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劉柯艾:

打開父母輩的朋友圈


橙君梨:

很少見中國家長敢於承認自己的孩子有心理疾病,寧願他是身體殘疾,也恥於承認他有閱讀障礙、多動症、抑鬱症等。

我乾弟弟,16那年,因為特招班等原因跳級念高三,自覺臨近聯考精神壓力太大,又是單親和媽媽關系處得不是那麼好,就要求我乾媽約個心理醫生,母子倆一起去做心理諮詢。

後來這件事兒被我乾媽的朋友,同時也是我媽的一個朋友,知道了。她大驚小怪的對我媽說:「沒關係去什麼精神病院!沒病都看出病了!」

那時才深刻意識到他們內心對心理不健康的不重視以及理解錯誤。

包括現在在美國認識一對夫妻,他們六歲的兒子被幼稚園 懷疑在行為控制方面有問題,動不動拿玩具砸小朋友,更甚者有一次拿跳繩從背後勒的一個小姑娘喘不上氣來。

幼稚園 勒令要麼去看心理醫生,要麼轉學。

他爸媽乾脆利落的給孩子轉了學,死都不願帶孩子去做心理測評。

媽媽淚水漣漣的說:「他們竟然說我們家寶寶有神經病!讓我們去看醫生!」

很多家長甚至忌諱的不行,不準別人對自己的決定置喙分毫。殊不知這樣的決定害了孩子也害了自己。

正視心理疾病真的任重而道遠。

~~~~~~~~~~~~~~~~~~~~~~~~~~~~~~~~~~~~~~~~~~~~~~~~~~

我表姐的表嫂的兒子,小時候行為異常,被醫院診斷為多動症。

他們不願送孩子去做什麼干預治療,認為那樣就是承認了孩子有神經病。

他們的方法是給孩子吃中藥治病。

上段本來是我的第一個例子,但是評論里有人提出了自己妹妹的多動症是喝中藥治好的。

我是美國大學部念的心理學,和很多人比起來都甚是粗淺,更從未詳細涉獵過任何有關葯與處方的領域。

只粗淺知道有病例服用methylphenidate和dextroamphetamine,其目的是刺激fronto-striatal region的多巴胺(抱歉不知道準確譯名,知識來源是我上過的某節入門課程)

對中藥的知識更是知之甚少,如果中藥真的有成分能達到同樣的功效也未可知。出於對未知領域的尊重,特此把它挪到這里來。

舉上例本來的目的呢,是想說明那家家長對多動症的忌諱。知道後沒給醫生好臉色看,據我所知吃中藥也並沒有什麼太好的功效。

但究竟是不是個例,吃中藥到底對多動症有沒有功效,有多大功效,我就不加以討論置喙了。

也算是一個學術小白為自己心中的嚴謹性所能做出的一點點貢獻吧。

把這個例子挪到這里加以解釋,以防造成任何誤會,並對之前所造成的誤導表示抱歉。


馬力:

烏合之眾三定律:民眾從不愚蠢。人們都是覺得自己聰明。我們也一樣。


陳勱:

更新1
我覺得可以加一條
把段子當真事兒的民眾也是挺愚蠢-_-||
=================
1.德國的鋼材放入濃硫酸里都難以被腐蝕,浸了幾個小時還是基本完好如初,反觀中國的鋼材,在稀硫酸里浸一會就已經被溶解的不成樣子了。我們需要追趕的地方太多了。
2.中國的大理石質量堪憂!只是潑鹽酸就會放出大量的氣泡,讓我們怎麼安心使用!這個國家怎麼了!
3.眾所周知,雙氧水能殺菌消毒,它會在有細菌的創口處形成氣泡。可是中國的豬肝,放入雙氧水中,放出氣泡竟然無比劇烈,甚至讓整瓶雙氧水都變成了水。
4.在澳洲還春意盎然的時候,中國的大部分的樹的葉子都已經掉光了,這說明了中國的空氣質量有多麼糟糕。
5.轉基因食品存在巨大危害,在一家用轉基因大米做午餐的學校內竟然有30%的學生沒有男性生殖器!
6.中國市面上售賣食鹽中的鈉含量嚴重超標,每一百克食鹽的鈉含量竟然超過了人體每日所需量的12倍!
7、動物實驗表明,轉基因食品有巨大危害,給小白鼠注射了轉基因大米懸濁液之後,小白鼠立即死亡。
