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旗木卡卡西:

想起来一点更新:
其实大家猜的地名没猜对,不过鉴于这是关于“凶宅”的话题,我决定不透露正确答案了。当然,你们猜的离那不远。<( ̄ˇ ̄)/

————原答案的婚哥线————

前职业:二手房经纪人
凶宅:我市某江地区著名爆炸凶宅一枚
房屋状况简介:二十一世纪初,我市某江地区发生过一起著名的爆炸事件。当时小两口住在六楼带阁楼的新房里,丈夫白天上班去了,妻子在家做卫生。
洗洗涮涮之后,妻子有点累,就躺床上睡了会儿觉,却忘记了煤气炉上还坐着锅。不一会儿,锅开了,沸水沏灭了火,可是煤气还在嘶嘶地泄露著……
几个钟头后,妻子迷迷糊糊地起身,也许是吸入煤气过多,混沌之间看到天有点黑了,抬手打开了电灯。
一声巨响,整个六楼带着阁楼消失了……
五楼的楼顶消失了,幸亏家里没人……
整栋楼从外观上看去,就像被大勺子挖了一下,还像被咬了一口的切角西瓜。
周围的几栋楼所有的玻璃无一幸免,全部震碎……
据目击者说,不幸的女主人被轰飞到对面楼的外墙上,再掉到地上,已经不成人形了……

几年后,这栋楼修复了,重建了五楼六楼,这件事影响到这栋楼的房价总是上不去。
结果,我之前供职的房地产公司,接到了爆炸凶宅的委托,以极低的价格出售。
我当时的同事,买了!

后来他住没住不知道,反正前两年看见他结婚了,就用卖这房子挣的钱……


卓惠子:

= ̄ω ̄=中元节之后不知道几天了的更新= ̄ω ̄=

哎哆 评论有人想知道今年中元节的发展 结果那几天我黑白颠倒给忘了
昨晚忽然想起来 给父亲打电话问了一下
父亲表示
【你阿么让你中秋一定要回家!】
……
……
……
【爸= ̄ω ̄=我中秋本来就要回家的……】
【哦(⊙o⊙)哦!那就好!】
【还有呢?有没有梦到别的?】
【没什么特别的。】
【是吗……】
【嗯 好像梦见你阿么说天凉了 要加衣裳 别的没了】
【哦= ̄ω ̄=】
【中秋得回来哈!】
【嗯】
【重阳节呢!】
【没有那种假期】

……就是这样 没什么特别的……

——以下原答案——
姥姥家的老宅子算是凶宅 我国小的时候在那里住过半个暑假 遇上过一件怪事 不恐怖

在那个大家都懂的时代 老宅子被生产大队征用 说是做仓库
实际上前院队长住着 中院被成分好的几家分了 后院用来做什么一直是个谜
再后来 几经波折 老宅子又回到姥姥家人手里 前院还能住人 中院倒了一半 后院……被石头堵住水泥封住 亲戚爬墙进去看 出来之后脸色煞白 什么都不说
之后后院被推平了 盖了个类似仓库的建筑 但是我没进去过 老人不准别人进
那年暑假 我跟着姥姥回老家 因为从小在外省长大 对老家不熟悉 所以姥姥多次嘱咐我没关系别乱跑
有天夜里 我正睡得香 忽然觉得口渴 喉咙里火烧一样 撕裂的痛感 于是出门倒水
我住的是中院主屋 要喝水得去前院 摸黑经过后院门的时候 【看见】有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女孩在后门口蹲著 走到她面前时 小女孩跟我说【我住的那屋漏雨 你跟我妹说一声 叫她找人修】
我问小女孩住哪 她往后院指
然后我就醒了
没错 是梦
第二天醒来 把这事告诉我姥姥 姥姥不信
因为小女孩最多七岁 家里七岁的 有妹妹的女孩 不存在 更不用说住在后院
姥姥说我睡糊涂了 把梦当真
这时候 守着老宅子的姨姥姥经过 我把梦告诉她
姨姥姥想了想 立刻找人修仓库
姨姥姥跟我姥姥说
【你忘了!咱大姐是七岁掉井里头没的!】
那口井已经被填平了 上面还盖了仓库
就在后院
当天下午 开始下大雨 大得像用盆往下倒水
第二天我姥姥就带着我回家了
不知道继续住下去 会不会再见到那位大姨姥姥
————几句题外话————
我一直相信有些东西存在
和我见多识广的大堂哥聊过 他对此深信不疑
前几年回老家上坟 守墓人光看我们笑 也不说话
大哥冲我使个眼色 下午找借口开车回墓园 几瓶黄酒 几斤兔肉 守墓人开口了
说我家阴宅地方不对 保财不保人 保阴不保阳
大哥就动了迁坟的心思 但因为别的事一直没有成行
之后的几年里 我家大灾小祸不断
先后三位长辈去世 死因蹊跷 后辈突发疾病 毫无征兆 做生意的生意莫名黄了 体制内的事事不顺心
二伯和我父亲又想起这件事
准备迁阴宅
新地址已经选好 日子订在今年十月 现在还不是时候
去年中元节 父亲一早起来给住在老家的二伯打电话 让他去看看阿么 捎带点烟酒钱物
【晚上梦见妈说快搬家了 周围几十年的老邻居挺舍不得 想请他们吃顿饭】
这是我爸做的梦
每年中元节 他基本都会梦到阿么
有一年是他去【下面】 阿么见他来很吃惊【小四你咋来了!】——我父亲排行老四
之后 阿么和她邻居用拐杖把我父亲从【下面】撵了出来
次日父亲去医院检查 医生说 再拖几个月 妥妥的冠心病
又快到中元节了 不知道今年阿么会不会有什么想说的

以上


花村妇联主席:

