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凶宅主要包括這三方面: 發生過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發生過靈異事件且鬧得沸沸揚揚的、「風水」、格局很不好的。 請住過的人說說體驗。網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說,感覺太假了。 另外,本來傳說鬧鬼,但經過一番努力發現鬧鬼原因的更歡迎分享一下。
, , , ,
貓三哥:

拜神可以,世界萬物都是他所創造的。拜自己也行,神造人以管理世間萬物。拜房子,分分鐘可以被強拆,神馬情況。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一個癮君子住在好的房子,也改變不了最後落下悲慘下場。不斷提升自身能力,加強自身修養,神助自助之人。


山神:

在河北張家口市赤城縣有一個著名的凶宅,我小時候跟我二爺去赤城,見過這個凶宅,從1990年開始這個房子有個女的上吊了以後,過了一年房子就塌了,以後每三年塌一次,都是在四月份,這女的當時就是在四月份上吊的,91年住的是一對夫妻帶的一個孩子,是從村裡來的並不知道房子的情況,四月份月初的時候,孩子去上學兩個大人去上班,晚上回去以後發現房子塌了,找人看了看誰也不知道為啥房子就無緣無故塌了,男的說是天天住的也沒發現什麼問題,懷疑是人為的,報警了結果也沒發現什麼問題,房子荒了一年房主又重新蓋了蓋,等到92年的時候租了出去。第二次入住的是個在工地幹活的農民工和他兒子,入住的時候什麼事也沒有,等到94年的時候又塌了,那時候這個農民工還在屋子裏面還好塌的不太嚴重,只是把胳膊給砸傷了,這次檢查是蓋房子的時候偷工減料房頂沒給弄牢,又趕上大雨。這次房主感覺不對勁了,找了很多看風水的人,也找了我二爺,我二爺看了很長時間說你這次把這個房子租給做買賣的,二爺說這個上吊的死前定是為錢所困,所以才上吊的,為錢所困的一般都會聚點魂魄守在死的地方,有財無礙,無財則會驅人。所以你這個房子應該租給那些做買賣的,這個鬼還可以幫他們聚財。最後這個房主把這個房子租給了一個彈棉花的。到了97年四月份我們又去了赤城看那個凶宅,到了四月份我們才告訴了那個彈棉花的這個是凶宅,沒想到他早就知道了,說是鄰居跟他說了,他從來不信牛鬼蛇神。我們等了一個月果然什麼事也沒有房子還好好的。房主當時非常感謝我二爺,不僅把尾款給了還請我們吃了頓飯。


歐皇Herzog:

瀉葯。真實的經歷,高中剛分手時候和在澳大利亞的朋友(萌妹子,我上過了,好了吧。反正說沒和她那啥你們肯定也不信)就在國外住民宿,我口語很苦手,全程萌妹子溝通。妹子跟我說介不介意住凶宅,因為考慮到我們旅遊經費,我說能跟你在一起鬼算個屁,來一個我砍一個。妹子聽到後當時臉都漲紅了。跑過來拉住我的手,說只是就幾十年前在這塊地發生過意外死了人,沒有恩怨。於是當時也算鬆了口氣。

晚上的時候,我和妹子那啥到一半,突然我感覺有東西壓在我背上。我當時還以為是妹子的手弄着我太緊,說:別壓那麼用力啦,有點癢。

妹子停下喘氣說:我手在你腰上啊。我一驚,卧槽,當時嚇得那裡就噴了。後來發現原來是澳大利亞的毒蜘蛛,媽呀沒有被咬真的是好險。

不過比這更嚴重的是因為我習慣前半場不帶套導致萌妹子被我ns,後來她抱着枕頭哭了一晚我安慰了一晚。第二天去葯店陪她買了葯送她回家。旅行砸了,可能開始的新戀愛也砸了。哎……


Nico:

本文有更新,加入了一些鏈接和評論,給有興趣的同學看下其他人的分享。並加了個後記。

坐標美國中部城市。這個房子原來是婆婆的。婆婆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後來老公的哥哥買了下來。花了十幾萬美元重新裝修。老公一直有陰陽眼,說小時候房子里就有個小孩的樣子在他下樓梯的時候一直拉他的腳。以上是背景。

老公的哥哥住進去後找了個印度人住地下室。結果發現對方是薩滿。在房子里搞招魔儀式。以後哥哥漸漸像失去理智般也不管生意了(他有兩個酒吧)。慢慢得生病住院,生意也慢慢倒閉(之前做了十年了, 酒吧小有名氣,比較成功)。身邊的女友和僱員也不停從他那裡偷錢。這個視訊是送他住院後我們全家去他家取東西時拍的。為防止有人在他家我就留車上拍視訊取證。視訊中第一個走過的是我婆婆。注意二樓窗戶的燈在第八秒的時候滅了下。然後一樓的燈在老公爸爸進屋的時候又有變化。55」-59」。因為才裝修過,應該不是電線線路問題。而且如果是線路問題,兩個人走過也應該是同樣的反應。

