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自费转世仁波切:

歪楼,贡献一个镇凶宅方案,没有亲测,有用可以拿去。
家宅不安,鬼魅异动,取黑乳狗血伴香灰,老坟土,鲜女尸长发烧成灰,以上各物调成水,午夜12点用百年棺材锯出老木条沾此水往屋里墙上溅射,墙上即会显出人行,鬼魅就会被克制。
能亲手完成以上步骤,你会发现自己比鬼还可怕,这样就成功地通过心理暗示克制了凶宅。

完美。


匿名用户:

亲身经历

农村娃,初二的时候,春天,阴历3月14,第二天就是我妈妈的生日。爸妈外出打工,跟阿公阿么生活,和阿公阿么睡两间屋,我和阿公一屋,中间就隔了块用布缝的帘子,比较简陋。应该是周末,阿么那几天心情各种不好(上辈下辈各种问题吧),再加上我那时不懂事也惹她生气。所以服农药去世了(不是父母原因,父母很孝顺),发现时已经完了。
去世前
1.去世前几天,我小姑往家打电话,各种不通,最后给我大姑打电话打通了,说梦见我阿公阿么两个人抢农药都不活了。我大姑当即来了,劝我阿么去她家住,未果。
2.去世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我和大伯在地里打农药,两块地,从这块地到另一块地时,路上有很多乌鸦,围着我大伯转。。。。我大伯还说:怎么突然间多了那么多乌鸦,我想那时阿么已经服下农药了。
3.当我们发现时阿么身子都已经凉了,阿公蹲坐门口哭的死去活来,我阿么才六十出头,身体很棒。。。从发现的那一刻起(大概傍晚六点),本来的天气慢慢变坏,下雨,狂风,雷电(一点都不夸张,后来想想有点后怕),阿公在门口哭,家里剩余的男人只有大伯,大堂哥,和我(当时15岁),拉着阿么的身子往医院泥泞著走去,虽然知道无望,还是走那么一遭。
4.七点多,接受现实。雨停了,真的,刚才狂风暴雨而今月亮都出了。。我和堂哥摸黑走了八里路到我大姑的庄子上拿寿衣,顺便告诉我大姑噩耗。真的,我大堂哥很害怕,我也怕,但是我们还是借着一把火机拿了寿衣回来了。。
5.由于刚才的狂风暴雨,我大姑走土路来已经不可能了,好多树被刮歪了,要不就是树枝断在路中央,最后折腾了几十里柏油路,我大姑是我四个长辈中最孝顺的。但也是下来事件发生在她身上的原因之一吧
6.我大姑一进门,立马就变了音,我阿么的腔调。说自己怨,自己苦,边说边哭。。。最后闹了半个小时,缓过来了。
三天后,我爸妈和我小姑一起回来的,当时都在广东打工,爸妈,小姑进门就哭,这时旁边守灵的大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阿么的身体在水晶棺里放著,水晶棺是透明的,能看到的五官都有血流出。刚哭没多久,大姑又变成了阿么的腔调,喊着我爸的小名,骂我爸不孝之类的话,我阿么比较强势,平时有事也就只有我爸能说得动她,我爸就说她傻,为了一点纠葛就这样。旁边邻居阿么就劝走吧走吧,别祸害儿女了。但是,没提我妈(我家孝顺的话我妈应该和我大姑差不多)。而且我妈信基督教(当然我不是传教),最后各种劝说加上我妈妈祷告,我姑晕倒。
去世几天后,一个血缘关系较近婶婶晚上看到我阿么坐到她家正屋,吓得不轻。
阿么去世后,我还是住那个屋,说实话,每次进去都会害怕,而且我就挨着帘子,离里屋更近,我至少有一年没进里屋,瞅都不敢瞅。但是。。。阿公有时候在厨房做饭,我必须一个人呆。。。甚至有段时间偷盗比较严重,阿公要睡我们家给我们看家,而我睡那个屋,真的很煎熬,说实话,我15岁,信仰给了我鼓励。但是我当时不太信,就说我妈的主,你保佑我。
头七,百天,三年,所有关于祭祀的重要节日,必出现,但不在我们家(我们家几乎都是基督徒,没别的意思),在我大伯家,我大娘就成了我阿么的腔调各种说骂,力气很大。
后来,很久以后,我小姑怕我阿公闷就买了个电视给他,嗯,是的,就是那种老式的,开关要去按的。每逢重要祭祀节日,电视总是莫名其妙地没影,自己一会开一会儿关,我阿公就骂,说走了也不罢休,不让我安生。。。其实我阿么活着的时候一直烧的是洋油灯,没有电,根本不知道电视如何开如何关。
转眼阿么去世已经十年了,说了这么多,只想说,没经历的话你永远不会信,见了的也会不承认(我堂哥当时就说咱大姑估计是累的了)。我也是从那时才开始信仰基督教,因为随后发生的事没有出现在过我们家,用我大娘糊涂时的话说,他们家我进不了,有人守着,只能来你们家。
祝好。还是匿了吧。现在写着还能记起当时的场景。直到现在,听到农村里丧事的哀乐,也会忍不住落泪。15,那时的记忆如此清晰。