我家以前在的那栋楼应该算凶宅了。

第一是楼本身盖在坟地上,据说那是个很大的坟头,风水很有讲究,可惜挖掘机并不讲究。

第二是盖到第三层的时候因为事故死了一个人,随后停工了一段时间,整栋楼以“三层烂尾楼”的状态存在了好几年,被划定为小屁孩玩耍的禁区。虽然我个人认为这可能只是出于安全考虑,但确实有很多人相信铲坟的时候破坏了风水,有不好的东西在那个楼里,那个建筑工人就是这么死的blabla

还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过“一个建筑工人的鬼魂在第三层楼里游荡”这种神奇的情景,不过我在三楼住了10多年也没见过那个鬼。


匿名用户:

家里住在黑龙江省A市市中心。

小区周围什么都有,小区是那种有三楼平台的那种。平台很宽阔,大到可以在上面开车。

小区外有饭店,书店,花店,医院,商场。一楼底商有地下停车场,菜市场,服装批发市场,二楼是歌舞厅,台球厅,网咖,三楼开始是住户,三楼还有当时城市里最出名的两个画室,基础设施很完善。所以房价也是当时的城市中比较高的地方。

我家是5楼,在12年前时我家那套68平的房子能卖25万。(2006年四五线城市25万一套房子已经很贵了,毕竟2018年的今天全市最贵的房子一平也才5 6000千左右而已,跟一二线城市比不了,所以别杠。)

事件发生在2000年之后2003年之前具体哪年忘记了,因为太久远了。

小区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围成一个“口”字,每个边角一个上平台的楼梯,小时候不懂,现在感觉好讨厌这样的布局,像一口井一样憋得慌。

零几年时我家那座城市比较乱,治安不太好,再加上我家小区那里是市中心,二楼有歌舞厅(真正的歌舞厅,有舞女陪跳舞那种)练歌房(现在的KTV)饭店,小区外面隔一条街是洗头房(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红灯区)经常三教九流在那边吃喝嫖赌,所以格外的乱。小时候经常能听到警车 的声音,也经常能听到楼下喝多的人嗷嗷喊,喝多吵架干仗砍人的,还有女的嗷嗷喊的。

我家住在西楼,5楼。我二大爷家住在东楼8楼。两个单元门斜对着,我家东屋卧室正好对着他家西屋卧室。用望远镜可以看的很清楚。

凶宅是他家隔壁。我们小区都是一层3户,只有角单元是一层5户还是6户,忘记了,因为角单元光照不进去特别黑,所以从小特别害怕角单元没怎么进去过。

我二大爷家住在803。对门是801。凶宅是802。8楼是顶楼。

之所以是凶宅是因为零几年,我们城市在建设,大批量盖楼等等,很多周边农村,外来农民工,因为顶楼房租便宜,就住在我二大爷家隔壁。据说当时802是住3个女的4个男的都是一起认识的人,大概是,具体忘了过了太多年了。有一天下雨工地没开工,几个人在家做饭,因为什么高兴事喝点酒,喝大了饭桌上就吵起来了,结果其中一个男的就把其他几个人都杀了,然后就跑了,好几天才发现,这个案子据说到现在都没破。

当年据说没什么感觉。从杀完人第二年开始,我二大爷家晚上总能听见隔壁吵架,摔碗筷酒瓶子声,还有男人女人哭的声音,但是隔壁并没有人住,因为自从死了人房东贴出租就一直没租出去。我二大爷家的女儿是我5姐就害怕,她比我大5岁。那时候大概她大概12 3 4。我二娘也害怕,但是我二大爷是那种东北老爷们蛮横脾气硬不信邪的人,就说没事别自己吓唬自己。

但是隔壁闹的越来越大。从一开始一个月一次,到半个月一次,到一个星期好几次,到天天哭闹,摔东西,男人女人都哭都吵架大骂。我二大爷也开始有点胆怵,就来我家商量办法准备回去寻思问问对门801有没有听到什么,别是自己吓唬自己。结果聊天套话发现801也是天天晚上睡不好,每天都能听到声音,他家已经开始在外面找房子了,找到准备先出去住一段时间。

我二大爷这才相信不是自己吓唬自己,回家就跟我爸 我大爷 我大姑 二姑 老姑 他们商量卖房子,让发动帮忙卖。但是房子一时半会也不好卖,那时候零几年很少人家能说买房子就买房子,而且是在市中心,并且还是顶楼,有在市中心卖房子的钱谁也不愿意去买顶楼,还没有电梯。因为我们几家都是做生意的,家里积蓄在当时的年代来说还算中上等,所以住楼房比较早。所以就在窗户上用红纸贴著卖楼。

这期间我大姑帮忙弄点符纸贴家里,然而并没管用(我大姑家以前供奉堂口)。二姑找认识的朋友介绍了几个看外事比较好的人写的符纸贴了也没啥太大用处。

那时候二大爷家经常在我家住。因为爸爸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结婚起阿公阿么就跟我爸爸妈妈住。阿公去世的早,所以阿么就一直跟我家住。阿么在我家,在加上二大爷是我爸爸亲二哥没办法即便不方便也只能在我家住着。

我爸妈住自己卧室,我和阿么还有二大爷家姐姐住阿么卧室,二大爷二娘住客厅给拼的大概1.5米的一张铁床,隔三差五回去自己家取点换洗衣服,偶尔回家住一天照顾照顾房子。

后来听他们单元人说,802已经闹的从8楼到整栋楼都能听到,而且还有很多晚上半夜回家的人看到阿飘,所以造成一种很盛大的场面。基本上整栋楼都在卖房子,后来过了一年多我二大爷家的房子才卖出去。是比市场价低几倍的价格卖的。801也是。

