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賓館時讓人感覺最不好的體驗是什麼?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問題描述:住賓館時讓人感覺最不好的體驗是什麼?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 , ,
丁春秋:

自駕游去西藏
本來算好的從格爾木出發到安多(好像是,記不太清楚了),結果翻唐古拉時候路被凍裂了,半夜修路堵了3個小時,4200海拔…
沒辦法只能到那曲住下,酒店好像叫三江源大酒店吧
結果因為海拔太高第二天起床嘴唇都是紫色的,頭痛得想自殺。叫了酒店的醫生來吸氧,結果2個小時才到,當時真的感覺要死了…
誰知道特么的醫生來了之後問我「兄弟還能堅持一會兒不」
????雖然老子當時已經快不行了,但我還是說可以
結果那個比說自己跑得太快了,高反了,然後我看著他吸了半個小時氧。等看我都快回泉水了,才把氧氣罐給我
他精神抖擻地說
小夥子身體可以嘛!


Aorqu用戶:
那年和同事去蘇北某城市出差,因為比較晚就隨便找了一個旅館借宿,半夜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女聲,問我要不要什麼服務,我想到剛才上廁所時候馬桶好像堵住了,我就說能不能來個人幫忙把馬桶通一下,馬桶堵住了,我沒法上廁所。那邊好像略有遲疑說了好的好的,我等到晚上11點都沒人來修,真是一個糟糕的體驗!
———-分割線———–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這個回答又被人翻出來點贊,都快過千了,這個抖機靈的回答居然是我所有回答中獲贊最高的,好慚愧。
下面有朋友說這不是老郭的段子嗎?我想問哪裡能問老郭收版權費?這個看上去是個段子,實際上是真事,但這個真事其實並不是發生在我身上。
08還是09年的時候,公司有個中年大媽,和我爸媽同齡,思想特別的單純,有點天下無賊的感覺,我覺得這是優秀的品質,也可以從側面看出她的家境應該很好,她和另外兩個比我大幾歲的前輩因為項目臨時需要去徐州出差,因為是臨時決定的出差所以酒店也沒有預訂,和客戶談完已經很晚了,回上海不太可能了於是他們就在附近隨便找了一個旅店住一晚,第二天一早回上海。
回上海之後在公司里,兩個前輩在吐槽昨天住的實在是太差了,以後應該提早預訂啥的,大媽表示人家服務還是很好的,有個很好聽的妹子打電話問她需不需要服務,她就說馬桶好像堵住了能不能幫忙疏通一下,雖然最後沒來,但是人家至少主動問了。。。


純純:

插!座!少!
插!座!離!床!遠!


左右為佛:

看到大家發的體驗,我說一說到目前為止,我住的最糟糕的一次旅館體驗。2011年,我去鄭州參加公務員考試,由於考場在鄭州東邊非常偏僻的地方,周圍都是拆遷房屋,就只有2個平常30元左右的小旅館,當天價格漲到了300元一天,樓主覺得太坑人就沒有住,坐著公交往回走心想找一個離學校不是很遠的旅館住下,然後悲催的一晚上就開始了。大概離考場10站地左右,樓主終於發現了一個小旅館,進去一問20元一晚,還不需要身份證。樓主覺得便宜,也就一晚上,所以就入住了靠路邊有窗戶的雙人床房間。—————————————————————————————————————————————
晚上9點左右,樓主入睡。
晚上11點左右,旅館老闆敲門,說警察查房,讓開門。樓主只穿內褲就開了。結果,結果,結果是一對小情侶入住,沒有大床了,想請樓主給讓一下。我睡的迷迷糊糊,拿著我的行李衣服(注意是拿著沒有穿)就走出了房間。老闆給我找了一間床稍微大一點的。
凌晨2點左右,旅館老闆又敲門,說警察又查房,我裝睡不開門。她鍥而不舍敲了20分鐘左右,我無語了開了門。結果。。。。。。兩個農民工(沒有鄙視不屑之意,真是是兩個農民工)合夥找一個小姐,別的床太小了,武功施展不開,讓我給讓一下。樓主無語的,又給讓了。這是把我安排到靠樓梯的一間單人小屋裡,離一樓最近。
凌晨3點多,天開始下雨,不知哪裡來一個男人和老闆娘喝酒,喝醉後一直在和老闆娘唱歌,兩人一唱一和一直到6點多。是的你沒看錯,一直到6點多。樓主從3點左右就沒睡。
早上7點,洗刷完畢逃離出來。外面大風大雨,在公交站牌那等公交,一輛一輛都是裝滿了人連停都不停,樓主在那站了將近1個小時,快凍成了狗,仍然沒有上車。
最後,樓主夥同4個考生,攔了一輛已經載人的出租車,把我們送到了學校,在這里再次感謝那個大度的乘客。
最後的最後,樓主在考場上睡著了,真香。