其實還有幾次親身經歷,先留着以後填坑。

二更

下面是第二個親歷事件。我沒有住那裡,但是去到此一遊了。上面說過老公是陰陽眼,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對靈異的事件比較感興趣。當時大概是2014年我們從美中自駕走route 66 去西海岸, 回來的路上開I80 很無聊, 就臨時決定去懷俄明州的Frontier Prison Museum 參觀。該監獄已經關閉,作為博物館用。但是這地方其實還有個名聲在外的原因。這地方據說出了很多靈異事件。也有靈異愛好者去調查過。當時是下午,只有我老公,我,兩個上了年紀的婆婆。(其中一個還坐在輪椅上)和一個導游。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眼角上有個影子,也沒在意。因為好奇,我用手機全程錄音。反正開車回去還有17個小時,還能聽聽講解。其中有一段導游講到監獄飯堂。說有時候犯人會敲擊金屬制托盤以示抗議。因為這地方的靈異名聲他加了句搞不好你還能聽到人家給你打招呼。當時我們一行五人根本什麼都沒聽到。等真在車里回放的時候錄音里出現了很清晰的中年男人的聲音「hello" 而且近得就是在耳邊那種。要知道我手機全程都在口袋裡兜著。要能錄那麼清晰就應該是在我口袋邊上說的。我現在換了手機,但是老的手機還在,說不定還能找回來。

這是美國電視旅遊頻道的Ghost Adventure 在該監獄錄制節目的視訊。

https://www.travelchannel.com/videos/recap-wyoming-frontier-prison-0187894

三更

這是2017年的事情。我去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市出差。因為行程比較松,我就找老公一起開車去了。順便過個周末。這個城市年歲也比較久了,差點就當了美國首都。當時我辦完事還有點時間就去了當地靈異事件頻出的一個古宅參觀。

就是這個地方。叫Lemp Mansion, 原先是當地一家啤酒瓶裝廠的老闆家的宅子。後來家族成員相繼去世。現在宅子也賣出去了,改成了飯店/博物館。以下是Wikipedia 的鏈接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emp_Mansion​en.m.wikipedia.org

我家這個好奇心很重,還下了個軟件「溝通」。當時不在飯點,我們就拿着手機亂逛,所謂博物館很小也沒啥好逛的。就跑去酒吧喝了杯。順便找酒保聊聊。我覺得後面的玻璃人物像很漂亮,就拿着手機準備拍照。就是以下兩幅。

當拍攝第二張的時候,酒保剛巧站在了我鏡頭前面,我正準備換角度,我先生手機上的APP 響了,蹦出一個字「duck"( 在此可以理解為蹲下)。我們一下都驚了,酒保也蹦出了挺遠。(照片左下角那個白衣服的就是酒保,看照片他也真的是蹲下了)。我們沒預約到導游參觀二樓,拍了點照就準備走了。臨走前在門口我們倆小聲嘀咕到,這地方博物館感覺就是為了賣紀念品存在的,而且那杯酒真心不怎麼樣。這個時候那個軟件又響了,這回是兩個字"a hike". 結合我們在門口,大概就是"take a hike"( 滾吧 ) ,我們倆就圓潤地離開了。以下是從一樓看二樓和外景的照片。(照片加了濾鏡,否則就是黑漆漆的一片)

四更,這回最切題了,發生在我住過的房子里。

前面說到先生有陰陽眼。這事我沒法應證,我從來就沒真正見過。但是這個在我先生家流傳已久的小事可以驗證一二吧。先生小的時候,大概14歲去了趟歐洲老家。他家還有不少親戚在。當時就是第一回見家人,更別提家族歷史人物了。結果他的姨媽拿了本老照片簿出來,我家這個突然就用手指一一點出相片中人物名字和家庭關系,嚇得他姨媽面色蒼白,連喝了不少白蘭地。關鍵是人物名字關系一一對應,沒有一個答錯的。此為背景。

