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能量才能支撐一個人走過人生的低谷和迷茫?

問題描述:因為首次創業失敗,感覺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和動力,不知道該如何繼續。 很感謝這么多朋友的鼓勵和支持,一年了,在這個問題上,收穫了無數真心和知識,事到如今,我還在堅持著,是不甘心、也是自己那份想創業的心一直在支撐著自己前行。或許有一天,我會過得比現在好,能繼續追求到自己想要的東…
, , , ,
匿名用戶:
「我得活下去」


Aorqu用戶:
信仰!相信宇宙萬物中有一位主宰,掌管著一切,所遇到的一切都在他的掌管中。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
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蘇醒,
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
也不怕遭害,
因為你與我同在;
你的仗,你的竿都安慰我。
——《聖經》詩篇23:1-4
沒錯,我就是基督徒!是主耶穌的帶領,使軟弱卑微的我,不懼怕迷茫困苦,因為我知道無論在任何環境下主與我同在,他給我這個環境要讓我從中學習領悟、克己攻身,成為合神心意的樣式。感謝主的一路帶領,認識主是我這一生最大的財富!


黃恩龍:

這個答案我寫過,復制過來吧。

謝邀,叔本華在人生的智慧里寫到:柏拉圖:「沒有什麼人,事是值得我們過分的操心」。
看了叔本華的著作,他破壞了我們的夢想,沒有了對世界的期待,但我們對生活多了一份淡定。
即使我重複他的話,幾千遍,依然該看的人會看,不會看的人還是不會看。這也是叔本華強調的:「人的命運因其性格的原因有其必然性」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命運亦是如此。

總之我要告訴你,沒有什麼一句話是真正的能讓我們從艱難中支撐下來。
真正支撐我們走下去的是「我們的人生觀」。
自從看了叔本華的許多著作之後,改變了我對人生和世界的看法。
那就是「我們不可能真正的改變性格道德,我們唯一能改變的就是對這個世界真理的追求」,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可以通過追求知識來武裝自己,但無法真的改變自我的性格道德修養。
所以我「任性的放任自己的意欲,但同時也惡補對這世界的真理,也就是知識」。
狼吃羊,我們不能說狼是壞蛋,狼不能吃了羊,就以為「自己是個純碎的壞蛋」,所謂的心理問題其實就是對自己的性格和周圍環境產生了懷疑。狼應該預測吃了羊的後果,比如獵人會追殺他,牧羊人會召集人來圍剿等,對產生後果有所防備,才是狼真正該做的。
這個世界永遠是人性之間的博弈,而知識便是我們的武器。


Aorqu用戶:
是仇恨。

但凡逆境中成功,莫不如此。


Aorqu用戶:
你跑過步嗎?山路的那種。出門只有兩個選擇,上坡或者下坡;無論選了哪一個,要回到家的話一定都得經歷另一個。
開始的時候我先跑下坡,心中竊喜,今天速度又快跑的又順暢;naive,因為最後在累的要死的時候居然還得跑上坡才能回到家;
後來我就想先苦後甜吧,先跑上坡,這樣回來的路上就能輕松點了;結果發覺自己更naive:一開始的上坡都耗完體力了,更別提後面的全程了。

後來跑多了我才明白,無論上坡還是下坡,都是我在達標路上一定會經歷的、無法逃避的路線;先苦後甜或者先甜後苦都是不準確的描述:即便是跑平路也會經歷體力的極限值,可能只有短短的一公里但是卻幾度想要停下來;終點、速度、自己的舒適程度這三者間的平衡,只能自己一次次的積累經驗才能得出合適自己的結果。而在不論是上坡還是體力極限的時候,停了腳甚至停止跑步,得來的只有未完成這段里程的後悔;最合適的選擇只有:

在低谷的時候放慢步伐,別 停 腳 ,看看周圍的風景或者趁沒人的時候甩甩肩膀或者摘掉耳機聽聽風的聲音,然後等這段過去了再把速度追上來。

不過很神奇的一點是,當我用發展的心態接受了「起起伏伏是常態」的觀點之後,最開始我跑的氣管炎要犯了的那個大坡居然變的不那麼陡且長了!

