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馮起升:

已刪除 見評論。

微博雖然喜歡黑Aorqu,但實際上Aorqu用戶群的總體貭素確實相對較高。

然而還有不少無腦噴的、貼標簽的、甚至要舉報的,可想而知 全國範圍內是啥情況。我好想說一句舉報死全家,想想算了,不值當,也不說啥了。

討論這些問題沒意思,沒價值,總有人根本不去思考和辨別,莫法心平氣和探討與交流,沒必要浪費自己時間和精力。

對批判性思考、職業發展有興趣可以看看我的其他回答和Aorqu專欄,

思維燈泡 – Aorqu專欄(用思維之光,照亮職場前行方向)
微信公眾號:思維燈泡


xxNotepad:

當然, 不能光指著什麼網易, 騰訊微博啥的說事, Aorqu不也有41w+1個那啥的民眾么…


匿名用戶:

根據傳播學理論,資訊的傳播遵循線性規律,就是 發送者--通路--接收者。

而接收者包括了兩層含義-意見領袖,還有領袖各自領導的民眾們。這說明在理論中我們就已經假設,民眾是盲從的,不可靠的。發送者大多時候是很懷疑民眾的理解能力的,所以他們需要意見領袖來完善資訊,讓民眾更好的理解發送者要表達的意思。

那麼誰能成為意見領袖呢?
一種是指定的,一種是自定的。
指定的可以是新聞評論員,時事點評人,甚至是商業機構的代言人等。他們有著責任,義務,向大眾明確解釋一下發送者要說的資訊。比如鄧超代言蘇寧,就要多次表達蘇寧到底能帶給大家什麼具體的利益好康等。
自定的,是民眾自己選出來的。比如Aorqu大v, 微博大v。這些人自動完成了粉絲積累過程,代表了一大波粘性很高的客群群。這類人說的話,會有固定的一部分人,肯定會聽到。
意見領袖被選出來,可能是因為他教育程度高理解能力快,可能是和發送人的理念契合,可能是顏值高民眾基礎好,等等。總之,意見領袖是可以作為領導者的。

如果我們只是民眾,那實際上我們所接收理解的消息,都是通過意見領袖的潤色的。我們以為我們在選擇消息,其實我們在追求趨同性。如果長期以來,我們意識不到自己不過是民眾,那麼我們會漸漸喪失獨立思考能力而徹底淪為盲從者。

---
說實在的,我覺得我昨天寫的英語更有激情和樂趣。但是我刪除的就真的不會留底。
愧對好多好友私信中的期待。我暫且把答案乾巴巴地補一下。謝謝各位厚愛。


白夜:

學校和父母教育大家要做傻白甜。
未經人事的傻白甜,出門被雞湯坑到累死,做好事被人用惡意揣度(做過免費送禮,還有公益活動的小盆友們都懂的),終於有一部分告別傻白甜。
飽經滄桑的傻白甜,見識過世事兇險後,告訴年輕的傻白甜:小心XXX是壞人。
年輕的傻白甜倒打一耙:你怎麼能把人想的這么壞!一定是你心黑!凡事要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一定是你心裡是X所以看到的都是X!

如此循環,傻白甜組織生生不息╮(╯▽╰)╭…..


譚嘯:

1. 360安全路由器最近出的「孕婦模式」。

這真是一件大事,一件大塊所有人心的大好事。若你家有孕婦,那大可不再擔心父母的嘮叨,拿出手機打開「孕婦模式」,世界就清凈了。若你家沒有孕婦,那你也不再擔心隔壁老王過來敲門,砰砰砰:「小李子啊,你們家wife能不能關一下,我家wifi身子弱最近保胎啊」。這時候你只需要拿起手機,當著他的面,高冷地調到「孕婦模式」,世界就清凈了。

對於競爭對手,這也是一件大好事,畢竟有了第一個不要臉的人,也就打開了不要臉的思路。後續可以跟進推出針對聯考學生的大腦α波助眠模式,針對女神的負離子抗痘美白模式,針對設計師的「永不改稿」模式和針對程序員的「絕無bug」模式。你看前方無盡的鈔票在招手。

科學?消費者是不會管的,「你說的我聽不懂,我只知道萬一有害呢?」

還不如交筆智商稅。

2. 昨天吃了個大西瓜,好甜好甜,我媽擔心地說,這么甜,肯定是打了甜蜜素。於是作為一個科學狗我又開始科普了,比如打針的甜味很難擴散,會加速西瓜腐爛、甜蜜素的可食用性以及一切拋開劑量談毒性都是耍流氓等等。

