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凶宅」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凶宅主要包括這三方面: 發生過非正常死亡事件的、發生過靈異事件且鬧得沸沸揚揚的、「風水」、格局很不好的。 請住過的人說說體驗。網上有很多,很多是小說,感覺太假了。 另外,本來傳說鬧鬼,但經過一番努力發現鬧鬼原因的更歡迎分享一下。
, , , ,
小平淡:

瀉葯。

文筆不好的人來強行答一波…

這件事雖然已經過去了10年,但每次回想起來心裡還是會有點發毛。

8歲那年因為某些原因被父母帶著搬到了那個房子,一到那裡我就覺得好像有點陰森森,陽台的走廊很長。房子在二樓,可能因為周邊有建築物遮擋的緣故採光不是特別好。我媽和我也有同樣的感覺,可是這房子是爸爸的朋友租給我們的,我們都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就沒在意了…

接下來住的那一年半里,我常常在半夜醒來…發現自己流鼻血,偶爾聽到滴水的聲音…還會夢到自己在上廁所的時候,透過廁所門縫看到一雙藍色的拖鞋。因為我的房間有一扇玻璃窗,晚上獨自在家學習的時候,透過窗反射能感覺到我後面好像站了個人…我害怕得說不出來,也不敢告訴父母。隨後就是我爸開車去上班,扭到腰,住院了一周多。我媽老是感覺不舒服,眼皮一直跳…那段時間,家裡無論種什麼植物都蔫了。

而且住我們隔壁的那一家人,老公是瞎的,老婆是瘸的,女兒有精神病…

我媽終於忍不住,請了個風水先生回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風水先生說我們家的窗正對著外面馬路,還是十字路口,煞氣太重,而且這房子在我們入住前死過一個人,在他還沒有過去百天的時候我們就搬進去了……他死的那個房間。就是我住的那個……同時又說隔壁的房子比我們這屋風水更差,根本不能住人的…………

當時我太小,我媽沒告訴我詳細的直到再次搬家的兩年後才選擇告訴我……然而我依然被嚇得兩天晚上睡不著覺……


豌豆不是公主:

2013年春天的時候,我跟我大學舍友搬到了一處舊宅子。房東把一套挺大的房子改成了幾套單間,我跟同學兩個住隔壁。

搬的當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就感覺很難受呼吸不了,迷迷糊糊聽到一句很深沉的」南無阿彌陀佛「,於是我醒了,睜眼一看就看到有個女人站在我床前,長頭發白衣服。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房子不幹凈。於是我又閉眼然後過了一會睜開,她還在。我又把眼睛閉上,然後心裡拚命念佛祖觀世音保佑的話,過了一會我再睜眼的時候,就看到她慢慢淡化成一個影子往廁所的方向消失。 我很怕,心跳得很快,太陽穴突突的很痛。於是我起來開了燈,拿出我戴了很多年的玉觀音握在手上,一直睜眼到天亮。

第二天的時候我安慰自己說沒什麼就是一場鬼壓床。好好休息就沒事了,畢竟在深圳這種地方這種地段找房子不容易。所以我還是在那個房子里住下了。後面我倒沒有再看到她,但是總感覺心裡毛毛的,特別是在廁所洗澡的時候。

只是這房子住了幾個月之後,我就檢查出了腫瘤(良性),然後跟我住隔壁的那個朋友莫名其妙在公司上班被人抬去了醫院做了手術,腫瘤破裂。她是知道她那個腫瘤的,因為是畸胎瘤存在很多年了,而且之前定期檢查的時候都說是良性的不用太擔心。做完手術也就罷了,但是過了一周多的時候醫院突然打電話給我朋友,說檢查出來是惡性的,除了那個畸胎瘤外,還有卵黃瘤,某種子宮內的惡性腫瘤,也就是所謂的癌症,她那年才27歲。

我朋友又做了一次手術,然後開始了六個月的化療。我跟她是非常好的朋友,我看著她從一個健康的人變得瘦骨嶙峋,頭發全部掉光了,化療期間什麼都吃不了,聞到一點刺激性氣味就嘔吐不止,醫生還說要切掉我朋友的整個子宮!那時我比較年輕沒有經歷過過這種事,整個人茫然而絕望。。。。同時,我的情緒波動很大,工作上也小人不斷,再加上我自己的身體的問題,很長一段時間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還想過要自殺。

我終於意識到那個房子很不對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於是我跟我那個朋友說了第一天晚上我鬼壓床的事。再後面我自己也去做了手術把腫瘤給咔嚓掉了,她的療程也結束了,2014年春天的時候我們一起搬走。搬走後我辭職找了新工作,我朋友雖然經歷過這樣一場劫難,但是去年還是生了一個寶寶(她子宮手術後保留一半)。生活平淡而溫馨。