我當時在讀研就租了個學校邊上的房子住,大概離學校乘車20分鐘吧。房子比較老了,而且是同一地塊上後面的房子。就是以前的裙樓,給僕人住的。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前面的房子完全拆毀了。感覺應該是火災燒毀了。這個房子屬於一對華人老夫妻所有,是拍賣的時候以極低價格買下的。低到什麼程度呢?我後來網上查到,整個樓加地塊才7.8萬美金! 比照一下我在同區域租房時候的價格,一個一房的公寓,滿地蟑螂的要租2000啊,何況當時還是6年前。我當時窮留學生,就租了,房租才700我自然很開心。正題來了。這公寓是房子的一樓,但是感覺無限陰冷。而且主卧很大,還完全沒有窗戶。我這神經大條的人都感到每次走過卧室就感覺一陣寒意。幸好家中養了條邊牧,當時還是小朋友,大概一歲多一點。前面說了先生的哥哥開酒吧,有時候先生會被叫去幫忙。有天他出去回來已經是凌晨2,3點了。我在卧室抱着小邊牧睡得迷迷糊糊,他突然很緊張得叫了我聲,說千萬別動。有個白色的影子就在我床上靠着我,那個影子的眼睛是紅的。我打一激靈,怎麼都不敢動。然後第二天我身上就起了疹子,整整1個月塗各種葯才好。奇怪的是住在那一年不到,基本上我們倆每隔一段時間就生病。不斷發燒。後來我們樓上的租戶搬走了,我們也在我完成學業後不到租期結束就搬走了。我在網上查過,這個房子查不到任何有人去世或者有火災的歷史。但是前面那房子邊上的鄰居的外牆上都有黑色的像被火撩過的印子。爆下邊牧的照片

突然想起來個,我以前住魔都。有倆朋友合租,各養了一隻貓。半夜兩女生一起看電影。貓自然也在一起。突然兩只貓都開始看着靠窗的一個角落,背部弓起,背毛豎起,倆貓都都開始緊張地叫。我朋友們不明所以,看了窗外什麼都沒有。如此這般半小時左右,兩人兩貓都睡去。是夜無事。第二天醒來出門,才發現隔壁鄰居家有人在哭。遂發現昨夜鄰居家兒子因病不治在家去世,時間差不多就是在貓表現異常的時候。

沒想到大家熱情那麼高,謬贊了。既然大家對我家先生的經歷好奇。那我再講幾個關於他的經歷。不過不那麼切題,不是關於凶宅,而是他的靈異體經驗。

他14歲的時候去了趟波蘭,參觀奧斯維新集中營。他去之前剛吃完飯。但一走進就渾身冒汗,一臉蒼白。實在受不了了就一個人跑了出來在外面歇著。同去的小夥伴之後問他怎麼了,去了哪裡。他說其實他看到了很多影子。而且那個地方無比壓抑,感覺就是一片死寂, 但有無數雙眼睛盯着他,很多人影圍着他的感覺。而且緩過神後他馬上就餓了,前胸貼後背那種。

(Auschwitz 的經歷基本每一個去參觀的人都有過至少說壓抑的感覺。網上也有很多紀錄片。如果有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去查下。網上的這種報道或者經驗分享多如牛毛,我這裏就不贅述了。)

他稍大些後加入了童子軍。有天野營去密歇湖中一個小島,需要劃船去。他們幾個加一個大人一起劃船的時候湖中起霧,伸手不見五指。他們都慌了,結果還是他說往這個方向劃。果然不久就到岸了。大家覺得很奇怪問他怎麼知道往哪裡走。他說其實就是在迷霧里看見一盞燈,跟着燈走就到了。關鍵是那盞燈只有他看得到。後來小夥伴多少有點跟他疏遠了…

17歲那年他去了泰國,緬甸,高棉一年多。那幾個國家的邊界有很多雷區。有天傍晚他不知怎麼就走到了邊界。走了一段莫名發現一個牌子,標注雷區危險。當時要走回去為時已晚。又是漆黑一片。結果他又看到了一盞燈。沿着燈光居然走了出去,毫髮未傷。到現在他還感嘆,當時很容易就交代了。

其實關於聖路易斯我們還經歷了件事。當地有個森林景區,裏面有條棧道。我們查到在美國建國初期是搭了火車的。但在那之前有個印第安部族生活在此。也埋骨於此。那條路在開發後修鐵路運輸貨品。因此有些工人在那裡安營紮寨。結果就引來了強盜,殺人越貨。這條路也是很邪門。很多人說看到或聽到東西。此路在民間被稱作"zombie road"(大概是沿用了印第安人的稱呼)。我們一共來回走了九邁,覺得沒見到什麼。先生就走下棧道,去了土路上。我就坐下等他。我一個人的時候覺得眼角似乎能看到什麼東西在樹叢中偷窺。不一會先生回來了,說頭有些暈。到了酒店後換洗衣服,我突然看到他腋下到背部有三道抓痕,很深,能見血。他也是大駭,說不可能抓到自己,一沒留指甲,二是抓了肯定會知道。想來只能是那段土路了。不覺大驚。

這是Reddit 上對該路的經驗描述。想了解的話其中還有鏈接供了解該路歷史用。

https://www.reddit.com/r/Paranormal/comments/1sx5xz/zombie_road_in_st_louis_my_experiences/

---------------------

寫在後面

順便說一句,視訊,錄音,抓痕等都是現實存在的, 本人沒有更好的辦法去解釋,所以在此敘述事情經過而已。如果您覺得有其他方式解釋,歡迎討論。但拒絕甩包袱,抖機靈,扔下一句話秀下優越感。謝謝! (比如所謂「需要加強唯物主義教育這種」,誰還不是紅旗下長大的。但是走的地方多了,看得多了,就難免會遇上唯物主義暫時無法解釋或者存疑的地方.)