我媽:「哦,我聽說現在種西瓜的都是直接把甜蜜素打到種子里去的。」

我:「……」

我媽:「反正以後這些東西都要少吃點。」

「萬一有害呢?」

3.但我不是要黑無知的民眾,我怎麼敢黑我媽,再有文化的人,在不熟悉的領域,都是無知的。

一年前我在米蘭的健身房裡,一邊跑步一邊聽《羅輯思維》,忘了那期的主題是什麼,總之羅胖聊著聊著,聊得了分形學。他說,你看,人有五肢,所以人的一隻手長著5個手指頭,神不神奇。

嚇得我立馬按下了暫停。半年沒敢再聽。

後來為了多知道點文史方面的東西,又開始聽《羅輯思維》,可是好死不死,某期,羅胖又選擇了聊量子力學。聽了幾分鐘以後。

嚇得我立馬按下了暫停,從此再也沒聽過。

雖然我認為《羅輯思維》是個好節目,但即使我作為一個失敗的理科生,在聽到自己稍有了解的領域時,依然被羅胖所犯的低級錯誤所驚嚇,而這個人還帶著那樣一種手握真理信心滿滿的語氣。這時我就會開始懷疑,在那些我不了解的領域,會不會就被他所誤導了呢?

4.聽法學家講死刑,聽氣象學家講龍捲風,聽地質學家講地震,而不是聽文科生講分形學,聽播音藝術家講轉基因,聽生物博士講寫小說。這么簡單的道理,做起來很難嗎?

很難。

5.幾年前方韓大戰,我關注了很多人,憤青、公知、五毛,各種標簽的都有,塵埃落定後,那些挺韓派的被我一個個取關,倒是倒韓派的王志安被一直保留著。這人說的話,往往過於冷酷,甚至違背常識,但想反駁回去,你得琢磨。而就是這一琢磨,才真正有意義。

但太多人不願意琢磨,他們只需要立場。香港政改投票未通過,評論里涇渭分明,可若你去問,香港政改,改什麼?又有幾個人知道?

6.所以為什麼難?

第一,人們只喜歡看自己看得懂的。

第二,人們只喜歡看自己想看到的。

人群喜歡性。出軌,外遇,看到大白腿就想到全裸體,聽到明星公開關系,滿腦子都是各種體位。

人群喜歡憤怒。殺無赦,斷頭台,快意恩仇,血債血償。哪天我掌權了,搞它幾次運動,殺光這群有錢的。

人群喜歡恐懼。電磁輻射!磁頻共振!氯化鈉!一氧化二氫!聽上去好恐怖!不要給我!

量刑原理?鳥嘌呤?最小致死劑量?橫截面應力?是什麼?但你這個觀點,好像不符常識。

就讓這些不明覺厲的東西,消逝在沉默的螺旋里。

自我感動、感動先行是準確最大的敵人,真相常流失於涕淚交加中。

柴靜在她早年的一篇文章里引用過這樣一段話。

但同一個柴靜,卻需要在《穹頂之上》中,用自己女兒的病來作為引子。

她是會玩的。

7.最後是廣告,歡迎關注我的個人公眾號。因為是第二次打廣告所以就不羞羞地把名字放在評論里了。

http://weixin.qq.com/r/BkkMFAjE9lWJrUx39xwU (二維碼自動識別)

而且還無恥地放了一個二維碼,再這樣下去豈不是要變營銷號了。

無地自容,無地自容啊。


白雲城主:

逾七成網友吁聯考取消數學:買菜用不上函數

若聯考取消英語,你同意嗎?82%網友贊成


Ab君:

本人留學德國快4年,來德國前一直是一名憤青,覺得中國一黨專政獨裁,不好,而且身邊生活在大陸的大多數普通人都這么覺得,為什麼我們國家不能像國外那樣,讓更多普通民眾融入到政治里,讓我們的政府更多的為我們謀求利益。
但來這邊久了之後,發現,更多的時候真理不在大多數人的手裡。普通民眾關心的只有自身的工資待遇,生活保障,物價高低。發達國家像是德國,一直擁有著各種科技專利,企業都有世界級知名度,根本就不靠低廉的勞動力來發展,所以德國可以經常的任性,這里時不時就有各種工會罷工,為了提高自己待遇,而企業一般都是妥協,這里最低每工時工資已經達到8歐以上,以後還會長更高。
但是我們中國有什麼,我們目前還在發展階段,科研上面雖然資金是投進去不少,但還需要時間積累,我們有的其實不過也就是低廉勞動力,在未成熟的時候隨便提高我們的勞動成本,只會讓我們更多企業寸步難行,讓更多的人失業,導致社會動盪。但這一些是大多數民眾所可以理解的嗎?
而且民眾實在太具有煽動性了,比如大家都在中日問題上,有時候會很容易會覺得就應該中日來一戰,我們需要戰爭來洗刷歷史的屈辱,
但平心而論,戰爭真的對我們好嗎?卷進去戰爭這一台絞肉機,我們又得需要多少時間才可以走出來。
事物永遠都具有雙面性,獨裁意味著高效,在真理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時候可以更有效的執行正確的做法,但相對應帶來就是腐敗,被剝削底層人的不滿。


