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開口說話的原因是什麼?

問題描述:在與人聊天的各種場合,許多人並非無說話的慾望,但卻常會選擇沉默。 順便延伸一點,咱中國人好像普遍比較不重視發言權,更不會主動爭取發言權,許多事都是以旁觀者的心態,聽之任之,或者就是瞎起鬨。我想問的是這種沉默的大多數的來由。
, ,
李二柱:

以前愛說話,是因為迫不及待的想展示自己,現在不愛說話,是因為要給別人展示自己的機會,就像別人曾經給我機會一樣。

好了,說點正經的,其實只是能通過行為看人而不是通過別人說什麼看人了。說的好不如做得好,深刻理解。

還有就是,有些人,你就是願意聽他說話。發自真心的渴求。


玫瑰:

一歲學說話一生學閉嘴


啞啞:

說到自我時不是浮誇就是卑微
說到他人時不是諂媚就是鄙夷
唯獨聽不見也說不出的叫實誠


古韻:

馬東說,被誤解是表達者的宿命。

這宿命太強大,我覺得我可能承受不了。


要棲:

禍從口出,學會閉嘴


飲鴆丶不止渴:

話不投機半句多。


本王很妖也米人:

讓朋友低估你的優點,讓敵人高估你的缺點。 ――唐.柯里昂


Dylan:

小時候看見父母吵架,他們鬧得面紅耳赤,甚至大打出手,我坐在角落裡看著,一聲不吭,也許是看慣了,我非常冷靜,但也理解不了大吵大鬧有什麼意義,有什麼問題是街角老伯的乒乓糕解決不了的,一個不夠就兩個。

後來長大了,見了世面,遇見很多人和事,也看了很多書,越發覺得說話實在是過於廉價。有時候它廉價如一杯熱水,它能溫暖一雙冰冷的手也能燙傷喝水的舌頭;有時候它廉價如一把小刀,輕薄起來既能切水果,又能置人於死地。而且說話的隨意性太強,在「不假思索」的動作中,說話是最容易做到的,它輕易掙脫大腦的束縛,卻廉價又蘊含著巨大的力量。

現在禁這禁那,出本書、拍一部電影都要經過各種局的重重審核,說話就不同了,它是超越書籍,電影的意識形態傳播最佳途徑,傳播之快之廣令人猝不及防。當年希特勒通過在公眾場合發表演講,讓多少德國青年奔赴二戰戰場,其蠱惑和煽動極其強大的語言讓德國士兵殘忍的屠殺曾經是自己鄰居的無辜猶太人。

說話擁有這么大的力量,竟然不用審核,想想都有點後怕。看著那些「改變人生的一句話」,常常為這股不知真偽的力量感到恐懼,我可不想因為隨口而出的一句話改變了聽者的重大抉擇。

再者,說話常常具有強烈的攻擊性和盲目性。不知從何時開始,同事、朋友之間討論或辯論某個問題,在討論到白熱化之時總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進而採用強烈的否定和詆毀對方的意見。「你傻逼吧」、「你有沒有毛病啊」一類粗鄙之言脫口而出,一下子可以從辯論一個無關痛癢的話題演變為對對方的人生攻擊,而忽略的問題本身。剛剛出來工作的一段時間很喜歡和同事討論一些工作上的問題,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己過於謙和使別人猶生輕易征服的錯覺,大多數人一言不合便提高語調,他以為能夠提高自己話語的說服力,我通常選擇立即閉口沉默,因為不出所料下一句是粗俗的否定語,久而久之盡量避免不必要的談話。

現在很喜歡和歐美國家的客戶、合作夥伴聊天討論,他們更喜歡用郵件而非口頭作答。一方面通信不方便,我用189郵箱登入Gmail發郵件過去,闡明內容問題,他們也不會立即做答覆。還有這些外國人腦子里了根深蒂固的思辨體系,從腦子到郵件是一個較長的過程,組織書面語言到手動打字之間也能進行諸多思索,這也是他們喜歡用郵件的另一個原因。通過郵件形式的回答,其中體現了思考的過程,書面語也是對對方的誠意,所答的內容更有價值。

最關鍵的是,郵件的開頭是「Dear」,不是可以提高聲調的否定。


周西:

我小時候是個特別木訥的人。
到五歲還不會說話。

用我媽的話說就是,給我個小板凳,我就能乖乖坐上一天。

其實關於那時候的記憶我都有。

我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看著身邊大人們穿梭交談。有一回,一隻蜜蜂落在一個高談闊論穿著的確良襯衫的大人的後背領子處,蜜蜂左爬爬,右爬爬,我突然想起來誰說過被蜜蜂的針刺之後,蜜蜂會把刺留在人類的肉里,而自己就此殞命。我緊張地握住手心,既害怕大人被蟄的疼痛,又擔心小小蜜蜂的生死,眼看著再差一點就要爬進脖子,突然一個小孩從遠處飛奔過來,一把抱住大人的大腿咯咯笑個不停,大人一個驚慌轉身。
蜜蜂飛走了。

我經不住「啊」地叫起來,他們回頭看著我,不知道這個不說話的小朋友的世界裡,剛剛發生了什麼驚天動地的虛驚一場。

有的時候我低頭看擇菜的外婆手上的紋路入了迷。因為年老,外婆手背上的皮膚變成薄薄一層,青筋畢現。早年的勞作讓外婆的皮膚黝黑而光滑,但手指卻粗糙地像是和她打了大半輩子交道的土地一樣。我最喜歡看她剝毛豆,兩只手握住長條毛豆的兩端輕輕一旋轉,毛豆側邊就自然地開縫了,飽滿的毛豆粒順勢掉落在外婆的手心裡,動作又快又利落。

每次看完外婆擇菜我都忍不住抱住她的脖子親親她的臉。大地給了她最溫柔的手,她的手給大地的作物最溫柔的撫弄。

還有的時候,我就這么靜靜坐著,感覺風從背後,從左邊臉頰,甚至有的時候從耳朵那兒,一陣陣徐徐地吹過來。最好是春天的時候,我頭發又細又軟,被輕輕地吹起飄在空中,我忍不住用手捉它們,別在耳朵後面,再安靜地等待下一陣風。

可能因為小時候不會說話,所以成年之後我似乎是為了彌補我丟掉聲音的那幾年,拚命地說個不停。

再看到蜜蜂爬在誰的背後,我一定在他耳邊”啪”地一聲來個拍掌,把人和蜜蜂都嚇一跳。
我的外婆已經老地沒有辦法再坐在小板凳上彎腰剝毛豆了。
而風被霧霾擋著。

那些沉默世界的小小美妙,被永遠留在一個不會說話的五歲小女孩的柔軟記憶中了。


方子春:

噫為什麼沒有可愛的藍孩紙來回答聲音不過關一開口就被發現了


匿名用戶:
當我沉默著的時候,我覺得充實;我將開口,同時感到空虛.


狗白L:

因為懶…懶到不想開口


一盒Zoey:

一句話:話不投機半句多。


nosleepsodie:

人生而為人 是作為一個孤獨的個體而存在的 生而孤獨 註定孤獨 講話時在彼此的言語中得到片刻慰籍 歸屬感 安全感 但我們背對星空 擁抱地球時不可否認我們是孤獨的 空虛的 缺乏安全感的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人選擇玩手機來充實自己的原因 手機比人更可控 更可靠 不會背叛自己 很耐心 很了解自己的喜好
在你溝通的對象理解能力和表達能力和人品和三觀有問題溝通的結果是兩敗俱傷 手機不會 寫日記不會 雖然可以避免的方式很多 但我還是不願選擇放棄 我想找到與自己精神上契合的知音 找到有神秘感又不被外人外物所限的人 找到始終如一的人 可這太難 此一時彼一時
不說現實生活里 在網路社交上這些人自己微博上發著保護動物 禁吃狗肉 但朋友圈又發著今天xx的狗肉真好吃 色香味具全 過的真開心 這些人微博上發著某某大咖的演唱會真是太棒了 人好多 下次要拿個表白牌子舉著 然後去這個明星的粉絲會說現場水準不行 人都走光了 後悔花錢 再也不想去關注他了 諸如此類
我每次禮貌的回應這些人嘗試著溝通 主動去解釋 或詢問 換來的是一次次的誤會和辱罵 我本以為對付賤人的唯一方法就是比他更賤這句話 可事實告訴我不是這樣的 千萬不要嘗試以暴制暴以毒攻毒 那樣只會形成一種狗咬狗的局面
我選擇沉默的同時不僅鍛煉了我控制情緒的能力 而且給了對方我最大的尊重 情緒用表情來表達就已足夠 主動說話要被他們認為 :你竟敢招惹我?看我不……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理解 也沒有絕對的尊重 我能做到的 只是相信每一個還未傷害過我的人 但絕不是選擇主動開口 而是 換位思考 承認和反思