現在回想起當初那件事,依舊會感覺脊背發涼。


Snowy-Z:

這些是我們學校發生的事
【外貿七怪談】

一、講座樓封樓之謎
事情發生在2007年,那時候外貿剛搬進旅順校址不久,很多地方都不完善,甚至體育場也才鋪上草坪。但是有一個規矩是從那時候留傳下來的,就是打掃講座樓。
那年冬天,臨期末考試。負責打掃講座樓的班級都清掃完畢,只有幾個生活部的人留在講座樓里收尾。外貿本來就是大風,天空中還下起了大雪。直到晚上寢室關門這幾個生活部的人也沒有回去。因為都是年齡比較大了,也沒人在意,男生的室友都以為是出去包宿了,女生的室友都以為是出去約會了。等到第二天晚上還不見幾個人回來,室友們都害怕了,就去告訴了導員。當天下午,講座樓封樓了。考試提前了,匆匆進行之後學生都放假回家了。那時候的學生都很高興,今年放假早。
第二年開學的時候,所有人都忽然發現講座樓一樓的地面上多了一個大太極圖,還有他們在將來都十分煩的黃老師。
二、三連陣
時間又過去一年,有幾個學生會的幹部發現了一些和以前不一樣的事情。北樓六樓發現了黃色的符紙,南樓王萬億辦公室里也發現了同樣的符紙。講座樓里寫負責人的地方寫的是黃老師,而不是他的名字。這是一個非常小的細節,因為寫財經系主任時候寫的是邵凱旋,院長也寫的呂紅軍,只有寫講座樓負責人的時候是黃老師,不是他的名字。黃老師是道家山字脈傳人的說法不脛而走。有學生蛋疼找風水先生看過,講座樓,北樓,南樓形成的陣勢是三煞局,鎮壓起屍用的。而又以講座樓最為凶厲,則以太極圖鎮之。
三、詭異的自殺
在零幾年的時候,每年都會死一個女生。06年時候有女生跳樓,07年的時候有女生赤裸上吊,08年的時候有女生被汽油燒死。到09年的時候,詭異的自殺截止了。一個女生要自殺,學生會全體出動,封鎖各個樓,最終在講座樓被發現。第二天被開除了。據說在被發現的時候很多人都看見她身後跟著黃老師。在這之後,沒再死過人。
四、墳山白貓
凡是在這念書的同學,都學過校歌。龍山為臨,但龍山在哪?就是西區後邊那個墳山。這座山沒被挖的時候是分為兩部分的。中間有一道牆,牆外是樹林山腹,風景很美。牆內則是連綿不絕的墳。凡是去墳里轉悠的人都會遇見一隻白貓,大概有一米多長,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這個我親自證實過。很難形容當時的震撼,我直挺挺的站在那裡不動,白貓看了我一會轉身走了。白貓看你的眼神,會讓你後背直冒涼風。
五、西區夜半狗吠
在前些年,學校里還是有很多流浪狗的。寢室同學是一個小說迷,神叨的,一天身上總裝著羅盤。有一天他去上網,跟魔獸世界活動,十一點半才回來。大風呼嘯他有點害怕,就把羅盤掏了出來。羅盤開始亂轉,沒有方向,也不停止。他嚇壞了,就往回跑,他住西三,從中門回來有一個大上坡。當他爬到坡上的時候,快哭出來了。學校里的流浪狗,足足有二三十隻,蹲在道路兩邊,向中間狂吠。羅盤還在亂轉。他把衣服兜里的八卦鏡拿出來胡亂揮舞沖回了寢室。直到畢業,他再也沒有晚歸過。
六、女生住西三一定不要自己上廁所
這是一個在07,08級學生里廣為流傳的故事。那時候外語系大學部的女生住西三,有一個姑娘半夜起來上廁所,看見有人在廁所洗頭。她在想著半夜了水冰涼的洗頭是不是有毛病。待走近了她忽然想起了點什麼,因為西三的格局小,同一樓層的幾乎都認識,她並沒有見過這個人!再看的時候那女的還在洗頭,但是卻沒有頭發!就在那保持著洗頭的姿勢,來回揉搓著。女生狂叫一聲逃回了寢室。之後西三就變成了整個09級大學部男生的寢室。
七、講座樓半夜的鈴聲
每到半夜十二點的時候,講座樓都會響鈴。住北九北十的聽的尤為清楚,北八或許也能聽見。09級10級學生很多都聽過。有人說是黃老師會在子時安撫地下鎮壓的冤魂。至於真相,不得而知。


白手:

更新一下幾個問題和補充一點細節,再說說小琪當初跟我說過的「奇怪家事」

我還是一貫比較啰嗦,我會盡力把事情說仔細點,請各位擔待

1.關於房間裡面的呼嚕聲,有沒有可能是小琪的爸爸之類?