一點小心得的分享,希望能給你力量。


Xiuquan Yu:

孩子抑鬱了 一定是燒的 餓三天就好了


孫在在:

我來到這里已經半年有餘了,這里是科學家的搖籃,頂尖人才的天地,在這里,你可以獲得最頂尖的教育資源和資訊,可以享受非常優越的生活環境,教室裡面永遠明亮著,開放著,你住著單間,物業盡一切可能輔佐你,換算起來,你在這里每呆一個小時,可能就是普通勞動人民打工者要付出工作量的多少倍。這個資源並不均等的社會里,你得到了少數人擁有的社會資源,然而現在想起來,這半年來的我竟配不上這份給予。

我的」配不上」,不吹不黑。下面就來對比一下我和別人不同的人生。

在我的身邊,存在著許多優秀的人們。這點大家有目共睹。可能每個人對優秀的定義不相同,我僅代表身為學渣總是臨淵羨魚的自己,描述一下我眼中的優秀,我眼中的他們。

他們往往是大學部985或者211院校的,而我只是大學部二批的。

他們往往是天賦異稟的(比如語言/思維),而我只是考試分數還過得去。

他們往往是在某一方面頗有造詣的,而我興趣愛好有一百個,卻哪個都不算強項。

他們往往眼光高遠,思想深刻,而我是今天舒服了最重要,」那個女人怎麼化妝的這么好看」。

他們往往各不相同,但是卻有著相似的努力程度,相似的行動力,相似的執著於堅持。

這就是我跟他們的差距。

當然,不僅僅是這些,接下來我換一種描述方法。

專業方面,他們本身就基礎較為紮實,可能是大學部或者更早以前的積淀了吧。此外,他們還具有強烈的求知若渴的心,他們會經常光臨講座,他們會時刻關注科學前沿的動態,並且會因為看到一篇構思新奇的文章而感到興奮,他們會啃最晦澀難懂的學術書籍,只為揭開心中的疑問和對世界的好奇。(我是最近才讀到文章里說年輕的時候該去讀最難啃的書這句忠告的,然而他們已經早在這么做了,我不可遏制的懷疑自己覺悟是否較為低下。)

愛好方面,剛才說了他們都頗有造詣,他們不是過去傳說中的獃頭獃腦,他們有著各自的興趣點,各自明媚成一朵彩色的雲,他們是活力的,青春洋溢的。他們有的喜歡打遊戲,往往打得還不錯。有的喜歡畫畫,經常看到他們曬出自己引以為傲艷羨眾人的即興小作有的喜歡唱歌跳舞,他們的表現並不因為搞科研而顯得笨拙和業余。還有喜歡寫作的,小清新的,老練而收斂的,邏輯至上的,段子手潛質的,從此我再不自詡藝文青年。

そうして,你認為他們是無法靠顏值而只能靠智力來生存的嗎?Naïve。

這里並不乏外形好的。可能你前排寫作業的是個黑長直,可能你後排看書的是個空氣劉海的萌妹子,可能你突然抬頭發現一個帥T形狀的人物正推門進教室,單手挎包,插著入耳式耳機,無表情,眼神看地面而不是看你。總的來說,那種「集智慧與美貌於一身的女子」就在你身邊。說起理工男,你以為都是【掛著厚厚眼鏡片,頭發亂而油膩,穿著搭配讓你無法評價這個不存在的東西】的樣子嗎?並不,其實,半年了,我了解的真相是,【歐巴和兒子就潛伏在我的同學中】,在食堂內,在石板路上,在走廊里,跟你擦身而過,跟基友興奮地談論進化與遺傳,人類的命運與未來,為什麼這一輪網際網路熱潮只發生在中國和美國,政治,地理,氣候,癌症,天罡,地煞,36,72,108。。。。。。那清澈的眼神里閃著微亮的光芒,彷彿夜空中最亮的星,是他,我愛的少年。