小蝦漢斯:

很多足協官員,媒體,民眾見識趕不上一個18歲小孩。

05年聯考滿分作文:《米盧與孔明》

  大丘體育場的新聞發布廳,面對著眾多的記者,米盧依稀感到自己的使命結束了。三戰一球未進,一分未得。在媒體與國人眼中,他早已不是那位回天有術的神奇教練,而是一位招搖撞騙的江湖郎中。   我們銘記著他的失敗,卻忘記了他的成功。   五丈原的軍帳內,一盞油燈映照著他—諸葛孔明憔悴的面龐。蠟黃的臉上顯露著他的不甘,口中喃喃道出的是對後世的無盡的牽掛。賬內四周站立的官員早已熱淚盈眶。終於,一陣秋風襲過,那盞油燈即刻熄滅。五丈原內哭聲響徹一片。又何止是五丈原,千百年來,中華民族的多少後人為這為曠世英才潸然淚下。   盡管蜀漢依然只偏居一方,遙望中原;盡管,人們對漢業的光復仍然只能去期望;盡管,孔明還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未完成,但是這些早已被人們忘卻。人們只記得他的忠心為主;人們只記得他為了三分天下而鞠躬盡瘁;人們只記得他為無處容身的漢業打下了基石。人們早已將孔明奉為神明,而孔明,也成為中華民族智慧的化身。   我們名記著他的成功,忘卻了他的失敗。   米盧走了,帶著人們對他的責難,帶著人們對他的唾棄,也帶著滿腹的辛酸與不解。   孔明也走了,留下了一片未完成的大業,留下了一堆難以收拾的後事,也留下了一個朝代的遺憾。   米盧與孔明,一樣的曾經輝煌,一樣的大業未成,一樣的離去。為何結局如此迥異?   當年米盧在中國足球落魄之時接手中國隊,在一紙:「必須率領中國隊打入2002年世界盃決賽階段」的硬性契約上毅然簽字,在他的率領下,中國隊過五關斬六將,以如虹的氣勢提前殺進決賽。米盧完成了契約,更完成了一個民族幾代人的心願,創造了歷史。而在世界盃中的戰績,契約並未標記,米盧也在面對世界強手時回天乏術。而我們卻因此忘記了他的貢獻,銘記著他的失敗,最終將其辭退。   孔明在劉玄德三顧茅廬之時與其大談天下大勢,並答應出山為他完成此業。孔明幫助劉備分得一分天下。而他在隆中並未與劉備簽下一統天下的契約。他也只是完成大業的一半。而我們卻寬宏地忘記他的失敗,銘記著他偉大的智慧和不朽的人格。   為何千年的文化積淀卻讓我們越發地功利與短淺?為何我們在現代社會里沐浴著文明,卻在心中滋長著狹隘?米盧與孔明,我們的對待又為何如此不公?我是否也應該重新審視,怎樣對待忘記與銘記?

足協析國足灰色世界盃:「神奇」米盧 潰敗禍首http://sports.sina.com.cn 2002年12月18日01:56 遼沈晚報

  總結國足在世界盃賽上的不足是足協訓練工作會議昨天上午的一項重要內容。足協技術部的李飛宇一邊放錄像一邊詳細地拆分了國足的攻防細節來分析國足潰敗的技戰術原因。雖然沒有提到前任國足主教練米盧,但在詳細拆分的7大項不足中,竟有6大項是戰術原因導致的,也就是說從技術角度看,中國足球的潰敗米盧要負80%的責任。

  足協技術部從攻防兩大方面分析了國足的敗因,其中進攻方面細分為由守轉攻、組織

進攻、射門、定位球四個部分,防守方面細分為漏防、犯規和自由球三個部分。從足協的技術分析來看,進攻方面除了前鋒隊員射術不精算是隊員個人能力欠缺之外,由守轉攻、組織進攻和定位球戰術三個環節存在的問題都是該在日常訓練中解決的問題,是球隊的戰術問題,是米盧的責任。備戰期間,部分隊員對米盧不加強實戰演習而只顧和嫡系玩網式足球吐露不滿的事實,看來並非沒有道理。