Aorqu用户:

那间寝室坐标如下: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乔松路佳城公寓最西侧楼梯五楼正对楼梯口的那间寝室。

时间久远,门牌号忘记了,门牌后续也可能变更就不写了。

那是在2008年还是09年,学校男生比较少,四楼五楼两层就住满了,佳城公寓有六层,六层不住人,五楼通往六楼的两个楼梯平时都是锁死的。

当时我和另外四个哥们及一个基佬住在那个正对楼梯的寝室,这屋子四周棚顶贴了一圈黄的蓝的以及红色的纸,纸上用毛笔写着看不明白的符号,我分不清那是蒙语还是画符,也可能是大学里无聊透顶的“寝室设计大赛”的杰作。但是不耽误我们住,就一直挂在上面没处理。

有一天晚上快10点半,棚顶传来一阵非常响的桌椅挪动的声音,仿佛有人在摔椅子和踹桌子,还有摔打和撞墙的很闷的声音。但当时我们没当回事,以为有人偷偷上楼打麻将搬个桌椅而已,因为整个男寝好打麻将的也就斜对门那几个学长,他们一组局挪桌子就叮叮咣咣的也算正常。

然而过一会对门的同学来和我借大众软体的魔兽攻略,我随口问一句:他们今儿个咋跑楼上打麻将去了?楼上有电么?

我同学一愣,说他刚刚从学长屋回来,今天没组局啊!

我感觉有什么不大对,于是问到:那谁在楼上?

谁也不知道答案,我们拿着手机,走到通往六楼的楼梯(东西各一个),一看,两个大门都用铁链子从外面锁死的。

那晚睡的战战兢兢,但除了莫名的响动之外,并无其他,这事儿慢慢也就淡忘了。

后来毕业,大概在2012年,工作上遇到一个大我三届的学姐,说我们也住在佳城。

学姐问我:你知道以前有人跳过楼吗?

我一脸懵逼,说不知道,因为啥?从几楼跳的啊?

学姐很淡定的说,因为失恋了被,从六楼跳的。

我反问学姐“是西面楼梯正对的六楼寝室吗?”

“好像是”

……


一念之间:

