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若泊:
就我而言就是,一堆鍵盤俠罵著『艹尼瑪逼的傻律師還給那個XXX犯辯護』
當你反駁時,鍵盤俠們不屑的回答到「勞資不需要請律師」
他們自以為自己一輩子不會去犯罪,一輩子不會和公權力打交道,但卻不知道類似呼格吉勒圖(呼格吉勒圖_百度百科)的案子發生在他們頭上的時候對他們以及他們家庭的毀滅性。
刑事案件出錯的幾率雖然小,但一旦發生就是百分之百的災難。


匿名用戶新鮮熱乎的回答!!!
就在昨天!!!
我和同學在外面玩殺人遊戲 我和同學A是警察 在警察睜眼環節 我們已經得到上帝肯定的回答 同學B是殺手
然後天亮的時候 我的警察隊友被殺手A殺死了 在說遺言的時候 跳警表明身份 說同學B是殺手
然後 大家開始投票
結果!!!結果!!!
被投死的是我 就因為我話太多了!!!QAQ
(我真的是一口鮮血……→_→)


小伊:
1.釣魚島遊行的時候,砸日系車,砸日系店鋪……(稍微一煽動,就起來了,我想知道如果那被砸的車和店鋪,是他們的,被砸了什麼感覺~)//「愛國主義是暴徒的最後一層保護皮」真是披著羊皮的狼!最讓人難過的是,還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

2.我看到《今日頭條》《優酷》下面的評論……嘖嘖~
P.S.在優酷看電影,千萬別看評論……

3.有一次坐飛機,在機場,由於天氣原因導致不能準時起飛,延誤!有一個女的在前面跟工作人員吵了起來,後面馬上涌過去幾十個人,開始大聲叫嚷,有的要退票,有的要賠損失費什麼的,有的說的很難聽,我看到一個男的跑到前面,說了很難聽的話,讓那個女的工作人員很尷尬。然後那個男的又罵了幾句航空公司就鑽出人群,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他臉上掛著詭異的笑,詭異的笑……(我想不通那麼多人唧唧喳喳對著女同志講……有什麼好玩的,是耽誤了時間,但是也不至於講臟話)


maopao:
我想說一句很不好聽的話。
是誰讓大多數民眾們愚蠢的?
從最開始,民眾們按的是誰設計的教育制度?民眾們學的是誰編的課程和書?民眾們看的是誰拍的電影和節目?民眾們跟的是誰帶的的一波節奏?
有些人,吃了民眾種的的糧,住著民眾蓋的房,過著比90%民眾好的生活,寫著忽悠民眾的報道,乾著忽悠民眾的事情,到頭來發現民眾們一個個都這么蠢,無法理解自己行政上的高超計劃,無法認清社會現象的真相,無法看懂自己的深邃的電影,無法領悟自己美妙的文筆。最後再「迫不得已」「向愚昧的大眾投降」拍辣雞商業片圈錢。寫辣雞暢銷書收智商稅,最後轉過來大罵一句:民眾們到底有多蠢?!
我就在Aorqu上看見一群人嘲笑著自己的父親母親,嘲笑著一代代淪為工具的,出賣勞動力的,沒有辦法接受良好教育的普通人。然後用一個「蠢」字概括性的描述他們。所以呢?在這世界上90%的蠢人構成的社會里,作為行政機關的你到底應該怎麼制定法律還不需要認真考慮一下嗎?作為精英的你還不應該先站在「大多數蠢人」的立場上思考一下嗎?你的報道他們能不能理解?應當怎麼寫才能讓他們不會誤解?你的政策應該怎麼制定?制定完之後「大多數蠢人」能不能實踐好?你的電影「大多數蠢人」能不能看懂?如果不能看懂能不能不要指望票房高?丟下一句「觀眾太差」憤憤不樂的去拍商業片還繼續不損清高。這些一舉一動,和「這屆人民不行」有什麼區別?
我的精英們,你們既然是被「大多數蠢人」選出來的精英,你們還沒料到他們的蠢。那你們所認為的「人民之蠢」,難道不是你們自己的「失敗」嗎?
我的精英們,到底是民眾本來就蠢,還是有人故意不讓他們聰明!?


初寒:
Aorqu上這么多愚蠢的民眾裝作精英爭相回答這個問題足以證明民眾是愚蠢的。


杜顧:
每次看三體得時候


長開:
在醫院收費處收費。一聽葯價,馬上破口大罵,什麼政府怎麼怎麼了?口出臟話,實際上剛拿著政府撥給他的補助,還有一聽掛號費漲了,破口大罵,以前剛開始聽了覺得很委屈,很反感。時間久了,見怪不怪。
之所以窮,病,懶集於一身。並非沒有原因的。


名爽字裒之:
以前從沒有過,直到同時看到了兩種行為:
一種是竭力證明自己不屬於民眾。
一種是竭力證明自己是愚蠢的。
總之:就是看到這個問題和下面的回答的時候。
突然想到一句話:愚蠢不是最大的錯誤,自大才是。


瑞子:
速生雞
殭屍肉

這都是最近出現的熱點新聞!


