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你會覺得民眾是愚蠢的?

問題描述:愚蠢的定義:所作所為因為知識結構的缺陷,資訊的匱乏導致導致自身的利益受到損害。
, , , ,
張浩馳:
朋友圈文章或者部分公眾號文章轉發泛濫的時候。


方傑鋒:
看到很多「反思自身就是民眾」的答案,有感
每次看到這些貌似很客觀很一針見血的短回答的時候,我都覺得答案在抖機靈的同時又冰冷無趣,而且,還給人以一種缺少了對生活的充分觀察導致的無力之感。
大概的意思是,你自己還不是民眾,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做錯了。
這些答案是在那些前排答主的情境中,膽小迴避、隱匿在民眾中不作為或者盲目從眾者最卑鄙的借口。

看那些險惡的面孔,那些原本善良的人失去心智地打砸日系車,那些因小利和無知而置他人於困境的醜陋的心靈。
要狠狠地記住這些情景,記住他們那時的醜陋,記住自己陷入的困境,記住自己的手足無措。
永遠不要當這樣的人。
也許有人會說,誰能擔保自己永遠不會啊!
也許不能。
但總不能指望那些除了保存說話者尊嚴和取笑憤慨者自以為是之外沒有什麼卵用的隻言片語給生活帶來任何的改變。
說得就好像我們能容忍自己哪一天舉起了斧頭砍向所有拿著蘋果手機的人一樣,這才是真正讓人恐懼的。
我們需要告訴自己要做什麼。
勇敢地支持受害者,
知道聯合聰明的民眾,
還要,
知道在事情中保持相對的溫和而免使自己落入另外一端的愚民當中。
然而,這種溫和卻要區別於我亦愚民的不作為。
溫和,是拉攏更多的人走近這個溫和、理性的行列當中;而我亦愚民,無疑就是 你們幹什麼我也沒什麼資格說,愛怎麼干怎麼干吧,反正我也半斤八兩 的消極敷衍。
喪鍾為誰而鳴。

所以,我,現在這一刻,不在愚蠢的民眾當中。我鄙視愚蠢的民眾,鄙視他們的愚昧,無知,短視,以及過去的我,的懦弱和盲目。
永遠不當這樣的人。

愚蠢的人類,臣服於我等聰明民眾吧哈哈哈哈


Aorqu用戶:

170215
有這么多贊真的特別驚訝,我承認我在某些看事情的角度是有局限性的,我也接受一些評論里的人對我的批評。但是我在盡量客觀地去看待這些事情。
對這個回答下的涉及的人沒有任何嘲笑和諷刺的意思 我的同學大都很善良純朴 我沒有任何冒犯他們的意思
還是有個別人不管是別有用心也好 不是故意的也罷 曲解我的意思。所以在每個後面我會總結一下中心思想 免得不必要的爭吵

以下是回答
170205更新
1.有一次,體育課被占。大家都不願意但是不敢講,有個同學就喊「抗議」。我另一個同學A是一個很喜歡嘲諷別人,很沒禮貌的人。這件事情之後,每次有補課加作業等等類似的情況發生的時候,A都會戲謔性地說:「抗議。」藉此諷刺那位抗議同學。同學們只是跟著笑話他。
豁出自己的安寧,冒著被老師敵視的風險,他還要為你們爭取權利,你們卻這樣對他。
說明一下,他並沒有干擾課堂紀律,而且大家也是想上體育的。
如果一定要說有什麼利益相關的話,我因為一些私人的原因不很喜歡抗議同學,我犯不著為他說好話。這只是就事論事。
這件事情的意思是,許多人對別人的犧牲不知道感謝,不懂得爭取權利。而且還沒有制度意識。