其實我不是沒有想過,我在小琪家住了一周,五六天這樣子,除了上班方便也是想跟小琪一起玩吧,畢竟我家只有我一個孩子,加上我爸媽也比較忙經常一個人(有點跑題),其實我很希望小琪家很多人其樂融融的樣子至少吃飯好幾個人一起吃飯吧。

住第一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對這個呼嚕聲其實沒有太大的抵觸(我爸爸也打呼我總覺得是一棟樓都聽得到的那種)我是刷牙時候不經意提到打呼嚕的事情,我打趣小琪是不是太累打呼嚕了(為什麼我不認為是小琪爸爸,因為我覺得那個呼嚕聲是房間裡面的,就在耳邊附近那種)小琪問我聽到呼嚕聲了?我說我不僅聽到呼嚕聲,我說她是不是半夜起來廁所了,因為她弟弟睡在我和小琪中間,小琪睡最外面,弟弟中間,我是最裡面靠牆。她說沒有,我說難道你一個小屁孩弟弟打呼嚕那麼可怕?小琪說這個呼嚕她每天都能聽到,包括腳步聲。她說每天都聽得到有人走進房間然後走向床後面開始打呼,我說難道是你爸爸,她說他爸昨晚去上班了(那天晚上8點多我們還在房間玩手機的時候他爸爸有來打招呼問我需不需要什麼有沒有不便的地方,然後寒暄以後是有說要出門了),我說小琪爸爸說不定出門回來了?小琪說她爸爸是危險液體還是啥的運輸員,晚上出去通常都是跑夜班去外省然後隔天下午才回來。後來當天晚上吃飯的時候他爸爸才回來,說他拉了車去附近城市巴拉巴拉。

再者,小琪家房間的隔音是真的好,小琪在房間用手機最大的音量放歌,或者客廳正在放電視(小琪弟弟還小總是很吵)在房間是幾乎聽不到外面電視的聲音,小琪房間的音樂也要靠近房門才能聽到些許動靜。而且小琪爸爸的房間和小琪房間其實隔了很遠,隔了個廁所廚房。而且小琪爸爸因為我一個女孩子在的緣故吧,不會貿然進來房間(我後面聽小琪說的)然後小琪是有晚上鎖門的習慣的,她弟弟有個優秀的習慣就是睡著了就是一覺到天亮不會夜起上廁所之類的,只要是她爸爸外出不在家了,小琪都鎖門。(然後因為有我在她也是在他爸爸在的時候都鎖門,畢竟兩個小女生總是很多小秘密可以聊的)

2.關於我媽叫外婆幫我問的事情

好奇害死貓,我就是一個很好奇的人,我有問過我媽,不僅僅一次,也側面問過外婆,她們都是說,小孩子問那麼多幹嘛,別問這些,該幹嘛幹嘛去。

我猜測是有點什麼事,至於這件事的起因是否因為小琪家的緣故,不得而知,我只能猜測極為有可能跟去小琪家遇到的事情有關聯。不知道是我媽怕我害怕還是怎麼樣,其實我跟我媽說了以後,我媽臉色不是很好。後來在幫我弄東西的時候,她也是很嚴肅。

然後我媽給我一個保平安的符令,交代我說我外婆讓我放錢包裡面帶著。

最近我也遇到了在婆家的事情,我婆婆也是找我老公的阿么去幫忙問了,也是給我求了個符令和一些東西,這個我後面再說。

3.小琪的部分「奇怪家事」

其實後面在上班的時候我問過,怎麼她阿公阿么的遺照要放冰箱上面,怎麼那麼草率之類。小琪回答了什麼現在回憶不清,只是說了她家沒有供奉,她爸爸決定放的。

我記不清太具體,只是印象中提起,當初她阿公過世的時候,是她弟弟需要去拿阿公的照片走在最前面(一種習俗好像是必須是男性長孫)然後弟弟還小吧怕拿不準,讓小琪拿的。我只知道女孩子好像是不可以拿這樣的。我家操辦白事的時候有專門請那種白事先生來主持那些事宜,我記得有提到過,包括很多東西,也不可以是亂來的。