匿名用戶:
我也說一個,不是說賓館怎麼不好。
有一回去瀋陽出公差,賓館餐廳在頂樓,我和小夥伴吃完飯喜歡走樓梯遛遛食。
也不知道走到幾樓就聽見有人吵吵,本著看熱鬧不怕事大的精神,我們悄悄的走了過去。
就像這樣

看見一個小哥在瘋狂的砸門,一會門開了,出來一個妹子淡定的說:「哥,這事兒怪我,別難為嫂子。」

我聽到這句話當然就
拉著小夥伴趕緊鳥悄的溜走了,這種事被人發現有人圍觀確實不好。

這種段子手才能編出來的東西,居然真讓我碰到了。


Aorqu用戶:
大半夜正你儂我儂的時候一個傻逼沖進來說你們怎麼在我房間這種坑爹事我會告訴你們嗎
傻逼酒店告訴我系統BUG一間房賣了兩個人,這特么你能信?


莫德斯:

分手的最後那個晚上和她在賓館開了個房間。

聊了很多有的沒的,言語和眼神都變得有些陌生,客氣而陌生。

和她背對背躺在骯臟而潔白的床單上,聽著她輕微的呼吸聲,想像著她的胸腔溫柔的起伏。

那年我十九歲,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面對感情和命運會感到膽怯和畏懼。

屋子裡黑的像一片虛無,厚重的窗簾擋住了外面的月光。

高中的時候喜歡盯著她領操時候的背影看,等著領隊回班的時候可以和她調笑幾句。

那時候陽光總是很足,好像永遠沒有冬天,記憶里的她在刺眼的陽光下半眯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下有好看的陰影。

其他的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她愛我的眼神,說話時溫柔的語氣,我努力地望向身旁的她,希望能想起些什麼,但卻什麼也看不到,連呼吸也變得虛無了起來,我輕輕的推了推她,她輕輕的哼了聲。

我覺得自己就要被溺死在這虛無的黑暗之中,像在水裡努力的呼吸。

天應該蒙蒙亮了吧,我下床輕輕的拉開了窗簾,涼風使我打了個寒戰。她揉著眼睛問我怎麼還不睡,我說這就來。

我和她背對背的躺在一起,卻又像隔了一整個世界的孤獨。


匿名用戶:
我還是個二十歲的懵懂小青年,捂臉來一波強答!!!!!!!
那天我和男朋友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去一條剛建好的康莊大道上的一家酒店

開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捂臉捂臉)
到了酒店,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兩個人顫顫巍巍的拿出身份證交給前台說:「給我們開一個房,要可以睡覺洗澡的。」前台問我們要大床還是要雙人?
這還用問嗎,我和我男朋友卿卿我我的過來,當然是要一張大床房了。。。。。。。然後我們開了一間雙人間(畢竟第一次,好不好意思的)

