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co2大人:

我反正是一直保持敬畏之心的……

有一次和朋友住宾馆,是楼道尽头的屋子(当时不知道这个说道)

晚上7点多我们入住的,进了屋我去蹲厕所,就在关上厕所门的一刻,明显感觉到,怎么说,异空间,空间被扭曲了的感觉

当然我没和朋友说。过了一会,她说跟我说个事,她和她妈妈以前住这间屋子时候(同一宾馆同一房间),她在厕所照镜子……然后镜子里她的背景突然扭曲了……

我靠 然后我就快吓死了好么!!!但是为了不让她更害怕,我依然没说我刚才的感觉。

结果那一晚,她倒是睡得舒舒服服……我一晚上没合眼……→_→


vampire:

去年准备买婚房,因为一手房大多都是期房,所以我和我男朋友就看起了二手房
当时有个房产中介说手上有套房子,价格很好康,而且是装修好的,房主急售,家具电器全留,一百来个平方才82万,我和我男朋友就一起去看了
中介带我们过去的,房主也在,进去一看确实装修什么都很好,我们很心动,参观的时候我看到主卧有两张床并排放的,觉得很疑惑,因为房主是个六十多的老先生,他说他一个人住,我们也没多问,然后他给我们介绍说衣柜里还打了一个保险箱,他说也是送我们的,很划算,还打开给我们看,看完一圈我们都很满意,房主就说今天能不能交订金,他就不让别人来看了,我们说要回去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最快明天就可以定下,然后就走了
出来的时候问中介,为什么房子这么好卖的这么便宜,中介说不知道
回去路上我男朋友跟我说了,感觉这个房子里有脏东西,因为我男朋友是道士,他说房主说有个保险箱时他脑子里浮现的是一颗人头,是个女人的,当时他吓了一跳,没和我说,说可能是外面进来的东西,到时候住进去净下宅就可以了
回去后我还是不放心,我说还是看看到底是什么,当时就打卦问祖师爷了,问出来也是这个房子不干净,然后后来让是兄弟看了奇门,说这个房子很阴,什么天网四张之类的专业术语,但是他也说是个女鬼,跟我男朋友看到的不谋而合
后来我们还是没买,我们猜是女房东在里面去世了一直没走,虽然可以把她弄走,但是我说以后住着还是会想起,就这样回绝了

右图就是奇门盘,不过这张不是当时的盘


杀死我的九八狗:

不能说是凶宅吧 就是现在想来还觉得头皮发麻的一段经历

高二的时候,老妈陪读,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后来妈妈上早班 每天早上很早就走了,我每天早上六点起来,因为是一楼,很暗,光线不好,我天天早上一个人在客厅饭桌上吃早饭,斜对着隔壁的小房间。(我跟我妈睡在隔壁,那屋一直空着)我老是感觉那个小房间阴森森的,脊背发凉,头皮发麻,真的有这种感觉,走路都不敢回头,我就跟我妈说:“妈我好怕,我每天吃早饭都感觉有什么在看着我,你以后走的时候把那个房门关了吧。”我妈大吃一斤,但她很快恢复镇静,转而骂我胡思乱想,神经病。

后来高三搬走了,我妈终于在搬家后的第一天,乐呵呵地跟我说:“其实那个屋刚死了一对老夫妇,那屋子柜子里都是他们的衣服,遗物啊什么的,我憋了好久现在终于能说出来了!”

我:“……”


阿什:

有人看就更一下第二个。

大学期间某个周末放学回家,老妈跟我聊起旁边楼门二楼出事了。二楼这家夫妻俩平时关系不和刚刚离婚,儿子在外地当兵,房子里平时只有女的自己住。可能是女人离婚后情绪比较抑郁,所以在屋子里自杀了,而且很久没有人知道,最后是因为楼道里弥漫了尸臭味,被邻居误以为煤气泄露而报了警。据说警察是破门进入的,不过第一个进入的片警估计没想到屋子里的阵势,于是“哎哟”一声又退了出来。女人是坐在入户直冲的客厅椅子上去世的,具体怎么自杀的我忘记了,好像是割腕加上另外一项,尸体已经腐烂。

后来大约过了半年,这个房子居然被卖掉了,买家是否知道这房子出过事我们并不知道。新房主是个男人,大概装修了一个月,入住的时候还放了炮,所以我们都知道这家又有人住了。高潮就在于他入住后的周末,我还在家睡懒觉,老妈买菜回家很八卦的把我叫醒,急急的跟我说“知道么,旁边二楼新搬来那家又死人了。”我立马醒了盹跟娘亲八卦。