然後後面很多事情都是應該是小琪弟弟來做的都變成小琪來幫忙弄的。

我那時候聽了總覺得不太好,我說小琪房間里有腳步聲呼嚕聲,怎麼沒有跟家人說,她說好幾次都說過了,她爸爸媽媽總覺得是小琪胡說之類的。不了了之。

我後面送給了小琪一個碧玉做的鞋子,一個掛墜,諧音「辟邪」(碧鞋)我先去某寶看看有沒有類似的,沒有類似的我手畫個圖。

類似於這種,只是我的那個玉比較好看(當初是我媽媽送給我但是我已經有戴東西了轉而送給小琪了)人字拖部分是銀的,但是小琪戴的時候換了個紅繩,直接穿著紅繩帶的,戴著沒有過幾天,她告訴我鞋斷了。我說鞋斷了?她說,斷了,我讓她別戴收起來了。

我以為是銀的部分沒有鑲嵌牢固脫了,導致帶不了,我沒有想過是玉從中間斷開了

她隔天拿來給我看的時候,我說是不是摔了或者磕碰了,她說沒有,只是洗了個澡穿衣服的時候發現斷了。

玉養人,我一直信這個,只是我這個人毛手毛腳總是會磕磕碰碰我很少帶玉器,但是我有一塊玉,我戴著的時候它會越來越漂亮。我知道,玉一旦壞了破了,裂了就不能要了,它毀了自身可能擋了一個什麼。我一直都是信這個的,包括手串啥的,一旦斷了,就要注意。

她那個玉斷得很奇怪,人字拖的中間橫著斷開了。戴沒多久。

大致是這樣斷開的。

其實我不是那種很喜歡多問人家家裡事情的人,所以我沒有多問或者很詳細的一直問,很多小琪說的家事多多少少我回憶不全了,不全我就不說了,不然很多細節我回答不上。

我和小琪畢業後各奔東西,很少聚一起,從她搬家以後,她是否還遇到這些事,我覺得我可以再問問她,然後,再來做更新。

剛剛去聯系了一下小琪,很久很久沒有聯系了,事情也比較久了,小琪對於腳步聲還是很清楚的記得細節。以下是聊天記錄,沒有多聊太多,好久沒有聊天突然找人家聊這種話題不是很好,後面話題扯開了。她說搬家後就沒有遇到過了。

———————————分割線———————————————

首先我文筆不好加上我比較啰嗦,望擔待。

住【凶宅】是什麼體驗?

我沒有住在凶宅里,但是去住我閨蜜家倒是發生了很多事情。

這件事得從頭說起,從我第一次去他家找她一起上學到後面住她家。

暫且稱我閨蜜為「小琪」

我和小琪是高二開始同班,然後同宿舍,一起上課下課,那時候高中住宿冬天我們是窩一起一張床睡覺的,感情挺好,那時候是一個宿舍4張上下床,住8人,但是我的上鋪是沒有住人的(好像),我住下鋪,床頭靠著衣櫃,床位靠著門口,床尾旁邊有一面鏡子,鏡子並沒有對著床。

我們是周日下午進校晚自習的,周日我需要電腦拷貝一份東西,但是家裡的電腦壞了,尋思著不然找小琪借用電腦,然後約好了去她家,一到她家,她打開門我就覺得很壓迫,很明顯的壓迫感和壓抑感,那時候下午三點多太陽還是挺大的,她家裡其實應該是通透的,但是光現很差,就是那種暗暗的落日的感覺。我說小琪你家怎麼黑乎乎,外面太陽正盛呢,小琪爸爸說當初裝修的時候選擇的棕紅的裝修風格,包括木地板全部褐紅色的地板、傢具,房頂還做了那種同色系的半吊頂風格,(那種裝修不知道叫什麼)而且總覺得本身樓層不是特別高還是怎麼樣的,總之整個看起來很沉悶。

當時進門覺得很不舒服,就是那種壓迫感讓我不能忘懷。最重要的是,大門口正對的一個冰箱,冰箱上面擺放著小琪阿公阿么的遺照。我剛踏進門看到了,我就雙手合十默默說了一句打擾了。(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個舉措和動作取決於我很小的時候去我姑姑家,我姑丈過世了,在進他家門口的時候,我爸我姑姑都會叫我先拜拜再進門,我姑丈的遺照也是正對著大門)所以我習慣性的做了這個動作。然後我弄完電腦就和小琪一起回學校了。那麼事情就來了