2.出於安全和社會影響考慮,已經刪除。

170214更新
突然收到這么多贊受寵若驚

3.我現在清楚地記得,我的某個班導,信佛,說:「中國人沒有信仰。」還列舉美國人大多信耶穌之類的來佐證她的觀點。後來我從很多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那時我還小,不懂這其中的意思。後來我明白了,說這話的人才沒有信仰。
無神論不是信仰?
共產主義不是信仰?
愛國主義不是信仰?
對自然的敬畏,對親朋的熱愛不是信仰?
人們給自己定下的理念,不論是賺錢養家還是富國安邦,不是信仰?
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是信仰?
有的人把信仰看得太狹隘,這不可怕。可怕的是,許多人聽到「中國人沒有信仰」居然深以為然。
無意冒犯宗教信仰。但我想說,說中國人沒信仰的人即使信仰宗教,也不會是一個虔誠的信徒。
這件事的意思是,有些人喜歡把信仰等同於宗教信仰,輕視國人的樸素信念信仰。
大家對這個有爭議,說一下當時的情況,當時就是她說到許多國人做事沒有準則,食品安全啊,葯家鑫案啊之類的,是因為沒信仰。我這里沒有摳字眼的意思。她其實就是不把我上面講的當信仰。我相信我是沒有會錯意的。

4.今天班裡集體看感動中國,孫家棟被問到一個問題,不記得是什麼瞭望指出,大意是問他認為為什麼中國航天能發展的這么高。
他的回答其中一句是「我們制度的優越性」
不出所料,同學們都一臉不耐煩,表示贊同的寥寥無幾。我們的制度不夠透明,不夠民主,這我都承認,我必須承認事實。但是說到中央集權對辦大事的重要意義,我相信在這一點上我們優於西方政體(在我們的領導人足夠明智的情況下)是可以得到公認的。信我一句,跟黨走吧。
這件事情的意思是很多人並不能客觀地思考,喜歡帶入自己的情感。再就是逢主旋律必黑。
說句題外話,這樣的事情,主要責任在中宣部。宣傳工作做得我一個擁護者都不愛聽。
拒絕對以上的政治內容開撕,可以討論,罵人就刪。

待續。

這個答案點贊的人又多起來了…但是為啥我寫的別的回答都沒人看呢… 在這兒打個小廣告:

Aorqu用戶:歷史上有哪些著名的裝逼遭雷劈的事件?

Aorqu用戶:對於在街上乞討的人,我們應該怎樣幫助?

Aorqu用戶:你最想講的一個短故事是什麼?

Aorqu用戶:央視做過哪些有趣的事?

Aorqu用戶:哪些行為會讓你覺得對方很有教養?

Aorqu用戶:你知道的最冷的冷知識是什麼?

Aorqu用戶:教科書上有哪些令你觸動的話?


潘新宇:
打開qq空間


尚誠立人:
這是一篇錯有錯命的回答,本回答是我為另一個問題準備的草稿,由於後期編寫時的失誤,存在這里誤發了,不過可能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發出來之後會發現,這篇回答其實也挺配題,如今解禁槍支言論不再少數,固看完,你會對擁槍幸福,還是禁槍幸福時有一個明顯認識。

我是黑龍江人,相對比人們經常提及的藏疆蒙、雲黔桂,人們似乎選擇性忽視這個與番邦接壤面積不小的地方,今天我就是來介紹大東北的。80~90年代,曾經在這片土地上颳起過一陣黑風一陣紅風,都是圍繞一個工具展開的:槍。

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帝,總是爆發恐襲案,但大部分都是一個懦弱的鬼畜掃射一群戰五渣罷了,而被他們踩在腳下的我們,聽著槍聲還以為哪裡放煙火,寫個新聞帶槍擊都是個大事件,不得不感謝《中國槍支管理法》

好的,但是來了,其實建國後大陸人民持槍的時刻並不短,甚至遠比我們想像的要長。
30年代開始,由於軍閥、外匪的混戰,整箱的金子換來整箱的槍,地主老財也開始注重個人武裝了,地堡、圍牆那是一個接一個,槍不再是國家機器的工具,逐漸進入民眾視野。

