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匿名用户:

亲身经历
1、晚上十点多和男朋友看完电影一起走路回家,路过一个大公园。当时左手边是大马路,右手边就是黑漆漆的树林,一路走下来心里都有点害怕不安,走了三分之二后,突然在脚下看到了一卷人民币,男朋友弯下腰想捡的瞬间,我自己心里突然特别害怕,就是心脏猛的被揪住的感觉,赶紧拉住男朋友钱也没捡就马上回家了。回家之后,男朋友默不作声开始放金刚经佛经,交流了一下,他说他也是相同的感受:突然间心就被揪住。
男朋友家是南方的,他跟自己妈妈说了路上的事情,但隐瞒了一些东西不想给妈妈知道,本来只有我们两个,跟妈妈说是一群朋友,也没说在公园旁边,只是在马路上。于是男朋友的外公请家神过来看(男朋友家是南方,当时跟楼主住在东北)。后来家神说不是一群朋友而是只有我们两个,在公园门口有啊飘在“钓鱼”,我们凑巧碰上了,之后送走了。

2、(其实这个故事跟第一个故事是有很大关系的)
第一件事过后大概一个月,男朋友有一天突然病了,像感冒一样,头疼难受浑身无力。那天下午,我俩下楼去吃KFC,KFC的套餐送了一张鹿晗的大海报,我随手卷起来丢进了我家猫天天睡觉的地方然后又出门了。在回来的时候,我家猫很严肃的蹲在自己窝旁边往里看,我们都没当回事。从傍晚到晚上十点钟,猫来来回回的走,蹲著看窝里,我有点烦,就抱起它来,想丢在窝里,抱着它靠近窝的时候,它特别特别抗拒,直接伸出爪子想勾住我不想被放下去(之前从未有过,它最害怕的一次是我把它抱在五楼窗外,都比不上这次抗拒),刚放到窝里,立马炸毛,原地跳起一米多高,死命跑出来。然后,猫就一直处在应激状态,瞪着眼睛盯着一个地方,不敢睡觉。
第二天,男朋友病没好转,猫也没好转,像个神经病,特别谨慎,去哪里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进卧室,不敢睡觉。于是告诉了男朋友的外公,第三天家神就过来处理了,当天下午,再把猫放过去的时候,很明显,不是那么害怕了,但还是心有余悸的样子,再然后,男朋友病好了,我们也相继离开了那个城市。
离开之后,男朋友跟我说了事情的经过。我们住的房子是租的,老房子,房子是凶宅,有过一个女人上吊,女阿飘一直没离开过房子,但是之前也没想过要害人,一直和我们和平共处。但是,我们俩一个月前在路边碰到的故事1里面的也是一个女阿飘,又回来找我男朋友(看上了男朋友 )和家里的常驻女阿飘商议带我男朋友下去陪她们 ,所以我男朋友开始生病,如果没有处理,我男朋友可能过几天就会病死了 。当然,事情的结局是,家神把第一次又找回来的女阿飘收了,家里的阿飘保证不再害人就送走了,只要我们两个离开那个城市,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ps我之前是一个无神论者,和男朋友聊起来家神或者之类的事情都是嗤以鼻,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开始怀疑自己的三观

那个公园叫做南湖,还有希望大家少走夜路,运势低迷的时候不一定会沾上什么麻烦


程程:

前年小长假去某山里玩的时候遇到了一件怪事,完全颠覆我的以往认知。
从此,我相信世界上有超自然现象。
当时住在一个农家客栈里,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板把我们接过去安排在了二楼的客房里。老公先去卫生间洗漱的,说这个客栈装修做得太不咋滴了,竟然和对面的房间有条巴掌宽的缝隙,完全不能隔音啊。
后来我去洗漱时发现窗户没关,就上去关闭,窗户是推拉式的,但是推起来很不灵活,结果发现窗户那边是另一间客房,布置得很温馨,比我们房间看起来要好很多,壁灯散发著柔和的光,房间里放著轻柔的音乐,一张大床正对着我要关的窗户,好像睡着一对年轻夫妇。我当时只是瞄了一眼,并不想窥探别人的隐私,我没有看到人,只是觉得晚上十点多了,应该是别的客人在睡觉。
我当下暗搓搓的想这个老板脑回路真是清奇啊,两个客房之间居然有个窗户,也太不安全了,我就努力把窗户关上并锁掉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醒了,看看表才不到五点,是被卫生间的灯光给刺激醒的,卫生间的门正对我们的床头,是半透明的玻璃门,我一边迷迷瞪瞪去卫生间关灯,一边跟老公说你上厕所怎么不把灯关掉。
推开卫生间的门却发现并没有开灯,原来是天亮了,天光从窗户上透了进来,我觉得很奇怪,隔壁是一间客房,哪来的天光?急忙把窗户打开,推开的一刹那,我的汗毛一下子就竖起来了,隔壁根本就不是什么客房,外面是个建筑工地!地基都还没有打好!距离这儿最近的一座房子少说也有三四百米远,从窗户望过去绝对不可能看到近在眼前的房间布局。
当时我的脸色一定极其苍白,现在想起来都还心中发怵,简直像经历了一场聊斋故事。
后来和好几个人讲了这个事情,有唏嘘不已的,有说我眼花了的,但我清楚知道就是遇到怪事了,入住的那天晚上刚好是清明节。

