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凶宅主要包括這三方面: 發生過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發生過靈異事件且鬧得沸沸揚揚的、「風水」、格局很不好的。 請住過的人說說體驗。網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說,感覺太假了。 另外,本來傳說鬧鬼,但經過一番努力發現鬧鬼原因的更歡迎分享一下。
, , , ,
旗木卡卡西:

想起來一點更新:
其實大家猜的地名沒猜對,不過鑒於這是關於「凶宅」的話題,我決定不透露正確答案了。當然,你們猜的離那不遠。<( ̄ˇ ̄)/

————原答案的婚哥線————

前職業:二手房經紀人
凶宅:我市某江地區著名爆炸凶宅一枚
房屋狀況簡介:二十一世紀初,我市某江地區發生過一起著名的爆炸事件。當時小兩口住在六樓帶閣樓的新房裡,丈夫白天上班去了,妻子在家做衛生。
洗洗涮涮之後,妻子有點累,就躺床上睡了會兒覺,卻忘記了煤氣爐上還坐著鍋。不一會兒,鍋開了,沸水沏滅了火,可是煤氣還在嘶嘶地泄露著……
幾個鍾頭後,妻子迷迷糊糊地起身,也許是吸入煤氣過多,混沌之間看到天有點黑了,抬手打開了電燈。
一聲巨響,整個六樓帶著閣樓消失了……
五樓的樓頂消失了,幸虧家裡沒人……
整棟樓從外觀上看去,就像被大勺子挖了一下,還像被咬了一口的切角西瓜。
周圍的幾棟樓所有的玻璃無一倖免,全部震碎……
據目擊者說,不幸的女主人被轟飛到對面樓的外牆上,再掉到地上,已經不成人形了……

幾年後,這棟樓修復了,重建了五樓六樓,這件事影響到這棟樓的房價總是上不去。
結果,我之前供職的房地產公司,接到了爆炸凶宅的委託,以極低的價格出售。
我當時的同事,買了!

後來他住沒住不知道,反正前兩年看見他結婚了,就用賣這房子掙的錢……


卓惠子:

= ̄ω ̄=中元節之後不知道幾天了的更新= ̄ω ̄=

哎哆 評論有人想知道今年中元節的發展 結果那幾天我黑白顛倒給忘了
昨晚忽然想起來 給父親打電話問了一下
父親表示
【你阿么讓你中秋一定要回家!】
……
……
……
【爸= ̄ω ̄=我中秋本來就要回家的……】
【哦(⊙o⊙)哦!那就好!】
【還有呢?有沒有夢到別的?】
【沒什麼特別的。】
【是嗎……】
【嗯 好像夢見你阿么說天涼了 要加衣裳 別的沒了】
【哦= ̄ω ̄=】
【中秋得回來哈!】
【嗯】
【重陽節呢!】
【沒有那種假期】

……就是這樣 沒什麼特別的……

——以下原答案——
姥姥家的老宅子算是凶宅 我國小的時候在那裡住過半個暑假 遇上過一件怪事 不恐怖

在那個大家都懂的時代 老宅子被生產大隊徵用 說是做倉庫
實際上前院隊長住著 中院被成分好的幾家分了 後院用來做什麼一直是個謎
再後來 幾經波折 老宅子又回到姥姥家人手裡 前院還能住人 中院倒了一半 後院……被石頭堵住水泥封住 親戚爬牆進去看 出來之後臉色煞白 什麼都不說
之後後院被推平了 蓋了個類似倉庫的建築 但是我沒進去過 老人不準別人進
那年暑假 我跟著姥姥回老家 因為從小在外省長大 對老家不熟悉 所以姥姥多次囑咐我沒關係別亂跑
有天夜裡 我正睡得香 忽然覺得口渴 喉嚨里火燒一樣 撕裂的痛感 於是出門倒水
我住的是中院主屋 要喝水得去前院 摸黑經過後院門的時候 【看見】有和我年齡相仿的小女孩在後門口蹲著 走到她面前時 小女孩跟我說【我住的那屋漏雨 你跟我妹說一聲 叫她找人修】
我問小女孩住哪 她往後院指
然後我就醒了
沒錯 是夢
第二天醒來 把這事告訴我姥姥 姥姥不信
因為小女孩最多七歲 家裡七歲的 有妹妹的女孩 不存在 更不用說住在後院
姥姥說我睡糊塗了 把夢當真
這時候 守著老宅子的姨姥姥經過 我把夢告訴她
姨姥姥想了想 立刻找人修倉庫
姨姥姥跟我姥姥說
【你忘了!咱大姐是七歲掉井裡頭沒的!】
那口井已經被填平了 上面還蓋了倉庫
就在後院
當天下午 開始下大雨 大得像用盆往下倒水
第二天我姥姥就帶著我回家了
不知道繼續住下去 會不會再見到那位大姨姥姥
————幾句題外話————
我一直相信有些東西存在
和我見多識廣的大堂哥聊過 他對此深信不疑
前幾年回老家上墳 守墓人光看我們笑 也不說話
大哥沖我使個眼色 下午找借口開車回墓園 幾瓶黃酒 幾斤兔肉 守墓人開口了
說我家陰宅地方不對 保財不保人 保陰不保陽
大哥就動了遷墳的心思 但因為別的事一直沒有成行
之後的幾年裡 我家大災小禍不斷
先後三位長輩去世 死因蹊蹺 後輩突發疾病 毫無徵兆 做生意的生意莫名黃了 體制內的事事不順心
二伯和我父親又想起這件事
準備遷陰宅
新地址已經選好 日子訂在今年十月 現在還不是時候
去年中元節 父親一早起來給住在老家的二伯打電話 讓他去看看阿么 捎帶點煙酒錢物
【晚上夢見媽說快搬家了 周圍幾十年的老鄰居挺捨不得 想請他們吃頓飯】
這是我爸做的夢
每年中元節 他基本都會夢到阿么
有一年是他去【下面】 阿么見他來很吃驚【小四你咋來了!】——我父親排行老四
之後 阿么和她鄰居用拐杖把我父親從【下面】攆了出來
次日父親去醫院檢查 醫生說 再拖幾個月 妥妥的冠心病
又快到中元節了 不知道今年阿么會不會有什麼想說的

