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柠檬黄有毒:

记得看过有一句话,地球这么多年了,哪块底下没埋著过尸体(动物,植物,非生物)。哈


少阿么的小跟班:

非请自来,我也想答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本人大学日语专业,不幸遇到各种国际问题,加上学的不太好,就没从事本专业工作,很幸运的被选中培养成品酒师,13年刚毕业,6k多的工资也是美滋滋。

好景不长,赶上大环境变化,反腐倡廉,高端酒行业几乎全凉了,就马上决定出国深造。经历种种吧,offer拿到,开始读研。过程不表……

初到日本,心里真有点劲霸男装广告的感觉,混不好我就不回去了,其实也是高看自己了,此段也不表了……因为研究所院没有宿舍,而且我是自己考的,所以在住宿问题上碰了一鼻子灰。不想住寮,因为各国人都有,不方便,而且房子很小还有未知室友,所以就需要自己找中介。于是问题来了,日本的规矩是,现有银行卡,才能办手机,然后才能租到房子,但是没有地址,就没有银行卡,想想也真是蛋疼,死循环……所以正大光明的找正规中介算是凉了,只能找同胞们的帮助了,不是说不好,是如果你初来乍到,国人真的会给你上生动的一课……

费了好大的劲,终有有人帮忙了,找的房子呢在琦玉县的蕨,距离电车站不行28分钟,房租6w2日元一个月。当初没概念,觉得卧槽,好地方啊,离蜡笔小新的原型地不远,尼玛啊,去了才知道,完全还差一半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啊,赶上教授晚上开课,到家得12点半,别问为嘛这么晚,因为学校在千代田区,相当于市中心,我住城乡结合部……

回归正题,房子还不错,很新,但只是表面……房子周围是个老区,都是老人,比较比较安静,但是自从我住进去,就多了个不困到不行,睡不着的毛病,每天上课就很晚了然后还要早起,坐单程2h的电车,真是越来越虚,更奇怪的事也就开始了,每到凌晨2-3点,厨房的柜子和更衣间的柜子都会发出莫名的声音,窸窸窣窣,我肯定不是睡着了做梦,因为不困到不行根本睡不着,也不是热胀冷缩,日本没暖气,新盖的房子,这些问题都不会有。慢慢的生活久了,也就习惯了,日本很神奇宗教文化就世界满是鬼神,也就不怕了,每天看着电车站公告的自杀资讯就能理解了……

就这样持续到我受不了搬走,算下来不到4个月,我从刚到的130斤瘦到了114斤,本人174身高。后来换了房子在练马樱台,身体就慢慢好了,又回来130-140斤了。

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搜一搜东京私营捷运线出过因为目击幽灵全线停车的事,这个事是通过雅虎官方发布的。不得不说,日本真的很神奇……有点啰嗦,谢谢各位指正


胖儿:

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的高中了。东北XX中。。。估计讲完了能遇到校友。。。

我们高中一年死一个,每届死一个,怕不怕~~

上国中时,该高中学生因为感情问题,与外校人员在校械斗,被捅死。。。

中考完读报纸,我即将读的高中联考状元在校外被抢劫时,英勇反抗,被捅死。结果对方是逃逸多年的抢劫运钞车主犯之一。。。。。

高一寒假,高二的学生与老师师生恋在家被抓,被老师老公捅死。。。

高一暑假,高三学生网咖抢装备打架致死。。。

等我们高二了,高一学弟因为感情问题被霸凌,晚自习将【两名】同学捅死。。。

毕业10多年了,再往前还有,想不起来了,连续了6,7年,每届一个。你问我住“凶宅”什么感受,慌得一逼有没有,我们那届当时还没出事,每天上下学都紧张的要,生怕落自己头上。 同学盛传,由于下一届死了俩,替我们这届背了一个,所以应该没事。。。但是依然很怕,过马路都看红绿灯有没有,老师恨不得24小时在班级监视,上课去厕所都严令禁止。


高一学弟那次之后,包括高三全校放假3天,回来时候原本的校大门砌成墙了,在操场那边开了一个大门进出。不得不说学校估计也慌了,找高人给破了。 不过在那之后果然没出过事,我们那届也安全毕业。


徐田:

不请自来,说个我朋友跟我讲述的事情,真不真实你们自己判断吧。
﹉﹉﹉﹉﹉﹉﹉﹉﹉﹉﹉﹉﹉﹉﹉﹉分割线

2000年左右,一个朋友在北京中关村附近买了一套90平的两居室,两千块一平。这个价格在当时是不可想像的便宜。朋友感觉捡了个大漏,每天都喜滋滋乐颠颠的。

但住进去后好景不长,小区里的其他居民在小区里遇到他时都躲得远远的,他感觉所有人都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心存疑虑的他几经打听之后间或听说,这个房子里头死过人,房主把他妻子杀死后用水泥封在房间墙里头。然后草草的挂了中介卖了房子后远逃他乡。

一开始感觉没什么,朋友也不想去理会这些风言风语,以为是别人嫉妒他买了这么便宜的房子。但时间长了后不免也心里发毛,也许是心理暗示作用,到后来他也感觉到了每天回到家后浑身不自在,总觉得不管他在哪个房间里,都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终于有一天,这种诡异感觉又来了,朋友终于被逼疯了,非要验证那个诡异的说法。

他找来了大锤子,对着客厅的墙拚命的砸去。。。

一下!
两下!
三下!
嗵的一响。墙被凿出一个小洞。

朋友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
洞里果然有一只眼睛!!!
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他!!!

不一会,这只眼睛忽然又变成了一张嘴!

更神奇的是这张嘴还开口说话了!!!

“你特么砸我们家墙干嘛?!”

(于谦:好么,把邻居墙都砸穿了)

素材来源于郭德纲相声《锵锵四人行》


laq是只仓鼠:

1.

我表舅是个民警,这一段是他在医院外的狗食馆儿里给我讲的。

那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挺著大肚子就来警局报案了。

我表舅回忆说大概才是早上六点,他正要换班回去吃个早点的,那个女人就来了。

下了出租车,没有化妆,披散著头发,就穿着画著小兔子的拖鞋和一件睡衣。

“警察同志,您得帮帮我,我儿子没了!”

女人报案说,她一岁的儿子没了。

什么时间?

不知道。

什么地方?

不知道。

那天睡前女人反锁了房门,接着就哄著孩子睡着了。等到女人五点多迷迷糊糊起来喝口水时, 突然发现床上的孩子没了。

女人一下子就醒了,开灯,满屋子找,打开所有的柜子,床底下。她找到了丢了很久的眼罩 和马克杯,还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矿泉水,就是没有找到儿子。

房子的门依旧是反锁著的,阳台的窗户却是开着的。

难到儿子从楼下跳下去了?女人赶紧跑下楼,没有,没有血迹也没有儿子,什么都没有。

挺著大肚子的女人就这样叫了一辆出租车,来了公安局。

警察安抚住了女人,就把她送回去了。

我表舅记下了女人的住址:

天津市河北区南岸洋亭小区,一号楼一门二十八楼一号。

2.

三天后,还是这个南岸洋亭小区,一对母子在等电梯。

电梯从二十八楼下来,门开了,刚刚还在说说笑笑的母子二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电梯里有一个抱着自己头颅的尸体,尸体挺著大肚子,脖子上呼呼呼地冒血,抱着的头颅的 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后来,有跟着孕妇一起在那天坐电梯的人回忆说,是有这么一个没见过的男人也在电梯上, 那个人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说不出任何的特征,什么细节都回忆不起来。

那个小区的保安也说,自己那天看到了一个袖口有血的男人走出小区,但那个男人没有任何 奇怪的地方,非常安详坦然的神色,自己也就没有凑上去多问。

保安说,那个男人没有任何的特征。

而这个死掉的孕妇就是三天前去警察局报案的那个孕妇。

尸检的时候,法医觉得奇怪,她的肚子上有明显的近期手术痕迹。

法医把她的肚子剖开了。

她哪里是什么孕妇,她肚子里装着一副剁碎了尸体和一个完整的脑袋,经鉴定,是个一岁的男童。

就是那天晚上不见了的她的儿子。

3.

那一对儿吓傻了的母子一家人住在一号楼一门二十七层,

就在那个孕妇的楼下。

出事的三个月后,那户人家计划搬走,躲躲晦气。

就在搬走的前一天,早上一起来,那个小男孩就闹着要玩水,然后自己接了一脸盆的水,把 塑料玩具扔进去,恐龙啊,小船啊,自己自言自语的玩着。

突然,门铃响了,来快递了,妈妈下楼去拿快递。

回答的时候,孩子已经淹死在了洗脸盆里。

警方说,是自杀。

4.

