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们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 , , ,
Aorqu用戶:
烤羊腰子上面那塊油


殷素素:

Aorqu首答!!!!!!!

那必須是我麻麻親手做的燴麻食!!!!
坐標西安!!
家在離西安三個小時車程的小縣城~~
每次放假最後一天要去學校的時候
在家裡最後一頓飯都必然是燴麻食~~
哪怕體重已經慘不忍睹燴麻食也是麻麻唯一可以放任我連吃兩大碗的飯!!!
對!!兩大碗!!!
話說我真的是個妹子!!

下面我們來說下做法吧~~
【正經臉】
就是先搓一大案板的麻食
然後燒水放麻食放土豆丁放豆角丁放最不喜歡的胡蘿卜丁!!!
然後慢慢煮到香香糯糯的~
然後由母上大人親自放鹽和醋~~
再加紫菜進去煮~~~
再打個雞蛋倒進鍋里!!!
但是最近一次吃因為還有傷口就沒有雞蛋!!!!!
各種撒潑打滾求雞蛋都沒求到!!!
不開森!!!
最後的最後就是在碗里再放一大勺的油潑辣子!!!
吃了長一臉痘都義無反顧的放進去啊!!!
真的好吃到飛起啊!!!!
最後!用勺子吃!用勺子吃!用勺子吃!!!

現在想起來~~那就是愛的味道嘛~~

深夜答題真是好痛苦!!!
要被餓死了!!!!
我要回家!!!
媽!!等我!!


AngelaYao:

我吃過最好吃的東西 應該是姥姥給我做的最後一次京醬肉絲。姥姥得了肺癌,已經是晚期了,做了手術之後人一直很虛弱。有一天爸爸媽媽不在家去阿么家了,姥爺去幹嘛我忘記了,只有我和姥姥在家,其實我看過我回答的人都知道,我很會做飯。但是姥姥執意要做給我吃,說怎麼能叫我大孫女幹活呢,全程都不許我插手。當然這一次做的京醬肉絲遠不及她身體健康時候給我做的那麼好吃,但是我看著那盤菜心裡想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吃姥姥給我炒的京醬肉絲了吧。哽咽著吃完飯,姥姥還要去刷碗,但最後我還是把她按回了床上躺著,自己收拾的桌子。
翻了翻手機,當時照了照片,不知道怎麼沒有了。這種感覺只有失去過親人的人才懂的吧。


卿隨寡人去:

紅油鹹鴨蛋的蛋黃!!
拌飯簡直完美!!


企鵝將軍:

鍋 糍。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說過這種食物。

如果不是弟媳即將臨盆,舅公送來了坐月子的禮物——鍋糍,也給我捎上了一份,我說不定都已經忘記了這個曾經心心念念瓣好東西。

鍋糍是湖州特產,按本地方言發音應該叫「兀糍」(wu ci),因為我們把鍋叫成「兀子」。用糯米飯製成,薄而脆,有淡淡的糯米香氣。加紅糖,開水一衝,就是一碗上好點心。往年深秋初冬新稻米上市之際,這一帶的農村裡家家戶戶都會做這小食,自已留部分正月里待客,其餘再加上年糕、新米送給鎮上的親戚。

彼時鍋糍雖常見,卻不是人人都做得好,或者地道表達是「攤得好」。因為這既是技術活,也是力氣活,得要有力氣、有巧勁、有經驗的壯年漢子才能勝任,所以一個村子裡往往就那麼幾個好手來承包家族、鄰里的活計。

我外公那時候是村上有口皆碑的能幹人,一到這個季節得幫好幾家攤鍋糍。先蒸上一大鍋糯米飯,然後用一把特製的大鏟子鏟一團飯,均勻地攤在另一口無油無水的大鐵鍋里。力道與速度都要恰到好處,這樣成品才會厚薄一致,不會有吃起來硌牙的疙丁頭。等烘到變干變脆,就輕輕地鏟下來,再輕輕地放在一口乾凈的大籮筐里。上好的成品略帶金褐色花紋,且大而完整。我見過外公鏟下一大張鍋糍,就跟鍋的形狀一模一樣。我沒親手實踐過,不知道累不累,只知道外公攤到後來只穿襯裡布衫就行了(請注意季節);連續攤幾天,就會嘴巴長口瘡。

每到這個場合,我總是特別興奮,雖然我有自知之明從不跟外公搶鏟子,但總喜歡往灶口鑽,美其名曰幫助燒火。外公平時對我有求必應,但這時候總不讓我碰火鉗,因為攤鍋糍的功夫不僅在「攤」,火候也相當重要:燒太旺容易焦,火太小烤不透。但我現在回想起來,怎麼都記不起是誰配合外公燒火的了,難道是他一人完成?