  在詳細拆分的防守細節上,也可以看到這一點。防守存在三個問題:一是漏防危險區域的危險人物;二是無視局面和地點,採用不適當的犯規導致嚴重後果;第三對定位球的防守太差。定位球的防守是教練在平時訓練中就該加強的;盯防重點人物也是教練在大賽前該有針對性刻意強調的,強隊在明處,中國隊在暗處,甚至在盯人的針對性上國足還佔了便宜;而控制情緒更是教練在這樣的大賽前該強調的,在世界上犯這樣的低級錯誤,教練當然難辭其咎。

  如果把攻防7大項核算一下,有6項米盧該負主要責任。或許米盧個人世界盃歷史上的恥辱紀錄也不該全歸罪於中國球員的能力吧?

    記者姚廣安首席記者劉志向電自河北香河

…………………………………………

對比一下剛出線的時候,真是無比的黑色幽默和諷刺意味,那時候米盧簡直成了神,家家公司都搶著找他打廣告,還記得那個「我行,你也行」嗎?


毛寧:

我阿公阿么都是比較本分的機關工作人員,一輩子對工作勤勤懇懇,但對子女的教育,以及人生規劃卻不太在意。到了兩千年初,四個子女中的三個下崗失業,轉了一圈,全部加入了安利大軍。阿公阿么其實對安利這東西心知肚明,但是子女來推銷,又怎麼可能說不字,何況子女當前的處境,阿公阿么確確實實也看在眼裡。

轉眼七年過去,阿公阿么再沒有外出旅遊過,也幾乎沒有添置過任何家當衣物,家中多了的只有安利的瓶瓶罐罐。有天我忍無可忍,問阿公阿么道:「你們可知,這世界上有一樣叫智商稅的東西?」

阿公拿著明白裝糊塗,不回答。

阿么說:「知道又怎樣?子女有難處,當父母的還能不幫一把?不幫一把還是父母?」

但問題是,幫出來的利潤並沒有幫助子女改善生活,反而變成了更多的安利,將子女進一步推下懸崖。


Aorqu用戶:

打開 QQ 空間、 百度知道、 淘寶秀時。

我時常覺得,人和人的差距,為什麼這么大。
我曾經懷疑過達爾文進化論, 但是我現在絲毫不懷疑。 未來的某個時間, 不同的人最終會形成生殖隔離, 而變成完全不同的物種。

是的,人生而平等。
我從道義 和感情上完全同意。
但從邏輯上和理性說, 這是完全扯淡的。

人和人本來就不同, 有時候,有些方面,有些場景…… 可能比人和狗的差異還大。
沒必要秀優越、或羨慕、或好為人師、或對人說三道四。

我高中同學面特招入天朝NO.1大學, 再回省委當7品。 而我呢? 白丁。
對了,我還是全班前3名,她呢?
——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只是看起來一樣而已。 事實上,你那點考試優越感,在現實生活中其實毛都不是!
—————————————————

我個人認為,討論所謂民眾蠢真的有意義嗎?
你要大加討論?本質上,還有可以交流,也就是說,其實 逼格差的不算太多。

道德,就是不幹涉他人的自由。


石二郎:

大家討論有點多,我補充一下:
1、附近糖廠給的價格還真沒高多少,跑一晚上也就點油錢,但他們就是要去。
2、有沒有遵守契約的,有,但很少,不過五分之一吧。不然家父也不至於如臨大敵,要半夜去攔。
3、其它答案都有類似案例,總而言之,老百姓說白了就八個字:目光短淺,貪圖小利。認為拿到手裡最實在,拿到一塊錢才是真正賺了一塊錢,你不幫我種甘蔗我自己再種地。今天你給我50我選你當村長,你貪就貪我不知道就行,一個正直的人當村長我連這50都沒有哩。不要罵他們愚蠢,他們很可愛,你到他們家做客,平時捨不得吃的全給你吃,說出來能把你感動哭,但他們只是目光短淺,真的。

——————————————————————————————————————

民眾不是愚蠢的,他們只是善於見利忘義。

家父在糖廠,和農民簽好協議,給他們甘蔗種子給他們化肥手把手教種保收成,條件是甘蔗只能賣給我們當地糖廠。

然後甘蔗種好了,別的地方糖廠出更高價,農民立刻連夜把甘蔗拉過去。

別和我說農民淳樸,派人去攔車 半夜裝瘋滿地打滾耍流氓要打要殺的人多的是。

糖廠給他們的幫助 呵呵,這時候誰認識你呢。


卞老闆:


吃情緒的怪物:

寫這篇文章,是出於個人原因,準確地說是因為女朋友。(開啟護妻狂魔模式)

與女朋友的心理年齡相差較大是什麼樣的體驗?大概就是既當男票又當父親的感覺吧。對於一個心理年齡較小且父母總是沒空陪伴她成長的女孩子來說,認知這個世界、樹立自己價值觀的通路主要是通過網路。然而當下的網路環境不比五年前,自媒體如雨後春筍,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引導輿論的可能性。觀眾喜歡看什麼,他們就會寫什麼。作為半個新媒體從業者,我很明白這些自媒體的運營模式——「蹭熱點,挖掘人性黑暗面」。

我們平日在生活中因為人際關系和職業問題,都會為自己戴上一個人格面具,讓自己看上去更積極陽光,讓盡可能多的人喜歡。當晚上回家卸下面具時,自己一定程度的陰郁和沮喪就會暴露出來。躺在沙發上刷刷公眾號看看Aorqu,遇到那些諸如「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他其實沒有那麼愛你」之類的文章就會暗嘆一句:嘿,和我好像啊!

所以這就造成了一個用戶和這些小自媒體之間的閉環:用戶喜歡看消極的內容,自媒體們就會寫這些消極的東西,用戶們看到了自媒體們的消極內容,就會覺得這種論調是主流,就會更加認同這些觀點,於是自媒體們繼續跪舔用戶,進一步寫消極的內容。

社會壓力大這個問題不言而喻,90後們面對房價和其他生活成本問題已經感覺身體被掏空,偶爾發發牢騷、看一看批判社會現狀的文章暗爽一下叫聲好,都無可厚非。但是某些無良自媒體們竟然將魔爪伸向了感情這塊「心靈苦海里最後的大陸」,真的是讓人咬牙切齒。

今天發文開懟這些自媒體的直接原因是早晨看到了女票在空間轉的一條說說:

網易雲熱評吧:不要對誰有依賴感,最好的狀態就是:你在也挺好,你走了仍然吃得好睡得早。總有一天,你會不再需要瘋狂的愛情,你想要的只不過是一個不會離開你的人,冷的時候會給你一件外套,胃疼的時候會給你一杯熱水,難過的時候會給你一個擁抱,就這么一直陪在你身邊陪你走過每一段路。

這種段子都有幾處共同點:

1.乍一看沒毛病,符合現在人們的快餐閱讀——不過腦子。很少有人思考其中的邏輯和內涵,所以段子手可以瞎傑寶寫,反正不會有人來反駁;

2.用戶定位是在校學生甚至更年輕的群體,因為他們有很多人還沒有主見,也沒有很成熟的價值觀,很容易被誤導。

3.利用巴納姆效應,讓你覺得他寫的什麼都非常符合你的現狀。

針對今天這個段子,我逐句來分析:

你在也挺好,你走了仍然吃得好睡得早——合著我這個人兒壓根就可有可無唄?那你說如果我們分手了,是不是你的態度問題?

總有一天,你會不再需要瘋狂的愛情——啥是瘋狂的愛情?打個胎、喝酒出個車禍、帶你去個浪漫的土耳其然後再去個東京和巴黎,然後再告訴你其實我只喜歡邁阿密?得了吧兄弟,我們大多數人都沒經歷過所謂「瘋狂的愛情」,也不需要。電視里的橋段就不要用來和生活對比了。我們大多數人要的不是瘋狂,也不是平平淡淡,就是想要一次互相體貼、互相在乎、互相愛慕、互相信任然後用浪漫穿插起來的愛情罷了。

你想要的只不過是一個不會離開你的人,冷的時候會給你一件外套,胃疼的時候會給你一杯熱水,難過的時候會給你一個擁抱,就這么一直陪在你身邊陪你走過每一段路——結合上文,我是不是可以這么理解:「我並不怎麼在乎你,你來了我就要,你能陪著我那更好,生活中還能給我打打下手。你走了我也沒事,我知道有個人陪我走了一段人生就行。」合著我是壓根沒考慮過你的感受啊,你為我做了這么多,換來的是我對你可有可無的態度,然後你離開我了我還得擺出一副「你看,你離開我了我也不和你計較」的高尚態度。

所以此類的段子真的是害人不淺,你匆匆瀏覽一遍還覺得挺對,看得多了就經常被這種段子暗示,以後自己就真活成了段子里的人。

我也可以針對這個段子寫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很有道理的段子呀:

網易雲熱評吧:人一生一定要經歷一次轟轟烈烈的愛情,將自己百分之百交給他:你的一切都屬於我,如果你離開,我就燒了整個世界,在廢墟中建立一座城堡孤獨終老。總有一天,你會受夠了平淡和庸碌,你想要的不過是一個能讓你奮不顧身的人,哪怕你知道他終究會離開你。即使他不會陪著你,在你生病、例假的時候甚至沒有一句關心,但你知道你在他心中獨一無二不可替代,懷著驕傲與刻骨銘心享受這種痛苦中的快樂。

什麼玩意!

