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愛?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

問題描述:什么是爱?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 , , ,
我在默默愛你,卑微到塵埃里,卻一點沒指望能開出花來。


你是我心頭最柔軟的肉,時而甜蜜夾雜著疼痛


愛讓人沉重、歡愉、期待、嫉妒、痛苦、悲傷、狂熱、冷漠、幸福、永生難忘然後無怨無悔或是追悔莫及。


覺得和她在一起,就是人生這個故事最終的結局了,就好像那句經典的結尾:從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這個問題我也會常常問自己,跟你說一個我的感受吧,但是我還在北京上大學,有男朋友,在一起很溫暖很放松,然後我唯一的妹妹考研來到了北京。夕陽下,我一手牽著一個,吃飽了慢慢走回去,但是我就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就是突然末日降臨,就是突然世界崩塌也無所謂,然後就幸福的想哭,幸福的一輩子都記住了。現在我跟男朋友分開了,妹妹在不在身邊工作,但是那種圓滿的感覺永遠難以忘記。我想,這就是愛,讓你感到滿滿的安心。


想起他的時候嘴角上揚。(旁人會經常問幹嘛傻笑)
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偷偷看他又不讓他發現。
總是裝著很正經的樣子但又藏不住心里的笑。
看到很多東西或者做事情的事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他。
忍不住想如果在一起後會是怎麼樣的,想象和他在一起的未來。
老想找和他聊天,但是還是忍住了。
他要主動找我心情不管如何槽糕瞬間就能好到極點。
很想多了解點他,關於他的一切。
在他面前總是低下頭不敢看他。
很想把自己最脆弱最真實的部分放在他面前。
喜歡他偶爾孩子氣的樣子,傻里傻氣的。
如果知道他過得不好或生病或者心煩的時候會很心疼很擔心很著急。

此刻,很想和你說一聲,我想你了,晚安。

補充:溝通得不到理解,不再聯系,默默選擇將他放在心里,這份愛永遠不會讓他知道。


就是當你想轉身離開的時候,又想:怎麼能讓他一個人。
除了舍不得就是不舍得。


愛情其實就是因為相關的人和事物促使腦里產生大量多巴胺導致的結果。


愛一個人,是一種近乎宗教的體驗。讀過Soren Kierkegaard的Fear and Trembling的人會知道,信仰是人與神之間絕對和隱私的關系。愛情大約也一樣。

愛情不能用universals來表達,所以你無法告訴別人你為什麼會愛她。如果說理性作為noumenon存在所以不能被實踐所證明或證否,那愛情或許存在在一個更高的層面,它也不能被理性所承認或否定:難道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你愛或不愛一個人嗎?你只是愛她而已,不需要解釋也不能解釋。

你伏在愛情的腳下,你引以為傲的moral status,你的autonomy,你的free will,這所有基於理性的東西似乎都一文不值了,正如所有的欲望都在理性面前一文不值。你知道理性賦予人尊嚴,對自我的尊重不允許你說出有損你自由和平等的話,或做出那樣的事,但是這些都不重要了啊,若是為了她,什麼都無所謂了。

他人必會指責你放棄了理性、放棄了尊嚴,你自當承認,也必因此痛苦萬分。你的痛苦比起Abraham又如何?但這痛苦並不能阻擋你匍匐在愛情的光輝前,那是一種更高層面的、無上的幸福。


在所有的花言巧語里,我最喜歡你。

跟不浪漫的人結婚,是什麼感受?
痛苦。
可是,只要你堅持,跟不浪漫的人結婚50年,就會有新的體驗。
那就是,痛不欲生。
我的阿公是個極其不浪漫的人,叫老吳。
世上最嫌棄他的人,就是我的阿么,翠姐。

老吳不浪漫,會在小區的花壇里種菜,偶爾會騙來小男孩兒們,到花壇前尿尿,給菜施肥。
翠姐嫌棄他,碰見了也裝作不認識,默默地走過。
老吳不浪漫,吃飯的時候,會撿孫子兒女的剩飯吃。
翠姐嫌棄他,說,你要是再吃剩飯,我就去跟隔壁的老孫頭過。
老吳嘴上應著,可還是改不了。

後來,不浪漫的老吳,被查出了一個不浪漫的病:冠心病。
他需要在兩周後,做心臟搭橋手術。
因為年紀比較大,老吳的手術風險比一般人高。
從醫院出來,老吳一句話也沒說,剛進家門,就把自己鎖進了房間里。
翠姐該吃吃該睡睡,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過了兩天,老吳神色凝重,拿出一套壽衣,說,我死的時候,給我穿這個。
翠姐看著壽衣,十分動容,說,你哪來的錢買壽衣?把私房錢全部交出來!
翠姐對老吳這麼嫌棄,我從未懷疑過他們之間的愛,就是沒有愛。
我問翠姐,你這麼嫌棄阿公,當年怎麼會跟他的呢?
翠姐欲言又止,過了很久,才慢慢跟我講起了當年,他們的故事。

