述:「情懷」這個詞語描述的是什麼?我對其概念一直比較模糊。是一種道德描述?還是思想定義?抑或是一種特定的「情操」?
, ,



愛亦可恨亦可


「舍得浪費」


多一分熱愛


讀了很多回答,收獲很多感動。

對我來說,「情懷」首先是超越實用主義和市儈算計的一種生活方式,一種無傷大雅的我行我素,是一種與年齡和學歷無關的單純,懷舊肯定是一種情懷。

政府機關和寫字樓里的勾心鬥角睚眥必報肯定不是情懷。
團支部、學生會、黨校、公檢法、城管隊、廣電總局都是絕無情懷的地方。
股市、夜市、電腦批發城、婚介所、傳銷機構、國內旅遊景點和寺廟的情懷肯定比較少。
希特勒、石原莞爾、本拉登也有自己的追求與行事理由,但不是情懷,因為那傷害力太大。
宣傳文稿中好嚷嚷的「愛國主義情懷」,其實那不是情懷(不是說我不愛國),那只是政治洗腦。

有計程車不打,有公車不坐,忽發奇想地打傘在雨中靜靜走一段,是情懷。
麥當勞和餃子館就在眼前卻不進,冒大雪去買羊肉片和底料吃打邊爐,是情懷。
在大學當團支書,前程似錦,卻辭了進校辯論隊,實現演說夢,視入黨為糞土,是情懷。
明明在圖書館有各種版本的紅與黑,卻費勁在書店買自己喜歡的郝運譯本,包了書皮慢讀,是情懷。
明明在網上有數不清免費下載的鏈接地址,卻尋遍全城碟店淘自己喜歡的電影,回家細品,是情懷。
每天花費大把寶貴時間上Aorqu和豆瓣網,為一個個陌生人的發言而真摯地感動、贊美、憤怒或微笑,從中毫無實際利益可言,是情懷。

喜歡講冷笑話、喜歡看美劇和北野武作品、有幽默感、會自我解嘲、喜歡欣賞正妹但不冒犯、有同情心和惻隱之心、讀過一九八四和百年孤獨4遍以上、讀《V字仇殺隊》繪本落淚、把杜琪峰電影當藝文片欣賞的哥們,一定是有情懷的人!


源於孤獨卻高於孤獨。


馬一下,待我畢業,講一講六年的南開情懷。


我願意為這個事窮一輩子


我只是來講故事,並不是回答問題

記得國中那會,武林外傳電視劇很火,基本每天都看,後來出了遊戲,蓋,丟,還有幾個同學叫我一起玩,就這樣,入了坑

剛開始玩是因為這是我的同學第一次拉我玩遊戲,後面,自己就慢慢的喜歡上了,同學們早都不玩了,我無所謂,我愛玩就好

打大馬猴,當小紅名,25級的紅名,專殺掛機,哈哈

和另一個25的紅名在山崗決戰,路過一個30級的白名,看我倆打了一分鐘,一劍,送我兩回城,他變藍名,哈哈

五霸岡,千里獨行發任務,999個怪,那時候還沒有自動掛機,只能手動刷,大半夜,在阿公家,偷偷爬起來,去書房,刷任務,刷到大半夜,阿公阿么只要一有動靜,就是關顯示器,第二天,雖然困,但是開心啊,刷了一晚上,沒有裝備,但是有稱號啊,還是紫色稱號

30級了,花大價錢,好像是幾百,加7藍裝,發藍光的,可厲害了,在網咖,小夥伴們羨慕壞了,非要我帶著他們刷怪,一拉就是一群,效率杠杠的

40級了,拿著魚骨頭,堵杏花村門口,專殺20級,30級,40級的就是並肩子上,看見50級就是扭頭輕功跑,記得被一個愣頭青,活生生追了3個地圖,追殺一個小號,也追了兩個地圖,求生欲望可以說很強烈了

50級了,大紅名,紅到發紫,殺了999個人,稱號也換成血色的了,殺人如麻,感覺這麼炫酷的稱號和名字,怎麼能沒有時裝,充錢,買,買了一個紋身,一個翅膀,一個破洞牛仔褲,配上我的血紅色稱號,這就很殺馬特了,嗯,不錯

