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醫學生,你經歷或老師講述過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病例?

問題描述:作為醫學生,你經歷或老師講述過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病例?
, , ,
ALLEN:

非醫學生不請自來。
由於媽媽是某縣級人民醫院護士長,我從小又體弱多病,也算是生長在醫院吧,見過好多奇怪的病例,大部分記不清了,唯獨這一個,每次想來都會樂不可支:
那時候我上國小(上世紀90年代末),學校離醫院非常近,放學以後都會到媽媽所在的注射室(護士配藥間)角落裡坐在小馬紮上寫作業,透過大玻璃看隔壁形形色色掛著點滴的患者。
某次放學以後,剛到媽媽這兒,就被一個看上去不到二十歲的小伙兒吸引了注意,該小伙兒神情萎靡,頭部和耳朵有外傷,紗布包紮處置完畢,先打了疫苗(我媽說的),然後打吊瓶,陪他來的兩個人看上去跟他同齡,不停地私語竊笑。三個人的穿著打扮以現在的標准來看算是「非主流」吧,當時還沒有這個詞兒,但是那時候來自韓國的組合「HOT」特別火,主唱叫安七炫還是什麼來著,記不清了,反正受此影響,祖國大地流行過一段時間染特別誇張的頭發和戴各種金屬配飾。我一開始以為是街頭小混混打架,導致流血沖突,那時候古惑仔特別流行,這種事見怪不怪。
結果後來我媽告訴我實情,我差點兒樂背過氣去。
原來這受傷的小伙兒追求另類,染了一頭綠發(我媽跟我講原因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紗布邊兒上露出的頭發確實是綠的),而且這種綠不是翠綠,是帶點兒黃綠那種,簡單來說就像枯草一樣,當時還沒有「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就得帶點兒綠」的說法,我也並沒有覺得他心有多大,但是頂著這一頭綠毛兒您就踏踏實實表演非主流多好呢,幹嘛非要到城鄉結合部的大街上來?來就來嘛,幹嘛非要口渴了蹲下挑西瓜?上個世紀90年代一些縣城的城鄉結合部經常能見到農民趕著馬車驢車進城賣西瓜,相信很多人都見過,具體細節不清楚,但是反正這哥們兒蹲在西瓜旁邊就被賣瓜人的驢照著腦袋啃了兩口。。。耳朵上沿和頭皮都啃壞了。。。
這件事情告訴我們,打扮成非主流有風險,就算非要打扮,也盡量不要染綠頭發,就算非要染綠頭發,也要盡量遠離大型家畜。。。
加個圖吧,我一個朋友最近也染了這個顏色的頭發,我要不要告訴她,離驢遠點兒?

另附今天的騰訊新聞,(驢子將百萬豪車當成胡蘿卜啃)哈哈哈哈:
https://view.inews.qq.com/w/WXN20170929040888050?refer=nwx&bat_id=1116000958&cur_pos=2&newsGid=20170929_r4892660&grp_index=1&grp_id=1316000964&rate=1&_rp=2&pushid=2017092920&bkt=0&openid=o04IBALYT6IA0Yv3sxz4XU-6IRus&tbkt=F&groupid=1506677407&msgid=2&from=message&isappinstalled=1


井溪溪:

一男子由於誤食了一隻蟑螂,害怕它在自己體內活下來,於是又喝了一口蟑螂葯!!!

蟑螂葯!!!
遂被送急診急救
我聽說時覺得,這大哥邏輯好嚴密…..竟無言以對。


晚來天欲雪:

泌尿外科。

老師講課的時候講的。他說他這輩子都忘不了這個人了。叫啥他還記得。

病很簡單,就是過程很曲折。

老師幾年前收了一個精索靜脈曲張的小兵做靜脈結扎術。

就在腹股溝那裡切了一兩三厘米長的切口。做完手術,包紮好,按時換葯,兩周拆線。

然後拆線的時候,肉眼看著傷口沒長好,線一拆,果然,傷口立馬崩開了。

沒辦法,重新包紮。

依舊是按時換葯。

再過兩個星期……

還沒長好……

各種檢查都做了,沒有糖尿病,沒有高血壓,沒有任何不利於傷口恢復的疾病。

小兵是個當兵的,身體很健康。沒有查不出來任何異常。

小兵天天沒事就在那查百度,他舅舅在那照顧他,兩個人都喜歡上網。那段時間砍醫生殺醫生的新聞很多,他的傷口遲遲不好,老師心裡壓力很大。

請各大醫院專家會診,美容科,燒傷科,外科,內科都請過。各種有利於傷口恢復的措施都上了。

就是沒有好轉的趨勢。

護士換葯換的臉都綠了。

最後沒法了,換成中藥。想著中藥可能有用。就在傷口上敷了中藥。

中藥敷上去沒幾天,小兵找到護士長,說感覺傷口那裡有蟲子在爬,癢癢的。

我們立馬接了話說,這是好事啊,說明傷口在長肉。是不是中藥起作用了?

老師笑了笑。

說,又過了幾天換葯,紗布一打開,傷口裡面真的有蟲子,還是蛆,蠕動的蛆。小兵的舅舅立馬不願意了,要醫生給個解釋。

這時候老師停下來問了我們一個問題,你們說,這怎麼辦,人家傷口遲遲不好,換葯還換出來蛆了,你要怎麼解釋,病人才不會拿刀砍你們?