翠姐年輕的時候,是方圓幾里出了名的村花。
她最喜歡桃花,經常去後山的桃花林里采花。
一次天色晚了,翠姐拎著一籃子桃花,急忙往家趕。
路上突然出現了一條蛇,驚得翠姐猛地一跳,剛巧砸翻一個騎單車路過的人。
盛滿桃花的籃子飛起,桃花散落在空中,路人一頭栽進了泥地里。
翠姐以為對方會發火,沒想到對方只是從泥地里抬起頭,看著翠姐說,說,同志,你的臉花了。
這個人叫作小丘,隨後,他抽出一塊手帕,幫翠姐擦掉了臉上的污泥。
人們很容易因為一個瞬間,就喜歡上一個人。
就像此時,翠姐喜歡上了小丘。

小丘很浪漫,是翠姐喜歡的類型。
之後,翠姐再去采桃花時,小丘就會一起出現,他微笑著拿起畫筆,為她畫一整個下午的桃花,和她。
那時候的翠姐決定,非小丘不嫁。
突然有一天,小丘告訴翠姐,他要隨家人去甘肅工作了。
甘肅有一個桃花山,相傳山上有一朵藍色的桃花,只要找到那朵花,有情人就會永遠幸福。
離開的那一天,小丘向翠姐發誓,等他兩年,他會帶著那朵藍色的桃花,回到她的身邊。
小丘走了。
翠姐一直等他。
兩年,三年,四年……
終於等來一個消息,小丘在甘肅結婚了,還生了個胖小子。
翠姐不信,要親自去驗證。
家里人不讓,將她關在家里。
翠姐哭了很久很久。
一年後,翠姐哭累了,最終聽了家里人的話,湊合著跟老實巴交,一點也不浪漫的老吳結婚了。
聽完故事,我才發現,原來老吳和翠姐的婚姻,只是一場無奈。
原來愛情里最殘忍的,是明明喜歡一個人,卻要跟另一人過一生。

不久後,離老吳去做手術還剩一天時,我們突然聽到了一個消息。
小丘回來了,據說這次不打算回去了,要一個人在這養老。
因為,小丘老婆前年去世了。
接著,在那個下午,翠姐突然收到了一個快遞。
包裝一層層卸下,最後出現在她手里的,竟是一朵藍色的桃花。
桃花是由藍水晶打造出的,十分精致,每一朵花瓣,都閃著溫柔的光彩。
翠姐拿著桃花,呆愣愣地看了很久。
老吳仍舊一直喪著臉,他還是那麼不浪漫,一直吃著剩飯,去花壇里種菜。
翠姐懶得搭理他,只是黑著臉出門,回來反倒一副笑臉。
我想,她應該見到了她的初戀吧。
我想,浪漫的小丘,比掃興的老吳,也許更讓翠姐喜歡吧。

很快,到了老吳去醫院做手術的日子。
老吳一個人早早地去了醫院。
翠姐帶著我,正準備從家出門,突然門鈴響了。
打開門,門外站著一個打扮講究的老先生。
老先生戴著眼鏡,穿著中山裝,衣服的口袋里放著一塊手帕。
是小丘。
我見形勢不對,趕緊找了個借口開溜,一個人去了醫院。
醫院里,老吳躺在病床上,等候著被推進手術室。
我走過去,老吳突然對我說,其實,我一直知道,你阿么不喜歡我,她喜歡小丘。
聽到這,我有些難過。
愛情里更殘忍的,就是跟一個人過了一生,那個人的心里卻是另一個人。
翠姐正跟小丘在一起,我想,也許老吳見不到她最後一面了。