40年代,東夷擴張,大頭起義,畫像效蘇。校長擴軍,太祖發動民眾,尤其是天無二說開始,拼得是人,發的不是餉是槍,槍逐漸成為全民工具了。

50年代,校長退陸守島後,其重返九州之心不死,舊部殘師熱血不凝,開始了老對手的戰術「游擊戰」,這時為了有效消滅敵人,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民兵、民團遍布大江南北,作為紅基所在,幹部也要武裝起來!槍變成了部分人的特權。

60~70年代,雖然頒布了禁槍令,但是由於林幻幻、江則天等反革命,全民運動開始了,全民哄搶槍支的年代開始了。

80年代,有的人開始造槍抓耗子了。

即使在80年代開始嚴管的年代,槍再黑省還是被允許持有的,因為要防著蘇修、保護邊疆幹部、團結少數的朋友。

所以90前的黑省人,其實對槍並不陌生,但是自從條下法立,我們能看見發出響的玩意只有炮竹了。(比如某地白、楊、毛九十年代曾架連發火器支援地方私營團隊抗爭)

其實收繳槍支不過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事,短短幾年,從全民持槍就變成了那隻兔子你別跑,看大爺神射,唉,我槍呢!嚴格點說,即使繳槍初期另外55個小朋友中還是有不少允許持槍的,他們的工熱具被限制管理,其實還在輪子之後,統一於當地公安機關管理。至此,槍這玩具才淪落到連警務都不會用的地步。

像「一白二王黑心張」這些故事的主人公絕大多數集中於00年以前,為啥呢?因為一槍難尋,逢槍必專。

從我出生到我成年的十幾年間,經歷了濫槍、泛槍、限槍、繳槍、禁槍,槍支管理從有例如無規到明法嚴執,從槍聲不絕到不識槍聲。安則可立業,存則可享福。

如今的孩子只能在穿越火線、CS體驗快感了,就算是野外謀生的頂多也就玩個氣動打打對面玻璃。

無知有時候是種幸福,不識槍聲又如何?

現在支持解放槍支的人,觀點是擁有槍支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己,事實是不然的,我舉一個最近的例子:留美學生擊退三名持槍盜匪。
在大陸入室盜竊是沒有人會帶槍的,最多是把刀,當此時盜竊分子發現事主在家時,一個選擇是:①悄悄的拿東西走人②揮刀亂舞,大呼:你不要過來,你不要報警,我馬上走。
就算同樣的情形,發現有盜賊,單身女性或只有女性在家的情況下,不是拎著槍下樓檢查自衛,而是鎖好卧室門,待在房內,手持武器(棍棒電腦鍵盤)防止盜賊進入自保地,悄悄報警。和歹徒在黑夜中進行火力大戰,實在不是明智之選,戰場上造成的傷亡率不是狙擊手創下的,是一群槍都沒摸過的農民、工人的流彈!在室內開槍,要考慮到子彈射到壁磚、金屬發生跳蛋的概率!

就算退一萬步講,已經與小偷正面相遇,並且他持械遇走,站的遠點,他揮刀打不到你,他要是一緊張「砰」走火了,那他喵可就悲劇了。

誰也不想逛個街就被酒蒙子一槍爆頭,不見刀槍才是一種幸福,當你第一意識需要武器保護自己時,真的已經不能稱之為「和諧社會」了,哪怕在美帝。假設家裡有異響,我想到的是窗戶關沒關好,風把什麼吹掉了,而不是哪個癮君子又跑我家來翻吃的了。

如果真的解放槍支,我感覺我就再也見不到@霍sir 了,因為他早在處理民事糾紛中陣亡,而我只能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清晨,唱下這首歌。
只不過歌詞要改改:
一杯二鍋頭啊,嗆得熱血涌啊,你若不瞅,我不會掏槍,掏了之後實在傻逼,民警拉網,武警布防,心黑的刑警群起抓捕,不該喝酒,不該拿槍,一時懵逼說射就射,射了簡單,幾個家庭就此破碎。