我以上所講,並不沒有為了感染力和文章效果而使用誇張的手法,我所見所聞,還並不僅僅是這些。

再描述下去,會覺得自己渺小得近乎塵埃,平庸得如同行走的背景板,落後得似乎再上三圈發條都不能變成脫韁的野馬追上他們遠去的步伐(原創的比喻,自己贊)。

(贊是因為以下是引用加改寫)

我感到害怕。就像我們不知道冬天從哪天開始,只會感覺夜的黑越來越漫長。
  我害怕一跟他們談話,我就像一個透明的人,蒼白的腦袋無法隱藏。我所擁有的內涵是什麼?不就是人人能脫口而出,遊盪在空氣中最通俗的認知嗎?像心臟在身體的左邊。春天之後是夏天。美國總統是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但閱讀的人在知識里遨遊,能從食譜論及管理學,八卦周刊講到社會趨勢,甚至空中躍下的貓,都能讓他們對建築防震理論侃侃而談。相較之下,我只是一台在MP3世代的錄音機,過氣、無法調整。我最引以為傲的論述,恐怕只是他多年前書架上某本書里的某段文字,而且,還是不被熒光筆畫線註記的那一段。
  我害怕,當他們讀書時,臉就藏匿在書後面。書一放下,就以貴族王者的形象在我面前閃耀。舉手投足都是自在風采。讓我明了,那不只是知識,更是魔力。他們是懂美學的牛頓。懂人類學的梵谷。懂孫子兵法的甘地。血液里充滿答案,越來越少的問題能讓他們恐懼。彷佛站在巨人的肩牓上,習慣俯視一切。那自信從容,是這世上最好看的一張臉。

  我害怕,我祈禱他們永遠不知道我的不安,免得他們會更輕易擊垮我,甚至連打敗我的意願都沒有。我如此害怕,因為他們的榜樣是偉人,就算做不到,退一步也還是一個,我遠不及的成功者。我害怕,他們知道「無知」在小孩身上才可愛,而我已經是一個成年的人。我害怕,因為大家都喜歡有智慧人。我害怕,他們能避免我要經歷的失敗。我害怕,他們懂得生命太短,人總是聰明得太遲。我害怕,他們的一小時,就是我的一生。我害怕,尤其是,還在努力的人。

(作者:月光碎片Y;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720340/answer/88529440;來源:Aorqu)

我與他們存在於相同的時間,不同的時代。我與他們在一起,卻從未屬於他們中的一員。

如今,他們閃閃發光,我是無名氏,好一點是甲乙丙。

多年後,他們成為了不可或缺的人,我將淹沒在歲月的河流中。

大浪過後,他們是被淘洗出來的珍珠和貝殼,我是被沖刷而去的沙子和小蝦,甚至不能像海帶,好歹扎了個根。

鏡子里的我,是過去那個迷之自戀的我,在無知和淺薄中自我催眠。

而現在,真的需要醒來。

很遺憾,24歲的你,並沒有如你年少時期想像得」搖身一變」成了渴望的樣子,你還是那個廢柴一樣的阿斗,走到這步,莫非是花光了往後幾十年的好運氣了吧。你曾許願的『未來』,它就是活生生的『現在』,它就是日復一日的『你的日常』。你總不能再許願下一個五年計劃吧,你哪來那麼久的青春?

等你三十歲了,你才讀夠該讀的書?

等你三十歲了,你才穿得下小號衣服?

等你三十歲了,你才英語水準成為社交意義上的還可以?還是interesting呢?

等你三十歲了,你才把你現在就想學的軟體學會?

等你三十歲了,你再說I
will be a character in next five years,嗎?

抓緊你的每一分,放下手機,拿起筆。

抓緊你的每一天,放棄高糖,邁開腿。

停止不安的心跳,去做事。

再見廢柴,再見死宅,再見沙發土豆,再見網癮少年,再見道理都懂,再見光說不練。

最後還是想用AKB紀錄片的一句話結束:有一次我給前田敦子當伴舞,當我看到她在前排跳舞唱歌的樣子,她確實非常閃閃發光。那時候我就想,既然有一個Center,那為什麼不能是我呢?