买房子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听说住了2个月感觉很邪门就出售了。再卖是一对准备结婚的小夫妻,也是结婚没两个月就听到动静看见东西再出售,期间前前后后转手好多次,房价一掉再掉,一个房子最终以2万的价格最终出手卖的。

零几年虽然房价不贵,但是一个60多平将近70平的房子,整屋拎包入住2万是绝对下不来的。后来整栋单元都陆续再卖,年轻人都走了,留下的都是老人。留着住户的更替,留下老人的离世,听说现在整栋单元都不是原来住户了。

再说一个这期间的事,卖房子之前有一段时间忘了什么原因了,二大爷一家要回去。因为要干什么事,阿么也跟着去二大爷家住了几天我也一起去了。

本来我妈不同意我也去,因为我从小体质弱,说头比较多,严重到不能剪头发,一剪头发就生病。再加上生日和其他原因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敏感。火力低总能招到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因为我从出生就阿么带我,跟阿么感情比较好,所以不在一起我就闹,妈妈没办法就让我去了。

晚上我跟阿么住姐姐屋,姐姐跟二大爷二娘住他们屋,因为都害怕所以每个卧室门都不关都开着。晚上的时候我看到我们住的这个卧室门口那里站着个男人,一直站着看着我们,也不动也没啥其他的,就是单纯的站在那看着我和阿么。当时也不知道是小还是因为不懂事有点傻,也不知道害怕,可能没意识到他是阿飘 他看着我和阿么,我也看着他,但后来就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但是那一晚上可把阿么吓坏了。因为她回家以后我听她跟我爸爸妈妈姑姑他们唠嗑说,晚上翻身时候抬头,看到窗台上有个脑袋,给她吓坏了,就一个头没有身子。听见隔壁嗷嗷哭,然后第二天说啥不住了回我家了。

大概就这些,还有一些想不起来了,再想起来再更吧。

————————————分割线!

再更!!刚才看到各位答主的回答突然想起来大学实习期的一个经历。写出来跟大家分享。

2015年6月大学实习。6月份去的北京,因为实在不喜欢帝都的生活节奏就在8月份回家了。在家里待了2个月,10月份跟着大爷家的6姐去了她们公司实习。他们公司是医疗器械公司,我们负责销售,在一线店铺。

我们店铺租赁的是面向大道的一楼居民楼,两个卧室被房主改成了车库,有卷帘门那种,很大。所以我们拿一个卧室用来办公,一个卧室用来接待。我们把客厅改成了卧室,住在客厅里。

在我没去公司前我们店铺是姐姐和另一个男员工一起工作。男员工住在接待室那屋,打了一个隔断,他住在隔断里。姐姐自己住在客厅那屋,他俩一门之隔。两个人身体都不是很好,可能火力低,经常会鬼压床。

姐姐对象是我们区域经理,偶尔回来我们店住一晚,姐姐说他来的时候她和那个男员工就都没有鬼压床的情况。她对象走了他俩就有鬼压床的情况,隔三差五就有。

后来我去了公司,我跟姐姐一起住客厅,男同事还自己住在接待室的隔断里,就很久没有鬼压床的情况出现。姐姐说是我可能能镇住。我就呵呵了,就我这体质他不出来都不错了,还镇住。

后来有一天半夜睡得迷迷糊糊时我听到我们办公那屋有人穿拖鞋塔拉塔拉走路的声音,醒了以为楼上人也没当回事。但是穿拖鞋走路的声音经常有,隔1 2天就能听到。

有一次跟楼上的住户聊天的时候还问过晚上几点休息的事,想顺便提一嘴晚上走路轻点。平时跟楼上的姐处的挺好,她家白天没人,家里来快递就放我们店里,一来二去关系也不错。结果姐说我家就孩子天天光脚丫跑,但是天天晚上9点多也都睡了,半夜也没人起来啊。当时我也没多想,我可能真有点神经大条比较傻。

过了没几天男同事搬出去了,公司在店铺附近给找了个房子住,因为他住的接待室那屋卷帘门透风,11月份的吉林通化还是比较冷的。他走了以后就剩我和我姐两个人。

我有一段时间睡得比较晚,晚上爱玩手机,有一天刚准备睡,穿拖鞋塔拉塔拉走路的声音又响起了。(就是那种穿拖鞋不抬脚摩擦地面的声音)本来真的以为是楼上走路结果却听到很清晰的不小心碰到凳子,凳子之间碰撞的声音。而我们办公那屋所有的凳子都是学生上课那种木板凳,声音就是木板凳碰撞的声音。当时浑身的汗毛都起来了,赶紧盖上被子蒙头装睡。慢慢睡着天亮了醒了以后跟我姐说她不相信。从那以后经常能听到穿拖鞋走路的声音,从办公室到接待室都听到过。说了好几次我姐都不相信。

后来有一天早上起来准备上班,她换衣服时候跟我说,我跟你说件事你别害怕。我问说吧,什么事?她说我昨晚也听到穿拖鞋走路的声音了,仔细听了听不是楼上。我当时说你看吧,我没骗你吧,你还不信我。她说其实不是不相信你,是不敢相信,我自己也害怕。

那一次之后声音也有,不过也都是陆陆续续隔三差五。一直也没发生什么事。

2015年12月24号。平安夜。我人生的一个阴影。之前有幽闭恐惧症,轻微,从那天晚上以后就变得严重了。甚至脑海里想到密闭的狭窄的环境身体上生理上都受不了呼吸困难心慌意乱。

平安夜那晚因为两个店铺关系比较好。我姐夫驻店的店铺,和我们店铺。所以我们店铺的男同事跟他们店铺的男同事出去吃饭喝酒了。我6姐跟她男朋友出去过平安夜,吃饭看电影在外面开房住的。我姐说自从我去了以后她对象就没地方住了 。