我們都搖了搖頭。表示不知道。老師說,那完了,你們都要被砍死了。

然後老師說,他們查了很多資料,根據資料顯示,推測可能是中藥在晾曬過程中,有蒼蠅在裡面產卵了,然後後續過程沒有被殺死,條件一合適,就孵化出來了。

他們都知道原因,但是這個原因不能給這個小兵解釋啊,一說出去,小兵的舅舅肯定要揍他們的。

最後……

全科室上下統一口徑,給了小兵一個解釋。

小兵也沒鬧,後來依舊配合治療。

一直換了半年的葯,傷口條癒合。

等到出院的時候,小兵才告訴老師,他小時候腳上磕破了一塊,也是半年多才好。

老師說,每個人的體質都是不同的。但是他這樣奇特的體質,真是頭一回遇到。

後來小兵又回來看他們,讓老師給做個切包皮手術。

這個手術,誰敢給他做啊。全科室都認識這個小兵。沒人敢做的。

故事講完了。小兵名字我是記不得了。

但是我的老師,這輩子真的不會忘了這個小兵的。

你們猜,老師們給了一個什麼理由?

很簡單,老師說,蛆是我們故意放進去的,吃腐肉,促進傷口癒合的。

小兵和舅舅一查百度,呀,真有這個說法。然後就不鬧了。

感謝百度,感謝網際網路。

跟大家分這個例子,是想說,每個人體質都是不一樣的。同樣的病同樣的治療手段,有的人有效,有的人不一定有效,但這不是醫生想要它無效。聲明一下,沒有任何黑中藥的意思。

有人吐槽西醫開中藥,醫院有個制度叫會診了解一下?

這個評論被我摺疊了。

醫生和患者,是一條戰線的,他們共同的敵人是疾病。

將心比心,希望大家都能更加聰明智慧一些,跟聰明人說話,不累。


Sarah:

來說個我剛參加工作時遇見的事。

一對年輕人,結婚辦酒席。12點開席,酒至半酣,也就是大概一點鍾的時候,一些人開始不適,有的頭暈惡心,有的胸悶氣短,二十分鐘以後,越來越多的人出現不適,嚴重的頭暈乏力,口唇紫紺,呼吸困難。

因為離我們醫院最近,這些人,老老少少大約一百多號人,一下子湧進了急診室。

我當時還在單身宿舍住,被樓下電話緊急叫到醫院幫忙。

到了醫院,慘不忍睹啊!很多人在吐,這邊吐的還沒打掃,那邊又吐了,大的哭小的叫,秩序有點亂。有兩位老人情況最嚴重,已經血壓下降,昏迷,休克。

他們亂,我們不能亂。醫生們經過簡短討論,根據食物中毒和缺氧的狀況,判斷可能是亞硝酸鹽中毒,於是迅速吸氧,洗胃,迅速靜脈給解毒藥。同時提取嘔吐物,送實驗室檢查。

你們知道解毒藥是什麼嗎?

就是這個。

它叫亞甲藍,是一種很漂亮的染料,所以另外一個名字叫: 美蘭。

話說這個葯太神奇了,那兩個危重病人,輸注亞甲藍後,缺氧癥狀得以迅速緩解,其中一位老人來的時候,臉色烏青,嘴唇發紫,隨著藍色的葯物緩緩滴進血液,慢慢地,臉色變過來了,眼睛也睜開了。

因為葯房存的亞甲藍太少,根本不夠用,於是緊急向全市葯房求助。

因為解毒藥迅速有效地應用,病人們都得到了救治。無一例死亡。

但是,
那幾天,
所有的病人,
尿液是蘭色的(清晰可見)
送檢的血離心後血清是蘭色的
如果你仔細看
他們的皮膚也是呈現出蘭色(突然想起了阿凡達)

最後,嘔吐物鑒定結果也出來了,確定是亞硝酸鹽。

各位吃瓜民眾,這時候你們一定要問:哪裡來的亞硝酸鹽呢?

這個問題當然也搞清楚了。

是那個飯店的廚師,誤把鹵完牛肉剩下的亞硝酸鹽,當鹽放進了菜里。

你們看!亞硝酸鹽長這樣:

有沒有跟鹽很像呢?

這場婚禮,參加者近二百人,九成出現輕重不同的中毒癥狀,約一百人進醫院救治。

那麼這次婚禮的主角新郎新娘呢?

謝天謝地!因為忙著給親朋好友敬酒,新郎新娘一口飯菜都沒顧上吃!也因此躲過一劫!

………………………………………………………………
今天來更新。

有細心人指出:
菜沒有鹹味大家都沒嘗出來嗎?

我百度了一下:

亞硝酸鹽,一類無機化合物的總稱。主要指亞硝酸鈉,亞硝酸鈉為白色至淡黃色粉末或顆粒狀,味微咸,(敲黑板!!注意啦啊,味微咸!)易溶於水。
硝酸鹽和亞硝酸鹽廣泛存在於人類環境中,是自然界中最普遍的含氮化合物[1]。人體內硝酸鹽在微生物的作用下可還原為亞硝酸鹽,N-亞硝基化合物的前體物質。
外觀及滋味都與食鹽相似,並在工業、建築業中廣為使用,肉類製品中也允許作為發色劑限量使用。由亞硝酸鹽引起食物中毒的機率較高。
食入0.3~0.5克的亞硝酸鹽即可引起中毒,3克導致死亡[2]。

以上是百度內容。

這個群體事件發生後,我當時還是比較興奮的,(別噴我啊,醫生如果發現罕見或少見病例都會莫名地興奮的),因此把注意力放在收集收據寫文章上啦,竟然沒有想到很多耐人尋味的細節,比如:

廚師把剩的亞硝酸鹽倒進了鹽罐里還是單獨使用的?

如果單獨使用,估計只有一兩道菜有毒吧,那麼是否只有吃了這道菜的人才中毒?