8、把人的紅細胞放入中國市面上的純凈水裡,人的紅細胞不久便爆裂死亡,現在中國的礦泉水質量能讓人信任嗎?
9.向兔子靜脈中注入10ml空氣,兔子居然死亡!中國空氣質量差到了何等地步!
====================
文轉,侵刪


熊彼得:

思考過探索者與人民的關系後,
發現從演化上來講
人民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
坐等探索者功成名就回來提高自身基因質量。

人類社會是被百分之一的業內精英扛著往前走的,
剩下的人僅有繁衍後代的作用。


張兆傑:

這是朋友的小實驗。

他二代一枚,閑得蛋疼,弄了個小號,換了個漂亮頭像,在各種體驗問題里瞎扯幾句順便爆個照,再來點高冷裝,粉兒真是噌噌漲,私信也不少。

拜託,他在胸大是什麼體驗里膚白如脂,在腿長是什麼體驗里,一身小麥色,在長得漂亮是什麼體驗里,連臉都沒露,只露了個濕身健身照,關注er就沒發現,根本不是一個人么?

色一點沒關系,人性本色,但色到這么愚蠢,真的好嗎?

而且,不覺得成本略大不劃算么,連坐標在哪都不知道,就憧憬也許有機會約跑步,怎麼知道人家不是在澳州或馬來西亞?

有這工夫去當地商業街搭個訕多好,沒這工夫,日本教育片多的是,大部分老師的顏值都不遜各類女神,而且還無私奉獻,就擼管質量而言,應該也不會太差啊,還省得跪舔說違心話,點違心贊。

該朋友還在微信,陌陌上做過類似實驗,陌陌上的尤其誇張,看了以後,發現還真是有人大海里撈針啊。

怪不得女神們都脾氣不好,一開軟體,幾百條約跑步的,真是要累死親娘啊。

朋友常常答應約,講好地方,然後放鴿子,美其名曰:給同胞們上一課,收他們點智商稅。

但我知道,他是真閑的蛋疼……

如何在生活中成為一個足夠靠譜的人? – 張兆傑的回答


常凱申:


Aorqu用戶:

暴走大事件每集結束王尼瑪都會說「荊軻刺秦王」,這是什麼意思?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629612


過路卜者:

某地拆遷,因賠償問題村民與開發商達不成協議,雙方僵持不下。開發商找了一堆小光頭要強拆,村裡倒也團結,讓年齡大的老頭搬馬扎一排坐到村口。小光頭氣勢洶洶來了,不敢動老頭,老頭下下棋,曬曬太陽。
忽有一日,外出打工據說已經腰纏萬貫的阿強開著奔馳回來了,阿強一進村就見到了村口的老頭,阿強深情的說,各位都是咱們村的功臣啊,真是勞苦功高,今天我阿強回來了。就要干他娘的。說的老頭們老淚縱橫,紛紛與阿強握手。阿強說,為了感謝大夥,我請各位長輩晚上一起吃飯。大傢伙樂呵樂呵。這邊放心,我帶了幾個保鏢,讓他們在村口守著。老頭們都躍躍欲試,帶頭的老王頭留了個心眼,說自己在村裡待著就行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老王頭打來電話,一切正常。大傢伙更是放心了,紛紛表揚阿強吃水不忘挖井人,飲水思源。阿強謙虛的笑笑說,我全靠各位。走,咱們唱歌去。盛情難卻,一行人來到了某夜總會。這時候,大夥已經喝的五迷三道,又在夜總會喝了不少。阿強的馬仔忽帶了幾個衣著暴露的姑娘來,阿強見狀,訓斥道:這些都是長輩,成何體統!馬仔委屈的說說,錢都花了,您不是吩咐說要樂呵樂呵嘛!老頭們看阿強有些為難,又看了看花枝招展的姑娘,舔了舔嘴唇,說,就別為難你手下的人了,也沒什麼惡意。姑娘們見狀,一擁而上,老頭哪見過這架勢。不多久,就醉倒在溫柔鄉里。
第二天,日上三竿,老頭們才醒過來,彼此間還有些尷尬。阿強派車把他們接回了村裡。阿強的保鏢還忠實的守在村口,老頭們表示感謝,又把保安替下來,親自鎮守村口。不多時,來了輛派出所的車,下來兩個民警,對這些老頭說,有個事情需要幾位配合一下。老頭們有點蒙,一想到可能是前一陣跟開發商打架的事情,還是跟民警去了所里。奇怪的是,並沒有帶走老王頭。