過了會兒,護士走了過來,將老吳向手術室推了過去。
就在老吳進手術室的最後一刻,突然有人喊了一聲,「老東西!」
一個老人氣喘籲籲,扶著腰跑了過來。
是翠姐。
翠姐走到老吳身邊,罵罵咧咧,你那壽衣我給你退掉了,你不許死,給我好好活著!
老吳沒有回話,被推進了手術室。
我轉頭看翠姐,卻看見她一屁股坐倒在地,突然崩潰大哭。
她邊哭邊說,這個死老頭,真是不讓人省心!他怎麼能死,要是死了,誰能跟我吵架,睡覺的時候誰能在旁邊磨牙打鼾!他要是死了,我一個人還怎麼活啊……
我愣住。
這時我才知道,在等老吳做手術的這兩周,翠姐沒睡過一個好覺,沒吃過一頓好飯,為了讓老吳放寬心,她一直在他面前假仙無所謂,背地里卻偷偷溜出門,不知抹過多少次淚,哭完後,她再一臉笑容地回家。
原來,她從沒有私下找過小丘。
剛剛小丘上門,翠姐只是將藍桃花還給他,說,謝謝你,我不需要了,我過得很好。
翠姐確實過得很好,因為她身邊有老吳。

五十年前。
那是個不太富裕的時代,當時很多人都吃不飽。
但翠姐竟從q來沒餓過一天。
老吳每天凌晨起床,走二十里路,到城里去做工,幹活到深夜。
老吳把賺的糧票,換的糧食,全部給了翠姐。
後來有一天,老吳扛水泥的時候,重重地摔倒了,背部擦得全是血。
他站在翠姐面前的時候,顫顫巍巍,已經痛得站不穩了。
但他說的第一句話卻是,你餓嗎?我去給你做飯。
這一刻,翠姐突然覺得,小丘回不回來,似乎並不重要了。

翠姐把桃花還給小丘,小丘卻不解,問,這是什麼?
翠姐這才知道,送她藍桃花的,根本不是小丘,而是老吳。
原來,老吳一直記得翠姐的心願,他一直記得翠姐在等那朵藍色的桃花。
人們在死前,想的是能不能不死。
老吳在死前,想的是翠姐開不開心。
他怕自己死後,就再也沒有人幫她實現心願了。
於是他走了很遠很遠的路,找了很多很多家店,才做了這朵藍色的桃花。
老吳知道,翠姐愛的是小丘。
老吳知道,自己一點也不浪漫,他能做的全部,就是陪伴。
他願意陪伴她,走完一生。
他願意陪伴她,等到她愛的人。
在所有浪漫的花言巧語里,老吳的體貼顯得無比真實。

後來,老吳的手術成功了。
老吳還是不浪漫地在花圃里種菜,還是不浪漫地挑兒孫的剩飯吃。
而翠姐還是一如既往地嫌棄他,訓斥他。
但我發現,偶爾,翠姐也會偷偷抓住一兩個男孩兒,逼他們在花圃的菜地里尿尿。
偶爾,翠姐也會訓斥兒孫,不許留下剩飯,一定要吃完。
我發現,原來翠姐的確愛著不浪漫的老吳。