安。


Li Ming:

我的情況比較糟糕,正常的方法是沒用的,當然也不是所謂的情傷 (heart broken)

我現在主要依賴兩樣東西支撐著我

一是學習和研究,一些足夠深的課題會佔用我絕大部分的時間,這樣我就沒時間尋死了

二是一些特別活潑開朗 (funny) 的人,他們從小到大的家庭環境也是很樂觀的,看著她們一天到晚哈哈哈哈哈哈,就像是給我充電一樣,有個 youtube 上的女生特別的活潑開朗,我每天都要花一個小時循環她的影片

每天起床吃飯學習洗澡睡覺,我都懷著一種這樣的信念: “再過一段時間就好了”,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向前走,或許再走多一步,我就能見到陽光了

嘻嘻 😛


青璽:

關於能量的損耗和補充
一個人的能量場規模,基本在投胎時,精神進入肉體的時候就已經定型。後天的發展是一個用能量和物質,來一點一點滋養精神和肉體的過程。大多數人的能量損耗和補充都是基本守恆的,所以不同格局的人基本上一生的道路是大致安排好的,除過很少肉體條件極其差的,會在精神並未消亡之前先隕落消逝。或者是精神條件極其差的,能量場因為一些外力被嚴重破壞甚至是毀滅,從而導致肉體沒有引導,成為行屍走肉或者植物人。也依然有很少的人,找到了所謂的能夠提升自身格局的方法,常見的有算命避禍福,看風水避災難,求佛請神,甚至很多人避之不及的法術養小鬼等等。這些行為的共同源頭都是自身能量的補充,甚至是能量場規模的擴大,但上面的行為都是很短期的,後面處理不當反而會虧損。
這些都是外界某個時段的改變,最根本的還是自身人的轉變,而現在的人們,都想通過一種快速的方法獲得成功,做到永絕後患,不再無憂,這種短效的能量增加可取,但隨著時間的消耗還是解決不了根本性的問題。
關於損耗,日常的生活,人際的交往,是一定會造成損耗的。但是都在正常範圍內,是一種生活必不可少的損失。但是過度就會造成能量場的破壞,例如沉迷酒色,朋友間過度的言論,不正當的關系。損耗開始不嚴重的時候,自己是有修復功能的,精神會不自覺地在放緩,修養維護。也就是為什麼在某些事情過度的時候,人會感覺不舒服,感覺恐懼並且想要逃離這種狀態。但是一旦沒有及時恢復回來,能量場處於一個補充要遠低於損耗的狀態,那麼整個人的精神基本就會慢慢垮掉。隨之而來的身體也會慢慢變的遲鈍,甚至衰竭,而自我調整也是需要時間的,並且還要看自身獲取能量的效率,我們所在的空間都是能量,快速獲取補充是很重要的,一是自身效率問題,二是及時補充回來有能量基礎才能繼續擴張,不然會陷入自我能量缺失的死循環中,所應對的生活就是無力,沒法改變現狀,覺得一生大概就這樣了,也沒有期待。
關於能量補充,人際交往方面能夠獲得開心的感覺,學習之中的踏實感,承擔責任的誠實感,都是人從外界吸取能量,來維護自身能量場的做法。也都是一種互相的,處於平衡的,正常的能量獲取方式。
但是面對外界的力量對能量場造成的傷害,使人陷入抑鬱,或者對未來失去信心,渾渾噩噩。靠普通的能量補充過程是遠遠不夠的。普通人只靠自身去打開新的格局是基本上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有,也會十分勉強。類似於人們說的開天眼,折壽命,這都是為了得到某些東西強行消耗自身能量。
但是真正有能力的人,不管是看人看事,還是幫人調整能量場,都是十分得心應手,並不需要什麼復雜的程序和大量自身的消耗的。
在青璽這里調整,能夠讓肉體和能量最快的融合。由自己的能量,去做到避免不必要的消耗和最大效率的吸收能量,這是大的方面。具化來說個人心態的轉變,身體健康,這是內在整個人的由能量引起的變化。再由時間體現到生活,人際關系的好轉,情商高,自信靈活,金錢的增加,桃花的吸引力,質的轉變引起外在一系列的變化。這便有利於人的一生。
但對於要做某些自身格局所不及的事,去沖刺一個自身能量層面外的目標。這種類型的事,長期的調整達不到最有效的結果,需要高人短期內調動大量的能量,作為一個及時補充和提升,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一旦能量開啟消耗,完成事情之後,人的狀態還是會回到原點。很多人想要自主改變,但連最基本的能量都沒打開。受限,自主改變的過程也是要經過長時間,和面對的過程,當無力做出改變,也只有經過外力的提攜。
在青璽這里調整和學習都是以最輕松和循序漸進的方式,去提升整個人的格局和能量級別。最重要要看每個人的內心,是否真的有勇氣突破和接受。

