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醫學生,你經歷或老師講述過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病例?

問題描述:作為醫學生,你經歷或老師講述過哪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病例?
, , ,
熊妮兒:

科主任分享的某病例。

十多年前的冬天夜班,科室里有個病人突發心梗,那時候醫療條件差,還沒有引進介入等新技術,很可惜沒有挽救回來,後來屍體就被送進了太平間。那時候太平間也是剛用廢棄的病房樓改建的。

第二天早上,夜班醫生正在交班說病人搶救失敗臨床死亡時,該病人的某家屬推門而進,說,醫生你們去看看,XX好像沒死呢!

當時主任覺得頭發轟一下就炸了,真要是沒死這可是特大的醫療事故啊!當即領著夜班醫生層層往太平間跑。路上反覆問夜班醫生,確定沒生命體征了嗎?

等到了一看,屍斑都有了,肯定是死的透透的了。就問家屬為什麼說沒死,家屬拿起死者一隻手說,這只手還熱乎著呢。

後來大家仔細觀察了下,嗯,在死者還熱那邊有個暖氣片沒關╮(╯▽╰)╭

再來個副院長說過的。

現在的導尿管都是帶球囊的,注水後可以防止導尿管從尿道脫落。可是很久以前不是的,那時候條件簡陋,就一根孤零零的導尿管。

事情就發生在醫療條件改進,醫院進了一批新的導尿包的那年。

那時某科室里第一次用新式導尿包,球囊注水什麼的都沒錯,錯就錯在拔導尿管的那個護士沒見過不知道啊,還像以前那樣直接拔,可怎麼拽也拽不出來,就使勁扯,結果

導尿的患者被拽的都站起來跟著護士走起來了,拽一下走一步,拽一下走一步….

然後院長說,不要只覺得好笑,你們要記住學習是無窮盡的,總有新生知識在前方等著你們,一定要端正態度啊


蛋蛋那個蛋蛋喲:

我不是醫學生,是個護生,但是給我們上五官的老師是個醫生,年紀60多了,他上課給我們講他的他的事。
當年死刑犯的器官是可以取的,我們老師是專門交五官的,那個時候五官的標本啊啥的都不怎麼有,於是很愁啊~
有一天我們老師的學校不知道哪來的通路,說是有個死刑犯的死刑要執行了,和對方聯系好了,學校通知我的老師去拿Σ(ŎдŎ|||)ノノ頭!!!!!沒錯,就是頭!!!!!我們老師叫上另一個男老師一起去了。然後因為坐火車去的,鄰省的單趟的也蠻快的,況且去的也比較匆忙,我們老師拿了頭以後,就簡單的處理了下(具體怎麼處理的老師沒細說),裝在普通的手提袋裡就上了火車。本來老師們打算坐那種單間的”vip”,為了避免麻煩。但是因為真的時間太趕沒買到,晚一點的車又不行(畢竟是個死人頭,況且只是簡單處理),所以老師就和另一個老師買了硬坐!沒錯就是人很多的硬座!!!!!
高潮來了,中途有個熊孩子,人厭狗嫌的那種,居然乘著我們老師打盹功夫把袋子的拉鏈拉開了!拉開了!!!!!!((유∀유|||))然後那個車廂的人就這樣炸了

再然後有人報警了,說車上有殺人犯←_←(沒錯就是說的我們老師)乘警來了,一左一右把我們老師架出去了。後來我們老師解釋了,警方多方核實了以後說:”以後你們有這種事兒直接去火車站找我們工作的工作人員,給你們直接一個包間!ԅ(✧_✧ԅ)”然後我們老師直接被送回來了~回來了~來了~了~


Miss Sunflower:

最近在上寄生蟲課,老師「前幾年,咱們學校一位同學早上起來發現自己內褲上有一個白色的小肉團,用袋包起來拿到我們教研室(寄生蟲教研室)做檢驗,我們染色鏡下發現,是一個牛肉絛蟲的孕節,為了不影響那位同學下個星期的期末考試,我們是等他考完試再通知他去醫院驅蟲的」
作為老師還是很人性化的…..畢竟肚子里有一個4-8米的大蟲子想好好復習都難

