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賓館時讓人感覺最不好的體驗是什麼?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問題描述:住賓館時讓人感覺最不好的體驗是什麼?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 , ,
閆帥:

小卡片上的電話打!不!通!


糖醋麵糰:

濰坊出差,先去宰了好基友一頓,喝的微醺,騰雲駕霧般的就近找了一個快捷酒店。前台交完押金拿房卡坐電梯到了三樓,刷卡推開房門的一剎那,一個禿頂大叔跪在地上歡快給一小伙舔DanDan。。。惡心加酒勁直接噴了一樓道。。。


Aorqu用戶:
不管是幾星級的酒店,浴缸看上去乾淨,但是終究因為衛生問題而選擇淋浴。


草三木:

聯考那會為了去考場方便,就在考場旁邊的一個四星酒店住。考前晚上十一點多,我被隔壁的叫床聲驚醒,注意是驚醒!我那會連毛片都沒看過,不過還好本人聰穎,立馬知道是什麼聲音。結果整晚也沒睡著,腦袋裡一直彌漫著這種聲音,考語文的時候一腦子漿糊,第二天立馬退房,不過還是影響了聯考成績。


初老症患者:

月初去武漢,入住曾經住過的一家酒店,我對酒店的要求第一是乾淨,第二是乾淨,第三還是乾淨。這家酒店符合我的要求,所以一住再住。

這次住的15樓,入住是中午,電梯出來正對一套房,門開著,老老小小七八口人暴露在我們的視線中,坐姿奇形怪狀極不雅觀,電視機開得震天響,桌上擺著啤酒和肯德基全家桶以及一堆零食,聊天的聲音比電視機還要響。。。。

我們匆忙逃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仍有嘰嘰喳喳的聲音穿進來。

傍晚出去覓食,一開房門,那邊還沒消停,等電梯的時候真是煎熬,亂七八糟的聲音在耳朵邊簡直要炸了。跟酒店前台反應之後,他們派人上去,不知結果。

晚上回來時,估計這伙人不在,倒是睡了個安穩覺。沒料到第二天,一切照舊,對我來說真是不能再差的體驗。

ps:酒店並不差。


Aorqu用戶隔壁。


高子:

有一次去內蒙的一個沙漠小鎮出差,小鎮只有兩條街,一條長長的沙漠公路通向遠方,方圓十公里只有沙子,就是無人區的概念。晚上鎮上一片漆黑,我和一個同事入住鎮上唯一一家旅館,晚飯和業主喝了不少,我回來就睡了,半夜3點多,手機響了,是隔壁同事打來的。
「xx,不好了,有人搶劫」
「啊?」
「你聽外面!在砸門」
我豎著耳朵聽,門外傳來一陣嘈雜,大部分都是蒙語聽不懂,夾雜著一些漢語都是「開門」「出來」之類的,還有些叮了咣啷動靜。
一下酒醒了。握草,難道真是搶劫?!

於是趕緊把電腦和現金藏到了床下,錢包里就留了幾百零錢,然後打電話報警。平生第一次打110。
報了案坐在屋裡等著,門外嘈雜依舊。
過了2分鐘手機響了,小鎮派出所打來的,我描述了情況,對面勉強說著漢語。
「太晚了,他們不願意出去」
「啊?sei啊?」我一臉懵逼
「我就管接電話,有值班的警察,這么晚我叫他們出去他們該不高興了」
「啊?那怎麼辦呀」我兩臉懵逼
「要不你再堅持一會,實在不行了再給我打電話」
「。。。」我三臉懵逼,默默掛斷電話,一個聲音一直在我腦子里迴響,實在不行了你再給我打電話。。。實在不行了。。。打電話。。。。
冷靜了一下,發現外面雖然吵但是一直沒有敲我門,硬著頭皮把門打開了,才知道是一群蒙古人喝醉了。
但是那個聲音還是一直在回想。。。實在不行了。。。打電話。。。


在遠方的阿倫:

那是在青藏線的安多縣帕那鎮,海拔有4800m。這幢酒店光輝璀璨,照亮了整個峽谷,即使這里的夜晚是如此的寒冷,但看著這片耀眼的亮光,心裡多少會覺得有幾分溫暖,今晚,應該能睡個踏實覺吧?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門外走廊上服務員們的嬉笑打鬧聲吵醒了,我睡了一會兒發現實在睡不著,便起床去洗了個澡,洗完出來正準備穿褲子(我說的褲子是內褲),房門突然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隨即砰地一聲被人打開了……

我轉頭過去一看,開門那個服務員是個男的,走廊上還有另外兩個女服務員….我保持著提褲子的姿勢,和另外三人對望了半秒,還來不及嬌嗔。

不好意思啊,男服務員說完這句就把門關了。

特么不好意思?!我才是不好意思好嗎!我在房間裡邊提褲子便喊著,當我打開房門時,三人早已經消失在走廊盡頭。

回到房間我立即給總台打去電話,妥妥兒的沒人接,後來越想越來氣,竟然漸漸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12點半,退房時前台還叫我補錢,我把這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她,這樣,你看事情也發生了,你還叫我補錢恐怕不太妥當吧,我退房後在攜程給你們一個好評,這件事兒就這樣翻篇兒了,反正說來也是我吃虧。

前台對講機裝模作樣的請示了主管,於是…..待我在後來想起這件事情時,羞羞地寫下了我的第一個評論,放上一張截圖,大家隨意感受一下吧,攜程上關於這個酒店的第一評論就是我留的,大家勿噴哦…..

我要不是真的生氣,我是不會破例寫出我第一個評論。毛巾黃,房間臟,被子有狐臭…我忍,開窗換氣睡睡袋,毛巾用自己的,但是服務員門也不敲,用自己鑰匙突然開門進來我就實在不能忍了我去。好吧,希望只是我一個人遇到這種奇葩事。


玩仙劍會玩哭:

六年前的一個中午,在江蘇的一家小旅館,前台開好房服務員給了我一個鑰匙,上樓直接開門,門剛開了個縫,就被人從裡面大力關上了,嚇死我了,然後順便看到一男一女半裸著,男的跪在床邊……這時,身後傳來服務員歇斯底里的呼叫:拿錯鑰匙了!拿錯鑰匙了!


匿名用戶:
上次因為有事回不了家就住在了韶山一晚
賓館沒有別人住就我們幾個人,電腦密碼前台也不清楚要我們自己去試,因為從來沒有人用過,不知道是多老的xp系統,動一下卡一下,電視遙控器找不到而且電視上沒有按鍵,另一房間的電視型號不一樣,看了幾間房子發現這個旅館所有電視都不是同款。。。。。。
晚上餓了想點外賣,打開美團只有一個還是休息而且買的是土雞蛋100個起步。。。。。。
再加上wifi極差幾百b每秒,大概是我最差的體驗,還是市裡好。


Jent子騰君:

床頭沒有插座


西希十三:

廣西某地。
第二天一早要講課,改PPT到兩點過。
剛睡著,電話響了,一個巨嗲的聲音「先生,需要服務么?」
看了眼表,2:45。我沒好氣的讓她滾。

心想,「媽的,不早點來電話。」


Aorqu用戶:

北韓最高級的酒店之一,像是回到90年代了。這些都還好,至少乾淨正常,不正常的地方在於!!!所有的衛生間都沒有地漏!!!沒有地漏!如果有水滴在地上,只能靠蒸發了…………


匿名用戶:

最不好的體驗大概是花了一百多歐住個酒店,半夜卡床縫里去了因為德國很多大床房是兩張一米寬的小床拼一起的,對,你沒看錯,拼一起的!所以睡覺調皮如我,經常卡床縫里!


匿名用戶:

我聯考有一個科目是去寧波考的,答主坐標溫州,以防萬一,提前幾天去寧波備考,住賓館。

賓館環境還不錯,跟同學住一間房,雙床房。

這是在那家賓館拍的~挺不滿意的一張,不過第一次去寧波,還是紀念一下。

等等,跑題了跑題了!