以上


花村婦聯主席:

我家以前在的那棟樓應該算凶宅了。

第一是樓本身蓋在墳地上,據說那是個很大的墳頭,風水很有講究,可惜挖掘機並不講究。

第二是蓋到第三層的時候因為事故死了一個人,隨後停工了一段時間,整棟樓以「三層爛尾樓」的狀態存在了好幾年,被劃定為小屁孩玩耍的禁區。雖然我個人認為這可能只是出於安全考慮,但確實有很多人相信鏟墳的時候破壞了風水,有不好的東西在那個樓里,那個建築工人就是這么死的blabla

還有人繪聲繪色的描述過「一個建築工人的鬼魂在第三層樓里遊盪」這種神奇的情景,不過我在三樓住了10多年也沒見過那個鬼。


匿名用戶:

家裡住在黑龍江省A市市中心。

小區周圍什麼都有,小區是那種有三樓平台的那種。平台很寬闊,大到可以在上面開車。

小區外有飯店,書店,花店,醫院,商場。一樓底商有地下停車場,菜市場,服裝批發市場,二樓是歌舞廳,檯球廳,網咖,三樓開始是住戶,三樓還有當時城市裡最出名的兩個畫室,基礎設施很完善。所以房價也是當時的城市中比較高的地方。

我家是5樓,在12年前時我家那套68平的房子能賣25萬。(2006年四五線城市25萬一套房子已經很貴了,畢竟2018年的今天全市最貴的房子一平也才5 6000千左右而已,跟一二線城市比不了,所以別杠。)

事件發生在2000年之後2003年之前具體哪年忘記了,因為太久遠了。

小區是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圍成一個「口」字,每個邊角一個上平台的樓梯,小時候不懂,現在感覺好討厭這樣的布局,像一口井一樣憋得慌。

零幾年時我家那座城市比較亂,治安不太好,再加上我家小區那裡是市中心,二樓有歌舞廳(真正的歌舞廳,有舞女陪跳舞那種)練歌房(現在的KTV)飯店,小區外面隔一條街是洗頭房(也就是眾所周知的紅燈區)經常三教九流在那邊吃喝嫖賭,所以格外的亂。小時候經常能聽到警車 的聲音,也經常能聽到樓下喝多的人嗷嗷喊,喝多吵架干仗砍人的,還有女的嗷嗷喊的。

我家住在西樓,5樓。我二大爺家住在東樓8樓。兩個單元門斜對著,我家東屋卧室正好對著他家西屋卧室。用望遠鏡可以看的很清楚。

凶宅是他家隔壁。我們小區都是一層3戶,只有角單元是一層5戶還是6戶,忘記了,因為角單元光照不進去特別黑,所以從小特別害怕角單元沒怎麼進去過。

我二大爺家住在803。對門是801。凶宅是802。8樓是頂樓。

之所以是凶宅是因為零幾年,我們城市在建設,大批量蓋樓等等,很多周邊農村,外來農民工,因為頂樓房租便宜,就住在我二大爺家隔壁。據說當時802是住3個女的4個男的都是一起認識的人,大概是,具體忘了過了太多年了。有一天下雨工地沒開工,幾個人在家做飯,因為什麼高興事喝點酒,喝大了飯桌上就吵起來了,結果其中一個男的就把其他幾個人都殺了,然後就跑了,好幾天才發現,這個案子據說到現在都沒破。

當年據說沒什麼感覺。從殺完人第二年開始,我二大爺家晚上總能聽見隔壁吵架,摔碗筷酒瓶子聲,還有男人女人哭的聲音,但是隔壁並沒有人住,因為自從死了人房東貼出租就一直沒租出去。我二大爺家的女兒是我5姐就害怕,她比我大5歲。那時候大概她大概12 3 4。我二娘也害怕,但是我二大爺是那種東北老爺們蠻橫脾氣硬不信邪的人,就說沒事別自己嚇唬自己。

但是隔壁鬧的越來越大。從一開始一個月一次,到半個月一次,到一個星期好幾次,到天天哭鬧,摔東西,男人女人都哭都吵架大罵。我二大爺也開始有點膽怵,就來我家商量辦法準備回去尋思問問對門801有沒有聽到什麼,別是自己嚇唬自己。結果聊天套話發現801也是天天晚上睡不好,每天都能聽到聲音,他家已經開始在外面找房子了,找到準備先出去住一段時間。

我二大爺這才相信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回家就跟我爸 我大爺 我大姑 二姑 老姑 他們商量賣房子,讓發動幫忙賣。但是房子一時半會也不好賣,那時候零幾年很少人家能說買房子就買房子,而且是在市中心,並且還是頂樓,有在市中心賣房子的錢誰也不願意去買頂樓,還沒有電梯。因為我們幾家都是做生意的,家裡積蓄在當時的年代來說還算中上等,所以住樓房比較早。所以就在窗戶上用紅紙貼著賣樓。

這期間我大姑幫忙弄點符紙貼家裡,然而並沒管用(我大姑家以前供奉堂口)。二姑找認識的朋友介紹了幾個看外事比較好的人寫的符紙貼了也沒啥太大用處。

那時候二大爺家經常在我家住。因為爸爸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從結婚起阿公阿么就跟我爸爸媽媽住。阿公去世的早,所以阿么就一直跟我家住。阿么在我家,在加上二大爺是我爸爸親二哥沒辦法即便不方便也只能在我家住著。

我爸媽住自己卧室,我和阿么還有二大爺家姐姐住阿么卧室,二大爺二娘住客廳給拼的大概1.5米的一張鐵床,隔三差五回去自己家取點換洗衣服,偶爾回家住一天照顧照顧房子。

後來聽他們單元人說,802已經鬧的從8樓到整棟樓都能聽到,而且還有很多晚上半夜回家的人看到阿飄,所以造成一種很盛大的場面。基本上整棟樓都在賣房子,後來過了一年多我二大爺家的房子才賣出去。是比市場價低幾倍的價格賣的。801也是。