評論區里喜歡抖機靈的各位,請移駕別處。本人脾氣不是很好,難免見不得各種花式玩法。所以會直接摺疊回復或者刪除回復。如有冒犯,望海涵。


海叔:

我沒住過凶宅,不過我是做建築的,從事行業久了,也經常碰到些住宅上的詭異事。

其實死過人的房子不能同歸於凶宅,要那種非正常死亡,且死前反應強烈的,才能死時留下怨念,科學上解釋是生物磁場。如果正常病老死,或者死時沒有過激反應的,都不算凶宅。

中華文化五千年,哪裡沒死過人,如果屍體能保存的話,全國大地都鋪滿了。其實我們就是踩在祖先的屍骨上生活的,對這不需要有多害怕。

另外有些命硬的人或者平日大大咧咧,不甚敏感的人,如果入住前不知道是凶宅的話,基本也不會有啥問題。時間長還會把凶宅鎮住。正所謂無知者無畏,所以買房後就別亂打聽了,本來沒事的,結果心裏一有疙瘩,反而容易對自己造成思維暗示,人一虛弱就會受影響,科學上說是被磁場感應了。

為啥女性容易被凶宅嚇到,因為大部分她們敏感,容易感情用事,不理性,想的多,太八卦,膽小,結果真來事了,反而慌了爪。我不是歧視女性,你們敢說自己不是這樣嗎?如果有,那是女漢子。

還有人說買二手房要謹慎凶宅,其實,新房也有凶宅的。十幾年前年在長三角,那個城市我就不說了,免得引起恐慌。有工人和工頭鬧矛盾,可能工資上的事情吧,結果打起來,工頭失手把工人打死了。當時臨近放假,民工基本都結工錢回家了,這個工人本來也領了錢準備回家,發現數額不對,才當晚來找工頭,沒想到送了命。

這時工地上就剩幾個工頭兄弟在收尾,結果幾人一合計,把屍體封在廚衞間隔牆里,因為兩邊都有煙道,再加上水電管線,所以有一定的空間的。然後支筋架模打灰,又等了十來天,再抹灰刮白。這時都快除夕了,兄弟幾個才往老家趕。

然後死者親人找不到死者,就報案。那個時候沒有現在這么多監控,車票也沒聯網,根本不知道他在哪裡,因為別的工人都領錢回家了,所以警察就認為是半路上被搶劫啥人拋屍了,以無頭案結了。

這案最後怎麼破的?其實很有意思,時間長了,屍油慢慢滲到牆面上,形成一個黑色的人影,業主以為滲漏,就找人來修,破牆時發現怎麼隔牆還有這么多鋼筋,而且還臭,工人認為有問題,業主膽小呀,趕緊找物業。然後破了一半發現漏出一隻人腳。當場人群就炸了,然後警察到場。

因為被混凝土密封著,屍體保存完好,所以很快破了按,兇手是槍斃了。不過業主就倒霉了,住了這么些年,也沒法退房呀,當時房價又高,其它地方又買不起,這房貸還沒還清呢。勉強住了倆月,業主老做噩夢,然後女業主開始有點精神問題,男業主工作老出亂子。小孩是早就送到父母家了。

最後把房托給中介,搬到城市另一頭租房住。中介也狡猾,把房屋梳理了一遍,改成群租房。時間長人事非非,這事就淡了。

據說業主夫婦最後還是賣了房,當然價格低了點,但夠他買其它房首付了。中介大賺一筆,租房幾年的房租大半都入他口袋了,然後賣房的差價,也幾十萬,因為買家不知道這是凶宅,也就比市場價低一點點。周邊鄰居都換個遍了,能讓搞群租房的小區,流動性可想而知了。

做建築又苦又累還危險,碰到的詭異事也多,有空再給大家講。


阿茜:

沒有住過,但是遇到過。

那時候才出來參加工作,和一個同學一起出去找房子,遇到一個地段不錯,價格卻很便宜的二室一廳。我們很高興的去看房子,可是到了房子樓下,房東卻借故說來不了,把鑰匙給了樓下保安,讓我們自己上去看。(還有這種操作,萬一我們不是好人,把她家裡東西搬空了怎麼辦。)我和同學都覺得這樣不太好,就想叫保安跟我們一起上去,要不萬一說什麼東西丟了,賴我們頭上怎麼辦,可是這保安打死也不去。