晚上我和小琪一起一張床睡覺,我睡裡面靠牆,小琪睡外面,半夜,我的腳突然被拉扯了一下,腳被拉出了鐵床床尾的柵欄,學校的鐵床床尾有柵欄一格一格的,然後我醒了,很清醒的那種,因為睡著了被弄醒是迷迷糊糊的那種很有睡意的,而我是好像還沒睡過一樣。我環顧了四周啥也沒有,小琪睡著了。忘了說,我的床有拉了蚊帳。南方冬天很凍很冷的,沒有暖氣,我被子都是把自己裹起來的,然後腳還要折個邊把腳塞好,我很怕冷。然後我看了一下手機,那時候三點零幾分。沒多想就繼續睡覺了。

然而第二天晚上,第三天,第四天,都被拉腳,搞得我真的一點也沒有睡好,睡著了中途醒來再繼續睡隔天醒來一點精神也沒有,後來我生氣了,我真的生氣了。好不容易熬到周五回家,我跟我媽說我每次睡覺都被人拉腳。這里說一下,第一次被拉,我沒有認為被拉,只是認為自己踢被子然後睡太下去腳伸出去了,第二次我就睡之前特地裹結實了,還是一樣。第三次我是被拽醒的,第四次是想把我拽出去的那種勁,我猛然驚醒,那種感覺就是被拽的。

然後我就跟我媽說,我最近沒睡好很疲憊,然後每天3點都要醒來,第三次我就開始很注重看時間,都是在三點零幾分的時候看的手機。然後我周六睡了一個好覺,但是醒來發現我整個房間都是糯米和鹽巴,把握整個外面樓梯走道都是,然後我媽還在撒。她讓我什麼都不要問,給我一個符令讓我要收好,放在錢包放身邊。之後我上學就沒有再被拽了也沒有醒來,安安穩穩的過了高中。

後來我問我媽,我媽說她告訴了我外婆,我外婆去問的。那麼這跟小琪有什麼關系,我前面為什麼要提到去她家,那是因為,大一暑假我和小琪相約去做了暑假工,做工的地方在小琪家附近,那時候我得很早就起來搭公車過來然後晚上又很晚回去,下雨天就更加不便了。小琪爸媽就留我夜宿,下雨天本來就出門不便利,我就答應了。

小琪的房間在冰箱的左邊,冰箱的右邊是廚房,也就是說,一進大門,左邊是客廳,客廳過去一點一個大陽台,右邊是餐廳再右邊是小琪爸媽的房間,她爸媽的房間有個小露台,大門直對過去是冰箱,冰箱左邊是小琪房間,右邊廚房,中間有一個的地方正好卡一個冰箱,冰箱頂上擺放著小琪阿公阿么的遺照和小香爐。廁所在小琪爸媽的門口的旁邊。(我粗略小的畫個平面圖,不專業不要diss我)大概是這樣。

也就是說,睡在小琪房間半夜上廁所都要經過冰箱,小琪自己也害怕,她告訴我,她總是睡覺的時候聽到男人的打呼聲,她還有一個弟弟,她房間是上下床,上面睡的是他弟弟,那時候他弟弟國小生而已,我跟小琪說是不是小琪弟弟打呼,小琪搖搖頭,畢竟睡著不能自己嚇自己。小琪家很通透,因為每個房間都有大大的窗戶,照理說採光是很好的,但是很壓抑不懂為什麼。然後她家在4樓還是5樓,她家給我的感覺像是在一樓的感覺。

洗完澡我和小琪早早睡覺了,因為弟弟睡上床,怕他半夜需要下來所以房間有一盞燈光不是很亮的暖光小夜燈,整體還是很溫馨的。我睡裡面,小琪睡外面,不知道睡到什麼時候,我聽到小琪房門口附近有腳步聲,就是赤腳踩在木地板上面的聲音,然後一步步往小琪房間裡面走(小琪弟弟在我們睡覺之前因為愛跟我們看手機看動畫片,在下床睡著了,睡在我和小琪中間)然後走到了床前,我沒有睜開眼假裝自己睡著了,但是我是清醒的,換床換新環境有點睡不著,過了一會,我聽到了一個男人打呼的聲音,不是小琪弟弟打呼不是小琪打呼。然後迷迷糊糊我就睡著了。

隔天我告訴小琪,我聽到了,聽到了腳步聲,聽到了打呼聲,小琪跟我說,她每天都能聽到。因為我隨身帶著我外婆給我的護身符,所以我有連著住了幾天,每天晚上都一樣,腳步聲,都是往小琪房間走來的,然後好像睡在了小琪的房間的裡面。其中一天的晚上,我們晚上出去買了點宵夜,坐在餐桌吃,背後是廁所廚房,然後我吃著吃著背後開始發冷,總覺得有人盯著這邊的那種窘迫感,然後我問小琪還吃嗎,小琪說還是回房間吧,然後我們灰溜溜的奔回了房間,我問小琪,有沒有覺得,她打斷了我的話,她告訴我,她害怕別說了。我住了一周就回家了,回家感覺整個人都解放了。