膨脹了,換地圖,去18里鋪殺人,18里鋪有一種怪,叫做武林敗類,我經常說,小航子你就是個敗類,小航子說,你是個花和尚,哈哈

還是50多級,想變藍名,洗心革面,當個好人,弄了個小號紅名,殺了一下午,終於變藍,藍到發黑那種

終於到60,所有人都不玩了,我也開始每天去玫瑰園看看月亮,七俠鎮打打兔子,十八里鋪曬曬太陽,看看敗類,看看和尚,五霸岡看看夕陽,看看千里獨行,去礦洞看一大群怪圍毆我,走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地圖,終於也不玩了

若幹年後,買了一個很厲害的號,上遊戲,卻發現,沒有人可以殺了,沒有紅名,沒有藍名,曾經很大,人很多,很危險的京城也空蕩蕩的只剩京城四少以前站在那里,嘴里念叨著念了有10年的話

沙漠上也只有馬賊,沒有人喊90級加10刀客帶刷,一個人10金,保不死這些話了

草原上的瀑佈也沒有一大群人在那里泡溫泉,只有肥頭肥腦的螳螂在那里晃了10年還在晃

武林外傳,終

夢幻,還在繼續

小航子,神鬼傳奇,還有一個什麼遊戲,名字忘了

天天練級,就是為了能夠帶小航子,終於能夠帶她了,結果玩遊戲玩嗨了,除夕夜里,小航子讓我帶她,我讓她自己一邊玩去,小號沒有資格加入我的副本,等第二天,我反應過來,腸子都悔青了,從此以後,小航子再也沒有找過我玩遊戲

這兩個遊戲,終


想做到而又做不到的關註。


等到風景都看透,依舊執拗


對精神世界的絕對尊重,不參雜任何物質因素。


情懷本身的定義因人而異,我只討論何謂有情懷。

所謂有情懷,即懷中有情。

這是相對於世俗而言的。

所謂世俗,就是只管去追求大眾都在追求的東西。此即為沒有情懷。更有甚者,如果為了追求大眾都在追求的東西,每日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自己還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此即為茍且。

房子、車子、財富、地位,作為人,都是喜歡的。但一個人是否應該為了這些就去做一個沒有情懷甚至茍且的人呢?答案是未必應該,也未必不應該。

如果你老爸是富翁,那麼你可以任性。如果你所擅長、所追求的,正好可以為你帶來金錢與地位,那麼你也可以任性。但即便你不符合上述兩項標準,你也可以追求情懷。只要,你放得下。

理想的情況是:我們既不應該盲目的去追求情懷而忘了物質基礎,也不能一味的為了物質追求而忘了情懷。那麼什麼是盲目呢?

如果你根本沒有思考過自己的情懷、理想、追求,就一頭紮進人們為你設定好的生活軌跡中去,那是一種盲目。如果你從來沒有理會過未來如何讓自己、讓家人生活過得好一點,就一頭紮進所謂的情懷中去,那也是一種盲目。

你要多一分世俗,還是多一分情懷,這得看你自己的權重。所以這個社會最迫切需要的,是人們對情懷和世俗之間該如何平衡的思考。

你應該依著自己對情懷與世俗賦予的權重而活,而不是別人告訴你應該如何生活。

此即為自在。

一個人只要活得自在,到底是有情懷還是沒有情懷,又有什麼關系呢?


情懷這玩意

情懷這玩意,在這個時代被說得不值錢了,但每每提及,又頗具煽動力。恥於談情懷的人不少,因為怕一開口便嫌輕浮,但情懷又確確實實在許多人心里深埋,冷不丁探出土來。

對何物具有情懷,這有很大的偶然性。熱衷埃勒里-奎因、島田莊司、我孫子武丸、京極夏彥的人看《名偵探柯南》,吸引力可能還不如《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畢竟「柯南」的詭計在他們眼里顯老套。自詡看破紅塵的少婦對「柯南」的感情線估摸也提不起興趣,畢竟新蘭、柯哀甚至高木警官、阿笠博士的感情,純真、稚嫩的色彩更濃。但放學後打開電視驚現青山古堡的國小生就不同了——以我為例,那時候,「柯南」仿佛一道新世界的大門,詭譎奇特的案件設計、驚悚神秘的山莊古堡、顫動心靈的情感互動,還有,那時不時出現的咧嘴黑影…我第一次看「柯南」,是在星空衛視,從此一口氣追了七百集,定期看一眼它的更新,已成習慣。我不能說,這歸功於它一如既往的高質量創作,制作組的疲態還是顯而易見。而隨著閱歷的增長,看待「柯南」的支線劇情,也越發有種無味之感。必須承認的是,是情懷支撐我繼續關註這一漫畫。