我不知算不算凶宅。。。
15年的时候和我妹妹在我们市里北环租房,小区有点偏离人群,有点幽静。房子是四楼的两室两厅,里面家电家居齐全,像是没搬走多久的样子,房东是公安局退休的一个身体不太好的老伯,人特别好,每到要交租金的时候都是我们给人打电话告诉:我们该交租金了啊,您啥时候方便给您送过去啊。老伯:不着急不着急,过几天说吧。。。老伯后来还帮过我们一次。
总之是我遇到的算是最好的房东了。
交租金看房都是我妹妹一个人搞定的,直到搬进去我才第一次看到屋子啥样。
――――――――――――――――――――――――――――――――
以上是背景。
房子进门是玄关,玄关的推拉门上有一串类似于画符的东西,当时很奇怪但是没在意。那阵子在准备考研,所以白天妹妹去上班,我就负责在家做饭打扫卫生啥的。
有时看书累了就在屋子里转转,然后就奇怪的发现妹妹屋里阳台的窗户,北面厨房阳台的窗户,都挂著八卦镜,也不知干啥的。。。有点奇怪,但很快就忘到脑后面了。(我是那种神经有时候真的非常粗的那种人)
又过了好多天,妹妹就说在屋子里待着的时候老是感觉害怕,就有点瘆人的那种感觉。我说我咋没啥感觉啊。。。
直到有天早上,妹妹说,半夜里睡觉感觉床上有人,(妹妹侧身睡),紧贴着她后背一股子一股子的吹凉气,她特别害怕,吓醒了就一直抓着枕头下的玉佛才慢慢睡着。我说她估计是梦魇了或者做噩梦,没事。
。。。结果半夜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我妹敲我卧室的门,进来就抱着我说,姐,我害怕,我感觉后背有个黑影,一直一直吹凉气,我都动不了,想睁开眼也动不了,使劲才把枕头底下的玉佛抓在手里,一下醒了就跑你这来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赶紧安慰她说没事没事。
又在这个房子里住了几天,妹妹一直说感觉在屋子里心里特别不舒服,一直有点害怕,住不下去了,我们过了几天就搬走了。
始终没打听过那个房子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我妹妹并不是小胆儿的人,我们之前换过好几个地方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即使后来住过一个比较破,有点黑乎乎的房子妹妹也再没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不知是不是那个房子的问题,还是那些八卦镜画符什么的影响。


李戌元:

三四年前还在上中学的时候,还在钻研术数,刚摸到风水这块,于是朋友闲得无聊找我看风水,就请了我吃顿扬州炒饭
后边带着家伙过去看的时候,生搬硬套的操作说准了个七八,虽然那会还没知根知底,毕竟也是熟人
印象里当时说的是不利家中长辈,容易被自己人迫害balabala,这些主要是风水上的了,也不是要说的主题
那会朋友请我来看,主要是想问家中母亲为何总是莫名其妙的头晕卧床,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来,一离开这个小城就好了,一回来又卧床不起了
后边请的 @脩圆 问卦包括自己后来问的祖师,意思都是犯煞,风水不好,家中先人难安,就容易外邪作怪,就朋友母亲这种的卧床情况来说已经算是很严重了,朋友本人半夜也经常听到吵架声和做菜的声音,可是楼下压根什么都没有,偶尔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去窗边看看人,还能看到有人在河里对着他招手让他过去
真要给他处理的时候,情况总是杯水车薪,往往都是好了几天又出了问题,朝向这个和时运这个都是很有毒的根本,去叩问祖师圣意,意思也是这事只能他自己来处理,外人帮不了
直到去年他本人皈依道门以后情况好了挺多,也请来了天尊画像和镇宅的符箓,每天都有香火供奉情况还好转了许多,母亲也能下床做饭了,但现在朋友也大了,母亲也搬到外地住了,那房子就不了了之了也没去看过
也是挺怀念当初学易的那段中学时光,大家总要越走越远,难得再聚了
再挂个图拉拉人气


雯儿呀呀呀:

Emmmmmm…时隔五六年了吧,搬家之前在我身上发生过几件奇怪的事,起初是真的好害怕,也没有跟别人提起过,后来跟高中大学同学说起来的时候,但凡是听过我说的这些事的人都感到后怕。
—————————————————————

从记事开始,我家就在某大学家属区内居住,那栋楼除了旧一些,以及一半被茂盛的爬山虎覆蓋再无其他特殊之处。后父亲在我三年级外出工作,家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妈妈两个人。

在我只有一年级大小的时候,我好奇从抽屉里拿出了老爸大学毕业的照片,类似于卷轴那种,很多很多人,大概是一个院的合照,我在找爸爸在哪儿,而后背后就有人问了一句“好看吗?” 好看吗??好看吗??????我只记得那时的我蹭一下扔掉了照片,然后跑到厨房跟正在刷碗的妈妈说这件事,而她却笑着说你肯定是幻听了,嗯,幻听,对对对,我到现在也更倾向于是幻听了这种说法。