沒辦法,我和同學就只有上去了,在4樓右邊的一間房,剛打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一面大鏡子,右邊是飯廳,飯廳牆上也是鏡子,我從來沒見過一個家裡裝這么多鏡子,也沒多想就朝裡屋走,客廳的沙發,電器全用白布遮起來了,廁所里地磚,牆上,甚至是天花板都全是水垢,完全一副恐怖片布景。

房東跟我們說這房子三個月沒人,但是看起來起碼三年沒人住了,主卧還是挺明亮寬敞的,當我推開次卧的門,完全驚呆了,裏面擺着一張兒童床,和小梳妝台,黑漆漆的,我試着開燈,卻發現燈泡都沒有,而窗戶全用木板定死了,我頓時就汗毛直立,突然同學大叫着指著門梁,我順着看過去,居然是一張符紙和一面銅鏡。

我和同學對視了一眼,一起沖到門口,準備跑路,可是,門卻始終打不開,就像什麼人從外面拉住了一樣,我和同學都嚇哭了,最後折騰了幾分鐘,我同學火了,就開始大罵,什麼難聽罵什麼,最後還踢了一腳門,我再一拉,門就開了,我們逃也似的跑到樓下,把鑰匙丟給保安就走了。


匿名用戶:

以前住的那個小區出了幾個瘋子,是一個很老的院子,就是破產單位留下的宿舍,院子的大媽們還討論過風水問題,我也是經常噩夢,夢見自己被人追,還有家裡的門關不上之類的,而且我爸有嚴重家暴,精神有點狀況,說別人竊聽他要害他之類的,我媽病痛也很多,吃了好多葯都不好,我媽還專門請人弄了符貼在家裡。後來搬了家,我媽的腿痛也好了,我也沒有夢到過以前經常夢到的東西了,我爸也沒打過我還有我媽,脾氣好了很多,不像以前神經兮兮的。風水這些東西真的說不準,小心一些好。


張菲菲:

看到這個問題,主動來答一下。

現在2018年6月,搬到新房子已經一年了,心裏很踏實,再也沒有以前的感覺。

2015年9月到2017年5月,當時處於剛畢業,於是和男朋友租了一套房子。我們當時談戀愛很多年了,也有訂婚的打算。房子是新房,簡單的裝修,最西邊單元,五樓的西戶。因為小區的新的,所以住進來的人還不多,一個單元總共12戶,當時加上我們,就住了三戶。當時租房時講了講價格,還在可以承受範圍內,便整套租下來了。

第一天,下午傍晚搬家過去,收拾完接近天黑了。以前聽人說,搬家最好不要晚上搬家,不太好,當時也沒想太多,因為白天沒時間,只能傍晚收拾了。正好第二天是我男朋友大學室友結婚,他幾個同學一塊來接他,和他一塊去參加婚禮,這樣,搬家第一天就丟下我自己住在新租的房子里。一開始也沒有感覺自己一個人多害怕,就是稍微有一點心裏不舒服,畢竟自己以前幾乎從來沒有一個人這樣住在一個陌生的新地方。我也沒說什麼,就答應讓他去了。

到了晚上睡覺了,做了一個夢,聽到風刮的防盜門呼呼的響,就是那種一開一關的響動。當時在夢里心想,防盜門關的那麼結實緊密,怎麼可能和一個破門一樣,呼呼的響呢。就在這時在夢里我看見一股黑風呼呼的從樓下單元門呼嘯而來,一溜黑風從一樓二樓三樓……樓道里,直穿過我住的五樓防盜門進去家裡。當時我躺在床上睡着,想掙扎著坐起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也動不了,黑風一步一步穿到我的卧室門,直接就穿門而入,然後我感覺我全身被按住一樣,這股黑風是一個人,我能感覺到,他就現在我床沿,他伸出手,捂住我的臉,我一下就不能呼吸了,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快要死了,我想起以前也看過這種邪性故事,遇到這種事,就心中默念南無阿彌陀佛,或者是破口大罵對方,這時越是軟弱,對方越會壓制欺負你。我就在心裏一邊念,一邊又破口大罵,其實我生活中是性格脾氣特別好的人,基本不會罵人,但我知道,對於這種邪性的事,沒辦法。念了幾遍,罵了一頓,就在我快要死了的時候,自己感覺要醒過來了,就在醒來的那個臨界點時,突然好像又被拉去時空扭曲的漩渦,快要耳鳴了,耳朵里嗡嗡的,不知道什麼聲音,掙扎了好幾次,最後才醒過來。

醒過來以後也沒敢開燈,也沒敢起來,用被子捂住自己,動也沒敢動,又睡著了。

很多人看了會說是不是被子捂住了,或者是壓的身子胸口部位了,所以出現了夢魘。一開始我也是這么想的,如果不是發生後來的事,我也簡單認為是夢魘,因為我以前偶爾也出現過,但是,當時是九月,天氣還不冷,只蓋著薄薄的被子。