更新一下
我看評論里好多小可愛問自己怎麼吃都吃不胖是不是有寄生蟲..還有就是怎麼檢查.
emmmm我上面這個案例是在短期暴瘦30斤,希望寶寶們莫緊張,絛蟲病還是比較少見的,養成好的飲食習慣不吃不衛生的生肉是關鍵哦
一般牛帶絛蟲病都會在患者糞便中發現白色節片,而且會單個或兩三個孕節相連從肛門脫出,在內褲和被褥上也可以尋找到。因為牛帶絛蟲孕節更易自動逸出肛門所以更易引起患者重視。醫院做檢查的話,糞便塗片蟲卵檢查就可以的吧
實在懷疑自己有蟲就買幾片阿苯達唑吃吃 定時打蟲也沒什麼不好
正在吃麵條米線粉絲的朋友們請別往下劃了!
我提醒過了哦~(我覺得一點也不重口吖)
我知道你們還是會往下翻的哼
(圖片來自百度)

————–更新—–分割線—
剛才吃日料的時候想起了我的這波回答
生吃牛肉的肉片入口即化鮮美可口真的是無法割捨 還有三文魚片金槍魚片甜蝦章魚啊啊啊太好吃了 我不配寫這個回答各位
我要是中槍了就GG了 吃日料還是去品質好一點的店


一枚醫學生:

據說:前段時間,一對夫婦,帶著孩子去美國看病,中間出了點意外,孩子的父親上去就抓住護士的衣領要打護士,然後醫院報警,美國警車趕來,這貨還在那拉拉扯扯,警察生生把這貨的胳膊用槍托砸斷帶走,然後警察給他兩個選這,要麼驅逐出境,二十年不許在進入美國,要麼面臨謀殺的指控!然後這貨熊了,一把鼻涕一把淚,說不知道後果這么嚴重,大陸的劇情不是這樣的啊!更絕的在後面,孩紙的父親被送進去後,孩紙的母親趕緊去找護士,又是送禮,又是道歉,不差錢么!然後警察聽說了(找護士做筆錄時,護士無意中說的),又把孩子的母親抓進去了,一問還真有這么回去,想私了!然而劇情又和她想想不一樣,這也是違法,她面經非法賄賂的指控,破壞社會公平正義!
最終,兩個大人被驅逐出境,孩子就在美國接受治療,由社工照顧,孩子爸媽出錢~~~~


桔梗:

感謝大家陸陸續續的贊和感謝,在這里再講一個葯理老師講過的一個非常有趣的病例,當時正在學習抗真菌葯物。

患者男,青壯年,因為肺炎住院,而且是真菌性肺炎,這個病一般是老人和嬰幼兒免疫力低的人群容易得,青壯年少見。

老師很納悶,這大小夥子究竟是怎麼得的這個病,在老師無微不至的問診下,終於找到了病因。

這位患者有個習慣,每天回家脫下襪子後,都會拿到鼻子旁深深的吸一口,最近,他得了腳氣……

———————————————————————

有朋友在評論問
我突眼是不是甲亢?為什麼我突眼但是是甲減?諸如此類的問題
統一在這回復一下,甲亢可能會造成甲亢性突眼,但是突眼並不一定是甲亢性突眼,可能在其他地方有病變,也可能與基因有關,眼睛較多數人稍微往前突一點,還有可能是近視造成的眼軸增長等等
大家若沒有其他甲亢癥狀可排除甲亢,若有建議去醫院查個甲功
本人還是在讀學生,沒有行醫資格,以上建議僅供參考 祝好

———————————————————————

上周生理學到內分泌,講到甲亢和甲減的時候,放了兩張圖片,上圖

提問!請問哪邊是甲亢?

這應該非常醒目,甲亢患者的中樞神經興奮性提高,表現為易激動,喜怒無常,煩躁不安…而且時間長了會造成甲亢性突眼,如下圖

甲亢性突眼就是甲亢導致的眼球向外突出,眼球過分向外突出的患者睡覺的時候上下眼瞼不能完全閉合,也就是說,睜著眼睛睡覺

你知道的人中誰睜著眼睛睡覺,而且脾氣火爆容易激動?

三國中,張飛可能就是甲亢

不點贊的給你一個眼神自行體會,哈哈哈哈

以下為原答案
——————————————————————–
講一個生理老師說的病例,前幾周學輸血原則的時候,老師講了一個引人深思的例子
地點:北方某省會城市某縣
一孕婦臨產,因為在某縣醫院有熟人,所以去找了那個熟人,給她省了錢,不該做的產前檢查都沒做,該做的也有幾項沒做
不料產時大出血,準備輸血時才知道孕婦是RH陰性O型,俗稱熊貓血,中國漢族和大部分民族人群中RH陰性血比例只佔1%左右,因醫院沒有備用的熊貓血,隨即將孕婦緊急轉往省會某醫院,然而省會醫院也沒有備用熊貓血,醫院立刻向省血液中心打電話聯系血源,但當時某血液中心也無新鮮的RH陰性O型血,冰凍的血液解凍時間最快也需4小時。雖然經血液中心聯系,有4名RH陰性O型血獻血者獻血,但當新採集的血送到醫院時,孕婦已因重度失血性休克、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最後孕婦一家將縣醫院,省醫院,省血液中心三家告上法庭,四年後一審結果縣醫院承擔80%責任省醫院與血液中心各10%,家人不滿,再次抗訴,至今無果