布局见图:


匿名用户:

答主回来了,首先表示抱歉,挖得坑没填。2015年写的答案,今天才完成作业。对不起啦。

所以,后面也附赠了另一个故事。

说一下时间线:房子是2011年租的。答案是2015年回忆写的,然后2017年才写完。

————————-以下是原答案—-以及今天写的后续———————————————

原本不相信凶宅一说的。后来在某个房子住过两年多后,不得不信了。老公是做科研的,他之前一向对风水、鬼神、凶宅之类的说法嗤之以鼻。但自那以后,他也将信将疑了,至少,不是坚决反对。

那房子谈不上凶、至多是风水不好。户型、朝向、布局,以及楼道昏暗斑驳、垂下来的各种网线、电线、刮风楼道呜呜作响,都让人感觉极不舒服。

占坑,去上班了。有时间后续再更。
———————————来更啦
什么是凶宅?我的理解是凶宅不一定是死过人的房子。我这个经历里要讲的也未必就是凶宅,只能说,呃,那房子,不对劲儿。让人觉得不舒服。

有时候,你住一个地方,就是感觉气氛不对劲,晚上开灯睡也睡不踏实,总疑神疑鬼,大概就是这类感觉。而有时候,你住一个房子,晚上一个人睡也很安心地关灯睡觉,那就是踏实。我在这个城市定居下来之前,租住过四个地方,前面三个都没问题,感觉不对劲儿的,是租的第四个房子(尽管我仍然不愿意称其为凶宅),是个一室一厅。其中,第三个房子在建国门,老房子,两居,里面家具很旧了,我当时和一个记者盆友合租,她有时候去外地采访或开会,会几天不回来,我一个人睡也不怕,也敢熄灯睡,那感觉就叫做踏实。

好吧,废话一堆,进入正题,说说那第四个房子。

毕业后两年,和朋友合租的日子结束了,因为我男友(现在的老公)回国了,于是我们决定搬到一起住,当时还木有结婚买房子。找房子很麻烦,当时是2011年初,刚过完春节,天气还挺冷,我俩四处看房,从东二环看到东三环。至今仍记得元宵节那天,我们无心吃元宵看晚会,而是找中介看房,走在朝阳门北小街附近,听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看路边的人放烟花。房子看了一个又一个,都不太满意,我们想找一室一厅或者开间,总之小户型,适合俩人住,最好设施好、干净、交通便利。

在北京租过房子的人,都会懂得,找房子搬家是一个多么令人心力交瘁的事情。记不清看了多少套,折腾了好几天,最终在一个晚上,打通了58同城上留号码的业主电话,约了去看房。

房子在东三环,是个回迁楼,塔楼,夜里楼道里灯光昏暗,楼道迂回曲折,散发著奇怪的霉腐味儿,电梯摇摇晃晃,电梯里面话说也是气味儿感人啊。但我们还是如约来到了那个楼层找到了业主的房子。

门虚掩著,我们推门进去,里面所有的灯都打开着,光线柔和地洒在白墙上,让人眼前一亮,屋子不大,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朝北,家具都是便宜的板材组合家具,但很干净,乳白色的地砖很明亮,厨房光洁如新,橱柜是蓝色的,燃气灶台也擦的照得出人影儿来。

我当即就感动了,作为一个毕业后一直合租苦等男人回京的苦逼女青年,在看了那么多套脏了吧唧、油乎乎的厨房的房子后,看到这样一个整洁、简约、实用、价格还很公道(不便宜也不贵,当时就是市场价)的一居房,心里真是花儿也怒放了。于是二话不说,当场就决定租了。房东是个随和的年轻人,比我俩大不了几岁,他说是他的婚房,确实,地上还放着他孩子的玩具,他说孩子大了,房子太小就换了大的。当天他没准备契约,于是就没有交押金租金签约,又约了一个时间。

一周后,我们又来这里签契约,交定金。签好契约后,我又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房子。咦?发现正对着入户门的墙上挂著一幅画,画上是一条很凶的狼狗,耳朵立起,目露凶光,盯着入户门。我有点心里犯嘀咕,就问了一下业主,业主略略有点尴尬,但马上回答我说:“哦哦,对呀,我差点忘了和你们说,这个画呀,别摘。这画是我结婚时一朋友送的,我觉得特吉利,你们就留着吧,别动了。” (这几乎是房东原话,我记得极其清楚的point是:朋友送的,觉得特吉利,别摘下来)。我心里有些不安,隐隐感觉不太好,就反问了一句:“这是镇宅的吧?”房东立刻爽快接过话:“对对对,就是镇宅的!”