其實我問過小琪,怎麼不跟他爸媽說,小琪說她說過了,很多次害怕到不敢睡覺過去爸媽房間睡覺的,他爸媽不信這些,所以就不了了之。然後我們大學畢業他家賣掉房子換到別的地方去住了。

那麼會不會我睡覺被拽的事情跟小琪無關呢,我個人認為是有關的,因為我之前都是好好的,什麼事情也沒有,也沒有去別的地方,周末都在家(比較宅)唯一去過的就是小琪家,會不會學校的問題,我覺得可以排除,因為我在學校已經了高一一年了。

我是一個,經常會遇到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說一個我親人的吧。

我從小是我外婆帶大的,我阿么因為我是女孩不要我,我爸媽要上班,所以我外婆辭去了高薪的工作(聽我媽媽說的)專門帶我,然後我4歲的時候我爸媽就出國了,我9歲才回來,我是外婆一手拉扯大的。我有個舅舅,身高兩米多,在我媽小時候那個年代是個怪胎,因為封建腐朽的思想,導致我舅舅到我長大都沒有人願意嫁給他(估計還有某些身體原因我阿么她們不告訴我)然後我國中我舅舅大概三十幾四十歲的時候就突然去世了。我阿公阿么(就是外公外婆),接下去我就用阿公阿么來稱呼了,一夜之間頭發白了,每天都在哭,這也是我這輩子見過的唯一一個屍體的樣子,我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然後我大學要離開本市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我阿么很擔心,每次拉著我拜拜的時候(拜祭我舅舅)都會讓我舅舅要照顧好我。

我大一冬天早上8點多有一節課,一節畫畫的理論課,我的位置靠窗邊太陽我實在很困了,就趴著睡著了,我突然肩膀被壓了,我舅舅在我耳邊跟我說:我讓你來讀書還是讓你來睡覺的,我掙扎著起不來,然後我舅舅又說:要不要起來,我一直點頭點頭,然後我就起來了。當時一身冷汗。那個聲音就是我舅舅,就是他,我好久都沒有聽過他的聲音了!但是不會忘,就是他,就在我耳邊。

我不是無神主義者,但是我也不封建迷信,只是身上身邊發生了太多亂七八糟的事情,讓我對未知的領域感到害怕又敬畏。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素北:

大學時期的男朋友在省會城市工作,我偶爾也會在周五時候坐火車去和他一起過周末。

他在省會城市租了一間loft。

第一層主要作為客廳和書房,衛生間和廚房也在一樓。上下樓的窗戶全部在一側,白天陽光照進屋內的角度很刁鑽,上午的幾個小時後,一層就需要開燈。二層有兩個小房間,右邊是觀影區,除了播放設備以外,廳中央一張小茶幾,靠牆擺放著沙發。左邊是起居室,面積大概幾平米,門對著窗戶,白天光照只能通過這扇窗戶照進來一會兒,窗下一隻床頭櫃,旁邊一張床,大衣櫃對放在床尾。

那也是個周末,我們一起吃完飯回家看電影,他問我想看什麼,我隨口就說恐怖片吧,當時他隨意拿出了〔咒怨〕………當看到伽椰子從樓梯上猙獰的爬下來時……

停電了……

wtf !!! 當時我都快被嚇尿了!!

男朋友貌似習以為常,自己跑到樓下摸蠟燭去了。鬼知道他下樓的這段時間我一個人是怎麼在黑暗中腦補恐怖畫面的。後來看時間不早我們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早晨男朋友起很早去單位加會兒班。我繼續睡。起居室的窗簾是全遮光的,屋裡一片黑漆漆。

不知道幾點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一瞬間不能懂了,意識非常清醒,大概過了幾十秒,我聽到了微弱的悉悉索索的聲音,來自左側床邊,由於不能動,我眼睜睜的聽著那個聲音越來越大,什麼都做不了。

突然,左邊的被角感覺被一雙手攥住,一點一點的,把我的被子往左側拉,我心裡急瘋了,腦子里想絕對不能被拉開,身體一點兒都使不上勁兒,連往左側轉頭都不行。

這時候除了那個悉悉索索的聲音以外,多出了另外一種聲音,是一種類似男性的低吼,又有點兒像動物,還夾雜著喘息,當時我的感覺是我的床邊蹲著或者坐著另外一個人!