喝什麼酒,瞅什麼瞅,好死不死還帶了把槍。是個爺們你就掏槍,你若有種就向這開。嘣噗嘭,眨眼之間,你已不在,我不敢留,強留下來只會被捕。警察出動,說我拘捕,嚷著「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你當我傻?拔槍就射,十八年後還是好漢。一警中彈,全警震怒,武裝機器不是瞎說,層層包圍,彈盡糧絕,本欲自盡,顫抖的手就是扣不動扳機。

審訊室里,為啥喝酒為啥殺人?領導責,妻子罵,如此爺們實在窩囊!俺也有槍,響響當當的漢子如何能忍!借酒消愁愁更愁,吹一吹風,撒泡熱尿,撒你的尿,瞅俺幹啥,他瞅了一眼我血上涌,掏槍就干,俺也是個男人!

為啥要跑?看著血噴,直接嚇軟,這不是我,這不是我,殺人償命我也害怕,上有老母,下有幼子,若我被捕,何人養家,糟妻多難,病苦纏身,我若被捕,一命三命。警察蜀黍,我也後悔。

喝什麼酒,解什麼仇,帶什麼槍,充什麼男人。如今後悔,又有何用,早知今日不如禁槍。

霍蜀黍,我把詞又改了,你要不要購買二版的使用權啊?最愛你的明明是我啊,為了你的安危,我連愛好都不要了,咱倆在一起好不好。


風行者:


時雨:
2016年11月25號那天上午,朋友圈先後被羅爾的事情兩次刷屏


熊貓燒菜不燒香:
跟我的傻逼女同學准同事就轉基因問題開撕的時候。我們同校同專業,我已婚,男,她當時訂婚,現在已婚,婚後沒有去單位報到,此為背景。
有一次吃飯聊起多囊卵巢,她跟我說現在的蔬菜轉基因的太多,導致不能生育。那些轉基因作物連蟲子都不吃,種子也留不下,人怎麼能吃雲雲。我說,蟑螂不吃黃瓜,無籽西瓜和香蕉也留不下種子,你想說黃瓜西瓜香蕉吃不得嗎?
她不能反駁,就說要是真好為什麼領導不吃外國人不吃,我說美國每年六成轉基因作物內銷,合著都是用來喂畜牲了,美國人一口沒吃?再說大陸允許的轉基因作物種類都是有數的,合法且形成商業規模的產量的作物只有抗蟲棉,然而沒人吃那個吧?
她不能回答,就說崔永元作為公眾人物大力反轉,說明是有道理的,我說我就這個問題專門問過我高中同學,西農農學院碩士,他當時用看白痴的眼光甩給我他導師的一篇論著,中心思想一句話,尚未有可靠證據表明轉基因作物的食用與人類疾病有直接因果關系。放著西農碩導不信,叫我去信一個氯化鈉是食鹽都不知道,說得出重水澆水稻這種昏話的人,我做不到,我的理智和智商不允許我這么做。
她不能辯駁,甩下一句「反正我不做這小白鼠,誰愛吃誰吃,我就是不相信,你那教授肯定是為政府說話的。」我回答,我們是辯論,我只是提醒你崔某不值得相信而已,當你爆粗或是說出「反正」這個詞的時候,你就已經輸了。至於你能不能找得到轉基因食品去吃,能吃多久吃多少,或是躲多久不吃,這是你自己的問題。根據我所掌握的,常識級別的知識,轉基因技術最大的問題類似克隆人,是道德問題,而非醫學問題。當然,這個話題就很大了,超出你的認知,因此不需要繼續了。當然,人有保持無知的權利,現在不也有孩子生病跑去找神漢灌香灰的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果不其然,炸了。
學術探討歸學術探討,同為歷史專業的學生,想找出幾個史實材料簡直不要太簡單,但是完全不加理會,搞得跟潑婦撕逼似的,那就是書白讀了。至於退讓,那是不可能退讓的,你學藝不精,脾氣又大,辯不過就耍賴,要麼回家找媽媽要奶吃,要麼回家找你老公要雞吃,那都是你自己的事。這時代這國家再怎麼哄抬B價,也輪不上我來照顧你的情緒。相反我要是和顏悅色百般退讓,這事讓你未婚夫或者我老婆知道了我還真就說不清楚了。
讀書讀到碩士,還要依靠原始的本能來判斷基礎性的事物,說好聽了叫學藝不精,難聽了就是智力低下,腦迴路怕是用來運水的。
哦對了,本人國中教師,自認智商不突出也不泯於眾人,出了這么一個奇葩同學兼同行實在是丟人。不懂不可怕,可怕的是讀這么多年書,一點求真好學辨認真偽的精神和能耐都沒有,拿什麼去引導學生在這個真實與謊言交織的資訊時代擇取真正有益的知識,培養健全向上的三觀?就這還指望我讓著你給你說好聽的?