對何物具有情懷,又有一定的必然性。我們說,情懷的萌芽在童年。小孩子盡管涉世不深、懵懵懂懂,但選擇的餘地也不狹窄。為何偏偏看重此物而非彼物開情懷之端?早十年看東野圭吾的小說,他現在可能就是我的「情懷」,但渡邊淳一,那是萬萬不會。無它,即便是童年的我,也和他的小說八字不合。我小時候揚言比肩牛頓、看齊斯坦,誠然狂悖之語,但也是出於對科學家的憧憬。我做夢都想帶領國足出線,不喜歡足球哪來的夢。少年三觀未成體系,但萌芽已現,就體現在他們的憧憬、他們的執著,已然有了「選擇性」,同樣,對何物有情懷,也是這一萌芽的投射。

人一輩子只能走一條路——一條由諸多岔路口的選擇串聯的路。但人的腦海內卻幻想過無數條路,並且希望看到這些幻想在圖書影像中的實踐。小孩子天真無邪,好奇心重,最是幻想的精靈,這時候,圖書影像便為他們提供了一扇扇大門,助他們快速直觀地感受「沿著這條幻想的路,能走多遠。」老三國里的諸葛孔明,是上安社稷、下撫黎庶模式的典型載體,所以打小有一顆赤誠兼濟之心的,倘若看了武侯,很難不對其有情懷。秋風五丈原,那更是天打五雷轟,難過地睡不著。奧特曼走的自然是拯救世界路線——熱血善良、犧牲小我的精神每個時代的少年都曾懷有。至於茜茜公主,那便是穿破重重阻攔的童稚浪漫情調了。

這些幻想的路不一定要波瀾壯闊、一以貫之,它可能只是一個情境、一段剪輯、一首歌曲,畢竟幻想本就不連貫,模模糊糊、碎片一地。創作者拿捏妥當,呈現的作品碰巧有一個點扣住了觀看者內心隱秘的角落,那觀看者就會對其傾註自己的情緒,情懷混沌初生。比如《挪威的森林》尾聲的電話、《恰同學少年》毛潤之看殘陽江水的感懷、《福爾摩斯探案集》萊辛巴赫瀑佈的對峙等……

情懷不可避免會沾染傷感氣,盡管情懷的載體本身未必苦愁。情懷在時間中沉淀,也是時間賦予情懷以傷感。畢竟回憶的長河流淌的不是滔滔江水,而是沉渣泛起的百感渾流。

十八出頭、而立未到的人許是最易觸景生情懷,老一些的人有說這是「年少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未必盡然。因為十八出頭、而立未到的人三觀初成,處在青春尾聲、社會潮前這一尷尬的點上,尚未摸爬滾打見怪不怪的他們,敏感的情緒還未熟練收掩,一頭是無慮時光的快速消退,一頭是沉肩重擔的早早接過,象征著無慮時光、純真歲月的年少記憶,被賦予情懷的渲染,自然是頂好的寄愁之物。也許年長的人看來顯輕薄,但到底這個年紀的人沉厚的感情本就不多。

一個年紀做一個年紀的事、生一個年紀的情,這是多數人的規律,無需苛責。中年人也有情懷,只是更習慣一笑而過、溫酒了之。反倒是白頭人,生活地乏悶了,情懷的話匣子又開。畢竟光景不多,還有什麼好顧慮的呢?


