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作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麼體驗?
, , , ,
匿名用戶:

@德川咪咪

  • 從小在實驗室里長大,拿實驗室里的各種東西玩,試紙條,離心管,還作死玩過高錳酸鉀(現在想來真是作死)
  • 和我妹並稱岳陽路/楓林路兩大魔頭,排名不分先後
  • 家裡塗手的東西都是甘油,放在廣口瓶里那種
  • 削鉛筆都是用手術刀
  • 小時候手上長了個痦子,外婆拿了個熱水瓶裝了一瓶子液體給我點了,後來我才知道那玩意兒是液氮,至今忘不了她把剩餘液體倒進下水道時隔壁小姑娘驚恐的眼神(此處經評論區提醒,當時沒聞到刺鼻味,應該是液氮不是液氨,不要問我為什麼他們會拿這玩意點痦子,在外婆看來十分正常)
  • 草稿紙用的是製圖的方格紙,後來都改計算機讀數了,草稿紙上全是苯環,不過質量比方格紙好得多
  • 認識的很多阿姨身體都不太好
  • 玩過各種儀器,貴的便宜的,玩壞過其中一小部分,真的只有一小部分而已(無誤)
  • 聽過各種科學院八卦,也知道科學院並非想像中的凈土
  • 所以更加明白一線科研人員的艱辛,他們都是很實在也很耐得住寂寞的人
  • 科研人員做的很多事只有圈內人才知道,比如我讀到高二突然知道家裡人挺有名的
  • 大學里腦殘念了同一個專業,於是總是被問「你是內誰誰誰的閨女嗎」,所幸我是一個學渣,並沒有什麼值得猜測的細節
  • 但是最後還是放棄了科研,變成了為搞科研的人服務的人
  • 職業生涯初期也會被很多人問「你是內誰誰誰的閨女嗎」
  • 比那更凌亂的還有「哎呀你就是那誰誰誰吧你小時候來我們實驗室把xxx弄壞了……」
  • 總是想要去理解遇到的每一個專利申請而不是交差了事
  • 但是偶爾也感嘆這幫搞科研的人真特么軸
  • 雖然是個拿錢辦事的小代理人但是內心懷著改善科研環境的理想(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 不管你多麼專業,在服務對象眼裡還是「小時候把我們實驗室的xxx弄壞的那個小屁孩」

——————————————

看到有同學問為什麼玩高錳酸鉀很作死……好吧

高錳酸鉀(Potassium permanganate)為黑紫色、細長的棱形結晶或顆粒,帶藍色的金屬光澤;無臭;與某些有機物或還原劑接觸,易發生爆炸,溶於水、鹼液,微溶於甲醇、丙酮、硫酸,分子式為KMnO4,分子量為158.03400。熔點為240°C,穩定,但接觸易燃材料可能引起火災。要避免的物質包括還原劑、強酸、有機材料、易燃材料、過氧化物、醇類和化學活性金屬。
在化學品生產中,廣泛用作為氧化劑,例如用作製糖精,維生素C、異煙肼及安息香酸的氧化劑;在醫葯上用作防腐劑、消毒劑、除臭劑及解毒劑;在水質凈化及廢水處理中,作水處理劑,以氧化硫化氫、酚、鐵、錳和有機、無機等多種污染物,控制臭味和脫色;在氣體凈化中,可除去痕量硫、砷、磷、硅烷、硼烷及硫化物;在採礦冶金方面,用於從銅中分離鉬,從鋅和鎘中除雜,以及化合物浮選的氧化劑;還用於作特殊織物、蠟、油脂及樹脂的漂白劑,防毒面具的吸附劑,木材及銅的著色劑等。
安全資訊 安全說明
S60:本物質殘余物和容器必須作為危險廢物處理。
S61:避免排放到環境中。參考專門的說明/安全數據表。
危險類別碼
R8:遇到易燃物會導致起火。
R22:吞咽有害。
R50/53:對水生生物極毒,可能導致對水生環境的長期不良影響。

——來源百度百科

其實我只是想強調,不要讓熊孩子接觸高錳酸鉀,如果不慎入眼or入口,請迅速求醫

評論區很多同學討論高錳酸鉀到底能不能玩,作為一個實驗室里長大的小朋友,私下裡,我作死玩過的東西十分多,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會在這里很酷地說一句「我玩過那麼多都沒死」,因為今天在這里看我這個回答的有很多以後會為人父母,有些現在就是父母