第二天我男朋友回來以後,我給他說了這事,他也說應該是夢魘,開始我倆都沒放在心上,我自己只是覺得有一點點的異樣,過了幾天就忘了。

接着往下寫

我和我男朋友關系特別好,我倆基本上很少吵架,他對我也特別好,但是從搬進這房子以後,我倆就經常吵架。每次吵架吵到最後連一開始因為什麼吵的都忘了。

他的工作需要出差,當時基本上每個月都會出差,一次大概幾天,一星期,長的時候半個月。

他在家的時候,雖然吵架,但是也不會做噩夢,因為也會覺得踏實一些,每次當他走了,我就開始做噩夢,夢魘,而這些噩夢都是那個黑影。一次兩次我沒放在心上,也認為是他出差了,我自己一個人心裏害怕不踏實,是我自己的心裏原因導致的。後來我發現,每次他一走,就開始這樣,甚至白天中午睡午覺都會做噩夢,我不承認自己膽量特別大,但我自己膽量也真沒那麼小。我自己就有意識,可能住的這個地方風水氣場不好。

有一次,男朋友又出差了,就我自己在家,老媽也沒過來。晚上睡着覺,那個黑影又穿過樓道,穿過門進來,坐在了床上就在我旁邊,我在夢里掙扎的睜開眼,看到他就坐在我旁邊,黑影,還是黑影,是個男的。我想掙扎著醒來,還是動不了,後來就放棄了,睡過去了

有空繼續寫,唉,兩年的時間在那邊住的都快崩潰了。

還有一次,男朋友也不在家,睡到半夜,又夢魘了,努力睜開眼(其中是在夢里睜開眼了,我懷疑我有陰陽眼,哭 )看到一個男的躲在我頭頂,就兩眼盯着我。就和大話西遊裏面,吸魂精要吸孫悟空和唐僧精魄一樣。看到後,我心裏一驚,破口大罵,後來強迫自己醒過來了,發現又夢魘了。

這只是我寫出來的幾次,實際上,每當男朋友一出差,他不在家時,我就夢魘,基本上隔一天,或者每天 。

然後半年,我基本上完全斷定不單單是夢魘,真的是風水氣場不好。

這時,男朋友的媽媽過來看我們,和我們一塊住,平時幫我倆做做飯,我們倆還是經常吵架。阿姨看我年齡比男朋友小一點,覺得我好欺負,什麼也不懂,總是找我茬。我白天上班,晚上還要給學生監考(學生補考工作)到八九點。每天回來還總是挑我事,嘮叨我不停,我想靜靜心都沒辦法,一開始我覺得她是長輩,一直尊重她,我發現我越是尊重她,她越是蹬鼻子上眼欺負我。知道她多次觸碰我底線,我和她鄭重的談了一下,我並不是好欺負所以才對她對我的態度一忍再忍,而是把她當做長輩。如果她再如此不自重,就不要怪我不尊重她了。後來她也越來越了解我,就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我抱着萬分的善意和她相處,得到的是她肆意的欺負,我的想法也慢慢轉變了,婆婆就是婆婆,永遠不是自己的親媽,後來慢慢的也都過來。只不過那段時間確實讓我對他媽媽的好感,讓她自己一點點耗盡了。一個人當把姿態放低時才能看清楚對方的本質是什麼樣的人。即使到了現在,快成我婆婆了,現在對我也很好了,心裏留下的陰影仍然去不掉。

在夢魘和他媽媽找茬中,基本上面臨崩潰時,他媽媽閑着沒事出去找了個活,那天晚上回來晚了,騎電動車,腿摔成了骨折。

一個月前我男朋友的姥姥走路滑倒,把胳膊摔成了骨折。

我不知道她出這次事故是否也與住宅的風水有關。當時也根本沒往這方面想。

後來她說那天起電動車時,看到車框子里有東西忽閃忽閃的,她當時騎着車子,想伸出一隻手去按一下那東西,結果摔倒了。後來她說自己每次想起那忽閃忽閃的東西心裏就瘮的慌。

婆婆摔了腿以後就回她家了,就我和我男朋友住在租的房子那。

本來打算訂婚的,當時因為婆婆摔了腿,就延後了。

有一次,當我去附近經常去的一個地方吃飯,那人問我在哪住,我說在xxx住,他說,那裡沒蓋房子之前,那旁邊是他們附近幾個村裡的公墓,現在蓋上了黨校,而我住的地方就在黨校旁邊。我把我做噩夢的經歷給他說了,他說確實風水不好,他們這幾個村裡的,都沒有在那買房子。 心裏好像突然豁然開朗了,終於知道為什麼總做噩夢,總夢魘了。後來這種說法,我聽好幾個當地人說起過。