说实话,当年很小,很矜持,没有深究,没有问为什么挂这样的画,为什么要镇宅,为什么朋友会在结婚送很凶的狼狗挂画,为什么觉得吉利?或者因为心中的不安,直接说我不租了。换做今天的我,我会问,我感觉不好,会及时止损。

另一方面,我并不认为房东是坏人,第一次见面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书面形式的承诺或定金做约束,仅仅是口头协定这房子租给我们了。至今我仍然认为,当时如果毁约,他不会扣我们押金的。后来一年多的合作也还算愉快,觉得他人不错,纱窗坏了,我们自己出钱重装,他很爽快就把这笔钱从租金里去除了,搬走的时候,押金很爽快就退了。我们做的也很好,搬走那天找了保洁阿姨做了一天卫生,窗帘坏了给赔偿了新的。近两年的合作很好,我们也始终没有告诉他我们住在这个房子里的感受,亦没有去质问他这房子是不是有问题。我和老公都不是会撕的那类人,如果觉得不妥,搬走就是,毕竟人家没逼我们租房。

至于房子是不是有问题刻意隐瞒,这个很难说,这房子的风水布局应该说不算好,我们住了一年多,没出什么大祸,只是始终不踏实,而且有些事难以解释。

继续更新。抱歉,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回来更新。

难以解释的事:

1)搬进去的第一个晚上,对,就是第一天的晚上。我俩都做了恶梦。而且是非常恐怖。我梦见自己回到了从前读书的校园,在天色将暗未暗时刻,分不清是黎明还是黄昏。下著雨,很冷,我走在路上,林荫路没有人,空荡荡,光线幽暗。接下来路过一个小广场,看到一个人披着黑色雨披在打扫地上的落叶,暗色的雨中,我看不清这个人的面貌,他头上也带着雨披的帽子。这时候,音乐声想起(就是小时候学校举办运动会放得那种音乐),我向前看过去,小广场的另一边,错落的台阶上站着几排人,他们影影绰绰,在幽暗的天色下,只看得清轮廓。我继续向前走,被披着黑色雨披的人叫住了,他说:你不要过去,那些都是死人,他们在排练唱歌。我尖叫着醒来。男朋友安慰了我很久。

之后我又入睡了,这一次,我梦见自己住的房子漏雨了(就是这个新租的,没错),天花板渗水,水流如注,沿着墙流淌下来,无声地流淌,地上的积水慢慢升高,我身下的床也湿了,眼看水位上升,就要没过我的鼻孔,淹没我。我挣扎着要起来逃跑,却动弹不得。于是又惊恐中醒过来。这两个梦很真切,过了这么久,我都记得细节。尤其第二个,仿佛不是梦中,仿佛现实里,我就是睁着眼睛,恐惧地盯着天花板和墙流下的水。

男朋友第二天才敢告诉我,他也同样做了恶梦。他梦见中学时的班导去世了,在一个下雨天出殡,他是班代,张罗组织葬礼,殡葬车是一辆中型巴士,中间放了棺材,两边各有一条长条座椅,同学们依次落座后,男友却没有座位了,于是他被迫坐在中间的棺材板上。

就这样,这是第一个晚上的梦境。都梦见了死亡,和下雨。我的两个梦,男友的一个梦境,都是在下雨天。此外,男友是属于心很大不信邪的类型,他之前睡眠一直很好,极少做噩梦。我睡眠较为敏感,但是阶段性的,当时处于不太敏感的时期。而且,劳碌了一天忙着搬家,真的不懂为何会睡得不好。

第二天我俩交流彼此的梦境的时候,当时就说搬走吧。而且,由于墙上的画,心里已经犯嘀咕了。但在北京找过房子的看客,相信你懂,刚折腾了快一周的时间四处看房,又要在一天两天找一个位置便利、房子装修过得去的不合租的一居室或开间住处,谈何容易。

于是犯懒,就拖了下去,说了周末再看房。也凑巧的是,接下来的几天,竟然没什么事,都没有再做噩梦。于是又放松了警惕。就一拖再拖,习惯了也不以为然了,虽然心里不踏实。这里,我必须告诉大家,如果感觉房子气场不对,一定要当机立断搬出去。不要耽误。耗下去,你就不想搬了,沉浸在那种状态里久了,你也就习惯了。直到现在回头看,才觉得那时候状态真的很差。疑神疑鬼,神神叨叨,害怕,睡眠不好,爱熬夜,爱抱怨,负能量,易怒,和男友总吵架,数次吵到崩溃。没心情照顾自己的兴趣爱好,经常感觉兴味索然,夜里睡觉必须开一盏小灯 。性格朝着敏感自闭的方向滑落。由于睡眠不佳,白天即使印堂不发黑眼圈也是黑的。

2)晚上偶尔会听到歌声、唱经声和哭声,隐隐约约的。但很确定,我们都听到过。歌声是外放的音乐,总是固定的两首,一首是女声版的《挪威的森林》,另一首听不出来唱得是啥,旋律记得。哭声偶尔有。还有偶尔听到播放的佛教音乐唱经。

3)两个人在后来的噩梦里,都出现过那条画像里的狗。有时候是被狗追,有时候被它保护

4)每个房间的灯总是坏。每一个一年都换好几次。新的灯泡或灯管换上去,房间很明亮,但很快就变暗了,然后用不了几个月,坏掉,重新再买。换过的所有住处里面,这个房的灯换的最频繁。从这里搬出去没多久,我自己后来在北京买了房子,几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换过一次灯泡(当然质量有区别,现在的灯都是比较贵一些的松下的,但之前的也不至于多差,有时候是超市买的飞利浦的灯,一年换几次也说不过去吧)。

