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问题描述:凶宅主要包括这三方面: 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发生过灵异事件且闹得沸沸扬扬的、“风水”、格局很不好的。 请住过的人说说体验。网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说,感觉太假了。 另外,本来传说闹鬼,但经过一番努力发现闹鬼原因的更欢迎分享一下。
, , , ,
惊天动地小碧池:

先介绍一下所谓凶宅背景

13年的时候,我们这边出了一个案件。

几个国中生在酒店的房间里把人淋上汽油,用电棍点着了。受害人浑身是火从四楼跳下,当场死亡。

当时这事儿在我们这里闹的沸沸扬扬。

我虽然当时不在老家,但是却比一般人要清楚。因为受害人是我一个哥哥的儿子,按辈分该喊我一声叔。

时间到了16年。我离婚了,就一套毛坯房还要现装修,所以住了两个月的酒店。

当时开房的时候根本没往这些方面想,直接要了一个套房住了。

关于这个房间吧,其时我也是有吐槽的

在住酒店的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呢?​图标

这是刚入住第一天晚上拍的,当时觉得蛮有意思就拍下来了。(这个回答是之后写的,手机里有照片就发到Aorqu上了)

因为没开灯,显得有些阴森。

实际效果呢,其实更他么阴森~!你想想就一面墙向阳还弄成这样,采光能好得了才怪。

住了小半个月,有一天突然想起来了:上次我那大侄子出事儿就是在这家酒店啊。

当时心里还琢磨呢,不会那么巧是一个房间吧。

于是给我老爹打了个电话打听了一下。老爹因为帮我那个哥跑过法律程序所以记得很清楚,明确的告诉我是4005。

我一听,卧槽,我住的是4006,就在隔壁啊~!心想明天要不要找服务员开一下门,去隔壁看看,也算是当叔的尽点心。

可第二天出门一看,根本没他么4005好么?房间号从4003直接跳到4006。

而且更有意思的是:整个四楼从4001到4010全是标准间,就我住的4006是套房。

好了,到了个人推断时间了

这还有啥好推断的啊?酒店房间号一般都没有4,所以本应是4004的房间之前被标为4005。而4005出事儿之后,酒店为了消除影响把出事儿的标准间跟隔壁的4006整合成了一个套房。这用脚后跟都能想明白好么。。。。。。

我这人吧,天生的就是不信邪,对于怪力乱神之类的玩意儿从来都是当解闷儿的佐料。

也没吵著换房之类的事儿,就是有时候会拎点水果之类的回房间,放在卧室的桌子上。

无聊的时候也会对着空房间瞎扯淡:

我说XX啊,不是当叔的说你,你说你老老实实的上你的学多好。非要跟人瞎胡混,结果出事儿了吧?你都不知道你爹妈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反正都是些摆长辈的架子说教吧(其实我也就比那个侄子大十来岁而已)

有时候也拿着摆在桌上的水果,对着空房间说:爷们儿拿你个苹果/香蕉/橘子吃啊。

洗澡的时候也会调侃两句,爷们儿洗澡了啊,别瞎看。

往酒店带妹子之前也会扯淡,小小年纪看看就行啊,别学坏了。

我这个大侄子,本身属于未成年横死,主犯又因为某种关系未被制裁。据网传的“经验”来说,属于极为容易出事儿的类型。

而我做了几乎所有跟网传“禁忌”符合的事儿,比如和死者有一定关系啦,跟死者聊天儿啦,教育死者啦,吃贡品啦,光屁股啦,啪啪啪啦。。。。。等等等等。

而我在这个所谓的凶宅住了俩月,期间并没有发生过任何奇怪的事情。(除了挂在窗户把手上的衣服被吹掉了)

所以说呢,我个人觉得吧。

“凶宅”的诡异事件多半都是些心理因素在作祟,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然了,只是一个共产主义革命战士的个人看法而已,接受不同意见)

最后,认为我在“分享刚编的故事”的朋友。请直接点返回,不用专程评论刷一下存在感。


油炸的蚕豆:


小生:

我有两次鬼压床经验,不一定是凶宅,应该是风水不好。
1对面是个医院,半夜我睡觉时听见床底下特别响的咣当一声,我醒了,虽然我是被那声弄醒的但是那声音不实在(不知大家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就是那声音不太像真的,因为我家里别人没有听见就我听见了,但是声音又特别特别响。)。然后我想起来起不来,感觉就是床底下伸出来只手,有人摸我的脚和腿,一直摸,我一直出冷汗。喊也喊不出来。眼前花花绿绿的看见一堆人啊骷髅什么的。
2在济南的一家酒店,半夜感觉有人掀我被子,但他又掀不起来的样子,然后一直摸我的头,我也是一直出冷汗,和上面一样。
我这人是真的见过鬼,当然我和谁说都不信,其实我自己也觉得太不科学了,算命的还说我八字里招这种,不让我去暗的地方坟地之类的,要穿红。谁知道呢,太玄乎了。


隔壁老王道长:

凶宅没住过,凶酒店住过不少。

某地某古老的洋人酒店,或许是因为后来城市建设的问题,已经地处很凶险的地方,再加上内部格局有问题,非常容易招些不干净的东西。当天到了酒店已经半夜,要不是第二天办事的地方离这里近,我当时都想换酒店了。一近酒店大堂,一群“好朋友”闻风赶来与我打招呼。

匆忙办了入住到了房间,简单给房间做了清宅就倒头睡去。睡到半夜,“好朋友”们在门外哭泣,我一听声音,好家伙,一个两个的我还能帮帮你们,你们这一大群,不搞个法会也帮不了你们啊,于是继续睡。

又睡了没多一会,有个胆大的“好朋友”溜进房门,对着我又哭又喊,最后没办法了,我哭着对他说:你不能看我是个道士就欺负我啊,哥们儿正出差呢!你们再吵我就走了啊!好朋友没办法,带着他的小伙伴去酒店楼梯呆著去了。

第二天办完了事退房的时候,我和前台小正妹随意聊了几句,对方说没听哪个住客说过酒店闹鬼,而且他们老板是无神论者,从来不会做封建迷信的事。我心说,好吧,算老子倒霉。

还有一朋友,找我要了个金属制的护身法器,每天戴在身上,唯独有一次出差忘记戴,当晚就吓个半死。

他当晚一点钟睡觉,刚一关灯,就听见地板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就像有人走在了年久失修的木地板上。再一开灯声音全无,再关灯声音又出现,反复了十几次后他开始百度,搜了半天没有找到令自己信服的解释,于是给我发微信求助。那时候我早已睡着,我这人睡觉从来都是关机,他给我发了无数条微信,打了无数电话还是没能用念力催促我起床。我现在想起那些微信还想笑,他用极度惊恐的声音问我:老王,你能不能视讯抓鬼?!

这朋友半夜吓得不行,穿着裤衩背心冲到酒店大堂,刚报完房间号,前台就问他需不需要给您换房?朋友当时吓得快晕过去了,质问他们是不是黑店,酒店闹鬼也不跟顾客说。后来朋友换了房间,并在酒店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回去拿了行李,所幸新房间一夜无事。

从此以后,这家伙每次出差入住屋间以后都要跟我视讯,让我看看房间是不是有问题。

我烦的受不了,告诉他:以后进了房间心里默念,我是老王道长的朋友!

认识我还怕鬼,怕个鬼啊!