原来这个新房主还有老娘,既然搬了新房很高兴,就把他妈妈接来小住一段。没想到老娘住进来的第二天就去世了。好像老人之前身体也不太好。等我下楼看的时候,楼门口贴了一张佛教类似经文表示有人去世的东西(我不信佛不太懂),然后剩下新房主独住这个房子,一切归于平静。第二个故事讲完。

以下为原答案

回答两发。
1993我五年级(一下子暴露了年龄,捂脸中……)老妈与舅舅们下海干个体,借用老舅家的门脸房开店,于是没房住的老舅搬入我家平房,而我们一家三口则借用姑姑家的一套老式一室一厅生活了三年。

之前是背景,主要说姑姑家的一室一厅。这房按说不算凶宅,只是风水不好,而且不是单这一套风水不好,而是前后两栋楼都有点。七八十年年代的楼不讲究朝向,所以姑姑家这是个坐南朝北的全阴房,终年不见阳光,冬天需要用塑料布把窗封住不然实在太冷。而等到开春揭开塑料布的时候又会发现一冬的潮气出不去,房顶上都长了霉,这在干燥的北方是很少见的。

房子在三楼,住进去之后一直觉得周边环境戾气很重,我家楼下一楼住着的老夫妇很厉害,尤其是大爷动不动就要骂街。二楼很潮,我家那个一平的老厕所貌似有渗水的地方,二楼厕所门口的屋顶总会滴滴答答渗出水来。妈妈去跟人家道歉过好几次,又修过我家厕所地面,还是不见效。四楼的两口几乎每天晚上十一点多必打架摔东西,有时候动起手来能听到人倒地的声音。

夹着一条小路的对面楼同楼层两室那家住着一家四口,有对双胞胎女儿,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夏天开窗的日子,总能听见一家四口打架的声音,以及姐俩动手开撕的声音。他家楼上住着另外一家三口和婆婆,那家小朋友当时只有几个月大正处在会爬又想站的阶段。同样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那个大条的阿么总是把孩子放在窗台上扶著窗站着,可能是他家床紧挨着床比较方便。妈妈一直说看那个样子很危险,结果没两个月悲剧还是发生了,有一天应该是周末,因为我还在睡懒觉,突然听外面大呼小叫,因为没睡醒我也懒得看。等到了下午才知道是那个孩子又爬上窗台,结果窗户是开着的,孩子直接落下四楼头着地,当时就没了。

这些都是这两栋楼的大环境,然后我家受到这房子影响的是我妈。娘亲是个超级乐观外向的人,大条不记仇又充满热情。她和我舅舅们的感情非常好,尤其是老舅,而且自己的生意自开业起就非常兴隆,一家人也其乐融融。可是自从搬到这个楼以后,妈妈的身体突然变得多病,之前她有血管性头疼的毛病,但也就是一两年犯一次的频率,在搬去那个房以后三年间多次犯病还有严重的趋势,什么发烧感冒就更常见了。再到后来,忽然有一天我妈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我老舅吵了一架,按我老舅的话说他都没觉得说了什么,然后我的亲妈就从此一蹶不振,竟然罹患了抑郁症。每天在家就是哭,觉得自己委屈,觉得所有人都不好,干什么都没意思,只一心想寻死。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开门看见妈妈在厨房做饭,厨房玻璃被热气腾起一片水雾,妈妈就在玻璃哈气上写了我和老爹的名字,我问她这是干什么,她说只有看着我俩的名字才能不去想死。那时候十几岁的我心里是相当惶恐的。

那时候我和老爹带着老妈辗转各大医院精神科,中医西医甚至连电击都试了,完全没作用。实在没办法了,我大姨说要不然带她去看看仙,然后就带我娘去了那时天津西站附近据说很厉害的一个老太太家。我妈和大姨一进老太太家门,还没说给谁看,也没说看什么,这老太太就盯紧了我妈,然后指着她说你住的房子不干净。当时把我大姨吓得大叫。然后老太太给了我妈一张黄纸,里面有些朱砂,又让我舅舅折了一点桃木刻了一把小剑放在里面,包好压在了我家床下。这段看仙是后来搬家的时候掀床被我发现了那个黄纸包,然后问了我妈她才说的,那会儿他们不敢告诉我。那段时间我妈的病也一直没太好,直到三年后搬家,住回平房后很神奇的我妈一下子就痊愈了,什么抑郁症还有对老舅的芥蒂,就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直到现在我娘又回复了从前的乐观开朗,跟我老舅依旧是最铁的姐弟。

另外在那三年期间,那间房的房主我亲姑姑莫名被三,他们夫妻俩感情一直都挺好,然后没多久我姑父突发脑出血,好在抢救及时现在没什么大碍了。我们搬家没多久,我姑姑就把这个房子卖了,貌似它对我家的影响也没再继续。现如今我姑姑和姑父的感情又和好如初。