買房子的是一對中年夫妻,聽說住了2個月感覺很邪門就出售了。再賣是一對準備結婚的小夫妻,也是結婚沒兩個月就聽到動靜看見東西再出售,期間前前後後轉手好多次,房價一掉再掉,一個房子最終以2萬的價格最終出手賣的。

零幾年雖然房價不貴,但是一個60多平將近70平的房子,整屋拎包入住2萬是絕對下不來的。後來整棟單元都陸續再賣,年輕人都走了,留下的都是老人。留著住戶的更替,留下老人的離世,聽說現在整棟單元都不是原來住戶了。

再說一個這期間的事,賣房子之前有一段時間忘了什麼原因了,二大爺一家要回去。因為要幹什麼事,阿么也跟著去二大爺家住了幾天我也一起去了。

本來我媽不同意我也去,因為我從小體質弱,說頭比較多,嚴重到不能剪頭發,一剪頭發就生病。再加上生日和其他原因對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比較敏感。火力低總能招到亂七八糟的東西。但是因為我從出生就阿么帶我,跟阿么感情比較好,所以不在一起我就鬧,媽媽沒辦法就讓我去了。

晚上我跟阿么住姐姐屋,姐姐跟二大爺二娘住他們屋,因為都害怕所以每個卧室門都不關都開著。晚上的時候我看到我們住的這個卧室門口那裡站著個男人,一直站著看著我們,也不動也沒啥其他的,就是單純的站在那看著我和阿么。當時也不知道是小還是因為不懂事有點傻,也不知道害怕,可能沒意識到他是阿飄 他看著我和阿么,我也看著他,但後來就困了迷迷糊糊睡著了。但是那一晚上可把阿么嚇壞了。因為她回家以後我聽她跟我爸爸媽媽姑姑他們嘮嗑說,晚上翻身時候抬頭,看到窗檯上有個腦袋,給她嚇壞了,就一個頭沒有身子。聽見隔壁嗷嗷哭,然後第二天說啥不住了回我家了。

大概就這些,還有一些想不起來了,再想起來再更吧。

————————————分割線!

再更!!剛才看到各位答主的回答突然想起來大學實習期的一個經歷。寫出來跟大家分享。

2015年6月大學實習。6月份去的北京,因為實在不喜歡帝都的生活節奏就在8月份回家了。在家裡待了2個月,10月份跟著大爺家的6姐去了她們公司實習。他們公司是醫療器械公司,我們負責銷售,在一線店鋪。

我們店鋪租賃的是面向大道的一樓居民樓,兩個卧室被房主改成了車庫,有捲簾門那種,很大。所以我們拿一個卧室用來辦公,一個卧室用來接待。我們把客廳改成了卧室,住在客廳里。

在我沒去公司前我們店鋪是姐姐和另一個男員工一起工作。男員工住在接待室那屋,打了一個隔斷,他住在隔斷里。姐姐自己住在客廳那屋,他倆一門之隔。兩個人身體都不是很好,可能火力低,經常會鬼壓床。

姐姐對象是我們區域經理,偶爾回來我們店住一晚,姐姐說他來的時候她和那個男員工就都沒有鬼壓床的情況。她對象走了他倆就有鬼壓床的情況,隔三差五就有。

後來我去了公司,我跟姐姐一起住客廳,男同事還自己住在接待室的隔斷里,就很久沒有鬼壓床的情況出現。姐姐說是我可能能鎮住。我就呵呵了,就我這體質他不出來都不錯了,還鎮住。

後來有一天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時我聽到我們辦公那屋有人穿拖鞋塔拉塔拉走路的聲音,醒了以為樓上人也沒當回事。但是穿拖鞋走路的聲音經常有,隔1 2天就能聽到。

有一次跟樓上的住戶聊天的時候還問過晚上幾點休息的事,想順便提一嘴晚上走路輕點。平時跟樓上的姐處的挺好,她家白天沒人,家裡來快遞就放我們店裡,一來二去關系也不錯。結果姐說我家就孩子天天光腳丫跑,但是天天晚上9點多也都睡了,半夜也沒人起來啊。當時我也沒多想,我可能真有點神經大條比較傻。

過了沒幾天男同事搬出去了,公司在店鋪附近給找了個房子住,因為他住的接待室那屋捲簾門透風,11月份的吉林通化還是比較冷的。他走了以後就剩我和我姐兩個人。

我有一段時間睡得比較晚,晚上愛玩手機,有一天剛準備睡,穿拖鞋塔拉塔拉走路的聲音又響起了。(就是那種穿拖鞋不抬腳摩擦地面的聲音)本來真的以為是樓上走路結果卻聽到很清晰的不小心碰到凳子,凳子之間碰撞的聲音。而我們辦公那屋所有的凳子都是學生上課那種木板凳,聲音就是木板凳碰撞的聲音。當時渾身的汗毛都起來了,趕緊蓋上被子蒙頭裝睡。慢慢睡著天亮了醒了以後跟我姐說她不相信。從那以後經常能聽到穿拖鞋走路的聲音,從辦公室到接待室都聽到過。說了好幾次我姐都不相信。

後來有一天早上起來準備上班,她換衣服時候跟我說,我跟你說件事你別害怕。我問說吧,什麼事?她說我昨晚也聽到穿拖鞋走路的聲音了,仔細聽了聽不是樓上。我當時說你看吧,我沒騙你吧,你還不信我。她說其實不是不相信你,是不敢相信,我自己也害怕。

那一次之後聲音也有,不過也都是陸陸續續隔三差五。一直也沒發生什麼事。

2015年12月24號。平安夜。我人生的一個陰影。之前有幽閉恐懼症,輕微,從那天晚上以後就變得嚴重了。甚至腦海里想到密閉的狹窄的環境身體上生理上都受不了呼吸困難心慌意亂。