晚上我自己待着无聊换上法兰绒睡衣准备去卫生间洗漱然后躺床上看电影,(事后很庆幸自己换上了保暖的睡衣才去洗脸的)。

因为自己本来就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所以除了上厕所时有别人在不得已以外我去任何一个没有窗户,门锁不好用的空间都不会关门。环境特别受不了的就大开着门。环境觉得稍微安全点的就给门留个缝隙,但绝对不会关上,更不会锁上。这个习惯已经跟随我很多年了,所以后面他们说是我自己锁上的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我当时没发烧没喝酒有记忆我是清醒的状态,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没有别人不上厕所只是洗漱,门锁是不太好用的,这任何一个条件都不构成我会把门锁上的可能。

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进去的时候门明明是留着一个缝隙的。(之所以没有大开着是因为厕所门对着窗户,在一楼窗外会经常过人,不想让路过的人知道大冬天一个女孩自己在家)但是当我洗漱完准备出去的时候,发现,门 锁上了。。

当时门怎么都打不开,试了各种办法,因为是压把式门锁,门锁有时会不太好用,要往里拽一下才能打开,结果当时试了各种办法都打不开。

卫生间里没有任何一个能用的上的工具。借助不了外界工具打开。

因为我没有去厕所带手机的习惯,而且只是去洗漱更不会带手机,所以联系不到外面的人帮忙。

这时候听到楼上的卫生间进去人了,就用拖布杆撞卫生间棚顶,一边撞击一边喊楼上的人,可能隔音太好,楼上的人也没帮上忙。

最后没办法想着把卫生间玻璃弄碎出去。因为卫生间里什么硬质工具都没有,唯一一个拖布杆还是塑料的只能用脚踹玻璃。但是当踹掉一块后也绝望了。

玻璃是两层,我能碰到的里面一层是磨砂的,保证外面的人看不见卫生间情况。 外面一层是透明的,两层中间做了装饰,是金属钢筋条纹,所以即便把玻璃都弄碎,我也出不去,而且踹之前的那一块时玻璃割破了脚趾流了很多血。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任何的时间概念。就这样一整夜在直径2~4米的卫生间里冷了打开浴霸取暖,暖和了打开水龙头拚命放水让流动的凉水降温,以免温度过高消耗氧气,顺便的凉水带来些许氧气。累了坐在马桶上休息,困了靠着墙迷糊一会。

中途会经常蹲著看看门底下被踹坏的玻璃,只有从那一小块才能努力看到外面的天色从而判断时间大概几点。但是却看到了我终身难忘的一幕。

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白色物体,只能看到一双穿着拖鞋的脚就眼睁睁的从我面前的这块玻璃看到从床的方向向厕所门打开后对着的那面墙飘过去。大脑一片空白。

当时的感觉,害怕,无助,绝望,暴躁,囚禁牢笼感,寒冷,缺氧。就这样过了一夜,整整12个小时。12.24号晚19:20多进去的。12.25号早上7点40多出来的。是早上男同事来上班,找我没在屋里,我听到门声赶紧叫他,叫来了开锁的人放我出去的。出去以后终于坚持不住了哭了好久,跟姐姐和同事们说,他们都不相信,所以我学会了闭嘴。只有妈妈和我真正的朋友肯相信我。那天休息了一天,睡了一整天,期间噩梦不断。从此幽闭恐惧症就加重了。

2016年年初,我们店和姐夫店之前的男同事一起商量辞职了。他俩家都是大连的,回大家工作了,受不了吉林的冷。

3.2号我们店铺新分来一个同事。新来的同事是姐夫店另一个男同事的弟弟,姐夫买了车方便上班,于是就住到了市里,就这样姐姐,姐夫,和那一对兄弟都住在了外面新租的房子。

我没有去,

因为一对是情侣,一对是男性兄弟,我自己一个女孩子多少生活上会有很多的不便。

再就是虽然接触时间短,但每个人的性格我一眼就能看个8 9分,知道住在一起以后会有特别多的纷争,懒得去搅那趟混水。姐姐特别强势,巴不得离她远点。(事实证明我很有远见)

结果就是姐姐的金首饰丢了好几样,是合住的兄弟中弟弟偷的。我们店铺里的资金也丢过4次,无论藏到哪里都会丢,那个弟弟是我们店铺后来的员工。 他偷的。 姐姐和他男朋友分手告终,他出轨。另一半原因是合住的兄弟中的哥哥跟姐夫是一个店铺的同事,他挑拨离间。生活用钱不明不白,私人物品混乱使用,居住环境脏乱不堪。

还有就是我自己喜欢清净,可以有一个人合住当做陪伴,但是吵闹讨厌群居洁癖受不了脏乱差。

4月份。清明后姐姐搬家。我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也害怕顾虑过。他们为了拉我下水一起合住也吓唬过我让我搬过去。但是如果把阿飘和人比,我宁可与阿飘为伍,落得清净安稳也不要去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我觉得人心才是更可怕的东西。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有一天晚上睡觉一如既往的又听到了穿拖鞋走路的声音,记得迷迷糊糊中跟那个它说,我就自己在这住了,我一个小姑娘也会害怕,不是不得已我不会自己在这住,上次你把我锁厕所里一整夜也够了,我就住一年,年底我就辞职了。然后就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

从那次之后很久没听到穿拖鞋走路的声音。偶尔也会有,不过不像15年那么频繁了,只是几个月才有一次,不过它只是在办公室和接待室屋里走,因为只有那两个屋子有声音。再没来过我住的客厅。

16年年末结束。临走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走的时候我锁门,锁门的时候对着空气说谢谢你上次只是把我锁在卫生间里并没有伤害我。谢谢你这将近一年来很少出现很少走路让我没那么害怕。谢谢你能跟我和谐共处。不管你真的存在还是其他,都感激你。我走了。

回到黑龙江以后终于如释重负一般。彻底放松了。因为自己居住的那一年,不仅要注意阿飘,每天还要强迫症一样强迫自己反复检查办公室,接待室卷帘门是否落下来是否锁好。防盗门是否锁好。窗帘是否遮挡好。会不会有坏人进来?