每每想起住在那的三年,我娘总是心有余悸,而且很诡异的是时至今日我和我娘都会很默契的偶尔梦到那个房子,而且梦境也基本相同,不是那个房子着火了就是房子黑暗变成了死胡同,跑啊跑跑不出来。

后来那套房我家对门的邻居,一个非常大气的老太太,她的女儿是某知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师,她的外孙女也就是女儿的女儿从小聪明可爱,经常来我家串门。前两年我娘偶然去找老太太的女儿看病,顺便问起可爱的小家伙现在是不是已经上大学了,却发现已近五十的科室大主任瞬间崩溃,说女儿已经没有了…… 我妈大惊,却又不知道怎么劝,回来跟我说起让我俩唏嘘了很久。那么漂亮又伶俐的孩子,妈妈又是医生,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那个老太太也已经不住在那里了。

第一个事件讲完。


Eric Fu:

当年办手机号,营业厅人说末尾带4的号返300多块,因为谐音死,不好听。我特开心,买了个1314结尾的号,好记还便宜。

你们加油,我非常支持你们!


匿名用户:

来我们宿舍吧,恩,就是现在。上铺一直在有规律的晃床,,,他以为我睡着了?


兔肉:

这是我妈的事

在她小时候发生的事

她那个年代 队上是分房制的 许多地主家空出来的院子 就分隔开来配给人家住

她家去晚了 给分了一栋四合院里最角落的一间房子 那间房子是以前地主家放死人的

仆人死了 往里面放 家里人死了 也放在里面

这间屋没人愿意住 是最后一件空屋了 妈妈一家只好就住下来

住进去不久 家里人就开始生病了 她生的病最严重

胸口的肉 还有腰上的肉 一到某个季节就开始从里面腐烂 疼得她整日躺在床上 学也上不了(这是背景)

白天大人出去做农活 孩子们去上学 只有她一个人躺在家里床上 每到太阳站得最高的时候 先是老鼠吱吱从房梁上跑过 然后

她就听见有人垮过她家的门槛 之后 就是很热闹的脚步声此起彼伏 穿拖鞋走的 柱了拐杖的 小孩子乱跑的脚步等等

后来 她竟然还听见有人在拉厨房的风箱(现在估计很少有人知道带风箱的灶台了)

这些声音持续很久 她动不了 也不敢去看 就只能把头捂进被子里 直到大人们做完活回来 声音才消失

这样的声音 每天都会出现

我想 可能是那屋子里的老住客吧

———— ————

另一件事 是四合院其他人家的事

有一户人家住了两口子

住进去之前感情挺好 但是夫妻吵架是很正常的事 他俩也时不时的互相斗斗气

但最可怕的是 每次只要他们吵的稍微厉害点 就会有一个小女孩趴在他们的门槛(那时候的房子门槛有膝盖高 需要抬脚才能迈进去 妈妈住的房子一样是这种门槛)

问:“你们打不打秋千哟?(四川话 打既是荡)”

两夫妻最开始以为是别家的孩子 都在气头上也就没搭理 特别生气的时候就骂两句滚别地玩去(后来发现谁家也没有这样的姑娘 但架也不是天天吵 相隔时间久了总是忘了)

不过久了以后 他俩越常吵架 越吵越厉害 有一次妻子气得夺门而出 男的一个人留在家里生闷气 这个女孩又出现了 趴在门槛上

笑着问:“你打不打秋千噢?”

这个男的在气头上 也知道她是邪物了 冲着气就说:“打就打 我倒要看你是个什么鬼东西”

后来被做活回来的邻居发现 他 被吊在了门槛后的梁子上 还好发现的及时 救下来了


Iven.Tan:

我分享一个。当时住进去的房子是蝎子房,风水学说是其毒无比。但是我想借点特别运气。住进去后身体不好不能怨(自找的)。重要是一次老公先回国,我这边处理些事情再回去,由于家里少了男人,阳气不足,加上身体又不好。有天晚上我刚睡下,家里养的两只猫一直在抓卧室门,拚命叫。然后听到有人碰门上钥匙声音,接着听到卧室木地板有人故意重重踏的声音,然后直接踏上我的床,一屁股坐着我旁边(感觉席梦思都下沉了),然后看我睡觉。然后从第二天开始晚上都是灯全开猫猫陪我睡觉。好在第三天回国了。然后该到时候换房子就换了。风水很重要,阴房建议别考虑,我还尝试过画不同风水意义的画挂著特定位置研究会发生什么,我和老公都中招过,特别是老公知道自己发生的坏事都是我做实验的结果,后来对我挂画特别谨慎,然后我们家的画都不给我画,把我画的画全拿掉了,然后指定特定好运暗示的画,我说怎么结构,他画他挂。附上几幅,看大家有谁能猜出。