如果倒進鹽罐里而沒有混勻,那麼也許最初做的菜里亞硝酸鹽含量最多。

廚師自己嘗菜了沒有?(中毒者里好像沒有廚師,我已經記不清啦)

廚師負全責還是酒店負全責?(有學法律的沒?)

啊啊,越想越多。

很遺憾,這些問題,由於當時的疏忽,已經無法知道答案了!


Atropa:

太多了,先說一個慢慢更

我們外科做手術前要查傳染病的,梅毒肝炎艾滋,然後,我們科有個老太太就查出梅毒了。

但是吧那個術前檢查也就是初篩,是有不少假陽性的,所以當時老太太的管床大夫看完血結果以後就去告知患者去了,一個是跟她說得再抽一回血做進一步檢查,一個是說如果出來真是陽性的話讓她老伴也去查一查。

據那位管床大夫回來說,當時她話剛說完,老太太的老伴咔地一下就跪地上了。開始哭,說,XX啊,是我對不起你啊,我年輕的時候在外面玩過一直沒告訴你啊,XX你一定要原諒我啊,是我錯了啊不拉不拉。。。然後老太太開始一邊哭一邊罵老頭。旁邊還有兒女。。。場面很尷尬。

然後復查結果出來了,果然是假陽性。。。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一直也沒更新,感謝大家的贊。

我在另外一個答案里也說過一個在臨床上經歷的故事。就直接放鏈接不來回粘了。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443660/answer/27835402


羊桑:

記得寄生蟲老師說過好幾個案例,其中一個如下:
醫院入住一位懷疑肝癌晚期的患者,命不久矣。才二十多歲,出於檢查的目的、確定病情打算進行穿刺,以確定癌症的惡性程度。穿刺的前一天,實習的臨床學生跟他閑聊,無意談及患者曾在內蒙待過一段時間,再細細詢問,實習生覺得可能是寄生蟲感染,因為處在寄生蟲疫區,而且該寄生蟲感染臨床癥狀與癌症很相似。
第二天向教授反映,教授亦採納,於是決定直接開刀,若是棘球蚴感染,穿刺是不允許的,囊包的破壞會引起嚴重免疫病理反應、休克等。後來從肝中取出巨大的棘球蚴囊包,痊癒出院。實驗課上聽到這個故事,老師強調的只有一點:詢問病史非常重要。


520個晚自習:

第二次更新,前幾天手術室被乙肝病人的縫針扎了,自己等到下班去打的針。(別問為什麼不上報院感,老師知道但是……)

分割線————————————————

第一次更新

內科老師說的
一心肌梗死急診入院,手術室前家屬死活不簽字,一直在看手機。最後沒辦法只好向醫院主管部門申報,最後冒著很大風險(最後還是沒簽字)把病人搶救回來。

你知道病人家屬一直在幹什麼嗎?

百度一下,百度一下,百度一下

分割線————————————————————

我再來補充一個吧!目前在血透室實習,每天上午和下午給兩批病人做血透,很多都是大爺大媽,有的為一點小事爭來爭去。比如一個護士老師管六個病人,上機器的時候就要一個一個來,平均一個不到五分鐘吧!就這樣很多人爭著要先上機器(有的病人家離得遠也能理解),昨天一個比較牛叉的大爺趁著中午第一批病人離開的時候溜進來,你猜他幹嘛??

鑽到床底下藏起來!!!

藏起來!!!

大爺以為這樣他就是下午第一個來的,然後第一個做。

然後老師鋪床的時候嚇了一跳,大爺就被護士長請出去了……


黃雨散:

實習第一周,有同學在心電圖科輪轉。中午有個住院的小女孩來做心電圖,直到做完後也沒事,但那小女孩回到住院部後就大吵哭大鬧說做心電圖的兩醫生嘲笑她乳房小,還投訴了。有人過科室來問怎麼回事,當時大家都還在忙著,瞬間一臉懵逼,根本就沒有說過這種話,但小女孩的姐姐又氣又惱,一口咬定他們嘲笑她妹妹乳房小。後來醫生們分析原因可能是檢查醫生在討論前一例病人的心電圖時,用到詞語「胸前導聯T波低平」。


徐徐俠:

頭一次得到那麼多Aorquer的手動點贊,倍感意外。答主今天學校放五一長假9天,可是苦逼的我們專業今天還有課,看著校園里人去樓空
答主~~

今天又是內科,給上課的女老師和藹可親。在內外科的課上,真的少不了案例這種東西。
所以,答主今天再更新一個,希望Aorquer們繼續支持。

——————祝大家五一玩的開心——————

案例(挺搞笑的):一個老阿么頻繁下頜痛,去了口腔科,檢查完,巧了,牙齒不好,結果就拔牙。拔完下巴又痛,又去拔牙,一直拔了四顆。後來才發現不是口腔的原因,而是什麼?你們肯定猜不到。

是~心!絞!痛!

wtf?你們肯定這么想

讓我慢慢給你們解釋:冠心病的臨床表現其中之一就是心絞痛,而心絞痛不是固定在某一個地方的呀,大概在前胸的部位,手掌大小範圍,界限不清,常常放射(不懂的話我也沒辦法,可百度)到左肩、左臂內測,或頸、咽或下頜部。
所以呢,案例里的老阿么就是冠心病心絞痛放射到了下頜,引起下頜痛。

很奇葩對吧。普通人誰能想到下巴疼了和心臟有關?!