七年前,我讀高中,同桌是個安靜漂亮的姑娘,很是喜歡我,但也許是情商過低的原因,我對她熟視無睹,我唯一的愛好就是玩dnf…
我當時非常喜歡大紅神,不厭其煩的向她灌輸著大紅神如何厲害,我的技術如何牛逼,雖然她聽不懂,但是還是安安靜靜地看著我,眼含笑意。
高三畢業那天,我送了一張絕版大紅神的明信片給她,她滿心歡喜,畢竟三年來我第一次送她東西………
時光荏苒,當我已經玩這款遊戲的過得第七個夏天,慢慢的,玩的人越來越少,當年的一起玩的朋友都已經不在,我玩的時間也慢慢變少,我大學畢業、工作、應酬、整日在推杯換盞中虛與委蛇,不知不覺很多人和事情都已淡忘,只有玩dnf的時候偶爾也會想起當年頭同桌的她。
去年春節回家,無事可做,決定去網咖玩會,結果沒玩幾把發現意識還在,但反應跟不上了,索性看別人玩,看了一會,視線被一個孩子吸引住了了,感覺這孩子走位意識,技術打打都很有套路,趁那孩子贏了的時候,我主動過去和他攀談起來。
「玩的不錯嘛,幾歲了?」
「5歲了」
「技術這麼好,平時沒少玩吧?」
「平時沒怎麼玩,我爸爸不喜歡我玩,但我還是喜歡。」
我一愣,頓時接不上話,氣氛顯得有些沉悶,我換了個話題。
「你喜歡dnf?」
「恩」
「那你最喜歡哪個角色?」
「大紅神,費多看蹦不解釋!」他不假思索的回答到。
「嘿,你也喜歡玩大紅神啊」我頓時來了興致。
他驕傲的回答:「當然了,我媽媽有一張絕版的大紅神明信片,她說大紅神是最厲害的…」
夕陽的餘光透過窗戶照在他滿含笑意的臉龐,就像她當年那樣。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錯過就是錯過,不再擦肩,也沒有回頭,雖然,歲月帶走了心中最美好的曾經。【侵刪】


去年年末,外婆突然生病入院,兩天後就鬧著出了院。外婆出院的那天下午,我在高三每周三個小時的假里,擠了將近1個小時的公車回去看她。我回到家,正好看到老太太洗完澡出來。我有點驚訝,問媽媽,浴霸壞了,外婆還沒好就洗澡,不怕著涼嗎?
媽媽說,你外婆一回到家,連坐都不肯坐,就吵著要洗澡換衣服,說是醫院的床和被子蓋得別扭,覺得不幹凈,在醫院又沒洗澡。
老太太一把年紀了,還有潔癖,保持著自己年輕時的習慣,我覺得這也是一種情懷。
高二高三,我在校門口租房子住,外婆陪我。我的高中校門前的兩條街,最多的就是牌館麻將館,陪讀的家長很多(我們學校走讀的大概有一千多人,多數都有家長陪讀),而且大都是不上班的媽媽或退休的阿公阿么外公外婆,所以很多人在料理完家務後,就用打牌打麻將來打發時間。
而外婆在為我陪讀的兩年里,一次牌都沒打過,她不打牌,也不打麻將。她每天料理完家務,白天時就會出門散步或在房間里打太極,晚上就一邊聽電台節目一邊看書。她看的書有很多,內容很豐富。期間,她把《毛澤東家風》看了三遍。
即使年紀大了,記性差了一些,看完了書記不住,也堅持看下去,一本本看,一遍遍看,這也是情懷。
從小外婆帶我長大,我小時候很少在室外玩,除了騎單車去還書借書,和外婆打羽毛球還有夏天回廣東每天去遊泳。做的最多的,是國小國中時差不多每天下午放學回家後騎單車去讀書社還書借書。在家時,除了看借來的書,就是和外婆下棋。外婆對於我讀書有個要求,就是每看完一本書,就要概括書本內容,說給她聽。她說,看書不止是為了看書,看書要記在腦子了。
情懷就是,即使老了,也有老年藝文范。


