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祝踏嵐:
看我Aorqu評論的時候


元芳594:


zhang boyi:
為貭素教育喊好的普通民眾,太傻


塔拉胡:
《烏合之眾》


熔岩:

義大利思想家布魯諾,為了維護日心說,最終被教會用火活活燒死。

bbrooklyn:
Aorqu,頭像漂亮,自爆照漂亮,吹牛吹得漂亮都會有一大幫人關注點贊。


北冥有魚:
我自己,和我同事,好歹兩個法律人,當時審案子也有幾百件,非常愚蠢的,在旅遊區上當受騙~
離開基層法院之前,我特意和領導提要求,如果有去遠方出差的案子,麻煩叫我去,怕我以後去了市裡沒有那麼多機會了,領導很體貼,於是很快分派我去深圳深交所做保全!深圳呀!全國數得著的三大城市!北上廣!咦……北上深!
我和一個年紀差不多的女生,倆人去,去之前做好了各種規劃,除了來迴路費和當天住宿費和伙食補助可以報銷之外,其餘周末兩天我們自己安排,為了省錢,早早訂了便宜酒店,諮詢了景區景點,還報了一個一日游的團,那個美啊!
首先一日游,報名以後問清住址,人家攢了客,一輛小包過來接著我們,到處轉,一車一共六個人,我們倆女生,還有倆老太太,是湖北來的退休老師,還有一男一女是開手錶店來進貨的商人。
到了中英街,辦了臨時的那個證,才能進去,導游兼司機告訴我們一周只能辦一次,一旦出街就失效。我同事來之前就說想買個相機,我們商量著去裡面看看。同車那個女的很熱情,說她也要買,她知道地方,裡面有好多店呢,帶我們就去了,進了一個店裡坐下就啪一聲放下包,叫老闆拿幾個相機來看,我同事也在那裡左看右看,然後摸出手機上網查資訊,結果呢,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連不上網,查不到東西,那女的很熱心地幫忙問東問西,問各種參數,最後人家自己很痛快買了倆!我同事也花了兩千多,買下了一個,沒有發票,只給了一個黃色的紙條一樣的收據,蓋了一個不倫不類的長條章。出了店門,那女的不見了,我們倆逛了一會,就出去了,然後司機拉我們和兩個老太太去茶餐廳吃飯,那一男一女都不見了~
吃飯時老太太和我們聊天,我們才知道老太太三十塊就報了這個團,內容和我們八十塊的一模一樣~老太太又說,那一男一女有問題,女的就陪你們聊數位產品,男的和我們聊手錶珠寶,帶著我們去珠寶店,你們沒買啥東西吧?我和同事這時才醒悟,我同事趕緊看相機,怎麼這會兒才發現,似乎標識不齊全,說明書也像假的,票還不是發票,急的要哭,我說,咱們剛離開不久,現在就回去找他們去。於是我拽著她出來找司機,司機不願意,說你們進不去,你們沒有那個證了,進不去中英街。我說票上有電話,你先拉我們過去,我和他們聯系,聯系不到,我就聯系中英街的管理處,總得有管理處吧?有工商局等各部門聯合管吧?
協調之下,又塞給司機三十塊錢,司機於是先把老太太送去坐船隔海看香港豪宅,趁她們坐船的時間,拉我們回中英街,我已經打通了電話,說要退貨,還好人家答應的很痛快,說派一個人在街外一個小吃店見面,司機知道那裡,我們順利見到了店家的人,他拿出現金,我搶過來,他說你們把相機和所有單據還回來,我說說這么多錢不好點數,咱找個地方數數,於是我攥著錢,沖到旁邊一個紅酒店,問人家有沒有驗鈔機,一個前台姑娘很好心,帶我去了經理屋,過了一遍,沒有異樣,於是就還了相機,司機把我們拉回了海邊~
蠢的一塌糊塗!我和同事事後捂臉,堅決不願再提起!不承認我們做過這種傻事!還好有驚無險,當場解決了,沒有耽誤我們繼續玩下去的心情~


dragon-warrior:
當我發現自己在Aorqu寫的答案沒人點贊的時候。。。。。


松塔:
聽說這件事的時候:
美國加州橘子郡缺乏乾淨的飲用水,水處理廠開發新技術,把生活污水處理到非常乾淨可以飲用的程度,可是民眾死也不肯接受。
於是他們只好把處理好的水注入地下、當做地下水抽上來、再處理一次,這樣大家終於開始愉快地飲用了。
政府花錢花到哭了出來⋯⋯


Aorqu用戶:
逛公園看一堆人圍著賣假藥的
一堆人談國家大事
看了新聞或國家大事解讀出一堆東西
一堆人罵某一群體,如:公務員,醫生
大談美國或某國多好的
和我媽聊天
看諸位答案


網路加載失敗:
在我上Aorqu以後。

發現人們根本不關心事實的真假,只願意聽他自己內心的聲音的時候,我覺得大家都是愚蠢的!有時候包括我自己!

比如房價到底會漲還是會跌?
一篇文章說會漲,各種引經據典,侃侃而談。
一篇文章說會跌,分析國際環境,有理有據。

你會給哪篇點贊?
當然是符合你內心想法的那篇!只有你先從內心認為房價會漲還是跌,才會給出一個贊另外一篇就是在胡扯。

所以一個答案很多人贊不是因為它說得對,而是因為它說了你想聽的!


