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能量才能支撐一個人走過人生的低谷和迷茫?

問題描述:因為首次創業失敗,感覺一下子失去了方向和動力,不知道該如何繼續。 很感謝這么多朋友的鼓勵和支持,一年了,在這個問題上,收穫了無數真心和知識,事到如今,我還在堅持著,是不甘心、也是自己那份想創業的心一直在支撐著自己前行。或許有一天,我會過得比現在好,能繼續追求到自己想要的東…
, , , ,
嘉瑜貓-莫璃:

或許可以告訴自己,人生如夢,成敗得失,今哭明笑,今笑明哭,回首看俱是空。積極的想法大概可以是,fast fail 快速失敗,快速爬起,積累經驗,總結教訓,下回再搏,待我東山再起時且回頭看。
強調一件人人都明白但就是不願意接受的事實,痛苦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清楚不接受這一點會帶來更多問題,不要以為生活本該很輕鬆快樂似的,也當然不用以為創業一定就會成功,好像以為戀愛就能自然結婚,結婚就能幸福一輩子一樣,no more naive,臣服和接納事實真的真的非常重要,它告訴自己蛋tm已經碎了,不要蹲那啦哭,哦!蛋啊可愛的充滿希望的蛋啊你為什麼碎了,哦!好難以相信blahblah的好嗎!可以看看《少有人走的路》,即使中度抑鬱,自律在這個環節中仍然非常重要!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身體化,人的身體具有記憶,身體化是很可怕的,它影響你的大腦、思維、情緒、作息!你如果不趕緊咬牙將積極面注入身體,抑鬱早晚會身體化,它會拖住你的身體使之沉重無力、牽住你的嘴角讓你很難笑出、壓抑你的心臟和四肢讓它們不能協調,總之會把一個鮮活有力的青春肉體變成笨拙沉重的蠶繭包!啊啊想到就讓人不寒而慄!這時候你需要一個長長的清單,可以是陪家人在一起、獨自旅遊、開啟健身計劃(跑步快走是公認的對抗抑鬱的好方法)、跳舞、組織或參與一次義工活動,有的人還可能需要靜態恢復,可以酌情加上如參加一次心理工作坊、寺廟靜修參禪、靜坐內觀等等等,但切記不要是揮霍自暴自棄的發泄毀滅式的恢復,因為它同樣異化你的身體異化你的心靈,一旦你身體認同它們,需要成百倍(自由想像)的意志力去去掉這樣的記憶,絕對會是一場更大的戰斗!
然後如果身體化得不錯,你可以重新投入你新一輪的事業規劃,見朋友,看書,去各種meetup,總之身體力行的去完成它,在勾清單這事上決不糾結。
然後,就沒有然後啦。


我要生氣了:

力量,
來自你對自己目標的無限熱愛。
來自你對現狀的心存不甘。

~~~~
文尾有彩蛋。
這個是我。
背景是在火車上。頭一天去參加一個相聲比賽,和搭檔信心滿滿的準備了一個多月,結果,唉,可能是對比賽過於重視,我和搭檔都很緊張,發揮的不是很好,評委的點評很直白也很犀利,說的我們小哥倆恨不得當場找個老鼠洞鑽進去。
比賽結束給媽媽打了個電話,想得到些許安慰。結果是爸爸接的,爸對於我做相聲演員,不是很支持,覺得我是不務正業,就想讓我找個單位有一份所謂的的正經工作。劈頭蓋臉給我一頓刺激:我就說你不是那塊兒料,你一天天的凈琢磨這些亂七八糟的有什麼用!!
可是我真的喜歡相聲啊喜歡啊喜歡啊喜歡啊!!
比賽失意加上爸的一頓冷水,我覺得自己的可能真的不適合這個職業,也沒有能力把這個職業做好。
當你獨自一人在漫漫荒野好不容易找到一條自己喜歡的路時,你身邊突然出現好多人告訴你這條路多麼不適合你,甚至你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我不知道眾看官您會怎樣,我已經有了和這個世界說拜拜的念頭。
要不,自個殺?