我打算賣掉一切
有人出價就行
除了火種、取火的工具
除了眼睛
被你們打的出血的眼睛
一只眼睛留給紛紛的花朵
一只眼睛永不走出鐵鑄的城門黑井
看到這個問題,想起五月的時候看完錘子手機發佈會視訊,寫了篇日志《以夢為馬》,其中便談到了情懷。那篇文章開篇引用了海子的詩——以夢為馬。你看到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同樣一開篇就引用了海子的詩——我,以及其他證人。沒別的原因就為裝逼,不,就是這麼有情懷。
事實上我覺得海子的這句詩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留給我火種,因為我要生存;留給我眼睛,我要欣賞這美好的世界,也要看穿這世間的荒唐和醜陋,除了這些,便沒有什麼是重要的了。這就是情懷。
剛上大學的時候,作為團支書第一次組織團日活動,我很用心的策劃了那次活動。活動主題是關註艾滋病兒童的,號召班上同學去做兼職,把一天的所得作為善款捐助,不接受不做兼職只捐款。希望大家在關註公益,參與公益的過程中有所收獲,有所感悟是我的初衷。我自己覺得這個想法還挺牛逼的,也很靠譜。但那些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包括輔導員聽了我的想法,全都語重心長的告訴我,這肯定成功不了,讓人掏錢都沒戲,別扯說還逼人去做兼職。然後吧啦吧啦告訴我,團日活動該怎麼玩。我一股倔脾氣還是決定就這麼搞了。
動員會效果還不錯,同學們也算給面子,有熱情,可是兼職的工作沒有想的那麼好找,而且那年冬天還特冷,很多人熱情勁兒一陣風就過去了,到最後只剩我一個到處聯系找兼職的工作。這事差點就這麼黃了。
後來在隔壁學校一妹子的幫助下,找到個兼職的機會,推銷酸奶——喜洋洋羊奶(這我都記得),背著奶去小超市推銷,一天二十塊錢,發展一家代理加十塊。阿么的!這特麼誰願意幹啊!真有幾個哥們兒,奧,還有姐們兒和我一起去了。幾個人蹬著破單車,帶著兩箱牛奶,奧,不,羊奶,在寒風中凍的二逼似得轉遍了石家莊的整個西城區。期間一個女生迷路和大家走散了,七八點天黑下來,急得直哭。我當時擔心出事手心都冒了汗,一邊電話安慰她,一邊在地圖上確認她的位置去接她。我特麼可是殿堂級的路癡啊,成功找到她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光芒萬丈,牛逼閃閃啊!
拿著大家累得狗似得換來的兩百多塊錢,我很激動。是的,這事我們做成了!我們圖什麼呢?沒什麼,就是情懷!
你以為這個故事到這就結束了。但上面羅里八嗦,磨磨叨叨講的這些不是我想說的重點,往下看。
活動後我很驕傲的把活動報告交了團委,你丫不是說不行麼?我做到了!可是第二天我被叫到團委,被團委書記又語重心長了一番——這些素材不錯,這樣這樣去修改下報告和PPT,然後可以拿去省里參加評獎。我們一腔熱血去做的事,在他這里卻只是素材,我們滿懷真誠把自己感動的事,他卻要求捏造事實的經過一番包裝粉飾去騙個獎。草!我感到被侮辱了!摔門而去。
後來迫於無奈還是忍著惡心照著他的想法改了,他拿去參加評獎,學期末給了我個優秀幹部。瞧,不要臉是能得到好處的!
後來我撂挑子不幹了,但現在想起那時候的妥協也覺得羞愧。
Aorqu之前有個問題,對北大錢理群教授批評說現在的大學培養了一群「精致的利己主義者」怎麼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那條答案下好多條贊,我很困惑。
但我仍相信這世界上仍然會有很多人是心里裝著詩和遠方,眼里不揉沙子,笑罵眼前的一切茍且。我把它叫做情懷!
刁牙當年在四川涼山支教,看不慣當地教育局用劣質牛奶面包搞免費午餐項目,在網上舉報,一群人跳出來喊她炒作。一90後小姑娘跑到窮的吃頓米飯都算過年的地方去支教,得罪當地領導被趕走人的時候,居然還被一群人跳著腳罵。我很困惑。
浦zhiqiang被抓的時候,鈦媒體主編趙何娟有過這樣一段評論,有些事我們可能沒有勇氣去做,但對那些勇敢抗爭的人,我願意稱他們英雄,在心里為他們鼓掌。這就是情懷,那些英雄,以及為英雄鼓掌,都是情懷!
————————亂入的分隔線————————————
就先碼上這些吧,被鼻炎折磨的頭疼,我要先去撞會墻了。貼上《以夢為馬》那篇日志,想說的差不多就都說到了。(說的真有誰願意聽我話癆一樣)
————————不安分的分隔線——————————
我要做遠方的忠誠的兒子
和物質的短暫情人
和所有以夢為馬的詩人一樣
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醜走在同一道路上