每攤一張鍋糍,鏟子上總會留下點飯團;整鍋飯攤完,留下的那一團又粘又韌的好東東最是美味,大概跟糍粑差不多,這可真是精華啊!不過外公從不讓我多吃,一來每張鍋糍鏟下來時,我總會掰一塊試吃,到最後已經吃了不少;二來糍粑實在太結實,不容易消化。不過哪個孩子沒有吃撐過的經歷呀?

上學後,我再沒見過這種場景。那個疼我的外公也已離開我們十來年了。


哆啦A夢的時光機:

一種軟梨。不知道名字。
小時候吃到過的,成熟後是金黃色的。軟軟香香甜甜,還有一種酒釀的感覺。
後來在水果店看到紅啤梨,吃起來口感比較像,但還是沒有記憶里那麼香~
難免覺得遺憾啊。那麼容易滿足的兒時歲月,再也回不來~


王小:

小的時候姥姥家裡是開小賣店的,姥姥家門口有一片小小的菜園子。那片小小的菜園子是我兒時的遊樂天堂,經常會去摘野果子吃。有一種黑黑的,圓圓的小果子叫天天兒,酸酸甜甜的。每次去姥姥家我都會摘一小盆,然後拿回來蹭在姥姥的懷里,吃到嘴角都留著紫色的汁水才罷休。走得時候姥姥都會從小賣店給我拿好大一包零食,牛肉乾,無花果,蝦條,果凍,多到數不過來,媽媽平時不讓吃零食,兒時所有的零食來源就是姥姥的小賣店。現在姥姥的小菜園子早就沒了,姥姥姥爺也相繼過世了,我自己工作掙錢也會買零食吃了,現在的超市零食各種花樣都有,但再也找不到了兒時那讓我又期待,又著迷的味道。

上國小的時候,麥當勞肯德基才剛剛在大陸火起來。那是考試第一名,或者兒童節才會買一個漢堡包吃的存在。那時候香辣雞腿堡九塊八毛錢一個,比現在的大,媽媽寵我,偶爾她會在下班的時候買一個漢堡包套餐,和現在差不多,有一個薯條,一個汽水,怕涼了,急急忙忙地回家,說妞妞看媽媽給你買什麼好吃的了,快來快來。我每次吃完薯條手指都要唆嘍唆嘍再聞聞味道。那不僅是味蕾的滿足,也是一種不期而遇的驚喜,是一種媽媽給我的寵溺。現在一年也吃不上一次麥當勞,不是捨不得,而是沒了那個味道。

大學部畢業季,看到同學一個個的奔赴遠方,心裡忍不住一陣陣傷感。我一衝動買了一張南下的車票。那應該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旅行,一個人,走了半個月,說走就走。在西安,吃樊記肉夾膜。記憶中那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肉夾膜,可能是因為是我第一次的旅行,是一次對青春的告別,是一次對未來的展望,是一次證明和成長。前一陣又吃了兩次,還是那個店,還是那個肉夾膜,卻吃不出了那個朝氣蓬勃的曾經的自己。

再以後有了男朋友,在蘭州,異地戀。有一次很久不見了,半夜的航班去找他。我吵著要吃牛肉麵,無奈他帶我去,肉蛋雙飛加小菜。或許是餓了,或許是很久不見的想念,面前這一碗清湯紅油麵就是他每天的日常。那是怎樣一種心情,我發誓那是我長這么大吃過的最好吃的一碗面,最後連湯都沒有剩。或許是燙的,也或許是辣的吧,我隔著面的氤氳偷偷擦掉了流出來的淚水。嗯,見到就好了。那之後不論是在蘭州,還是其他城市,吃過很多碗牛肉麵卻再也沒有了那種味道,現在想起來依然覺得那是一碗讓人想要流淚的面。

工作後離家千里,一年也就回家一次。爸媽每次在我回家之前都會反覆地問,姑娘想吃啥,開玩笑說列個菜譜,我跟你媽倆提前準備準備。每次回到家冰箱都是塞的滿滿的。知道我愛喝酸奶,成盒的酸奶佔據了冰箱的整整一個夾層。每天的早餐都可以鋪整整一桌子,早上五點媽媽就起來忙活,等我起床的時候桌子上玉米餅,手撕餅,炸油條,雞蛋,鹹鴨蛋,煮玉米,地瓜,紅棗小米粥,兩三個鹹菜,兩三個愛吃的炒菜。晚上更是豐富,甚的時候八九十個菜也是有的。我每次都說不要做這么多,他倆都說,在外面吃不好,沒有自己做的好吃乾淨。我知道我走以後,他們倆都要吃幾天的剩飯剩菜。