那雙手的力度在增加,突然的感覺到那雙手來到了我的被子上方,胸口的位置,越來越著急的想要拉開被子,當時我的思維接近崩潰,一瞬間我用盡全力把我的右手抽出被子,死死按住那雙手,我發誓一輩子都忘記不了那種刺骨的冰涼,沒有一點兒溫度,乾枯,摸得見筋骨的手。全程伴隨著的低吼聲在這個時候猛然轉變為不甘,聲音破碎刺耳,這個聲音和手裡的冰涼感覺一點一點一點,由強變弱逐步退散。

我睜開眼,看見床對面的那隻黑色大衣櫃打開了一半。


Aorqu用戶:

都別開玩笑了!!!昨回家一開門,剛放下包,啥都沒動,然後聽到一聲響,電腦自動開機了!!!!打開熒幕一看,正在加載開機,不是我忘了關電腦!!!!我卡巴多年基佬,怎會不懂電腦!!!!!!!絕對不是主板電路問題!!!!我沒做虧心事別來找我啊女鬼大哥!!!!!!!!!
然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後
我就把岳綺羅的符帖到機子上了。


前鵬:

從小到大,靈異事件不斷,自己又愛四處瞎玩,所以接觸過很多。
死過人或者出過火災之類的事故並不能通通叫[凶宅]。
這里粗略對【凶宅】分個級。

入門級: 夏天很熱,冬天很冷,鄰居吵鬧,窗外音大,衣服不易乾等讓人心煩意亂的事情。

初級-中級:
1.東西常常不見;
2.樓道或者門外,窗外感覺有人;
3.米飯,水果之類的放在桌上,隔天吃就變味(無論冬天,夏天);
4.廁所里感覺很陰冷;
5.失眠多夢;
6.有"幻覺"的出現;
7.凳子坐久了,感覺背後有人;
8.有莫名其妙的異響;
9.一到半夜就感覺換了一個世界;
10.衣櫃等櫃子門,會莫名其妙打開;

高級: 暫時沒遇到過。

PS: 都是我編的,信不信由你


匿名用戶:

不算凶宅,算靈異宅吧。
—-真實事件,妹子特別猛
同事高中同學藝考的時候在廣美附近江南西租的老小區,17歲的妹子一個人住。
住進去之後,白天畫室,晚上回家。經常燈、電視莫名其妙打開,關好了又開之類的。在半夜在門窗關好的情況下。
發生很多次之後,妹子覺得很納悶,懷疑是不是有什麼。
跟房東反映之後房東說房價可以跟你少一點,直接請了一位師傅過來,說這位房子里本來就有的,以後隨它,電視什麼的最好不用管。作法意思意思一下就過了。
類似於關愛八卦成長協會 第一季地縛靈、小鬼這種

這位妹子也是心大,反正房租便宜了不少乾脆住完算了。
楚河漢水,八字夠硬。
最後兩「人」相處,相安無事又住了大半年。
—-
—-
—-
服。


蜜蜂鈞:

也不知道是不是住過,但是畢業以後住過兩個地方,發生過奇怪的現象,細思極恐。

坐標北京北部區域

1、剛來北京的時候租房,租到一個學校的家屬院,就不說名字了。傍水邊離頤和園不遠。樓是老樓,當時租的是兩室一廳的房子,平常就我一個人住,偶爾房主回來住一天,這個偶爾的概率大概是一月一次。

一開始住了幾個月沒什麼異常,就是老樓老房子比較涼快,尤其是我屋子外邊有棵大樹,基本把光線擋沒了。

本人其實膽子特別小,所以一個人都是喜歡開燈睡覺,後來慢慢住時間長了,加上晚上基本不醒夜就關燈睡覺了。記得印象最深刻一次,半夜醒了,感覺是被什麼聲音吵醒的,那種迷迷糊糊醒的醒,但是能確信肯定是醒了,而不是鬼壓床什麼的,我就看到外邊屋子亮燈了,就是通過門底下的縫看到的,然後感覺外邊也有類似走路的聲音,當時有點害怕,但寬慰自己是房主回來了,然後加上迷糊就睡著了,第二天出門一看,燈是關著的,也沒看到房主。那時候依然安慰自己,估計是房主上班走了,沒太當回事。然後大概半個月過去了,房主倆人回來住了,我那會很期待他們回來住,因為每次回來叔叔阿姨都會給我做好吃噠,我跟他們處的其實很愉快。吃飯的時候我就順嘴問了句,阿姨,前兩周是不是你回來住了,晚上我聽到你們回來了,阿姨明顯一愣,說沒有,估計你睡迷糊了吧,這時候叔叔說了句該不會是三樓的…剛說這阿姨就打斷了,說,別胡說嚇唬小姑娘,再後來我裝作不經意一追問原來三樓當年死過人,怎麼死的沒問出來。自此以後房子我就住不安生了,總覺得有問題。沒多久就搬走了。後來回想,那個房子後來卻是有些奇怪,一是涼快,特別涼快,夏天風扇都不用,二是自從我住了一段時間以後,蟑螂突然變多了好多,成群結隊的,別說我做飯什麼的,我很少自己做飯,一周也開不了一次火。搬家一是覺得害怕,另外也是因為蟑螂實在是多啊。