一个一千多万人口的城市,每天都会有人死去,每天都会有人失踪,霓虹灯下是漆黑的小巷 子,比肩接踵的人群里充满了人心引发的怪异。

太阳底下无新事。

这都与我无关。

然而南岸洋亭小区的一系列事件,却是与我有关的。

我妹妹就住在那里。

我是独生子女,有一个比我小五岁的表妹,我小姨的女儿我们一直玩的很好,甚至可以说, 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而她离家后就住在南岸洋亭小区,

一号楼,一门。

那天,她下班一个人回到家里,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吧,突然听见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边敲门边喊,“开门啊,开门啊,我们是二十七层的。”

妹妹问他们到底有什么事,对方也不回答,就是一遍遍地砸著门,一遍遍地重复著那句:

“开门啊,开门啊,我们是二十七层的。”

“开门啊,开门啊,我们是二十七层的。”

妹妹透过猫眼看了一眼,是一男一女,男的不高也不矮,没有任何的特征,女的则挺著一个 大肚子。

妹妹打电话叫保安,可是电话断线了。想发个微信,可总是无信号,请稍后重新发送。

就这样,那一男一女一直砸著门,喊著一样的话

“开门啊,开门啊,我们是二十七层的。”

“开门啊,开门啊,我们是二十七层的。”

直到天亮,声音戛然而止。

妹妹透过猫眼看去,没有人,她试探性地打开门看看。

空荡荡的楼道,

她长舒了一口气。

“你 终 于 开 门 了。“

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悠悠地传过来,

是从头上方传过来的。

5.

表妹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接着就不明原因的发烧住院了三周。

她把我叫去,和我说了自己遇到的有人敲门的经历。

我找到了在那边当民警的表舅,

他神秘地把我拉出医院,找了一个小馆子,喝着啤酒,神经兮兮地告诉我别乱说,这些都是保密的。

然后给我讲了上面的几个案子。

表妹出院后,就找我商量著搬家的事情,她说她最近都住在同学家里,她不想再回那间屋子 了。叫我帮忙回去收拾一下,拿些证件,衣服和必要的生活用品。

我特地挑了一个阳光晒人的中午过去,因为楼间距过窄的关系,楼里依旧很黑,没有什么光亮。看着漆 黑的楼梯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电梯。

南岸洋亭一号楼一门洞唯一的一个电梯。

走进电梯,门关上了,按著表妹那层的按钮(十七楼),结果怎么按都没反应,按开门,没反应,接着,不知道误碰了那里,二十七楼的按钮亮了。

我骂了一句街,疯狂摁著十七楼和开门按钮,然而电梯没有理睬我,三楼,四楼,五楼…… 十七楼,十八楼,十九楼……二十五楼,二十六楼,二十七楼

“噔!”地一声,门开了。

关门关门关门,不断摁著关门键,没有反应,从电梯里能看见,似乎二十七楼两边的住户家 的防盗门都是敞开的,有过堂风吹过,门嘎吱嘎吱地想。

突然,听见了一个男人唱摇篮曲的声音,是从一号房间传出来的,声音越来越来近,没有脚步声, 声音越来越近。

关门关门关门,不断摁著关门键,

终于,门关上了,隔着电梯门似乎能听见有什么东西在贴著门唱歌。

一楼,摁亮了,电梯动了,

二十七楼,二十六楼,二十五楼……三楼,二楼,一楼,

“噔!”,

门开了,我飞也似逃了出来,逃回了耀眼的阳光底下。

6.