5) 据房东说,房子在租给我们之前,空置了好几年。

6)户型也是有一些不太好。朝北,只有一面有阳光的窗户,不通透。另一个窗口在厨房,但通向幽暗的天井。近20层的楼(此房14层),天井里多幽暗大家可以想像咯。房型也不是四四方方的,有一块是凹进去的。但不知道那一块是做什么用的,这一点我们费解了很久。我说也许放线路的,但男友观察了一下电线网线的走向和出口说不是。男友说也许是邻居b家的储藏间,可是,我不太信服,天啦,那么狭长的储物间也是够奇葩。而且,邻居在那里储物的话,免不了会进去放东西或者取东西吧,可是住了一年多,从来没听到过书桌后面的墙里面发出过声音。倒是很明显,唱歌,诵经,和哭声像从“不明空间”的方向传来的,但很确定不是在里面,像楼下某个空间,通过“不明空间”传来。若隐若现的声音,夜里听得很清楚。我和男友开玩笑说,是不是这个楼住了一个幽怨的女人啊,夜哭,反复播放同样的悲伤音乐,播放诵经。。。

上个户型图。渣图自己画的,请大家凑和看吧。

最后的最后,答主表达歉意,差点变成太监答案了。终于克服懒惰,回来更新了。我只是太懒惰了,并没有如有些网友说的发生了不测。不过这几年过得也不容易,总体而言,有好有坏,从那搬出来之后就自己买了房子。工资和职位都在持续上涨。但心情和状态不太好。家里不是特别顺把。不知道是否和之前租住的房子有关。

答主在居住期间其实也没有发生或看见过什么特别诡异的事情,比如鬼呀,影子呀,统统都没有。但上述几点都是真实的,就是觉得特别不对劲儿。所以,我想告诉大家,如果一个房子你住的不安心,让你变得疑神疑鬼,就不要住了,也许气场不适合你。赶紧搬走。房子一定要住得安心和踏实。

———————————————————————

再说一个事吧,但不是我本人的经历,是我父亲的一个学生经历的。当事人讲述这个故事时我读初一,他在我家饭桌上说的。这个当事人姑且叫y。

父亲是高中教师,退休前也做过班导。父亲有一个学生y很聪明,成绩很好,第一次联考经历了一点挫折,于是复读。复读时他决定背水一战,不走读也不住校(他家距离学校挺远),和同学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

Y和一个也复读的男同学一起,四处找房子,最后找了高中附近的胡同里的一处平房。

据y说租金很便宜(他成绩很好,很懂事,但家境不太好,下面有个妹妹,父亲很照顾他,也心疼他第一年联考失常。叫他来家里吃饭)。看起来比较简陋,但复读高三狗(高四), 要求不高,有书桌有床冬天取暖不冷就好。

于是入住。

住进去没有几天,y的室友说自己做恶梦。过了几天,室友说他不想住了,因为频繁噩梦。

y不以为然,说是不是联考压力大啊。别太紧张。

可是住进去两个星期后的一天,y也做噩梦了。做噩梦不要紧,关键是这个梦境特别恶心,特别诡异。

他梦见一个女人躺在这个房间的床上,说自己太累了,浑身疼痛,希望y帮忙按摩一下后背。Y同意了,于是他开始按压这个女人的背。

可是按著按著,她背上的肉身消失了,剩下一副骨架,y觉得很害怕,但忍不住好奇把手伸进骨架里,竟然摸到一条绳子……

于是冒着冷汗醒过来……

Y说:“ 醒来发现一身汗,吓得不行不行的。感觉这个房子不能再住了。第二天就和室友说,还是不住了,家远就搬回学校宿舍。”(脑补的y的语言。大意如此,时隔多年,y当时咋描述的我也忘记了)

室友同意了。俩人一拍即合。于是俩人在周末,就把行李收拾一下打包好,捆在单车后座,离开了。走到胡同口,遇见街坊,街坊看到单车上的行李,问,你俩咋了?这是不住了吗?

Y和室友说住这个房子老做噩梦,睡不好,还说要准备联考,不能影响睡眠。 那街坊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说,其实这房子死过人,之前的女主人吊死在家里了。。。

Y说他回想起自己做的那个给女人按摩抓到绳子的噩梦,简直吓尿了。

Y后来考到了上海交大。

他讲述这个故事时,我也在饭桌上。我父亲也建议搬回学校宿舍,并愿意帮他安排一个好一些的床位。就这样。


欢喜喜:

我来说一个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亲身经历。

公司组织跟团去的台湾省旅行,第一晚住在汽车旅馆,不是美剧里那种,真的是停车位后面带个屋子的那种,每个房间装修风格都不一样的。外面的照片我没拍,类似下面这种,从右边那个门进去是住的地方。

