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么体验?

问题描述:作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么体验?
, , , ,
Frostsandman:

被虐,疯狂被虐……

他半夜睡不着,提前一个小时醒来就看了一篇论文顺便指出公式哪里推错了,哪里想法有亮点。

而我看了两天才明白这文章在干啥。

隔一周给他打电话“我这周又看完一本书…原理很简单,但是应用价值很大”


skysoffie:

1964年,哈工大毕业后,父亲成为两弹基地人员。不轰轰烈烈,只是一名技术人员,但,我知道他曾为之奉献过。

50年后,2014年,去青海湖的时候,我特地绕道去了当初的原子城基地和博物馆,现在已解密成为一个景点。

感受?当然是自豪和骄傲。

还有 ,想念已离去的父亲。


匿名用户:
国家重点实验室中心主任,教授

给我的感觉就是工作很忙很忙,生活上和大家的父母一样的。仅想和大家分享些有趣的事。

比较特别的是我爸强迫症一般的作息时间,我妈神一样的细节控,而我既不是强迫症也不是细节控,我父母吵架主要集中在学术问题上,可是你俩也不是一个方向的,有意思么……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究竟遗传了谁,然后吵著吵著就又回到学术问题上了。

别人父母打电话考核专业知识在我这里不存在,我学的完全不沾边的专业,但是依然没有放过我,我上大学以后要做ppt定期汇报学习生活情况,我恨!ppt标准参照研究所中期考核标准,每次愁得都想哭。

父母的工作我是了解的,毕竟听了不少年seminar。他们觉得把我自己丢家里不放心,要我去中心待着顺便旁听,我恨,每次都被几十人围观。

研究所私底下都习惯称呼导师为老板,明面上还是叫老师。有一次一个新生简讯跟我爸请假叫的老板,我爸气炸了,直接打电话教育了一通,我在一边目瞪口呆,这大概是教师的尊严吧。

说件有点让我小骄傲的事,教会了父母用微信,然后他们的学生估计很恨,毕竟你不能屏蔽导师,还得装作一副好宝宝的样子,哈哈哈

年终实验室会聚餐唱K,从来不带我,有一次我强烈要求参加,额,我见识到了我爸和同事这几位大老爷们儿蹦蹦跳跳唱歌,学生在底下笑得前仰后合,我在一边铁青著脸,真丢人啊!平时以严厉著称的叔叔蹿桌子上边扭边唱,你们都是平常搞科研太压抑了么……

每个实验室为了方便通知都有个大群,学生会私下里建小群,有一次一个学生在正常工作学习时间中手瓢把包包链接发大群里了,问各位哪个颜色好看,被我妈逮到,臭熊一顿以后告诉她姜黄色的好看,最后你们也知道,自己作的妖跪着也要买姜黄色,哈哈哈。
还没有完,我妈教育完学生把链接转发给我问我哪个好看,我本着亲妈的资讯qq微信必须立刻马上认真回复的原则,放下手边的事选择了屎黄色也就是姜黄,对,我极度喜欢屎黄色,被我妈训了一通正常时间不干正事!
我因为课业很忙经常来不及或者敷衍回复父母资讯微信qq,发生多次这种状况以后,很严肃的让我周末马上回家说有极其重要的事。回家以后被父母教育了四个小时教育到怀疑人生,他们破天荒周末没去实验室,学生和小老师估计都开心死了……

ps,袁隆平老先生过寿别人摆花他摆水稻,非常可爱了。

我怂,不敢取匿也不敢开评论,万一被人认出来我承受不了,哈哈哈。


乔月莫:

@范鸭肠 邀请。

简介里写到了我是有机合成化学的博士在读生,在南开。其实我算是名副其实的化学“家”,父母都是化学专业的。

父亲做化学资讯学偏一些计算化学,现在是南开大学的副教授,也是传说中的一次实验没做过的有机化学专业博士之一。然而按四大化学的说法他应该算物理化学的。作为高校教师写过一些教材。

母亲刚毕业的时候是在药检所做分析化学,00年的时候父亲作为访问学者出国在UNC工作了3年多,我们全家都去了,妹妹也诞生在Chapel Hill。后来回国,我母亲还是做了一阵子分析化学,后来转做过纳米以及有机化学课题组的科研助理。到了2011年,开办了一家化学耗材公司,算是退出一线科研改打辅助了。要不我先打个广告?