為了不再夢魘,我放過剪子在枕頭下面,放過鎮宅石在床頭,放過刀在床頭,貼過李逵在門上,哈哈 ,還弄過桃木枝子,然而通通不管用。戴過金銀,玉鐲,佛,好像有一丟丟用處。

一年多過去了,有一次去我姑姑家,我姑父得有一年多沒見過我了,看到我說,」孩子,你現在怎麼了,怎麼看起來和沒睡醒的似的,沒有精氣神了,和睡著了似的。」我心一驚,解釋到這兩天沒休息好,所以才這樣。真正的原因我心裏知道,只不過我沒想到這竟然影響了我的整個精神,面容。

我也和我男朋友提過多次,一開始他沒在意,後來他說也可能是因為他不在家,我一個人的原因,還有就是女孩子本來陽氣就不如男孩子,所以很容易這樣。他在家的時候一點事也沒有。

我開始仔細回想,從住進來以後發生的事。

有一次晚上九點多我男朋友的去地下室給電動車充電,大概他當時走到一樓了,我怕他一個人害怕,從五樓家裡開門出來,我沒有叫他,剛走到四樓,就聽他喊,你是不是叫我了,我問他你說啥?我還想他怎麼知道我出來了。我跑下去,他說我聽到你喊我名字了,我說我沒喊你啊,我覺得你再害怕,想着陪你一塊來充電。他說聽到一個女聲,叫他的名字,聲音和我的很像。他當時走到一樓,正準備抽根煙,聽到喊他的名字,嚇他一跳,以為是我喊的。這裏我記得很清楚,我真的沒有喊他。

有空在寫,歇一會。

後來我也給我媽說了這事,我媽說可能是我陽氣不足,加上住的地方人又少,男朋友還經常不在家,並且晚上還要給補考的學生監考,二樓住了一戶人家,他們家的兒子感覺大概十幾歲,有一點腦癱的的樣子。四樓住了一對母女,從我搬進去就沒見過男主人,後來聽說離婚了。

再後來,16年年底買了房子,17年年初裝修完的,17年五六月搬進新房子。在新家再也沒有做過噩夢。

當時搬家的時候,去租的房子收拾東西,一走進樓道,就開始從腳跟到腿部,然後全身,雞皮疙瘩滲出來,一進樓道門口,就全身感覺涼嗖嗖,出麻氣,總感覺背後東西。去收拾東西,心裏就很抗拒。當時五六月份,天氣也很熱了,就是到樓道,就很難受。陰涼。

我媽說,旁邊就是黨校能壓住,怕什麼。我男朋友說,天下哪片土地不埋人,真心大。道理也對,搬出來以後很少夢魘,很少做噩夢了,幾乎沒有。

我一度懷疑自己有陰陽眼,很敏感。我們家發生很多事都能提前做夢知道。

有時候總是做夢去陰間轉一圈,再回來。

經常夢見去世的家人。在夢里,我能看到她們,他們也能看到我,但是別人看不到,我能看到。他們有時候在夢里告訴我一些事情。

以前經常出現離魂的情況,夢里自己的魂魄就跑出去溜達了,靈魂也會飛起來,走好遠好遠,白天就回來了。

有沒有和我情況類似的。

先寫到這裏


不系之舟:

這個有的聊,信不信都好,不要噴。

我其實問過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問過我,老師你信不信有鬼。我說你真的用眼睛看見過嗎?摸過嗎?