然后我们住的是什么狂野暗黑情趣房吧?屋里的灯都打开还特别阴暗,一进来就不舒服,但是房间很大的,洗手间、淋浴房、浴缸什么的要下三四个台阶,就在下图这个帘子的后面。

双人房是一个双人床和一个单人床,我跟一个同事一起住
先下三个台阶左边是马桶间和淋浴间,右边是洗手池,前面是很脏的浴缸和一个按摩床

屋子里一股潮气,角落里开着除湿机,声音很大,可以说是噪音了。我们都觉得这个房间看起来好脏啊,图中那个金黄色的居然是被子??我勉强洗漱完,赶紧坐上床,腿往被子里一伸我又坐了起来……掀开被子一看,是一些不均匀的淡黄色小颗粒,像是饼干渣,整个床上都是!!我喊来同事,她也恶心到了,赶紧打给前台叫他换床单。

大概11点多的时候叫来换床单,两位阿姨不太高兴,用闽南语嘀咕著什么,我听不懂

我俩决定一起睡这个双人床,因为这个房间看起来很阴森,我俩都有点害怕。我拿起遥控器按了好久,才打开电视,导游在车上提醒我们宾馆的电视有几个台是成人电视台,想找一下有没有???(确实有)这个不重要,最后我们准备要睡觉的时候,电视关不上了!!!!怎么按都关不上……虽然感觉很奇怪,但这时已经快一点了,不好意思再打前台电话,就带上眼罩,把电视声音关掉,想就这么睡吧。我本来就不是那种倒下就能睡着的类型,咸鱼翻身了好久都睡不着,过了好一阵才迷迷糊糊得马上要睡着了,就突然听到门外有很规律的敲什么的声音,应该是风吧?我这么想着,想让自己快点睡着……同事塞著耳塞睡得挺香的,我用被子蒙上头,听不太清外面的声音了,就睡着了……

大概三四点钟的时候(我后来才知道是这个时间的),我突然醒了,听到窗帘那边的洗手池好像有人在洗脸(往脸上抹洗面奶的声音),心想这么快早上了,同事都起来洗脸了,我再躺一下就起来洗漱吧。

我就听着她在那边抹抹搓搓的,好久也不用水冲掉,就觉得奇怪,仔细一听,好像不只是在洗脸,还在往身上抹肥皂,那个声音是从不同部位,大面积抹肥皂传出来的?越发觉得诡异了,我同事昨晚才洗澡了,怎么又洗?我就伸腿往旁边踢,想确认一下同事在不在床上,这一踢我很绝望了——她就在我旁边睡着!!!那在那洗澡的是谁!?就在这时候,“她”开始抓头皮!!!抓呀挠呀,应该是洗头的动作……我的妈呀,我吓出了一身汗。关键是那边全程都在干搓,没有放水,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你们知道那种感觉吗,能听到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生怕别人都听到了……我当时眼罩还没有摘,从缝隙里能感觉到电视一晃一晃的光,我的脑袋乱成一团,怎么办怎么办????就在这时,那边突然没了声音,我屏住呼吸,仔细听着,突然那边有穿着沾水的拖鞋轻轻往外走的声音……我快吓哭的同时,脑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旁边还有一张单人床,“她”不会洗完了要走过来在这睡吧?我心里已经爆粗口了,又害怕又生气!我身上带着开光的佛珠,包里还装着太岁锦囊!怎么还能遇到这码事儿,我咽了一下口水,索性扯掉眼罩,把同事拍醒,她拿掉耳塞,问怎么了,我说你看那边有没有人,她眼睛都没睁开突然吓了一跳,我用总控把洗手间那边的灯打开来,声音就没了,隔着窗帘也看不太清那边,我说你没听到有人在那边洗澡吗?她说你别吓我,可能是隔壁或者楼上在洗澡吧?我说不可能,就在我们这,打肥皂还有回音?她说她塞著耳朵没听到……

我觉得没法继续睡了这情况,就打电话给前台,描述了一下刚听到的,前台的男生好像有点傻,安慰我说“你放心,你楼上没人住,旁边也没人住!”我当时就无语了,我说你来给我换房间吧,我没办法住了,然后他就过来了,帮我们看了一下洗澡的那边,说什么也没有,地面也是干的……这就更诡异了好吗???他又安慰我说,“你放心吧,我们这里没有发生过命案。”鬼才放心啊!我说你电视关不上,然后他就拿起遥控器,也关不上,拔了房卡再重新打开和关上还是关不上……我说别折腾了赶紧给我们再找一件房吧。

他给我们换到了隔壁间,地中海风情吧?我是很不喜欢他们这种房间结构了,但是比上一间亮堂干净了许多。

最后我手机播放着地藏经才睡着了……

每次出行我都会带着开光本命佛,开光的手串,这次没有戴本命佛,总之酒店总有不干净的,这是第一次在酒店遇到灵异事件,大家要是有神论者,旅行还是佩戴一些护身符之类的吧。我朋友给我发这个帖子,看到有同在台湾省遇到灵异事件的朋友,我也把我的经历写出来……

————————

补充一下,大家都说是不是我听错了呀bulabula的,我确定我没听错,看第2张图,有个薄薄的帘子,那后面就是洗漱洗澡的地方,所以那边只要有一点声音我就能听到,文中说过了,前台确认了上下左右都没人。还有说是上上层的。。。一共两层哈兄弟们。


一脸笑容值几何:

女生宿舍也算凶宅吧?