爸妈都属于阳气重的人,虽然他们也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类的,但他们不会怕。但对于我这种胆小又敏感的人而言,让我自己一个人睡觉简直是种折磨。国中我学习一落千丈,老爸给了我很大压力,每次他回家我都要自己一个人睡小屋。现在来看那个小屋格局真的很不合理,下附图。也就是说我的小屋是接受不到阳光的,永远都比其他屋子黑。
初一的一天晚上,我睡得很沉,翻了个身一抬眼,看到阳台门后一个手电筒直直照着我,我的第一反应是睡蒙了,眨了眨眼,发现会有那种强光照透眼皮那种红红的感觉,我当时心跳很快,不知道怎么办,于是继续躺平闭着眼装睡,我一直在等那个手电筒灭掉,可是一直到我睡熟都没有灭,我以为可能是小偷翻窗进来的,可是家里又没有少任何东西,也许是真的睡懵了……

于是,没过半年恐惧升级… 又是一天晚上我睡得很死,但不知为何脱口一句梦话很响“你算什么啊?”然后就醒了,莫名就是恐惧,我平躺着,听到客厅脚步声,而后,听到踩到了木地板的声音,看到人形黑影走到我床边,那时候我只有恐惧,不敢动只能装睡,大家都知道屁股或者手放到床上会有咯吱声,于是我余光看到它,手撑到床上,咯吱,把头探了过来,然后我意识开始不清醒了,就又进入睡眠了。也许是鬼压床了吧。

清净了一年多,这其中我自己吓唬自己半夜失眠睡不着就不提啦。恰巧遇到小车祸,食指手指甲盖没了半个,包成小粽子,睡觉还得举著。依然是一天深夜,我睡觉可能骂了句人醒了,然后就听到了ktv里那个拨浪鼓的声音,哇,3d音效,巨真实啊,而后就看到一个浑身金色衣服的……东西……晃着那玩意儿进来了,好,你晃吧我睡了,但它在我床前停下了,当时我真的受不住了想要尖叫了,但是嘴边只有咕噜一声。很好,我怕是凉了吧……但这东西开口了“搞毛啊?” 我断定是梦了,又睡着了,梦里天亮了,而那个人是我妈的样子,跟我说是我的守护神,说我在召唤它???我???exm????真是个中二少年做的梦……

这些事后我都是粘著妈妈睡觉,所以很少再有这种事发生,并且前两年搬家了,我的小屋正对着太阳也一点也不怕啦~嘻嘻嘻~~
1000多个回答了,看到我也难了(ノДT)


四月: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凶宅吧..

1、不知道是谁在注视我

国小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上为了维持家庭,经常加夜班,所以经常就是下午放学了回家给我做好饭,然后她自己带着饭盒就去公司了,留我一个人在家。那时候自己也是比较乖,而且还有小神龙俱乐部的陪伴,实在无聊了就自己去找猫和老鼠的碟出来放,睡觉前打电话和母上聊一会天就乖乖刷牙睡觉了。

哦对,那时候我睡觉前喜欢看老夫子,可能那天看电视看的比较晚了,上床的时候都有十点多了。看了一会漫画书之后困意来袭,就关灯睡觉了。不知道是因为夏天比较热,还是小孩子火气比较旺盛啥的,一时半会没睡着。

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很难说明白那种感觉),然后睁开眼,透过窗台玻璃反光隐约看见了有东西站在我床边(小时候怕黑,所以走廊灯睡觉的时候也不关,为什么能看到,下面有结构图.),老实说,当时脑子一白什么都想不了,一直盯着那个东西,越看越眼花,然后那个东西就慢慢不见了。过了好久,我才敢转过身来,但是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也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只是从那以后起,我再也不敢背对着房门口睡觉了。

2、飞头蛮 还是?

如果说第一件事只是我自己眼花,那么这件事就是我内心的阴影、恐惧之处。因为至今为止我也找不到任何方式说明,也不能说服自己去接受..

国中,母上再婚,日子好了起来。那时候我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独立,所以母上给我配了一部手机,然后我就沉迷上看小说了(没出息)。但是不敢在母上面前看,所以往往就是夜里等大人们睡下了,我才在被窝里偷偷看上一会。

也是夏夜,但是是很安静的夜。我缩在被子里(怕大人们起来上厕所看到我玩手机),看着那时候最喜欢的唐家三少的小说。但那天很热,草草踢开被子,想休息一会。那种感觉来了,就是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我很害怕的盯着走廊,害怕厕所的门口出现些什么..

但,恐惧往往就是你从你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吧..