這個想法突然在我腦海里出現,向來樂觀的我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就算死也得先回家吧,

起碼跟爸爸媽媽道個別,起碼找個沒人的荒郊野外,火車上自殺算怎麼回事啊,還得麻煩乘務員阿姨打掃。。


(紅大褂是我,灰大褂是我搭檔,搭檔的情況和我差不多,家裡人也是各種反對,只有我們兩個互相安慰鼓勵。很久之後的一次宵夜,我們倆喝的都有點多,他說那次比賽他之後一段時間低落的不行,甚至有死的念頭。現在我們兩個互稱對方救命恩人。)
(當時去比賽就我們兩個,也沒人幫我們拍照,這張圖還是後來從主辦方海報上拍的。)

買了凌晨的車票和搭檔匆匆忙忙的分別,我北上他南下各回各家。一路委屈難過,翻遍同學錄,不知道能打給誰。
看看窗外看看車廂里的人,我對孤獨有了非常深切的體會。
在我座位對面是一對小情侶,開始兩個人一直小聲地聊天,後來姑娘說著說著就哭了,小伙茫然失措,不知道怎麼安慰,只是不停的給姑娘擦眼淚。
我遞給小伙一包紙巾,小伙很意外的看著我,沒敢接。(對,從圖上你能看出來,我確實不像什麼好人。)後來還是接過去了。他安慰了姑娘一會,然後我們聊起來。
兩人都是學美術的藝考生,想進中央美院,小伙想做個紋身師,姑娘想做服裝設計。
(單身狗傷害加一)
可是家裡也是不支持,女孩又不想放棄。
為了轉移女孩注意力,小伙把話題說到我身上,問我的職業什麼的。我說我是說相聲的,小兩口像看外星人一樣的看著我,讓我來一段,本來我是拒絕的,可是內心的不甘又慫恿我來一段,內心掙扎的時候,小伙偷偷像我眨了眨眼,又指了指姑娘。
好吧,來一段,死就死吧,大不了以後再也不說了。只是沒想到我堅持多年的相聲夢想最終是在一場火車」野演」中落下帷幕。
我記得我當時說的是單口古今奇觀一個小故事。小兩口很捧場,開始我說的有些生疏,後來漸入佳境,到最後整個車廂都在聽我說,還陸續有臨近車廂的乘客過來。
看著越來越擁擠的車廂我不僅沒有緊張,反而越來越有狀態。以前總也使不好的幾個包袱我使出來,脆響,大家一片喝彩。
這時候我突然明白,我想說相聲做演員,比賽成績固然能代表我的部分水準,可這不是我的目標啊,我不是迎合評委才說的,我要做的是演員啊,我最終的目標是給老百姓演啊,在火車車廂這個魚龍混雜各個階層都有環境中,我能有一片叫好,我就不信說相聲養不活我!!!
一段說完,大家意猶未盡(圖一你能看到我左邊有個哥們兒在睡覺,開始他被吵醒是很煩躁的還說了幾句臟話,後來那段說完「再來一段再來一段」數他喊的響),我又說了幾個定場詩,我把自己剛剛發生的和我突然領悟到的事分享給那個車廂的朋友,分享給了那個女孩,如果你耐著性子看完了這段邏輯混亂文字,我也把這個故事分享給你。

一次的失意真的不算什麼,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你還熱愛,那就堅持下去。

起碼,堅持到回家吧。

那個照片是姑娘拍的,我提前下車,我們互留了QQ微信,她給我發了照片接了圖。
還有個小彩蛋
哈哈。至於現在的我,當然還是義無反顧的走在相聲這條不歸路上啦。左邊的綠毛衣是我。
ps:
1.我沒有去德雲社。。。
2.我現在已經沒有那麼胖了。。。(羞羞臉)


林下風:

不敢說自己經歷的低谷能有多低,但它是我活了23年來遇到的最曠日持久的挫折,從2014年的10月開始到2015年的7月之間,從小順風順水的我不得不多線處理著一系列反反覆復的麻煩,困難,在14年底到15年年初的時候很多次自己一個人回到家癱在床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覺得這一切永遠沒有盡頭了。不敢和父母朋友傾訴,無數次想到自殺…但那個時候支撐自己的唯一信念並不是怎麼對得起愛自己的人,而是:

和父輩祖父輩相比,我還一事無成,怎麼能讓自己的人生就終止在了這樣糟糕的時刻呢?要死也要死在光輝燦爛的時刻啊。

這種感覺到最後激發出了另一種信念,對沉沒成本的執著:老天扔給我什麼我都忍著,為過去的錯誤埋單我接受,但是我就是不能放棄,就是要把黯淡的這一頁翻過去,什麼都折騰不死我,我要抗爭到底!