詩意的相遇、甜蜜的情話、桃花下的約會……
這些的確是浪漫,但它們未必經得起時間的消磨。
在漫長的時間里,唯有柴米油鹽、一生一世才是真正的浪漫。

聽說,這是一個關註了就能脫單的公眾號:攻心的學問。





晚上閑著沒事刷Aorqu,看見這個問題,突然湧起一股沖動想要寫寫自己的愛情。寫下來不是為了回答,而是希望讓自己記得,無論生活怎樣枯燥瑣碎,我都曾經歷過那樣美好的時光。行文囉嗦,有點長。
我跟老公是高二文理科分班以後認識的,確切的說,我以前聽說過他,但是沒見過。我們學校是省重點,同學里不是學霸就是富二代官二代,以至於我們都麻木了,光我們班就倆區長家的孩子。隔壁班是時任市長家的孩子。至於在全國各種比賽中獲獎並保送名牌大學的都數不過來了。就在這樣牛人輩出的地方我一個默默無聞的路人甲還能知道並記住他,可想而知他必定有些過人之處。他的過人之處就是各種傳說,傳說有倆女生為了他在校門口聚眾打架,導致其中一人被開除,傳說他爸是黑社會頭頭,傳說他家資產過億。反正沒什麼正面消息,對於這樣的人我基本當作八卦下飯吃了,也不會多想。不過當分到一個班並稱為前後座的時候,難免會各種好奇。好奇以後是小失望,說實話挺普通一個人。高高瘦瘦的,很幹凈,但算不上多帥,人有些內向不善言談。同學久了發現傳說畢竟是傳說,他和我們一樣沒啥不同。穿一樣的校服,吃一樣盒飯。上課經常趴桌子睡覺,下課人就沒影了,後來才知道是去廁所抽煙了。要說有啥不同,就是下課經常有女生送水果送情書還見過送衣服送藥的…咱也不是沒人追的人,也有男生送禮物,但跟人家根本沒法比。我跟當時的同桌加閨蜜各種納悶,這人到底啥魅力啊!再後來,班級調座,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倆成為了同桌。中間過程不說了,反正我可恥的淪陷了,開始暗戀。我以前也明戀暗戀過,也有過男友,也體會過心跳加速。只是,對於他的感情更加強烈些。很久以後,朋友問我,我自己也各種回憶,到底為啥喜歡上他,我的第一反應是他穿的黑色襯衫。也許喜歡一個人就這麼莫名其妙吧,再說他能吸引那麼多女孩,肯定有他的魅力。這魅力決不包括錢,十幾年前的我們還是很單純的,雖然受流星花園等電視劇的影響各種YY有錢任性大少爺,現實生活中錢卻並不能影響我們喜歡一個人。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可是我感覺出他知道我的心意了,也感覺出他對我有好感。然後某個不眠夜,我告白了,身為獅子座的我奏是這麼勇往直前。還記得當時他給我的反應很平淡,(我倆手機短信交流,跑題一句,因為早戀,我硬是練就了不看按鍵盲打短信的技能, )他回復我的是,現在即刻高三了,怕影響我學習。還有就是,他高中畢業就要出國了。然後我就說出我人生中最勇敢也最無恥的一句話:我就是喜歡你,如果你出國,那我也努力出國,如果我出不去拿我就在國內等你,等你五年,等你十年。等你二十年你還不回來,我就再用二十年忘記你。我不是吹水,我當時真這麼想的,我覺得我必須嫁給他,如果不能嫁給他,我的人生將毫無意義。那年我十八歲,我從來不知道驕傲的自己會有這一刻。聽了我的話,他說好,我考慮三天。三天後我們在一起了。高中的戀愛其實很無聊,無非一起吃個早飯,你給我買杯水,我給你帶晚餐之類的。老師也不太幹涉,但我們也不會太出格。尤其他這種高冷腹黑處女座男生,根本不屑於跟我搞什麼甜蜜小情調。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懷疑我倆到底算不算談戀愛。比較安慰我的是,他好歹跟我一起吃飯,他對其他人,話都懶得說。高中畢業的時候,我們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沒跟他說過話。就這麼到了高中畢業,我考的亂七八糟去了一所二本,他也沒出國,去了我臨近城市的一所大學。對於差了四分沒去上一志願的我來說,去一所二本簡直就是噩夢。要知道我的總分雖然不高,卻只比那一年復旦在我省的最低錄取線低了三分。所以被雷劈了的我也無暇考慮他為啥沒出國,為啥去了那所大學。整個暑假我倆就遊遊蕩蕩的到處亂逛,臨到開學他送了我一枚鉆戒。鉆戒上的鉆石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但那是他所有私房錢換來的,我一直帶到現在。後來我就沒心沒肺的開學了,也沒問問為啥他開學那麼晚,在火車站,要不是他的好友喊了我一聲,我根本不會知道他默默的站在送站口目送我。那一刻,我總算有點良心的流下了眼淚。別懷疑,獅子座B型血的我簡直就是二貨代言人,我很愛很愛他,可是各種迷糊粗心。
他十一長假之後才去學校報到,不久我們學校迎新晚會,我不怕死的報了節目。跟他顯擺,他說你好好表現,我會去看。本來以為是玩笑話,兩個城市雖然不遠,但坐車也要六七個小時,結果晚會開始之前,我在學校禮堂門口看見了他。
再之後就是四年異地戀,別問我異地戀怎麼維持,對於我來說沒啥好維持的。每天想他了就發個短信,打個電話,周末沒有任何活動除了陪他。這四年我倆為祖國的交通通訊貢獻多少銀子啊!我們同學都知道我有一個喜歡的不得了的男友。大學期間有男生追我,我同學會告訴他,別費力了,她跟他男友感情老好了。
大學期間,我們互相見過家長,我也知道他家條件確實不錯,可惜不是黑社會,哈哈,只是做傳統行業的,他也努力適應我那熱情的一家人,陪我姥姥打麻將。大學畢業,我又傻呼呼跟他回家鄉了,壓根沒考慮過去其他城市。
再然後,我讀研,他工作,其實大學畢業起他就開始養我了,在一起久了,我也沒什麼心理負擔。還是說我臉皮太厚心太糙?
然後,我們順理成章的結婚了,比較有意義的就是我倆是戀愛八周年的時候辦的婚禮。父母很尊重我們,婚禮是小型的草坪婚禮,只請了親朋好友,除了場地佈置由專人完成,其餘所有包括主持人音效師婚禮流程等等全部由我倆高中同學完成。沒有多餘環節,沒有領導講話甚至也沒有父母講話。證婚人本想請高中班導,後來膽子不夠大,就放棄了。
一直以為這段感情是我主動的,我付出的比較多,直到婚後許多事我才漸漸知道。比如在我告白以前他和好友每天放學都會默默走在我後面,直到我安全到家。比如他為了我拒絕出國甚至拒絕他爸把安排好的一所重點,只為了離我近一點。他大學報到那麼晚就是因為他的檔案已經被他爸爸安排的重點大學提走。而他拒絕報道,他爸爸只能把托人把檔案提出來。這些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都是婚禮轟趴上好友們喝高了說出來取笑他的。
囉嗦這麼多,終於回答題主的問題。對於我,愛一個人的感覺就是看見他會語無倫次,牽手時真的會我電流通過,接吻時恨不得時間停在那一刻,愛一個人就是不顧一切去爭取,全身心投入其中,完全不會考其他,傻傻的跟著他走下去,根本也不會計較利益得失。我會遷就他的一切壞脾氣臭毛病。而對於我老公,愛一個人就是決定以後就全力以赴,不計一切代價的跟她在一起。由一個高冷嚴肅男變成一個要陪她去學校報到,給她買水壺電褥子的老媽子。
大晚上的,說的比較感性,其實再好的愛情也不會像童話中那樣完美而無趣,我們總要面對雞毛蒜皮柴米油鹽的洗禮,經歷生活工作乃至人生給予我們的沖擊。就好比最近,我倆總得為女兒夜醒的事情煩惱。以後,我們的煩惱也不會少,至此我想用我對我媽媽說過的一句話結束這片冗長無聊的回答:人生那麼長,誰也無法預料以後會發生什麼事,也許他也會耐不住誘惑,犯那些男人都會犯的錯,但我不會後悔不會憎恨,因為我們曾那樣相愛過,那就夠了。
謝絕任何形式轉發