你要說最好吃的東西,我覺得在我一人在外生病時,爸爸做的疙瘩湯最好吃,我一個人可以吃兩海碗。在我下班很晚家裡沒飯時,在周末無處可去獨自一人時,在端午節中秋節元旦,媽媽包的粽子永遠那麼甜,包的餃子永遠皮薄餡兒大,熬的粥永遠濃稠綿密,擀的麵條永遠那麼勁道爽滑。有時候好不好吃除了味道,更多的或許也是一種情結。以前在家的時候總跟爸媽嚷著要下館子要改善生活,而現在365天每天都吃外面的飯菜,才知道多麼想回到以前,晚上回到家,在樓下看到家裡亮起的溫暖燈光和隱約忙碌的身影,推開家門聞到滿滿的飯香,爸爸正端出一盆老媽燉好的排骨豆角,我忍不住饞用手抓一根豆角塞進嘴裡卻被燙的直抓耳朵,老媽在廚房大喊先去洗手趕緊換衣服,我想那應該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花歌:

小浣熊乾脆面和親親蝦條

路過服務區超市看到了已經煥然一新的童年~這味道是個什麼鬼,不好吃啦


Po Wong:

怎麼就木有人說:乳汁呢?


Jack Bauer:

最好吃的就是「餓」

餓的時候,覺得什麼都好吃


紫衣重:

我愛吃局裡食堂的土豆燒牛肉
還有我媽的煎魚

昨天稍微喝了點酒,飯店的食材很好,燒鴨,扇貝,大蝦……嘗起來可是總缺點什麼,回到家打開冰箱,看見我媽做的煎青條魚躺在冰箱里,傻貓躺在我床上,莫名感到幸福並感激著


Handsome Lee:

三樣兒:
A.每次過年回家的第一頓爸媽買的涼皮兒加饢
B.爸媽大年三十晚上一邊看春晚一邊鹵的牛肉雞爪雞腿雞胗豬蹄
C.石河子的烤羊肉串和麻辣粉

等我過年回家上圖,嘻嘻。


可心醬需要吃藥:

最好吃的東西嗎?在我記憶里最好吃的東西是一個我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再做第二次的菜。
當時時值學校兩個學期中間的春假,難得的休息,想到下個學期就要第一次找全職實習的工作還有將近20個學分的課要上,我搜了搜菜譜決定要做一道雪裡蕻腐乳扣肉來吃。當天晚上就去買了五花肉和罐頭裝的雪裡蕻,在美帝能發現一罐口味純正的鹹菜,我的內心非常激動。
第二天一大早,炒好了糖色,煮好了肉,然後就把所有東西放進了蒸鍋。30分鐘後,收到了我媽媽的微信。
媽:「考試結束了嗎?」
我:「剛剛考完呢~」
媽:「有個事情要告訴你。」
然後我收到了一個網頁鏈接,打開,是一個線上紀念堂的頁面,標題寫著我姥姥的名字,正中央放著她的黑白照片。時間顯示已經是去世的第十天了。
其實現在我根本記不太清後面的兩個小時里發生的具體事情,隱約記得自己兩腿一軟坐在地上就開始哭,抖著手假裝平靜的繼續跟媽媽發微信。期間已經分手的前男友來我房間跟我說過幾句話,大意是叫我不要太難過如果他阿么去世他不會這么大反應的,本來兩人關系還有留戀的我瞬間死心,告訴他讓我安靜一會兒。扶著桌子站起來,到處翻姥姥買給我的小禮物,香袋、吊墜還有一張手寫的賀年卡。
終於,下午1:30,哭得頭暈眼花之後,完全沒有力氣之後,我想起來了還在鍋里的那碗肉。打開鍋蓋,剛剛好,軟爛入味。配了一碗白米飯,每吃一口都感覺到體力和理智在恢復。就是這頓飯,我覺得是記憶里最好吃的,讓我能忍住自己的難過去安慰比我更需要安慰的媽媽,做出最後的決定完全離開不適合我的人。好吃的程度超過了我爸大年初一清早包的餃子,超過了逛了三個小時才在紐約找到的某家烤肉店的豆腐湯。太好吃了,但我卻不敢再吃第二次了。


flvb:

不能叫做最好吃,因為我極為挑食,嘴挑,而且喜歡吃的東西都是一陣兒陣兒的。
最初吃魚翅的時候一直覺著口感像粉絲……但是比一般粉絲好吃……( ̄^ ̄)ゞ
還有鮑魚撈飯的汁!不過我一般都不吃那鮑魚,就吃飯(●°u°●)​ 」


言隨:

外婆的梅乾菜燒肉( ・᷄д・᷅ )

外婆總是把平日里切下的肉皮一股腦的放到梅乾菜上面 在放到高壓鍋裡面蒸好久好久 再拿出來拌起來 棕色的梅乾菜和軟糯的肉皮簡直完美 (๐•̆ ·̭ •̆๐)
(๑⁼̴̀д⁼̴́๑)媽蛋半夜一點寫這個你們知道有多心塞嗎!!!