————以下為第一個過氣答案————

講胸部損傷的外科老師,姓王(第一次給我們上課),王主任說,他最近被投訴了,因為他有一個從高處摔落的男孩患者,肺部損傷,王主任為了這個男孩的未來(不想讓他成為一個只有一側肺的「殘疾人」),採取保守治療(葯物治療之類的,沒有手術切除)。結果,造成男孩肺損傷的主要責任人投訴了王主任,說他不給患者治療,不給患者手術,極具煽動性,上級部門要求王主任24小時內給出答覆,王主任拒絕並要求一個星期的寬容時間,一個星期左右後,男孩肺損傷吸收,病變範圍縮小,明顯好轉,這才做出答覆。
—————————激動的分割線———————
聽到這里,我完全明白理解王主任的良苦用心,很佩服他,一個醫生總要替他的病人做出長遠考慮,一個醫生不會拿自己的飯碗開玩笑。外行畢竟外行,在此,致敬王主任。


芝麻豬:

答一發,上個星期剛剛發生的事。一個腦梗死的病人從下邊的縣級醫院轉到我們醫院,我們神經內科,有一個二級監護,可以留陪人的,在轉來的那一天,他老婆就對我們巴拉巴拉各種不滿意,為什麼不多給一個放東西的廚子,說我們床頭桌不幹凈,是不是沒有消毒啊,對我們科大夫就一副孫子的樣,說來到我們醫院病情好多了,還是我們大醫院技術好啊什麼什麼的。早晨大夫查房(聽同事敘述),說病人五天沒有大便,是不是有什麼辦法大便,給家屬說可以灌腸,家裡人同意。醫生下醫囑,灌腸,二級監護室,一個N3的護士帶著一個去年進的護士在監護室負責這個病號,遵醫囑灌腸,年輕護士各種認真,灌腸前還問了問病人是不是想大便,病人點頭,灌腸後我們年輕護士還特意交代了一番,千萬不要用力大便,神經內科的病號就怕用力大便,誘發腦出血,灌腸的目的就是不讓病人大便。But,病人在灌腸後還是用力了,半小時後,病人頭疼,夜班,我接班,這時監護儀的上血壓已經不能量出血壓,我拿了水銀柱的血壓計一量,好傢夥,225/120mmHg,通知醫生,一片硝苯地平口服,這時。他老婆就大聲說,大便不解又不會死人,你看看,把我們弄的頭疼了吧。這時醫生說要去復查CT,他老婆拒絕,還大聲嚷嚷著說,死吧,早死我也輕松,病人這時已經煩躁,醫生懷疑腦出血,吃的葯也吐出來了,噴射性嘔吐,我在旁邊,勸他老婆去做檢查,他老婆說做不了主,等他兒子,醫生下醫囑,對症治療,醫生聯系監護室,轉監護室,病人已經意識模糊,他老婆還說等兒子,說我們灌腸把病號弄成這樣的,這時她的矛頭已經指向了我們,就說我們護士把病號弄成這樣的,最後還是去了監護室,病人搶救無效死亡,接下來幾天就上演了醫鬧,七大姑八大姨在我們科又吵又鬧,就找那個灌腸的護士,各種賭,我們那個小同事還沒上班。我想,在她心裡,已經留下陰影了吧。在病人生命垂危的那一刻,醫生和護士才是那個最想讓你活下來的人吧,為什麼我們的付出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唉~,現在已經走法務程序,家裡人是不是的還來我們科里溜達,就是找那個灌腸的護士,碼真是太累了,剛下夜班到現在沒睡覺,有點思路不清,湊合看吧


小兵陳:

今天上醫患溝通選修課剛聽老師講的,老師是醫院的醫生,她見過的聽過的真實事例,都是門診上的事
1.家屬:醫生我男朋友健身的時候暈倒了!
醫生:快把他抬到床上
家屬:別動他,我男朋友不舒服
醫生:先做心電圖和血糖測定
家屬:我說了別動我男朋友,他不舒服,再動我抽你!
醫生:……
2.50歲大媽:醫生,我受涼了,給我開點葯吧
醫生:有沒有什麼癥狀啊
50歲大媽:我就是受涼了,開點葯吧
醫生:有沒有咳嗽,頭疼打噴嚏哇
50歲大媽:我就是受涼了
醫生:發燒沒有
50歲大媽:我就是受涼了
醫生:……(具體醫生說了什麼記不清了,差不多這種情況)【醫生最厲害!我說一句話就能知道得了什麼病,要吃什麼葯!……】
3.掛號的:醫生給我開點板藍根
醫生:為什麼
掛號的:孩子班上有人得了腮腺炎,老師讓吃點板藍根預防
醫生:沒有預防腮腺炎的葯
掛號的:老師說板藍根可以預防
醫生:沒有能預防的葯
掛號的:老師說了有
醫生:真的沒有
掛號的:老師說了有
醫生……
【老師您真厲害】


王水琴珈:

1.本年度最搞笑笑話,婦產科課上,有同學提問,為什麼陰道,口腔,腸道內這三個部位的假絲酵母菌可以相互傳染?大家笑笑不說話。。。老師也就只能微笑說,自己想像一下吧
2.在人體寄生蟲課上,老師講到有些人迷信,眼睛不好生吃蛇膽魚膽。有個患者眼睛不舒服,其母買了蛇膽泡酒,讓其喝酒。然後到了醫院,發現眼睛沒治好,其腹部里有又大又鼓的蟲包。可怕。。簡直不能想像。
3.有一農婦,準備煮青蛙肉。在宰青蛙肉的時候,感覺有東西濺入眼睛。過了幾天發現畏光眼睛不適,去醫院檢查,發現眼睛進了裂頭蚴。老師說這人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4.有人在照鏡子的時候,發現臉上有一白點,然後撓撓,發現白點變成白線,就是患了裂頭蚴。是其以前用青蛙肉敷臉,青蛙作為裂頭蚴的中間宿主,裂頭蚴經皮膚口頰進入體內。聽到這里,不禁拿出小鏡子看 自己臉上有沒有小白點。
5.廣州有一男子常年有肩周炎,去一診所看醫生。醫生開葯之後囑咐吃藥之前需生吞三隻小青蛙。隨後被發現腦部患病。
6.老師講到賈第蟲病時,這個合併HIV/AIDS,然後提到湖南大學城那邊的艾滋病,提醒同學們,注意安全。
7.老師說了,胖人之所以胖,是因為脂肪細胞很多,即使瘦了細胞也不會少,還是會長胖,但是瘦人脂肪細胞就那麼點,再怎麼長也不會胖,所以不要折騰自己了
8.觀看寄生蟲大體標本時,老師講得有個外國朋友請他吃牛排,外國朋友喜歡吃三成熟,他要十分熟,雖然咬起來很費勁。後來老師的外國朋友就得了牛帶絛蟲的病,那根牛絛至今還保管在川大的寄生蟲實驗室里,老師說畢竟是進口的牛絛。沒有拍照片,和豬帶絛蟲形態很類似,下面是豬帶絛蟲的圖片。下面圖片大家慎重點開!!!會有些惡心。

大概就是這樣的

9.老師還講到很多人喜歡吃日本生魚片,那是海魚,但是我們這里的生魚片,是都江堰養殖的淡水魚 第一反應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二反應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簡直是噩耗。聽到之後再也不會在日料店吃生魚片了。
10.最後一節婦產科課,老師最後給我們灌了波毒雞湯

11.精神病學老師是一個外聘老師,經常跟我們講安利,在講到如何跟精神病患者溝通時,他舉了倆個例子。

①他之前在臨床當醫生的時候,遇到一個患者跟他說你去查尿,給他開了個查尿單,結果過了一會那個患者回來找他了,說已經全身搽了尿了,真的無法想像老師的當時表情!!!

②還有個他同事的案例,遇到一個婦科病的患者,姓焦,醫生跟該姓焦婦女說,你回去按時吃藥,不要性交。

這位病人當時就跟醫生冒火(就是生氣 的意思)我們家祖祖輩輩都姓焦,你竟然讓我不姓焦!!!

③在一個火葬場火化屍體的師傅正打開裝屍體的口袋,發現屍體在冒汗,嚇得他跑出去,隨後他想了想打了120電話把這個女孩救活,醫生檢查了她的各項生命體征,都發現是正常的,但是很奇怪的是這個病人能夠一動不動一天,不能自己睜眼不能自己閉眼,甚至眼睫毛一動不動一整天,隨後通知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帶她走了很多醫院,後來去了精神病院,才發現是一種精神分裂症,是「木僵症」。其中一個癥狀大概就是這樣,像是有一個「空氣枕」,能夠自行睡覺。

12.在醫


Black Norland:

西元兩千零四年,某雲南小伙趕羊群於深山放牧,因農忙返田中。傍晚時分,心系羊群,故返,所見情景駭之甚恐,一巨熊於羊群中興風作浪,羊群死傷慘重。男子大怒,竟忘危,擲石欲驅熊。熊認其挑釁,與其搏鬥。小伙嚇尿,昏死。村民救之,然其面目已損大半。
艾瑪終於把背景說完了,下面就輪到醫生出場了,醫學院的筒子們也許知道這個案例,之後我校郭教授為其實施了全亞洲第一例換臉術,細思極恐啊有沒有,冒牌天神啊!此手術可謂是艱難困苦,供體的鼻子,嘴唇,患者缺多少要補多少,面部所有大血管一一縫合,面部輪廓不能破壞,骨性組織很難嵌合。動脈靜脈不能堵啊有沒有,全程都是大出血啊,呱呱呱。不過這些並不算難,良辰自有妙計,在顯微技術支持下,手術順利完成了。普天同慶啊!!!中國又突破了難題啊。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

男子回到村中,父老鄉親未為之感到喜悅,掛著一個死人臉好不吉利啊,不行,不能讓他進家門。天啊嚕,良辰有一百種方法也勸服不了這些民眾了!男子難以忍受歧視,拒服免疫抑製藥物,後因面部排斥反應,潰爛感染,卒。


王小醫:

院前急救大夫一名,有一次出診到達目的地之後發現,靈堂都搭好了!!!那你叫毛線的120啊!!!不是該叫殯儀館嗎!!!
好吧,冷靜,不要fang。或許是讓我們來給下最後診斷的呢。
然後就把我們帶到靈堂,發現棺材都蓋嚴實了!!!幹嘛呀!!!要開棺再搶救還是咋滴!(黑人問號臉)
我們慢慢走到棺材前,很為難的看著家屬,「這……」
家屬答:不是這個,那邊兒呢。。。
這才發現,棺材前有人跪拜在地。檢查後確認已無生命體征。


薛彬:

我又來更新了哈哈哈哈哈
眼耳鼻咽喉中的鼻咽老師,上夜班。已經晚上三點左右了,迷迷糊糊的正困,突然來了一個病人來看病,說自己鼻子不通氣。老師問,你這癥狀有多久了啊?病人說三個月前就這樣了。

老師
三個月前不通氣你現在來看病?
病人:是啊,睡不著我就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兒科老師講的

妻子懷孕了,因為雌激素和孕激素上升心情會比較煩躁。有一天半夜踹醒自家老公,要吃西瓜。丈夫表示懷疑人生,半夜?冬天??西瓜???妻子很堅定,說對。
老公決定發揮死皮賴臉精神,說我不去,明天白天再去買。妻子說行啊,那我現在去跳繩。