為什麼說這種段子害人不淺呢,它帶有一種說教的成分,彷彿自己是個過來人在教育年輕一輩:孩子啊,我吃過的葯比你吃過的米粒都多,你得記住你大爺的話啊,你該這么去愛,不然後半輩子玩完咯。

……

所以說像我這樣比女票大幾歲的男人為什麼很辛苦呢,因為在充當爸爸這個角色的時候,面對的不是一個小女孩,而是一大坨帶節奏的自媒體啊。

《男人不愛你的十種表現》——回家沒搭理你有可能是累的不想說話啊,所以為什麼男人總會在車庫里抽根煙緩解十分鐘再回家呢?

《男人出軌的十種徵兆》——工作出了重大問題,一直在擔心明天會不會被開除,還怕你擔心沒告訴你。被你拉上床,因為這件事表現不好,所以就是對你沒興趣咯?

《不上交工資的男人乘早離了吧》——交不交給你是信任問題,願不願意交給你才是愛你的問題。所以我即使很不情願地交給你了也能證明我愛你咯?

《不給你買LV的男人不值得去愛》——買不起,但是愛你;買得起,但是不愛你;買不起,也不愛你;買得起,也愛你。所以你說這兩件事有線性關系么?

《愛我,你配么?》——配。但是你要我放棄工作晚上就帶你去趟土耳其再去個東京和巴黎,完事兒回來順路去邁阿密吃個煎餅果子。如果這個是標準的話,那我真不配了。

《寶貝,他其實並沒有那麼愛你》——愛不愛你自己心裡沒個數么,還要公眾號來告訴你?

《你愛的只是你自己》——這是個大實話,不過以此來否定愛情的話那就有點不要臉了。

《給自己買最貴的奢侈品,不要辜負自己》——裸貸了解一下?

……

這類的文章點擊率高的可怕,因為它們總是以偏概全,抓住一個不起眼的問題無限放大,給讀者造成恐慌,以賺取點擊率。

這種文章最好的辦法就是置之不理,次之是看的時候好好過腦子想一想。下面我整理了一些此類文章慣用的一些詭辯方法,大家可以選擇性地看看。

前因即後果(B事件發生於A事件之後,所以A事件導致了B事件):和男朋友在一起當天我就開始肚子疼,所以是談戀愛導致我肚子疼。

積非成是(一件錯事可以被另一件錯事抵消):他不愛我,不過反正婚姻也是愛情的墳墓。

稻草人謬誤(歪曲或簡化對方論點來進行攻擊):男票:我們應該提高在學習方面的理財佔比;女票:你不愛我了!你居然要減少我買化妝品的開支!

肯定後件(對觀察到的現象只有一種解釋):男朋友會提高我的生活質量,這就是他存在的理由,不然我要他幹嘛?

循環邏輯(以結論作為前提論證結論):我要保護我自己,以免對他投入太多。我不對他投入太多是為了保護我自己。

否定前件(必要條件與充分條件的關系):他愛你,所以會事事讓著你。今天你和別的男人出去吃飯,因此你們吵架,他沒有讓著你,說明他不愛你了。

身份主觀(認為一個論斷不可信,因為支持者與之有利益關系):你說我漂亮,因為你誇我我會開心,我開心就會對你好,所以我不漂亮對吧?

基因謬誤(攻擊一個論點的來源而非內容):他說you jump,I jump,這是鐵達尼號的台詞,那都是幾十年前的電影了,你覺得可信么?

罪惡關聯(通過將一個論點與形象不良的人或群體聯系起來從而破壞其可信度):你說感情需要空間,這話是老王對他媳婦兒說的,老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說明你和他是同類唄。

不可證偽:他對我真的很好,但是我們倆星座不合啊。

概率輕化(從單一樣本得出結論):我的兩個前任都劈腿了,所以天下男人都是人渣。

完美主義謬誤(認為只有完美的成功才是可行的選擇,從而反對任何低於預期的方案):這篇文章有什麼用,還是會有很多被誤導的女孩啊。

相對謬誤(否定客觀事實,認為事實只是針對某人或某一群體而言):對你來說是對的,但對我來說不是。(這個真的很氣人啊有木有)

滑坡謬誤(認為開始的一小步會不可避免的引發後續一系列負面事件):如果我今天同意你去應酬,那你以後難免去唱歌、喝酒、大保健,我是不是要繼續同意你大保健啊?