看事,學習,調整,桃花,小孩,健康,超度,清理,事業,感情,婚姻,財運,外形氣質。 有償,心誠者加微信


肖薇:

人得救,靠本能。
本能的怕死,本能的求生,苦苦求生。
反正我是這么的熬過來,熬過每個黑暗的日子。
怕也沒用,眼淚流完,生活總要繼續。


Aorqu用戶:
Aorqu和嗶哩嗶哩


Aorqu用戶:

慾望!

我自己列了一下我想買的東西和想達到的一個程度……瞬間就有了動力。你不努力奮斗,打起精神,這些東西都完全不可能進入你的囊中。


傅曉漫:

就是信念,熱愛生活的信念。真的,當你經歷一些關於死亡是事情後,你就會發現,沒有什麼比活著更美好了,更何況是沒有疾病、四肢健全的活著。無論遇到什麼,我都會說,怕什麼,天還沒塌下來呢,我還好好的活著呢,勇敢去面對。


Aorqu用戶:
不盲目期待未來的走向,但發自內心的相信自己會更好。


劉軍珺:

我記得這樣的話:一切都將過去,猶如飄過一個白色的蘋果。


陳蒙:

最難的是意識到自己已經是最低谷,不會跌得更慘!


風小山:

只有佛法。
本人患抑鬱症時,非常深刻地體會過。
其他理由到最後都不行。
最難、最苦的時候多少次真想放棄。
度日如年,
生不如死啊!

只有佛法支撐我挺了過來。
感恩佛祖,感恩佛法。
願更多的病友們
也能走出來。


了不起的查爾斯:

陀斯妥耶夫斯基說出了這樣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我只擔心一件事,就是怕我配不上我所受的苦難」。
英語原文”There is only one thing I dread: not to be worthy of my sufferings.”
俄國作家陀斯妥耶夫斯基也曾被囚禁在寒冷的西伯利亞集中營里。他說:「我只害怕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痛苦。」
「人在世間要受到許多痛苦與災難,但是,當人們身處這些痛苦與災難仍然能夠自覺地選擇某種道德及利他的行為時,他便無形中把痛苦與災難轉換成了某種人生的成就;因其有此成就,而使他在痛苦與災難之中獲得了意義與價值;因其有意義與價值,而使他有了活下去的願望與追求;因其有了這樣的願望與追求,他就有可能在最為艱難的處境下、在最最痛苦的狀態里生存下去,從而使自我的生命保有了尊嚴,顯示出熠熠光輝來。


朱洪生:

信仰。
說到創業,創業者的信仰是什麼?
「我一定能成功」。
創業者一定能成功嗎?十有八九要失敗。
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沖進創業的圈子裡?
他們信仰成功,即便這樣的成功對於大部分人來說是虛妄的,但信仰本身就是虛妄的。
信仰是不理性的,是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干擾的,是無論何時何地一成不變的。
世界上有好的信仰,也有壞的信仰,但單就「什麼樣的事物能給絕境的人以無窮力量」這個問題而言時,那答案必須是信仰。

16年上映的一部好萊塢電影《HACKSAW RIDGE》(血戰鋼鋸嶺)的主題也就是「信仰」。

以下是本人寫的影評:

A True Stoty

Have you not heard?
The Lord is the everlasting God,the creator of the ends of the earth.