我讓你娘了個爵後跟,我是吃你家大米了還是占你便宜了?就憑你身份證上有個女字就得讓你啊?那我別擠公交上下班了,騎單車得了,車都讓給你們去坐好不好?


高揚:
記得國中時上物理科,老師在講解「融解」、「溶解」的區別,隨後舉了個栗子問把鹽放進水中是「融解」,還是「溶解」。
當時我想都沒想就說第二個。
此時我們班裡一位長得很帥氣的小夥子卻說應該是第一個。
當我頭都沒回(我坐在前排)大聲說,看看到底誰對,全班就炸了,先是喜歡這位小帥哥的女生站起來罵我,各種無知、蠢貨之類的除了不能在老師面前說的話都說出來了,當時因為之前的課太過沉悶,女生們一吵也吵醒了不少喜歡這些女生的男生們,當時的場面除了跟我要好的幾個朋友沒有站起來罵我以外,幾乎是全班厲聲指責,那位物理老師好像很懂我的意思並沒有制止,而是等他們激情過後目光轉向老師想讓老師公布正確答案並加入他們的行列時,老師只擺擺手示意大家安靜,看著講桌緩緩抬起頭說了一句:真理真的往往只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

這是我回頭看到他們覺得不可思議的表情時,生平第一次產生了民眾是愚蠢的這種感覺。


薛伯德:

通過鄙視大多數民眾的愚蠢來秀自己智商上的優越感是我見過最愚蠢的行為之一,因為往往你到了那些民眾生存的環境,往往你也會做出這些民眾的行為,其實你並不比別人強,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而已。

呃……我發現我也很符合這條啊,難道真的是看Aorqu太多的結果嗎?


鄭庄公:
現在能吃飽了,生活也好了,大多數人都認為是改革單干帶來的。可是解放前幾千年一直都是單干啊,為什麼吃不飽,生活也不好?所以,說改革單干帶來富裕,邏輯不通啊!


Dum林:
當發現有人相信「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這句話的時候。

李普曼說,這個社會自古到今就是精英的少數統治愚昧的大多數。乍一聽多少不舒服。可是仔細想想網路上的鍵盤俠就知道。簡單、粗暴、標簽化,向來不憚以最根深蒂固的惡意揣測他人。簡直就是大眾愚蠢的最好的註解。
我們大罵國家體制有問題,羨慕西方民主自由人人都可以遊行示威。卻不想想如果他們日子好過幹什麼三天兩頭遊行示威。
媒體發一個日本右翼如何如何,就立刻「抵制日貨」,什麼「寧可大陸長滿草,也要收復釣魚島」卻不想想經濟全球化下抵制的行為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看到新聞贊美好醫生,就感動得泣涕漣漣。看見新聞報道庸醫坑人,就大罵醫生沒一個好東西。
民眾一邊咒罵政府媒體隱瞞真相,一邊又不願意去用自己大腦分析問題。一邊指責媒體操縱輿論,一邊又心甘情願的任其擺布,簡直比孫子都聽話。

懶得思考,只願坐享其成得到觀點,連追求獨立自由這一觀念本身都是從別人那直接搬過來的。
「民眾的眼睛的雪亮的」這本身就是一句恭維麻醉迷惑人心的話,沒有依據,沒有邏輯。因為事實上,作為一個新聞專業的學生,我所更多看到的,只是「不明真相的圍觀民眾」僅此而已。