Ellesmere:

在香港重慶大廈東面的一家茶餐廳里賣的番茄汁牛肉拌飯(飯在底下呢),甜絲絲的,吃起來超幸福,以後每次去香港都會專門找這家店吃。


Mao Bravo:

其實來自一個吃貨的城市 舟山,從小到大真的是吃過很多很好吃的東西,不論是秋天時候的肥螃蟹還是冬天時候的帶魚,抑或是麻麻做的一盆炒佛手 熏魚 芹菜馬蹄螺。。都是很極致的美味
但最好吃的,到現在還念念不忘的 是 剛出國沒多久 然後舌尖上的中國開播那陣子 邊看著節目 邊嘗著自己做的菜(那時酷愛做回鍋肉和梅菜扣肉) 每看一次節目 激發一下味蕾 連自己做的很平常的菜 都變成了佳餚。
就一個留學生而言,舌尖上的中國成功之處大抵在於能激發起你那個想回家的胃 哪天我真的回國了 估計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耐不住吃的寂寞~
補幾張舟山的好吃的
嗆螃蟹
紅燒帶魚
炒佛手
紅燒魷魚仔

歡迎大家來舟山玩 嘿嘿嘿 現在海鮮市場規范化了很多 絕對不會出現38的青島大蝦哦


Aorqu用戶:

實在不能取捨什麼是最好吃的東西,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極饞,秋風總把人撥弄得飢腸轆轆。料想題主本意是想要問出一些好吃的來,那就請允許我跑題,順便慰藉一下自己漂泊在外的腸胃。

另外,祝福最高票答案。

———————————————————我是分割線———————————————————

最好吃的東西一定要從外婆做的飯說起。外婆的飯菜做得極好,但其絕妙之處卻在於她自己對這一點卻似乎從來也不知道。對於煮菜,她從來也不會說今天的菜如何如何,總是一副氣定神閑,自有分寸的樣子——外婆的菜最普通但是永遠把握住最準確的平衡。

1.菜泡飯

菜泡飯聽起來最普通,但其實並不好做,最好吃的菜泡飯是在冬天的清晨。飯要用上一頓的剩飯,熟米下鍋,煮到每一粒米都微微化開。油菜是霜打過的,從地里新拔來,洗凈,甩干表面的水分,切碎。醬油是從醬油園打來的,火光里透出潤澤的深紅色。最重要的是臨近年關,殺雞殺鴨祝福會留下不少高湯。外甥女的早飯,外婆當然要格外關心,一定會從盛高湯的大盆里狠狠舀出幾大勺煮進菜泡飯里。這樣煮出來的菜泡飯極香,每天早上都把我從睡夢里喚醒。最早的記憶停留在我小到還不會走木樓梯,但已經知道有好吃的,我就自己胡亂穿上衣服,一級一級從木樓梯上坐下來——屁股留在上一個台階,用腳去夠下一個台階。那個時候,外婆家還用大灶,樓梯對著一樓的廚房,香味真是一溜兒地飄到樓上。我每天早上從樓梯望下去,就覺得下面水汽和煙氣混在一道,朦朦朧朧,宛若仙境(哈哈哈哈!)。這樣一碗菜泡飯外婆還嫌滋味不足,盛進小碗里,一定還有再用筷子夾一點嫩白的豬油,用筷子在碗里攪開,直到看見菜飯之間冒出一個一個可愛的油花。

不要覺得是我的記憶美化了菜泡飯的滋味。後來我大一點念書旅遊不在外婆家長住,但是表妹幾乎每年大半個寒假都在外婆家(她現在讀國中)。去年見到外婆,她給我講的笑話是,你妹妹每天晚上從人家家裡做客回來都要吃菜泡飯,每天高腳碗兩大碗。昨天晚上回來,她跟我說今天胃口不好,就吃一碗吧。