野生闺蜜黄小舞:

凶宅倒是没住过。

不过奇异的事情和东西倒是看得多。

小时候,大概五六岁的时候,在乡下住着,有一次和姐姐妹妹们一起在山脚边玩,山是一座小坟山,上面埋著的都是本家,我清楚的就有我的太阿么。

那一次玩着玩着就看到了一个穿着清朝长衫、长辫子、戴着帽子和圆眼镜的老头走出来。

姐姐妹妹们自然是没看到。

我看到之后立马就跑了。

路上碰到一个邻居的婶婶,跟她讲了这个事,她说我瞎说。

事实上,姐姐妹妹们也没见到。

第二次是在第一次一个人租房子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总是梦到一个老太婆。也不说话也不干啥,就是看着我。

后来我住了两个月不到搬掉了。

临走时连房租和押金都没要。

后来房东把钱打我支付宝上,并跟我说,不要乱讲话。

第三次还是一个人租房子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已经到了一种境界,就是“我不碰你,你也别来犯我,哪怕你躺我边上,只要不伤害我,我也就无所谓“的心态。

那一次住的房子倒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那个小区是个回迁房,经常有老头老太挂了,小区广场上就开始办丧事,路边也经常有人在烧纸钱。

这不马上到了七月半,肯定又有很多人烧纸钱了。

那个时候我在专心写书,经常是昼伏夜出。白天睡觉倒是很舒服,没人打扰,也没孩子吵闹。到了晚上就不好了。由于这个小区很便宜,离夜场集中地又近,所以很多夜场的人住在这里。因此到了晚上,小区里就变得很热闹,又卖夜宵的,也有化妆做造型等等。有一回我写到了三点多,饿了,想找点东西吃,无奈家里又没吃的了,楼下的便利店也关门了。于是我穿上衣服出门,我住的那一栋楼到小区门口的热闹夜宵街,要穿过那个广场。

又是十月份天气冷下来的时候,又是半夜,冷风嗖嗖的,我裹着衣服想快点跑过去,没想到还是碰上了。

一个老婆婆跟我说,让我别过去了。

我没搭理她,心里默念著,只要到了有人的地方就好了。

但是广场很大,即使跑过去也要三分钟时间。

一开始我努力让自己快点跑到门口有人的地方,但是跑着跑着总觉得走了很久。

于是我想到书上看到过的一种让自己清醒的法子,就是掐指尖,要么咬舌尖,这两者都是连心的,我狠狠地掐了自己的指尖,又咬了舌尖,直到舌尖被我咬破有一丝丝血腥味到嘴里,才让我清醒过来,原来我一直在广场中间没走出过,清醒后我赶紧跑到了小区门口。

那一夜我再也没回家,在小区门口的保安室蹭了一晚上。保安还以为我来搜集素材的呢,因为在小区里住了快一年,白天出门买菜什么的都认识。小区里的菜贩、水果店老板和保安大多知道我以写作为生。

后来我也没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而是找了个时间搬走了。

听说那一片也马上要拆了,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吧。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比较能够感知灵异的人。

但不知道为何如此。

比如说,去到一个并不太“干净”或者风水不太好的地方,我会起鸡皮疙瘩,严重的,还会打激灵。不过听说我有这么个特异功能之后,很多朋友在租房子或者公司选址的时候都会让我去感受一下。

最深刻的一次是和师傅一起出差,在河南许昌。

当时去见一个客户谈生意,到了许昌是晚上十点多。

我和师傅两人被安排在许昌当地唯一一家酒店。

当时快十一月份了,晚上冷得快,从市里到县里的路上,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车和人。

到了酒店,却发现大堂里坐着很多很多人。

有抽烟的大声喧哗的讨论生意的,等等很多人。

我和师傅在前台登记了上楼,出了电梯我就感觉很不舒服,但是说不上来哪里不舒服,当时师傅还安慰我说,没事的,这里就是破了点,旧了点,加上地毯是红色的,灯光比较暗,我感觉不好也是正常的。

没想到到了房间,一打开就是一股子霉味儿,就像很多年没人住的那种味道。师傅进门,我没进去,他叫我,我说不敢去,后来师傅也被我说得不敢住了,我俩下楼去换个房间,到了前台,前台小妹正在打瞌睡,大堂里却空无一人了,我和师傅上楼不过十分钟时间,这里的人走得也实在是快,连空气都迅速冷却了下来。我和前台小妹说,这里人都很晚谈生意吗?这么快都谈好了走了?小妹说,哪里有人呐,除了你们从市里过来的,十点以后就没人来过了。