陳嘉陽:
我看民眾多愚蠢,料民眾看我應如是。

————————-寫在「抖機靈」之後的話————————————————

本題下面很多人的做法,確實是感覺大多數民眾是愚蠢的。
然後呢?會不會,在什麼事情里,我們在另一些人的眼中,也是愚蠢的?
那麼有沒有聰明一點的方法?
有,有三個。

第一,是明白,為什麼,大多數人在這個事件表現得愚蠢。如果思考僅僅停留在多數人無知、烏合之眾這種層面,很沒意思。
比如有個建設新農村的。我們事後來看,A村的居民很愚蠢,還很無賴。但基層機構強行推廣某個新事物,事後甩鍋的事情,似乎不少吧。那這個新農村,在剛出來的時候,誰能知道,是不是又是一個一陣風的政策?
那麼不首先行動,是個「不那麼壞」的決策。
大概,事前敷衍,事後耍賴,就是他們長期積累下來的,「生存策略」。

第二,是如果把正在看答案的「你」,放在其中的立場,你會做出什麼選擇?

第三,大家真的這么愚蠢,是不是有機會利用這種愚蠢,賺點錢?
—————————————–寫完了—————————————
用句知名雞湯結尾吧,用一根手指指著別人的時候,別忘了有三根手指是指著自己,還有一根指著其他人。