我刚升高二的时候,换了宿舍,第一晚就梦见有个女鬼来我们寝室。梦境里是我和室友们睡觉前,各自在各自的床上,有的吃水果有的看书,还有的在聊天,突然就听见外面走廊里传来“咚……!咚……!咚……!”的响声,就是那种人头朝下,一蹦一蹦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把室友们吓坏了,三三两两缩在一张床上不敢吭声,结果那个声音咚到我们寝室门口停了,过了好一会,一个人头连着上半身透过门板探进来,歪歪扭扭的姿势,女鬼歪著脖子,眼睛透过半长不短打结的头发,阴森森地盯着我们,笑嘻嘻的说:我看到你们啦……
当时梦里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勇气,抓起枕头边的苹果砸过去,一下子把女鬼头给砸偏了,女鬼偏著头呆了几秒钟,嘎巴嘎巴得又把脖子拧回来,盯着我:你…打…疼…我…了……
我这么怂,打不过就想跑,但是已经缩在墙角跑不出去,马上很怂得认错,各种道歉说我们可以做朋友之类的,然后我就醒了。
当天没往心里去,因为那时候经常做些神神秘秘的梦,然后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又梦见这位大姐了。这次她是从地下探出半个身子来跟我聊天(我在下铺)…还翻着白眼铁青著脸…标准的白衣东方女鬼形象。
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天天晚上都梦见她来找我聊天,具体聊什么记不清了,但是记得期间有两个男鬼想进我们宿舍一起玩,被她撵走了,还说什么这是女生宿舍你们不准进之类的。
因为持续时间比较久,我把这个事情当好玩的事情跟我妈说了,然后回来我妈给我带了一根桃木枝,让我放在枕头底下。后面就再也没梦见过,再后来桃木枝拿走了也没有再梦见过那个女鬼姐姐。

事情还没有结束……真正诡异的是,我高三毕业了,回学校玩的时候,才知道,我们那栋楼,我那个楼层,曾经死过一个师姐,当时是上吊死的(半夜用床单拉了个环吊在商铺,从窗户上跳出去吊死的,位置和跟梦里翻着白眼的样子无比吻合),而不远处的男生宿舍,死过两个师兄…


爱辛咸的锦瑟:

【多图预警】看到这个问题,忍不住说一下我家。
先来一张祖宅的正面照片镇楼

虽然我心里不认为是凶宅,但是……我爸这一脉男丁五去其四,只剩下唯一一个了,而且全部都没过50岁——真为我堂哥担心。
我爸爸老家是属于浙江金华底下一个小县城的一个村里的。我们那边人有这种说法,就是“住在堂头的房子是不吉利的”,具体来说是这个意思——我画一个图表达一下,本来想打字的后来发现打字说不清楚。

图中,像我家祖宅跟别人家这样的,在祠堂两隔壁的房子,被传说是不吉利的。别人家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我爸这一脉还真的是比较不祥的。

先从我阿公说起。我阿公是个打铁的,他在世的时候因为分到了田地和宅基地,加上有手艺,一家老小温饱不错。我阿公的样子我直到2012年,我爸去世之后,我才知道阿公长啥样,因为他一辈子只留下一张照片,一直存在远房族亲手中,我爸都没看过,后来也是族亲可怜我,给我一张照片做念想——然而我对我阿公并没有什么感情,因为他是在我爸5岁的时候去世的,我爸爸本身对他估计都记忆模糊了。我阿公怎么死的并没有详解,只知道一个年轻力壮三十多岁的打铁汉子突然就没有了。怀疑是隐疾,甚至是癌症。

我太阿公白发人送黑发人,然而厄运并没有放过他,他是儿子死后生活没有着落,我阿么不再孝敬公公,甚至轻微虐待他,估计虐待+忧郁+贫困,没过一年就死了。这事是这是我阿么亲口承认的。我跟这老太太因为许多事情,最后势如水火。但这里不想提家族的奇葩,要写的话估计能写至少一个中篇小说的篇幅。

我阿公死的时候,我阿么已经生了两儿两女。这一脉的“诅咒”目前看来只应男丁,所以我就不提姑姑们了,她们的人生也很惨,也很多奇葩事,按下不表。两个儿子——我大伯那时候十八九岁,刚娶亲,我爸五六岁。我阿么竟然丢下幼子,让兄嫂带孩子,自己改嫁去了,后来我爸死了还提出分遗产——走题了。

我大伯没过几年生了长子和次子,长子十岁的时候被车撞死了。次子仍在(唯一的男丁啦)。我大伯本人2000年左右,五十多几岁的年纪,突然被发现死在村里的水沟边。没有尸检,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酒精中毒,也可能是癌症。

我爸2011年癌症去世,享年49岁。他去世之前曾经跟我商量把老宅卖还给村子,或者送给我堂哥,因为他不想捏这个宅子了,就算要捏,我堂哥也是男丁,传香火的(我爸的确重男轻女,幸好他没给我生弟弟)。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坚决反对,因为那是我的祖宅,我爸小时候住过的地方,我的一个念想。我爸看我反对,也不说什么了,因为虽然是祖宅,但大门落锁,我从小到大一直也是在外面张望的,一天都没去住过。
后来我妈跟我说起祖宅的事,她说十分懊悔,想不通我爸年纪轻轻怎么会得这种病,她甚至疑神疑鬼怀疑就是因为这个祖宅,如果早点还给村里换一处宅基地会不会就消灾解厄了。
我不这么想,我眼中老宅就是老宅,我处在其中丝毫没感觉到阴气,我对它是有感情的,只能说命运弄人,也有可能我阿公基因不好,Y染色体里有容易诱发癌症的基因??
题外话:我堂哥因为我不肯把老宅送给他,得罪他了,跟我家不来往了,也是醉了。