現在想想當時也是中二了,不知道自己在跟誰抗爭個什麼勁兒,但很感激當初的自己撐了下來,讓我倍加珍惜現在的生活。

————————————————————-
說句題外話,現在覺得所謂遇到的人生低谷,除不可抗力因素外,很多是人在巔峰時不夠有憂患意識,春風得意自以為是飄飄然導致的結果,說白了就是自己「作」,包括我自己也是如此。


Aorqu用戶內心的強大吧!


妞妞:

首先你得定義,什麼才是人生的低谷與迷茫。

從小到大,每一次我以為低到谷底了,結果時過境遷回頭一看,都是無病呻吟,屁大點事兒!

所以我現在,假如快樂,就趕緊享受;假如不快樂,我就慢慢來,不著急,放下,從新開始,才是人生常態。

———夜深人靜,講個故事吧———

我和七年ex在一起的最後半年,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候。

黑暗到什麼程度?

我悄悄的,把他燒菜的木糖醇,換成綿白糖;我把他的胰島素針從冰箱里拿出來,陽光里曬一天再放回去;我把阿斯匹林放到蒸鍋里蒸,然後晾乾再塞回葯瓶。

我已經忘記了他究竟怎麼個不好,忘記了生活怎樣的煎熬。但我如此清晰的記得,我被逼到絕境崩潰的蛇蠍扭曲的心態。

我做了幾天,他開始覺得血糖升高了。
我一邊害怕一邊暗暗解恨。

但我還是告訴了我媽媽。

媽媽嚇哭了,說,孩子,離開他吧。你不是在毀他,你是在毀掉你自己。

然後我就突然想開了。
如同弗羅多被咕嚕咬斷了手指,鮮血淋漓,卻在火山灰燼里,重新看到了陽光,吻到了生命的氣息。

這件事已經塵封我心,七年。

它讓我明白,如果我痛苦、吃力,說明我方向錯了!如果我自己不肯放手,誰也救不了我!


柳青:

我想說的是,高中時候的哲學真的不要白學,因為它真的強大到不可思議。

我的每次低谷期,潛意識里都是唯物辯證法的發展觀(可能是我中毒太深,被洗腦了),特別是下面這個原理,爛熟於心啊。

事物發展是前進性與曲折性相統一原理(或事物發展的總趨勢原理)

〖原理內容〗:唯物辯證法認為,事物發展的方向是前進的、上升的,事物前進的道路是曲折的、迂迴的,這是一切事物發展的總趨勢。

〖方法論〗:我們既要看到前途是光明的,對未來充滿信心,積極鼓勵、熱情支持和悉心保護新事物的成長,又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不斷克服前進道路上的各種困難,勇敢地接受挫折與考驗,在曲折的道路上問鼎事業的輝煌。

〖反對〗:既要反對把事物看成是一帆風順的盲目樂觀主義;又要反對看不到光明前途的悲觀失望思想。

反正每次它都會讓我覺得,低谷期什麼的,都是不可避免的,最主要的是要知道,熬過了,什麼都有可能。

——————————————————————————

以為會被噴,所以選擇匿名。現在好啦,發現你們都認可,所以取匿了呢


匿名用戶:
物質 足夠
精神 強大
本性 善良
被這個世界溫柔以待過
有過頹廢的經歷
有支持的人
有信仰
看得見希望和明天
來源於自身的自信
以及 必備的專業技能和基本的為人處事能力


歡了多:

大概是來自父母的愛吧。

有段時間做生意敗得太慘,前女友也分了,一個人在地洞里頹著,誰也不想接觸,連家裡電話都不想接。

終於還是接了。

父親說:我們是你爸爸是你媽,你是我們小子,你可以不跟別人說,有什麼不好意思跟我們說的?有什麼困難,我們能幫多少就幫多少,幫不上就求人家幫,什麼坎過不去?

後來當然過去了。

世上只有父母是真正無私對你。再好的朋友都不會,Aorqu的寒喧者更不可能。

父母,他們可能打過你罵過你,卻永遠不會對你失望,永遠覺得你是那麼優秀,哪怕你已淪為廢物;永遠覺得你是好人,哪怕你早成了殺人犯。

想想他們,好像就能立地成佛。

這大概是因為,我們整個人都是他們生的,能量自然也來自於他們吧!