過路卜者:
某地拆遷,因賠償問題村民與開發商達不成協議,雙方僵持不下。開發商找了一堆小光頭要強拆,村裡倒也團結,讓年齡大的老頭搬馬扎一排坐到村口。小光頭氣勢洶洶來了,不敢動老頭,老頭下下棋,曬曬太陽。
忽有一日,外出打工據說已經腰纏萬貫的阿強開著奔馳回來了,阿強一進村就見到了村口的老頭,阿強深情的說,各位都是咱們村的功臣啊,真是勞苦功高,今天我阿強回來了。就要干他娘的。說的老頭們老淚縱橫,紛紛與阿強握手。阿強說,為了感謝大夥,我請各位長輩晚上一起吃飯。大傢伙樂呵樂呵。這邊放心,我帶了幾個保鏢,讓他們在村口守著。老頭們都躍躍欲試,帶頭的老王頭留了個心眼,說自己在村裡待著就行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老王頭打來電話,一切正常。大傢伙更是放心了,紛紛表揚阿強吃水不忘挖井人,飲水思源。阿強謙虛的笑笑說,我全靠各位。走,咱們唱歌去。盛情難卻,一行人來到了某夜總會。這時候,大夥已經喝的五迷三道,又在夜總會喝了不少。阿強的馬仔忽帶了幾個衣著暴露的姑娘來,阿強見狀,訓斥道:這些都是長輩,成何體統!馬仔委屈的說說,錢都花了,您不是吩咐說要樂呵樂呵嘛!老頭們看阿強有些為難,又看了看花枝招展的姑娘,舔了舔嘴唇,說,就別為難你手下的人了,也沒什麼惡意。姑娘們見狀,一擁而上,老頭哪見過這架勢。不多久,就醉倒在溫柔鄉里。
第二天,日上三竿,老頭們才醒過來,彼此間還有些尷尬。阿強派車把他們接回了村裡。阿強的保鏢還忠實的守在村口,老頭們表示感謝,又把保安替下來,親自鎮守村口。不多時,來了輛派出所的車,下來兩個民警,對這些老頭說,有個事情需要幾位配合一下。老頭們有點蒙,一想到可能是前一陣跟開發商打架的事情,還是跟民警去了所里。奇怪的是,並沒有帶走老王頭。
過程很簡單,一台電腦,上面放的正是這些老頭們昨晚雲雨的視訊。老頭們頓時羞紅了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這件事由派出所劉所長親自審理,劉所長說,看您這幾位,這么大歲數了,怎麼還干這事啊。老頭們無人應答,劉所長說,先收押幾日,再送到北京進行下一步審理。老頭們哪見過這架勢,頓時亂了方寸。劉所長說,先讓家屬過來簽字吧。說完就出去了,只剩下一個年齡不大的民警。小民警看老人家實在可憐,偷偷對他們說,你們看看有沒有什麼關系,我可以幫你們聯系聯系,想想辦法。老頭們一想,有了,給阿強打電話。
不一會,阿強風風火火的過來了。大家面面相覷,阿強說,你們這個事情很嚴重啊,給人家拍了視訊,現在又是嚴打,不好辦啊。老頭們一聽急了,這可如何是好。阿強眼珠子一轉,說,別急,我再去找找劉所長。不一會,劉所長跟阿強一起過來了,後面還跟著一張熟臉。劉所長一臉嚴肅的對老頭們說,李秘書已經給你們交了罰款,這次就這樣,下不為例啊。老頭們雖然不知道李秘書是誰,但聽明白了下不為例,連連點頭稱是。臨走前,劉所長把一盤錄像之類的東西,交給了那張熟臉,對老頭們說,你們的視訊我交給李秘書保管了,希望你們好自為之,不要老了老了晚節不保。那張熟臉笑了笑說,別嚇著老人家了,都不容易。那辛苦您了,咱們以後有機會再聚。好好好。
出了派出所,熟臉對老頭們說,老人家你們好,我是開發咱們村的張總的秘書,我姓李。張總聽說大夥出事了,趕緊讓我來一趟。幸好老人家都沒什麼事。阿強連連點頭,說,這事真是多虧李秘書,神通廣大。老頭們心理有些打鼓,但還是忙不迭的表示感謝。李秘書說,不過一碼歸一碼,我幫大夥,是張總的吩咐,一片心意。跟開發村裡這個事無關。一番寒暄之後,便坐車走了。
村裡人驚訝的發現,老頭們跟派出所走了一趟回來之後,棋攤也撤了,馬扎也收了。回到家,無論家裡人怎麼問,都不說去派出所幹什麼了。並且從過去的釘子戶,紛紛倒戈,轉而開始配合拆遷。隨著老頭們的倒戈,本村的拆遷得以順利進行。在新一屆的選舉中,阿強以高票當選,成為了本村新一任的村長。原來的村長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村裡莫名其妙的拆遷了,自己又為什麼莫名其妙的又被選下去了。
隨著新村的建造,開發商狠賺一筆,又繼續開發了新的樓盤。老頭們自發組織成立了治安糾察隊,極大的改善了村裡的治安情況,市裡的電視台進行了專項報道,老頭們很高興,幹勁更足了。治下平安,劉所長高升去了市裡。
喜氣洋洋中,村裡的新房蓋好了,新的一年到來了。唯一有些不平的是,當年留守村裡的老王頭在老頭們從派出所出來後,很快被剝奪了領導地位,自此,一病不起。他想不明白,是自己不明白,還是世界變化太快。

隨口編了個故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沿寧:
舉個例子。

小明看著小紅,小紅看著小剛。
小明已婚,小剛未婚。

問:是否存在「已婚人士看著未婚人士」?

A是
B不是
C不確定

你們的答案是???

想好答案再往下滑。

不準偷看(ง •̀_•́)ง!

答案是A「是」

解析:

假設小紅已婚:
則「小紅看著小剛」符合要求「已婚看著未婚」

假設小紅未婚:
則「小明看著小紅」符合要求「已婚看著未婚」

無論如何都存在「已婚看著未婚」。

其實,這是心理學上的一個實驗,被實驗的大多數人選擇了C,認為不確定。

事實上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假設推理就能解決的問題,但是大多數人都選錯了。

實驗結果:人類本質上是不愛動腦筋的。

這也解釋了為何一件事情或一個觀點出現,大多數人會選擇不經過思考、不去辨別真偽就盲目跟風的原因之一。

這也是大多數人愚蠢的原因之一,

不愛動腦,懶得思考。

問題來源:
200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丹尼爾.卡尼曼

更新補充:
哎呀怎麼那麼多人在糾結在這個已婚未婚問題呀,這個不是重點哪兄弟們

這只是舉個例子,如果願意你也可以換成別的性質特徵,比如:

小明是肉食者,小剛是素食者。
小紅未知(不要和我抬杠,小紅只能肉食素食二選一)
問是否存在一個肉食者看著一個素食者?