2.菜炒飯

嚴格來說,我沒有吃過這個,表妹從小身體不好,不愛吃肉蛋,所以這是她的專享福利,不過因為外婆給我細細地講過做的方法,也就記在這里了。選幼嫩的小白菜,洗凈,甩干,細細地切了。菜一定要切得細,等下味道才鮮美。然後加點油,豬油最好,把煮好的冷飯倒下去,加小白菜,再放一點鹽,炒的鬆鬆軟軟就出鍋。然後我就挎一個籃子,給你妹妹送到幼稚園 去。

3.紅燒牛肉

這是一道需要外婆和外公聯手的菜。一般外公早上不到六點起床,到比較遠的專門賣牛肉的集市上去買當天宰殺的牛肉。然後外婆早早起床做好早飯,洗好衣服,生好煤爐,等牛肉下鍋。因為這個過程進行得實在太早,我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就只能大概猜想了。牛肉洗凈,下鍋,加蔥段生薑,稍稍煮一下,去掉血沫。撈出蔥姜,加八角桂皮老抽,把罐子放在煤餅爐上慢燉。大概到早上十點就能夠燉出香味了,我就開始在煤爐邊上逡巡徘徊,時不時跑過去跟外婆報告,「肉燉的很好了」,「肉燉的很香了」,「水快燒幹了」。外婆對前兩句照例是沒有反應的,對後一句發現我的情報總不大準確之後,就會搬出一個小矮凳和一張大椅子,並且給我拿出一副碗筷,給我夾出兩小塊牛肉並湯,讓我坐在小凳上,把碗筷放在大椅子上,遠遠守著爐子慢慢吃,吃完再去叫她夾。

被夾出來的小塊牛肉已經被燉的酥爛,肉的纖維順著肌理在濃厚的湯汁慢慢化開,伴隨攝人心魄的香氣,我很快就會把這一小碗肉連帶湯汁舔得乾乾凈凈。然後捧著碗去找外婆,罐蓋一打開就是一陣迷濛的白氣,讓人忍不住想去舔一舔,我總是很貪心地說再多一點,再多一點,外婆每次都會輕輕的說等下吃午飯就沒有了。外公總在一邊笑眯眯:「反正總是她吃的,有什麼關系呢。」於是我就有一大塊肉了!一大塊牛肉的質感不同於小塊,大塊的肉不會被燉的軟趴趴,還保持著作為一塊牛肉的尊嚴——這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這樣的肉需要多一點湯汁,首先順著肉的紋理,把牛肉撕成一小條一小條,然後把它們浸泡在濃厚的湯汁里,一點一點吃完,必須慢條斯理不能心急,心急的人最後只能得到塞滿牙縫的牛肉碎。但是能夠耐心完成這一場戰斗的人,就可以吮一吮指尖,拿著小碗,再領一塊。

一般紅燒牛肉上桌的時候,還能剩下一半。

4.扎肉

扎肉是一道很考驗功夫的菜,我沒見過外婆做的過程,但是確實很好吃。粽葉繩扎住兩塊肉,一瘦一肥,因為我喜歡吃排骨,外婆會把瘦肉替換成排骨段。之後大概用紅燒肉的煮法,據說要煮很久很久。不過扎肉不是煮好之後吃,而是要等它凍住,帶著棕褐色的肉凍一起吃。肉凍在嘴巴裡面慢慢化開來,鮮鹹的味道充滿整個口腔,和肉一起吃下去,既不會覺得肥肉油膩,又不會覺得瘦肉太柴。

5.倒篤菜蒸豆腐

倒篤菜是外婆親制。有多好吃,只有自己吃過才知道。對我而言,秒殺我吃過的外面任何一個飯店廚師做的,更不要說外面賣的。豆腐用的是嫩豆腐,不是北方那種用麻繩提都不會碎的老豆腐,外婆用的是村口賣的自己家做的豆腐。豆腐切方塊,上面鋪上一層厚厚的倒篤菜,直接上鍋蒸。蒸到豆腐開始有蜂窩狀的孔隙。然後出鍋,上面加一點鹽和一點點麻油。吃的時候稍微拌一拌,豆腐滾燙細嫩,充分吸收倒篤菜的鮮味,配一點恰到好處的鹹味和麻油的香,好吃到停不下來。吃完豆腐,再用汁水拌飯吃,我從小飯量不大,每頓飯吃半碗多一點,但是這一道菜就足夠用兩碗白飯配它,每一次都吃到捧著肚子下桌。

6.乾菜肉餅

7.鯗凍肉

8.蝦油雞

9.片兒川

10.挖坑來填~~~


Aorqu用戶鹹魚雞粒茄子飯

發表迴響