之后是拜托搬家公司把屋子里的东西一股脑搬了下来,

我们就再也没有踏入过那个高楼里。

三年过去了,我也离开了天津,这件事也逐渐模糊了,直到今年春节的时候,我走亲戚去了表舅家。

他和我说,说你还记得三年前南岸洋亭的案子吗?那个男人找到了。

我倒吸了一口气,说,记得。

表舅说,那个楼后来又出了几起诡异的案子,死了几个人,渐渐的,大家都搬走了,整个楼 都荒废了。就在上个月有个开发商盘下了楼盘,要拆了重盖,结果调查时,工作队在顶楼的 水箱里找到了一具男尸,全身却一点都没有腐败的迹象。

那是一个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的男人,衣服上有血迹,手里拿着刀。他说不出任何的特征,也查不出身份,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从哪里来。

以及他到底是什么。

更奇怪的,表舅喝了一口水说,那个水箱里居然还有几条活鱼在游。

走出表舅家,我想了很久,却依旧不能弄明白这里面从头到尾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实不是编造的故事,现实中的诡异之事往往找不到结果,没有那种令人恍然大悟的真相。

不过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里,尤其是最后表舅说的,完好的水箱里有几条活鱼在游,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比不朽的男尸,比接二连三的离奇死亡,甚至比女人缝在肚子里的孩子更令我觉得恐惧,那是一种超越了人类理性的恐惧,似乎这条线索会指向这个故事真正的真相。

一个人类不应当涉足的领域。

然而那是什么呢?

随着大楼的拆除,一切都会被埋葬在尘土里吧,直到下一栋高楼建起来,什么东西就会再一次苏醒。

完。

P.S.以上全部是我刚刚新编的故事~~~小区名字也是假的。

毕竟我们仓鼠都是无神论者~~~

不过那个小区的杀人案是真的,死的是个丹麦孕妇,三十二岁,一同乘电梯的人和保安都形容看到过一个男的,但是说不出任何特征,什么都形容不出来。

那个二十七楼敲门是真的,我表妹家遇见的,后来叫来保安那一男一女就走了,之后表妹确实发烧了一周多,是肺炎。

我表妹家确实就住在那个孕妇被杀的楼洞里,以及,那个楼只有一个电梯。

小男孩洗脸盆里淹死是我听说的故事,不是天津,是湖北,看故事下的各种评论,似乎也是确有其事的样子。


ValenLee:

写个亲身经历,有两年住在天津的老楼里,一个单间配洗手间和厨房。我和男友(现在是老公)从广州到天津发展,他爸爸给租的,我们住进去之前一直未有人住,说是老人家去世后一直未出租,光打扫灰尘就花了三天。老楼住的基本都是老年人,隔三差五就有某家老人家去世在办丧事。

当时年轻,也信佛,觉得自己没干坏事不怕鬼上门。有一次白天在家睡觉,梦见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太太坐在我床边看我睡觉,还用手指尖掐我的手臂,掐了几下,实在疼就疼醒了。

那个梦很清晰,就在我睁眼的瞬间,我能清晰感受到她隐形的变化,但却能清晰感受到手臂上掐的疼依旧还疼著。

当时没有害怕,但是我打电话讲给我妈听,她说好可怕。我还继续在里面住了两年才搬走。

现在住的房子也是好长时间没人住了我们接手的,时不时也发生电视自己打开,玩具自己响的事,但是家里有请菩萨像,老公每天必点香磕头。我觉得只要自己没干坏事,心存善念,遇到了也不害怕。

以前曾经看到文章说,其实有时我们生活当中就看到过,只要不去在意,就当他们是正常生活在空间里的就行了。

最重要的是心存善念,做善事,积功德。


匿名的喵:

我小的时候住过。。一个家属楼。。我们县都叫他鬼楼,我家住一楼把山那里。。因为很便宜就租了。。(小时候家里穷)
住了一年多相安无事。后来搬走后房东才告诉我们,我们家那个房子死过人。一家六口一氧化碳中毒,就死在我住的那个屋子,然后那栋楼就叫鬼楼了,实际上我家搬走后那间房就一直封著到现在。。差不多十多年了。。。我我们一家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感觉。。
都说小孩子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可我并没有看到。。。


兔子夫人:

我也来发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真实的,大学高三的时候 和男友在校外租房住,标准的两室一厅,因为价格非常优惠就租下了 ,从一个老乡那转租过来的,住进去一切都正常没有发生任何不舒服的事情,有一次男友不在家几个闺蜜在我那玩 可能是声音太大了吵到了邻居,被邻居敲门呵斥他说 这房子本来就不吉利 你们就不能消停点吗,我一脸懵逼 追问下才知道原来房子以前有凶杀案,一个女生被男的全身缠满保鲜膜窒息死了 男的好像也自杀了,想想那女临死前的恐惧,被保鲜膜缠满头和身子 啊 啊啊 我当时的心里是炸了傻了 那时已经住了半年了其实,当时就吓哭了马上给男友打电话,后来男友赶回来安慰我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他不信这个 就没有告诉我怕我害怕 再后来我马山搬了 不敢再住那