不要鑽牛角尖啦

-_-#


毛毛毛毛毛毛:
看到這么多人關注這個問題,聲嘶力竭的想證明自己比別人聰明的時候。


紅色的布丁:

說一個一星期前發生的事情把。

那天晚上,我媽在家庭群里分享了一篇公眾號文章,只可惜前兩天清理緩存把記錄弄丟了,不然真得弄個圖上來給大家看看。

文章的作者自稱是一個種菜的農夫,文章的前半部分是一些前段時間被說爛了的緋聞,例如「全世界只有中國在吃轉基因」、「賣轉基因的都是美國派來的間諜」之類,後半部分則是分享自己辛苦種植非轉基因作物的經歷,配了幾張菜園的圖片,最後向大家呼籲,說整個社會應該行動起來,共同反擊轉基因的泛濫。

你以為我是想說這個菜農愚蠢嗎?錯了。

作為一個稍微懂一點網際網路的年輕人,總能發現一些老一輩人們發現不了的事情。

文章所有圖片的左上角,都有某菜苗銷售公司的水印,甚至這個「菜農」自己拍照的時候,也是穿著這個印有這個公司logo的T恤衫;翻到文章最後,我看到文章的閱讀量為9W+,點贊量為1W5;點擊進入他的公眾號之後,發現他基本每篇文章都有類似的傳播效果,而且圖片的水印時不時就會換一下。

呵呵,說真的,這貨要是個菜農,我就把他的蔬菜大棚都吃進肚子里去,而且吃一口給一個億,絕不含糊。

文章這樣的閱讀量和點贊比例,你們可以推算一下他有多少粉絲,一篇文的廣告費是多少,有多少人轉發他的文,他的月收入有多少,我不太會算,反正肯定不是小數目。

這年頭,大多數都認為自己身懷正義、明察秋毫,其實呢?他們的眼睛只能看到別人想讓他們看到的假象,他們做著道義的春秋大夢,其實不過是被一些別有心計的人當豬在養罷了。


一苒:
我聽過一句話:小知識分子批判政府,大知識分子批判民眾。

深以為然。

政府有時候愚蠢,但是愚蠢的非常明顯,大家都懂。
民眾總是很愚蠢,但是愚蠢的相對無辜,隱藏在「樸實善良的廣大人民民眾」中,經常被人有意無意忽視。

最後還想說一下:
知識分子喜歡批判,因為他們清高正直。
但聰明人會選擇替政府或者人民民眾代言。你以為他關心對錯?其實他只是覺得這樣可以賺錢。


Aorqu用戶:
想起來一件國中時候的事 雖然幾乎時時都能看到蠢人蠢事 唯獨這件是我印象中最早發現自己和別人不一樣 也促成了我追求精英主義 只交少量的朋友 不把大多數人當同類的習慣

當時學校組織足球賽 形式是淘汰賽
我在的班就叫X班吧 輸給了隔壁的Y班 在半決賽被淘汰了
下一場比賽是Y班和Z班的決賽
當時班裡輸了比賽悶悶不樂 尤其我們班男生居多就嚷嚷詛咒Y班輸掉 還給Z班的人講和Y班對戰的經驗 希望能助Z班一臂之力

只有我覺得他們想法不可理解
打敗了我們的人被人打敗對我們來說是一件非常恥辱的事情啊
如果Z班拿了冠軍 就說明我們班的實力最多在年級里排第3
相反 如果如果Y班贏了 我們就可以說「除了Y班我們誰都沒輸過 Z班雖然是銀牌但僅僅是因為我們提早遇到了冠軍」

後來我才知道 世上大多數人被感性所蒙蔽 而且為了報復會不擇手段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