那一年妈妈每晚都会打电话,发微信,留言的形式告诉我记得锁好门,记得检查好门,太晚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买东西。每天跟着我提心吊胆,因为在3月份姐姐搬走前几天,因为她的疏忽,接待室的卷帘门没落下来,半夜2点多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进来了,还好玻璃门一开就有很大的响动把我们惊醒把那个男人赶出去才没发生意外。很庆幸是她还没搬出去,这也相当于间接给我提了个醒,敲个警钟。

回到家里以后有一段时间每天都在回想当初自己是怎么一个人住下去的。后来想想很多时候都后怕。阿飘,自己住门窗太多,现在想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还会不会坚持自己一个人住?

回家没多久,公司年终分红,用分红的钱给妈妈交了养老保险,这一年终于过去了,我的付出得到的收获也还算满意。

现在遇到了一个待我比自己生命还看重的人,照顾我照顾的很好,生怕我受一点伤害和委屈,现在他在我旁边打着呼噜,我在更新回答。

晚上睡觉经常呢喃,

冷,无论睡得多沉会马上给我盖好被子。怕,无论睡得多沉会马上过来抱紧我。

准备明年初领证,下半年结婚。

我喜欢春天,那是万物复苏生命的开始,那是无论你经历多少的苦难都会翻过去重新开始的一个季节。

文末想告诉大家,对于神灵,相信也好,不信也罢,怀揣敬畏,脚踏实地,无愧于心,做好自己。

就像哪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穆晓:

第一次认真答一下

解剖室算不算凶宅?

当年我校的新生校区医学院楼落成的时候号称**最大停尸房 具体**是个什么范围 记不太清楚了 这楼靠近顶楼的楼层有个计算机房 大家可以去上网什么的 但是晚上10点还是十点半左右就关了

同时 我是比较敏感的体质 而且打小记性特别好 即使喝酒喝到断片 也只会断个几秒钟 以上这些是前提

新生开学报道 我被分到了离该大楼最近的一栋宿舍 奇怪的事情就发生在开学后不久

某天晚上十一点多近十二点 我突然清醒 发现自己一个人站在该楼的最高一层电梯间 面前是电梯 右侧后是楼梯间入口 一脸懵逼 完全是“我是谁 我在哪儿”的状态 楞了一会儿 感觉耳朵边有人跟我说“我来计算机房上网” 然后我低头一看手表 心里就骂脏话了“上你MB上 这个点儿了 谁TM会来上网 而且周围黑灯瞎火 人都TM没一个 你当老子是SB啊” 心里一边骂 一边觉得火气蹭蹭往上窜 说不上来原因的就是觉得气得不行

补充一下 我平时脾气很好的人 很少心理会大波动 可是当时就觉得一股无名火 气得头发竖起来了 一边火 一边按了电梯 进了电梯就更气了 发现电梯所有楼层按键都亮了 包括负一负二(这两层是有存放大体的) 我心理莫名奇妙更火了 反正只有我一个人 就索性破口大骂 一边猛戳按键一边骂“谁TM这么缺德 有没有公德心啊 *****(此处省略不文明用语若干)” 但是按键就是按不灭 所以每层都停 停下来后外面黑漆漆的 也没人 关门键也不灵 停够足够的时间才合上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魔怔了 平时从不骂脏活的人 一路从顶楼骂到了一楼

电梯在一楼门一开 我脚底就像装了弹簧一样 蹭一下就弹了出去 百米冲刺的速度一路冲回了宿舍

奇妙的是 踏进寝室门的那一刻 我突然就一点儿也不生气了 非常莫名其妙 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都是旁观者

爬上自己的床 无论怎么想 都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那么晚的时候出现在那个顶楼 我问了舍友 她们说我八点多的时候突然说要去自习、然后就空着手出门了 可是我的记忆只停留在六点多吃完饭回宿舍躺上了床 下一个记忆点就是那楼的顶楼楼梯间醒来了 中间的记忆完全空白 晚饭吃的什么、和打饭师傅的对话、回寝室路上哼的歌儿 都记得清清楚楚 就是爬上床后突然就空白了 另外 我从来没有、到现在也没有梦游过 所以这段空白记忆迄今还是个谜

发生这事儿后 我再也没有除上课和考试外去过那栋楼 平时走路都是绕着走的……

最后想说的是 不管是何方好汉 我非常感谢你及时弄醒我、并且让我骂了一路脏活、平安回到了宿舍 非常感谢!