我去。。。。当时我和师傅都吓了一跳,但还是镇定住,让前台换了房间。

但前台说没有房间了,所有的房间都已经住满了,当时我们开的是两个房间,一个不能住,自然我就舔著脸跑去跟师傅住。跟师傅倒也不是第一次一起住,哪怕以前只有一张床得时候,我也和师傅两个人一起住。他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所以并没有什么问题。

到了房间,师傅让我努力地感受下这里有没有不干净地东西。

我感受了一下并没有让我觉得不舒服地地方,于是就安心住下来。

第二天见到客户,跟他讲起这个事,他立马失了神色,说,那个酒店五年前曾起火有人丧命。但不知是不是我们住的那个房间。至此,第二天晚上,我和师傅不顾路途遥远,执意回到市里住。

很多时候,鬼神之说并非空穴来风,只不过我们自己问心无愧就行。


Aorqu用户:

答主上Aorqu不多,答了一波自己都忘了。


再讲一个。

我有个堂哥,在我出生前,他夭折了,当时他8岁左右。十分调皮。放学路上,我家是他的必经之地。然后再往前走大约三百米,是他家。中间路边有一个最多到我小腿的浅坑,是那种里面长满了大树,因为地势低,下雨的时候会蓄水,然后水会在里面存很久,所以一直到我长到十几岁,印象中那里总是有水。

我的堂哥夭折前半年左右,突然对那个坑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家人很多次发现,他每次走到那个坑那里就惊恐万分,哪怕身边有大人都没用。他总是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他家,然后猛地插上门,然后隔着门缝往外看。

家人问过他很多次,他总是摇头不说。然而也没人真的当回事儿。

然后那天他放学,习惯上先去我家玩儿。当时刚下过大雨,我家房后五十米远的地方,一个水坑里蓄了很多水——一直到我们小时候还喜欢在蓄水的时候跟着大人去玩儿,这水坑最多二十平米大。

我大伯——堂哥的父亲,当时也在我家玩儿,以及我爹,说要去水坑里洗洗。堂哥也跟了去。这些年父亲反复回忆,说堂哥下去就没影了。他和大伯立刻下去捞,然而死活找不到。当时在坑里玩的人很多,大家同去捞,两边村子的人都来了,基本坑里人挨人,挤满了。但怎么都找不到我堂哥。后来大家全放弃了。我大妈已经赶来,在边上哭。

我爹不死心,站了一会儿,又跳下去,直接一把就抓到了我堂哥。可是已经晚了。


下面继续。为方便大家看,我在原答案下设分割线后继续。

我觉得我老家的房子有点算是凶宅了。

一直住到二十几岁搬离之前,我几乎不敢一个人在家,越坐越觉得瘆得慌,那是发自内心的恐惧。我姐姐也有这种感受。我们俩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谈起来老宅的怪事,都会忍不住哆嗦,忍不住毛发倒竖。我俩不是胆小的人,不待在老家的话,是敢经常一个人半夜里看恐怖片的人。

我一直认为,身体感受到的恐惧才是最可怕的,因为身体最直观,最不会掩饰。

亲戚家的两个幼童在我家寄养过,某一段时间,他俩经常突然爆发性地大哭大喊,到处躲藏,说是有狗!有狗!但是我们家从不养狗,也从没养过狗,并且当时家里的院子是插著门的,很大的院子。而且诡异的是,他俩就指着你的面前,躲在你的身后,头埋在你腿里,小手指指著,说狗就在你面前。然而你却什么都看不见。

一天中午,我大约十几岁吧,午睡醒来,惊恐地发现,家里就自己一个人。家具仿佛都在窃窃私语,从各个缝隙窥探,惊叫着撞开门,跑出去的时候,发现一条蛇挡在面前。这个不算灵异吧,顶多算是恐惧。

我姐姐曾半夜里突然醒来,听到诡异的三声脚步从耳边经过,不多不少,正好三声。她说,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恐惧得身体都僵硬了,连气都不敢喘,也不敢出声。早上醒来问,并没有谁半夜起来。而且,脚步声为什么只是三声?凭空出现,凭空消失。