我家很多人是科學工作者,生活的環境里也有不少科學工作者,很多成年人甚至是本領域技術人員僅僅是因為不規范操作而引起各種悲劇的故事真的聽了不少

我玩過沒死不代表這玩意兒很安全,也請各位本領域技術人員不要給別人造成這些東西可以給小朋友隨便玩的感覺,畢竟在不在我這個答案的評論區耍帥,中午的大排都不會變得更大,但是如果讓圍觀民眾誤以為這東西並不危險,後果可能是很嚴重的

感謝大家的配合

以及不要懷疑液氮點痦子和塗甘油是不是大丈夫,作為一個長期奮戰在一線的實驗工作者,外婆的神操作是很多的——他們那一代科研人員都有白手起家什麼不當什麼用的精神,而這些特質隨著實驗條件的改善現在漸漸消失了,比如說外婆會用玻璃管做各種實驗儀器但是我根本不會做玻工,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反映了社會進步,是一件好事

也請大家相信科研人員還是知道「純的甘油不能用來塗手」和「液氮的溫度非常低」這些高中化學知識的

以及不要捕捉答主,答主還要努力建設專利事業呢(๑‾ ꇴ ‾๑)


Kyoukai:

居然還真有人對這種體驗好奇???

航天老爹的答案貌似有人答了啊?我爹也是航天口的,也不算科學家,只是個科研工作者,工作方面我就不說太多了,跟那個答案基本類似,主要說生活方面~

首先航天人真的是十分樸素節儉,我家有個習慣,就是洗澡的快完的時候要喊一聲「關煤氣」,然後老爹就把煤氣關掉——為了不浪費、用管子里剩餘的熱水多衝一會,從而節省不知道幾分錢的天然氣的錢……

還一個就是我其實這么多年我也不知道我爹具體是做啥的,因為是保密的,他們單位有一點好就是所有的工作不會帶回家做,回家也不會有工作上的電話——因為不讓帶出去~!

當然了,當年我很小的時候管的沒那麼嚴,他帶著我參觀了他們大院的那個展覽館(實驗室和工廠自然是不讓進的),我摸到了真正的長征火箭——的外殼,只是個外殼裡面是空的……而現在連這個地方都不讓進了……

小時候就會聽老爹講各種航天和國防方面的知識,比如當年陳水扁十分囂張,中國的地對地導彈那會還沒法從福建打到台灣本土,當時的軍委主席(我就不說是誰了恩恩恩……)下了死命令,盡快研究出來可以打到台灣本土的中程彈道導彈,我爹以及其他各個單位的兄弟們加班加點,很快做出來了這種導彈,在一次軍事演習當中,類似之前三胖發一枚導彈橫跨日本本土那樣的(當然事先通知了台灣當局)一發打到了台灣對面的海里,台獨勢力一下就慌了,阿扁還說:不要害怕大陸的飛蛋!~hhhhh當然後來他們拿到了不少的獎金,也還是挺開心的,為國家爭光,自己的勞動很值得~比如我很小就知道什麼叫「洛希極限」,後來在「你的名字」裡面那個彗星裂成兩半的時候新聞里說了一句「該現象難以解釋,專家聲稱尚未達到洛希極限」感覺一秒回到小時候233333;還有就是如果是不了解我家背景的人說起衛星、NASA、軍工之類的事情的時候我一般都會面無表情,對方會問我——你是不是聽不懂啊?我一般就會回:沒啊我小時候就是聽著這些長大的已經聽膩了,然後輕蔑一笑——

老子可是摸著火箭長大的啊!!!

老爹也是個實幹家,動手能力爆表,各種電器的維修都十分拿手,他也很喜歡聽交響樂,別人的音響都是燒無數錢買的,我家的音響是他自己做的——拿凱夫拉縴維,也就是防彈衣的材料做出來的~我小時候不知道的時候還很納悶,人家音響的喇叭都是黑的,為啥我家音響的兩個喇叭不是一個顏色的,我家為啥一個藍的一個黃的???搬家就給賣了,我爹也沒再做,很可惜……

總之老爹的專業跟我不一樣,我也不懂,所以生活里他更像是一個「技術宅」吧~~!