赵博宝:

这种问题,我怎么可以!不!回!答!
我们家以前超穷的(当然现在也穷),赶上工厂改制,我爸下岗了,我妈生意才做起来,本来我们跟着我阿么住一起的,但是因为家庭矛盾我们一家搬出来了,租住在一个小平房里。
那个时候我已经会说话了,但是不怎么记事儿,听我姑姑说有天晚上我睡醒了就哭啊哭啊,爸妈把我搁中间睡一般我是不会哭的,问我怎么了我说有个人,我爸妈当时并不在意。。。
后来才知道那个房东是个恶婆婆,儿媳妇老是忍气吞声的,反正经常是有气没地出,肝脏不好,久而久之就死了。
我生了好久的病,感冒咳嗽,小病,但就是治不好。。。
(我小时候还没有那个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了)
因为那个时候挨了太多吊针,导致我现在很容易生病。。。
我爸砸锅卖铁也要买个自己的房子,那时候房子跟现在比简直白菜价。。。
更恐怖的是当年我爸砸锅卖铁买的房子去年旧城改造拆迁了

——————————补充——————————
我爸执意要买新房子不是相信闹鬼,是因为知道那个儿媳妇得肝病死的怕传染,而且那一片区的痞子和市侩太多了,还有一些暗娼什么的。。。
但是我姑坚信不疑,还说有些鬼只是喜欢逗人玩,没有恶意。
现在我爸年过半百也开始相信鬼神之说了,我不是很相信,对那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现象持保留态度,酷爱鬼故事但还是心存敬畏,不知道等我活久见的时候会不会改变想法

我姑之所以坚信不疑其实是因为她遇到了好多事情都巧得不能再巧。
记得她给我讲过,说一个男人欺负了一个几岁的小女孩(后来明白是强奸)被抓紧牢里关了几年,出狱之后还是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有次偷到一家,被一个大叔发现了,大叔拿起铁锹就打,哪都没打伤,偏巧打到裤裆。。。
(小时候没听懂啊,就是因为没听懂所以印象深刻)
但其实还有好多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被抓到之后放出来,还是活得人模人样的,唉。。。


思老丝:

小白第一答

本人定位帝都,09年的时候为了离办公室近,租了北三环一个在立交桥边的房子。老式塔楼,一室一厅,东侧,南侧采光,房间比较干净,只有一点让我觉得有点奇怪,就是卧室的天花板上靠近床头位置,天花板上钉有一个铁钩子,我问房东,他支支吾吾也没说清楚,我也就没太追究,就把房子简单粉刷了一遍,也没要原来的家具,所有的家具都是自己带过去的,格局也是自己布制的,很普通。

房东大哥是个北京老大爷,号称有好多套房子,当时各种条件讲得也很痛快,我就迅速搬进去了。

从搬进去第一天起,我就开始失眠,其他的没啥,就是偶尔有时候总疑心觉得家里有贼,当时觉得是换环境睡不好。

直到有一天,我刚迷迷糊糊的睡着,忽然听见卧室的门把手发出那种很细微的咔咔声,好想有人在外面拧门把手。我一下就惊醒了,第一反应是屏住呼吸竖着耳朵听,那个声音又响了大概2–3声就没有了。

我当时就在脑袋里飞过一百种方案,然后莫名涌起一股怒火,我光脚下床,从床底下拿出我藏在那的5斤短把锤子,一声不响的走到卧室门口,贴著门听了一会儿,外面没任何动静,我轻轻拧开门,猛得拉开,顺手把灯打开,客厅啥也没有,我把厨房洗手间都转了一圈,确认了房门和窗户,都没问题,转身就往卧室走,就在一转身的刹那,妈蛋的厕所灯自己亮了,我当时头也没回,两腿发软,直接窜到卧室,锁上房门。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睡着了,早上起来,出门一看,厕所灯还是亮着的。

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过了不到一周,又是半梦半醒间,我总觉得有一个人坐在我床边,当时应该是没有睁开眼睛,而且我床边没有椅子之类的东西,就觉得有个人坐在我床边,一动不动,我壮著胆子使劲一睁眼睛,就感觉那个人也往前一欠身,等我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屋里啥也没有。我把灯都打开,从卧室去客厅看,一下就愣住了,厕所灯又是亮着的。

我原来一直是做工程的,生意原因颇认识几个风水大咖,我找来一个和我关系最好的,请人家给我来看看,我那个朋友刚走到单元门,就愣了一下,说,这个楼的位置就不行啊!要不你搬走吧,这个楼里肯定出不来有钱人,而且容易藏纳不好的气场,对生意不好,住久了也对你身体不好。