老公出去開始找西瓜。沒有啊 買了點別的水果回家,結果發現老婆睡著了。。。。。。

再後來的一天,妻子又開始替類似的無理要求,老公淡定的說,我已經把跳繩藏起來了。

妻子也很淡定的說,沒事啊,我也不想跳繩了。

我轉呼啦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7.5.12 今天上課講糞便化驗,老師是一位很有經驗的老師了,明年就要退休了。
講到以前護士下班前給病人一個裝葡萄糖溶液的盒子,囑咐第二天採集糞便。因為護理人員缺乏需要病人自己去送檢。但是沒有告訴病人糞便採集量,所以……

第二天檢驗科特意來人去和護理站的人說 病人送來了一盒子糞便……
一盒子……
一盒子……
病人也是不容易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點贊正好今天滿二百,看著舒服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動分割——————————
上放診課的時候,老師講脫位。說到身體容易脫位的位置中有股骨頭(原來寫的大轉子是錯的)。然後就說碰到的一個病例,一位中年的婦女。
兒子送來醫院時坐著輪椅,一側腿脫位了,詢問怎麼弄得。

大媽說,剪腳趾甲的時候,掰著腿,剪完發現,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不去了……
去了……
了……
……

哈哈哈哈哈哈深刻了解了剪腳趾甲不要硬掰扯自己哈哈哈哈哈哈

——————手動分割——————————
第一次收到這么多贊謝謝大家呀~


老夫入攻已多年:

產科老師上課講的。有一天她值班,來了個27歲的年輕女性,要來打胎。(之前已經打過一次了)老師問她:「你之前已經打過一次胎了,現在也都27了,這個在打可能你以後都不容易在懷上了。」女生挺猶豫的。
這時候又跑來一個中年女人,是這個女孩男朋友的媽媽。「醫生,幫我們把孩子打掉吧!」「我們兒子看不上她」……

可笑嗎?以前只聽說過女方懷了孩子,男方父母讓盡快結婚的,現在還有了另外一個方法,讓自己的媽媽帶女朋友去打胎,然後分手的。咋啦,血脈中有神力,不能讓骨血外流啊!!!
即為那個女生感到心疼又覺得不值。老師還說了一個父母帶著一個12歲的女孩來打胎的。再次奉勸所有女生在發生婚前性行為的時候做好安全保護措施吧!!!


小小:

我是學的護理。我在icu實習看老師灌腸,畢竟是第一次看到灌腸。有一點不適應。 後面老師和我說,她幾年前遇到一個病人,不知道什麼原因 腸道內沒有細菌! 忘記是什麼原因了,醫生開了一個「灌屎」的醫囑。 病人家屬拉了熱氣騰騰的 。。。


六層樓:

終於有人邀請我來回答這個問題了。

長舒一口氣……聽我慢慢道來。

題目上問的是有意思的病例,既然是病例就不能僅僅是搞笑的病例吧?加上本來的教學目的,所以按照我個人的理解,應該是講講記憶比較深刻的病例比較合適,這樣才符合嚴肅文學的要求。

從上學那會兒開始接觸了各種奇形怪狀的病例,有一些是課堂上老師講的,有一些是之後在臨床上遇到的,按照順序跟各位講講看,因為時間久遠細節可能記不太清了,望見諒。

校園篇

一、

先從影像課開始說,因為相對直觀,所以很多病例展示起來也不怎麼費勁,加上當年的影像課老師也很年輕,分享獵奇病例的慾望也比較旺盛,幾乎每節課後都會放出一兩張瞠目結舌的照片,在我們的驚呼聲中結束教學,留下一個俊朗的背影……

最常見的莫過於往直腸里塞各種各樣的道具,你們能想到的幾乎都曾經出現在腸道里過,比如:可樂瓶子,黃瓜,茄子,算盤珠子,火腿腸……當年,少不經事的少男少女還只是在下面偷笑,不敢展示自己的閱歷豐富,任由老師在上面神采飛揚的講解每一次化險為夷,比如如何在不打破的情況下取出可樂瓶子,比如如何保持黃瓜的新鮮度,比如如何在腸鏡下穿算盤珠等……

直到有一天,老師放出一張圖之後,全班陷入了沉默,因為從圖像上來看,以往出現奇形怪狀物體的那個區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一個非固定物體,老師連續放了好幾張,每一張都不一樣,我們完全猜不到是什麼東西,結果,最後一位來自東南沿海地區的同學說:看著像是一條魚。

一片嘩然,我們又仔細看圖,果然越看越像是一條魚,而且是一條鯰魚,接下來老師給我們講了大概三十分鐘如何在腸道里釣魚的故事,並且感嘆魚的生命力頑強,因為釣出來之後,魚還是活蹦亂跳的。

這倒是跟黃鱔事件有點兒類似。

二、

麻醉老師一定都是段子手,因為他們見慣了人性的裸露。

很顯然,麻醉老師知道哪一種葯打下去就可以問出銀行卡密碼了,也肯定可以問出來外面是不是有人。

普外科的老師給我們講過一個故事,說是他自己作為病人去做腸鏡,因為要打麻藥,所以在打麻藥之前他再三叮囑說:一會兒麻了之後千萬不要跟我說話,更不要問我問題。

結果剛剛麻好,準備要做的時候發現有個字沒有簽,就順嘴問了一句:外面有人沒?(其實是問外面有沒有家屬可以簽字。)

這位老師說:有!有一個,但是別跟我媳婦兒說啊!她在外面等著我呢!