泼俏:

绝无编造。经历很长,大家慢慢看。

我是基督徒,成为基督徒有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相信冥冥之中有神有魔,在我还不是教徒的时候我经历过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成为我后来有信仰的种子。

———————————-

经历过凶宅,而且是一连串一年内的事件。

坐标英国伦敦,人都知道伦敦有不少闹鬼的房子,毕竟历史悠久老房子多。

09年我23岁的时候在读研,那年不知道怎么学业特别不顺利,主要我和我的导师观念冲突然后我就感觉他给我故意穿小鞋,每天都很累经常熬夜,设计作品还老不过关,慢慢开始情绪低落。

1- 当时住在大学时候租的一个在伦敦西南六区kingston的老公寓里,室友是两个日本女生,我们本来住了两年左右都没什么事情,但到了09年,有次我和我当时在约克读书的男友skype视讯聊天,我不知不觉睡着了,电脑没有关。突然半夜时候我被一阵阵好像一个老女人的哭叫声惊醒,那个声音非常苍老,响亮和凄厉,当时把我吓跳起来,我感觉整栋楼的人都能听到!后来发现是电脑里面传来的,我看着电脑里黑漆漆一片,视讯通话还在运作,但我男友那边熄灯了,所以我什么也看不见,我隔着喊他也喊不醒,赶快强行关机拔掉电源,尖叫声才停止。第二天不论是我的室友还是我男友都说没有听到那个声音,我是个胆子很大的人,当时并没有往心里去,我觉得可能是电脑故障了。

2- 没有过几天,有天清晨我隔壁室友就过来拍我的门,日本女生很讲仪态礼貌,我马上知道应该出什么大事了。纱织跟我说她夜里睡觉突然鬼压床动不了,眼睛能转动,她看到她房间角落里天花板上有一个女人,用手按住她,她很害怕又不能动,等能动了她本来想过来把我们都叫起来,后来想想还是不想让我们害怕,等到早上再说。我那时候还没有经历过鬼压床,我就觉得她可能是做噩梦了,还是没有在意。

3- 后来家里的灵异逐渐多起来,比如我从大学回家,每次只要一进门就听到洗手间有人洗澡水到处溅的声音,每次我都以为我室友在洗澡,但是一直响一直响,谁也不可能洗澡这么长的时间,我就冲过去看,每次门都开着,里面完全没有人用,我一进去就不响了,一出来没有多久就又响起来,几次以后我开始在意了,但是当时还没有特别害怕,就算鬼吧这么点小把戏也没啥。

4- 就这样又过了2个月左右,我第一次经历了鬼压床,那一次并不特别可怕,我只是感觉我还没有睡着但是非常乏力,这时候有人撞开我的房门,坐在我的沙发上看着我,不知道在吃什么东西,吃完了随手扔在纸篓里就走出去了。我非常想起来看看是什么人,但是怎么也动不了,那人走后几乎同时我跳起来,先冲到纸篓那边看,结果纸篓里什么也没有。一周左右以后我就天天晚上鬼压床,不论我是什么睡姿都会发生,越来越可怕,不能动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常感觉有一个人在我睡着的时候存在,它让我有巨大的压迫感,我也不能动,有时候它从门外看着我,有时候它在我上方看着我,甚至有次我感觉它在我床的另半侧躺着,我能碰到它毫无温度的手。连续好几个夜晚后我终于非常非常害怕,心里跟我自己说它在越来越接近我,我在网上找能把自己从鬼压床状态唤醒的方法,找到了一个,就是不能动的时候嘴巴可以吹气,只要耳朵能听到吹气的声音,就能马上醒来动起来,后来晚上睡觉我鬼压就用这个方法,很有用,我又开始比较安心了。

5- 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以后,没有多久纱织被诊断出了抑郁症,因为很严重她就回去日本了。另外一个日本室友也因为害怕不常回家,只有我每天都还要回去住。我跟班里的同学说了这些事,有个马来的朋友,他马上说要跟我回家看看,马来那边神神叨叨的人很多,他是知道不少邪门的。后来有天他就白天去了我家。刚进门他就说,的确有点问题,你看你家朝阳,完全都不明亮。他这么一说我也发现,我也跟他说本来这个房子是非常明亮的,当初我要租的时候就因为它环境好,室内明亮,但是那一年真的总有点阴沉的感觉,跟外面的光线不一样。然后我朋友很肯定得说,你这里没有鬼魂,有鬼魂的房子一开始就不好,不是这样的。应该是你们有人心情不好,时间长了累积下来了,它自己跑出去了变成了一种生灵。我那年除了我的室友,我自己的确情绪常常不好,也没有调整自己,我当时听了就同意了他的说法。然后我问他我是不是搬家的话会好起来。我朋友说,你搬家的话,这个生灵是谁的就跟着谁,如果不是你的就没事了,是你的估计你还得看看怎么摆脱它,我们马来那边是有人可以作法的,英国这边我就不了解了,你不要太害怕了可能闹得也不会太严重。

6- 后来我就赶快搬家,从西南六区办到东伦敦,人口更密集的地方住。还租了一个5个人合租的房子,人多我感觉安全。就是那样,从第二天开始我还是被鬼压,第一个月被压了无数次,甚至开始一夜不断得压,我那个法子也不管用了总也醒不过来,我彻底被吓到不敢睡觉,买了手电筒照自己的眼睛不让自己睡,心情低落到极点,这个由我造出来的生灵,比我牛逼多了我赶不走它。

7- 之后这一连串事件就开始因为一个偶然事件开始变好了。那是有次我出门买菜,结果路上一个英国老太突然拦下我说,姑娘,你的运气在变坏,你要赶快振奋起来啊。我因为惊讶停下来,她又说,姑娘,你是不是已经看见那些东西了,你不能看见那些东西,愿主保佑你,你要振奋起来,你要一直这样情绪低落,你会一直看见那些东西的,这样运气就要更差,会有麻烦的。后来老太就很怜悯得看着我,又叮嘱我一堆之后走了。我回到家里开始决定不论什么破事,我都要重新开朗起来,这个很可笑,因为对很多人是个容易的事情,但当时我情绪低落已久,也不知道是抑郁了还是什么,已经不会感到积极的情绪。所以我开始尝试出门,找朋友玩,找愉快的心情,但是刚开始时候真的困难,而且感觉险阻很多,出门总碰到一些小意外什么的,总之就是特别艰难,但之后过了2,3个月,有天我起床,久违得神清气爽,我心里有个声音说,不用害怕了,它走了。