进到房间,我那个朋友拿出罗盘,就见指针狂颤,硬著头皮往卧室走,走到床头位置,我那个朋友语气都有些急了,和我说,这卧室有问题,你听我的,赶紧搬吧!住久必出事。边说边抬头,一下看到了头顶那个钩子,我朋友指著钩子愣了没说话,停顿了几秒,说,这个钩子上有脏东西,你赶紧吧!说完连坐都不坐直接就走出去了。

我追出去,锁上门,我朋友说:你再问问房东,或者问问邻居,这房子里肯定死过人,咱们这么好的朋友,话不多说,赶紧搬。

我那个朋友水准很高,我心一横,搬!就找到了房东,房东很痛快,说看在我粉刷房间的份上,押金全数退还。我好生吹捧了老大爷一番,然后忽然我问:叔,之前这屋里住那人后来咋办了?街坊邻居也都说个大概,到底是咋回事肯定是您知道的最详细啊!给我说说,说说。房东愣了一下,说:什么怎么回事啊?都谁跟你说啥了?我说,就比如那个钩子的事之类的。房东咳了两下,说:我TM也是长记性,以后再也不能租给这样的。之前就是一个南方的男的,看起来50来岁,挺有钱,说带着老妈来北京,我没多想,就租他们了,老太太80多了,一来就觉得气色不太好。人家一付房租就3年,一次付清,我就租给他了。谁知道丫租房子给老太太养病的,你之前是没看,他把这个卧室改的跟ICU是的,房顶那个钩子就是之前为了挂机器还是什么装上去的。我中间来看过两次,老太太都躺那了,我也没法往外轰人家,就这样吧。租房那个男的,还不错,雇了一个50多的护工一个妇女,照看他妈,他每天都来看一眼。可谁能知道,那个护工干了不到半年,一天下午脑淤血死在老太太前面了。租房那男的晚上来看她妈,进门先看见那个护工倒地上,再看老太太吓得够呛,可能中风了吧,躺那儿口眼歪斜,又是打110,又是叫救护车,折腾半天,后来没过俩三月,老太太也没了。这他提前就把房给退了,之前付的房钱也没往回要。我就把房子收拾了一下继续出租。之前也是一个小伙子,说是研究所,住了两个多月就退了,又租了两口子,不到半年也退了,这到你了,不错,仨礼拜就退,行吧。爷们儿,你也口下留德,别给我到处散去,我这房子先放一阵子再说吧!

这些年做工程走南闯北,也遇到好多有意思的人和事,以后再看见啥有意思的问题,再来答一答

分割线

————————————————————

说一个我朋友家的,前两天和她聊天说起我在Aorqu回答凶宅,我朋友给我说了一下她以前的家,吓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朋友原来在北京西南二环边有一个小的一居室,临近帝都的一个监狱。那个小区在2000年前后还算是个比较高档的小区(现在也还算可以)

她们的婚房就买在这个小区,我朋友瘦瘦小小的,说话也慢条斯理的那种,一直身体都比较瘦弱。据她所说从小到大时不常就能看见点不干净的东西,她都习惯了。

她和她老公刚搬进这个新房子不到一个月,一天夜里,她起床上洗手间,怕打扰她老公休息,她就没开外面的灯,只把洗手间的灯打开了。

等她上完洗手间洗完手的时候,人基本上已经完全清醒了。她家洗手间灯的开关在外面墙上,就在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几乎和她脸对脸,站着一对男女,男的穿那种九十年代卡其色条绒西服,里面穿了一个白色有格子的衬衫,系了条红色的领带,我朋友个子矮,看不见那男的脸,基本上是就看到脖子位置,她也没敢抬头,那男的旁边是一个和我朋友个子差不多高的女的,也是比较瘦的那种,穿了一件红色的宽肩西服上衣下面是红色的西服裙,带着个红盖头,手里拿着一束塑料的红玫瑰花 。我朋友不敢看脸,对视了足足好几秒,她腿一软,直接坐地上了,捂着眼睛不敢动。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朋友偷偷抬头看,发现啥也没有了,她也没和她老公说(据说她老公比她胆子小多了,怕给他老公吓著),就赶紧跑进屋睡了。

她那天给我讲的时候,吓得我屁滚尿流的,她说:当时第一眼,就觉得那两个人是去结婚的。

这是第一件事

后来又有一次,也是半夜,她老公可能在做噩梦,在床上又蹬又踹,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她就被吵醒了。她试图把她老公叫醒,又不敢开灯,怕晃到,下床把卧室的窗帘给拉开了,当她转身往床上看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黑影从她老公床边“嗖”一下就蹿到客厅里去了。