平安夜那晚因為兩個店鋪關系比較好。我姐夫駐店的店鋪,和我們店鋪。所以我們店鋪的男同事跟他們店鋪的男同事出去吃飯喝酒了。我6姐跟她男朋友出去過平安夜,吃飯看電影在外面開房住的。我姐說自從我去了以後她對象就沒地方住了 。

晚上我自己待著無聊換上法蘭絨睡衣準備去衛生間洗漱然後躺床上看電影,(事後很慶幸自己換上了保暖的睡衣才去洗臉的)。

因為自己本來就有輕微的幽閉恐懼症,所以除了上廁所時有別人在不得已以外我去任何一個沒有窗戶,門鎖不好用的空間都不會關門。環境特別受不了的就大開著門。環境覺得稍微安全點的就給門留個縫隙,但絕對不會關上,更不會鎖上。這個習慣已經跟隨我很多年了,所以後面他們說是我自己鎖上的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我當時沒發燒沒喝酒有記憶我是清醒的狀態,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沒有別人不上廁所只是洗漱,門鎖是不太好用的,這任何一個條件都不構成我會把門鎖上的可能。

但是事情就這么發生了,我進去的時候門明明是留著一個縫隙的。(之所以沒有大開著是因為廁所門對著窗戶,在一樓窗外會經常過人,不想讓路過的人知道大冬天一個女孩自己在家)但是當我洗漱完準備出去的時候,發現,門 鎖上了。。

當時門怎麼都打不開,試了各種辦法,因為是壓把式門鎖,門鎖有時會不太好用,要往裡拽一下才能打開,結果當時試了各種辦法都打不開。

衛生間里沒有任何一個能用的上的工具。藉助不了外界工具打開。

因為我沒有去廁所帶手機的習慣,而且只是去洗漱更不會帶手機,所以聯系不到外面的人幫忙。

這時候聽到樓上的衛生間進去人了,就用拖布桿撞衛生間棚頂,一邊撞擊一邊喊樓上的人,可能隔音太好,樓上的人也沒幫上忙。

最後沒辦法想著把衛生間玻璃弄碎出去。因為衛生間里什麼硬質工具都沒有,唯一一個拖布桿還是塑料的只能用腳踹玻璃。但是當踹掉一塊後也絕望了。

玻璃是兩層,我能碰到的裡面一層是磨砂的,保證外面的人看不見衛生間情況。 外面一層是透明的,兩層中間做了裝飾,是金屬鋼筋條紋,所以即便把玻璃都弄碎,我也出不去,而且踹之前的那一塊時玻璃割破了腳趾流了很多血。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沒有任何的時間概念。就這樣一整夜在直徑2~4米的衛生間里冷了打開浴霸取暖,暖和了打開水龍頭拚命放水讓流動的涼水降溫,以免溫度過高消耗氧氣,順便的涼水帶來些許氧氣。累了坐在馬桶上休息,困了靠著牆迷糊一會。

中途會經常蹲著看看門底下被踹壞的玻璃,只有從那一小塊才能努力看到外面的天色從而判斷時間大概幾點。但是卻看到了我終身難忘的一幕。

一個不知道是男是女的白色物體,只能看到一雙穿著拖鞋的腳就眼睜睜的從我面前的這塊玻璃看到從床的方向向廁所門打開後對著的那面牆飄過去。大腦一片空白。

當時的感覺,害怕,無助,絕望,暴躁,囚禁牢籠感,寒冷,缺氧。就這樣過了一夜,整整12個小時。12.24號晚19:20多進去的。12.25號早上7點40多出來的。是早上男同事來上班,找我沒在屋裡,我聽到門聲趕緊叫他,叫來了開鎖的人放我出去的。出去以後終於堅持不住了哭了好久,跟姐姐和同事們說,他們都不相信,所以我學會了閉嘴。只有媽媽和我真正的朋友肯相信我。那天休息了一天,睡了一整天,期間噩夢不斷。從此幽閉恐懼症就加重了。

2016年年初,我們店和姐夫店之前的男同事一起商量辭職了。他倆家都是大連的,回大家工作了,受不了吉林的冷。

3.2號我們店鋪新分來一個同事。新來的同事是姐夫店另一個男同事的弟弟,姐夫買了車方便上班,於是就住到了市裡,就這樣姐姐,姐夫,和那一對兄弟都住在了外面新租的房子。

我沒有去,

因為一對是情侶,一對是男性兄弟,我自己一個女孩子多少生活上會有很多的不便。

再就是雖然接觸時間短,但每個人的性格我一眼就能看個8 9分,知道住在一起以後會有特別多的紛爭,懶得去攪那趟混水。姐姐特別強勢,巴不得離她遠點。(事實證明我很有遠見)

結果就是姐姐的金首飾丟了好幾樣,是合住的兄弟中弟弟偷的。我們店鋪里的資金也丟過4次,無論藏到哪裡都會丟,那個弟弟是我們店鋪後來的員工。 他偷的。 姐姐和他男朋友分手告終,他出軌。另一半原因是合住的兄弟中的哥哥跟姐夫是一個店鋪的同事,他挑撥離間。生活用錢不明不白,私人物品混亂使用,居住環境臟亂不堪。

還有就是我自己喜歡清凈,可以有一個人合住當做陪伴,但是吵鬧討厭群居潔癖受不了臟亂差。

4月份。清明後姐姐搬家。我開始了自己的生活。

也害怕顧慮過。他們為了拉我下水一起合住也嚇唬過我讓我搬過去。但是如果把阿飄和人比,我寧可與阿飄為伍,落得清凈安穩也不要去跟不喜歡的人在一起生活。我覺得人心才是更可怕的東西。地獄空蕩盪,魔鬼在人間。

有一天晚上睡覺一如既往的又聽到了穿拖鞋走路的聲音,記得迷迷糊糊中跟那個它說,我就自己在這住了,我一個小姑娘也會害怕,不是不得已我不會自己在這住,上次你把我鎖廁所里一整夜也夠了,我就住一年,年底我就辭職了。然後就迷迷糊糊的又睡過去了。

從那次之後很久沒聽到穿拖鞋走路的聲音。偶爾也會有,不過不像15年那麼頻繁了,只是幾個月才有一次,不過它只是在辦公室和接待室屋裡走,因為只有那兩個屋子有聲音。再沒來過我住的客廳。

16年年末結束。臨走前收拾行李準備回家。走的時候我鎖門,鎖門的時候對著空氣說謝謝你上次只是把我鎖在衛生間里並沒有傷害我。謝謝你這將近一年來很少出現很少走路讓我沒那麼害怕。謝謝你能跟我和諧共處。不管你真的存在還是其他,都感激你。我走了。

回到黑龍江以後終於如釋重負一般。徹底放鬆了。因為自己居住的那一年,不僅要注意阿飄,每天還要強迫症一樣強迫自己反覆檢查辦公室,接待室捲簾門是否落下來是否鎖好。防盜門是否鎖好。窗簾是否遮擋好。會不會有壞人進來?