天津步思特科技有限公司:提供各类化学实验室耗材,以有机化学为主。

下面是流水账。

我们一家四口三个是以化学为职业,传统的四大化学占了其三。妹妹走的路线会不一样。当然,我要求她一定要掌握好元素周期表,要不全家就她不会的话总是觉得不太好,这是一种传承。

总有人问我父母对我最终选择化学为职业有多大影响。怎么说呢,小时候印象就很深刻,妈妈那边全是有味道的穿白大褂的,爸爸那儿全是穿的比较休闲看电脑的。家里的朋友们也多少都是这个圈子里的,影响肯定是有的。然而我爸妈也向来不太管我做什么。音乐,乐器有。体育,啊去玩儿吧,喜欢就好。化学你想学就学,想学别的自己定。

我最初的实验操作都是我妈亲传的,当然这么多年到了现在我妈还会觉得我这个实验技术和她有差异。我爸那边要不同一些,基本会讲一些理论化学的东西,经常会有不明觉厉的感觉。后来我也发现,我确实不擅长理论这一套也不长于计算机技术。大学部四年基本就在研究有机化学,也不太在意别的事情,别的科能过就行了,父母也不太管。

而父母不管也是会有些弊病的。我是确实不擅长计算机,大一上学期期末考C++,有个同学非要抄我的,我说我也不会,他还执意要抄。最后的结果我是60过了,他挂了。然而这个事情几个月后吓坏了还要再教一学期C++的老师,他的指针就是当年我父亲教的,他表示要是万一给我挂掉了以后就真不好混了。四年内,我也没上过我父亲的课。

大三以后,我每天晚上大概凌晨回家,是回家最晚的。然后基本上家里人对我的问候方式就是“实验怎么样?”“做的可以吗?”这样子。在据说同龄人父母都开始担心儿女的婚姻问题的时候,我父母向来不在意,并一直表示不要急,我们以研究为重,你看上谁了自己去追就是了。

最后,做研究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Alex Quan:

我爹是某中等水准211大学工科教授,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科学家。最深的体会就是,从我上大学开始,他就拉着我一起写基金,什么面上,重点,包括支撑计划的我都写过,我还指导过他一个刚留校的博士生写青年基金,那会儿我还读硕士,老板知道我这技能以后,还让我主写了一个973的子课题申请。。现在我已经比一般青年教授会写多了。。不过还好我也是个搞科研的,这些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锻炼机会。。

另外和其他教授不一样,我爹作为早早就拿下博士学位的人,在我小的时候竟然非常反对我读书,所以把我扔体校练乒乓球去了。但因为阿公阿么极力反对,所以就找了个国小,上午上课,下午晚上打球,直到国中受伤,发现彻底没进会进国家队了才开始正式上学。

还有一点体会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太多了!我爹同事家的孩子们,动不动就大学部清华北大,去浙大的也是竺可桢学院。还有一位从小和我一起玩耍的高二保送清华的学神大哥,关键我台球也赢不了他,你说气人不气人。后来打算出国读博,就发现我爹同事里有只少三位的孩子在哈佛读博的。。其他名校我就懒的数了,反正从小到大一个院子里的孩子,本硕博学校就数我的差,千真万确。。我爹倒也从来没让我向他们学习过,所以我也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因为我乒乓球打的好啊!233333

最后一点就是,从小耳濡目染的,所以我也挺喜欢做研究,之前看到Aorqu上有个问题是“有没有人真的喜欢做研究”,其实我就是那种真的喜欢做研究的。。我就想毕业找个教职,招一些学生把我脑子里那些很有趣,而且我认为很有意义的想法都实现出来。然后再过十年,让我女儿来答这道题哈哈。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