匿名用戶:


天南星:
大部分天朝百姓認為在中國是看病貴看病難的,外國是看病即便宜又方便。並且大部分人認為中國「看病貴看病難」是因為醫生收受回扣造成的。


萱叔寶:
看到以古風為標簽的文化鋪天蓋地襲來


Joker:
反智

都不是個例

善意:
原評論的理解根本沒有超齣電影的框架,可以說是單看電影就可以得到的結論,人好不容易開始進入人物本質那一層面,又強行拉回飆濫梗的層次。

惡意:
曾經有次在寢室看完電影和同學討論電影節奏,劇本安排等門外漢自娛自樂的討論,然後一個室友說了段我至今都記憶猶新的話:
「我是沒見過你這樣的人,像我看完電影,覺得舒服了,我看的開心了就可以了。你還,哎這里安排一個伏筆進來是不是有點突兀了,哎這里情感怎麼怎麼樣,切」

眼界不同態度不同,可以理解。大家都是蜩、學鳩,同時也都可能是鵬。但若是因為認為思考是麻煩的或不願思考,而直接拒絕自己之前沒思慮的事物並恥笑否定之,於我而言這就是愚蠢。


京東鮑國:
看到還有那麼多人用360的時候。

看到有人電腦上裝了好幾個「電腦管家」、「安全衛士」的時候


不二:
我見過最搞笑的是在王思聰的微博下說他是殺害喬任梁的兇手,而且還說的義憤填膺,大義凜然,還有人發喬任梁遺照的。

我就問一句你敢在人家當面說並負法律責任嗎?

逝者已矣,請不要再搏眼球了,真的很沒有道理。


匿名用戶:
也綠子的爭論似乎根本停不下來。反對者似乎反覆認為支持者做了愚蠢的事情。如今的圍觀民眾在面對網路求助時,往往很容易上鉤、甚至主動咬鉤。求助募捐資訊在當下的朋友圈琳琅滿目,甚至許多家庭遭遇不幸的新聞在網路發酵後,本沒有求助意願的主人翁,也會收到大量捐款,有好心的受援者甚至只能原路退錢。以至於混雜其中的許多詐騙誘餌,民眾們也是奮不顧身、一擁而上咬鉤。

僅從這個現象來看,這個社會似乎真的是到愛心泛濫的地步了。大量的網路捐助行為,實際上體現為一種社會關懷,源於對他人痛苦與不幸的感同身受。

但是,對他人不幸和痛苦所產生的憐憫以及施與的幫助並非只是社會進步在道德層面的一種反射,實際上對應著一種眾所周知的社會現實,即這個社會本身缺乏對個體基本生存的兜底保護機制。除了少部分高薪和富豪階層以外,大部分中國人在面對不幸與災難時都是非常脆弱的。如果說他人的不幸能夠讓我們自然而然的感同身受,原因只在於大部分人都意識到自己並不例外,同樣裸露在災難和不幸面前,毫無保護、掩蓋和支撐。

有別於西方,我們的社會沒有大量獨立於政府體制之外的社會自治組織。這些組織本身起著社會緩沖器的作用,凝聚群體的力量,構建起一張維護社會基本正義的網路,避免出現那種「逼人於絕路、置人於死地」的極端現象發生。而恰恰在我們這個社會,因為沒有這樣的網路,在指望不上體制性力量援助時,任何人都潛在的會是下一個不幸和災難的獵物。

也許,正是這種社會整體的不安全感,才會讓公眾對他人的不幸遭遇具有如此強烈的共感共鳴。

可以想像,如果是在美國的社交媒體上發表文章,或許不會有多少美國人願意打賞捐助。因為他們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人需要到網上眾籌,這似乎是不可思議的。

為不幸的人打賞捐助個五元、十元,對一般人來說都不算是個事,又能夠消解自身強烈的同情與憐憫。在網路發達的今天,隨手轉發走失兒童、走失老人的啟事和新聞鋪天蓋地,甚至經常會有「輕輕一轉或許就能讓家庭團圓」這樣的話語,如此一來,不轉發似乎就背上了沉重的道德負擔了。

奉獻愛心是一件需要付出成本的事。散盡家財、傾囊相助是大愛,打賞一元、隨手轉發多少也算得上愛心。說到愛心,似乎是不能去比個高低、上下來的,否則就很容易被公知說成是「道德綁架」。但毫無疑問,愛心是有成本高低之分的。

當下社會,誠然能夠看到許多人為不幸的家庭奉獻愛心,但大部分似乎也僅僅停留在奉獻低成本的愛心上,就像打賞幾元、隨手轉發,許多明星也會在微博上轉發反對家暴、反對虐待動物這樣的正能量,但這個社會真的很少能夠見到那種傾囊相助的大愛,比如很少能夠看到大企業家們捐助全部身價用於科學家研究治療絕症,或者用於支援慈善組織救助非洲飢民。為什麼,國人對於低成本的愛心趨之若鶩呢?