那一年媽媽每晚都會打電話,發微信,留言的形式告訴我記得鎖好門,記得檢查好門,太晚不要自己一個人出去買東西。每天跟著我提心弔膽,因為在3月份姐姐搬走前幾天,因為她的疏忽,接待室的捲簾門沒落下來,半夜2點多一個又高又壯的男人進來了,還好玻璃門一開就有很大的響動把我們驚醒把那個男人趕出去才沒發生意外。很慶幸是她還沒搬出去,這也相當於間接給我提了個醒,敲個警鐘。

回到家裡以後有一段時間每天都在回想當初自己是怎麼一個人住下去的。後來想想很多時候都後怕。阿飄,自己住門窗太多,現在想想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還會不會堅持自己一個人住?

回家沒多久,公司年終分紅,用分紅的錢給媽媽交了養老保險,這一年終於過去了,我的付出得到的收穫也還算滿意。

現在遇到了一個待我比自己生命還看重的人,照顧我照顧的很好,生怕我受一點傷害和委屈,現在他在我旁邊打著呼嚕,我在更新回答。

晚上睡覺經常呢喃,

冷,無論睡得多沉會馬上給我蓋好被子。怕,無論睡得多沉會馬上過來抱緊我。

準備明年初領證,下半年結婚。

我喜歡春天,那是萬物復甦生命的開始,那是無論你經歷多少的苦難都會翻過去重新開始的一個季節。

文末想告訴大家,對於神靈,相信也好,不信也罷,懷揣敬畏,腳踏實地,無愧於心,做好自己。

就像哪句…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穆曉:

第一次認真答一下

解剖室算不算凶宅?

當年我校的新生校區醫學院樓落成的時候號稱**最大停屍房 具體**是個什麼範圍 記不太清楚了 這樓靠近頂樓的樓層有個計算機房 大家可以去上網什麼的 但是晚上10點還是十點半左右就關了

同時 我是比較敏感的體質 而且打小記性特別好 即使喝酒喝到斷片 也只會斷個幾秒鐘 以上這些是前提

新生開學報道 我被分到了離該大樓最近的一棟宿舍 奇怪的事情就發生在開學後不久

某天晚上十一點多近十二點 我突然清醒 發現自己一個人站在該樓的最高一層電梯間 面前是電梯 右側後是樓梯間入口 一臉懵逼 完全是「我是誰 我在哪兒」的狀態 楞了一會兒 感覺耳朵邊有人跟我說「我來計算機房上網」 然後我低頭一看手錶 心裡就罵臟話了「上你MB上 這個點兒了 誰TM會來上網 而且周圍黑燈瞎火 人都TM沒一個 你當老子是SB啊」 心裡一邊罵 一邊覺得火氣蹭蹭往上竄 說不上來原因的就是覺得氣得不行

補充一下 我平時脾氣很好的人 很少心理會大波動 可是當時就覺得一股無名火 氣得頭發豎起來了 一邊火 一邊按了電梯 進了電梯就更氣了 發現電梯所有樓層按鍵都亮了 包括負一負二(這兩層是有存放大體的) 我心理莫名奇妙更火了 反正只有我一個人 就索性破口大罵 一邊猛戳按鍵一邊罵「誰TM這么缺德 有沒有公德心啊 *****(此處省略不文明用語若干)」 但是按鍵就是按不滅 所以每層都停 停下來後外面黑漆漆的 也沒人 關門鍵也不靈 停夠足夠的時間才合上 我當時也不知道怎麼魔怔了 平時從不罵臟活的人 一路從頂樓罵到了一樓

電梯在一樓門一開 我腳底就像裝了彈簧一樣 蹭一下就彈了出去 百米沖刺的速度一路沖回了宿舍

奇妙的是 踏進寢室門的那一刻 我突然就一點兒也不生氣了 非常莫名其妙 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 我都是旁觀者

爬上自己的床 無論怎麼想 都想不起來自己怎麼會在那麼晚的時候出現在那個頂樓 我問了舍友 她們說我八點多的時候突然說要去自習、然後就空著手出門了 可是我的記憶只停留在六點多吃完飯回宿舍躺上了床 下一個記憶點就是那樓的頂樓樓梯間醒來了 中間的記憶完全空白 晚飯吃的什麼、和打飯師傅的對話、回寢室路上哼的歌兒 都記得清清楚楚 就是爬上床後突然就空白了 另外 我從來沒有、到現在也沒有夢游過 所以這段空白記憶迄今還是個謎

發生這事兒後 我再也沒有除上課和考試外去過那棟樓 平時走路都是繞著走的……

最後想說的是 不管是何方好漢 我非常感謝你及時弄醒我、並且讓我罵了一路臟活、平安回到了宿舍 非常感謝!