——————————————————————–

上學期學解剖,循環系統講到股動脈,老師說股動脈壓非常高,如果受傷導致血管破裂,血液會噴射出,對,噴射,然後他講了一個師哥的例子
前幾年學校有個大四的師哥假期在附屬醫院見習,可能是跟女朋友分手,心情抑鬱,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他拿著手術刀往自己腹股溝處一劃,正好割破了股動脈,血液噴出,當時在醫院,馬上搶救,最後還是沒救過來
老師問,這說明什麼? 下面一片問世間情為何物,為情所困之類的話
老師幽幽的說了一句,這說明解剖學的好,股動脈找的准…


個啦啦:

以前一個外科專家的培訓課上講的,也不知道真假,反正挺有趣。說是他年輕時候和一幫老學究做課題,拿豬做實驗對象。後來去附件屠宰場,給了師傅幾包煙就借了幾頭,說做完就還他,反正也死不了,都是中藥製劑,實驗也沒什麼毒害。因為要給豬上麻醉,那些老學究就用的硫噴妥鈉,好像年代很久遠,之所以用這個葯是因為它葯效不長,剛好做完豬差不多就好了,要不還要看著,怕萬一麻醉不醒,死了不好交待。但是這葯有個副作用就是會引起喉痙攣,結果有頭豬就倒霉。突然就在地上亂牯扭,直哼哼,白豬給憋成紫豬了,又不能給他人工呼吸,喉嚨鐵硬就是有呼吸機估計也不能插管。後來就眼看著這豬拚命撲騰死了,幾個專家沒辦法就湊錢把豬買了讓屠宰場殺了,他們要回院校也不能帶就都送給這個老師了。老師挺高興就帶回去,拿到單位食堂說請院里人來一起吃,畢竟一頭豬,吃不完也浪費。當時還是九十年代初,生活條件一般,所以大家都高興的來了,到了中午食堂開飯了,本以為都會吃的挺開心的,結果發現豬肉根本沒法吃,因為實在是酸的下不去嘴,連肉湯都是酸的。當時老師也慌了,怕別是實驗豬有問題,後來大家一打聽這豬來歷才想出原因。因為是吼痙攣死的,又拚命掙扎,肯定是肌肉里的糖無氧酵解變成大量乳酸,加上窒息,二氧化碳排不出來酸中毒,所以才弄出這個酸豬肉。那天的課也就是講的糖的代謝,所以後來對這個知識點一直記憶猶新。


醫咦矣意:

我又來更新了嘻嘻嘻
基友問病史,病人是一個70多歲的老大爺。三句話不離「我是老紅軍老革命,你們要對我好一點,要給優待的」,很影響病史採集。基友急了回了一句「有什麼哦,我還是仙女呢!」emmm。。。然後。。。就。。。安靜了。。。
——————我是笑出眼淚的分割線——————
一下子200多贊了,萬年潛水黨誠惶誠恐,感謝大家~繼續更新極品逗比基友的實習日常雖然有一點點文不對題,似乎更適合遇到的奇葩的病人,各位湊活著看吧
————————我是拙劣的分割線———————
基友在蘇南某醫院實習。某天跟著婦科老師查房,一個子宮肌瘤術後的年輕病人,30多歲的樣子,躺在床上十分矯情地呻吟,詢問不配合,查體不配合,建議下床活動拒絕,反覆說自己虛弱。基友是個184,200斤好肉的大漢,卻又是個蘇南人,操著吳語就來了一句「哎呦儂看人家比你年紀大的都下來走路了,儂要不要這么嗲啊?嗲里嗲氣的幹什麼哦」藍後。。。病房裡爆發出了一陣笑聲。。。女病人愣了一會之後回過神基友已經溜掉了深藏功與名。。。
後來基友被主任笑著訓了一頓「人家病人再嗲你也不能當面說出來的呀!你怎麼可以當面說病人嗲呢!」(主任你明明笑的超開心好嗎啊摔!)
據說第二天該病人就一臉不情願的下床活動了。。。
——————這是原答案的分割線————————
來自我的基友的實習經歷~
消化內實習跟組查房,一肝硬化病人,主任評估他的意識情況,遂詢問病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病人答曰「你是孫醫生啊」
主任姓孫,見病人對答切題,走向下一床。
基友是典型的思維脫線,腦洞大開的跳脫性格。主任剛走,就嘴賤模仿主任的語氣問「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啊?」
病人對答如流「你也是孫醫生啊!」
剛走出去兩步的主任臉色一變折了回來。。。然後發現病人把所有醫生都認成了孫醫生
於是,基友的光榮事跡在整個消化科傳頌。。。
#轉載請註明出處(雖然我覺得沒人會轉2333)