匿名用戶:
每次我突然想起說什麼,大家就一起說,根本不理我,然後就好嘈雜啊,然後我就不說了,等著他們說完我再說,結果忘了剛剛我是要說什麼了……
還有有時候領導讓大家各自發表意見什麼的,其實也不一定是不敢說,不想說,而是你突然提出時我一下子也想不到。以前開班會老師就讓我們給班級建設,學校制度提意見我還真想不到建議,平常有意見時也沒個反饋途徑。
還有上課時老師提出的問題並有時不是我們不想回答,是真的不會啊,或者是沒有組織好語言,心裡知道是那麼一回事,就是無法表述。至於那些會的,他們可能覺得這種事就是1加1等於2那樣簡單,居然還要我舉手回答問題,太可笑了……
還有有時候不是我們不說,是我說了好多遍對方都一隻沒鳥你,就懶得說了,就像課堂上,總是有這樣的情景:「同學們有人知道這個題答案是什麼嗎?」我們總是要思考時間的吧,結果老師就自顧自接著說下去「沒有人知道嗎,這個題就是要注意@#%&**$#~」(「選A」)「還是沒人想出來嗎?」(「選A啦老師」)「這題不難啊」(「老師A啦,選A」)我們聲音也不小(感覺平常隨便說句悄悄話老師都會發動粉筆頭攻擊的),也不是一個人在回答,但是老師全程自動忽略,說她的解答方法,於是我們就養成了「算了老師我不說了」的習慣。
關於提意見什麼的,重口難調,沒有那個制度和計劃能夠做到符合所有人的要求,比如說我們搞班會活動,班上總是要大家提意見,每一個人提出個意見到最後發現都不能調節,整個計劃都會亂,然後乾脆附和比較好。


金宸:

我為什麼要跟垃圾交流?


一個無趣的人:

你想聽什麼?


Aorqu用戶:
我以前呢。

別人、幾乎所有人都會說我不喜歡說話,內向,老實。

這個以前持續了多久呢。久到我差點自己都以為自己不喜歡說話。

後來有幸交到了二三個可以肆無忌憚說話的朋友。我才知道我不是不喜歡說話,而是怕在別人面前說錯話。不說錯話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不說話,所以只要在場有我不太熟的人,我能不說話都盡量不說。

當然悟到這些東西並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可能得兩三年、甚至十來年。

我以前是一個會受別人對我的評價影響的人。而且影響相當大。別人只要對我有什麼我覺得不好的評價,我就會立馬反思。然後思考該不該改。那種糾結的痛苦現在想想還是讓我頭皮發麻。

幸運的是現在走出來了。不再糾結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不再為了別人一句「你怎麼這么不愛說話,這么悶」的評價而反思個幾天。因為我知道我並不是不愛說話,我也不悶,我只是不會在你面前表現罷了。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不喜歡在公眾場合和不熟的人說話。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在熟人面前自己開啟話嘮模式是因為不怕說錯話。


匿名用戶:
1.沒有平等說話的權利
經常見吧,只說說原本該平等的時候,比如和父母講話的時候,和老師講話的時候。
2.在大眾中說話成本大於獲益成本
我常常懷疑人是不是地球上最愛集群的生物,超越螞蟻蜜蜂等等,後來,我發現我錯了,女人才是世界上最愛集群的傢伙,也是最喜歡維護表面和平的生物。在這樣一個群體中,往往沉默是保護自己的最好方式。
3.維護觀念的比重大於交流比重。
跟一些人聊天的時候,他們不是在交流,而是誓死捍衛自己的觀點,這樣的聊天費心費力,不如沉默。
4.內力不足,修鍊不夠。
跟真正的大師坐在一起的時候,會面臨這種情況,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不敢輕易開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