潑俏:

絕無編造。經歷很長,大家慢慢看。

我是基督徒,成為基督徒有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有魔,在我還不是教徒的時候我經歷過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成為我後來有信仰的種子。

———————————-

經歷過凶宅,而且是一連串一年內的事件。

坐標英國倫敦,人都知道倫敦有不少鬧鬼的房子,畢竟歷史悠久老房子多。

09年我23歲的時候在讀研,那年不知道怎麼學業特別不順利,主要我和我的導師觀念沖突然後我就感覺他給我故意穿小鞋,每天都很累經常熬夜,設計作品還老不過關,慢慢開始情緒低落。

1- 當時住在大學時候租的一個在倫敦西南六區kingston的老公寓里,室友是兩個日本女生,我們本來住了兩年左右都沒什麼事情,但到了09年,有次我和我當時在約克讀書的男友skype視訊聊天,我不知不覺睡著了,電腦沒有關。突然半夜時候我被一陣陣好像一個老女人的哭叫聲驚醒,那個聲音非常蒼老,響亮和凄厲,當時把我嚇跳起來,我感覺整棟樓的人都能聽到!後來發現是電腦裡面傳來的,我看著電腦里黑漆漆一片,視訊通話還在運作,但我男友那邊熄燈了,所以我什麼也看不見,我隔著喊他也喊不醒,趕快強行關機拔掉電源,尖叫聲才停止。第二天不論是我的室友還是我男友都說沒有聽到那個聲音,我是個膽子很大的人,當時並沒有往心裡去,我覺得可能是電腦故障了。

2- 沒有過幾天,有天清晨我隔壁室友就過來拍我的門,日本女生很講儀態禮貌,我馬上知道應該出什麼大事了。紗織跟我說她夜裡睡覺突然鬼壓床動不了,眼睛能轉動,她看到她房間角落裡天花板上有一個女人,用手按住她,她很害怕又不能動,等能動了她本來想過來把我們都叫起來,後來想想還是不想讓我們害怕,等到早上再說。我那時候還沒有經歷過鬼壓床,我就覺得她可能是做噩夢了,還是沒有在意。

3- 後來家裡的靈異逐漸多起來,比如我從大學回家,每次只要一進門就聽到洗手間有人洗澡水到處濺的聲音,每次我都以為我室友在洗澡,但是一直響一直響,誰也不可能洗澡這么長的時間,我就沖過去看,每次門都開著,裡面完全沒有人用,我一進去就不響了,一出來沒有多久就又響起來,幾次以後我開始在意了,但是當時還沒有特別害怕,就算鬼吧這么點小把戲也沒啥。

4- 就這樣又過了2個月左右,我第一次經歷了鬼壓床,那一次並不特別可怕,我只是感覺我還沒有睡著但是非常乏力,這時候有人撞開我的房門,坐在我的沙發上看著我,不知道在吃什麼東西,吃完了隨手扔在紙簍里就走出去了。我非常想起來看看是什麼人,但是怎麼也動不了,那人走後幾乎同時我跳起來,先沖到紙簍那邊看,結果紙簍里什麼也沒有。一周左右以後我就天天晚上鬼壓床,不論我是什麼睡姿都會發生,越來越可怕,不能動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常感覺有一個人在我睡著的時候存在,它讓我有巨大的壓迫感,我也不能動,有時候它從門外看著我,有時候它在我上方看著我,甚至有次我感覺它在我床的另半側躺著,我能碰到它毫無溫度的手。連續好幾個夜晚後我終於非常非常害怕,心裡跟我自己說它在越來越接近我,我在網上找能把自己從鬼壓床狀態喚醒的方法,找到了一個,就是不能動的時候嘴巴可以吹氣,只要耳朵能聽到吹氣的聲音,就能馬上醒來動起來,後來晚上睡覺我鬼壓就用這個方法,很有用,我又開始比較安心了。

5- 在這一系列事件發生以後,沒有多久紗織被診斷出了抑鬱症,因為很嚴重她就回去日本了。另外一個日本室友也因為害怕不常回家,只有我每天都還要回去住。我跟班裡的同學說了這些事,有個馬來的朋友,他馬上說要跟我回家看看,馬來那邊神神叨叨的人很多,他是知道不少邪門的。後來有天他就白天去了我家。剛進門他就說,的確有點問題,你看你家朝陽,完全都不明亮。他這么一說我也發現,我也跟他說本來這個房子是非常明亮的,當初我要租的時候就因為它環境好,室內明亮,但是那一年真的總有點陰沉的感覺,跟外面的光線不一樣。然後我朋友很肯定得說,你這里沒有鬼魂,有鬼魂的房子一開始就不好,不是這樣的。應該是你們有人心情不好,時間長了累積下來了,它自己跑出去了變成了一種生靈。我那年除了我的室友,我自己的確情緒常常不好,也沒有調整自己,我當時聽了就同意了他的說法。然後我問他我是不是搬家的話會好起來。我朋友說,你搬家的話,這個生靈是誰的就跟著誰,如果不是你的就沒事了,是你的估計你還得看看怎麼擺脫它,我們馬來那邊是有人可以作法的,英國這邊我就不了解了,你不要太害怕了可能鬧得也不會太嚴重。

6- 後來我就趕快搬家,從西南六區辦到東倫敦,人口更密集的地方住。還租了一個5個人合租的房子,人多我感覺安全。就是那樣,從第二天開始我還是被鬼壓,第一個月被壓了無數次,甚至開始一夜不斷得壓,我那個法子也不管用了總也醒不過來,我徹底被嚇到不敢睡覺,買了手電筒照自己的眼睛不讓自己睡,心情低落到極點,這個由我造出來的生靈,比我牛逼多了我趕不走它。

7- 之後這一連串事件就開始因為一個偶然事件開始變好了。那是有次我出門買菜,結果路上一個英國老太突然攔下我說,姑娘,你的運氣在變壞,你要趕快振奮起來啊。我因為驚訝停下來,她又說,姑娘,你是不是已經看見那些東西了,你不能看見那些東西,願主保佑你,你要振奮起來,你要一直這樣情緒低落,你會一直看見那些東西的,這樣運氣就要更差,會有麻煩的。後來老太就很憐憫得看著我,又叮囑我一堆之後走了。我回到家裡開始決定不論什麼破事,我都要重新開朗起來,這個很可笑,因為對很多人是個容易的事情,但當時我情緒低落已久,也不知道是抑鬱了還是什麼,已經不會感到積極的情緒。所以我開始嘗試出門,找朋友玩,找愉快的心情,但是剛開始時候真的困難,而且感覺險阻很多,出門總碰到一些小意外什麼的,總之就是特別艱難,但之後過了2,3個月,有天我起床,久違得神清氣爽,我心裡有個聲音說,不用害怕了,它走了。