我那个朋友当时一愣,第一反应还是先去看她老公怎么样了,就看她老公已经翻了个身很平静的睡着了。

我朋友当时的反应就是慢慢的走到卧室房门那边,也没敢往外看,就把卧室门给关上了,她回身准备绕到床里侧继续睡觉,妈蛋的一转身看见她睡的那一侧床边有一个“站着”的黑影。

我朋友就愣在门边了,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了几秒钟,黑影没了,我朋友就在床上坐了一晚上。

我朋友就因为这事,还专门和邻居打听了一下,可由于她们这个房子是一手房,她们是第一批住户,而且除了挨着监狱之外,其他的住户也不清楚这个楼原来是怎么回事,我的朋友在这个房子里住了三年多,她说后来还有过几件事但她都记不太清了,只有这两件事因为把她都吓坏了,所以印象深刻。后来因为生小孩,买了一个大房子,这个就转手卖掉了。新的大房子在崇文门附近,一切都好,到现在几乎啥也没发生过。

忽然间记忆恢复了

分割线

————————————————————

帝都东四环外,挨着莱锦创业园的一个小区,此事亲身经历,有远洋那边的链家小哥和链家小姐姐作证。

我一个朋友要来北京工作一年,要在这个小区内租一个一居室,我和我们共同的几个朋友全都住在这个小区和临近小区,我不用坐班,所以找房的事由我来帮他找。反正都在一个小区内,也不麻烦。

我们那个小区租金很贵,一居室60平左右,一个月6300,就我了解基本上没房。我找链家小哥问了一下,没想到小哥说,我们小区内有一栋楼里,同一个户型的3套一居在出租,最贵的一个月6300,便宜的才5800。我说,咱们今天下午就去看房,三套都看。

那个链家小哥和小姐姐两个人带我到了那栋楼,先从最高的那套看起,一打开门,我就脑袋嗡一声。本来就是东北朝向的房子,里面拉着厚厚的窗帘,链家小哥几步走到阳台把窗帘拉开,那么小的一个客厅贴著满墙的粉色,红色大牡丹的墙纸,深红色的真皮大沙发,还有一个养了好几条那种通红通红的鱼的鱼箱,亮着一个绿油油的灯。卧室也是大牡丹墙纸,深红色床头的床,深红色的衣柜,我连问都没问,扭头就走。

同样户型,第二套,还算正常,但是房间情况特别脏旧,很难想像得啥样的人能把房子住成那样,不满意。

高潮来了

最后一户,6层。首先说一点哈,我们小区都是精装交房,门都是统一的密码锁。我们一行三人正常按密码进门,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挨着墙有一个半人高的那种德国大狼狗的陶瓷像,还挺真的,只不过因为太大了,不然绝对会认为是真狗。我们三个都“嚯”一声,绕过去了。这套房子里几乎没有任何家具家电,可感觉各个角落都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让人觉得有点奇怪,又觉得是房主搬家时不要的东西。

链家小哥和小姐姐给我介绍,说房东自己没住过,一直是出租的。

我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看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上面都是好多灰。我先是往阳台一看,落地窗地上冲著外面是一对不太大的铜麒麟,阳台栏杆上还有一个红线拴了一串小小的那种铜镜子,铜钱,铜剪刀,还有些别的。我心里开始发毛。走到墙角一看,每个墙角都有一小堆大米那样的东西,卧室窗户上贴了一个就信封那么大的一个符,卧室飘窗的两个角上各有一个小铜镜子,我的妈呀,我就和链家小哥和小姐姐说,不看了,咱们走吧!

当时链家那个小哥和链家小姐姐说,房东交代了,屋里东西都不要了,还得给他把房子打扫一遍,人家还给了咱们店300块钱说做保洁用,咱今天来都来了,先把这个狗抬下去扔了吧!放著碍事。

我不好意思让小姐姐动手,我和链家小哥一起把那个大狗的陶瓷给抬到楼道里了,打算一会抬下去扔了。

我们出来,链家小姐姐最后关门,结果,门无论如何也关不上了,锁缩不回去了,就好像已经把门撞上从里面反锁那样,锁芯怎么都回不去,门就卡在那关不上。链家小哥说,可能是密码锁没电了,我就帮他们把电池盖拆开了,拆开的一刹那,密码锁开始嗷嗷报警,全楼道震耳欲聋,我一下就慌了,下意识把里面的电池全拆下来了,警报停了,我稳了稳,说给物业打个电话,找人过来修一下锁吧!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密码锁警报又响起来了,我一懵,因为四节电池还在我手里攥着呢。就这么完全没电的情况下一直响。我立马和链家小哥说,赶紧,把狗抬进去。我和链家小哥马上抬着狗放到了屋里,原来的位置。

神奇了,我把手里的那四个电池又给塞回去,警报继续响了一两分钟,自己停了。我也不管链家了,我掏出手机就给物业打电话,说赶紧找人来修锁!