现在上一些老宅的图片
这是村子祠堂,就在我家隔壁,同一幢建筑~

老宅隔壁人家的门。我家宅子是全贴第一张图。他们写春联的时候,也热心帮我家写了红纸,他们真的很淳朴,知道我家没人住,帮着扫扫门前,过年贴红纸,挂灯笼。一般村民家的横批都写春啊富啊福啊之类的。我家的门楣上的保家卫国四个字,是因为我爸爸16岁就去当兵了,从军二十多年,是村里的骄傲。

这是村子的其他建筑,随便看看

村里的戏台子,搭在另外一个小广场上。我外婆家村子里也有戏台子,不如这个保存得好。现在逢年过节应该还是偶尔有戏班子的。

古井。现在村民们应该几乎不使用了吧。怕不怕贞子呀?哈哈哈。

祠堂前面的屋檐门廊里,什么东西都没放,除了两幅祖宗画像。

好了,就说到这里,我不知道题主问的凶宅到底是死过人的宅子还是像我祖宅这样有“诅咒”的房子,不过我觉得房子本身没问题的,一个城市几百万人呢,哪寸土地没有死过人啊,怕什么。不做亏心事,该怎么住怎么住,只要生活习惯健健康康,就不会发生什么倒霉事。我家族这种……希望“诅咒”由我堂哥来破除吧!虽然我跟他关系不好,不过还是希望他能健康一点咯。
——————————————————————————————————
看了一下有人对进士和祖先画像感兴趣。说实在我不是很了解村子历史,不过除了那块
“进士 礼部尚书严裕”的牌子,祠堂里还有很多牌子,放几块出来,也许爱好历史的同学能看出啥来。

牌匾的题字时间不一,有的是民国五年,有的是光绪年,有的是1999年,应该是修缮时间了。祠堂屋子时间应该是比这挂著牌匾和祖宗像的门厅长廊更早的。不可考,虽然老人说是明末的房子,不过我不太信了,可能也许清末?
————————————————————————————————
今天跟男票讨论了一件事。我家老宅空着也是空着,爸爸对它很有感情,我虽然一天都没住过这老房子,却把它当做一个最好的纪念地。我可以把自己淘换下来的各种书籍带回老家,将老宅开放给村民作为小图书馆,这大概是我能为村子做的唯一的事了吧。但藏书得慢慢搜集,一天两天完不成,先存着想法吧
————————————————————————
更新
去年写这个帖子的时候,我阿么还健在,大半年以后我阿么就去世了,也算是寿终正寝,悄无声息地在睡梦中与世长辞。她的死对我来说带走了一段家族的恩怨,也让我更无负担地与父系家族保持淡漠到几乎无来往的关系。谈不上原谅或者怀念。只是可以保持平静地看待往事了吧。
——————————————————————————
门神镇楼

——————————更新的更新2018.6

好不容易在别苑的杂货间,掀开了一大堆纸箱,找到了族谱。现在有清楚的记载了,见图

评论里的争议可以得到解答了。真不是严嵩后羿23333


漂亮滴丹凤眼:

我曾经的大学宿舍是就是。二楼阴面最后一间。一开始大一进去还很奇怪,为啥其他大一学生都在另外一边住,我们这边都是大二大三的,唯独这间是唯一一个大一宿舍,很幸运给我们了。

第一天入住,晚上就有轻轻的小笔杆敲铁床架子的声音,但谁都没在意,上铺以为下铺敲的,下铺以为上铺敲的,大家都不熟,也没好意思问。第二天白天问居然一个人都没敲!

后来大家熟悉了起来,慢慢这屋子也和我们不客气了。晚上熄灯,突然听见门口有锅碗摔碎的声音,大家都很害怕,拿手电一看,一个扫帚倒地而已。你怎么解释?

后期半夜各种拍桌子的声音,把我惊醒。或者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有男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嘲笑。和上铺同时梦见一个男生,穿着都一样,长相也一样,她梦见她睡觉突然醒了,那个男的在地上站着看她,把她从梦中惊醒。而我梦见,那个男的坐在她的上铺,用剪子刺自己的喉咙。看见我后追着我跑,追上我掐我脖子,我吓死了念阿弥陀佛醒来的。

我从小无神论,天天这样那样之后好吧我服了,我相信有鬼了。上网查询鬼到底是什么。佛教的说法,刚死不满49天为中阴身。中阴身之后按照善恶业投胎,恶业多,会投入下三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因为我很害怕,但又想了解它才能不害怕。亲身经历了,相信有鬼必有佛。这也是我信佛的最开始的原因。

一年之后,大二了,换宿舍了。又有萌新大一新生进来。不到半个月,半夜听见惨叫。再不到一个月,那屋子已经没人住了。还是我们强大,足足住了一年。

其实大一期间问过老师,老师眼珠子一转,说那屋子怎么了?挺好啊没有过啥事啊 (手动滑稽)