分割謬誤(將團體特性自動帶入每一名成員的頭上):工科生都是直男癌,你是工科生,那你肯定是直男癌,想都不用想。

訴諸主流(認定某件事是真的,因為大多數人都相信):他們都說校園愛情壽命短,所以不管你多愛我,我們總是會分手的。

訴諸概率(相信因為某件事情可能發生,所以必然會發生):迄今為止你對我做的事情都讓我很滿意,但是以後肯定會有某件事你惹惱我了讓我們不得不分開,所以我看還是現在就分開比較好。

訴諸傳統(聲稱某件事是正確的,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子):婚姻是異性之間的結合,所以同性戀是不可理喻的。

訴諸荒謬(將對方的觀點以荒謬的形式表現出來以進行打擊):相信男人的情話就跟相信母豬能上樹一樣。

訴諸仇恨(因為對某人的偏見而對某一看法不屑一顧):小A打遊戲都那麼笨,談戀愛怎麼照顧女生??

訴諸匿名權威(引用來源不詳的「專家」、「研究」或某一群體以支持自己的觀點):有研究顯示/美國的一位社會學家表示,男性出軌概率要比女性高73.84%。

訴諸無知(某觀點正確,因為它沒被證偽):怎麼證明愛情的存在?所以愛情是不存在的。

訴諸同情(喚起讀者同情心):他雖然劈腿,但是曾經陪你走過了風風雨雨,為你吃苦受累,所以你應該原諒他。

訴諸獻媚(給毫無根據的論點裹上糖衣,讓人不自覺地完全接受):親愛的朋友,如此聰明的你讀到這里,肯定會發現我說的都是對的。

訴諸恐懼(煽動對方的恐懼或偏見從而進行論證):在你讀到這篇文章時,你的男朋友可能正在別人的床上揮汗如雨。

以上都是很多喪文慣用的一些詭辯技巧,偶爾用到一兩個,可能你還能一眼看出來並嗤之以鼻,但是這些偷梁換柱的邏輯遍布全文的話你是招架不住的。不然怎麼那麼多姑娘對其深信不疑?尤其是還處在校園生活里的姑娘們,感情經歷不多的姑娘們,自己對於愛情本就沒有什麼真實的體會,也沒有一個大致的輪廓,一旦受到這些文章的誤導,再被大數據每天給你推送一下,久而久之,自己的愛情觀就被這些喪文給塑造成功了。

且不說古時的蒹葭蒼蒼白露為霜,也不必說近代的死怎能不從容不迫/愛又怎能無動於衷。我們當下的社會風氣中,愛情就真的如某些自媒體者們說的那麼狼狽么?我13歲的表妹,情竇初開的年齡,沒談過戀愛的小姑娘,某天突然說了一句「哪兒有什麼愛情」,當時真的震驚不已。我在反思,是我們這個社會出問題了,還是我們每個人的腦子出問題了。最後我想明白了,就是這些攪屎棍一樣的流量與論調搞得年輕人的愛情觀渾濁不已。

那些被拍裸照的姑娘們是夠傻,但是如果沒有這些所謂倡導消費主義、倡導「愛自己,對自己狠一點」的言論蠱惑,她們會瘋了一樣不顧後果地貸款消費?

那些在深夜抱緊自己的姑娘們是夠可憐,但是如果沒有這些所謂看透愛情本質、倡導「不要輕易依賴一個人」的言論誤導,她們會心如死水一樣拒絕一切可能發生的愛情?

那些被騙炮,還覺得無所謂的姑娘們是夠愚蠢,但是如果沒有這些倡導「約炮無罪,解放人生」的言論誘惑,她們會這樣輕易地不潔身自愛,讓一個陌生人光臨自己的身體?

我是不希望和女孩子講道理的。媒體大咖們說得好啊,「和女朋友講道理,你腦子沒壞掉吧?」。有些事情我是希望和女票用邏輯和道理來解決的,後來我還是忍住了。如果我講了道理,會被貼上「直男癌」的標簽;如果我沒講,就等於默認了這種論調。表面上看,我們這些男人是被這些五花八門的媒體論調壓著打,但實際上受害的是這些女孩子,裡面就有我的女朋友啊。她們被引導著過度消費,被引導濫交,被引導不相信愛情。自媒體者們跟隨了流量,挖掘了人性,賺的盆滿缽滿,卻以我們每個人的文化氛圍為代價,入侵我們每一寸的精神領地。