交完了錢我們就迫不及待的去了房間裡面。。。。。。。。。。一進房間,男朋友看我的眼神是這樣的

洗完澡,兩個人就順理成章的爬上了床開始親嘴(雖然是雙人間,不過這床還不算小嘛!)
做完前戲,抹上油,帶上套,男朋友就進來了,真TM疼啊!(此處省略十分鐘)
房間里正充滿著淫蕩的氣味的時候,突然咔嚓一聲,門開了,我和男票定住了,一個服務員在我們的注視中走了進來(我們TMD連被子都沒蓋,男朋友還插在裡面)
大約就是這個樣子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裡面有人,上一個客人有東西沒拿,打電話讓我來拿一下。」
拿完就走了,走出門之前還和我們說「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我和男朋友全程看著他。
我的內心毫無波瀾,甚至還想吃一份黃燜雞米飯。。。。。。。。。。。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酒店有一張卡可以打開所有的門,那次之後我們去酒店都會鎖插銷。
你們問我後來怎麼樣,都沒拔出來,當然是接著做完。
你們問我為什麼要抹油,因為我男朋友是男的,我也是。。。。。。。。。。


愛情醫生Robin:

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尤其是免費給你一個別墅套房而你又是一個人的時候。

住了一晚,第二晚還是免費住我TM也回家睡自己的單人床去了,空間太大了,什麼狗屁泳池、浴缸、花園、客廳、更衣室,一個人住的時候壓根用不著,就只用那張床了,自己一個人時,終於知道空間大真不是什麼好事,半夜超級不習慣,我不會告訴我我心裡其實是有點害怕的。


Aorqu用戶:
看見各位有說浴室里熱水半天才來的。
我來說個更慘的……
我的情況在那位抱怨熱水半天才來的朋友看來真的是太幸運了。我住的那家賓館,熱水很快就來了。很熱,很爽。
但是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問題,這個房間的水龍頭壞了,開熱水是熱水,開冷水還是熱水……卧槽,熱水溫度超高,大約能到60度左右。
於是我只好用熱水洗了澡,洗了臉,洗了內衣褲,還刷了牙(不能更壞的體驗了)
然後,我想說的是——當時是他媽的八月上旬!還在三伏天呢~!
對此,我只想說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


秦楚戈:

不管是快捷酒店還是五星級酒店,似乎中國所有酒店的枕頭都是一個太低兩個太高有木有?


Aorqu用戶:
媽了個雞的,開水壺里有個避孕套
老子泡茶喝了一口條發現。


Lannister:

3年前從英國回中國,朋友特意從南京來上海接我,丫嘗新團購了一酒店兩晚的房間,具體名字我記不得了,類似「麗晶大酒店」的感覺,地段大概是在上海體育館附近,我拖著兩個箱子(其中一個被行李分揀系統砸飛了個輪子)還有一把裝逼用的長傘飛了14個小時再框次框次從浦東機場坐大巴晃到酒店已經晚上十點了,各種期待,迎來了這樣一家酒店。

大堂

門臉很小,而且招牌上的字已經不亮了,感覺至少有20年曆史,玻璃門大概有10年沒人擦過了,前台坐著個玩手機的小妹,就開了幾盞燈,黑不溜秋的,報了團購號驗了身份證,小妹給了我一張門卡,噩夢從這里開始。

電梯&走廊

電梯井和樓梯是連在一起的,而且沒有防火門之類的隔開,站在電梯井往上看可以一直看到頂樓,不過當時沒開燈,一切都是黑咕隆咚的,電梯口有個奇怪的中年人裹著綠色的軍大衣睡在一張躺椅上,我路過的時候他還沒睡著,打量了我一下,電梯按鈕也是灰不遛秋的,等了半天電梯終於來了,感覺是那種很便宜的國產貨。

走廊感覺還可以,新刷的白灰,照明都是熒光燈管,慘白慘白的,沒有地毯。

房間

面積大概20多平方,地上鋪著的地毯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顏色,大概是很久沒洗過的廚房的顏色,踩上去有點黏黏的,屋內陳設不多,床頭櫃,衣櫃,書桌,床,床沿有一層浮灰,不知道多久沒擦過了。我有進屋翻箱倒櫃把所有抽屜翻出來看看的愛好,累計發現蟑螂兩只,一大一小,不知道有沒有親戚關系;以及開過的安全套一個。