Aorqu用戶:
與題主分享我自己的經歷。
11年大學畢業找工作,我花了近半年的時間準備一個考試,在最後一輪二選一被刷下來。之前的生活一直很順利,這算是二十多年來不小的挫折。當時抑鬱到走在街上看著迎面來的行人,沒有任何理由眼淚就掉下來。爸媽每天兩次電話,老兩口小心翼翼地從我的語氣中推斷我一天的情緒狀態。有一次他們覺得我很低落,爸爸讓媽媽帶上我最愛吃的家鄉月餅當天悄悄來學校看我,陪我住了幾天。現在想想這么一點事,讓他們操這么大的心,真是愧疚。
再後來,爸爸生重病,尋醫問葯住院。當時我研究所剛畢業,拋開找工作畢業一切事情守在爸爸媽媽中間。三個人像一支隊伍,相互鼓勵,相互支撐,再難再絕望也不放棄。可是親愛的爸爸還是離開了我們,天崩地裂…我和媽媽經過長時間身體、精神的透支折磨筋疲力盡,但是能做到的仍是默默陪伴、安慰、勸勉。
再後來我來北京找到一份非常不錯的工作,開始戀愛了。甜蜜的時間不長,去年年底前男友出軌背叛,我們分手。莫大的信任、傾情的付出、完全的交託,卻換來這樣的對待。媽媽知道後,又悄悄的帶著一堆家鄉的土雞蛋、臘肉來北京,陪伴我走過最低谷傷心的日子。
題主,我不知道你正在經歷什麼,這是我四年來的故事,希望對你有幫助。每一次的重創之後還能爬起來,是因為有最愛的家人陌陌地守候、陪伴。他們的陪伴是那樣的信實、可靠,受到再大的傷害他們讓你知道身邊有人陪著你,不要絕望,不要迷茫。


Aorqu用戶不甘心
強烈的不甘心


Aorqu用戶:
接納自己,接受不幸


鍾耀穎:

看評論看到淚流滿面…


匿名用戶

健身吧

當卧推起百來斤的杠鈴做組,就好像同時推開了種種沉重的壓力,這種真真切切的力量讓人相信困難都是可以解決的

慾望遭受到的挫敗,啊,痛苦,苦悶

為什麼我沒有1米8?也許心儀的女孩就願意和我在一起,而不是和另一個看上去並沒有比我更努力的男孩

顯然,對個人來說,人生的得失不是多勞多得,按勞分配的,很多事情都是不可控的,得不到想要的亦是常態,現實的局限性,像一堵黑暗城牆橫在你面前,堅固得無法動搖,也許對它發起過無數次沖鋒進攻,都紋絲不動,挫敗感越來越強,然後明白,最好轉過頭去無視它的存在,繞向光明的那一面

漸漸,性格磨鍊得與命運相契合,猶如《被解救的姜戈》,手持點45左輪手槍,騎著高頭大馬走向自由

Freedom-《被解救的姜戈》


大耳朵貓:

我個人的意念是:自己還年輕,不能放棄,又不是馬上致命的絕症,活下去才可能有希望!(AS患者,03~05疼痛卧床不敢動,現在致殘了,但養活自己不是問題)人不知足啊,反而是現在比當時更精神壓抑了!