當時大家就樂了,然後麻醉老師使壞的心就開始了,等他媳婦兒來了,麻醉老師就問:XXX,你有小金庫沒?

普外科的老師說:有!有三個!一個床底下,一個運動鞋裡,一個花盆下面……

哦,對了,普外科老師的媳婦兒是神經內科的老師,所以基本上知道他的話不可完全相信,不過倒是在經濟上和感情上管的更加科學嚴謹了。

三、

下面來說說泌尿外科的事情吧,我實習所在醫院的泌尿外科當時在大陸數一數二,不對,基本就是數一,絕對是國際水準,當然見到的病例也都是大小不一,形態各異,很多病例讓我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嚇的渾身發軟,可是老師還是談笑風生,比我等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說起這個我突然想起在泌尿外科的手術室有這樣一條規定:盡量不要講黃色笑話,如果實在忍不住要講,也絕不能講領導人們的笑話……

言歸正傳,泌尿外科嘛,一些記得住的病例都是男人跟自己那話兒過不去的故事,往尿道里塞各種各樣的東西想必你們都看到過,如果沒有看過也不要緊,我給你們講講。

一位患者血尿伴下腹痛來就診,來了拍腹平片發現膀胱里有一團高密度影,當時的主任說:可能是結石,因為看上去就像是石頭一樣。患者這個時候突然醒悟過來,緩緩的講出這樣一個故事:上周他喝了酒,糊裡糊塗的決定挑戰自己,當然還有一些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說的原因,總之,他把妻子的一串祖母綠的項鏈順著尿道送進去了,愉快之後就睡著了,睡醒之後就忘了這么回事了,妻子發現祖母綠沒了,就像小孩子丟失了心愛的玩具,一哭二鬧三上吊,一氣之下回娘家了,只剩他在家借酒澆愁了……直到出現尿血才來就診,所以,據他猜測可能就是那一串祖母綠。

果然,在膀胱鏡下那一串祖母綠泛著幽幽的綠光,那水頭,那種,那翡,那翠,可以理解他妻子丟下他不管的絕情。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整條完整取出串珠子,雖然上面已經有些尿漬,但是依然璀璨奪目。

最後,那名男子從醫院出去就直接高高興興去接妻子了。

四、

這是一個灰色的故事。

病例本身沒有什麼新奇的,新奇的是表達感謝的方式。

紅包這個問題之前討論過很久了,基本結論就是醫生也無奈,患者也無奈。拒絕紅包,患者認為醫生不盡心,接受紅包,患者認為醫生白眼狼,在沒有辦法改變現實的情況只能管好自己就好。老師給我們講過這樣一個故事。

故事要到那年的冬天,辦公室的角落裡放著一個麻袋,一定是因為了放了實在太久,讓大家認為它原本就是在那裡的,大概記得是一對老夫婦臨出院的時候說是孩子從家裡帶的土特產送給醫生,以表感謝,但是講實話因為物流和網路的便捷所謂的土特產什麼的也不是那麼的新奇,所以就一直放在角落裡,直到年末大家要大掃除的時候,才決定要把這些堆在辦公室的東西收拾一下,這才去角落把這半麻袋的土特產拿來,如果還能吃就大家分一分帶回家了,結果,一打開,在場的人都驚呆了,半麻袋的百元大鈔,少說有幾十萬,就這么放在辦公室的角落裡,一放就是半年多,想想真是後怕。

哦,對了,這些錢後來聯繫到老人的孩子,還回去了。

我沒什麼出息,沒見過那麼多錢,所以偶爾做夢會夢到這樣的場景……

工作篇

一、

因為在婦產科工作的緣故,也的確比較容易見到一些形形色色的群體,但是真要讓我說說我記憶深刻的病例的話,首先映入腦海的還是那個七歲的小姑娘。

在急診的時候就是父親抱著一個小女孩兒來就診,小女孩兒說肚子疼,醫生一直以為是急腹症,所以就在內科查了一圈,直到腹平片做完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婦產科的問題,但是孩子的爸媽完全不能接受,孩子才七歲怎麼可能出現這樣的問題,在內科醫生的堅持下來我們這里就診,看到片子就明白了——陰道異物。

也是奇怪,人們真是擅長把往自己體內塞東西,可憐了這小女孩,在家長的詢問下,是幾個小女孩兒在家玩兒,不知道誰提議的,要往陰道里塞東西,幾個小女孩都有參與,我們一邊建議家長聯系其他幾位家長把孩子帶過來就診一邊安排手術。

手術順利,一共取出來:兩個核桃,七顆開心果,一個未開封的果凍。

其他幾位小女孩兒也都把陰道里的異物取出來了,那些東西都夠她們去春遊了……

二、

記憶里還有一個懸案,難以忘記。

患者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度貧血狀態,檢查尿HCG是陽性,婦科B超排除宮內孕,再加上患者腹痛腹脹的表現,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宮外孕,首先要考慮的是在輸卵管或者卵巢,但事實上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孕囊所在的位置,這個時候患者基本上已經要到失血性休克了,肉眼可見的腹圍增加,很明顯是有內出血的,只能選擇急診手術,腹腔鏡進入腹腔,找了半個多小時還是只找到少量積血,跟實際失血量還差很多,這個時候手術室都緊張起來,麻醉醫生那邊看著血壓和心率都下來了,趕快調整用藥,大量輸血,流速太慢,直接用手擠著血袋子往患者體內灌血……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麻醉醫生那邊真心扛不住了叫來上級醫生,我們這邊也一二三線全在手術台上,三個實習醫生輪流去取血,手術室里忙作一團。

當然,最後發現了出血點,在一個怎麼都想不到的位置。我們在一大堆腸管里翻來覆去的去找,在後腹膜上發現一個小孔,按壓腹部後從小孔里流出一些血液,我們斷定是孕囊通過這個小孔進到了腹膜外,然後破裂出血了。

最後從腹膜後吸出血和凝血塊大約5000ml,硬是把患者從死神手裡拽了回來。

先講到這里吧,如果你們喜歡看的話,以後有機會繼續講。

——————————分割線——————————————————————

【2015-10-10更新】

再分享幾個病例吧!