沒坐也沒躺。

衛生間

拿玻璃隔了一個衛生間,玻璃上的水垢我就不說了,地漏完全看不出一點金屬色,淋浴區的腳墊是黃色的,還好洗臉池是乾淨的,我洗了把臉刷了個牙。

配套

電視找不到遙控器,迅雷下載100K/S,基本看不了視訊。

景觀

推開窗就是漕溪北路的七重高架,甭管幾點都有車。

隔音

隔壁來了兩發,每次5分鐘左右,姑娘的聲音可以5星好評。

以前誤住大學旁邊酒店,晚上11點整條走廊都盪漾著叫床聲的體驗被這家酒店完殺。

至於我那個南京來的朋友,一路上他興致勃勃的說你離開這段時間祖國變化日新月異各種高科技層出不窮你知道團購嗎嗷嗷牛逼哥們給你團購這這酒店牛逼壞了,然後看到酒店門臉他說哥們我趕回南京的車就不進去了就此別過以後來南京找我玩兒然後跑了。。。


Feifeimao:

透明衛生間絕對要排第一位,類似這種:

我完全不理解這種設計的思路是啥?還有一種是把衛生間放在屋子正中間的大玻璃籠子里的,比如三亞那幾個度假酒店,有的甚至連簾子和玻璃都沒有,直接搞個開放式馬桶間,不知怎麼想的。

首先這有何情趣可言?就算是情侶和夫妻,人的心理也是盡可能呈現美好的一面給對方吧,誰會覺得如廁的時候被對方觀察是情趣? 更何況有些雙床房間完全可能是和同事或朋友一起的,這真叫莫名其妙。

其次,你不覺睡在這樣一個環境下的床上,會覺得自己像睡在廁所里一樣?至少會覺得整個房間濕嗒嗒的不幹爽么?視覺上的乾濕分開有那麼難嗎?

有人說簾子拉起來就行了,問題是有簾子依然會有燈光打出的剪影,對於注重隱私的人來說,這些細節造成的不安全感一樣不能忍。

其他不爽的地方嘛,大概有:

1.床頭沒有插口,這是建設年份比較老的酒店的通病,無論星級;

2.上網收費,國際品牌最過分,10年前光纖接入成本較高,使用無線上網的人也不是很多,還可以理解,明明現在的接入費用早就下來了,最離譜一次是巴厘島的Hyatt,上網賬單一晚60幾美金,一問才知道是按device收的,ipad,筆記本,手機分開算;連了wifi也不消停,一會兒要登錄一會兒又斷開,折騰人;

3. 燈一關天花板總有些黃黃紅紅的小燈閃,你說它是針孔吧好像又太正大光明了一點,有人說是煙霧探測器,我不理解你探煙霧就探唄,老閃幹嘛;

4. 大清早地咣咣敲門要洗衣服,也不知道真有多少人會花一百多讓酒店洗一件襯衫;

5. 送餐的餐牌感覺所有酒店都是商量好的;

6. 大部分品牌連鎖的常旅客計劃本質都是95折,連航空公司都不如,毫無誠意。

7. 早餐很好很重要,可是10點多就收攤?如果說要預留那麼多時間準備午餐,那這是酒店管理中的資源分配和流程優化問題。能夠做到的酒店也是大把的。

8. 我知道酒店都有協議價代理價,但是你能不能搞得隱晦一點,不一定非要體現在赤裸裸的價格折讓上(比如可以給協議單位每年一定額度的送房),這樣也能尊重一下普通消費者的消費心理,不要讓這些每次用正價來消費的人覺得自己像個大,傻,b。


桃子果醬:

屌絲男 出門累 腰中盤纏不浪費。
北上廣 旅店貴 提起住宿都是淚。

五星級 太破費 快捷酒店有優惠。
廉價房 真受罪 空調對著大床吹。
啪啪啪 凍後背 完事躺下更狼狽。
只一床 厚棉被 頭冷身熱難入睡。
換方向 睡床尾 蓋著被子還凍腿。
白天忙 晚上累 明天早上特疲憊 。

我這里 勸各位 選房注意空調位。
房大小 無所謂 空調別把大床對。
—————————————————
評論區老司機打油接龍
極重污染區持續預警中
露骨評論刪除太辣眼睛


匿名用戶:
洗乾淨了,沒人上。


阿行家有小可愛:


英俊的陳雙獒:

睡過頭錯過早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