就在考試的前一天早上,八點左右,我跟同學就被隔壁的巨響吵醒了,其實不能說是巨響,拿魯迅的一本書來用作形容詞應該是「吶喊」,伴奏是床的咔滋咔滋~(其實我前一天晚上洗澡的時候也有隱隱約約的聽到)

晨練運動是有益身心健康的,相信各位老司機看到這已經瞭然於胸了,小司機們也有所感悟了。

於是,我就敲了敲牆壁對著牆,喊了聲:「能不能小聲點!」

女主角:「傻逼啊你,沒有過男朋友是不是?」

我「……」

我同學:「你吵到我們睡覺了!小聲點!」

男主角低聲邪魅長笑:「呵呵呵呵呵……」

我:「你男朋友行不行啊??」

女主角:「關你屁事啊」

男主角:「呵呵呵呵呵……」

難道都不會幫女主角說話的嗎???

接著隔壁中午馬上就退房了。

後來我們進去逛了一圈,嗯,落地窗,旁邊兩杯奶茶基本沒喝過一樣,床上亂糟糟的,床頭跟我們隔壁的床頭是隔著一堵牆緊挨著的。

難怪睡夢中有一種以為是晃動感的錯覺。

出門住賓館,找個隔音好的房間很重要,找個不要這么狂野的女朋友也挺重要。


Ho Polaris:

四月的時候去馬來西亞檳城,挑了一間去年剛剛開業的四星級酒店。入住的時候適逢酒店周年慶,每天晚上都有免費酒水和小吃,雖然香水的味道廉價了點但是服務生態度都很親切

—以下是正片—

入住的第一天就發現,咦,為什麼房間茶水籃附近有一條黑線?仔細一看竟然是連成線的螞蟻!!!雖然看起來是很小隻的那種沒什麼殺傷力,本著保險起見還是叫了保潔大叔來。半個小時的等待時間如同永遠一般漫長,終於大叔拎著殺蟲劑來了,對吧台上下一陣狂噴完事。

—以下才是正片—

有一天晚上凌晨一點多,我們在床上看完宮崎駿然後準備睡了,結果室友的床邊竄出來一隻碩大的蟑螂(相信我,熱帶地區的蟲子都不是吃素的),本來昏昏欲睡的我頓時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拿出拖鞋正準備一陣猛拍!可惜夜半時分精神不振,沒成功把蟑螂拍死結果它靈巧地跑到了——我的床底下


當時我整個人都是崩潰的。

等馬來大叔送殺蟲劑來的時間感覺比螞蟻那次更加漫長,在床上坐著的我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終於大叔把殺蟲劑送來了,我沿著床邊噴了一圈床底且做自我安慰。後來轉念一想這算個什麼事兒!遂徹底暴走——掀開床墊,推開床架,終於讓我找到了那小樣兒!於是我直接對著那廝噴了上去。

誰知道是蟑螂太強還是殺蟲劑太弱,噴上去之後小強蹦躂地更歡了!於是我就一路追著小強噴殺蟲劑。小強在我連續噴了殺蟲劑一分鐘後終於停下來在地毯上掙扎,然後又過了二十秒它終於放棄了抵抗。

在一陣忙碌之後,我終於癱坐在床上。

……室友問,「你會不會覺得現在房間里有一種奇妙的味道?」


天兒啊我活生生把房間搞成了密閉毒氣室,而且為什麼我就沒想到拖鞋君的存在呢?呢?

我說,「是我把蟑螂搞死的啊,你又想怎樣」


不過,這下我們兩個徹底沒法睡了呵呵……….


Eudemonia:

看了Aorqu上說的,我進房間,找不到小紙條,找不到攝像頭,傍晚沒人敲門,半夜也沒有人闖進來。
東西也沒丟,wifi網速也挺好2M/S,早上交房卡,前台看都不看,就讓我走了。
我的人生好無聊。。。


觀余:

隔音太好。


匿名用戶:
在中美洲的薩爾瓦多出差時,賓館門衛都配步槍。
照片來自網上,自己拍的有同事不便P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