一個社會信任度的高低,往往決定著普通人行為的預期。在一個社會信任度高、規則明確、法律公正的社會,人們普遍都能夠對自己行為所產生的影響具有明確的預期,一個人死後把遺產捐贈給醫學研究,是因為他知道醫學家會完全按照他的遺囑來使用捐款,不會貪腐挪用;一個人捐款給飽受洪水侵襲的災民,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錢不會被官方慈善組織侵吞。

人們願意奉獻愛心,甚至不假思索的花費大量成本去幫助他人,也因為他潛意識里清楚,假如自己身處絕境,社會也會毫不猶豫的解囊相助。在一個信任度非常高的社會,人們是不會對愛心有所吝嗇的,因為吝嗇愛心並不會讓自己變得更加富有,而奉獻愛心則無需太多疑慮和擔憂,反而會製造更多愉悅。

當然,很難絕對化的認為我們的社會不存在信任,相互之間嚴重猜疑、沒有溫度,但我們的確很難說服自己是生活在一個信任度非常高的社會,甚至因為我們的法律不健全、制度存漏洞、社會缺正義,而沒有一個讓人信服的權威和讓人敬畏的仲裁,在這樣的社會,你很難指望人們會奉獻高成本的愛心,因為很有可能這些愛心會打水漂。

汪丁丁在《三論市場經濟的道德基礎》一文中,將道德定義為「凡是出於工具理性的考慮都不會去做的那種事」。在完全的工具理性下,每一個人都把他人僅僅當成實現自己目標的工具和手段,如此,人與人之間就會形成一種相互侵犯對方利益和自由的持續的沖突,無法形成一個穩定的社會,更遑論達成廣泛的市場交易。

市場經濟的道德基礎本質上是在長期的社會演化中形成的一種共識,即「保有自己不受他人干涉的自由,那麼也不應去干涉他人的自由」。延伸開去,如果希望別人尊重自己的財產權,那麼也應該去尊重別人的財產權,也就是孔子所說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一個社會的道德基礎和道德高度有賴於這種共識,而這種共識的形成則需要公正法律的嚴格執行、平等的產權保護,以及讓所有人維持自身尊嚴的足夠權利,並逐漸積累起整個社會的高度信任,沒有這種道德共識所引發的社會信任,社會公眾的愛心永遠都是缺乏的。


半佛仙人:
人一聚集起來,為了合群和所謂歸屬感,智商就直線下降


你說得的對:
「夏有喬木雅望天堂」這樣的電影能有那麼多人去看我也是覺得挺愚蠢的。
「小時代」能有那麼多民眾,覺得這個社會是怎麼了?
「王晶一次又一次來撈錢」為啥還有那麼高票房,愚蠢的民眾。
=====================坐等被噴
導演真的是門檻最低。
聽說薛之謙也想自己拍電影了。


止血星辰:
民眾盲目盲從,有睿智者,但有一大部分人是隨大流,大家如何做。歷史上有那麼多典故。其實在我認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就是這個道理。
大躍進時期,國足不行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在罵中國足球,如果你的家人是足球運動員,你會這么想。日本侵華戰爭之後,中國人很多用著日本的電器用著日本的汽車,嘴裡整天罵著小日本,往事已經過去,人民無罪,如果把日本人都是畜生這頂帽子戴在整個日本人的身上,那是多麼愚昧的一種表現。戰爭時期,很多日本人都是反對戰爭反對侵略的,比如川端康成。
網上娛樂圈裡發出一條不知是真是假的消息,就有一堆腦殘粉開始維護自己粉絲的權益。還有那麼多盲目追星的人,劉德華結婚然後就有粉絲自殺了,這是對自身生命的多麼不看重,怎麼沒有想過自己的父母自己的親人。
股票大跌,就罵國家不作為,國家有作為,但是沒用,還是罵國家,股票漲了,結果自己已經清倉了,還是罵國家行動太慢。
有人自殺有人起鬨。人們容易起鬨,容易被誤導,容易被利用。只有形成了自己的想法,積累了足夠的閱歷,並且不怕自己成為一個異類,你才可能從這場盲目戰爭中脫離。畢竟,當你身邊的人都在說一件事情是錯誤的時候,你說那是對的,很容易引起眾怒。就像是布魯諾宣揚哥白尼的日心說,最後被愚昧的大眾直接燒死了。
還有傳銷組織,為什麼有的人對那個傳銷組織深信不疑,因為當時他身邊的人都堅信這個行業能夠致富能夠賺錢,賺到以後能夠富甲一方。
還有就是醫患關系,有很多人認為醫生是冷血無情,沒有處在醫生的地位怎麼能夠知道他們的無奈,不是見死不救,而是醫院不讓他們有這個權利去救治,否則機器不讓用,葯水不讓用,也有很多醫生是懷著救死扶傷的心加入這個行業 的,只不過是中國醫療建設還不夠完善,國家每年都投入大部分的錢在醫療教育上面,已經有在努力改變了。孩子沒考好。品德不夠好就怪老師,難道家長就沒有一定責任?
對任何問題都需要理性思考,切忌盲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