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么体验?

问题描述:作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么体验?
, , , ,
匿名用户:

父母都是国防科大毕业,目前都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它位于四川绵阳,主要是做核武器的生产研制,还有各种材料啊极光啊啥的,具体我也说不清。整个大单位是副部级别,国务院直属,有自己的派出所、医院、法院、电影院、公车线路、几个国小、一个国中高中,有独立的供水系统,地处南方还有冬季供暖。原本是当年三线建设的时候搬迁到四川的大山里,后来八九十年代征用了这一块土地,搬到了绵阳市范围。当年邓稼先就是这里的院长,也有很多两弹一星的老前辈。因为大家都是五湖四海过来的,所以通用语言是国语,因此我从小也不会四川话。国小和国中在内部学校就读,周围的同学也大多是科研子弟。在这种环境下其实会比外面单纯很多,但同样的眼界也会狭窄很多。

中物院百度百科介绍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感觉比在普通情况下长大的孩子少了一些社交能力和社会气息(褒义)。虽然地处绵阳市范围内,挨着游仙区,和市中心涪城区仅有一河之隔,但是无论是在行政上(行政级别高于绵阳市,四川省代管,教育、法务都是独立于绵阳市的)还是经济上(产值不计算入绵阳GDP),都和绵阳有隔阂(顺说,黑老大刘汉的汉龙小岛就在我们隔壁)。

因为如此,再加上我们一般都说国语,很多时候和绵阳本地人会格格不入。第一点原因是,之前中物院的工资相比绵阳的平均水准高出不少,而GDP又不计入绵阳,使得绵阳地方上很多人不满,认为我们没有帮他们涨工资,反而带高了物价。除此之外,确实有一部分科研人员自视清高,在地方上会自认为高人一等,使得关系不太友好。再者,中物院的政府(想不清楚用什么词表达,意会吧)和绵阳市政府的关系也不太融洽,经常会有各种摩擦。所以我在高中到绵阳市区去就读的时候,也会有各种被误解,同学经常提到我就说我是造原子弹的……

但近些年来,随着四川经济的高速发展,特别是地震后国家的扶持,绵阳的人均收入有了大幅度增长。而中物院近年因为种种原因,待遇也大幅度下降,父母也会经常抱怨这个工资让人很难受。现在招人要求也高,要名牌大学博士生,但给予新人的待遇(包括所谓的隐形福利)都低的令人发指,感觉很难留住人才。

其实更想说的问题在这里,以前看过一个Aorqu问题 既然科研的待遇不高,为什么不把科研放在三线的地方搞? 。里面有答案提到了,三线城市什么都跟不上,即使科研人员自己想来,他们也要为自己的子女考虑。其实看到这里,我自己也感到一些难过。父母大学毕业那个年代,再加上这种行业的特殊性,基本都是按照分配去就业。因此他们来到四川,来到这里,完全合情合理。我很认可他们的工作,也很敬佩他们,说道理也是为祖国奉献了自己的一辈子,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五十多岁,都在为国防科研付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但实话实说,看的越多也就会比较越多。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才会来到这里,我也才会在这里长大。国中参加去美国的夏令营时,同团里有很多成都的学生,那时才会发现他们的貭素比我们好太多,见识也广太多。高中去澳洲参加机器人比赛,才发现大城市的学校队伍有我们简直难以想像的资源和指导,而我们队啥也没有。大学部来到上海,才发现上海同学的英语水准和综合能力非常厉害。后来去爱尔兰交换去美国读硕士,又慢慢看到了更大的世界。话说回来,因为在绵阳这样一个三线乃至四线城市,很多的经历、见识、眼界都被大大限制住了。高中时我在学校里都很有名(全校一万多人),成绩稳年级前十,也做了机器人、摄影协会、广播站、电视台,以为自己很厉害,但是直到见到了更大的世界才觉得自己完全不值得一提。科研单位相对比较闭塞,很多又在非主流城市,这里的资源和外界相差太多太多,作为他们的子女一方面当然会为他们感到骄傲,但眼界开阔了,对比多了,也会为自己闭塞的年少时期感到一些难过。

除此之外,因为父母做了这个行业,在这样的单位,注定了他们对我未来的职业发展基本无法起到作用。幸好我的父母非常开明,支持我大多数决定,也敢放手让我自己去努力去尝试,我才能不断开拓自己的眼界,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我在一家快消品公司做管理培训生,和父母的行业、专业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一切,除了他们帮我打下的家庭教育基础和一路支持我学习成长外,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去争取而来的,不像很多父母在企业或者政府工作的朋友一样,家庭可以带给他们很多资源,至少是商业上眼界和思维方式的开拓,而对于科研工作者的子女来说,很难实现。