柚子孃:

十年前左右婦產科學上課時講的~
有個孕檢的患者測胎心很詭異,大致就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然後測不出,然後逐漸恢復正常,一段時間後重複上述現象,當時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已經近預產期就馬上做了剖宮產,剖出來的時候寶寶手裡攥著自己的臍帶

可以想見寶寶當時在肚子里抓著自己的臍帶玩兒(還是胎兒期就有抓握反射呢?),捏的緊了就缺血缺氧暈過去了,一昏過去手自然就鬆開了,醒過來發現手裡有條帶子耶抓住它玩兒吧。。。

不過未造成嚴重後果,還好還好

這是我聽過no zuo no die的最年輕版本

^_^^_^^_^^_^^_^我是笑眯眯的昏割線

我又想起一段醫學院往事~那時候那麼辛苦~可是上班以後更辛苦了~唉
當年的法醫老師是大老遠從東北那邊調到我們這所南方院校的,一來就破了一件附屬醫院某主任利用藥理毒性謀殺妻子也是其研究所導師、該醫院院長的女兒的案子。這事也是他課上講的。詳細過程已經忘了(都十一二年過去了呢)但忘不了該老師身高近一米九十,帥大叔,冬天穿一件長黑風衣,走進教室的時候就彷彿自帶上海灘背景音樂,浪奔浪樓~上大課的時候大階梯教室都滿滿的為了搶前排女生們各種撕啊~他常常講課穿插他當年還在東北當警察蜀黍時的故事,按他的話說你們知道俺們東北那嘎達殺人越貨的事兒很常見(這。。我。。真不是我說的)有一段時間停屍房的床都不夠放了,我們就把屍僵的那些豎著靠牆邊排一排-_-#。。有一次我和一個老警察晚上巡夜路邊看到一個老頭倒在路邊沒氣了已經,老警察後來讓我把屍體帶回去,我年輕啊不願意也得願意啊,弄回去往床上一放聽見他呃~了一聲,我一聽這沒死啊,趕緊給他胸外按壓,按一下呃~一聲,按一下呃~一聲,可光聽發聲不見人醒過來,下決心做人工呼吸的時候一看唉呀媽呀屍斑都出來了,原來他喉嚨里有什麼來著一按就出聲,幸虧沒做。
上面這個故事記得特別清楚是因為當年聽得很high課後給好幾個同學寫信描述過(;^_^A

手機碼字太需要耐心了,盡管當年的回憶突然湧現出來的說,有空再更吧

這是第一次在Aorqu答題啊,評論員們請不要關注答主年齡好嗎?人家上學早好嗎?再八我就只好匿了
具體那個謀殺案我已經忘了,而且上學的時候都沒那麼方便的網路資訊可查,師兄記錯了,我去查了一下終於查到了,是在其咖啡內加入少量氯胺酮,長達兩年多,逐漸引起心臟纖維化,最後一次加的比較多當時死亡,屍檢的時候好像開始並無發現,後來因為犯罪人老丈人一直認為其女是非正常死亡(醫生的直覺嗎?)警方又排查發現犯人當時有情婦等等,反正就案情水落石出了唄,我混亂的記憶都告訴你們啦,沒有啦!而且不是法醫專業的他沒給我們上那麼多課啊,說起來當年隔壁法醫系那幫女人就靠該大叔在我們面前很得意的說

~~~~~~~~~~~~~~~~~
我真是嚴格按照題主問題在回答啊,上課時那些老師講的趣事都留在腦子里,上班後見的奇葩也不少但是好像都沒放在心上
影像設備老師講的:有個老頭做磁共振不知怎麼門口的護士和實習同學沒把好關,竟然帶了把雨傘進去!該老師把手機一扔沖進機房把傘拔了下來,忘了身上帶著錢包,裡面好幾張銀行卡,然後花了一整天跑了好多家銀行。。。
這里小小解釋一下,看到好幾個評論問磁共振啥的,可能沒帶過順磁性物品–通俗點說就是金屬吧,雖然不是所有金屬–進入磁場的人體會不到那種強大的力量,地磁場大概0.5~0.6高斯吧,10000高斯=1特斯拉,現在三甲醫院的MR一般1.5~3T,記得第一次上課的時候老師準備了一串鑰匙,用很結實的繩子綁著稍接近機器的時候那串鑰匙就直直朝裡面飛過去,要很大力氣才能拉住,當時穿了無鋼圈內衣還是能感受到有雙無形的手在扯背後的掛鉤orz一般醫院里最發愁的是大件的金屬可以檢查出來,很多人帶了一兩個硬幣在身上沒檢查出來的會飛到機器上很難摳下來,給磁場斷一次電也是很費事的,而且就算不損傷機器也會影響勻場,影像圖像質量,話說真的有人想知道這么詳細嗎?就解釋到這兒吧(;^_^A

超聲科實習的時候有一位五十歲的。。當年叫大媽,早孕,當時她很不好意思的跟我們解釋我以為這么大年紀了不會懷了呢~其實阿姨您這保養的真好啊
~~~~~~~~~~~~~~~~
說個上班後的,幾年前吧半夜一男的喝多了被急診拉回來,當時開CT檢查他處於躁狂階段就折騰半天沒做成,反正該做的治療跟其他檢查都做了,第二天早上掛了,家屬來去急診鬧又告CT不給人家檢查導致死亡,鬧到後來雇了專業的來鬧,堵急診拉條幅之類的,唉~
後來後來!一天我值班急診一幫拉了個墜落傷來做檢查,跟著過來的大夫恨恨的說根本不想收她!她就是前一段老公喝酒死在急診那個人老婆,當時鬧的可凶,回去她雇的專業人員去她家要賬太狠結果她就跳樓了!下面醫院說太重收不了又轉給我們院了!