从那天起,再也没有那么长时间的诡异事情笼罩我,当然后来还有住酒店遇到凶宅这样的事,不过我很平静,我不害怕,诡异没有形成大气候。我也开始知道积极的心态有多么重要,真的,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影响运气,运气走低到一定程度就刹不住车了。


匿名用户:

开车 回西安路过湖北顺便看了一下亲戚 ,住在亲戚家 凶不凶宅我不知道但是那间宅子极阴 简直阴到一定程度!好几颗大树给人的感觉是围着整个宅子
然后在晚上事情就发生了

下车后简单的寒暄 吃了顿午饭饭
下午收拾好房子,被单还算是干的 ,不过房子很潮湿 宅子还很阴,由于是自己开车过去 很累人下午三点就开始睡了 第二天早上大概四点多 醒来发现在车上!在车上!在车上! 我整个人差点都疯了! 脑补一下透过车窗看到几颗大树围绕着宅子还有一阵风吹过的场景 。


陈阳驰:

明天更新一个重庆土匪和寺庙共存的洞穴,有多少人想看

2016/7/20

不知道我这个算不算凶宅。
一次偶然机会进入了洞穴探险这个圈子,就是到处去探险不同的天然洞穴。
故事发生在四川省乐山市沙湾区硝洞,顾名思义就是古人冶炼硝的地方,洞里还保存有遗址。根据村民讲述,在明末清初时是冶炼的高潮时期,村民在最后一次进洞开采后,都祭拜了山神,但是其中有一人就没有遵守这个习俗,以至于大家最后都出来后他却消失了。
在队长第一次探此洞时,共三人。夜深时,队长被一阵阵连续的说话声吵醒,试想洞穴深处是不可能有其他人的。为了确定不是幻听,他小声叫醒了旁边人,结果相同。三人起身打灯四处寻找,无果。再次睡下后,耳边声再起,彻夜未绝。
第二次去时,带了一队人参加探洞活动。队长选择在营地左上角一块平滑的大石上睡。入梦,在幼稚园 一直寻找一个小孩,却怎么也找不着。当推开一扇门,却发现小孩吊死在门后。此时惊醒,正回味时,脑门被一手打了下。没多想,随即开头灯寻找,却毫无所获。考虑到这次是探洞体验,人数较多,为保证活动安全,他在营地周围巡视了很久,当返回大石处,却发现在石头旁有一脚印,土也被踩塌。
到了我这次,除了在晚上切菜时划伤了手指,流了不少血,并无其他异样。晚上我做梦,在我们吃火锅的不锈钢圆盆里,大家正在用筷子去拼凑一张已被切碎的脸,当我用筷子去拼好最后一块脸时,拼好的那张脸与我对视。瞬间进入了鬼压床,心里无比难受,那张脸长头发小眼睛小胡子大约30多岁的男人,只剩一个头颅在我脑海里飞来飞去,只要他一笑,我就非常难受(这种感觉不好形容,咬紧牙关说不出话心里十分痛苦)想说却吐出的都是呼吸声,在我说出六字真言后,他就消失了,没过多久其他人的闹钟响了。
我把这个梦给另一个队员说后,他说前面几次也有人做这个梦,他是在用笔画一张脸,却一直没有画出来。


正宗傻白甜:

事情过去的快一年左右了,去年2017年,我眯着眼瞎报实习点,去了珠三角某市的第二人民医院实习。

去的时候是六月底,广东人都知道。广东的夏天特别闷热,热起来40度都有。刚开始是在医院宿舍住,四人间,有空调,但是舍长抠门到极点,热死都不给开。我商量过,电费我出六七成,她出一成就好,抠门鬼不答应。我也妥协过,买了两个风扇一个吹头一个吹脚。还是热,那是我得了甲亢,热起来对我来说是要命的。你们可以去观察一下甲亢病人,非常怕热。

没法了,只能出去找有空调的出租屋。刚好对面就有房屋出租,七楼,有点旧,上世纪90年代末建的。有空调,家电(电视跟电灯,空调)基本都有,面积也大,大概有八十平米左右。租金也还行,几百块钱一个月。房东不在这边住,住的挺远的。但是答主一个月只有1k的生活费,只能合租。合租对象是两个男生,也是我们医院的。人挺好,江西中医药大学的师兄。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凑合。他们实习结束了,在进修吧。

他们住客厅(客厅非常大,勉强可以打羽毛球)。我住小房间。我出五成,他俩加起来也跟我一样,五成。水电平分。

相安无事两个多月,后来怪事频发。那时候养了一只小奶猫,晚上睡着睡着突然一声巨响,像有人很大力气撞我的门,这么大力气只有成年男性,我以为是师兄不小心碰到的,毕竟小猫没有这么大的力气。第二天白天想起来这事,他们说,那天晚上他们出去网咖了,没在房子。当时三伏天,我冷汗都出来了。但是没办法,太热了,没法回去住宿舍。打个哈哈过去了。

这幢楼真的太旧了!偶尔渗水。但是隔音很差,四楼搬家都能听见他们家在吵。还能听见天台蝙蝠叽叽喳喳的。

电灯估计太老旧了,电压不稳,突然熄灯,吓一跳。当时没想太多,觉得房子旧而已。

后来越来越不舒服,人特别倒霉,经常被病人欺负,病也严重了。我没往心里去,毕竟觉得刚开始,受委屈很正常。可是后来,越来越不喜欢回出租屋,白天还好,晚上回去阴森森的,气场有问题。晚上一个人在那根本睡不了觉,觉得很不安,有三只猫咪陪着我,还勉强受得了。但是真的说不出的难受。