我父母和堂哥大白天在院子里坐着,听到脚步声朝他们走来,真真切切,就在身边,然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堂哥抄起一根棍子大骂,脚步声随即消失了。

我现在写着都觉得汗毛倒竖。

还有很多很多。

有人看我再补。


也没按顺序讲,想起来什么讲什么吧。

我大约五六岁的时候,傍晚时分要蹲大号,但是农村,厕所修在外面,我妈觉得我还小吧,或者是别的原因,我也不懂,反正她不让我去厕所,而是让我在院子外面的墙边蹲,然后她去做饭了,让我蹲完了叫她来收拾。

当时天刚黑,暮色刚上来的样子,我们是山村,住户本来也不多,每户的宅子都很大,住得比较稀,离邻居家的院子,我蹲的地方离最近的邻居家的院子大约二十米吧。

我蹲下来,百无聊赖,四下张望,右手边,大约五六米远的地方,一个奇异的景象吸引了我(我能说我现在打出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吗?),那里树木茂盛,树下有一个麦秸垛,我清楚地看到,麦秸垛好像是透明的、空心的,正中央有一盏金色的灯,往外发出柔和的光,照在周围的麦秸上。当时并不觉得恐惧,而是十分好奇,立马扭头大声喊我妈。我妈狂奔而出,她跑出来我给她指的时候,啥也没有了,就一个普普通通的麦秸垛。我没看见它是怎么消失的。当时惊讶万分,为证明自己没有撒谎,语无伦次,我妈一言不发,拉我起来连擦都不擦,直接把我抓回家了。

后来长大了问我妈,我妈坚持说,你眼花了,你记错了,说小孩子家记得啥!!!


接着仍然讲一个我自己亲身经历的。

我们搬家了后来。搬到一百多里之外的地方。第一次回家的时候,睡觉之前,我记得脑子里闪了一闪,“搬了这么远,老家的怪事应该不会再有了。”

那天睡觉之前,跟我妈坐在那里聊了一会儿。中间提起了一个堂姐夫,我们还没搬离老家的时候,他出车祸去世,当时他才二十多岁,我才十多岁,很好很好的一个年轻人。我们唏嘘感慨了一会儿。

上床之后,我还又自己感慨了一会儿,感慨他去世之后,堂姐生活发生的巨变。然后关灯睡觉。躺下之后,我发现我妈给我准备的枕头太高了。我坐起来,拉开灯,拿过自己刚脱下的保暖内衣,叠好,垫在自己的头下当枕头,关了灯,又躺下,然后发现有点硌,不舒服,我记得自己当时很不耐烦地在心里想,“算了算了,啥也不垫了,凑合凑合算了。”然后用手去想把衣服拨拉一边,可是一伸手,没摸到衣服,衣服没在我头下面。当时就惊了。立刻坐起来,拉开灯,发现衣服在床边。

我不知道这算是记忆出错还是别的。但当时真吓疯了,因为这个堂姐夫去世后,家里几个人讲过关于他的灵异事件(抽空更)。


下面这个,就不存在记忆错误的可能了。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搬家后我姐姐第一次带小孩回家。夏天。

跟我妈聊完天,我妈去睡了,她打算去个洗手间——先说一下新房格局,院子,进了院子有一道总房门,进了这门是客厅,客厅右手边是我父母的房间,和客厅一条直线。再往里走是另一排房间,我姐住最西边,中间一个空房间,然后是洗手间,在我父母房间斜对面——小孩已经睡了,在她房间里。

她在上洗手间的时候,突然听到她的房间传来三声脚步,不多不少,又是三声。她说,当时第一反应是去看小孩——怕是偷小孩的。疯了一样冲出来,先冲到小孩睡的房间,发现在床上安睡,然后冲出来跑到客厅,一个人也没有。但是防盗门被打开了——防盗门是她和我妈一起聊完天,一起走到门边锁上的。