小盆盆友:

四年级的时候搬到了新盖的国小,进去之前大家都是这片地原来是坟地,学校贪便宜才买的。五年级第一学期开始没几天就出了事,下课的时候几个一年级小孩把化粪池的井盖搬开了,水泥井盖啊!然后一个小孩就掉了进去,其余几个小孩不敢吭声,跑回教室了,等到上课老师找不到那个小孩质问的时候,才说那个小孩掉下去了。教务主任立刻脱了衣服跳进粪坑,把那个小孩捞出来的时候早已经断气了……后来那家人因为赔偿问题来闹,把孩子的尸体放在教学楼门口,那个早上我们就站在尸体旁边,我深刻记得苍蝇在那个小孩的脚上爬的画面……
后来又出过几次事,有一次是校门口一辆运沙车侧翻,刚好沙把一个上学埋进去,他爸闻讯赶来疯了一样用手去挖,称吨的沙挖开以后,那小孩已经被活埋憋死了。
最近的一次可怕经历是那段时间新买了一个有很多大红玫瑰图案的床单,那天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怪诞的梦,梦见许多层叠的院落式的平房,走进最深处的那排平房里,看见几个神婆一样的老太太,嘴里在念念有词。我心里很害怕,已经意识到是梦就想赶快醒,突然耳边一个好大的声音喊:你不应该用这个床单这是死人才用的颜色!!我吓了一大跳就清醒了,可是我的眼睛睁不开,身子也动不了,但是可以清楚感受到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也能感受到周围的环境,就是动弹不得。突然我听见有人从客厅走进卧室,然后坐在我身边。“他”坐下时候整个床垫突然的凹陷感还有衣服和床单的摩擦声我都可以异常清晰地感受到!接着“他”就用双手用力压着我的胳膊,把我死死摁在床上,我拚命挣扎但是使不上一点力气!我当时感觉自己快死了!突然一下子压力没了,我慢慢的又可以动了,等眼睛可以睁开以后我发现两侧胳膊上都有深深的五个手指印。因为是学医的,所以可以用各种科学理论来解释,手印可能是抱着胳膊睡觉,做梦紧张的时候自己的双手捏的。我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总算是度过了最可怕的时刻。


郑嘉1812:

这是我在另外一个问题:你听过/看过的最恐怖的鬼故事是什么?的答案,请随意感受一下
抬起的右手
当一个人失去最亲爱的人的时候,灵魂也会随她而去—脱你哥
2004年5月23日,是一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日子,因为在5月20日,她给我打电话说过几天会从巴黎回来看我,虽然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但是接到她的电话我还是很高兴。5月25号了,23号的飞机怎么飞那么久还不到北京?26、27、28,咦,我弟弟看我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奇怪?好吧,鼓起勇气给她家里打电话,“您好,阿姨,我是xx,请问小娴是不是已经到厦门了?她本来说先来北京看我,然后在回去,可是好几天了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我想问问是不是她已经到家了….”,电话那边传来她妈妈苍老而又疲惫的声音,”小x,你最近没看新闻吗?她出事了…她23号在戴高乐机场登机途中,机场建筑物倒塌,她被压死在那里面了….".晴天霹雳,怪不得一直没有接到她的电话,怪不得弟弟看我的眼神那么奇怪…..当晚,由于悲痛至极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几点,开着灯,因为热,睡觉我都给卧门和推拉窗都留个缝隙,但是由于不是南北透所以无法形成对流,也不知道是几点,恍惚中突然感到甚至是听到看到从门外吹过一阵很凉快很风,就好像画的一样可以看到的风,穿过窗户走了,窗帘也被吹的一阵飘动,我刚刚想着这风真凉快如何一下子就被鬼压床了,浑身动不了,当然现在科学解释这是梦魇,是因为人极度疲惫下产生的反应,但接下来的画面可能就不是因为疲惫了,因为我看到真的是看到我的右胳膊冲著窗户的方向抬了起来,就好像被外力拉着,一下子我就慌了,拼了老命才挣脱梦魇,然后就是惊醒……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到底是她来看我了还是怎么回事!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