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麼體驗?

問題描述:作為科研工作者子女是什麼體驗?
, , , ,
匿名用戶:

父親是導彈基地的科研人員,高級工程師,不能算是科學家,只能算是普通的科研工作者。我從小在基地長大,見證了中國航天事業的從無到有。。大家現在感覺中國航天與導彈事業蒸蒸日上,成功率很高。但是在我小的時候,經常見到父親愁眉苦臉的回家來,問他咋了,有時候說今天發的火箭掉下來了某某組有很大的責任,有時候說最近這個導彈設定精度100米,飛到目標地點以後偏差了十幾公里,還有時候說今天導彈沒起飛就炸了,死了幾個人。這些新聞里從來不說,只在偏僻的地方有一個烈士陵園和一片松柏。
父親主要負責導彈的燃料加註,那時候技術還落後,導彈的燃料是劇毒易燃物質,一丁點失誤後果都不堪設想,因此平時工作用的最多的就是防毒面具和防化服。離導彈發射架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地下掩體,掩體有幾道大門,每道大門都是鋼筋混凝土鑄成,開啟大門的鉸鏈有胳膊那麼粗,為了抵擋任務失敗火箭爆炸的危險,大門幾乎有一米厚。而如果失敗僅僅導致周邊房屋損壞,玻璃破碎,這都可以算是微乎其微的損失了。父親在掩體里有一個座位一台電腦,每次發射都要在一線掩體里監控火箭狀態。一旦火箭在發射台上發生爆炸,塔架旁待命的消防敢死隊和工程師會迎著數十噸重燃料燒起的火海沖進去,冒生命危險滅火搶救發射架搶救數據。
從小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地方,幾乎沒有什麼玩的,那時候基地還很窮,又要保密發展又要和美國台灣的間諜破壞分子鬥爭,你們以為是在拍電影,實際上竊取情報,暗中破壞,秘密策反,那些王八蛋就沒有消停的時候!曾經在基地附近山上的山洞裡搜出來間諜的很多設備。受此影響,基地一直都沒有網路,沒有手機,電視訊道也只有四五個。後來國中轉學去了大城市,我既不知道愛迪達,也不認得周杰倫。我只認識成龍,因為父親出差帶回來幾張成龍的vcd,我翻來覆去看了幾年,看的碟最後都劃壞了。城裡班上的同學都叫我怪人,山裡娃。
離開基地已經十多年了,聽說基地現在馬路都修的寬寬整整,不經常停電了,有網際網路了,高速路修好,交通也方便了,敵對分子也沒膽抵近破壞了。這些我都沒有親眼看到,停留在我記憶中的,只有轟隆隆關閉的防爆門,和烈士陵園迎風搖曳的松柏。

小時候在火箭發射架前和媽媽的合影。

這個是老發射架,真是功勛發射架啊。在這里有過很多慘痛的失敗但更多的是偉大的勝利。。現在好像已經不用它了。。估計不會涉密,為了保險還是糊了一堆馬賽克。。哈哈!

————————————————————

莫要再評論或者私信說是假的了。。

一,沒時間解釋。二,很多和我一樣經歷的小夥伴都可以證實我講的不誇張。三,不匿名因我向來對自己的言行完全負責。四,評論里的小夥伴們注意隱蔽啊。。怎麼都是耿直boy耿直girl呢?嗯嗯嗯???


匿名用戶:
家父是五道口職業技術學院的一名教授。
我上國小的時候,數學有些沒明白,父親的一位朋友自告奮勇的來給我補課。
國中的時候也是他給我補。
高中時候也是。
現在我研二,還是他給我上課


吃西瓜特別快:

分手了……

祝你前程似錦,一切順利,offer多多

——————————————————————————————————————————
以下是原答案
——————————————————————————————————————————

我女朋友的阿公,是武大搞遙感,測繪的老教授,原來是武測的,後來合併到武大。可是女朋友的爸爸並沒有做科研,不過也是在高校工作。到了女朋友這一代,女朋友乾脆學了文科……

所以一開始在她口裡聽說的阿公是一個動手能力很強,家裡啥壞了都能修的能幹老爺子,並不知道原來和我的專業如此相近(我學的遙感)

今年上半年一起學習的時候我正好在寫一篇小論文的參考文獻,然後坐在旁邊的女朋友瞟了一眼,指著參考文獻第一條(引言里的參考,類似於大佬綜述性質的)說,哎呦,這不是我阿公嗎。

我:喵喵喵??


豆豆很逗:

必須更新一下啊,國家待遇非常好,達到一定成就的人國家會「連骨灰盒都管」。只是科研人員心思還是很單純的,物質需求很低,這兩者不矛盾,希望更多的有抱負的人才進入祖國國防事業。

————–原答案—————————–

爸爸是國家軍隊某核武器研究所的研究員。

前一陣在中央一套播出的《馬蘭謠》主角、為祖國核事業做出傑出貢獻、12年感動中國十大人物林院士就住在我家隔壁。

從小到現在爸爸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實驗室做科研。三十多歲的時候晚上三四點回家很正常,每天文獻、實驗、開會,實驗結果好時飯桌上眉飛色舞,不好時一張大黑臉。

研究所內張貼著:「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
,母親笑著評論:這不是恐怖分子嗎。 哈哈,但其實這里每個人都在踐行這個準則。

在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到某實驗基地做實驗,初二的時候才回來。整整兩年啊,沒見過面,導致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我連爸爸兩字都很難叫出口。

在新疆做實驗有很強的核輻射。我們研究所之前有四五個叔叔阿姨死於白血病、肝癌等。應該有一定的關系。

屬於國家保護人才和涉密人員,沒有身份證,護照全部由國家保管,不能自行出國旅遊。

下樓打個水可能遇見幾個院士,他們一般都騎著很破的單車去打水或者去飯堂打饅頭。

接觸社會越多越會覺得我們研究所是一個多麼純粹的地方。

最後,向為祖國核事業做出貢獻的科研人員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楊佳欣:

哈哈哈哈哈哈我婆婆是化學教授,跟她吃飯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