她冲到门口,往院子里看,一目了然的院子里,啥也没有。

这个过程,前后也就几秒吧。

她然后跑去喊我妈,我父母起来,出来,一起检视了一番,什么都没有。院子的防盗门锁得好好的。

有时间再更。


江漫:

因为这个回答,我被禁言封了七天,原回答还被删了,不知道我戳中了什么痛处。

但我还是坚持要把这事儿讲给你们,权当警钟。

为了防止再次被删被封,我把地名人名都隐去好了,大家当个故事看拉倒了。(再被删被封我也会再发,很重要。)

主角当然还是我那搞古玩的表叔。

在某京某区,有一个比较有名景点,景点附近衍生出了一批住宿相关的娱乐区域,出租四合院,类似农家乐那种,比较古风,比较受欢迎,前几年挺火的,现在也比较热门。

这堆四合院其实是近代仿建的啦,正儿八经四合院谁家舍得给别人住啊。

奥运那年,表叔和几个朋友去首都旅游,顺带逛一下古玩城,就住在那片四合院之中某一户里。

住进去第一天晚上,老哥儿几个晚上一起喝了点酒,各自回房睡下了,半夜表叔起来上茅房,发现自己的防偷盗小装置,被人触发了。

这里要解释一下,玩古玩的人出远门一般都是为了淘货,尤其是结帮外出,很容易被人盯上,所以一些行家都会十分小心地研究只有自己才清楚的防窃的方法,旧年代更是如此,为了避嫌,我就不说明表叔用的是一种怎样的装置了(这个办法已经传给我了,虽然我不搞古玩,原谅我不能透露)。

表叔到了院子,大声咳嗽了几声,就去了茅房,几个老伙计都收到咳嗽的信号,不一会儿就在茅房集合了。

众人一对信儿,大家的防偷窃装置都被人碰过了。

当中一个辈分较大(叫林老)的分析说,他们或许是被人盯上了,恶人知道表叔他们是第一天到北京,手里应该没有好货,所以搜到比较粗,很快就走了(否则表叔他们起夜应该可以察觉到有人在),估计恶贼还会再来,这一点从没有丢失财务上就能看出来,恶人不希望表叔一行人就这么离开。

林老说既然盯上我们了,就一定要把他们揪出来,如果这恶贼是从山东跟到北京来的,那对表叔他们圈子里的人来说一直会是祸害,就算不是跟来的,也要抓出来法办这种人。

第二天,根据林老的建议,表叔他们拿着几个布包,买了几个气球,去古玩城逛了半天,一家一家店挨着看,进店的时候拿着空布包,出店的时候把气球吹起来放布包里,让人看上去像是买了古董一样。

林老说如果那恶人一直盯着他们,那今晚就一定会再来。

傍晚他们回四合院,在胡同里吃了一顿馄饨,摊主是个老太太,推著个老式木箱车,摊上吃馄饨的游客很多,表叔示意伙伴,很有可能恶人装食客就在这里等他们。

几人落座,有吃有喝,说说笑笑,大谈今日收获甚丰,并扬言第二天就要回山东。

吃完回到四合院,几个人建了个QQ群,约定好今晚别睡都警醒些,手机设置成不自动锁屏,把QQ群打开,提前打一个“来”字,手机放被窝里,手指对准发送键,要是发现自己房里有人,就点一下发送,其他人手机就会振动,赶紧过去支援。

一切计划都很完美,就等来人。

差不多凌晨两点钟,表叔手机振动了,发资讯的,是林老。

表叔悄悄摸到林老房旁,其他同行伙伴也都悄悄摸了过来,大家分散开守住各个门窗,表叔一伸手,众人猛地冲了进去,一进去去,就看房里一个黑影也猛地向外冲来。

表叔众人平均年龄五十多岁,怎能与一个大汉相抗衡,守一个窗口的宋老先生很快就被黑影推开,表叔众人晚了一步,黑影从窗口逃走。

宋老先生陪林老留在房里打电话报警。

其余人追了出去,到了一个胡同口,看见那个卖馄饨的老太太拉着木箱车慢悠悠走着,表叔中一人想上前去问问老太太有没有看到一个人跑过,嘴还没张开,表叔冲上去一脚踢翻了木箱车,车里滚出一个穿黑衣的青年,身形与刚刚林老房里的那个如出一辙,众人急忙上前将其制住。