一个人头,从走廊飞过,我记得非常非常非常清楚,甚至现在根本不能忘记。明明速度很快,但是却像是时间暂停了一样,那个人头的模样我看看明明白白。那是一张女人的脸,头发散乱著,皮肤明明看着像红色却透露这一种苍白(我描述不来),她好像本打算直勾勾的往我母上房间飘去,但是,她看到了我,同时,她朝我笑了一下。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我死了。心脏没有在跳动,我没有在呼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盯着她..

但她并没有理我,而是进了我母上的房间。我感觉时间又重新流动了起来,但是我不敢动,不敢大喘气,不敢去找母上。我不知道,这时候我进去会看见些什么..

那一夜,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PS:后来我想弄明白我到底看到了什么,于是我去百度了,按照描述,这种东西叫做“飞头蛮”。

————割—————

暂时写到这里吧,因为光是写第二件事,我就已经起鸡皮疙瘩了,回想起了很不好的感觉。

回想自己真的是蛮多奇怪的事,如果还有人愿意听,我就再找时间写吧

———-4.15更新———-

可能是我火力比较低,容易感觉到一些东西吧。

先说一下清明节的事情吧,我清明节一直在发烧,吃消炎感冒退烧药都没用。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阿公婆婆他们想我了吧,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那天我都烧的浑浑噩噩了,大半夜突然自己就醒了,是被自己吵醒的,因为我好像是说梦话了,说了挺大声的四个字【&*¥@】,恩,说的是什么我记不得了,但依稀感觉到自己说的是一个名字,像是在骂它。

然后第二天烧就退了,感觉好像是半夜他们帮我把其他的东西吓走了(阿公给的毛阿公的硬币,阿么求来的红色三角形护符,婆婆给的手镯我都一直放在我枕头下面)

真的是挺想他们的..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每到晚上就很害怕,一直哭,怕自己死掉。那时候母上姨妈堂姐婆婆阿么都有来安慰我,但是一到晚上就很害怕,感觉自己随时要死掉

(现在想来会不会是当时只有我和母上两个人住大房子,镇不住呢..)

阿么特意给我求来的当地挺有名的神婆的红色三角形护符,然后婆婆给我求了一个开过光的观音玉(后来碎掉了,我一直是贴身带着的,碎掉我应该能感受到才对,但是它就那样子自己有个缺口然后就碎了)。之后这个情况没有维持太久,就自己不见了,现在也不会有那样子的感觉

更新一个新的吧

3、梦魇?

大概是高中,床的位置调整过,靠着墙。先说一下我晚上睡觉的情况,我会把自己缩在被子里面,面对墙,膝盖搁著被子抵著墙壁。

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我害怕自己半夜醒了,突然面前就有一张脸看着自己(详情参见《打架吧鬼神》,就是害怕那种醒了,突然看到..恩,不该看到的东西),那段时间睡眠也是很差,半夜热醒发现自己把被子踢开了,又赶紧裹回去,然后又热醒..

总之,那段时间过的很糊涂。

直到有一天,我后爸和我说半夜起床喝水上厕所,他和我打招呼都不搭理人(后爸是球迷,睡的比较晚)。但是,在我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一回事,更别谈喝水上厕所了,我和他们说了他们也就只是说我睡迷糊了

然后,事情变得有点不一样了,有时候我半夜会突然大叫,把父母吓醒,他们跑来问我,我也不记得怎么回事,我确实知道我大叫了,但是为什么叫我记不得。母上以为是我高中学业太辛苦,还特意给我每天炖补汤喝。

但是,情况没有好转。

我之前说了我半夜会踢被子,所以母上在睡觉前会来确认一下,防止我着凉。之后的事情,还是母上口述给我的。她说我突然跳起来一边大叫一边掐她的脖子,她只能抓着我的手,然后大叫我的名字。后来还是后爸跑进来,把我两分开来。具体时间有多久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当时压着母上,掐著脖子好像要置她于死地。

反应过来,发现手软软的提不起来劲,喉咙也哑了,父母也好像发现了不对劲,也没有多问我,只是叫我快点睡吧,他们看着我。

再后来,就是父母帮我请了几天假,让我在家里休息。我婆婆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过了几天就把她的镯子让姨妈带过来给我,我现在一直都把它放在枕头底下。父母一直在开导我,说学习压力太大,一定要注意不要想的太多啥的..