從那天起,再也沒有那麼長時間的詭異事情籠罩我,當然後來還有住酒店遇到凶宅這樣的事,不過我很平靜,我不害怕,詭異沒有形成大氣候。我也開始知道積極的心態有多麼重要,真的,不要讓自己的情緒影響運氣,運氣走低到一定程度就剎不住車了。


匿名用戶:

開車 回西安路過湖北順便看了一下親戚 ,住在親戚家 凶不凶宅我不知道但是那間宅子極陰 簡直陰到一定程度!好幾顆大樹給人的感覺是圍著整個宅子
然後在晚上事情就發生了

下車後簡單的寒暄 吃了頓午飯飯
下午收拾好房子,被單還算是乾的 ,不過房子很潮濕 宅子還很陰,由於是自己開車過去 很累人下午三點就開始睡了 第二天早上大概四點多 醒來發現在車上!在車上!在車上! 我整個人差點都瘋了! 腦補一下透過車窗看到幾顆大樹圍繞著宅子還有一陣風吹過的場景 。


陳陽馳:

明天更新一個重慶土匪和寺廟共存的洞穴,有多少人想看

2016/7/20

不知道我這個算不算凶宅。
一次偶然機會進入了洞穴探險這個圈子,就是到處去探險不同的天然洞穴。
故事發生在四川省樂山市沙灣區硝洞,顧名思義就是古人冶煉硝的地方,洞里還保存有遺址。根據村民講述,在明末清初時是冶煉的高潮時期,村民在最後一次進洞開采後,都祭拜了山神,但是其中有一人就沒有遵守這個習俗,以至於大家最後都出來後他卻消失了。
在隊長第一次探此洞時,共三人。夜深時,隊長被一陣陣連續的說話聲吵醒,試想洞穴深處是不可能有其他人的。為了確定不是幻聽,他小聲叫醒了旁邊人,結果相同。三人起身打燈四處尋找,無果。再次睡下後,耳邊聲再起,徹夜未絕。
第二次去時,帶了一隊人參加探洞活動。隊長選擇在營地左上角一塊平滑的大石上睡。入夢,在幼稚園 一直尋找一個小孩,卻怎麼也找不著。當推開一扇門,卻發現小孩弔死在門後。此時驚醒,正回味時,腦門被一手打了下。沒多想,隨即開頭燈尋找,卻毫無所獲。考慮到這次是探洞體驗,人數較多,為保證活動安全,他在營地周圍巡視了很久,當返回大石處,卻發現在石頭旁有一腳印,土也被踩塌。
到了我這次,除了在晚上切菜時劃傷了手指,流了不少血,並無其他異樣。晚上我做夢,在我們吃火鍋的不鏽鋼圓盆里,大家正在用筷子去拼湊一張已被切碎的臉,當我用筷子去拼好最後一塊臉時,拼好的那張臉與我對視。瞬間進入了鬼壓床,心裡無比難受,那張臉長頭發小眼睛小鬍子大約30多歲的男人,只剩一個頭顱在我腦海里飛來飛去,只要他一笑,我就非常難受(這種感覺不好形容,咬緊牙關說不出話心裡十分痛苦)想說卻吐出的都是呼吸聲,在我說出六字真言後,他就消失了,沒過多久其他人的鬧鍾響了。
我把這個夢給另一個隊員說後,他說前面幾次也有人做這個夢,他是在用筆畫一張臉,卻一直沒有畫出來。


正宗傻白甜:

事情過去的快一年左右了,去年2017年,我眯著眼瞎報實習點,去了珠三角某市的第二人民醫院實習。

去的時候是六月底,廣東人都知道。廣東的夏天特別悶熱,熱起來40度都有。剛開始是在醫院宿舍住,四人間,有空調,但是舍長摳門到極點,熱死都不給開。我商量過,電費我出六七成,她出一成就好,摳門鬼不答應。我也妥協過,買了兩個風扇一個吹頭一個吹腳。還是熱,那是我得了甲亢,熱起來對我來說是要命的。你們可以去觀察一下甲亢病人,非常怕熱。

沒法了,只能出去找有空調的出租屋。剛好對面就有房屋出租,七樓,有點舊,上世紀90年代末建的。有空調,家電(電視跟電燈,空調)基本都有,面積也大,大概有八十平米左右。租金也還行,幾百塊錢一個月。房東不在這邊住,住的挺遠的。但是答主一個月只有1k的生活費,只能合租。合租對象是兩個男生,也是我們醫院的。人挺好,江西中醫葯大學的師兄。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湊合。他們實習結束了,在進修吧。

他們住客廳(客廳非常大,勉強可以打羽毛球)。我住小房間。我出五成,他倆加起來也跟我一樣,五成。水電平分。

相安無事兩個多月,後來怪事頻發。那時候養了一隻小奶貓,晚上睡著睡著突然一聲巨響,像有人很大力氣撞我的門,這么大力氣只有成年男性,我以為是師兄不小心碰到的,畢竟小貓沒有這么大的力氣。第二天白天想起來這事,他們說,那天晚上他們出去網咖了,沒在房子。當時三伏天,我冷汗都出來了。但是沒辦法,太熱了,沒法回去住宿舍。打個哈哈過去了。

這幢樓真的太舊了!偶爾滲水。但是隔音很差,四樓搬家都能聽見他們家在吵。還能聽見天台蝙蝠嘰嘰喳喳的。

電燈估計太老舊了,電壓不穩,突然熄燈,嚇一跳。當時沒想太多,覺得房子舊而已。

後來越來越不舒服,人特別倒霉,經常被病人欺負,病也嚴重了。我沒往心裡去,畢竟覺得剛開始,受委屈很正常。可是後來,越來越不喜歡回出租屋,白天還好,晚上回去陰森森的,氣場有問題。晚上一個人在那根本睡不了覺,覺得很不安,有三隻貓咪陪著我,還勉強受得了。但是真的說不出的難受。