畢竟耳聽為虛,眼見都不一定為實。

答案是肯定的,我問的人里沒有一個人真的見過,摸過,嘮過嗑。

但是我倒是很相信真的有。

雖然大部分人是疑心生暗鬼。

我父親第一個房子是結婚的時候老家分的宅基地,當時動土的時候底下有骸骨,家父比較迷信,隨即找了農村的神婆來,又是做法,又是

狗血的撒,搞完就覺得萬事大吉。

嚴格來說,其實這並不算是凶災。

一兩歲我記不得了,三歲四歲開始還在那個房子住。每天一做夢就有一骷髏在冰天雪地一直追我,我光着屁股。他後邊跑。

每次都是跑到一個空地,空地只有一個木門,沒有房子,沒有圍牆。敲門的還是那種老式的圓環,我就使勁敲門,一開門還是那骷髏。

有意思的是嚇醒以後,睡下去,那哥們又從半路開始追我,然後我跑到位置繼續敲門。

循環往複,一個場景,一個故事。

三四歲,表達出來了,父母也不信。就跟在學校被幼稚園 老師冷暴力一樣,有苦難訴。

好在後來搬走以後再也沒有遇到過。

第二個凶災就真的有點凶了。

有一個高中同學,女孩子,蠻好看,兩個大眼睛特別有神。

放學回家以後,看見父親惦著行李箱出去,就沒在意,回房間寫作業了。

回頭警察破案了,他爹把她媽殺了,箱子里是她媽媽的屍體。

父親坐牢了。她也搬家到叔叔家住,時間久了叔叔家人也不耐煩,總想賣她們家那房子賣了。她自己就偶爾回去自己家看看

那時候我大概不到20歲,已經會了一點奇門遁甲一類的預測術。

她邀請我去她家玩,同行還有一個女孩,我是不想去的。因為第一,我雖然會算命。但是我膽子小。第二,兩個女孩,一個我,明顯不可能發生什麼,只是讓我壯膽。

還是去了。他們兩個一個房間,我自己一個房間。我偷看了一下格局,女孩住的自己原來的房間,我住的是她阿么的。

感謝天,感謝地。

睡前一切正常,睡着就完蛋,一大姐坐在床邊哭。

我知道在做夢,但是還是在表明立場。

我說,阿姨,我們分開睡的。我們什麼也沒有。

總之就是一通解釋。

我自己都感覺自己出了一頭汗。

大姐就是一個哭。

後來我就尋思,這夢里的鬼都是啞巴嗎,你要幹啥你倒是說啊,哭個什麼勁。

迷迷糊糊就一夜過去了,後邊就不記得了。

起床起了一卦,己加辛,遊魂入墓。

也算是瞎試,伸手摸了摸床下,拿出來一個金戒指。

大概明白什麼意思。

偷偷把戒指放在女孩的書包里。

到此結束,友盡。


寵我者得天下:

寵我者得天下

請問這是風水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

123456都是住戶,上面的是一條大河活水,住戶周圍都是死水,我家是3號,我來說說這幾家發生的事,懂的人請解答一下,1號,媳婦坐月子受到婆婆的刁難,想不開上吊自殺了,後來她婆婆把她小孩養大後,上吊過一次被我媽救下了,半年後喝,農葯死了。現在房子沒人住。

4號,女主人上吊,具體原因不清楚,後來她兒媳婦出軌,人盡皆知。現在房子空了,沒人住。
3號就是我家,我爸胃癌,我媽抑鬱症,上吊過,投河過,沒死成,後來趁人不在,喝安眠藥自殺的。現在我家無人居住。
2號女主人得絕症上吊,男主人半夜在村西邊大河南邊看到一個無頭鬼,病了三個月,現在還活着。
5號就不說了,害怕被看到,事比較丑。
6號,一直不生男孩,女主人自殺過,沒死成,後來吃了換胎葯,得了男孩,代價是死了一個閨女,現在搬走了。
交代一下背景,村西大河對着我們村的比較太平,沒死過人,小時候還去洗澡,但是河北邊過去總是扔死小孩,有人看到過小孩鬼混,河南,就是比較邪門,2號男主人就在那裡看到的無頭鬼。
我們四家只有一牆之隔,就像我畫的,房子挨着。且我從小到大在老家都害怕,總感覺有人看着我,睡覺有人要抓我,都是蒙頭睡大的。
最近幾年開始死小媳婦,已經死四個,一個被火車壓死,一個喝葯死,一個被車撞死,一個從二樓掉下來摔死,奇怪吧,二樓。
過年的時候我哥帶着侄子回來,侄子都是整夜在哭,我害怕的開燈睡覺,我還是很可怕。
以前我家門口有個大槐樹,夏天很涼快,樹幹上有個樹洞,裏面有一條蛇,被發現後抓出來了,紅色的蛇。然後那顆樹就不涼快了,這有啥講究沒?
以上都是真實事件,我也搞不懂為啥我身邊這么多邪門的事,包括國小雷管爆炸事件,國小三年級,我後面的男孩子一個炸掉耳朵,一個手指炸掉倆,一個眼瞎了。有個小孩家長收破爛收的雷管,他們三個裝上炮葯試試,結果。。。
國小五年級蒙面人抓女學生事件,我們村的,長辮子女孩被拖到玉米地,後來怎樣,我不清楚,反正她的臉被打腫了,具體別的,他媽求着不讓目擊者散播。她後來嫁到了外地。
中學強奸未遂殺人事件,這個整個中學都知道,轟動一時,留守少女去學校被無業青年強奸未遂殺死,同樣是玉米地,小路,據說屍體上爬滿蒼蠅,三天後她父母才到家,慘,我的室友也是我的班代,學習好,可惜了。
高中為情自殺跳樓事件,這個是我聽來的,不太清楚細節,其他的都是我經歷的。
難得的是,經過這么多事的我,依然相信人性本善,畢竟好人還是有的,比如我。
好了,多說了很多,但是都是真的,請高人解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