♪───O(≧∇≦)O────♪更新的分割線

這個故事該從何說起
早年上班的時候夜班特別頻繁,跟急診科的大夫都很熟悉,急診外科有個鬍子拉碴身材比較魁的男大夫,雖然喜歡開大檢查但是碰見難搞的病人他都帶著護士配送一塊來,不像有的女大夫比較。。。怎麼說呢,常常見到醉酒打架之類的各種檢查單一開先把病人推給各種檢查,有時甚至連個姓名都不填,填個檢查項目就讓人自己來,當然現在這種事不會發生了,所以我倒願意跟大叔對班,至少安全性高些,有尋釁滋事的都能被他鎮住。
在我上班以前很多年這個醫院發生過一起聳人聽聞的碎屍案。手術室的一個護士失蹤後被發現被碎屍棄於河灘,屍體分解的很專業,連血管都被結扎的很專業,據死者母親回憶,失蹤那天有個騎機車的男人來接她。於是嫌疑被鎖定為騎機車的外科大夫。層層排查剩下三個嫌疑人,其中有上述急診科大叔。但是誰都證據不足,不知為何受害人家屬不想讓繼續調查隨後似乎不了了之(我很難理解這種說法,謀殺案不是公訴案件嗎,還能家屬不想查就不查嗎?)。這一段黑歷史被科室的老人們其中還有曾與該護士密切共事的護士長反覆渲染講解過。
二十年過去了(距謀殺案),已經不坐急診坐門診的大叔被jc帶走了,他真的是凶手。

♪───O≧∇≦O────♪分割線專用表情
這不是個醫療類問題嘛?為何大家都喜歡關注推理辦案過程啊摔(╯°□°)╯︵ ┻━┻
據老同事八卦:他前妻因為經濟方面的原因被抓了誰知道把他也交代出來了。至於受害者家人的問題真是個謎呀~有人推測可能牽涉到受害者生前緋聞擔心名譽吧?具體分屍細節什麼的鬼才能知道啊!二十年前把幾個外科大夫(如今都是主任咧~)審來審去也沒個所以然啊~何況那時我還小!還沒上班!!

我來更新鬼故事啦~

八年前的樣子,新裝了64排GE還帶兩個監控攝像頭,其中一個裝在機房門上可以看到候診廳,一個在機架上觀察患者情況。一天夜班都已關機多時了,因為當年64算比較金貴的機器晚上是不開的(只開4排或單排,在另外兩個機房及候診廳),值班醫生無意中去64機房晃了一圈看到監控熒幕上顯示64候診廳里有個穿紅格子衣服的女人!第一反應是怎麼把人關進去了趕緊讓人家走哇,從機房跑出去一看,木有一個人,轉了一圈喊了幾聲也不見人又跑回機房,我去那個上面還是那個紅衣女人!當年一個人值守兩層樓三個廳很恐怖的有木有!不敢出去再看了有木有!都快崩潰了有木有啊!

