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蘭色:

今天剛看要一個美國人的紀錄片,說溜寺的,我覺得只要是民眾,都是愚蠢的,請看烏合之眾這本書


Aorqu用戶:

北京過馬路。
不算高速路,但是車速也不低於三四十邁吧。
一旦有一個人作死闖了紅燈,踏踏實實等車的幾個人就跟著闖紅燈了。
好像人多闖紅燈出事了,就是法不罰眾,就是機動車的事。
好像人多闖紅燈出事了,就算死人也一定不會死了自己。
。。。
一些年輕混進政府的工作人員天天罵政府。
真的是吃政府喝政府沒事還罵政府娘,好像他們還是被政府剝削迫害的那批人呢。
好像他們罵政府能叫老百姓覺得出氣,其實百姓去政府是辦事去的,不是聽那些辦事人員罵娘的。
那些罵政府娘的政府工作人員還覺得自己和百姓是一家呢,自己就把政府和百姓給對立了起來。
。。。
明明知道自己被騙了,被坑了。
喜歡說一句話,你看誰誰也買了那些保健品,誰誰也去了那個收藏品,誰誰也理財了。
甚至害怕自己一人被坑丟人,不惜拉著自己家人繼續給騙子送錢去。


Aorqu用戶:

在交易所唱紅歌


掉線:

所以各位為什麼覺得自己是不愚蠢的民眾


Aorqu用戶:

謝邀 @初夏

很多!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從眾。


錢龍:

2014年,去X市出差,當地客戶很熱情地全程接待。
在路上,我和客戶聊天,順便了解下當地的風土人情。
問到當地有哪些人文典故,客戶說,三國時期的某某名醫就葬在我們這里。
我比較感興趣,就和客戶打聽,X市還有如此厲害的歷史文化名人?還有沒有他的典故?
客戶想想,和我說,名醫的墓附近,連草木都活不下去。
我不得其解,這滿滿的走近科學即視感是怎麼回事?名醫生前名聲雖大,死後又怎會有如此靈異之事?
客戶笑了,告訴我:住在附近的民眾仰慕傳說中的名醫醫術,若是病了,便來這里祭拜名醫尋求良方,見到貌似葯草之物便順便採去作葯;久而久之,名醫墓周圍野草、樹皮都被民眾采走作葯,故而寸草不生。


沈文:

一部分被打臉或者沒被打臉的高贊答案以及所謂大v


薛瑤:

對於原則性問題居然要少數要服從多數的時候。


匿名用戶:

我回答過一個關於學校禁止學生上課玩手機的問題,立場是支持中學執行手機禁令。

(評論區果然好多噴子,完全印證了我的說法……)

因為絕大多數學生在上課和就寢時間使用手機都是在玩兒,在干擾學習和休息。有沒有拿手機搞學習的時候呢?也有,比如在晚自習的時候搜作業答案、考試的時候作弊等等。

未成年人到學校接受教育,除了是學習知識和應試技能之外,還是一個塑造良好行為習慣的過程。該學習的時候學習,該寫作業的時候寫作業,該好好休息的時候好好休息。

這些觀念,即使平時不斷強調、不斷培養,也依然有很多學生視若罔聞(我們確實反覆強調了,有的學生就是不聽,怪我咯?)。因此禁止學生在學習和就寢時段使用手機,一旦發現一律沒收,不僅是一種懲罰,更是幫助學生自覺培養良好學習習慣的措施。

至於其他時段,其實多數老師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例如在食堂吃飯的時候玩手機的基本上不管。

然後評論區都是罵我的,說什麼這是學生自由啊,你憑什麼禁止啊,憑什麼沒收啊,要正面引導啊,要培養學生自覺性啊,你怎麼就知道學生就一定是在玩啊,教育觀念要隨著科技進步而改變了啊blablabla

還不忘記順便攻擊一下我的人身,說我封建專制,扼殺學生天性,不配當老師,沒腦子,沒師德,滾出教育界,blablabla

真是不知道這群人的書都是從哪裡讀進去的。

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有權制定內部管理規定。如果說禁止手機、沒收學生違規使用的手機(當然,沒收的終究都會歸還)就是侵犯學生財產權利的話,那要求學生按時到校上課還是侵犯學生人身自由呢,你這么懂法你咋不去告啊?再說了我們每沒收一台手機,都會通知家長,有理有據,人家家長都自發地配合我們批評教育孩子,哪輪得到皇帝不急太監急?

要自由,可以呀,別讀書了唄,最好家長也別管,那些沒人管沒人教的孩子最自由了。不信你去少管所採訪一下裡面的孩子們從小到大都是怎麼過的唄。

最後,既然那些學生朋友這么有反抗精神,那就找沒收過自己手機的老師去理論呀,聯合家長一起去反抗呀!自己遇到強權就跪下了,然後跑到網上罵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算什麼東西哦……


cat tom:

信中醫,信養生,信保健,信朋友圈段子,愛震驚,愛憤怒,愛自豪,愛抗日神劇,反轉基因,反日貨,反電子產品,反核電,自稱愛國卻對國家歷史地理毫無興趣,號稱反美日卻又對美日一無所知,不喜歡思考,別人一帶節奏馬上跟著走


Aorqu用戶:

民間篤信的基督教的教義是正統的嗎?我不是有任何歧視的意思,關鍵是我一個親人要我喝聖水治病,這一點我就感到很迷惑了


student:

說一種現象吧。
蠢人不自知,傳播愚蠢思想,干涉他人自由。
好笑的是,有些人說別人是蠢人但實際上他自己就是蠢人。可是一個正常人說別人是蠢人卻被諸多蠢人認為是蠢人。


蔡逸得:

我照鏡子的時候。還有諸位這些烏合之眾看《烏合之眾》放到網上給其他烏合之眾看然後說別人是烏合之眾的時候。《烏合之眾》的周邊很火啊。


一隻瀕死的黑貓:

當我看到很多人為了罵劉振華給他支付寶轉錢的新聞的時候。

原諒我笑了。


溫丞:

用產品的成本來衡量它的價值:就幾個鐵板板做成的破蘋果賣這么貴!

開寶馬了不起啊:沒錢也就算了,你還非得說出來,搞得沒錢多了不起似的。


Aorqu用戶:

蘇格拉底之死。


勝天半子:

國中美術老師用電腦放世界名畫給我們欣賞

西方名畫嘛,有裸體的是常事

不知道哪個傻逼嘀咕了一聲,奶子真大

然後這幫小逼崽子就傻逼兮兮的鬨笑起來

一個不拉,不論學習好壞全在那笑

笑的像個傻逼一樣

美術老師生氣了,我們就再也沒上過美術課。

畢業之後我群一退,好友一刪

你們這群傻逼我這輩子再也不想碰見了。


Jojosbr:

當發覺我自己是民眾時。


野丫頭:

在群體環境下 一切都是愚蠢的
群體相聚 便會將個體思想化為烏有
試問#當你看到Aorqu問題下的回答 很多人會在前幾個回答之下點贊 而最下方卻很少有人在意 即使他說的極具道理
類似如微博 微信 等等一切社交軟體
畢竟
人雲亦雲的人是由群體組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