所以,即使父母是科员人员,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 在中物院的子弟中,也有很多眼界完全局限于绵阳这个小小的范围,也做着最基层最乏力的工作,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我是其中幸运的孩子之一,有各种机缘巧合和自己的努力让自己走出那个环境,但更多的人其实还是陷在其中。


更新一下

文里的所见所想都完全是自己的主观观点不一定代表客观情况,只是从自己角度,以及和朋友交流得出的一些想法而已,没有什么代表性。有好的有不好的,只是选择了一个方面写出来而已

有些资讯可能不准确,比如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单位,自己也没有过多去了解。生活方面和别的地方没有什么差别,手机随便用(单位里不让使用),叫车外卖也是正常的,也没有那么神秘。对于父母具体的工作我也了解不多,他们平时也不会跟我聊这些我也没有兴趣,也不存在什么泄密问题,大家放心啦。


卢健龙:

可能就是随便读个文科学位也能拿Fields奖吧。(温柔的嗓音


迎风起舞的五花肉:

我自己家没有科研工作者,不过有个同学家里有一家子,偷摸说一下。

天宫二号上天的时候,赶上同学家里有事,他们家虽然孩子大了都飞走了,但是这次也回来得比较全,基本上能回来的都回来,晚上把我叫过去和他的舅舅们吃饭,完了上酒店看天宫二号发射直播。

重彩来了:点火之前,由参与了火箭设计和制造的两位舅舅轮番讲解,然后点火升空了由负责控制设计的表舅讲解,然后是遥感、通讯等各路专家轮番上阵,整个发射过程一直到后来没播的对接都有讲解,而且还有负责星图定位什么的两个亲戚没来,在电视里控制台那儿坐着呢。

后来发射直播结束了我俩走,同学很得瑟地跟我说,他们家的人拉出来做骨架,十一个院还是十几个院哪个院都有,能重新搭起一个航空航天部。。。。

在此郑重声明,本人学渣一滩,当时什么都没听懂,事后什么都没记住,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Vince Goodbye:

老爸是个科学家。

从记事起就是用双语跟老爸交流的,整天拉着我看那些不带字幕的英文电影。要是正常电影也就算了,他偏偏喜欢看那些吓死人的惊悚片;他要是胆子大也就算了,偏偏每次出现惊悚的镜头,他都要把我抱起来挡在他身前,还一边在后面问吓人吗?我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但老爸给我感觉还是非常有才华的,总是能把一些无聊的古诗词讲成有趣的故事,只是每天要背一首绝句让我比较有负担,我当时还在上幼稚园 啊!老爸说他阿么当年就是这么教育他的。突然有一天不知道他抽的什么风,扔给我一首《琵琶行》,限我两个月之内背下来,或者抄写10遍,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抄写,结果在第7遍的时候背下来了。老爸的套路……

他平时工作很忙,但总会抽出时间辅导我的数、理、化,讲得比我们老师好太多了,我平时在学校就喜欢炫耀他教给我的解法,连老师都惊为天人。

老爸三观很正,不像别人的父母有很强的控制欲,给了我特别多的自由,除了从小灌输给我的凡事都要争第一的思想,让我非常得争强好胜。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无论做什么,都要想办法赢,对于成功者,结果是第一位的,失败者才强调过程。联考前他跟我说,随便考,考什么大学都供我上,考完之后跟他跟我说,多亏是个名牌大学,要是掉到一本以下就让我去跟我妈做生意。

对了,他平时总是鄙视我妈是个文科生,但我妈的工资据说是他的好几倍。我爸说在他眼里他老婆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只能排第二。我看得出他是真的爱我妈,因为我跟我妈姓,他说他的姓不太好取名字……我呛他说要是我以后结婚了也像你这样怎么办?他说他不用我孝顺,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爱自己的另一半,也不会插手我的婚姻,只是要我记住如果选错人爸爸妈妈会很心疼。但老爸也只是嘴硬,有一次我在寝室发高烧,跟他抱怨了一句,结果他当晚就背着我买了机票飞到剑桥来,正当我还在床上看剧养病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老妈直冲进来,小宝贝你好点了吗?我吓了一跳没良心地回了一句,怎么是你?老妈也没在意地说,你爸在中餐馆给你点外卖呢。刚感动没几天,等我病好了他就拉着我妈去欧旅游了。

得益于小时候他对我的作文训练,我有时会在网上写写文章,也有一些粉丝,他很不屑地说,他以前也是个小网红,在一个叫Aorqu的网站上很有名,还说他笔名叫 @Vince Goodbye ,真是土死了。我还特意去搜了一下,这破网站10年前就没了。


Aorqu用户:

我家6岁的娃有一个科学家爸爸,而这个爸爸善于把复杂的道理掰开了揉碎了,让一个6岁的孩子能听懂,并能沉醉其中。

比如,爸爸带着娃做蛋糕,让娃自己搅面糊,搅得时候觉得好费劲。爸爸告诉娃:如果空气像这团面糊糊那么稠的话,那么龙卷风,飓风刮的起来吗?娃琢磨了一下,觉得不能。前些日子,爸爸曾经带娃做过一个龙卷风的实验,就是拿一个透明的大玻璃罐子,灌上水,加入食物色素,用勺子快速搅动,模拟龙卷风漏斗云的形成。接着爸爸又问娃:Venus(金星)上的空气是不是有点儿像搅面糊啊?所以Venus(金星)上就不那么容易有很多的风暴。

虽然飓风风暴的形成有很多原因,爸爸的讲解并非全面或者会有一些漏洞,但是对于6岁的娃而言,她做完蛋糕之后除了知道蛋糕好吃之外,还感受了一些简单的小科学,让她兴奋不已。

前几天娃又说自己长大了要当科学家,妈妈告诉娃科学家和所有的人一样都要很努力很刻苦,不怕失败。爸爸举了一个爱迪生的例子,讲到爱迪生选取灯丝的材料,并且保证灯泡内真空来延长灯的寿命。空气里面有Oxygen(氧气),氧气比较活跃。爱迪生刚开始用碳丝做灯丝,碳丝是啥啊?就是carbon(碳)。如果碳丝燃烧碰到了氧气会怎么样啊?娃说:That’s carbon dioxide.(那是二氧化碳)爸爸:是啊, 所以要把空气抽掉,用Nitrogen(氮气)。空气里面78%都是氮气,氮气比较稳定,就能让灯泡使用很长时间。而所有这些都是一次一次做实验,一次一次失败之后才得来的。

这样的谈话都是很不经意的在父女俩之间进行着。

娃从小对世界充满著好奇,因此天天问各种为什么。从四岁接触第一本关于行星的书开始,对科学的热爱就一发不可收拾。

也不知道是基因的问题还是引导的结果,从星星,到昆虫,到陆地上的动物,再到海洋动物,从天气现象,到石头,再到生物,这些都是她的挚爱。图书馆这些话题,一有新书就借回家,抱着百科全书不肯放。

每一个行星都能把特征,有没有月亮,大概多少个月亮,最大的月亮叫啥,是什么颜色,为啥是这个颜色,有多大,转的多快,有没有固体,有什么特征等等如数家珍地一一报上。有一天回家告诉我,课间休息的时候老师把她叫住问了一个遍,她说她说完老师楞了。我让她给我说了一遍,她说完,我愣了。

她做手工的时候给蜗牛做了两个角,教她的大哥哥说那是触角。她说,不是,那是蜗牛的眼睛。

家里养了一只小兔子,晚上兔子不睡觉,她问我,兔子是不是nocturnal(昼伏夜出)的啊?我谷歌了一下告诉她,兔子是crepuscular(黎明或黄昏时候活动)。

暑假里从院子里捡来几块小石头,用磁铁一块一块试,最后告诉我其中一块是陨石,因为它有磁性。

去附近爬山,山上有很多页片状的岩石,岩石上还会有很多贝壳,她激动地说那些是fossil(化石),所以这山以前是大海。她说那是igneous rock(火成岩),妈妈回来查了一下当地的地质情况,告诉她是igneous rock和sedimentary rock(沉积岩)。一片一片的其实是sedimentary rock(沉积岩)。

有一次去学校请假出去玩,老师说他们这周的科学话题是声音,她不上也不要紧,因为她已经知道声音来自于vibration(震动)了。

去海洋馆,看到鲨鱼,很亲近的样子,说那鲨鱼叫leopard shark(豹纹鲨),接下来说鲨鱼不吃人,它们濒临灭绝,很可怜。I will protect them. I am serious. I will protect ocean lives. (我要保护它们。我是认真的。我要保护海洋生物。)

去看日食回来,她对着晚上的月亮突然问,月食和月亮阴晴圆缺有什么区别呢?

朋友圈里一张照片,让大家猜是什么。科学家爸爸没猜对,她说:This is Swell Shark egg. Swell Shark will gulp in a lot of water, that’s how they protect themselves. And this is how they got their name. (这是阴影绒毛鲨的卵。这鲨鱼会吸水变得鼓鼓的,用来保护自己。他们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swell是膨胀的意思)

……

我想有一个科学家爸爸最大的好处莫过于让你感觉科学并不高深莫测,它近在咫尺,可以很有趣。最重要的是,科学,让世界变得多姿多彩。

专栏里有几篇关于科学家爸爸给娃讲数学或者科学的内容,有兴趣的欢迎关注。

加州晴天

***

评论区有对中英夹杂的表达方式提出异议的,用英语是因为想还原真实场景,同时有些英语很简单的词汇用中文表述(例如阴影绒毛鲨)比较吓人,而且中文表述出来的部分有很多孩子真心不懂。考虑阅读感受进行了注释翻译。

谢谢谅解!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