當然一個飽經夜班折磨的大夫不可能這么容易崩潰,理智戰勝恐懼之後他開始呼救—-並沒有,而是,其實具體我忘了✺◟(∗❛ัᴗ❛ั∗)◞✺反正熬過那晚後我們研究發現如果先關機不關監控程序的話熒幕上會留下關機前的最後一幅影像,也就是下班時剛好有位紅衣女子在候診廳逗留了一下。以前嘛要麼先關了監控電腦要麼剛好大廳都空了才關機所以一直沒發現而已~

這學期開始我也開始給大學部生代課了!我就要成為那個傳說中講有意思病例的老師哇哈哈!而且大學部生的課程安排真是簡陋到不行,我講的章節又真的很神煩,講多了好像葷段子,講的少了又很無聊,對,就是泌尿生殖。上周講了原發性腎上腺增生症,是前幾年碰到的一個20幾歲的患者,「男性」,主訴腹痛血尿,做完腎臟發現腎上腺增生的比腎都大,還伴有髓樣脂肪瘤,當時沒見過增生這么厲害的就留心了一下隨訪(沒想到是原發的因為一沒相關病史二沒見過原發的長啥樣)後來再檢查發現患者有子宮,才知道原來是假兩性畸形,但是由於該患者外生殖器和樣貌體征都是男性所以被當做男性二十多年,估計主訴血尿有可能是姨媽但是不知道。


明鏡:

我去,點贊過千了,作為一名新入Aorqu的段子手還是受寵若驚,返場感謝一下大家。

我要不來個污點的看來都對不起你們這些翹首以待的老司機啊。
話說我在急診泌尿外科輪轉的時候,來了一隊男女,40歲左右,我說咋了?男的很羞澀地跟我說我今天晚上淘氣的時候……. 我當時就懵逼了:你幹啥的時候?我淘氣的時候,幹啥?哎呀,就是那啥xxoo的時候嘛。我特么才恍然大悟,你都四十多了,不要和我賣萌好不好…….

然後男的繼續訴說他淘氣的病史,總結下來就是女子在他上面做不可描述的動作時他聽見嘎嘣一聲,然後弟弟就腫了……
最後診斷為海綿體斷裂…….

帶教的老司機說了。這種情況一般都不是自己親媳婦,親媳婦沒有這么賣力的……賣力的…..力的….. 最後一問,果然不是。

講完,你們肯定會說沒圖說個jb啊,對,沒圖,說的就是jb。完 。請右下角走起。


翠花你真好看:

新鮮新鮮,病理老師剛剛上課說的

先交代背景,經常吃燒烤會增加癌症的發病率

有一天晚上,病理老師和她的科室主任路過一條街,(推測是夏天)路邊的燒烤攤擺的特別長,路上濃煙滾滾,結果這位主任很開心啊,

說:你看,這都是我們潛在的病人吶


伊莎貝拉狗剩兒小公主:

我又來啦

講一個前兩天遇到的事啊,答主現在在廣州某一知名三甲醫院康復科實習,最近在門診輪轉,遇到一個大叔,特別逗,東北銀,經歷挺坎坷的,但心態特好,最近跟我聊他的事兒,挺有意思所以放這里分享給你們。
這大叔第一次住院是腦瘤,那是好幾年前了,手術是在北京天壇醫院做的,他說他昏迷了兩天醒來之後就大徹大悟覺得已經從鬼門關走了一趟,反而不再對死亡有什麼恐懼,後來出院回了瀋陽,領悟到生命的神奇,就買了二十隻兔子來養(大叔家境挺好,純屬娛樂不是為了進軍養殖業啊,也不是為了吃兔子肉啊),結果,他的小寶貝兒們,一夜之間,全拉肚子拉死了,大叔特別傷心,休整了好一段時間。
後來,他又買了二!十!只!雞!!是的,他覺得雞更!好!養!然後他跟我講,唉呀媽呀你是不知道啊姑娘,那雞粑粑忒特么埋汰了,雞蛋都臭了也沒人吃,所以,他就不再把雞圈起來,讓雞們隨便飛(他的雞們養在五樓天台,所以他後來就眼睜睜看著他的雞寶寶們一個個從天台飛下去離他而去,大叔非常的欣慰)
經過這件事大叔消停了一陣,然鵝,你們懂得,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大叔的女兒後來結婚了,小兩口當時沒要孩子,大叔就想著,乾脆養條狗吧,給閨女當兒子養,所以就買了一隻小金毛,我說那狗是你姑娘在養嗎?大叔說,你可拉倒吧,她挺省事兒,就知道跟狗玩,也不知道喂,後來乾脆她掏錢我喂狗,她想狗兒子了就去我那兒看它,反正我就是她雇來喂狗的
這就是大叔的養殖史,那金毛大叔養的特別好,住院的這段時間他每天都專程回家去喂狗狗,對狗孫子挺上心的
大叔的老婆也挺好玩的,一開始她是陪大叔過來,她說她也想做理療,我說阿姨你得去掛號哦,阿姨說哎呀那麼麻煩啊姑娘我能不能先做一次,反正明天我就過來住了

