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麼時候覺得如果自己不努力,背後會是萬丈深淵?

問題描述:上大學的城市離家鄉幾千公里遠,快畢業了,緊迫感油然而生。看見許多以前的同學,朋友,陸續的結婚,生子。內心非但沒有一絲嚮往,反而覺得恐怖無比。好多時候,都覺得回頭無路,或者說,萬丈深淵。 不知道大家會在什麼時候覺得背後是萬丈深淵 ?
, , , ,
一隻特立獨行的豬:

每次背那一堆噼里啪啦的醫書想要放棄的時候就想想
我可是要成為給少女做人流的麻醉醫生


Aorqu用戶:

因為人是生而孤獨的,你想要的,都得靠自己去爭取;你不想要的,也得靠自己剜肉剔骨。

沒有人可以強大到為你負責,父母、伴侶、子女、朋友、上司,都不會為你負責,你必須學會為自己負責,越早越好。

10個月的時候,因為是女孩,你是不被期待出生的。阿么聽說媳婦生了個女兒,都沒去醫院看她。為此,你從小耳聞目睹的婆媳關系,就是「針鋒相對」,你也習慣了「當面以及背後說人壞話」的語境。

5歲的時候,你媽逢人便說,你爸從小就不管你,都是她一手把你帶大的。

15歲的時候,你媽總是說「你這個人!怎麼和別人家的孩子一點都不像?」

17歲的時候,參加聯考前,爸爸給你吃西洋參,誰知道你來大姨媽了,造成血崩。

20歲的時候,追你的初戀男友說,他畢業之後打算離開這個城市,再也不見。

25歲的時候,面對三份工作,父母建議你離開一線城市,去一個壓力小的地方。

28歲的時候,同事提醒你要早點買房,父母問你有沒有多餘的錢去投資擔保公司。

30歲的時候,長期加班沒年假,有個機會讓你重回一線城市,父母很擔心並不贊成。

35歲的時候,你還在各種努力找對象,和家裡打電話談到近況,父母開始嫌你啰嗦。

40歲的時候,在親戚的婚禮上,有長輩說:「家裡的女主人,對一家三代都有重大影響,所以性格一定要好」。

45歲的時候,你媽說她自我感覺很好,沒有缺點;你的缺點都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接受了那麼多教育,也沒把你教好。

50歲的時候,你終於懂得了很多,可惜已經沒有時間讓你重來,錯過的永遠錯過。

55歲的時候,你盼望著退休,可惜為了養老,只能繼續工作。能不能活到退休都不知道。

你的出廠設置有誤,生產流水線落後,要生存下去就必須每天提醒自己,改改改,變變變,強強強。

因為你只有一個人。

噢,對了,認真努力的結果和拚命努力的結果,中間至少差一個光年


一盒貓餅:

當夢想和荷包不兼容的時候,
還在苟且,卻嚮往詩和遠方。


匿名用戶:
還不上信用卡的時候


蔡樂樂:

在我真的深思熟慮認同自己性取向那刻。

【我喜歡女生。】
如果不努力,
憑什麼讓對方相信,我能給她幸福,
憑什麼可以獲得雙方父母認可,
憑什麼對抗社會不友善的眼光,
憑什麼告訴世界,【我只是性取向不同,和普通人一樣可以很棒。】

不想匿,這本來就該光明正大!


匿名用戶:
當父親決定把家裡那套房子賣了供我在國外的學費的時候。


螺螄粉伴剁辣椒:

獨生子。想靠自己買房,養父母,然後逐步出櫃。


瑪麗大:

7年前,暑假實習,去寧夏銀川的國小做什麼名義上的調研員…其實一開始,是我媽找的熟人,讓我去旅遊的!

到了銀川的國小,站在一望無際的田邊,我震驚於整個土地都乾的裂開道道深痕,簡直顆粒無收的節奏!我去的那個學校,80%以上的小朋友都是留守兒童~~我就是在那個時候,才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絕望!