扼殺黑暗:

當然是靠窮走過的啊

你還能迷茫和低谷

說明你不缺錢花啊

人一旦有錢又閑

就忍不住想點虛無飄渺的破b事

把錢花掉。我認真的。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張書琛:

謝邀 @王茄子,寒假看了陳道明主演的電視劇《越王勾踐》。感觸很多。
建議題主看看。

真正的英雄,只需要在迷茫的時候,絕望的時候,想想自己在低谷中受的那些侮辱和質疑,想想眾叛親離者的醜態,想想世界上那些相信你,愛你的人,自然會咬緊自己的牙關。

另外,《周易》裡面的兩卦或許能為題主開解開解。
周易裡面有兩個卦很有意思,是最後兩卦。一個叫「濟」,一個叫「未濟」,「濟」是第63卦,「未濟」是64卦。「濟」在我看來就是成功的意思。「不濟」則是失敗的意思。(事若不濟,如之奈何。——《史記》)
按照64卦的運行規律,從「濟」到「未濟」只需要1步。而從「未濟」到「濟」需要63步。

人生從高峰到低谷也許只因一念之間的錯誤決定,而要從低谷到高峰卻需要無數的努力與積累。
其實,「未濟」也沒什麼不好,至少不像「濟」那麼危機四伏。


Fiona:

不管發生什麼,一定要吃按時吃三餐和睡覺,最好再嘗試找一份事情做,工作也好,興趣愛好也好,要是能夠堅持鍛煉,那就更好啦。
肉體和精神,都不能倒下。

把每天要做的事情都安排好,如果能夠建立起一個有序的生活,整個人都會這樣的環境下慢慢恢復起來,因為你知道每天接下來要做什麼,會覺得生活是有所掌控的。
哪怕是每天看股票,你都能保證每天有六個小時知道要做什麼啊!!!

其實所有這些事情這些安排計劃的作用就是重新建立起對自己的信心!你必須要相信自己,哪怕身邊沒有人陪伴,你也得靠自己生活下去,並且會生活得很好!

經歷過人生的低谷,你也能坦然迎接人生的高峰

God only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Good luck!


匿名用戶:
自己,還有我很喜歡的一個已故藝術家。

在我最失意的時候,情緒最差的時候,把歌一次又一次唱給我聽。

看著他的演唱會,好像會讓我忘記一點痛,跟著他笑跟著他難過,在他的歌聲中存夠繼續走的勇氣。

———————自己的部分————————

記得在一次傷害自己之後,搞到滿手都是血,又哭得死去活來,我抱著自己的大衣,覺得這就是我的全世界.我不會因為弄髒衣服而被打罵,因為我會體諒自己。

就因為這句「我知道你有多難受,我知道,我都知道!」

從此之後病情穩定了一段時間。

但好境不常,隔了一段時間我又卷土重來。那天已經站在高樓上,準備跨下去的時候猶豫了一下,那一下我想到了好多,我不甘心,但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又怎會輕易放棄……那天我由兩點坐到日落,一直一直都在掙扎,突然想到了小時候好多的不愉快,又有好多遺憾。

「如果是現在的你,你會怎樣做呢?」

對啊……我會好好地對她好,我會帶她吃想吃的,帶她玩想玩的,捉著她的手教她寫字,和她唸故事,在她最想學鋼琴的時候先教她看譜,和她玩一個個大人都說幼稚的遊戲,陪她去冒險,在她不敢和大人說的時候帶她去看醫生,細心準備好她的必須要的生活用品,等她不用在焦急和彷徨當中長大,不用害怕明天沒有干淨的衣服,不用害怕自己已經破舊的黑皮鞋會爛到不能穿,不用以乞求的姿態向母親索取,她的一切要求都有回應,儘管有時候我也會拒絕。

想到這里,其實已經哭成狗了……我什麼都沒有還有自己不是嗎?

雖然以上好像說得很冷靜,但真實情況是我抱著自己的膝蓋,一臉眼淚鼻涕地說:

「求求你,就算再辛苦,再活久一點好不好?我知道你好難過,再活久一點,就多幾天好嗎?我還沒有對你好過,給我一個機會,我會盡力的,我什麼都還沒有做過,我還未對你好,你還有好多歌沒有聽熟,還有好多電影沒有看,歌評影評更加沒有寫,再捱久一點好嗎?我知道你喜歡聽Leslie的歌,我唱給你聽好不好?求求你了!不要死好不好?」

於是唱了一天風繼續吹,看著日落。

謝謝那天自己願意給一次機會我,謝謝自己有遵守承諾對自己好。

—————————————————————————
忘了有一次是朋友說服我的……朋友也是很重要,但我們吵架了,就不多提。

也謝謝你救過我,陪我走過一段路。


匿名用戶:
決心。
這種決心,很奇妙。我知道這種決心是憑空長出,我也不具備與之相匹配的力量,但是當一切都放棄,我的腦子里還是會清晰無比地浮現這個念頭。
「我要它。」

那是一種睡眠,食物,愛情都難以帶來的快感。
它不因為任何人,不因為任何事,不因為局勢需要,不因為現實。它是你的宿命,不需要理由。
「就是它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