阿姨您當這是賓館嗎?結果第二天,阿姨果然進來住了,照大叔的話講,就是為了方便陪他就順便住進來割個痔瘡,然後兩口子就手拉手一起過來我們這里做理療啦

——————華麗麗的縫合線——————
更新一波啊
這個是聽我朋友講的,她在另一個醫院實習,話說她們治療室有段時間很邪門,老師明明關好了門,第二天早上發現門是開著的,後來老師坐不住了,就去調監控,結果發現,每天晚上,一個男護工都會帶著一個女護工偷偷打開門在治療室里做不可描述的事。。。誰也不知道那個護工是怎麼打開門的,他倆又勾搭了多久(婚外情),後來這事兒也沒聲張,領導也沒找他們,可能覺得尷尬吧

———————華麗分割線————————聽診斷老師講的,我們附院icu吧,有個老爺子,住了8年,好像是流浪漢還是家裡人不要他,我忘了,沒人管,醫院又送不走,所以就免費住了八年,當時老師原話就說,哎呦,你們不知道,那老爺子進來時候黑瘦黑瘦,結果一氣兒住了八年,醫院把他養的是白白胖胖啊,但是聽了挺感人的


文抖抖:

病理老師(在院醫生)跟我們講的。

說以前有個六年級的小姑娘在家裡轉呼啦圈轉到腸移位,夜裡送到急診,
小姑娘因為馬上就要小升初做手術可能要誤事,於是就和家屬商量著找一個「低成本」的解決方案,最後一致決定……讓小姑娘試著反著轉回來。。。。

於是,那個晚上,急診醫師和家屬就陪著那個小姑娘在急診室里轉呼啦圈。。。。。

最後。。。。就轉回來了


涼風有信丶:

急救老師講過一個案例
鄰居之間吵架 推搡了幾把 一個大媽就倒地不起昏迷了 昏迷有幾個等級 最嚴重的就是對於刺激無反應 醫生就按上眼眶 (上眼眶中間 狠狠按下去 超疼) 結果這大媽還是沒反應 但是睫毛在動 不得不說大媽忍耐力挺強
But!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急診大夫什麼妖魔鬼怪沒見過!
於是這個醫生就讓護士給大媽推了速尿
沒多久 大媽爬起來上廁所去了


我身後有尾巴:

我來說一個真事兒吧。之前高三上晚自習的時候我們班有一女生忽然非常緊張的大叫起來,說是自己耳朵疼痛感劇烈並且聽不見身邊的人說話。於是班導火速帶她去了醫院,結果一個小時後她就回來了。
再三追問下才知道她去醫院掏了個耳屎,並且醫生說從業這么多年頭一次見到這么大塊的。
耳朵疼痛是因為洗澡耳朵進水引發的發炎,而聽不見我估計是耳屎太大塊了塞住了。


亮亮迪迪:

上周科里來了一家三口,長的都是肉肉的高高的,一家三口脾氣也都很好,很可愛
小女兒和媽媽再等我老師開葯的時候
媽媽:寶寶,一會兒讓實習的姐姐們也給媽媽把脈好不好呀
小女兒有點害怕:不好呀,姐姐旁邊有那個骷髏頭(這是科里的桌子上常年擺放著一個頭骨模型)
媽媽:你知道是哪裡來的么?
小女兒:不知道呀
然後她媽媽說
.
.
.
.
.
「那是別人吃剩的!」
.
.
.
看著那個小女孩的臉,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都要笑噴了


東莨菪鹼:

2015.10.23更新。
根據評論區的朋友的意見,應當發出高能預警以避免引起非同行的身心不適……說的對,是在下太天真了……還有評論說到隱私問題,說明,此照片拍攝前以得到清醒狀態下的患者的同意。而且這里也沒有露臉,沒有露出隱私部位,隱私什麼的請不要噴了,況且這個當時是報紙的頭條,新聞報道指名點姓了已經,家底都給曝光了。我連醫院名都沒透露,已經很注意了好吧。只想抱著討論的態度,給諸位醫生同行分享一下病例(就像醫院的病例討論和教學查房時分享的病例),不是同行的呢藉此感受一下生命的頑強和醫生的不容易,豈不好么……

高能預警!!!
(豎著的省略號怎麼打,手機好累)
未滿18周歲的朋友請在父母指導下閱讀

.
.
.
.
.
.
.
.
.
.
.
.
.
.
.