2、樓主從出租搬出後,就和男友結婚了,然後就遇到了樓層有問題的房子。我因為工作關系,有時能遇到一些學建築的人,我結婚不久吧就跟老公同時住院做了小手術。一次無意間看到一個人給別人說房子風水,建築學院畢業的一位老總,也是心血來潮,就讓人家給看了看房子。當時我在網上搜的戶型圖,就是帶著樓型的那種圖。然後,他先說著戶型不錯,雖然略微缺角但是在北京這地方,這種房子的戶型就算不錯了,然後重點來了,突然他看了下下邊縮小版的樓型圖,就說,我們家這個樓的形狀可是大不好,我就問,怎麼個不好法。他就寬慰我,說樓型不好不一定影響到哪一層,但是如果出現問題,有可能會影響到你的樓層了。樓主趕緊就追問…然後就發現中招了,說如果你們家這個戶型搭配樓型,如果女的出現…,男的出現…,就說明這個樓型對你們有沖撞。話說我和我老公當時都是因為這個原因,住的院…然後樓主又問,如果買了沒住的時候會有影響嗎,回答又是肯定的。我愛人的父親就是這方面病突發去世的。我跟愛人立馬說要換房,結果我家那位絕對的唯物主義,不同意也不相信,我吧也存在比較大條的想法,覺得沒準是冒碰的,於是也沒堅持,就是按照那人說的,擺了些水晶,帶了水晶。那個地方我們住了8年,期間我家再也沒出現過什麼事情,決定我搬家是因為鄰居家的搬家。

當時這個樓,兩梯三戶,我家對門,貌似離婚了,因為後五年多時間再沒見過她老公。因為不熟,只能說貌似。另外一家,老人突然得癌症很快去世,而這一家就是當時朋友說的整層最不好的位置。這家老人去世後,很快就搬走了,因為我們兩家都有孩子,所以老人間有交流,當時他們家搬走後,有次回來交房(他家是先出去租房,後買賣的房),無意中跟我媽說,當時著急搬家,是因為孩子不願意進家裡一個屋子,一去就哭,而且孩子日漸消瘦,膚色都不好,所以搬的。我媽是當個有意思的小話題跟我說的,我一聽就覺得不好,再聯想起幾年前朋友說的情況,果斷換房了。其實回想,我們那個房子真的很明亮通透,也還蠻聚財,但就是這層挺邪門的,還是躲遠點。


冷暖:

一個聽來的故事,但我本人毫不懷疑其真實性。

我的同事Z,男,外地人,剛畢業就考到我市某個監獄工作。

由於是外地人,一到監獄首先就租好了房子,房子特別便宜,整套房子他一個人住,才收120塊一個月,對於這點Z很滿意。

Z在房子里住了一個多月,沒有任何異常情況。某晚,Z和大學時的室友視訊聊天,商量過段時間回學校的事。

說著說著Z室友問Z:「你小子不錯啊,剛工作就交女朋友了?」

Z覺得莫名其妙,說沒有啊。

Z室友問:「那你後面那個走來走去的女孩子是誰啊?」

Z回頭看了看,什麼也沒有,以為是室友故意嚇他,就說別開玩笑了,繼續說正事,就沒聊這個話題了。

過了幾天,Z回到學校見到了室友,突然想到那天晚上的事,就問他室友為什麼要嚇他。

室友聽到他這么問,很認真的說:「我並沒有故意嚇你,我就是通過視訊看到你背後有個女孩子走來走去啊!」

Z聽了心裡一陣發毛,回到單位後就跟同事說了這件事。

同事說Z的租房確實之前有人上弔死了,但由於Z早就把房子租好了,怕說了反而讓Z不自在,就沒提這事。

由於Z一時也找不到其它房子,只能在房子里又住了一個月,但Z自己仍然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一個月後,Z找到房東,房東也承認了房子死過人的事實,然後把押金什麼的全退給了Z,讓Z搬走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