If you feel you’re sinking, I will jump into the cold, cold water for you.
Although time may take us into different places, I will still be patient with you.

我沒想到 為了你 我能瘋狂到
山崩海嘯 沒有你 根本不想逃
我的大腦 為了你 已經瘋狂到
脈搏心跳 沒有你 根本不重要

(兩段都是歌詞)


To love at all is to be vulnerable. Love anything, and your heart will certainly be wrung and possibly be broken. If you want to make sure of keeping it intact, you must give your heart to no one, not even to an animal.

Wrap it carefully round with hobbies and little luxuries; avoid all entanglements; lock it up safe in the casket or coffin of your selfishness.

But in that casket — safe, dark, motionless, airless — it will change. It will not be broken; it will become unbreakable, impenetrable, irredeemable.

去愛,就會受到傷害。愛任何事物,你的心就會有苦惱、會傷痛。如果你想保護你的心不受任何傷害,你必須什麼都不愛,甚至連動物也不行。

你要用很多的嗜好及享受,把它小心翼翼地包裹起來,避免任何情感上的牽掛。把你的心,完全封鎖在自我中心的棺木里。

然而在那里,安全、黑暗、穩定、真空,心卻變了質。它不會收到傷害,但卻會變得堅硬不破、麻木不仁、不可救藥。


愛情更多的是一種靈性的產物,而非欲望的產物,比如你是否欣賞那獨特而有趣的靈魂,見不到總是心里癢癢,你其實也不知道能否一定與其共度一生,但只要多見一次就能開心一次,彼此之間總有說不完的話想傾訴,總想把有趣的事情與其分享,你不用給自己做心里建設,他人不錯,也挺忠厚老實,是很好的結婚對象,這種算計不需要,千百年的生物算法已經告訴你那就是對的人。

哪怕對方不喜歡你,你也會滿滿的祝福,因為你希望自己喜歡過的人能夠幸福快樂。

這就是愛情,是此時此刻的意識流,我們總喜歡把當下的美好轉換成一生的美好,然後自己騙自己一定能白頭偕老,永遠這麼幸福著,這也算是人類的自我保護機制吧。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不想做你的軟肋,也不敢做你的盔甲,只求能做你的影子,就算你從不在意我是否存在,也可以永遠陪著你,小心翼翼地看著你。


追求事業的女強人,突然覺得回家為他做飯生孩子也挺好


就是永遠有力氣,對他好~~打了雞血一樣


忠誠奉獻,毫不利己專門利他/她。


答案貢獻者:、涼桑、鄭逸飛、匿名用戶、玄睛、Aorqu用戶、匿名用戶、董奕琦、成心文、胡淵默、攻心的學問、大臉肥妞、楊程、Vicky Jiang、[已重置]、紅茶拿鐵加燕麥、秋實、李小白、高一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