事實上我昨天想好的標題是《來,聽我吹段牛逼》,突然覺得這不太好,有點粗魯。於是就想到了這首詩,在我看來,這是海子在用藝文的方式吹水逼,這很牛逼。
我發現我的日志寫的越來越長了,這次盡量少寫點。在此之前,我還寫過幾篇,當然你們沒有看到。關於梵高的,關於海子,關於王小波,關於其他,當然無一例外都是關於我。馮唐也是這樣的寫作者,寫自己,把自己的欲念和妄想都攤在紙上給人看,他知道自己為何胸中腫脹,這很牛逼。魯迅從來不寫自己,他寫這世界,他知道你為何麻木茫然,這很牛逼。我只會寫自己,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腰間腫脹,清晨醒來一柱擎天,我不會對人講,我心中腫脹,夜晚輾轉難眠,我不知能對誰講。這很二逼。
我已經寫了兩段了,這都不是我最初想寫的,按慣例要刪掉重寫或刪掉不寫,這次例外。我本想寫的是羅永浩,5月20日晚錘子手機發佈,昨天用了一個下午看了完整的發佈會視訊,我很感動。我對數位產品並沒有興趣,所以我仔細想過我為何感動呢?情懷,不,我換一種表述,我喜歡耿直又會吹水逼的人。這世界如此荒唐,那些坦誠的說出眾生無知的人都很牛逼。王小波王朔陳丹青楊德昌宮崎駿是這樣的人,奧,一定要說魯迅,他最刻薄,他說,我一個都不原諒!我搞不清還要不要算上釋迦摩尼和耶和華。
重要的是,他們還說,我愛這個世界!
去年的事,有次走在路上聽見前面兩個少年在吹水打架拍人,當時感慨多美好的年紀,吹水逼是件多美好的事啊!現在一幫兄弟聚在一起,談論的都是工作房子錢錢錢,誰誰誰很傻逼,沒人有興趣認認真真的吹水逼了,這很無趣。原來一起吹過牛逼的那幫兄弟也都成了二逼,我很沮喪。
那時我們有夢,關於文學,關於愛情,關於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全成了會精明算計的二逼。
電視里講的全是夢想,他們說唱歌是我的夢想。你不就是想紅麼。她們說我要嫁出去。你這麼著急幹嘛。空間朋友圈里塞滿了成功學,你看了那麼多馬雲柳傳志發財史你還是那麼窮,你讀了那麼多陸琪張小嫻的愛情經你還是那麼蠢。我常常想這群可憐的無知的青年啊!但是我發現他們過得很好,或者他們過得不好卻會糊弄自己過下去。我聽信蘇格拉底胡扯——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過的!可我過得不好,我很焦躁。所以我想,應該是我錯了吧!我哪兒來的這麼些苦大仇深,哪兒來的這麼重的戾氣呢?
王朔說,成功就是有了錢被傻逼們知道了。我還給他加了一句,傻逼們有了錢也自以為成功了。過年回家,被各路親戚試探著問這一年賺了多少錢。我很想告訴他們,這兩年我捐出去的錢可以換回一個蘋果土豪金還有餘,今年我計劃最少捐出一個土豪金。可是我什麼都沒講,那樣會被看成二逼吧!同事前兩天給我看他朋友圈里的一張照片,一個眉目清秀的女孩子站在藍天綠水間,笑的一臉的明媚。他滿是羨慕的講了一句,她居然去了西藏了。他給我講,這個女生畢業的時候主動拒絕了被保送院長的研究所,現在靠在夜市擺攤賺生活費,自覺生活過得逍遙自在。我問,她是富二代麼?他說,不是。我問出口的時候我就後悔了。我想說,她很了不起。我這個來自陜北農村的同事去年賺了十幾萬,可他花錢很小氣,除了抽煙。他說,他還想多賺點錢幫幫哥哥。他說,年前女朋友和他分手了,打算今年再賺一年錢,明年回家相親結婚。我想說,他很了不起。
竇文濤說,世界很有趣,你不能總有潔癖。你要苛求人對,音樂對,風景對,時間對,一切都對,於是你就不適合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了。
又寫了這麼多,但其實這些都不是我真正想說的,我只是看書累了打發無聊瞎叨叨。告訴你,一個話嘮喜歡沉默的看書是件糟糕的事,他其實喜歡和真誠的傻逼一起喝酒吹水,一起涕淚橫流,一起大聲吟誦詩歌——
面對大河
我無限慚愧
我年華虛度
空有一身疲倦
但我知道,你們都不是傻逼,我也不再是了。


比如看金炳萬叢林法則,他們去馬達加斯加,去亞馬遜,去加勒比,去的地方有的很美,有的很險,但節目錄完,那地方這輩子去不了第二次了。
附上14年他去太平洋的截圖幾張,這麼美的地方,如果去不了第二次,反正我會哭。


答案貢獻者:、戴威、薑小虎、小小何、Nicorela、張曉文、留德華、蘇打、EdithKu、陳波宇、聲兮兮、魯拉、周濤Roy、活著、何聞超、周郎顧曲、ailx10、進擊的小林、你好文森特、皓月少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