那個,沒吃飯的,正吃飯的,吃太飽的,散了吧
.
.
.
.
.
.
.
.
.
.
.
.
.
.
.
.
.
.
.
.
實習時見過的一個病人,神經纖維瘤病,床上的這一坨不是毯子,是一個巨大的腫瘤,大到兩張病床並在一起才把這塊腫瘤放好。別問我為什麼拖這么久長到這么大才來治,因為我也不知道…家屬說,去看病都得拿拖拉機拉著他,沒有醫院敢收治他,後來就打算放棄了。還好他有一個醫生姐姐,打聽到能做這種手術的醫院,重燃了他們家人的希望。
收入院後全院大會診,討論手術方案(當然我是沒有資格參加的,求別噴。切除這樣的腫瘤不是一刀下去然後結扎那麼簡單,那麼乾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病人心衰腎衰在手術台上掛掉)。然後各科醫生輪流上陣,手術16個小時把它切掉了,重200多斤。術後恢復的也很好,一個多月後來醫院復查,能自己走路了(原諒我當時沒拍照),實習結束離開醫院,也沒繼續,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但願他一切都好。這是我有限的革命生涯里所見過的最大的腫瘤了…


洗階:

好了好了你們夠了!

老子讀研已經一個星期沒午睡過了!

我沒招財!我只是重病的搬運工!

我我我!
寒假去醫院待了20天,
不說別的,光闌尾炎
人家上闌尾炎十幾分鐘結束,帶麻醉二十多分鐘。
只要我上去,必定一個多小時。
闌尾全部逆切,全部粘連。
還切出來我們醫院十幾年沒切出來過的類癌。
我覺得我有毒。
還特別招病人,剛去實習科里有十幾個病人,還有那種腫瘤掛化療掛床的。。。
等我走了,內科實習病房有80+人,外科實習40+人。
走廊里都住滿了。
我……是不是……不適合……學醫……


小小魚:

我老師講他實習的時候,當時他跟另外兩個實習生值夜班,導師直接去睡覺了,半夜凌晨,一個吞水銀自殺的小女孩送過來急診,三個實習生都不知道怎麼辦,從來沒遇到過吞水銀的病例,就去找導師,導師特奇葩,在病房帶著氧氣罩睡覺,哈哈哈,那個時候氧氣都是國家提供的,不要錢,然後導師被叫醒了,蠻鬱悶,吞個水銀急救個鬼啊,吞食水銀自殺還不如直接拿在手裡自殺,,,哈哈哈哈,我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水銀是不通過消化道吸收的,哈哈哈哈。。。以後威脅別人就直接吞水銀吧
ps:大家當故事聽聽就好了,千萬別嘗試吞水銀,以防有什麼意外,乖。


糞兜小醫生:

第一個回答,末尾有解析。

再更一個。
我以前在泌尿外規培,一個60多歲的大爺,忘了什麼病了,值班一直跟我要消炎痛栓(可以止痛,降溫),他體溫不高,疼痛表現強烈,一直跟我說他以前用的消炎痛栓效果極好,我看他疼的真的比較厲害,而且用過一次了,於是建議他用藥效持久一點的,結果他不同意,非要用消炎痛栓,最後他就直接在床上發抖,打顫,一邊說:醫生救救我吧,給我個消炎痛栓吧。
我能怎麼辦勒,只好說,好的,我現在去開。他馬上就不抖了
回來和護士聊起來,我說這個葯還有成癮性么,沒聽過有這副作用啊。
她說,有的,但是都是男病人,你猜為什麼?
我說,我怎麼知道。
她說,因為比較小吧。



哦,好吧。

解釋成癮性:可能1,葯物成癮,這個沒有數據統計。可能2,這個葯,用的時候要用食指把葯塞進肛門的,想想gay或者男女後入。
解釋為什麼是男性:因為食指相對於男性某個器官來說,比較小。

— — — —以下是原回答— — — —

親身經歷。
先說結果。
骨科值班,夜裡一點多被護士叫醒,說32床病人導尿管拔了6/7個小時,還是尿不出來,去插個導尿吧。
WTF,這么晚,導尿?好吧!
我:多長時間沒有小便了?
病人:很長時間了。
我:應該早點說的,膀胱逼尿肌憋壞了不好恢復。
病人:我剛才試了試,怎麼都不行,你說尿道通的,怎麼就尿不出來呢?
我吧啦吧啦解釋一堆,問:你怎麼知道尿道通的?
病人:剛才我在廁所擼了一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