师兄要是一个人也睡不着,一个大男人,老觉得心慌。但是这间屋子离医院近,过个马路就到了。

后来一个师兄受不住了,先走了。剩我跟另一个师兄。晚上他上班我就回宿舍,我上班他没辙,只能大半夜跑去医院借学东西的名义不回去。我们心照不宣,知道这间屋子肯定是凶宅,但是人生地不熟,打听不到。

后来因为隔壁家(抱歉,之前有一篇回答说楼上,但是今天听之前的师兄说,八楼没住人)的瞎一只眼的老阿么下毒毒死我养的三只小可爱。哭的肝肠寸断,决定搬走。找了一个有点距离的出租屋,住一楼,房东是律师,环境不但比之前的好还更安全,门口安装了监控。之前住的大杂院人多眼杂没有监控。我家猫咪平时真的不怎么叫,也不闹,很乖乖的,平时我们轮流清理猫砂,给猫咪洗澡澡,味道不大。至今不知道对方怎么下的毒。最后朋友只能安慰我,它们三是替我挡灾去了。

走的那一天,隔壁家的老阿么特地下来,站在二楼死死盯着我们,眼神特别怨毒,想杀了我的那种。但是我敢肯定跟她没有任何过节,只见过一次面。是我打探小可爱们死因的时候。

因为太多东西了,我也不想费力,把米,面还有我家自己榨的花生油给了看门口的老伯。其他带不走的都给他了。虽然他知道那间房有问题还介绍我们去,坑了我们一笔,但是念在他一把年纪,大概七十多了,无儿无女,孤身一人。听说他之前消失了一年,大家以为他过世了。后来他回来了,还是一个人,居委会就把一楼那间破屋给他住。毕竟他看了二十年的门。

后来没去打听,但是我敢肯定,那间屋子肯定出过事。而且事情不简单。

住过凶宅后,我这辈子都不住让我觉得气场不顺的房子。

点赞超过一百,我就把地址爆出来。

——分割一下——

答主学医的,不怎么相信鬼神一说。答主当过学习委员,大一的时候,被坑逼老师坑去关科技楼的灯,四楼五楼是计算机室,一楼是解剖室放著十多具大体老师标本。二楼是标本参观室。答主负责每天召集同学们课余时间去计算机室练习计算机考级试题。到晚上十点,跟搭档(同班女生),只有我们俩一层楼一层楼的关灯。有一次参加社团活动,我以为她有去关灯,她以为我去的。结果第二天被老师骂了。后来每天不落的去,持续两个月。如果相信,我不会去干这活,没工资,挺多保证我们期末这一科肯定不挂。

但是实习过后,我相信了。那个气场,太奇怪了。不信?你去住三个月。

后来呢,我听师兄说那时候听房东说八楼的房子两个套间一起一共24万,还问我们谁要。我偷偷去看了,装修好的。你们想想,广东省三线城市,在珠三角地区,还是市区。最便宜房价都是5k起步。两套房,差不多200平米,按照这样算,最少都要100万才能买下。这是算了最便宜的底价了。

而且,在医院对面,附近还有中学,这样的地段真的挺好的。但是没人买。为什么?我们医院这么多高薪医生,宁愿买更远的,地段没那么好还死贵死贵的房。

建议各位,去租房或者买房带上小婴儿或者有灵性的狗狗去。如果他们待不住,建议别住进去。也许有人会怼我,但是,我只能告诉你,信不信由你。

如果你跟我抬杠,我也懒得care,这么大的便宜,我可以介绍给你,走过路过别错过 。

————————————分割线——————

地址在肇庆市第二人民医院对面的隆基楼,大门第二栋,上七楼。

很多人会说,肇庆相比其他珠三角城市,简直渣爆了!确实不可否认,基本上大部分人都觉得它不被珠三角除名是拖累了整个珠三角GDP。这就告诉了我们,选择实习/工作得擦亮眼。别信谁谁谁说的,环境好,旅游城市,珠三角。去了才知道,就是个坑~

生活倒退十年,奈何物价比广州都高。

这是前两天搜到的房价。24万,两套房?你确定要?去问问看门的老伯。搞不好会帮你联系房主哦~

百度嘛,是百度不到这栋楼黑历史的。去看看就知道了。


异道大姐:

突然想起在台湾环岛时的一件事。

湾湾都是老房子,酒店什么都是一而在在而三的翻新装修而已。到台中前,提前网上预约好了一间三人房,(我忘记了那家酒店的名字)但谁也不知道那房间处于楼道尽头拐角的,但问询说已经没有三人房了,就只能住那间房子。出去玩了一圈回来后大家都很累了,洗个澡就赶紧的想休息。

房间里面有一张双人床,一张单人床,两个朋友睡一起,我自己一个人睡。单人床是靠向窗边的,我是带着隐隐约约的不安入眠,毕竟网际网路上多了,这种隐晦的事情还是知道一点的。

那天晚上整个人都很燥热难眠,你们都应该知道的那种,感觉有人盯着你所以不安心入睡。半夜突然间惊醒,发现房间亮了一盏灯(此前关着灯睡),因为我是面向墙壁睡的,所以赶紧转身看看我的朋友们还在不在,然后发现他们都睡得很沉,就没想着要叫醒他们,估计是谁起来去了洗手间吧,有点光线后心里踏实了一些就很快入睡了。

第二天起床我问他们谁半夜起来开的灯,朋友就说他开的,因为昨晚睡着睡着醒过来看见我床边坐着一个老人,那个老人在看着我(炸毛ing…)我说你大晚上黑著灯能看那么清楚?他就说他也不知道,整个房间都看得清楚,他想叫我时才发现被鬼压床了,完全动不了。然后过了好久老人不见了,他也能起来了就赶紧去开灯。

细思极恐的小细节是,“他”在墙壁之处看着我,而不是在看我的后背……我感觉那天晚上和朋友隔着一个银河系。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