以上


匿名用戶:

我博士時候的導師是做理論物理的,師母是很早以前的數學碩士。

他們的大女兒,一直數學特別好,最後聯考考上了某985的數學系專業。此後,父母二人都非常憂慮。主要是,女性想以從事數學研究為終身職業,很難。因為本身自己就在985高校里最頂尖研究機構,裡面的各種情況都很了解,也知道大陸博士畢業,最後想在985高校里拿到一個好的職位(比如,青千),非常難,需要付出很多代價。所以,他們都不希望女兒走學術這條路。

然後,今年升大二之後,最終將女兒轉到了統計專業,以後準備向人工智慧方面轉。


Shepherd:

一個下午沒看居然100多贊了,長年Aorqu小透明高興壞了。

評論我都回復了,我爸是西南交大的老師。其實在上大學前並不是多了解他,他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扮演的是一個父親的角色,從不擺老師的架子,在聊天中灌輸著自己的思想,很是正常。另一方面,他又是我的朋友,與我聊著他工作時的煩惱,我也會給他說我平時的煩惱。

當然,上了大學後就不一樣了,和別的同學交流後才知道有這樣的父親,這樣的生活環境是多麼的不一樣。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出去旅遊,有可能會去到他大學同學工作的地方,和他同學晚上吃點小酒小菜之類的,順便探探我爸我媽大學的故事之類的。不過一般探不出來這些東西,他同學反倒是會給我講我爸當年在學校的勵志故事,以及現在他在這個行業是多麼厲害。

之前見導師的時候,導師問我未來的計劃是什麼,我回答的是在計算機行業里能有自己的名字。哈哈,現在想想好中二,不過最騷的是導師調侃的說,那你發一篇論文就好了。不過說到真的目標的話,還是希望業內的人承認我所做的研究,但這都是理想,太不腳踏實地的話也是會遭殃的。

所以這個回答還是不希望我爸看到,想想真的會害羞。我現在以他自豪,他也以我自豪,不過兩種自豪是不等價的,所以我還需要努力。況且我是不會在他面前說這些東西的,父子之間的一些事情,總之要用實際行動去證明才是最好的。

啊,感覺寫這么多好矯情啊,之前說的Aorqu關於他的答案,我給他看了,結果聊天記錄如下,前面都是我和我媽的閑扯,最後一句是他說的,想想都嚇人。哎,還是那句話,拿頭超越。

—————————————–以下為原答案———-

拿到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的時候,我爸說到,如果你這輩子的科研水準能超過我的話,我覺得你就可以了。

小時候不知道他多厲害,畢竟是冷門專業,全國知道這個東西的人也不多,高鐵相關內容,經常去各種高鐵一線城市開會。我記得08年的左右,他接到通知,連續幾年內北京要開會他都要隨叫隨到,當時正是我小升初的時候,我爸三天兩頭的跑路,我媽為此也是一個人操碎了心。不過好像三年後,京滬高鐵就正式通車了。

似乎每次高鐵出事他都要去那裡開會,然後實驗,改進。上次百度搜他的名字,居然在Aorqu看到一個回答用了大量他寫的書的案例,看評論發現一堆人都認識我爸,絕了。

說到這個書,是他幾年前編的,好像把他研究的東西做成了一個結構體系,大致可以類比與計算機體繫結構在計算機行業的重要性吧。這,真的拿頭超越。

現在,我馬上大學部畢業了,他經常面試保研的學生,於是保研的時候,流程給我一遍又一遍的講,面試啥的注意事項也反反覆復強調。後來看我學的計算機,時不時給我商量一下之後的道路。在家裡深受其影響,一家人對於讓我工作啥的沒有半點興趣,想讓我多試一試科研。

和他可以聊大學的體制問題,聊科研的走向,聊當前的高新科技之類的,雖然他對計算機啥都不知道,但有時候他會說一些類似於「那個什麼阿二法狗之類的還是挺好的」之類的話,然後讓我講講這個是咋個就下過人類。嘻嘻,我就把我從Aorqu上看到的啥玩意都給他講了。

有時候有事沒事就讓我想想他遇到的問題,讓我幫忙提點建議。當然,大部分回答都是沒用的,不過也是一個可以聊的話題。

有這樣一個搞高鐵的爹,好處就是一個人出去旅遊的時候問他高鐵怎麼走,能把整個中國高鐵各個路段的限速說出來,規劃路線啥的方便的很,把出發地點和到達地點一說,路線就有了,比攜程推薦的還方便。

除此以外,他出差開會順路再來我學校看看我,逛逛學校,感嘆一下這個大學是多麼能讓人學習啥的,再聊聊量子通信之類的話題,想想都刺激。


一水遮夏:

我姥爺不是科學家,是高中物理老師,山東省特級教師。

於是,我的姥爺在退休之後就變成了我家教

教數學,物理。

結果就是,我的高中數學從沒低過140,物理從沒低過95.。。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