默以思道:
民眾並不愚蠢。因為民眾是真真正正的一群又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一群人。
規矩也好,產品也好,服務也好,既是管理民眾的,同時又是服務民眾的。
如果民眾不喜歡這種規矩,產品,服務,那麼它就是錯的。必須是錯的。

民眾覺得這是錯的,對的也是錯的。
民眾覺得這是對的,錯的也是對的。

老子不信兒子信騙子,是老子錯了?是我們的健康教育不到位所致,是我們打擊犯罪不利所致,是上了年紀的老人的思維跟不上快速的社會發展所致。

擔心網路有輻射是民眾錯了?是我們的公眾教育不達標所致。是運營商的工作方法不到位所致。運營商什麼儀器都有,給大家測測微波爐,測測冰箱,對比鐵塔看看誰的輻射高?不挨家挨戶竄訪,不去各個小區講課,不和居委會業委會進行深入合作,所有人都在走過程,推卸責任。
「小區去過了,對方不同意」
「傳單張貼過了,人家不講理」
工作的結果不關心,先把責任推出去才是頭等大事。到底誰蠢?

民眾不蠢,民眾不可能蠢,民眾必須聰明。


ZETMAN:
又看見說德國難民的,講講我從德國人嘴裡聽到的理論吧,比起什麼左白腦殘的言論,這個理論更貼近現實。
說說是哪裡聽來的,我鐵哥們留學德國,這個貨呢跟你們這些高大上的人不一樣,不喜歡天天學專業,喜歡各種跟路人閑扯,有個德國教師,是個中年女性,我朋友跟他說你們德國人這個難民政策真不好,那個老太太說
確實不好,但這是資本運作的後果,每進來一個難民,國家都要給保險公司交一份保險,你知道這是多大的一個資金量么?所以不是我們傻,是他們壞。


呆在旮旯:
家樂福事件,群情激憤的民眾們在家樂福門口焚燒著荷蘭的國旗時。(家樂福是法國品牌)


劉愚:
本跟老師,同事親耳到過一個家長在集市的時候對別的家長說:”我就盼著老師打我們孩子,一年嘛都不用幹了。”深深地感到了一種打心底的涼意。去年過節,鎮上有個家長往教育局打電話說我看到有個學校老師發了多少東西,你們還想不想幹了?事實上兩年過年一個瓜子都沒有,中秋節一塊月餅都沒有。真心體會到什麼叫做刁民了


Aorqu用戶:
還是答上一個吧:
1、村裡來了大夫,反正穿著白大褂,然後讓村裡廣播要免費看病,免費送葯,不一會大隊喇叭就高興的通知村民。看病自然是看不了,但送葯可是真送。這葯管什麼用?包治百病!排隊啊,排好了啊,按人頭一個一個的領啊。然後只見烏央烏央的人群——種地的漢子被老婆扯著嗓子罵了回來,做飯的媳婦也不做了,孩童也不上學了被叫回來,反正有免費的葯可以領。好吧,萬人空巷是肯定的。葯確實領回去了,確實沒花錢,兩顆黃色小葯丸,跟綠豆差不多大。。。
2、縣級公路,村頭要拐個九十度彎去縣城,按設計車速得出轉彎半徑後,村民死活不幹,因為要多佔耕地,最後只能直接拐九十度的彎,而且沒有路面超高,車輛在轉彎時無法抵抗向心力,所以以後這個地點經常翻車,三輪車居多。。。
3、其實以上都是小兒科,最讓人無解的是歷史上的群體事件。比如王安石之死,比如袁崇煥之死,比如逝去的十年,比如輪子功,比如。。。
所有的事件中都有你、我、他。


蠢蠢:
每次看見空間里有人轉
一個巨石強森能打爆多少EXO
愛情公寓四個男人比TF BOYS帥
就覺得直男癌特別愚蠢
我不喜歡韓星 是強森的影迷
看愛情公寓 對TF也只知道個左手右手慢動作
所以我大概到死都不會明白這些東西有什麼意義,出於某種目的都不了解也要盲目跟風去黑,還要黑的有花樣。也許是我的問題,這時這刻我依舊認為民眾愚蠢。


匿名用戶:

為了希拉里和川普選舉,大家都能吵得天崩地裂;
為了動漫中的人物設定,大家都能吵得面紅耳赤;
為了獅子和老虎誰厲害,大家都能吵得聲嘶力竭;
為了閱兵時范瑋琪曬娃,大家都能吵得熱火朝天;
為了王寶強馬蓉的婚姻,大家都能吵得不可開交;
為了男權和女權的問題,大家都能吵得曝骨履腸;
為了中醫到底該不該廢,大家都能吵得劍拔弩張;
而且大多數根本不是醫學背景,卻天天喊著鶴短鳧長。
……
人們寧願去關心一個蹩腳電影演員的吃喝拉撒和雞毛蒜皮,而不願了解一個普通人波濤洶涌的內心世界。歸根到底,還是這群人太閑了。時間都花在這種無聊事上面,純粹就是燕蝠之爭。
一面抱怨著社會不公,薪資低,不自由;一面口出惡言損毀自己的福報。
對已有的財富棄如敝履,這樣下去生活怎麼好得起來?

這才是愚蠢,是無可救藥的愚蠢。
人活一世,輕松點、愉快點,資訊接收過多不一定是好事。

————————
更新,我把評論搬上來。
1、人們寧願去關心一個蹩腳電影演員的吃喝拉撒和雞毛蒜皮,而不願了解一個普通人波濤洶涌的內心世界。——出自路遙《平凡的世界》,我挪用過來罷了。

2、我並沒有說不要了解這些東西,很多人自動看成了,這些事也不要了解,大家知道吵這個字代表什麼意思嗎?

有些人已經很好地證明了「大多數民眾是愚蠢的」這句話。


安瀟:
看到某乎各種以暴制暴以牙還牙的評論的時候。
「殺人的人渣應該殺了他」
「就應該電死他」
「我是獄警我就在他死執前虐死他」
「人渣不配做人」
沒有證據和邏輯。
看到以高智商高情商的我乎
不得不出現太多因為怕噴而匿名的回答的時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