于是,我们三个垂头丧气的站在走廊里,那个门就那么掩著,等著物业来人,这时候链家小姐姐说,我想去洗一下手,刚才扣锁芯手上有点油泥。我和链家小哥哥说你去吧,把大门全打开,我俩在门口看着你。小姐姐进到厨房里,洗完手一边甩手一边往外走,顺手把门拉了一下,门锁上了………..

我们仨都愣了,谁也没说话,直接坐电梯下楼,到了楼下,我给物业打电话说,锁好了,不用来人了。然后我们仨谁也没提一个字,仓皇逃跑了。后来我朋友也没租在我们小区,我在小区里遛狗都绕着那个楼走。

新故事来啦

分割线

————————————————————

我一个大哥给我讲的他的事

我那个大哥是二商集团的,07年前后他被调到天津去做天津那边的总经理,公司出钱给他在天津租了一个房子,位置貌似在和平区那边。

我那个大哥是个资深佛教徒,而且很牛X,什么大悲咒,各种咒,普贤菩萨行愿品,观音菩萨那个小薄本的经,啥的,全都是倒背如流。

总之在我们看来就是一个大写的牛X。平时脖子上挂著一个无数高僧大德开光的佛珠,有事没事就拿下来,一边摸著一边嘴里小声念著,我们凑一起聊大天,他也念著,挺好一个大哥。

到天津新官上任第一天,晚上回到住处,早早就睡了。

睡到半夜,大哥忽然一下就清醒了,就是那种完全清醒,此时大哥想透过窗帘缝看看外面啥天色了,这一看不要紧,大哥的床脚处,背对他,坐着一个全身赤果的女的,头发到肩膀。一动不动的坐在那。

大哥说:你们是不知道,我当时浑身血都凉了,躺在床上瞪着眼睛,连眼皮都不敢眨,心里就说,你可千万别回头,千万别回头。

大哥说,他自己控制不住的全身抖,忽然大哥想起来了,在被子里偷偷的把脖子上挂著的佛珠拿下来了,攥在手里,心想念个啥咒,佛力加持一下。

高潮来了!

大哥原话:靠TM的,你敢信,我手里攥著佛珠,之前背的所有的经啊,咒啊,TM一个都想不起来了!就连一句阿弥陀佛都想不起来了,我就在被子里抖,还不敢闭眼,拿着佛珠心里就念,你快走吧!无冤无仇的,我也是第一天到,你可快走吧,可别在这坐着啦……

大哥自己义愤填膺的在那边说,把我们这一票人给乐的,都要疯了!满地打滚。

大哥说,差不多得都至少半个小时,大哥忽然想起来他的带头大哥了—-观音菩萨,但是想起名字了,经和咒啥的依旧不记得

他就赶紧拿着珠子说,观音菩萨保佑啊,赶紧让她走吧!别在这坐着了,吓唬我也不解决问题啊……

当时是早春3-4月份,差不多5点多天开始亮,大哥盯着床脚那个背影慢慢变淡,最后没了,整个过程两个多小时.

第二天,大哥直接和集团辞去了天津的职位,再次回到北京,直到前几年退休,都没再去过天津。

又一个新听来的故事

分割线

————————————————————

我朋友的倒霉同事

以下简称陈姐

陈姐老公是国企的一个中层干部,早年间公司统一分房,在帝都的北五环外,一个叫上地的地方。

她老公级别可以,分的是那种一梯两户的单元楼,130平左右,两室两厅,他们家是01户型,对门是02户型,楼总共15层吧,她家6层。

陈姐搬进去时孩子2岁半,基本上好多话都会说了。他们为了训练小男孩从小独立,让孩子单独睡一间卧室,他们发现孩子从第一天起就哭闹的不想住,没办法只能继续和他们一起睡。

白天的时候,陈姐发现,她家小孩哪怕是追跑打闹的时候,一靠近小卧室,就马上变得特别紧张,转头就走,哪怕妈妈陪着,也不愿意进小卧室,陈姐也没多想。

后来,小孩子连自己去洗手间都不敢,洗手间挨着小卧室。每次陈姐就陪着孩子在洗手间里。

一个周末,孩子想拉粑粑,就叫上爸爸去洗手间陪他,他爸就蹲在孩子的小马便盆前面陪着,忽然间,他家小孩说:爸爸你往后一点。他爸说:好!就笑着往后挪了一下。小孩又说:爸爸,再往后一点。他爸就笑着说:为什么呀?他家孩子说:我不想让那俩小人踩你拖鞋。他爸听完就说,没有小人,宝宝看错啦。他家孩子说:都赖你,小人跑出去了。

又一次,他爸爸问孩子,咱们家好不好呀?孩子特别低落的说:不好。他爸问,哪里不好啊?孩子说:咱家的尾巴不好。他爸说:咱们家哪有尾巴啊?孩子忽然指着他的小卧室说,小屋有尾巴,有个蓝色的尾巴….