到现在,我也不会再有这些状态了,但我一直没有弄懂——当时的我,半夜在害怕的是什么?为什么大叫?为什么会像仇人一样想掐死母上?

那段时间,我的记忆其实蛮枯燥空白的,除了学习和一些人际关系的,关于家里,关于这些的记忆已不太记得太多了。

恩,今天就更新到这吧..

——2019.03.04更新——

好久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感觉好像又没事了。但是昨晚又又又又做噩梦了,惨

这次的事情也和朋友说了一下,朋友说我是压力太大

————割—————

在我房间的隔壁呢,是有一间客房的,里面放著各种杂物,以及,一张上下的双人床。

小时候很害怕这个房间,客房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是木头发霉的味道,掺杂一些其他的东西。并且窗帘也很少拉开,整个房间都很暗,总觉得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你。小的时候总觉得会有一只手突然搭在门边,然后长发女鬼探头出来..

碎碎念完了

今天要说的是昨天晚上的梦中梦,以及,梦里被鬼压床

该从哪里开始呢,这样子吧。我在客房的双人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上床,离天花板真的很近呢,明明没有开灯却能看的很清楚。然后,就看到右边有一只鬼手,印象中整个手偏瘦,细长细长的。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它就把手按到了我心口上。

也就是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被鬼压床了。我想叫(卧槽快放开我!),叫不出来。我想动,但也动不了。很奇怪的没有害怕的感觉,只是想要挣扎。

这是,第一次在梦里醒来。

至于,第二次醒来,我不记得了,就是一片空白,为什么说是第二次,因为,还有最后一次,也就是第三次醒来

第三次,我也不清楚为何自己知道这是第三次在梦里醒来,梦里的我就是知道。

这次醒来分别发生了两件事情。

一,我和母上说了客房有问题,我不想再在客房里面待着了(我为什么一定要在客房里面待着呢?),但是母上说客房没有问题的,这里是安全的,放心就好了

二、从一种神游的形式看见了(不如说是感觉到了),鬼手按在我心口的,形式。首先,鬼手不是从床底伸上来的,而是,在床板背面,也就是我和鬼背对背躺着一个床板上。它的手很扭曲的向后伸,然后按在了我的心口,就像是想要把我按进它的身体里。

然后,我就醒了。

老实说,真的没有想到第一次鬼压床居然是出现在梦中,只是那种想叫叫不出声,想动动不了的感觉确实蛮绝望的。

梦中的我到底是不是也不能确认,只是一种感觉,也没有能够确认自己的模样,母上的模样也没印象,只是大体上感觉是母上,蛮奇怪的事情

嗯,今天就更新到这(距离上次更新居然隔了快1年)


匿名用户:

各位口中的凶宅没住过,这辈子也不想住了。

说真的,看各位评论里写的…真是恐怖。我就比较苍白了。

我住过有“好朋友”的房子,当然,住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当年的我知道鬼神存在,但就是不信能来害我。

我住的是顶楼。夜里总会听到有人走动,偶尔也会听到楼上载来的交谈声,当然了,听不清的。有时候睡的很晚,只要打开卧室的门看向储藏间和外面的厅总会害怕。是自己一个人住一层,挺空荡的。爸妈在楼下住。

首先声明,我不怕黑,更不会在自己家莫名其妙的害怕。而且因为以前住的楼把边,恰好有一个十字路口,从窗户望出去有时候能看到人烧纸,我梦魇(俗称“鬼压床”)持续两年。高中回家基本都十点左右了,走夜路也不害怕。但在我住的那栋房子,我居然会看个储藏间就会害怕。卧室门必须关,不关睡不着觉。

头几天回到这个房子住,变得易怒,暴躁,有一句话不顺心意就烦躁的不行。其实本人脾气很好的好吗…但那几天一直喝稳心颗粒来稳一下自己脆弱的小心脏。

这时候再说这屋里吧,有两个“好朋友”。当然,在我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此离开。具体过程不愿多说,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凶宅,但依旧会害死人就是了。潜移默化让人得一些治不了的病,相信我,它们这个本事还是有的。