任独秀(致死之吻):

我这辈子坐私家车跑的最远的一次,就是做朋友的车开过两个省,到他家刚买的一套房子住了一个星期。这人人网上当年很多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也私下发了照片。

房子是乡下三层的“小别墅”,原来是坟地,死过俩房主。都说有鬼,说什么入夜后房子边上围着鬼影半夜还有所谓的鬼哭。

我白天睡觉,晚上就等著鬼来,想尝尝鬼的“肉”是什么滋味。

我和那俩人不开灯熬到半夜,我下楼打算上茅房,一下撞见一路楼梯上一个果冻一样的蓝色人影。

我猛的扑上去咬那个人影的喉咙。

结果人影是丁达尔现象,吃了一嘴空气。

然后发现所谓鬼影是涂料掉灰和一楼瓷砖地板反光形成的。类似人的影子,其实是道微弱的光束。

第二天发现院子里的栏杆轻轻摇晃会发出类似女人惨叫的声音。

我那个用鬼肉炖火锅的梦想还是没有实现。鬼不存在真可惜。


懂的多么用:

先介绍下情况,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运气好,第一年就住进了全新宿舍楼,4人间独卫还带阳台,相当满意,每层有一个洗衣房开水间,楼里面还有一个公共小浴室,能同时洗6个人好像,我们住六层,浴室在五层,每天半夜和室友开黑开到两三点,然后去冲个澡睡觉,美滋滋的大学生活……

到了大二,记得是九月多,楼里开始有股奇怪的味道,说不清是臭还是腥,时有时无,没人在意,毕竟那时候天气还热,想着有可能是什么坏掉了,然后我记得好像没多久中秋节就放假了,放假回来没过几天就又国庆节了,离的很近,自从过了国庆节,那种味道就越来越严重,特别臭,尤其是我们去洗澡的5楼,臭到都不敢开门,也不敢开小窗,我们宿舍的门是密封的,和普通单元楼里那种差不多,密封比较好。门框上面带一面玻璃窗,但是走廊里就臭的反胃,大家都纳闷,住的新楼,每天楼道里还有保洁打扫,怎么能这么臭,有同学说死老鼠就是这味,不会是死人了吧,结果,就这么巧……

第二天上完课回宿舍,宿舍大门都被封了,楼周围都被警戒线围着,一直到了下午才开放,满楼都是84味,后来才知道,就在5楼,我们洗澡浴室不远,一个学生自杀了,死了已经一个多月了,据上午被疏散出来的同学讲,是保洁阿姨觉得那一层走廊实在太臭不对劲,就和保安说了,于是就一个一个排查,好几次那间屋子都没人不太正常,被从里面反锁,再踩个凳子往里一看,,,于是报警了,我们的门质量好,踹不开,于是又喊来武警用的破拆工具把门锯下来了,里面景象惨不忍睹,据说是上吊的,但是已经没有人形了,都化成水了,地上全部都是肠子肚子,绿的黄的都有,因为宿舍有个小门槛,所以没有漫出来……

想想之前我们每天都从那扇门前过,有时候还有我一个人去洗,大半夜闻着那股味,后背都是凉的,而且我们宿舍就在那个宿舍的上面,想想都害怕,后来我们洗澡就必须一起了,最少俩人一起,最惨的是那间宿舍隔壁的宿舍,大学嘛,男生宿舍有几个一两点前就熄灯的,都是各种开黑各种玩,但是从那以后他们半夜都把音响声音开特别大,音乐声音也放特别大,那间宿舍也没有再住人,只是换了一扇新门,过了一年,有人搬进去了,可能他们是新生什么也不知道吧……后来一年从那个门前过都挺慎的,到大四了才没什么感觉了。

可能有人疑虑大学宿舍怎么会一个月一直一个人住呢,这个还真有,当时我们那片宿舍区是新盖的,本来就没住满,我们宿舍刚搬进去才住进去3个人,
听说那间宿舍是给研究所的,当时有两个人一个人是出去干嘛去了反正就剩一个人,大学嘛,都懂,消失个十天半月,根本没人注意……

最后祝那位自杀的哥们能安息……
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珍惜生命


竹林深处有人家:

刚到深圳的我,正在为住的地方愁。在网上找了半天,没有找到。
当我走在路上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广告——本人有一厅一室的房子要租,只要1000元一个月,速来联系,电话……。
根据上面的地址,我来到这个地方。这个老小区虽然有点偏但是还是挺划算的。
跟房主谈好之后,我就搬进这个房子。虽然便宜就是阳光不太好,白天也要开灯,走进去的时候有一点凉意。
当天的晚上我就觉得不对劲。
吱的一声,门开了……,不对我关了门,难道是楼上。没有去看,蒙头大睡。
嘀嗒……嘀嗒,厕所传来滴水声音,明明是关了水龙头的。不敢去看……
突然脸上也有水滴了下来……妈呀……怕呀!整个人蒙在被子里,满头大汗。
啪啪……门响了了起来,该死……鬼敲门了!阿弥陀佛……。突然门那边传来声音:我是楼上的,我家漏水,对不啊!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