十几分钟后,这青年被扭送进了警车。

经查证,这个青年是那老太太的孙子,祖孙二人是这片区域的惯犯,专门对来此的游客下手。但他们怎么知道表叔众人是玩古玩的呢?很显然,这些贼人与出租四合院的人有着一定程度的资讯沟通,或者说,这些民办私人的出租住宿,存在着相当大的安全隐患。(表叔他们在联系出租四合院的房东时,顺口问过这附近的古玩城的资讯)

表叔是怎么知道木箱车里藏人的呢?因为所有的碗碟餐具,葱姜调料,都在车上堆著,但这些东西本应该放在摊车的木箱里,再加上凌晨这老太太还在外边瞎JB转悠,就相当可疑了。

时候表叔说,当初还是考虑欠佳,一心想着把恶人揪出来。如果恶人不是一个青年,而是一群比较有组织的壮汉,那当时就很危险了,他们每每谈起此事,都会后怕。

防人之心不可无,财不外露,出门在外,千万保护好自己,不要什么事情都和陌生人讲,多留心眼,及时报警,还有,不要以为一些很有名很官方的地方就很安全,也别看谁都是好人。

问的是凶宅,貌似跑题了。。。。不过差不多,差不多


老愚:

照上面说的,屋里死过人就是凶宅,那医院的病房都是凶宅了,今天这床上刚拉走一个死的,一会儿,又躺上个活的来。呵呵,饿你个七天七夜,你连死人骨头都敢啃。


娜安Nae Tyann:

替我朋友答吧!

他在日本呆了很多年,日本的房子普遍小价格贵。他和同学住在一起,心里想两个男纸汉,什么阴宅凶宅都是怪力乱神,不怕,没事的。

确实没什么可怕的,前住户自杀了。房子就成了凶宅,单纯看房子,的确是不错的住处。

俩人搬进去了,出门上学打工回家,一切正常。

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的内裤少了一条。

奇怪,也许是晒衣服时晒丢了,正常。

过了一阵子,内裤回来了。

但是!

被撑大了!

而且,像被啤酒木桶套穿过一样大,内裤的布料似乎已经达到了自身张力的最大极限!!

他远处看到自己的内裤时,只觉得:咦,好熟悉的图案。并没有立刻认出来,随后才发现是它TM居然是自己丢的那条内裤!

好变态!

接下来的时间。

又有3.4条内裤接连丢失,惨遭撑大!

我朋友,一个直男汉纸,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盯上他的内裤。于是观察楼里面的住户,锁定一个胖大叔,看体型是那栋楼里只有他能把内裤撑很大吧!

没有证据不好乱说。

住凶宅的体验,没什么可怕的,要说有鬼,周围环境有一只爱偷男人内裤的老色鬼,哈哈哈

这个事儿,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聊天说起的,记忆超深刻,666


雁阵惊寒:

看的大河报还是腾讯网。真事。好像就是17年的事。

有个刚毕业的姑娘租房子住,很便宜,房间也大。

就是屋子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怪味,甜腻甜腻的,还有股腐败气息。怎么洗地板喷香水通风都没用,交涉房东,说是装修味,正常。

姑娘就忍着住了半年,夏天到了,味道越来越重,终于有天有个姑娘发现味道来自床上。

于是就把床垫子掀了,看到床板上黑乎乎的一片,都沤糟了,令人作呕。

向邻居打听,才知道这房子以前自杀一个女孩,就躺那个床上死的,尸体三四个月才发现,尸油和组织都浸染到床板了,洗不掉,房东又不舍的扔床,就垫个垫子继续用。

最后女孩找房东退钱,房东退了三月钱,此事不了了之。

想想那姑娘天天睡那床闻着尸体腐烂味睡觉,头皮发麻,日他姐气。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