我曾經也一度喜歡這種喪文化,在網易雲的評論區里,幾乎可以用一套模板來寫個熱評: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她還在我身邊,現在聽這首歌的時候,她已經走了;我不需要什麼保護,我自已可以過得很好;愛情又不是生活的必需品……等等等等。當時沒有看清這些流量大咖們的真實意圖,沒有多想。我覺得身為媒體人,傳播點正能量是你們的職業道德。挖掘人性是為了讓大家更了解自己,做更正確的事情,而不是讓整個社會沉浸在這種喪的氣息里一片渾濁。

寫點兒經得起推敲的東西吧,即使你技術不好,至少不要誤導少男少女,再帶來一波「殺馬特非主流男默女淚」的後現代版本。

只要用心對待,每個人都值得擁有更好的愛情,不論你經歷了多少苦難。

最後,一個中指送給這些喪文化傳播者。


饒曉志:

嗯,今晚我第一次玩兒了彈幕,還是自己的作品。


Minxing C:

剛到羅馬
從機場下來和基友準備坐巴士去酒店。
好不容易等到了巴士,卻發現沒有買票也沒有投幣的地方,一臉蒙蔽
這時突然有兩個看起來非常熱情的巴基斯坦小哥招呼我們,問我們是不是中國人。
當時就非常感動,果然巴鐵情深。我趕緊問他們哪裡可以買巴士票
巴基斯坦小哥像長者看naive的小盆友一樣看了我們一眼,說:這里人人都不買票的,你們也入鄉隨俗吧。
我瞟了周圍一眼,還真的是上車就直接坐下的。這就是義大利啊!真好!我對自己說

快到終點站了,巴士上來了兩個工作人員,挨個的查票,我和基友發現每個人都從口袋裡掏出了巴士票,最後,那兩個巴基斯坦小哥掏出票下車時還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們一眼…
原來全車就我們兩個逃票…罰款60歐…


高揚:

記得國中時上物理科,老師在講解「融解」、「溶解」的區別,隨後舉了個栗子問把鹽放進水中是「融解」,還是「溶解」。
當時我想都沒想就說第二個。
此時我們班裡一位長得很帥氣的小夥子卻說應該是第一個。
當我頭都沒回(我坐在前排)大聲說,看看到底誰對,全班就炸了,先是喜歡這位小帥哥的女生站起來罵我,各種無知、蠢貨之類的除了不能在老師面前說的話都說出來了,當時因為之前的課太過沉悶,女生們一吵也吵醒了不少喜歡這些女生的男生們,當時的場面除了跟我要好的幾個朋友沒有站起來罵我以外,幾乎是全班厲聲指責,那位物理老師好像很懂我的意思並沒有制止,而是等他們激情過後目光轉向老師想讓老師公布正確答案並加入他們的行列時,老師只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看著講桌緩緩抬起頭說了一句:真理真的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這是我回頭看到他們覺得不可思議的表情時,生平第一次產生了民眾是愚蠢的這種感覺。


於銘洋:

就是最近的《盜墓筆記》網劇版。

我看完先導集,覺得這破東西肯定會虧很多錢,大陸影視劇以後再這樣做下去,肯定會走向死亡。而且豆瓣Aorqu的觀眾們的反映幾乎無一例外這是一部爛得不能再爛槽都懶得吐得的片子,我很欣慰,覺得爛東西得到了它應有的評價。

然而就在最近,突然我身邊的很多朋友包括我微博關注的人,都在說一邊吐槽一邊誇男主帥一邊追完了整季,而且還掀起一股購買愛奇藝vip的風潮只為追完此劇。裡面有我的同事,我的好朋友,微博里關注的女神,還有很多陌生的人。

這一刻,一個本應該被淘汰的走向滅亡的東西,它生存了下來,而且不僅生存了下來,還活的非常健康,甚至被作為了成功案例影響著整個今後的行業。

而這一切,就是在你身邊我身邊的民眾,那些在你生活中抨擊社會談笑風生其中不乏有很多優秀的很聰明的人。

我只能說,我眼中的民眾很愚蠢,我很絕望。


Kkkkkkkkkk:

突然感覺到一件很可怕的事,這些民眾,他們自己並不覺著他們愚蠢。當你的學識、見解高於你所處環境內的大多數人時,你便覺著民眾是愚蠢的,然而很多情況,你自以為身邊的人都是愚蠢的,但同時也會有人認為你也是大多數民眾的一部分。還是不要覺著自己有多聰明了吧,想來想去自己也是民眾的一部分,所處在一個大環境下,為何就認定自己比大多數民眾要機智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