影片主題:信仰。
影片背景:二戰。

Desmond.Doss ,影片主人公。
Desmond的父親,Thomas.Doss,一戰倖存軍人,軍銜下士,擁有兩枚戰後授勛,「為國而戰,失去了很多,然後就被拋棄了,軍裝被遺忘,沒有了發言權」,Thomas因此而常年酗酒,又因為酗酒而經常毆打辱罵家裡人,Desmond因為母親被父親多年家暴而在心中、在夢中開槍殺了Thomas,在現實里,Desmond不敢殺Thomas,不敢殺任何人,因為他信仰上帝。
《主禱文 十誡》中第六誡:You shall not kill.

影片中與對上帝的信仰產生激烈矛盾的——軍人對軍令的信仰。
「Yes,Sergeant!」
對上帝的信仰:「I can’t touch a gun」.
軍令:「Touch the gun!」.
「美軍不會犯錯,所以如果有問題,那肯定是你的問題。」
「我向上帝禱告,希望他能聽見,但那不是雙向的交談。我知道你們只想把我列入『第八條例』把我攆出部隊,可我沒有精神問題,我只是與眾不同而已,我只是有自己的信仰。」
「是上帝叫你不要拿槍嗎?」
「上帝說不可以殺人。」
「耶穌說,我給你們一個新的戒律:即你們要愛彼此,就像我愛你們。」

熒幕拉向鋼鋸嶺,第三種信仰浮現:救人。
「Medic!」
「Just breathe,I got you,come on!」.
「給他一針嗎啡就別管他了,他挺不過一天」。
「別丟下我,請別丟下我,我有孩子」。
「我不會走的,我會送你回家,I got you」.
「I was praying the whole time」.
「I just praying,『Lord,please help me get one more』.」
實現之後,我又說,「Lord,please help me get one more.」
最後Desmond甚至還救了幾名倖存的日本士兵,他的信仰只是單純地救人,而沒有限定要救美國人還是日本人。

影片中輕描淡寫地也有第四種信仰:愛情。
一見鍾情,Desmond和Dorothy結婚,直到Dorothy在1991年去世。
即使Desmond決定從軍,Dorothy依然決定和他訂婚;即使Desmond失約婚禮,Dorothy依然相信他是愛自己的;即使Desmond可能喪生於鋼鋸嶺,Dorothy依然堅定地信仰「I love you」。

當然還有第五種信仰:日本軍人刨腹自殺式的武士道精神。

「我認為任何干預他人信仰的行為,都是錯誤的,不管在軍隊里還是別的地方。」

The Lord will not grow tired or weary.
And his understanding no one can fathom.

信仰賜力量予疲乏者,增能力予軟弱者,正值青春亦會疲憊睏倦,青年亦會絆倒跌跤,但那些仰望信仰的人,必重新得到力量,他們必如雄鷹展翅翱翔,他們必奔跑而不疲倦,他們必行走而不跌倒。

軍人沖鋒的時候為何要發出嘶吼聲?
他們害怕鮮血,害怕死亡,他們必須藉助信仰的力量由肺腑之間發出嚎叫,只有信仰能讓他們得到力量。

軍隊是什麼?是戰爭的機器。
戰爭是什麼?是信仰的廝殺。
有的戰爭出於利益,有的戰爭出於正義,有的戰爭出於殺人,有的戰爭出於救人,而利益、正義、殺人、救人,無一不是信仰。

生與死,輪回不止,我們生,他們死。

——————影評結束分割線———————

有一個從一而終的信仰支撐著我們前進,干好事也好,幹壞事也罷,只要是信仰所支持的,那便沒有主觀意義上的「對與錯」、「成與敗」。客觀意義上的「對與錯」、「成與敗」應該放在對信仰本身的審判上。

最可怕的是有信仰,最可恨的卻不是有信仰,最可恨的是沒有信仰的兩面派、牆頭草、半途而廢的易轍人。

人對待萬事萬物要有立場,沒有立場的人……和鹹魚有什麼區別。

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