一、

一個昨天產房的病例,31歲的媽媽,雙胎,時間過得很慢,到現在也才16周,全家上下都盼著這兩個小生命的到來,但是今天開始陰道不規則出血,以「先兆流產」收入院,檢查發現前置胎盤,羊水也不理想,當然出血還在繼續,而且越出越多,醫生的處理方案還是以保胎為主,下午的時候出現宮縮,這意味著胎兒保不住了,只能等著宮縮把胎兒和胎盤排出來了,看著患者在產床上放空的眼神和不自主流下的眼淚,我們能做的只是檢查排出來的胎兒和胎盤,準備一會兒的刮宮……

看著產台上兩個手掌大小的小生命蜷縮在一起,回想著患者放空的眼神,感嘆我們將面對多少事與願違,多少無能為力。

二、

以前在普外科實習,分到了肛腸組,經歷了一個慘絕人寰的病例,我的「鐵石心腸」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一天,有個病人撅著屁股就來了,就像是個大螃蟹,看了一下住院單上的入院診斷是「肛周膿腫」,其實就是指肛管、直腸周圍軟組織內或其周圍間隙內發生急性化膿性感染,並形成膿腫,主要特點是自行破潰,或在手術切開引流後常形成肛瘺(就當科普了……)。之前也是見過這個病,但是沒有這樣的,如此特殊的走路姿勢我真是頭一回見到,跟著到檢查室,等患者趴在檢查床上的時候我才明白,平時見到的屁股上起個大紅包,而這位患者是兩個大紅包上隱約看出一點兒屁股的實體來,怪不得那樣呢,能走來已經是實打實的硬漢了。

問病史的時候,我納悶兒,怎麼這么晚才來看病呢?患者一講我差點兒樂出來,他說:他愛打麻將,有時候一打就是一天一宿,也沒覺得怎麼回事,可是前一陣子打麻將的時候屁股有點兒癢,然後開始疼,左邊疼我就用右邊坐著繼續打,右邊疼我就換左邊,老這么換著坐,我覺得還能繼續打,但是其他三家不樂意了,說我越坐越高,偷看他們牌了……這我才注意到屁股腫的那麼高了!這不就來看看嘛!

治療都差不多,基本就是切開引流,清創什麼的,這位患者因為比較嚴重,手術下來,基本上相當於兩邊屁股各削掉小柚子那麼大的坑,術後他每天就趴在床上,沒想到,就這樣還在病房攢人鬥地主了,沒打麻將是因為病房就仨人兒。

再說說給他換葯吧,就是把塞在兩個大坑裡的紗布取出來,把裡面的創面清理,上藥,然後再塞新的紗布,換一次葯需要兩個小時,因為太疼了,只要一動他就恨不得毆打我,所以只能緩慢的換葯……

哦,對了,第一次換葯他把我的白大褂給拽爛了。

三、

突然,我想起一個病例,很簡單的病情,就是16歲小女孩兒懷孕,一同陪著來的是三個男同學,做了人流,三個男同學平攤醫療費。

四、

今天最後再講一個。

小女孩兒,14歲,第一次懷孕,做了人流,現在16歲,再次懷孕了,又來做人流……

陪著來的是她母親,很異樣,就是整個過程根本不是其他母親那樣心疼,擔心,氣憤什麼的,完全就是認為再正常不過,沒準兒過幾年還得來做的意思,而且對於整個流程簡直手拿把掐比我們還熟悉,總之覺得不一樣……

因為第一次不是我接診,所以不了解情況,我就找第一次那個老師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因為病例太特殊,所以她還記得,對於小女孩兒再次來一點兒都不驚訝,她跟我說,事情是這樣的……

關於你們好奇的那個16歲女孩兒的媽媽的故事,是這樣的:

那個小女孩兒並不是那個媽媽的親生閨女,具體怎麼來的她也不知道,只是知道那個所謂『媽媽』的職業就是我們常常在電影里看到的『老鴇』或者『皮條客』那種角色,這個小女孩兒很早就不上學了,所以很早就開始做這件事情了,結果就是才16歲,就已經是人流兩次了。

故事就講到這里。

————————推廣————————

為了讓大家告別焦慮與痛苦,老六親自操刀錄制了一套完整的女性健康私家課。

涉及範圍之廣,令人髮指,包含內容之全,不容錯過。

下面是給大家申請的專屬優惠劵,先到先得!

領取優惠券​图标


柯基就是小短腿:

見習的時候神經外科老師給我們講的病例。~

大腦是一個很神奇的器官,有一些區域現在還並沒有研究出來有什麼具體的作用,但是和人的性格啊人格啊什麼的有關系,我們的故事就從這里開始了。

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腦部長了一個腫瘤(具體什麼地方我忘記了)。做手術之前,這個男孩子很man也很比較帥,打籃球啊什麼的不在話下。

然後,他做了手術之後

「有一天他來找我復查,穿了一個粉紅色的緊身褲,背了一個粉紅色的女士挎包,翹著蘭花指,輕輕的推了一下我的肩膀『大哥,我來了~』」
以上是帶教老師的原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