師兄要是一個人也睡不著,一個大男人,老覺得心慌。但是這間屋子離醫院近,過個馬路就到了。

後來一個師兄受不住了,先走了。剩我跟另一個師兄。晚上他上班我就回宿舍,我上班他沒轍,只能大半夜跑去醫院借學東西的名義不回去。我們心照不宣,知道這間屋子肯定是凶宅,但是人生地不熟,打聽不到。

後來因為隔壁家(抱歉,之前有一篇回答說樓上,但是今天聽之前的師兄說,八樓沒住人)的瞎一隻眼的老阿么下毒毒死我養的三隻小可愛。哭的肝腸寸斷,決定搬走。找了一個有點距離的出租屋,住一樓,房東是律師,環境不但比之前的好還更安全,門口安裝了監控。之前住的大雜院人多眼雜沒有監控。我家貓咪平時真的不怎麼叫,也不鬧,很乖乖的,平時我們輪流清理貓砂,給貓咪洗澡澡,味道不大。至今不知道對方怎麼下的毒。最後朋友只能安慰我,它們三是替我擋災去了。

走的那一天,隔壁家的老阿么特地下來,站在二樓死死盯著我們,眼神特別怨毒,想殺了我的那種。但是我敢肯定跟她沒有任何過節,只見過一次面。是我打探小可愛們死因的時候。

因為太多東西了,我也不想費力,把米,面還有我家自己榨的花生油給了看門口的老伯。其他帶不走的都給他了。雖然他知道那間房有問題還介紹我們去,坑了我們一筆,但是念在他一把年紀,大概七十多了,無兒無女,孤身一人。聽說他之前消失了一年,大家以為他過世了。後來他回來了,還是一個人,居委會就把一樓那間破屋給他住。畢竟他看了二十年的門。

後來沒去打聽,但是我敢肯定,那間屋子肯定出過事。而且事情不簡單。

住過凶宅後,我這輩子都不住讓我覺得氣場不順的房子。

點贊超過一百,我就把地址爆出來。

——分割一下——

答主學醫的,不怎麼相信鬼神一說。答主當過學習委員,大一的時候,被坑逼老師坑去關科技樓的燈,四樓五樓是計算機室,一樓是解剖室放著十多具大體老師標本。二樓是標本參觀室。答主負責每天召集同學們課余時間去計算機室練習計算機考級試題。到晚上十點,跟搭檔(同班女生),只有我們倆一層樓一層樓的關燈。有一次參加社團活動,我以為她有去關燈,她以為我去的。結果第二天被老師罵了。後來每天不落的去,持續兩個月。如果相信,我不會去干這活,沒工資,挺多保證我們期末這一科肯定不掛。

但是實習過後,我相信了。那個氣場,太奇怪了。不信?你去住三個月。

後來呢,我聽師兄說那時候聽房東說八樓的房子兩個套間一起一共24萬,還問我們誰要。我偷偷去看了,裝修好的。你們想想,廣東省三線城市,在珠三角地區,還是市區。最便宜房價都是5k起步。兩套房,差不多200平米,按照這樣算,最少都要100萬才能買下。這是算了最便宜的底價了。

而且,在醫院對面,附近還有中學,這樣的地段真的挺好的。但是沒人買。為什麼?我們醫院這么多高薪醫生,寧願買更遠的,地段沒那麼好還死貴死貴的房。

建議各位,去租房或者買房帶上小嬰兒或者有靈性的狗狗去。如果他們待不住,建議別住進去。也許有人會懟我,但是,我只能告訴你,信不信由你。

如果你跟我抬杠,我也懶得care,這么大的便宜,我可以介紹給你,走過路過別錯過 。

————————————分割線——————

地址在肇慶市第二人民醫院對面的隆基樓,大門第二棟,上七樓。

很多人會說,肇慶相比其他珠三角城市,簡直渣爆了!確實不可否認,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覺得它不被珠三角除名是拖累了整個珠三角GDP。這就告訴了我們,選擇實習/工作得擦亮眼。別信誰誰誰說的,環境好,旅遊城市,珠三角。去了才知道,就是個坑~

生活倒退十年,奈何物價比廣州都高。

這是前兩天搜到的房價。24萬,兩套房?你確定要?去問問看門的老伯。搞不好會幫你聯系房主哦~

百度嘛,是百度不到這棟樓黑歷史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異道大姐:

突然想起在台灣環島時的一件事。

灣灣都是老房子,酒店什麼都是一而在在而三的翻新裝修而已。到台中前,提前網上預約好了一間三人房,(我忘記了那家酒店的名字)但誰也不知道那房間處於樓道盡頭拐角的,但問詢說已經沒有三人房了,就只能住那間房子。出去玩了一圈回來後大家都很累了,洗個澡就趕緊的想休息。

房間裡面有一張雙人床,一張單人床,兩個朋友睡一起,我自己一個人睡。單人床是靠向窗邊的,我是帶著隱隱約約的不安入眠,畢竟網際網路上多了,這種隱晦的事情還是知道一點的。

那天晚上整個人都很燥熱難眠,你們都應該知道的那種,感覺有人盯著你所以不安心入睡。半夜突然間驚醒,發現房間亮了一盞燈(此前關著燈睡),因為我是面向牆壁睡的,所以趕緊轉身看看我的朋友們還在不在,然後發現他們都睡得很沉,就沒想著要叫醒他們,估計是誰起來去了洗手間吧,有點光線後心裡踏實了一些就很快入睡了。

第二天起床我問他們誰半夜起來開的燈,朋友就說他開的,因為昨晚睡著睡著醒過來看見我床邊坐著一個老人,那個老人在看著我(炸毛ing…)我說你大晚上黑著燈能看那麼清楚?他就說他也不知道,整個房間都看得清楚,他想叫我時才發現被鬼壓床了,完全動不了。然後過了好久老人不見了,他也能起來了就趕緊去開燈。

細思極恐的小細節是,「他」在牆壁之處看著我,而不是在看我的後背……我感覺那天晚上和朋友隔著一個銀河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