過程很簡單,一台電腦,上面放的正是這些老頭們昨晚雲雨的視訊。老頭們頓時羞紅了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件事由派出所劉所長親自審理,劉所長說,看您這幾位,這么大歲數了,怎麼還干這事啊。老頭們無人應答,劉所長說,先收押幾日,再送到北京進行下一步審理。老頭們哪見過這架勢,頓時亂了方寸。劉所長說,先讓家屬過來簽字吧。說完就出去了,只剩下一個年齡不大的民警。小民警看老人家實在可憐,偷偷對他們說,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關系,我可以幫你們聯系聯系,想想辦法。老頭們一想,有了,給阿強打電話。
不一會,阿強風風火火的過來了。大家面面相覷,阿強說,你們這個事情很嚴重啊,給人家拍了視訊,現在又是嚴打,不好辦啊。老頭們一聽急了,這可如何是好。阿強眼珠子一轉,說,別急,我再去找找劉所長。不一會,劉所長跟阿強一起過來了,後面還跟著一張熟臉。劉所長一臉嚴肅的對老頭們說,李秘書已經給你們交了罰款,這次就這樣,下不為例啊。老頭們雖然不知道李秘書是誰,但聽明白了下不為例,連連點頭稱是。臨走前,劉所長把一盤錄像之類的東西,交給了那張熟臉,對老頭們說,你們的視訊我交給李秘書保管了,希望你們好自為之,不要老了老了晚節不保。那張熟臉笑了笑說,別嚇著老人家了,都不容易。那辛苦您了,咱們以後有機會再聚。好好好。
出了派出所,熟臉對老頭們說,老人家你們好,我是開發咱們村的張總的秘書,我姓李。張總聽說大夥出事了,趕緊讓我來一趟。幸好老人家都沒什麼事。阿強連連點頭,說,這事真是多虧李秘書,神通廣大。老頭們心理有些打鼓,但還是忙不迭的表示感謝。李秘書說,不過一碼歸一碼,我幫大夥,是張總的吩咐,一片心意。跟開發村裡這個事無關。一番寒暄之後,便坐車走了。
村裡人驚訝的發現,老頭們跟派出所走了一趟回來之後,棋攤也撤了,馬扎也收了。回到家,無論家裡人怎麼問,都不說去派出所幹什麼了。並且從過去的釘子戶,紛紛倒戈,轉而開始配合拆遷。隨著老頭們的倒戈,本村的拆遷得以順利進行。在新一屆的選舉中,阿強以高票當選,成為了本村新一任的村長。原來的村長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村裡莫名其妙的拆遷了,自己又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又被選下去了。
隨著新村的建造,開發商狠賺一筆,又繼續開發了新的樓盤。老頭們自發組織成立了治安糾察隊,極大的改善了村裡的治安情況,市裡的電視台進行了專項報道,老頭們很高興,幹勁更足了。治下平安,劉所長高升去了市裡。
喜氣洋洋中,村裡的新房蓋好了,新的一年到來了。唯一有些不平的是,當年留守村裡的老王頭在老頭們從派出所出來後,很快被剝奪了領導地位,自此,一病不起。他想不明白,是自己不明白,還是世界變化太快。

隨口編了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碳基領袖:

1.來都來了……

2.大過年的……

3.為了孩子……

4.你看他那麼有錢,XXX地震不捐個一億不是人!

5.她被強奸活該,蒼蠅不叮無縫蛋!

6.你被偷活該,都是你自己沒有看好。

7.那些沒有良心的醫生,就連個發燒都治不好,還收那麼多錢,多砍死幾個才好!

8.基站、射電望遠鏡輻射那麼大,政府不把人命當回事!

9.我窮、我殘疾、我慘,我就有理!!!

1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