大家都长点心吧,都是肉体凡胎,没阴阳眼是什么都看不到的。而根据我那段时间的经验,基本上它也动不了你家啥东西。如果有,不是恶作剧就是你家确实有东西坏了。这种宅子,真有些什么的时候,大部分人根本都发现不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不能害人的压根不会被你发现,会害人的也不可能没事就乱吓唬你。在它们心里,把你从它的地盘弄出去的方式可能就是让你game over.吓唬你的,还可以算是有善心的了。

换个角度。我听到的脚步声可以用地板里的微生物来解释,我楼上的交谈声可以用幻听解释,我的害怕可以用潜意识模糊过去,我“鬼压床”可以说精神压力太大,我心情烦躁暴怒可以是环境改变而引发的自我保护。所以说,大家都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小时候都有过红领巾随风飘扬的时候,所以也别跟我讲那些有的没的了,讲道理我也会,可我亲身经历的事有些科学压根就解释不了。换句话来说,谁碰上谁知道。

还有,传的太离奇,就当个乐呵得了。百分之七十都是以讹传讹的和编故事的,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唉,祝好运吧。


汤姆克兰西猫:

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死过无数的生物

我们住的是凶球吗?


萨米娜:

画工粗糙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我把第一回答跟追加的给大家画成这样,看得懂吗?当然觉得对面就是有人直接站窗户上的,但是离开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那只有一堵墙,什么都没有,没窗户更没人。

其实之前也有奇怪的事发生,是我离开那房子那天才发现的,第一次搬进去晚上很晚,厕所连接厨房有个大窗户,我看到对面楼大概1公里远吧有个窗户,站着个人,那时候已经凌晨一点左右了,早上上班,晚上做饭老觉得对面窗户站着个人,挺远的看不清也就不在意,后来买了窗户纸和窗帘,这事被我忘精光,直到我离开的那天我打开那个窗透气,下午2点多,我发现对面根本没有什么窗,就是一堵墙。。。待我画下来给你们看

正文:

在广州租房子,那时候本来住天河,后来换了工作在海珠区,想着离住番禺的男朋友近一点我就选择了住番禺区,可是番禺区很大,为了便宜又离捷运站近,我在某8上找了一个500左右的房子,什么都没有,床都是很脏的那种,租在南站东涌村一房一厅只要360。。

由于先搬家还没买空调,异常热,其实离我男朋友坐公车还要一个小时,离捷运站也不是很近,房东说走路10分钟,骑单车10分钟,后来买了辆小电动车也是10分钟左右才能到达捷运站的。

搬家第一天我们先安装好床因为没窗帘之类的,又是5楼特别热,热的精神恍惚,我忘记当时为什么跟我男朋友吵架,也为什么哭,两个人抱头痛哭,非常压抑,我告诉他照顾好我妈妈然后我就想去死,他晃动着我,狂晃,然后我好像突然醒了一样,他说为什么说这种话。。。我也突然醒悟,心里害怕的很 。。。然后一夜无眠,隔天空调到了,安装好,一切好像恢复正常。

然后过一段时间我跟我男朋友又在那个房子里吵架,我拿着刀想桶自己,把他吓坏了,其实我自己没有想伤害自己的不知道为什么做出那种行为。。。总之住那房子的时候开始觉得不对劲的,男朋友也说很邪乎,但是因为买了套沙发,空调热水器,还有一些家私就不想搬走了觉得很累。

然后我就请了一尊菩萨,请人开了光,早晚都供香,总算清净了,但是还是非常热,那里经常断电,我总觉得这个房子很不妥,邻居还是不错的左右都是单身女孩子。年龄相仿。

住了大约半年,一天夜里我正准备入睡进房间,关了客厅灯,进一半想看看厕所灯关了没,结果我一回头客厅站着一个东西,差点没把我吓死,大约一个一米八左右的人形,身上都是看电视那种雪花,后来查了下应该是什么磁场类的显出来了我赶紧关门,自己躲被窝里给男朋友打电话,当时凌晨12点了,他赶过来,后来我们租期还没到觉得这房子不能住了,就搬走了。非常邪门。我不确定这个房子是不是凶宅,房子是那种自建房挺大的,房东是二手房东,我是第一批住进去的,后来那些空调热水器家私我都亏钱了,唉。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