沒關係時候,我給一個叫小花兒的小女孩補課,她不愛說話,還特別靦腆,我發現她每天都不吃早飯,結果一問才知道,她跟阿公2個人,一天就吃一頓飯,靠著賣阿公種的韭菜為生,一年家裡的全部收入也就不到2000塊,哭著跟我說,等到4年級,學費太貴,就不會在念了…我心裡當時真難受瘋了!

打聽知道,如果從4年級到國中畢業,全部的學費加起來,在當地差不多3500左右,我當時所有存款全在我媽那兒,手頭能零花的一共才有不到2000,回家之後,我特想給她籌學費,又不想跟我媽要,就接了家裡電視台實習記者的活…

實習記者真的是全世界最挫最累的活!!到現在都覺得,沒有之一!!24小時手機都得開機,不管白天晚上,哪有新聞,都的起來奔到現場,大半夜的也要寫稿,凌晨3點還跟執行片兒警一起,寫什麼黃賭毒普查的新聞!!真累的快掛了,特別想把新聞稿摔主任臉上就告訴她,老子不幹了!!愛找誰做實習記者就找誰做!

但是吧,我真是覺得,我當時可能就是小花兒的全部精神寄託了,我要是不能把這學費錢掙回來給她,估計她這輩子,真就只念到4年級就輟學了……那是唯一一次,我覺得,我要是不努力,真是萬丈深淵的時刻了!後來咬咬牙,到處跑新聞,曬的跟個煤球一樣,總算把學費給攢夠了!

我都上學去了,家裡還收到小花兒給我寫的感謝信,寫字還畫的畫,還管我叫向日葵姐姐:),那年暑假,真特別累,但也特別開心…


葛嘉浩:

今年暑假,留校復習考研,氣溫逼近40(肯定過了40就是電視上沒報出來)晚上宿舍根本睡不著,三天就睡了八個小時,白天還有高強度的復習,整個人覺得快要神經衰弱了,舍友受不了了想去裝空調,可是我覺得過了這周溫度就降下來了,就不是特別想裝,而且還很貴於是打電話和父親商量
剛接通電話,我問父親在上班嗎,他說沒有,在家裡休息呢,外面熱就請了假,而且腰還很痛,這是我心裡就有點酸酸的了,父親快退休了,腰也一直不太好,為了我上學還一直給我錢
我不忍心告訴他我睡的不好,只是告訴了他一下裝空調的事,他想了一下就同意了,意思是不能因為我一個人而影響了同學之間的關系,我鼻子一酸,想著父親掙錢也不容易還讓我裝空調
又隨便說了一會別的掛斷了電話
我立刻跑進廁所,哭了起來,第一次覺得自己這么沒用,一直增加著父母的負擔
我哭了好久,哭到了沒有力氣,在水池邊上,我用力的洗了洗臉,走進了考研教室繼續看起了書
看著看著,想到了父親一直疼著的腰,我又哭了,輕輕的抽出了一隻張紙巾擦乾了眼淚,我寫下來這一張紙放在筆袋中
邊寫著又哭了起來,手抖得不像樣子寫錯了好多字塗掉了
我準備將這張紙一直放在身邊,一直提醒著自己


匿名用戶:
感覺寂寞在自己身後虎視眈眈的時候


血狼:

說下自己,如果沒有考上大學,我應該在中山市小欖鎮賣豬肉或者入廠(親戚主要在那邊)。
我的手工活很慢,相信會經常被人罵,錢也不會很多,估計只能勉強養活自己,自然沒辦法買房。
而且以前的我,有著類似鳳姐般的牙齒,由於沒錢,肯定沒辦法矯正,也就找不到女朋友,結不了婚。
混在那種階層,沒錢,又有那樣的牙齒,加上以前讀書時和那種層次的人也合不了群,相信會經常被人欺負和笑,比如故意找我麻煩,向我借錢不還之類。

我家以前在文革是地主階級,村裡開化晚,小時候因為牙齒和出身問題,再加上讀書比他們好,經常被村裡人和同學笑和欺負,父母又是懦弱無能的人,從來不為我
出頭過,以前讀書時最喜歡的化學,因為想知道炸藥是怎麼做的,把整個村子都炸掉,晚上做夢都這樣做的。如果沒考上大學,處於那種境遇,我基本上今生無望,
加上從小被人欺負磨練出來那種不服輸的性格,我應該會用刀或葯物把那些欺負我的人殺死,弄死一個是一個,最後自己也槍斃了。