陈姐和她老公这段时间也觉得不舒服,但也不知道有啥问题。

结果她家就出事了,先是孩子生病,花了一大笔钱,然后他老公公司内部有纷争,遭到排挤,被边缘化了。陈姐的公司忽然要裁员,没想到陈姐第一批。

短短一年内,破财,生病,家里就没消停过。

有一次,他们带孩子去阿么家,晚上准备回去了,忽然孩子抱着他老公的脸说:爸爸,咱们今天住阿么家吧!他老公说,为什么呀?咱们回家多好,阿么家住不下呀。孩子说:那咱们去住宾馆吧!他爸爸说:为啥不回家呢?孩子说:我害怕,咱们家不好,我不想回家。于是大哭。

没办法,硬著头皮回到家,就这样继续凑合住着。

后来他们逐渐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刚开始没注意,就是,但凡是住01户型的同事,陆陆续续家里都出了事情。有挪用公款被抓的,有在过年期间代表集团去外地分公司慰问时猝死的,有外出吃饭莫名其妙被人打了落下残疾的,总之好像住01户型的人家都特别背。她老公被调到一个特别不好的部门还算是最轻的。

再看02户型,有中层干部多少年没有升职了,忽然收到公司委派到香港公司当一把手的;有觉得自己学历不行,一大把年纪忽然考上博士的;还有更逗的,就是爹妈家本来在北京郊区,住得好好的,结果忽然被规划了,摇身一变成了拆迁大户的。总之02户型的人家基本上都是平步青云型,01户型的都比较惨。

但当时他们也没想过搬家,直到有一段时间,他家小孩忽然变得特别粘人,恨不得粘在爸妈身上。而且在客厅呆著,那怕是看动画片的时候,都是侧坐在沙发上,扭著头用余光看电视,陈姐问他为什么这个姿势,孩子特别小声的说:妈妈,门口小柜子边上总站着一个阿姨….

把陈姐吓得够呛,赶紧让孩子别瞎说,但是自己也怕的不行。

有一天,陈姐老公说当天早下班他回来做饭,于是陈姐就带着小孩在家里玩。她老公185多的个子,身材比较健壮,怕炒菜的油烟飘到客厅,就一个人关在厨房里做饭。陈姐看饭差不多了,就开始简单收拾一下小孩的玩具和餐桌,做好吃饭准备。

就听他老公使劲拽了几下厨房门,然后“啊!”的一声大喊。陈姐吓一跳,跑到厨房门口一看,当场就吓哭了。她家儿子的小手除拇指外的四个手指挤在厨房的门缝里,孩子一声不吭,仰著头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爸,小手血流如注,门缝,地上,袖子上全是血。孩子一声不响,就那么看他爸。

他们夫妻顾不上别的,抱起孩子去医院,那时候是下班晚高峰,上地那块特别堵,他们开了将近40分钟车才开到临近的比较大的一家医院,一路上孩子一直没出声。直到抱着孩子跑进急诊室,孩子才哇的一声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医生诊断,四个指头粉碎性骨折。

陈姐埋怨她老公,说怎么这么不注意。她老公说:我在厨房里做饭,门关得好好的,我这边刚开始炸鱼,一转身,门开了个缝,我也没多想,就过去想把门给拉上,使劲关了一下没关上,又使劲关了三四下,还没关上,我这才上下一看,才看见孩子在门那儿呢……

后来,陈姐和他老公商量了一下,住回了之前的旧房子,她家也一点点的又好起来了。

过了好久,一次陈姐问她家小孩,说,你那天为什么跑到厨房门口去呀?而且你是怎么够著厨房门把手的啊?

她家孩子边哭边说:不是我开的,是站小柜子边上的阿姨打开的,我就是去看看爸爸,刚看见爸爸,那个阿姨就摸我头来的,后来我就去医院了……

后来陈姐她们等了几年,那个房子可以卖了,就赶紧把房子卖掉又换了一个别的房子。

再楼来听陈姐说,貌似01户型的同事,陆陆续续把房子都卖了,现在02户型的同事,个个有头有脸了,01户型的,自从搬走,也才慢慢变好。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