幸好,我一直知道這種可能性,所以,讀書時也努力。


Crystalshen:

我來自四五線小城市,父母都在體制內,在當地算得上小康,起碼衣食無憂還有點社會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吧。
我老公,跟我來自不同城市,同樣的背景。我們算是門當戶對。
我們09,10年分別來到上海工作,10年相識,13年結婚。雙方父母給我們湊了首付,我們自己還貸。還好結婚早,房子買的早,如果現在買,真是連廁所都買不起。16年有了孩子,雙方父母處在退休或半退休的狀態,輪流來上海幫我們帶孩子。
我們倆收入尚可,現在也在上海紮根了。但是我經常感到很焦慮,孩子漸漸大了,家周圍沒有好的學校,我不想讓她去家門口菜場國小,總覺得不能虧待她。換學區房,在現在上海的房價行情下,幾乎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要賭上全部家當。我們倆都是獨生子女,以後4位老人怎麼辦?年紀大了身體不好的話,我們怎麼照顧?也是個想也不敢想的問題。
看似現在好像什麼都不缺,實際上我們倆經不起任何意外。去年懷孕生寶寶,我的收入銳減到1/3,因為我是拿提成的工作,不上班沒有業績就只能拿底薪。我必須很努力很努力,才能維持住自己的業績,收入。快30歲了,面臨事業的分水嶺,90後乃至95後已經加入團隊,虎視眈眈。他們就像當年的自己,年輕有拼勁,無牽無掛。我現在有了寶寶,已經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加班,回家晚了看到寶寶在門口等著自己都覺得愧對她。想往上一步,像登天一樣難。
臨近30歲,突然發現身體已經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樣好。開始關注重疾保險,上有老下有小,唯有自己是不可以倒下的,即使倒下也要為家裡留好後路。父母逐漸都退休了,身體也小毛小病的,去年我媽眼睛動了個小手術,肝臟上發現個小囊腫都沒告訴我。父母的能力也有限,僅在當地小城市裡有些資源,而我們在上海,也是愛莫能助,能給我們湊夠首付已經非常感激。
只有靠自己,在我來上海的第一天,我就告訴自己,以後就只能靠你自己了。這種信念支撐著我,有時候也讓我喘不過氣來。沒有人可以幫你,你做的好才能留下來,做不好就被淘汰。背後無人可依。要想維持好的生活標准,照顧好子女和父母,唯有奮力拚搏。原生家庭傳統而保守,不了解我們現在的工作行業,也沒有人給我們指導。你做的每件事,每個決定都要深思熟慮,想好了能承擔的風險之後才可以做。我們甚至在上海朋友也不多,親朋好友大多在外地,原有的朋友在各自結婚生子之後來往漸漸變少。大家都很忙。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和我老公也是相依為命。
Aorqu上原來有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開車回家,到了樓下還要在車里坐好久。有個回答點贊特別高。他說 : 很多時候我也不想下車,因為那是一個分界點。推開車門你就是柴米油鹽、是父親、是兒子、是老公,唯獨不是你自己;在車上,一個人在車上想靜靜,抽顆煙,這個軀體屬於自己。

感同身受。


聽聽雨:

萬丈深淵不至於。但一種無形中的緊迫感和壓力還是有的。
那就是看見父母一天天老去,昔日的發小見了面只會談論工資和婚嫁,暗戀的男孩成了渾渾噩噩的大人,小一歲的表妹說好明年嫁人。
都會想好好努力。依舊是那句,我還沒看夠這斑斕的世界,我還要成為更好的自己。
而我進步的速度,一定要快於爸媽老去的速度呀。


試試能不能改名:

就說說我的故事吧。我家附近有個教堂,就是義和團圍攻的那個西什庫教堂。每年聖誕的0:00,教堂的鐘聲會敲很久。自16歲發現敲鐘這件事情開始,每年的平安夜都會熬夜聽敲鐘。
26歲之前,鍾聲想起時心裡都會唱《鈴兒響叮噹》。
26歲那年鍾聲響起時,我突然想起了三十而立這四個字。審視了一下自己,感覺以當時的活法,我到五十也立不起來。青春就這樣在我還沒察覺的時候流過,想珍惜的時候已經見底。26歲和27歲的聖誕鍾聲,在我看來就是我青春的喪鍾。所以,差不多那個時候,我真正感覺到了深淵的存在。
現在,經過兩年的掙扎,我找到了方向,奮發圖強。馬上迎來自己的28歲生日,我幾乎能確定,今年的聖誕鍾聲是在召喚我進行最後的沖刺,到底是被深淵吞噬還是翻過懸崖走上坦途,要兩年後見了


蒼穹:

中考失敗,等待的就是回家種地。

聯考失敗,等待的也是回家種地。

畢業時找不到工作,等待的仍是回家種地。

工作時失業,等待的還是回家種地。

雖然種地吧也算不上什麼不能接受,這輩子能過成什麼樣,基本也能預見到結果,

但沒有期待的未來,才是最大的深淵。

於是,

中考考了所普普通通的高中,

聯考考了所普普通通的大學,

畢業時找了個普普通通的工作,

雖然偶爾也會失業,但還是能找到下一份糊口的職業,

生活沒帶給我什麼驚喜,但自我感覺勤懇的走下去,也沒讓我失望,

這,或許就是廣大普通人之一的樣子吧。


喵喵菲:

大概是在高中吧。
母親病的很嚴重,基本無法治癒;父親下崗之後只能開出租車為生,很忙,沒有時間照顧家,回家只有力氣吃飯睡覺;而我,上了高中之後,成績一路下滑,成為班級倒數;由於母親患病,父親從小被過繼出去,沒有親戚幫忙。
於是只能自己照顧自己,照顧媽媽:喂葯,做飯,洗衣服,沒錢補習就抄書,抄多了總能明白一些。
聯考之後去了二本,好歹也算上了大學,用了四年時間知道自己以後想要什麼。
畢業工作,玩命,不怕累,不觸底線忍一切。
現在,畢業快七年了
工作還比較順心,年入近十萬,一年中有一半時間在休息;只想再提高一下收入,爭取45歲之前退休
在很好的小區給家裡買了房子,不大,但很實用,很溫馨,物業也很好。
父母退休,母親病情好多了,但是以前吃藥留下了後遺症,估計好不了了。
一切終會過去,光明總會到來。(≧∇≦)


Snow Blue:

現在我可以回答了,論文塊結束了,回頭看模型不對,下月六號定稿,到時我沒跳樓就接著來回答

4.3。 抽到盲審了,一隻腳站在了逸夫樓九樓上。盲審過了發100紅包。跪求盲審過!!!


Gary:

哪有什麼萬丈深淵,你追求更高更遠,那麼一轉身就是萬丈深淵。你可以選擇平庸的過一生,也可以會當凌絕頂 一覽眾山小。所有成功都離不開努力和敗落深淵。
2014年大學畢業,除了畢業證和黃金段位還有幾雙球鞋什麼也沒拿回來,預期的工作也沒了,每天睡到自然醒,因為迷茫,情緒低落,幹什麼也提不起興趣。每天逼自己看一會企業招工考試的復習題,剩下的時間就打打球,上網到深夜,失眠找鄰居喝點啤酒擼擼串,聊聊狗屁的人生。
日子一天天挨著,熬到了初秋,考試還算理想,去了個不上不下的實習單位,到現在正式工作,又是一天一天的過,不多不少的活兒,不多不少的工資,不上不下的人生,我就這么不咸不淡的活著,為了干點有意義的事,我參加了單位的球賽,每天下班背起包去健身,初見成效。
時間總是在你不經意間匆匆碾過你,不論你成功還是平庸,不論你站的多高或是跌的多慘。人生短暫,有些事你不能抗拒命運,那就做一些你覺得有意義有生活的事,畢竟只有命運才能稱之為成功或者失敗,而生活卻只能用快樂與否來衡量


波波哩:

當我仔細算了我以後的工資 付不起我現在的開銷的時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